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更新時間: 2013-08-30

廣告

《凡卡》寫於1886年,它反映了沙皇尼古拉二世時,無數破產了的農民被迫流入城市謀生,他們深受剝削之苦,連兒童也不能倖免。契訶夫家的小雜貨店裡有兩個小學徒,就常受他父親的虐待。他自小了解學徒生活,也同情小學徒的不幸命運,所以《凡卡》這篇小說寫得真實感人,也使我們從中看到舊俄時代窮苦勞動人民的悲慘生活。

作者簡介
契訶夫(1860~1904)俄國的著名小說家、戲劇家、十九世紀末期俄國批判現實主義作家、短篇小說藝術大師。1860年1月29日生於羅斯托夫省塔甘羅格市。但契訶夫隻身留在塔甘羅格,靠擔任家庭教師以維持生計和繼續求學。1879年進莫斯科大學醫學系。1884年畢業后在茲威尼哥羅德等地行醫,廣泛接觸平民和了解生活,這對他的文學創作有良好影響。1904年6月,契訶夫因肺炎病情惡化,前往德國的溫泉療養地黑森林的巴登維勒治療,7月15日逝世。他和法國的莫泊桑和美國的歐亨利齊名為三大短篇小說巨匠。

內容簡介

  • 凡卡
     

    一個名叫凡卡的小男孩來到了城市裡一個鞋匠家裡幹活,在那裡他受到了許多折磨,一天三餐幾乎都是稀飯,夜晚還要搖老闆兒子的搖籃,徹夜不能眠,要是老闆的兒子哭了,那凡卡就又要被打了。其他夥計也經常捉弄凡卡,導致他被老闆毒打,在一個夜晚,凡卡趁著老闆出去了,拿起了鋼筆和紙張,給他的爺爺寫信,信中描寫了許多凡卡和爺爺在鄉村裡快樂的生活,最後,凡卡把信投進了郵筒,一個醉醺醺的郵差收走了。但是,這封信永遠不會寄到爺爺手裡,因為凡卡沒有寫地址,沒貼郵票,更重要的是,就算爺爺收到了信,也沒有能力撫養凡卡。

戲劇家
1860年1月29日生於羅斯托夫省塔甘羅格市,1904年7月15日卒於德國巴登維勒。祖輩是農奴,祖父時一家贖身為自由民,父親以開雜貨鋪為業,1876年破產遷居莫斯科。契訶夫於1879年入莫斯科大學醫學系就讀。1884年畢業后開始行醫,廣泛接觸社會,對他後來從事文學創作有良好影響。
契訶夫從大學時代起為發表作品同各種不同傾向的報刊編輯接觸,稱自己只「想做一個自由的藝月回到莫斯科。這次8 個月的遠東之行,豐富了他的生活知識,中斷了同反動報刊的術家」。直到80年代後半期,仍承認「沒有」自己的世界觀,並為此感到痛苦。1890年4月,為探索人生和深入了解社會,不辭辛苦到政府放逐犯人的庫頁島,訪問了近萬名囚徒和移民,同年12合作,認識到一個作家不應不問政治。不久完成長篇報告文學《庫頁島》,據實揭露的肺結核病遷居雅爾塔。在此期間,同托爾斯泰、高爾基、布寧、庫普林,以及畫家列維坦、導演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交往密切,結下深厚友誼。1900年獲俄國科學院名譽院士稱號。1901年與莫斯科藝術俄國專制統治的兇殘。1890~1900年間,曾出國到米蘭、威尼斯、維也納和巴黎等地療養和遊覽。1892年在莫斯科省謝爾普霍夫縣購置了梅里霍沃莊園,在那裡住到1898年。
受19世紀末俄國革命運動高漲的影響,契訶夫積極投身於各種社會活動,1898年支持法國作家左拉為德雷福斯辯護的正義行為,1902年為伸張正義憤然放棄自己俄國科學院名譽院士的稱號,1903年曾出資幫助為爭取民主自由而受迫害的青年學生等等,表明他的堅定的民主主義立場。
1904年6月契訶夫病重后前往德國治療,後去世,遺體運回莫斯科安葬。
主要作品:短篇小說《變色龍》、《套中人》、《凡卡》等,中篇小說《草原》、《六號病房》等,戲劇《海鷗》、《櫻桃園》等。
原文
九歲的凡卡·茹科夫,三個月前給送到鞋匠阿里亞希涅那兒做學徒。一支筆尖生了銹的鋼筆,摩平一張揉皺了的白紙,寫起信來。
在寫第一個字母以前,他擔心地朝門口和窗戶看了幾眼,又斜著眼看了一下那個昏暗的神像,神像兩邊是兩排架子,架子上擺滿了楦頭。他嘆了一口氣,跪在作台前邊,把那張紙鋪在作台上。
「親愛的爺爺康司坦丁·瑪卡里奇,」他寫道,「我在給您寫信。祝您過一個快樂的聖誕節,求上帝保佑您。我沒爹沒娘,只有您一個親人了。」
凡卡朝黑糊糊的窗戶看看,玻璃窗上映出蠟燭的模糊的影子;他想象著他爺爺康司坦丁·瑪卡里奇,好像爺爺就在眼前。——爺爺是日發略維夫老爺家裡的守夜人。他是個非常有趣的瘦小的老頭兒,65歲,老是笑眯眯地眨著眼睛。白天,他總是在大廚房裡睡覺。到晚上,他就穿上寬大的羊皮襖,敲著梆子,在別墅的周圍走來走去。老母狗卡希旦卡和公狗泥鰍低著頭跟在他後頭。泥鰍是一條非常聽話非常討人喜歡的狗。它身子是黑的,像黃鼠狼那樣長長的,所以叫它泥鰍。
爺爺一定站在大門口,眯縫著眼睛看那鄉村教堂的紅亮的窗戶。他一定在跺著穿著高筒氈靴的腳,他的梆子掛在腰帶上,他凍得縮成一團,聳著肩膀……
天氣真好,晴朗,一絲風也沒有,乾冷乾冷的。那是個沒有月亮的夜晚,可是整個村子——白房頂啦,煙囪里冒出來的一縷縷的煙啦,披著濃霜一身銀白的樹木啦,雪堆啦,全看得見。天空撒滿了快活地眨著眼的星星,天河顯得很清楚,彷彿為了過節,有人拿雪把它擦亮了似的……
凡卡嘆了口氣,蘸了蘸筆尖,接著寫下去。
正在寫信的凡卡

