凱爾薩斯·逐日者

標籤: 暫無標籤

196

更新時間: 2013-09-08

廣告

凱爾薩斯·逐日者,血精靈之王,NPC等級:首領, NPC種類:人型生物。他是上層精靈的後裔;「逐日者」達斯雷瑪的血脈;奎爾薩拉斯王國的王子;血精靈魔法師凱爾薩斯同樣是位深受大家喜愛的魔獸人物。

凱爾薩斯·逐日者 -角色簡介
凱爾薩斯·逐日者王子
血精靈的血之魔法師領主

凱爾薩斯·逐日者王子血精靈的血之魔法師領主

凱爾薩斯·逐日者,上層精靈的後裔;達斯雷瑪·逐日者的血脈;阿納斯塔里安·逐日者國王之子;奎爾薩拉斯王國的王子;血精靈魔法師凱爾薩斯同樣是位深受大家喜愛的魔獸人物。這位能夠施展「地獄烈炎」,召喚「火鳳凰」的年輕王子,在廣大魔獸擁躉中有著極高的人氣。在此,我們來看一看這位王子的故事。此版本的凱爾薩斯和25人RAID中的他有類似之處。戰鬥有2階段,所有DPS的大招需要等到第二階段使用。

凱爾薩斯·逐日者,隱藏在血紅色長袍和華麗黑色盔甲下的,是一個久經沙場戰士的身軀。他光亮的金髮以及輪廓分明的五官顯示出他是一個高等精靈,但他深邃的眼神和惡毒的表情卻暗示著他的其他很多東西。幾個綠色的魔法火球漂浮在他身旁——顯現著他的動作和心情。在他的手中,是一把巨大的雙刃劍,上面刻著精靈的能量符文。

凱爾薩斯王子曾是達拉然肯瑞托議會令人尊敬的一員。他是一個有造詣的法師,而且是高等精靈王國奎爾薩拉斯的英雄。但當高等精靈王國毀於一旦,高等精靈幾乎被消滅殆盡的時候,凱爾薩斯和他倖存的手足們變得疑慮重重。在將他的人民更名為血精靈之後,凱爾薩斯帶著他們離開了聯盟,加入了變節者伊利丹的勢力。作為他們忠誠的交換,伊利丹教會了血精靈如何汲取惡魔的力量,並將其轉換為魔力。現在,凱爾薩斯和他的血精靈們靠著獵殺惡魔后汲取力量生存。儘管他曾經的榮耀和信條早已隨風而逝,但曾經的精靈英雄找到了比為摯愛的家園奎爾薩拉斯復仇更加重要的新使命。

凱爾喜歡在戰鬥開始時以召喚一到兩隻鳳凰來奠定勝利的基礎,接下來他會衝上去進行搏鬥。

廣告

凱爾薩斯·逐日者 -遊戲簡介
凱爾薩斯·逐日者第一階段:在第一階段凱爾薩斯只會施放一些造成小傷害的法術。他會施放「火球術」,儘可能地打斷。同樣,有時他會施放「烈焰打擊」的AOE。凱爾薩斯會召喚一隻鳳凰幫助他戰鬥,這時所有DPS需要迅速切換鳳凰為目標。鳳凰會選擇一個隨機的玩家追擊,並每幾秒鐘停下來一次施放「燃燒」,一種近戰範圍內的火系AOE。鳳凰有時會施放「火球術」和「火焰衝擊」。當鳳凰死亡后,會釋放一個「灰燼衝擊」AOE,並變成一個鳳凰蛋。你必須繼續攻擊蛋,如果沒有消滅它,鳳凰將會重生。在凱爾薩斯生命值達到50%時進入第二階段,你必須確保鳳凰和蛋在這個時候全部被摧毀。第二階段:第二階段開始時,凱爾薩斯將迅速釋放「失重」,讓所有玩家浮在空中,而且可以像游泳一樣在空中移動。在「失重」狀態下每一個玩家將受到400dps的傷害,並且房間里將會有3個奧術球四處移動,碰到之後會受到2000dps的傷害。因此必須確保避開它們。在這個階段中,「生存」要放在首位,所以玩家們必須躲開奧術球以保證生存。一個治療者就可以處理400dps的DoT,而所有遠程DPS在躲避奧術球時也要保持攻擊凱爾薩斯。20~30秒后,隊員們墜落在地,而凱爾薩斯也會在短時間內處於打不還手的虛弱狀態。在25%時他會第二次施放「失重」而10%時會施放第三次。但是,如果你DPS夠高的話,在他的虛弱狀態下就把他打到25%以下,那他只會在10%時施放第二次「失重」。在這種情況下,絕大多數隊伍都能在「失重」中幹掉他。注意:在凱爾薩斯死亡后,不要忘記取他的頭顱,完成「艱難的殺戮」任務(獎勵是3個紅色寶石,分別是「+20攻擊強度」/「+12法術傷害」/「+22治療以及+8法術傷害),並開啟「學者露台」的英雄難度。你也可以直接點擊房間內的「傳送球」離開副本。
凱爾薩斯·逐日者 -歷史

