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撒·破壞與創造者

標籤: 暫無標籤

477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廣告

1 凱撒·破壞與創造者 -基本信息

《凱撒·破壞與創造者》第3部封面《凱撒·破壞與創造者》第3部封面
  漫畫的主角為愷撒·博爾吉亞(書中譯為西澤爾·波爾金),馬基雅維利《君主論》的原型,義大利史上最令人恐懼的野心家、強權者和完美的陰謀製造家。14、15世紀的歐洲歷史上,再沒有第二個像他那樣背負如此之多惡名卻又為同時代人所同情並毫不吝惜地給予讚美的統治者,他是波吉亞家族中最惡名昭彰同時也是最具魅力的一個。《凱撒·破壞與創造者》,以其少年求學時期的故事展開,把15世紀義大利歷史風貌完美生動地呈現在讀者面前。

2 凱撒·破壞與創造者 -內容簡介

  距今2000多年以前,古羅馬帝國的奠基者愷撒大帝,相信許多人都已經耳熟能詳。但是歷史上曾經出現的另外一位愷撒,又有多少人知道呢?

  在古羅馬帝國誕生1500年之後出現的那位男性,義大利語稱西澤爾,即拉丁語之愷撒,他與古代英雄抱有同樣的野心,那就是全歐洲的統一。而此書,真是描寫為使分裂的義大利恢復古代羅馬帝國的和平與榮耀而戰的西澤爾·波爾金的故事。

  1491年,義大利,阿爾諾(アルノ)河靜靜流淌,比薩共和國的晨鐘開啟了故事的序幕。

  舞台是薩比恩契薩大學比薩校區,即現今的比薩大學法學部。作為中世紀歐洲史上最有名的法律大學,比薩大學迎來了幾個身份特殊的學生——

廣告

主要角色

  安傑洛·達·卡諾隆(アンジエロ·ダ·カノツサ),一個在做石匠的爺爺身邊長大,自覺「能被昂揚的藝術世界所包圍,很幸運」,擁有藝術天賦的少年;

  喬萬尼·德·美帝奇(メ·デイチ),一個抱著支持家族的覺悟步入教會的少年。他的父親是聞名世界的「奢華王」羅倫佐·德·美帝奇,而他本人後來也成為了教皇利奧十世;

  尼可洛·馬基雅維利,一個抱持著「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想法,卻在為羅倫佐賣命,還以神學部學生的名義潛入美帝奇家族的敵對勢力——多明尼克修會打探情報的青年。後來,他的《君主論》為世人所熟知;

  以及,故事的主角,西澤爾·波爾金(チェーザレ·ボルジヤ),這個《君主論》的原型,也是義大利史上最為惡名昭著的人物,此刻卻還是個童心尚存的少年;與其親信,米凱洛特·達·柯瑞拉(ミケロツト·ダ·コレツラ,即傳說中的「暗殺者米凱爾」),苦苦地尋求著創造新世界的方法。

  故事以1492年的教皇競選戰為主線,愷撒為了父親能當上教皇,五個人的命運相互交錯,義大利乃至整個地中海的錯綜複雜的歷史展現於讀者眼前,進而演出了一幕名為《愷撒·破壞與創造者》的精彩好戲。同時,也讓人得到觀察到一部有資格成為漫畫金字塔頂端的優秀之作的「建設過程」。

廣告

故事背景

  曾經支配全歐洲的羅馬帝國,曾經征服北起英吉利,南至非洲的大帝國衰退後。羅馬皇帝為了鞏固統治,放棄了一直信仰的諸神,並把曾經冠以邪教之名迫害的基督教譽為國教。至此,聖都羅馬的主教們相繼獲得了特別的權力。全基督教會的統治者,【教皇】由此誕生。

  帝國瓦解之後,歐洲失去了其政治方面的支柱。在戰亂與分裂的時代,信仰成為了緩和與凝聚,並進一步支配歐洲的力量。而宗教上被譽為最高權力者的教皇,也漸漸擁有了超越國王的權力。