  正在寫信的凡卡

「昨天晚上我挨了一頓打,因為我給他們的小崽子搖搖籃的時候,不知不覺睡著了。老闆揪著我的頭髮,把我拖到院子里,拿皮帶揍了我一頓。這個禮拜,老闆娘叫我收拾一條青魚,我從尾巴上弄起,她就撈起那條青魚,拿魚嘴直戳我的臉。夥計們捉弄我,他們打發我上酒店去打酒。吃的呢,簡直沒有。他們叫我睡在過道里,他們的小崽子一哭,我就別想睡覺,只好搖那個搖籃。親愛的爺爺,發發慈悲吧,帶我離開這兒回家,回到我們村子里去吧!我再也受不住了!……我給您跪下了,我會永遠為您禱告上帝。帶我離開這兒吧,要不,我就要死了!……」
凡卡撇撇嘴,拿臟手背揉揉眼睛,抽噎了一下。
「我會替您搓煙葉,」他繼續寫道,「我會為您禱告上帝。要是我做錯了事,您就結結實實地打我一頓好了。要是您怕我找不著活兒,我可以去求那位管家的,看在上帝面上,讓我擦皮鞋;要不,我去求菲吉卡答應我幫他放羊。親愛的爺爺,我再也受不住了,只有死路一條了!……我原想跑回我們村子去,可是我沒有鞋,又怕冷。等我長大了,我會照顧您,誰也不敢來欺負您。」
「講到莫斯科,這是個大城市,房子全是老爺們的,有很多馬,沒有羊,狗一點兒也不凶。聖誕節,這裡的小孩子並不舉著星星燈走來走去,教堂里的唱詩台不準人隨便上去唱詩。有一回,我在一家鋪子的櫥窗里看見跟釣竿釣絲一塊出賣的釣鉤,能釣各種各樣的魚,很貴。有一種甚至釣得起一普特重的大鯰魚呢。我還看見有些鋪子賣各種槍,跟我們老闆的槍一樣,我想一桿槍要賣一百個盧布吧。肉店裡有山鷸啊,鷓鴣啊,野兔啊「……」可是那些東西哪兒打來的,店裡的夥計不肯說。
「親愛的爺爺,老爺在聖誕樹上掛上糖果的時候,請您摘一顆金胡桃,藏在我的綠匣子裡頭。」
凡卡傷心地嘆口氣,又獃獃地望著窗口。他想起到樹林里去砍聖誕樹的總是爺爺,爺爺總是帶著他去。多麼快樂的日子呀!凍了的山林喳喳地響,爺爺冷得吭吭地咳,他也跟著吭吭地咳……要砍聖誕樹了,爺爺先抽一斗煙,再吸一陣子鼻煙,還跟凍僵的小凡卡逗笑一會兒……許多小樅樹披著濃霜,一動不動地站在那兒,等著看哪一棵該死。忽然不知從什麼地方跳出一隻野兔來,箭一樣地竄過雪堆。爺爺不由得叫起來,「逮住它,逮住它,逮住它!嘿,短尾巴鬼!」
凡卡
爺爺把砍下來的樹拖回老爺家裡,大家就動手打扮那棵樹。