了解凱爾薩斯的傳奇前,我們不妨先回顧一下血精靈的歷史:在燃燒軍團第一次入侵失敗后,大部分的崇尚魔法力量的上層精靈都被「永恆之井」爆炸后形成的巨大漩渦捲入了海底,近而變成了納迦族。殘存的為數不多的上層精靈雖然得以苟活,但卻失去了原本高貴的地位和研究他們崇尚的魔法的權力。在極度反感魔法的,以瑪法里奧為代表的德魯伊當權后,上層精靈的活動受到了嚴密地監視與控制。幸運的是,惡魔獵手伊利丹重塑了「永恆之井」,給予了上層精

廣告

凱爾薩斯·逐日者凱爾薩斯·逐日者
靈們以新的希望。在自德魯伊地遏止下等待了數百年後,上層精靈們終於決心向由德魯伊建立起的法律進行挑戰。在激進派領導人達斯雷瑪的帶領下,上層精靈逐漸恢復了對魔法的使用。這樣的舉動,令德魯伊們深感不安。也使暗夜精靈中的兩大派系之間的鬥爭再次升級。不過,比起如日中天的德魯伊政權,達斯雷瑪和的追隨者的力量還是顯得十分稚嫩。在他們向灰谷施展了魔法風暴,並希望由此向統治者證明魔法的力量后,德魯伊以違背法律為名逮捕了眾多的上層精靈。當權這們不能以這樣的理由處死自己的同胞,所以為了鞏固德魯伊的政權,避免類似情況再次出現,達斯雷瑪和上層精靈們被下令驅逐,永不准許返回。就這樣,上層精靈們離開了自己的故鄉,走向了未知的世界。達斯雷瑪和他們的追隨者飄洋渡海,來到了大洋彼岸的洛丹倫大陸定居。但上層精靈期待已久的美好未來並未出現,反而是災禍連連:首先,由於遠離了「永恆之井」,他們不僅失去了暗夜精靈的生理特徵,所擁有的能量也今不如昔;更為可怕的是,當地的原住民——巨魔們十分不歡迎這些外來者。在達斯雷瑪建立了屬於上層精靈的帝國奎爾薩拉斯后,他們與巨魔的全面戰爭也因為領土爭端而爆發了。這是一場十分漫長的戰爭。雖然精靈們在數量上遠遠不及巨魔。但他們依靠魔法的幫助,始終處於上風。這種局面持續了將近四千個年頭,終於發生了逆轉了。在巨魔們瘋狂的攻勢下,精靈的帝國岌岌可危。在這樣的情況,精靈們不得不考慮向他們一向不屑交往的人類求援。

當時的人類文明還處於萌芽階段。人類世界由多個部落組成,部落與部落之間缺乏聯繫,更不存在統一的意志。人類內部的戰爭持續不斷。後來,一支名為「阿拉希」的部落迅速的崛起了。在很短的時間內,這個部落就完成了對人類世界的統一,並建立起了屬於人類的國家——「阿拉索」。當精靈們正在戰場節節敗退的消息傳到首都「激流城」時,人類並沒有給予太多的關注。與精靈們一樣,人類同樣對對方的生死毫不關心。所以,奎爾薩拉斯的使節第一次到訪激流城時,