  但解決戰爭必須使用武力,政治與經濟兩者世俗的經營缺一不可。因此當時的世界便把精神統治歸為「教會的工作」,現實的肉體統治成為「世俗的工作」。世間萬物以此【聖與俗】二重構造區別,就連法律也以《教會法》與世俗的《市民法》兩者歸類。

  教皇與國王,當兩者關係友好之時,帝國的再生出現曙光,但要維持兩者均衡卻非常困難。

  當教皇把關心由清貧的理想轉移至對世俗世界的支配之時,信仰開始腐敗,人們失去了精神支柱。而此時,世俗的人們也因接踵而來的戰亂疲於奔命,能夠統一歐洲的君主遲遲未出現。歐洲杯進一步分裂、細化,各地持續著永無止境的鬥爭。

  教皇、國王以及對權力虎視眈眈的諸國王公貴族,在那充滿野心爭端的中世紀,尤其以中心地【義大利】的鬥爭最為混亂。

  含有再生之意的【文藝復興】一詞所追求的正式那些為了在這毫無理性的戰亂世界中得以殘存,替代古舊基督教被人們所苛求的古代羅馬帝國的智慧。即人類自身能力的再生。被神所愛戴,富含理性、知性,才華橫溢的能人,是文藝復興中理想的天才形象。而就在這時代的轉換期,義大利出現了能夠與藝術天才相匹敵的全新政治天才,壓倒性的力量。

廣告

3 凱撒·破壞與創造者 -作者簡介

  惣領冬実(1959年1月6日-),日本漫畫家。

  從小喜歡漫畫,出道前以筆名「惣領冬彌」投稿作品。1985年後陸續出版了總數30多冊的單行本,正式成為職業漫畫家是在1996年推出受歡迎的短篇佳作《DOLL》。然後就是《MARS.戰神》這部人氣作品;在連載《MARS.戰神》的同時,物領老師也完成了一本隨筆集《戀愛型錄》,其內容是按照不同的類型與模式,收錄了她出道以來筆下所有的主角,徹底的對他們的戀愛進行分析。

  她的第一部作品是《向陽處的訪客》(刊載於1982年別冊少女comics),並以《神采飛揚》獲第33屆小學館漫畫獎。

  物領冬實是個完美主義者,這樣的性格也註定了其作品要走唯美靚麗這一路線。在這種「宗旨」的影響下,物領筆下的人物造型優美,簡直是個完美的職業模特,加之以清細的線條勾勒,給人一種超現實的美感。她深入人心的筆觸描畫在現實社會中,在這個現實沉悶灰暗凄美晦澀社會中的人與人之間的感情中某些亮點——某些人與生俱來無法磨滅的真摯與深情,從而讓讀者感受到感情的珍貴和來之不易,並且為之歡欣鼓舞。

  正如物領在《MARS戰神》中寫道「真正能撼動人心的並不是美麗或溫柔,雖然它們的確能讓人感動,但這樣的感情不會持久。然而,悲傷或憤怒就不一樣了,它會在人的內心留下不可磨滅的爪痕,將來就算傷痊癒了,卻無法讓人痛苦完全忘懷。」

廣告

4 凱撒·破壞與創造者 -作品評價

  頂端的風景】——惣領冬實的《凱撒——破壞與創造者》

所謂頂端

  波吉亞家族的故事向來為人所津津樂道,日本人尤其喜愛他們,相關書籍出了一本又一本。自然,他們在漫畫作品中的登場頻率也頗高。

  但諷刺的是,以愷撒·波吉亞為主角的漫畫卻只有兩部:一部是齋藤千繪女士的《花冠安琪兒》,另一部則是冰栗優的《坎特蕊拉》(《禁斷毒天使》),它們一個是少女漫一個是BL漫,裡面愷撒忙著跟親妹子或與親妹子很像的少女或身邊的親信談戀愛,統一義大利反倒成了次要的事……於是,愷撒這個人給讀者造成了「戀愛大過天,只愛美人不愛江山」的既定印象,就連作品考察頗為詳實的秋乃茉莉女士,也在《賢者之石》(《石榴迷宮》)的《死都之聖女》章節中,將愷撒刻畫為多少有點戀妹傾向的青年。

  然而,事實真是如此嗎?