廣告

凱爾薩斯·逐日者凱爾薩斯·逐日者
沒有得到任何的承諾與援助。精靈們意識到人類的趨利性,所以再次派出了使節。這次,精靈們不僅帶去了請求了,也帶去了可觀的報酬,那就是答應向人類傳授魔法。之後,精靈與人類開始了他們的交易。在人類的幫助下,精靈終於贏得了對巨魔的徹底性勝利;而人類也如願以償的掌握了來自精靈的魔法。為了表達對人類的感謝,精靈向阿拉索王國的帝王索拉丁作出承諾:共同進退、不棄不離。人類與上層精靈之間的盟約,就此建立。遺憾的是,這一盟約並不牢固。雖然為了遵守盟約,奎爾薩拉斯還是加入了聯盟,並幫助人類取得了戰爭的勝利。但戰爭結束后,高等精靈們認為他們已經償還了對人類欠下的人情,便以人類作戰不利為理由,退出了聯盟。這一事件,使一部分人類對上層精靈產生了不滿,也為後來發生了決裂埋下了伏筆。或許,高等精靈希望就此平靜的生活下去。但耐奧祖的亡靈大軍的出現卻打破了他們的幻想。在墮落王子、死亡騎士阿爾薩斯的率領下,亡靈大軍摧枯拉朽般地摧毀了奎爾薩拉斯帝國的防禦。他們的到來不僅幾乎毀滅了高等精靈辛苦建立起的帝國,更污染了上層精靈的力量來源——「太陽之井」。作為「永恆之井」的替代品,「太陽之井」原本是高等精靈光大自己的希望。而它的覆滅也標誌著高等精靈走向了末路。在亡靈入侵中殘存下來的上層精靈發誓要進行復仇,並稱自己為「血精靈」。他們由奎爾薩拉斯王室的最後血脈,年輕的王子——凱爾薩斯所領導。雖然他們有著頑強的鬥爭意志,但失去了魔法能量的源泉,他們正逐漸衰弱。

共同的敵人使血精靈和人類重新走到一起。古老的盟約也被重新執起。不過,血精靈並沒有得到人類的充分信任。至少,有一部分人類從一開始就對血精靈抱以懷疑的態度。負責在洛丹倫抵抗亡靈大軍的聯盟統帥、人類將軍加理瑟斯便是其中的代表。所以,他一面組織著抵抗運動,一面密切關注著血精靈的一舉一動。而且,他從不掩飾自己對血精靈和王子的不信任。這令凱爾薩斯頗為不滿。不過,雖然高貴的王子有著高傲的心,但他還是體現出了對聯盟的忠誠和

廣告

凱爾薩斯·逐日者凱爾薩斯·逐日者
對加理瑟斯領導的服從。但是,凱爾薩斯的忍讓不但沒換回加理瑟斯的尊重,反而讓這個狂妄自大的傢伙變本加厲。加理瑟斯在命令血精靈向亡靈發動進攻的同時,卻又不給予凱爾薩斯必要的支持。這明顯是想讓血精靈陷入極端危險的境地。血精靈王子十分震怒,但寄人籬下的他還是被迫接受了這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關鍵時刻,納迦族的女海巫法斯綺帶領著她的部眾趕到。雖然凱爾薩斯心存猶豫,但形式的需要,以及對同樣作為上層精靈傳人的納迦,尤其是曾給予凱爾薩斯幫助的法斯綺的微妙情緒,使王子還是接受了他們的援助。血精靈和納迦,同宗同祖的兩族人共同擊退了一支亡靈軍團。得以完成命令的凱爾薩斯對女海巫心存感激。但他沒有發現,這一切實際上都是納迦的計謀。法斯琪不斷向年輕的王子暗示她有能力幫助凱爾薩斯和他的族人擺脫因為失去魔法源泉的痛苦,同時也告誡他血精靈在聯盟中的處境將會更加不利。這確實使凱爾薩斯有了一些動搖,但還是沒能讓他下定決心。恰好此時,加理瑟斯帶領著大軍突然出現。暴躁的將軍發現凱爾薩斯正在與他們的敵人納迦族人在一起,立刻就作出了王子和他的血精靈已經背叛聯盟的推斷。凱爾薩斯趕緊讓納迦離去,並希望向加理瑟斯進行解釋。但早就對血精靈心存偏見的加理瑟斯怎會聽信凱爾薩斯解釋。洛丹倫聯盟軍隊的統帥就這樣拘捕並囚禁了血精靈們,並宣布將對他們執行死刑。這讓凱爾薩斯陷入了極度的痛苦。在達拉然廢墟下的地牢中,血精靈王子對聯盟心灰意冷,痛苦地等待著大限降臨。

而法斯琪又在關鍵時刻出現了。在她的幫助下,凱爾薩斯帶領著血精靈逃出了監獄。此時的王子終於下定了決心:和愚蠢的人類以及他們的聯盟分道揚鑣。之後,他聽從了法斯綺的建議,投靠了納迦的主人——伊利丹。在已經破碎的獸人故鄉德拉諾,

廣告

凱爾薩斯·逐日者凱爾薩斯·逐日者
凱爾薩斯再次見到了惡魔獵手。他向伊利丹尋求解除血精靈們嗜求魔法痛苦的方法。伊利丹告訴年輕的王子,他無法達成凱爾薩斯的請求。但他卻可以幫助血精靈王子和他的族人獲得強大的魔法,以達到解除痛苦的目的。那便是像他一樣,投靠惡魔基爾加丹。此時的凱爾薩斯心中,仍舊對惡魔存在著排斥的心理。但無辜的被人類加上「背叛」的罪名后,他已經沒有其他的退路。同時,他也預感到血精靈在失去魔法的支持后將可能面臨的境地。各方面的因素綜合在一起,再加上伊利丹的一番勸告,凱爾薩斯終於做出了選擇——向惡魔的僕人伊利丹效忠。實際上,這也是他唯一的選擇。之後,血精靈法師凱爾薩斯便與納迦女海巫法斯琪成為了惡魔獵手伊利丹的左膀右臂,在聯盟、亡靈天災軍團、燃燒軍團之間的夾縫中尋求生存。或許讀到這裡,大多數朋友都會為凱爾薩斯的遭遇感到忿忿不平。的確,凱爾薩斯地背叛主要是源於外部的原因。在一次又一次的刁難下,凱爾薩斯一直保持著克制與冷靜。但加理瑟斯的蠻不講理將血精靈推入了絕境。再加上狡猾的女納迦地挑唆與引誘,凱爾薩斯的變節也就合情合理了。

不過,我們回過來想一想,加理瑟斯之所以對血精靈態度那樣刻薄,也不無原因。血精靈與人類之間建立起的盟約從一開始,就存在著很大的功利性質。兩個相互缺乏了解,互不信任的族群因為一筆交易而走到了一起。雖然他們曾並肩作戰,但心卻從未連在一起。戰後,兩個國家雖然彼此表達了善意,但這樣的友誼註定難以長久。在與獸人的戰爭中,

廣告

凱爾薩斯·逐日者凱爾薩斯·逐日者
血精靈與人類重新走到了一起。不過,這次兩者的身份發生了轉變。原本的受援方血精靈成為了供援方。這也使兩族人之間的關係發生了微妙的變化。血精靈希望通過他們的參戰,償還早年虧欠的人情。甚至他們中間有一部分人認為血精靈從不欠人類什麼,因為當年他們就已經用教人類魔法的方式還清。所以,血精靈認為他們有理由得到來自人類的更多的尊重。不過,人類卻有著不同的想法:雖然當初人類曾從血精靈那受益,但那小小的禮物是無法與人類作出的貢獻相提並論的。所以,人類在血精靈面前始終可以高抬著頭。至於血精靈加入人類與獸人的戰爭,則完全是他們應當承擔的義務,不需要太多的感謝。牢牢記住自己對別人的恩惠,而忘記別人對自己的幫助,這也是現實中普遍存在的心理。兩者從這裡就產生了分歧。另外一方面,血精靈一向有著極端高傲的個性。他們連自己的同胞暗夜精靈都心存鄙夷,更何況「愚昧低等」的人類。在與獸人戰鬥中人類的拙劣表現以及那一次次失利,使血精靈開始重新審視自己的盟友。當他們感覺自己與人類的緣分就此到頭后,宣布了退出聯盟的決定。雖然當時戰爭已經結束,聯盟也取得了勝利,局勢仍不穩定。所以,血精靈此時的離開,令人類十分不滿。他們認為,血精靈是忘恩負義的一群。彼此間的不信任,進一步加深了。所以,等到血精靈在亡靈大軍的打擊下幾乎覆滅,凱爾薩斯帶領著殘兵投奔聯盟后,人類中自然會有人心存懷疑和不滿。加理瑟斯對血精靈很不信任,處處刁難恐怕就是這個原因了。
凱爾薩斯·逐日者 -遊戲攻略

凱爾薩斯我們是上個CD過的,一直想動手寫攻略,結果上周手上壓了兩W字的稿子。。。加上過的時候也覺得是不是有點僥倖,一直拖拖沓沓的,結果昨天第2次去打,DPS令人無比驚訝的爆發,一次過了。正好就可以寫點了--小凱一共5個階段,不過

凱爾薩斯·逐日者凱爾薩斯·逐日者
多介紹技能了。首先是P1:P1絕對不應該,也不能有任何的減員,首先是凝視男,凝視男注意不要走到你身邊你也不跑就行,雖然走到你身邊目標不是你,問題是下一秒轉到你怎麼辦。。。。一斧頭劈死你並不難。。他死的位置我們要盡量定在房間的左手邊,越裡面越好。所以大概他血不多的時候,應該所有人往左手的凹槽裡面跑,盡量確保他的死亡位置足夠好,這對P3很有幫助。然後是恐懼男,現在是個牧師就會CS,所以恐懼根本不是問題了。。。。獵人誤導到右手邊的戰士處,其他的。。沒了。第3個最容易有意外,術士直接就位,獵人誤導拉過去,但是即使這樣,這位女同志還是有可能衝過頭衝到可以點燃術士tank的位置的,所以術士tank一定要注意微調,同時兩個輔助的戰士tank一定要速度的用弓箭打幾下,其他遠程不要動手。確保仇恨,術士不會吃點燃后,遠程緩慢輸出,大概血進入20%后,術士tank全力往後跑,其他DPS發力打死,確保她死在房間最下面,越下面越好。這裡比較容易出意外就是術士tank被點燃,開始火球非戰士職業,並且位置會移動,術士tank練習幾次后對距離會有比較好的把握。