  愷撒·波吉亞這個如旋風般席捲義大利的男人,在短暫的31年生命中,所信奉的座右銘是「不為愷撒,寧為虛無」,就連死,都是死在戰場上。漫畫中的形象與之相去甚遠,實在令人難以接受。

  因此,《愷撒·破壞與創造者》的出現有點讓人意外,因為它確實是一本正經地在講述愷撒的少年時代——惣領冬實老師認真地核對資料、認真地還原時代建築、認真地展現15世紀末的地中海風情,光看畫面就知道她下了大力氣。況且,這部作品里愷撒忙著拉攏美第奇家族,以便給他的父親羅德里戈(ロドーリゴ,即後來的亞歷山大六世)在教皇競選戰中增加選票,終於沒空談戀愛了~繼續讀下去,發現書中的考證實在是非常厲害,已經不再是「一個半調子的波吉亞家族愛好者出於愛而畫的YY故事」的地步。作品中涉及到的許多背景、事件、細節是那些愷撒的FANS都不知道的。

  尤其值得稱讚的一點是:由於義大利的地理位置和政治制度很特殊,以前的漫畫作品乃至通俗作品中,都把文藝復興時期的義大利看作一個獨立於歐洲體制外的特殊國家,讀者們所能感受到的只有「貫穿東西的地中海風情」,而忽略了它在歐洲中世紀史上的地位。然而,《愷撒·破壞與創造者》卻切實地把故事舞台放置到了「中世紀歐洲」這個大背景中——漫畫里比薩大學的學生們,來自歐洲各國,擁有不同的信念,也背負著自己國家的歷史,所以他們之間產生了碰撞,甚至還彼此爭鬥,就像歐洲國家的縮影。然後,他們仰望同一片天空,相互感嘆: 「同為歐羅巴人,為什麼要彼此譴責呢?」

  正是因為這僅出現過幾次的「歐羅巴」(拉丁語Europe的音譯,指歐洲。)一詞,把波吉亞家族與整個歐洲串聯了起來。同時也讓人得以窺見,愷撒的野心並不僅止於義大利,他所考慮的是歐洲的統一與融合。這份氣魄和對於整個歐洲的關懷,讓作品的層次提升不少,擁有了成為金字塔頂端之作的資質。

廣告

團隊的頂端

  但是,這部優秀作品的誕生,並不是惣領冬實老師一個人的功勞。作品中所涉及到詳實、細緻並且鮮為人知的史料,用腳指頭想也知道僅憑漫畫家的一己之力是查找不到的……實際上,在惣領老師背後,有一個以新銳學者原基晶為核心的小組,負責為她提供料。

  專業為研究義大利文學,著有《伊斯蘭與但丁》(《イスラムとダンテ》)等作的原基晶,名義上是《愷撒·破壞與創造者》的監修者,但所做的並非是坐著等惣領老師畫完漫畫,然後核對裡面的史實資料那麼悠閑的工作。其實,他還發揮專長,擔負起了惣領老師的責任編輯與助手的工作,不但為她精查了義大利原語版的《愷撒·波吉亞》(《Cesare Borgia》)、比薩大學的學員名冊、資料集;為她尋找當時的建築物、服飾樣圖;還與她聊天,告訴她應該怎樣復原15世紀末的梵蒂岡西斯庭教堂和比薩大教堂(這些建築都因為後來的改建而被改變了風格,如果僅是一個人看資料,惣領老師很難抓住它們的神韻,所以需要一個比較了解的人在一旁不時提醒惣領冬實)。甚至於,原基晶有切實地參與到討論中,策劃劇情,就算要說他是《愷撒·破壞與創造者》的創作人員之一也不足為過。(就因為他和惣領老師的YY,漫畫中的米凱爾(米克洛茨德)被設定成了猶太人……)除了原基晶之外,這部作品還有三位作畫協力與兩位文獻查找協力。再加上惣領老師自帶的助手、相關編輯等人員,確實組成了一個頗為龐大的創作團隊。

  俗話說,眾人拾柴火焰高。有這麼一個團隊為支撐,使得惣領老師連「雖說『波吉亞』的日文俗稱是『ボルジア』,但按照原音來譯,則應該是『ボルジヤ』」這種細節都知道了,其他部分有自然也做得很出色。

  這裡得重點說,他們考證出了幾個相當有意思的歷史細節:

  
一是比薩大學的「學團」制度。15世紀的歐洲,僅有幾所知名大學,各地的學生聚集在學校內,他們按照國家劃分派系,然後冠上國家名,組成名為「XX(國家名)團」的團體。學團之間彼此競爭,顯現出濃厚的地域主義,而校方則默認了學生間的明爭暗鬥。

  那時比薩大學中,由三個學團最顯眼:以喬萬尼為首,崇尚藝術、喜歡高談闊論的弗羅倫薩團,主人公安傑洛也被劃分到這個學團;以愷撒為首,團結而強悍、行動謹慎的西班牙學團(西班牙團的人全部是黑色捲髮的美男,統一穿黑色制服,很帥);以及以安里(アンリ)為首、尚武又蠻橫,總是與其他學團打架的法蘭西團。(說實話,看到法蘭西團把拿波里團揍得半死時我心想:「拿波里的王子你怎麼那麼倒霉,不管在哪部漫畫里都是挨打的份~」)三個學團的關係實際上影射了當時地中海歐洲沿岸的政治格局。他們的爭鬥也並非單純的學業競爭。那個時代的人早熟,貴族家的孩子很早就擔任了職務,比薩大學的學生們看似年輕,其實卻是以成年人的身份在接受教育。因而,大學並不是象牙塔,學團背後也有后家族、國家或者是宗教的勢力在支持,他們的舉動有可能是出於國家意志甚至是政治上的意圖——這就好比,安里對義大利和西班牙抱有糾結心理,因為義大利是從法蘭克帝國分裂出去的,而對安里認為只有法蘭西人才是查理(シャルル,法蘭克帝國的開創者)大帝的子孫,義大利人則只是軟弱的背叛者,而西班牙則因為被伊斯蘭統治過,則是軟弱的異教徒。因此,民族情緒與政治利益絞纏,學團之間的關係錯綜複雜,一個小小的比薩大學,竟成了歐洲社會的縮影。

  二是波吉亞家族與美第奇家族的聯合。波吉亞和美第奇都是15世紀義大利盛極一時的家族,家族裡都分別出過兩任教皇(美第奇家還出過一任皇后),他們處於同一時代、同一國家,不可能沒有互動。但歷史上卻很少提及這點,可能是喬萬尼當上教皇后迅速與波吉亞劃清界限的緣故(據說他還因為討厭羅德里戈而廢棄了梵蒂岡原有的休息室,修建了「拉斐爾廳」)。

  漫畫中卻指出:波吉亞與美帝奇同樣是商業世家,同樣控制著地中海與東方世界的貿易權,相同的境地與危急的現狀迫使他們不得不聯合。一方是羅倫佐深知自己死後美帝奇所以將喬萬尼送進教會,準備用教會的勢力支撐家族;一方是羅德里戈要競選教皇,波幾亞家族出身西班牙(傳說羅德里戈有非洲血統),他們的血統引人爭議,所以需要幾個忠實的支持者。於是,漫畫出現了愷撒暗中活動,在比薩設置紡織工廠,解決比薩碼頭區貧民的失業問題,然後將功績讓給喬萬尼,還為喬萬尼與比薩大主教拉華艾爾·利亞里奧(ラフアエレ·リア-リオ)安排和談,使美帝奇和利亞里奧這兩個家族的世仇得以和解的情節。他所做的一切,則是為了扶持喬萬尼坐上紅衣主教(樞機卿)的寶座。這樣一來,美帝奇家穩固了地位,是羅德里格得到美第奇和利亞里奧家族的支持,確保了兩任選票,兩相得益。而美第奇和波吉亞這兩個當時義大利最有魅力的家族的聯合,也會讓讀者感到興奮。(不過,得順帶說下:由於那時西歐紡織工業的興起,愷撒讓渡給美第奇的那座紡織工廠賠得血本無歸,重創了羅倫佐,估計美第奇和波吉亞家的梁子就是這麼結下的。真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三是馬基雅維利與美第奇家族的關係。歷史上的馬基雅維利於1494年以美第奇家的反對者姿態登場於政治舞台,後來他卻因為「與美第奇家族有聯繫」而遭到放逐,可見他曾經效命於美第奇家。但這一段資料也很少被提及——馬基雅維利的個性成謎,至今仍有眾多學者在研究。漫畫中則大膽設定為「馬基雅維利討厭平庸的貴族,但不討厭有能力的貴族」,因此他才先後被羅倫佐和愷撒的魅力所吸引,為他們效力。