第4個也沒有什麼難度,首先風箏的獵人萬一中玩具了,其他獵人要加大仇恨爭取拉走,治療要注意好風箏獵人的血。還有就

凱爾薩斯·逐日者凱爾薩斯·逐日者
是第2階段有tank任務的Tank中玩具了,DPS最好停手等著時間過去。當然,這是個很煩人的事情。然後進入最關鍵的P2:P2是7武器,Tank的方式我不多說了,一個Tank拉鎚子,1個tank劍盾,1個tank法杖+匕首,一個tank斧子,我們帶了3個防戰一個野德負責Tank。斧子的位置比較需要注意,Tank的人背對其他武器,保證斧子在AOE範圍內,同時也不旋風到其他Tank。至於拉兩個武器的Tank們,注意你們的武器飛出去,我採用的方式是做兩個宏,分別Target兩個武器,這樣至少確保你不浪費時間去點--因為總是點不中,然後平均分配好仇恨。另外,需要注意的是,暗牧不要盯著盾死打,那樣肯定OT,打會盾就換個目標打打,注意好仇恨的分配。進入第2階段后,所有DPS開始秒弓,不要等獵人製造仇恨,根本不用,SM開英勇,所有遠程DPS火力全開就行了。越快的秒弓對之後的AOE越有利。弓秒掉之後,所有法師開始奧爆,所有術士開始對鎚子下種子,瘋狂AOE,為什麼對鎚子?因為鎚子有盜賊在打。。。他們要負責鎚子治療的打斷,還有所有獵人也在打鎚子,所以那種子很容易炸開。暗牧應該打盾,不過前面說了,不要盯著打,注意打打換目標就行了。這個階段的減員主要是奧爆的法師們過於接近斧子然後被旋風死。。。或者暗牧打的太賣力瞭然后把盾打飛了,或者。。。戰士沒拉好,SSOT了,這裡建議SS可以靈魂碎裂一下。

2階段不難,但是要的是速度,因為需要給大家足夠的時間拿起武器,並且每個Tank都要去就位,說到撿武器,個人建議所有拉武器的Tank在自己武器要死的時候拉出來一點,不要讓武器都死在一起。。那真是很難點上的。。。也建議所有人把包清出多個空,然後開自動拾取物品,一頓亂點,總能拿上你要的。所有治療-鎚子;Tank-盾和匕首;法系,野德-法杖;獵人-弓:盜賊。。。看天賦吧。我們大概能提前20秒A完,我說的是在2.3削弱了7武器10%血量后。。。

凱爾薩斯·逐日者凱爾薩斯·逐日者
我們昨天的陣容是3FS4SS,提前20秒A完,這個時間足以讓大家都拿好武器就位,必須說,這至關重要,如果你做到了這一步,你離FD只有50%了。P3:P3很多人說亂,其實不亂。每個人必須明白自己該幹嘛。不對,那是瓦斯氣。。。凱爾薩斯準確的說法應該是:每個人應該明白怎麼去對付4dk的每一個。首先是凝視男,跟第一階段一樣,看你你就跑,但是這個時候房間的下和右你不能去,那裡的哥哥和姐姐一個會恐懼一個會點燃,你中了哪個都不怎麼好受。正確的方法是繞著左邊跑,並且還是那句,所有人離凝視男遠點,轉頭一斧子劈死你是很正常的。。。凝視男是第一個被殺的,所有人火力全開,然後第2個打恐懼男,恐懼男根據我個人Tank經驗,他攻擊貌似比第一次出來要高,我喝了一個鐵盾藥水來扛,壓力小了不少,那個盾可以用來解恐懼,所以你連姿態都不用解。團隊打完凝視男過來開始DPS他,需要注意的是,遠程DPS除了暗牧吧,都不應該被恐懼到,你被恐懼了這是對DPS的浪費。。。第3個殺的是炸彈男,這個階段炸彈男應該被tank在房間的一個角落裡面,由戰士去tank,一個治療跟著就行,有鎚子的buff戰士掉血不快的。獵人繼續風箏不是不可以。。。問題是那炸彈亂扔起來不是好玩的,而且獵人仇恨少,這裡要的是高DPS。。。不像第一階段你一個人風箏2個小時都沒事只要你手沒抽筋。。。。其實仔細分析,這3個都不難,不過凝視男需要一定的團隊配合,我們採取的方式是所有人站一起,集中在場中間,看誰,誰就去左邊風箏。同時74注意給保護祝福,如果看其他的戰士tank,tank恐懼男和炸彈男的,那麼讓他去吧。。。戰士硬抗兩下很ok。況且他基本走不到就又看別人了。。。如果看SSTank,立刻給保護祝福。