  實際上,關於馬基雅維利的細節處理得相當不錯,就連前東京大學校長(退休后在學習院大學擔任教),有「馬基雅維利研究者第一人」之稱的佐佐木毅看了漫畫之後都讚不絕口,認為很合適作品對馬基雅維利的描述比較貼合實際。

  除此之外,作品中關於「西班牙國土收復運動」、「波吉亞父子初入梵蒂岡的傑出表現」、「歐洲大學的晚餐狀況」、「義大利領土上各小國稱呼的區別標準」這些有趣的細節都考證出來了,令我讀得異常愉快。總之,《愷撒——破壞與創造者》既然擁有這個數量頗龐大,質量也可靠的創作團隊,起點自然遠遠高於其他漫畫,可以說是「一出生就幾乎位於頂端」,它不成為頂端之作反到是浪費了……

廣告

作者的頂端

  其實《愷撒——破壞與創造者》這類漫畫就像20世紀歐洲的歷史小說,重要的是故事表現的背景,情節、內涵什麼的反倒退居次。

  初看漫畫時,我也覺得這部作品帶著考證部分的附錄,已經很超值了。有原基晶團隊的紮實考證墊底,接下來,惣領老師只需發揮她高超的繪畫技術,將故事構架起來就算功德圓滿。沒想到,惣領老師不但繪畫技巧高超,分鏡近乎完美,連編劇能力、對於人物的刻畫也十分出色。

  要刻畫好愷撒這個歷史上最有魅力的惡棍,沒有愛是不行的。然而,僅有愛沒有實力,不去做足功課好好發揮也不行。幸好惣領老師有愛又有實力(反面教材:冰栗優的《坎特瑞拉》……),她曾在官方主頁的日誌上自爆:2004年,她到比薩去取材。而作品正式開始連載是2005年4月,中間相差了大半年,可見她為連載做了充足的準備。

  而描寫愷撒的作品都要遭遇三大難題:

  1、如何判斷並描述愷撒的個性?

  2、如何處理愷撒與羅德里戈的關係?

  3、如何處理愷撒與妹妹盧克雷齊婭的關係?

  惣領老師是這樣處理的:

  1、她判斷16歲的愷撒是一個童心未泯的少年。儘管他從8歲起就登上了政治舞台,但他並沒有一頭深陷政治泥潭,對世事仍然抱有好奇和探索的態度。第二卷里,惣領老師讓達·芬奇提早三年與愷撒相遇。愷撒被達芬奇獨特的思維方式吸引,纏著他傳授學問。然後,惣領老師藉由達·芬奇之口,說出台詞「孩子的臉」,點出愷撒孩子氣的特質。而在安里侮辱米凱爾是異教徒,還跑去追殺出言相勸的安傑洛時,愷撒也一違不製造糾紛的行事準則,不惜得罪法蘭西團,將安里揍到重傷。表面上是幫助安傑洛,實際上卻是幫米凱爾出氣。