第3階段要的一樣是DPS的爆發力,在2.3削弱以後,你應該在凱爾薩斯出來之前殺死3個。我們昨天殺了3個還剩15秒左右,於是我打開面板給自己盾牌FM了個18耐力。。。至於火球女,術士帶著她玩就行了。。有法杖不吃點燃。。。有鎚子buff只受50%火傷,一個治療+一個SS跟他玩就行了。。。我們很後面才殺她。P4:好了,凱爾薩斯本人出來了,他上來就搓火球,所以建議每位MT起手盾擊,正好能打斷掉,也不要讓盜賊起手踢,因為上次我們盜賊起手踢,

凱爾薩斯·逐日者凱爾薩斯·逐日者
我仇恨技能被招架了,然後凱爾同學轉身一棒子就把盜賊敲死了。。是的,凱爾還會敲人,這個必須注意,而且3K-4K傷害不算少了。。。不要忽視了這個傷害。除了會敲人,當然凱爾同志的火球也很疼,大概一個8K-9K傷害,我說的是有鎚子buff的情況,沒有鎚子buff是1W7左右。。。所以一定要隨時保證MT有鎚子buff,為什麼我強調這個我P5說。火球基本全能打斷,我和一個盜賊就完成了這個工作,然後應對的是炎爆,其實對付炎爆真的不難,什麼X秒rush掉10W傷害那是扯淡,根本不用,盾存在10秒,凱爾薩斯一個施法是4秒,也就是說他只可能放出2個,第3必然被打斷。2個裡面盾的特效吸收掉一個,只要你對付一個,這個炎爆有鎚子buff大概2W2-2W3的傷害,所以你的任務很簡單,血比這個多就行,我可以列舉出幾種應對的手段,比如你吃個火炕,吸收了3K左右,那麼你只要有2W血就行了(這個開荒小凱的MT滿buff+喝葯應該不難),你還可以讓牧師給你上個痛苦壓制,你還可以自己開破釜沉舟,如果你血有2W1,你可以開個飾品,比如新的75個徽章換的那個。這都不錯。總之你能撐過去4到5次,這都沒問題。而且只要3次以後,火炕CD又好了,痛苦壓制CD又好了,繼續能抗。。。。事實上,在昨天我們DPS莫名其妙很彪悍的時候,我們只讓他放出了兩次衝擊屏障就P5了,我想沖FD的時候也就最多讓他放4次了。凱總本人的技能解決完了,我們接下來看場上。場上會起火,這個必須躲,不躲怎麼都是死,這種AOE技能無數boss有,我想就不用再介紹了,如果還是躲不開。。。真的可以不用組了。。。遠的咱們不說,同一個副本的,打奧你至少要躲吧。。。。然後是精神控制,精神控制的人,一定要用羊或者恐懼控制住,特別是盜賊!這是血的教訓!這盜賊拿了橙色武器,幾下就是一個治療了。。不控制絕對不行。先恐懼先羊,然後負責的防戰攔截或者走過去,破甲就行,撕裂總之用沒啥傷害的技能給打醒。

然後是鳳凰,鳳凰我們本來想的是SS風箏,變蛋以後打,但是發現了兩個問題,首先這SS風箏吧,鳳凰路線不那麼固定,人群得躲著,旁邊又來個火,就手忙腳亂了,然後呢,風箏到哪裡死也不固定。所以根本不風箏了。。。直接讓戰士拉在一個固定的位置,DPS直接轟成蛋,然後繼續把蛋轟成灰。。。。好了,P4的技能都解決了,說起來容易,不過說實話挺亂的。。。要求一些人反應要快,比如負責鳳凰的戰士被控制了其他戰士要補上,等等。。。就這麼