  他是學術的天才。他從7歲開始接受精英教育,8月就憑藉一口連大人都比不上的流利拉丁文為羅德里戈和自己贏得梵蒂岡的一席之地。1491年是愷撒畢業前夜,據記載他次年取得了市民法與教會法的雙重學位,那個時候的大學生只要取得學位就等於擁有教授資格,所以要取得學位是很困難的,可見愷撒的資質出色。

  但是,惣領老師更認為,他是政治和表演的天才。漫畫中,他介入於喬萬尼和拉華艾爾之間,在喬萬尼面前扮演帶點任性的爽朗兄弟,在拉華艾爾扮演對方所中意的沉穩美少年(其實拉華艾爾這個BL男垂涎著愷撒的美色……),巧舌如簧、八面玲瓏,取得了兩方的信任,硬是讓這對相互仇恨了幾十年的家族和解。由此,歷史愛好者所津津樂道(卻從來沒被漫畫家描述過)的「愷撒最厲害的甜言蜜語」第一次出現在漫畫中,被刻意、詳細地表現出來。完全扭轉了以往漫畫中愷撒談戀愛談到口痴,不善表達的即定印象。

  愷撒的政治觀念比較激烈——15世紀的歐洲腐敗又荒唐,愷撒清楚地認識到了這一點,他將歐洲形容為:「熟透的果實,稍微施加外力就會墮地、壞掉」。在比薩的碼頭區,街道骯髒,無家可歸的人席地而睡,母親因為養不起孩子只好把剛生下孩子丟棄在阿爾諾河裡,多明尼克修會的教士用剩飯周濟貧民,讓他們感受到生活在地獄中的痛苦,以便敬畏神。愷撒目睹這一切,感到憤怒,感到不公平,也不認為宗教信仰能帶來平等,反而說梵蒂岡是世界上最污穢的地方。

  漫畫的副標題命名為《破壞與創造者》,即暗指愷撒想打破舊世界,創造理想中的新天地。而這個「新天地」,也是漫畫中的人們所尋求的東西。故事中跑龍套的哥倫布(汗……)認為美洲就是新天地,想帶米凱爾一起去美洲,米凱爾卻察覺到愷撒想在歐洲創造新天地的念頭,留下來繼續扶持愷撒,進而更堅定了愷撒改變世界的決心。出發點是很好,惣領老師也藉由安傑洛那句「人的心是自由的,新天地就在我們心中」表達了對愷撒的肯定。

  然而,這個時期的愷撒,又已經偶露「暴君」言行。這也許是因為他長久浸淫於政治的世界,過早見識了政治的黑暗,導致他不相信家族以外的人,堅信法制建立人們的畏懼心之上,把但丁《神曲》中比薩伯爵的罪行比喻為「比薩的戒律」。對於和他動機相同,思考方式、行為方式乃至性格卻完全相反的安傑洛,他嘲笑「人是自由的」的信念是「用錯了才能與行動力」,堅信安傑洛會在無意識中背叛他,甚至早就把猜想中的背叛當作棋子,策劃著如何利用不存在的背叛行為。

  同情與公正的想法、暴虐心與不信任感,構成了愷撒複雜的人格。儘管歷史資料中多次提到了他這些性格特點,卻沒有漫畫肯認真描繪。說到底,這些性格是戀愛漫畫里不需要的,好在惣領老師不是畫少女漫,才能夠盡情地描繪愷撒的各種特點~

  2、至於愷撒與羅德里戈的關係,其實歷史資料上記載得相當明確,羅德里戈以疼愛私生子出名,愷撒是他最驕傲的孩子,愷撒則要依附羅德里戈的權力才能實現改變世界的夢想,父子關係不可謂不好。但不知怎地,《花冠安琪兒》和《坎特蕊拉》里都說他與羅德里戈關係很差,愷撒他舅舅不疼姥姥不愛怪可憐一孩子……我說,就算想給愷撒拉同情票也不能這樣啊。

  惣領老師則是按照資料,歸歸矩矩地去刻畫兩人的關係——羅德里戈這個人其實相當有魅力,據說年輕的時候異常英俊,女人緣一直很好,精明、捨得花錢,實際上因為有他扶持愷撒才建立了功績,他一死愷撒再沒有作為。但很多通俗作品都不約而同選擇弱化或漠視羅德里戈,只描寫愷撒,這是本末倒置。惣領老師卻沒有弱化他,而是對他疼愛孩子的一面、被政敵侮辱時反映敏捷絕不退讓的一面、策劃事件運籌帷幄的一面以及在信任的女人面前向小毛頭一樣苯手苯腳偷腥不成的一面(汗)都有所描繪。並且,還讓愷撒說出這樣的台詞:「我的母親是娼婦,父親是怪物。他是偉大的俗物,而我的存在,正是由那個俗念中產生的。」這些台詞點出了愷撒尊敬、欣賞並且畏懼羅德里戈的心情,很好地深化了人物的內心世界。而我也是羅德里戈的FANS,看到羅德里戈被正確對待也是很高興的。

  3、愷撒與盧克雷齊婭的關係則不好說。無論他們戀愛與否,傳說中盧克雷齊婭生的那孩子絕不是他的,當然也不是羅德里戈的。推算時間,那時候羅德里戈在國外而愷撒在打仗,都沒空去幫盧克雷齊婭製造孩子……

  我是支持「波吉亞家族的人很團結,彼此扶持,感情很好」的說法,因為一個西班牙的家族初到義大利,肯定會被當地社會排斥,只有家人可依靠。但日本人似乎更熱衷於把兄妹兩人給配對……

  《愷撒——破壞與創造者》中也描寫到盧克麗佳有很嚴重的戀兄情節,但她只是單戀(弟弟胡安似乎也有戀兄傾向……)。惣領老師將之解釋為盧克麗佳是個聰明、愛讀書和思考的女性。她了解到古代王朝通過兄妹結合來保持王族血統的純潔,便想效仿古制,這至少比其他漫畫里盧克麗佳無端端狗血一把進而少女情懷地愛上愷撒要好一點。而愷撒的心思並沒有表露,故事尚在連載,兄妹倆會不會發展戀愛關係還很難說。

  處理好這三個要點,漫畫之神已經在向惣領老師點頭微笑。惣領老師卻還沒有鬆懈,繪製各種場景時毫不含糊,不管背景還是人物都美得淚流滿面,我花痴的口水流了一籮筐~看著不摻一點水分的華麗麗畫面,看著細膩精彩考證詳實的畫面,我大概知道講談社為什麼會無條件地支持惣領老師了。

  這裡再特別談下惣領老師。

  她出道25年,從最初的少女漫畫家發展為青年漫畫家,從《神采飛揚》到《搖滾玫瑰》到《戰神》(《MARS》)再到《入侵》(《E`S》),作品的水準是一部高過一部。論資歷,她25年的創作生涯足以藐視現在的少女漫畫家;論成功,她的《戰神》已經被奉為經典,她卻從來沒有停止過向著更高的階段攀爬,每一部作品都帶給我們無盡的驚喜。

  也許這是和她出身於能樂師(關世流)世家,接受過父親的獨特教育有關;又也許是因為她為了畫漫畫而與最愛的父親決裂,後來還沒來得及與父親和解,她的父親猝死,使她下定決心一定要在漫畫界做出一番大成績。她的創作一絲不苟,就連寫日誌也寫得有條有理文筆流暢,似乎冥冥之中,她的父親和她的信念一直鞭策著她前進,使她不敢殆倦。

  因此,和成田美名子出生於同一年的惣領老師,在對方已經到了要回望創作生涯,要被人尊稱一聲「某世代的大師」時,她還在勇往直前。她給人的印象是年輕又充滿熱情,從她的作品中感受不到歲月的改變——《戰神》似乎還是不久前的動人故事,《入侵》又突然出現在人們眼前,令人驚艷,接著《愷撒——破壞與創造者》又一次超越了以前的作品,給人更大的震撼。