凱爾薩斯·逐日者凱爾薩斯·逐日者
一直重複,凱爾塞斯進入50%,P5階段。好了,準備Loot了。P5:在凱爾薩斯一段很長時間的準備過程裡面,比如他要變大,然後飛起來再降落下來,羅里羅嗦幾句的時候,我們要轉身把那個遺忘的角落裡面的女人殺掉。。。然後所有人就位吧,愛怎麼站怎麼站就是了。。。反正他馬上會把所有人吸到一起。。。繼續打斷火球,這依然重要,這個階段凱爾薩斯的物理攻擊貌似比P4高了,一個碾壓7K是很正常的。說實話,這個階段的飛,好玩成分更多點,所有人盡量散開,盡量而已,你被連兩下沒事。。。因為你在空中啥都能幹。。你可以繃帶一下,治療給你刷刷,啥都行。但是在這裡,千萬注意的是,MT是的,這是一個MT抗住,其他人打死的木樁,所以請注意好MT,首先,所有人落地后,MT不要上去,這是我自己血的教訓,如果你落地了,凱爾同志還在放虛空XX那個波,請不要上去,上去你就疊加那個死亡雲霧,我不知道是不是個bug,但是我被疊加到4層,只剩1w1的血,這是我們第一次進T5,然後一個火球一個普通攻擊我就死了。一定要一定要他開始搓火球了,再上去,這個火球如果打斷不了,打開你的盾,吸收掉。另外,在空中的時候,由於治療東刷刷西刷刷,忘了刷MT,MT身上會沒有鎚子buff!這個時候一個火球是1W7的傷害,我們FD那次就是。。。有一次下地,治療看我滿血沒管我,直接一發火球1W7傷害,血直接見底了,還好沒死,我們74抬手就是一個聖療。。。場上還會有小鳳凰,但是不會精神控制了,所以不要管小鳳凰了,火力全開吧,直接轟死,然後你會聽到沙城喊:XXX率領的軍隊戰勝了凱爾薩斯!
凱爾薩斯·逐日者 -責任

血精靈與人類的聯盟走到今天這般田地,當然不是凱爾薩斯的責任。可憐的王子生在了這一時代,不幸地成為了歷史的犧牲品。他所做的選擇,卻都是一般人會做出的選擇。所以,這樣的人物有了這樣的遭遇,一定會贏得大家的理解和同情。只是在無情的命運面前,血精靈王子顯得特別無力,他的個性也因為這個原因弱了許多。人氣雖然是高的,但在歷史中的作用有限。這便是他無法成為魔獸中重要人物的根本原因。至於加理瑟斯,自然是要承擔凱爾薩斯叛變的主要責任的。心胸狹隘、盲目主觀,無論如何都是個不稱職的領導。然而,現實中,這樣成天對下屬心存懷疑、猜忌極重的領導卻是隨處可見。所以說:「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凱爾薩斯這樣的人才,到了加理瑟斯的手裡,要麼就成了廢馬,鬱鬱而終;要麼就成為了野馬,跳槽而去了。

凱爾薩斯·逐日者 -經歷

失戀:作為一個擁有嫻熟技巧和強大法力的巫師,凱爾成為了肯瑞托中地位卓越的一員。而持續不斷對法術的就鑽研也讓他最終來到了紫羅蘭城堡,在那裡他遇見了當時還是一名學徒的吉安娜·普羅德摩爾。儘管他們之間的巨大年齡差異讓凱爾充滿了犯罪感和自我懷疑,但他的心還是立刻被這個才華橫溢且討人喜歡的年輕人俘獲了。最終凱爾對

凱爾薩斯·逐日者凱爾薩斯·逐日者
吉安娜的告白還是無功而返,她始終只想為了她的魔法而獻身—除了魔法她似乎對什麼都沒有興趣。當吉安娜愛上了阿爾薩斯·米奈西爾王子的流言西起時,凱爾被深深地傷害了。儘管吉安娜和阿爾薩斯沒多久就分道揚鑣,但是凱爾很清楚,他們依然深愛著對方。除了勉強算得上的友誼,凱爾薩斯和吉安娜之間永遠也不會有更進一步的關係了。逐日者王朝最後的血脈:幾年以後,阿爾薩斯成為了一名巫妖王手下的死亡騎士並且帶領天災軍團入侵奎爾薩拉斯,所到之處寸草不生。他污染並且榨乾了高等精靈的魔力之泉—太陽井。倖存下來的高等精靈們因為失去了魔力的源頭,而變得虛弱、無精打采。在對抗亡靈天災的戰鬥中,阿納斯特瑞恩國王被殺了。只有殘留下來的一小部分人仍在和天災軍團作戰。天災入侵的消息傳到達拉然時,凱爾還在繼續著對魔法的鑽研。當聽到父親被殺的消息后,他火速趕回奎爾薩拉斯並且領導起他能找到的所有存活下來的高等精靈。他意識到高等精靈們對千百年來一直讓他們源源不斷獲取奧術魔法的太陽之井的依賴太嚴重了。對抗聯盟:為了向死去的國王致敬,凱爾決定把高等精靈的倖存者們更名為辛多雷,或者叫血精靈。血精靈們發誓他們要讓阿爾薩斯和他的天災軍團血債血償。在作出這個決定的同時,凱爾和他領導的血精靈都在承受著失去太陽之井帶來的巨大痛苦。在那之後凱爾帶領著高等精靈中最為健康的一部分加入了聯盟抗擊天災的最前線。但是血精靈們受到的是聯盟充滿懷疑和敵意的對待。當大元帥加里索斯命令他們去擊敗一股幾乎不可能戰勝的天災時,一隊由法斯琪女士帶領的納迦出乎意料地出現並幫助凱爾扭轉了戰局。不幸的是聯盟方很快就知道了凱爾與納迦聯手的消息,凱爾和他的軍隊被誤解成了叛徒。

前往外域:法斯琪救出了被關押在獄中並被判了死刑的血精靈們。她表示伊利丹·怒風會幫助血精靈解決過度依賴於太陽之井的問題。當時血精靈們已經飽受失去魔力來源的折磨,凱爾除了同意外別無選擇。他帶著血精靈們和法斯琪一起奔赴外域。當他們到達外域時發現伊利丹已經被守望者瑪維·影歌所俘獲。法斯琪和凱爾並肩戰鬥救出了伊利丹。之後凱爾

凱爾薩斯·逐日者凱爾薩斯·逐日者
薩斯向伊利丹尋求治癒血精靈魔癮的方法。伊利丹對此卻有別的想法:為回報血精靈的忠誠,他會教授他們如何從其他渠道,包括從惡魔身上吸取奧術魔力,這是一個凱爾不得不接受的提議。他很明確地知道,如果得不到救治或者新的能源的話,他的子民都會死。因此凱爾宣誓對伊利丹效忠。現在決到多數在外域的血精靈都對凱爾和伊利丹的約定有所耳聞。同時,仍然留在艾澤拉斯大陸的血精靈們並不知道這一點,領袖和伊利丹合作的消息一定會讓他們心驚膽戰。在同胞豪不知覺的情況下,生活在外域的血精靈們一直在為伊利丹服務。儘管大多數血精靈選擇留在外域,但大魔導師羅曼斯被送回艾澤拉斯為依然待在奎爾薩拉斯的血精靈帶來了充滿希望的消息。為同胞們描繪出了一片充滿希望的樂土,向他們傳播著伊利丹的教誨(當然都被羅曼斯篡改成了凱爾薩斯王子的教誨),並告訴他們,總有一天,凱爾薩斯王子會回來,並將他的人民都領向那片樂土。羅曼斯留在了奎爾薩拉斯幫助大家重建家園,並等待王子的回歸。通過羅曼斯的努力,留在艾澤拉斯的血精靈們學會了如何獲取奧術法力來滿足他們對魔法的需要。當他們恢復健康后,血精靈們開始歌頌他們離開的王子並且迫不及待地想要學習更多關於新力量的知識。羅瑪斯和新的精靈祭祀會在幫助他們的同胞熟練運動奧術能量上居功至偉。不久后,在飄渺的法力驅動下,銀月城聳入雲霄的尖頂再次拔地而起。血精靈們甚至開始奪回永歌森林的某些部分。在凱爾回歸諾言的激勵下,曾經沒有生氣的血精靈們現在致力於恢復力量,並且鋪出一條通往無人知曉的未來的新道路。
凱爾薩斯·逐日者 -隕落
凱爾薩斯·逐日者凱爾薩斯·逐日者
在伊利丹的幫助下,血精靈學會了一種飲鴆止渴的方法——抽取別人的魔法能量來緩解自己的痛苦。凱爾薩斯在與伊利丹的眾多敵人戰鬥的過程中,也越來越依賴於燃燒軍團的惡魔所操縱的黑暗力量。於是,血精靈的王子不再滿足於充當伊利丹的手下。他背著伊利丹暗中勾結了燃燒軍團的頭目基爾加丹,在風暴要塞實施著他的邪惡計劃。在風暴要塞失守后,本應戰死的凱爾薩斯依靠燃燒軍團的邪能重新復活,並開始在奎爾薩拉斯北方的奎爾丹納斯島上,企圖利用太陽之井的力量召喚他的新主人:燃燒軍團的首領——基爾加丹。這個舉動無疑在向艾澤拉斯世界的所有種族宣戰。在血精靈占星者與德萊尼組成的聯軍「破碎殘陽」的進攻下,凱爾薩斯最終死在了自己的故土上,而基爾加丹也反被太陽之井的能量毀滅。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