  這樣的作者,實在難得,難怪講談社會抓住不放,一次次為她提供更便利的創作條件。而我作為讀者,也有興趣一直關注惣領老師,看她究竟能羽化到什麼地步。

講談社的頂端

  一部漫畫,有優秀的主筆、有可靠的創作團隊,已經可以說是成功了。如果BOSS方還對作者和作品有愛,肯花心思去幫忙,那麼,這部作品就不僅是成功,而是「大成功」。

  講談社顯然是好BOSS。創作方面,它為惣領老師無限制地放寬條件。首先前面所說的惣領老師從比薩取材之旅到作品正式刊載時間都跨年了,講談社沒有因此催促惣領老師,而是靜靜地等她交出稿子;其次,它不像其他出版社那樣要先看過作品的市場反應才決定是不是捧作品,而是一開始就為惣領老師組織了創作團隊,決心要把作品打造成金字塔頂端之作;最重要的一點是,《愷撒破壞與創造者》是在《周刊早安》上刊載,而惣領老師沒辦法每周交稿,於是《周刊早安》創造特例,允許惣領老師進行不定期連載,每隔數月交一次稿,然後再集中連載可以得知《周刊早安》對作品的重視。

  推廣方面,講談社花費的力氣更大。它將單行本設計成小說本的樣式,每本都收錄了名詞解釋、資料出處、歷史講座,還有惣領老師與原基晶的對談錄等等,厚厚的三卷書,擺出來極有氣勢,讓人看了就有買的慾望,與之相比,大部分小說本反倒顯得寒酸。(當然,價格也很……有氣勢……就是了T。T。)不止如此,講談社用了無數硬式炒作,把《愷撒·破壞與創造者》推上了頂峰。宣傳時鋪天蓋地的軟文讓國內一位研究現代傳媒的學者都注意到了,還特地寫了一篇名為《日本漫畫雜誌題材新動向》的文章介紹作品(可以翻譯上的錯誤太多,不值得動漫FANS參考),可以想象日本方面宣傳盛勢。接著,是講談社將漫畫推上了電視節目。當年4月17日,NHK電視台在「漫畫的現場」(マンガノゲンバ)節目中介紹了這部作品,使之一下子受到廣泛關注。

  第三卷出版時,講談社則書腰上打上了「佐佐木毅氏、推薦。」的宣傳語,也許,一位前東京大學校長的稱讚比上節目更有宣傳效果。前面說過的佐佐木毅喜歡這部漫畫,但以他的社會地位來說,沒必要因為喜歡就為作品大聲宣傳。他肯露面,主要還是出於講談社的檯面下的活動吧。

  強項為青年漫的講談社,在國內的知名度雖然不比白泉社集英社高,但它對作品的培育是其他出版社難以望其項背的——記得2006年9月,白泉社的樹夏實老師在《午安》雜誌上刊登了名為《Vampir》的短篇,僅49頁篇幅,因為裡面涉及到心理學方面的內容,講談社便聯繫了心理學研究者負責監修。他們對待外社作者的短篇就如此認真,對自家作品的細心更不在話下。

  講談社選擇《愷撒·破壞與創造者》作為《午安》歷史部門的主推篇目,肯定不是因為這部作品能大紅大紫,而是作好了服務小眾讀者的意識。當他們在為愛好歷史作品的小眾讀者製造精緻作品的同時,也打造出了自己的精品品牌,順帶培養了優秀的作者——《周刊早安》的編輯在談到《愷撒——破壞與創造者》以及另一部歷史類作品時,說道:「這兩部作品都是那些專註於時代考證的作者們開出的鮮艷之花。兩部作品大受歡迎,說明我們的讀者求知慾旺盛,即使是高雅的東西也感興趣。」

  其實,正是讀者渴望著漫畫金字塔頂端之作的出現,《愷撒·破壞與創造者》才會順應人們的期望攀上「頂端」。套用CLAMP大嬸的台詞,它的出現是偶然也是必然。那麼,就讓我們靜心投入漫畫世界,享受這道由惣領老師、惣領老師身後的人們、以及講談社聯袂製作的美味大餐吧!

5 凱撒·破壞與創造者 -出版信息

  日版8卷連載中,漢化版已出1-5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