「快來吧,親愛的爺爺,」凡卡接著寫道,「我求您看在基督的面上,帶我離開這兒。可憐可憐我這個不幸的孤兒吧。這兒的人都打我。我餓得要命,又孤零零的,難受得沒法說。我老是哭。有一天,老闆拿楦頭打我的腦袋,我昏倒了,好容易才醒過來。我的生活沒有指望了,連狗都不如!……替我問候阿遼娜,問候獨眼的愛果爾,問候馬車夫。別讓旁人拿我的小風琴。您的孫子伊凡·茹科夫。親愛的爺爺,來吧!」
凡卡把那張寫滿字的紙折成四折,裝進一個信封里,那個信封是前一天晚上花一個戈比買的。他想了一想,蘸一蘸墨水,寫上地址:
「鄉下 爺爺收」
然後他抓抓腦袋,再想一想,添上幾個字:
「康司坦丁·瑪卡里奇」
他很滿意沒人打攪他寫信,就戴上帽子,連破皮襖都沒披,只穿著襯衫,跑到街上去了……前一天晚上他問過肉店的夥計,夥計告訴他,信應該丟在郵筒里,從那兒用郵車分送到各地去。郵車上還套著三匹馬,響著鈴鐺,坐著醉醺醺的郵差。凡卡跑到第一個郵筒那兒,把他那寶貴的信塞了進去。
過了一個鐘頭,他懷著甜蜜的希望睡熟了。他在夢裡看見一鋪暖炕,炕上坐著他的爺爺,搭拉著兩條腿,正在念他的信……泥鰍在炕邊走來走去,搖著尾巴……
可是夢畢竟是要醒的。聖誕節的大街上,偶爾會穿過一輛馬車,那是貴族家的少爺小姐們去賣禮物,或是到貴族學校去聚會吧。一輛馬車緩緩朝店門口駛來,那匹馬不像市長大人家的馬車那樣,凡卡見過市長大人家的馬。那是前年,沙皇路過這座城市,冬天裡,人們大部分還穿不暖衣服,可在警察的脅迫下,不得不光著腳板拿著發給的花束和彩帶到街上去,去在寒風刺骨中歡迎他們偉大的沙皇。
沙皇和皇后穿著從西伯利亞獵來的北極熊做成的絨袍,皇后脖頸上還圍著用北極狐的皮毛做成的圍脖。老卡加的店裡賣的圍巾於這個比起來可是差遠了,不過他還是捋捋自己滿是油污且皺皺褶褶的襯衣領子,硬是把第二個扣子及到第一個扣眼裡——第一個扣子實在和小琳娜她媽吵架的時候被撕掉的——然後他用沾滿鈔票味的手抹了抹自己的臉。他不明白沙皇和皇後為什麼這麼早來,害的他早起未洗臉就得起來迎接。不過老卡家還是挺激動的,因為那畢竟是沙皇呀,他特希望沙皇或是皇后能看他一眼,就像希望城裡人都到他店裡來買東西那樣渴望。 對了,該說說市長大人的馬了,它緊緊跟著沙皇坐的福特轎車——俄國儘管有工廠,可造的轎車就是不如美國的好,有人說皇后帶的首飾就是用造轎車的錢買來的——那是一匹白馬,渾身上下都是肉——凡卡不知道「豐滿「這個詞,所以只能用這個句子來形容——它身上的毛白的像雪,相凡卡家鄉的雪,鬃毛和尾毛大概是馬浮早上剛刷的吧,被風一吹,從那馬身上飄來陣陣熟悉的香味,哦,那是老闆娘用的洗髮水的味道——她經常說那洗髮水是最好的最貴的,至少在城裡是這樣的,不知她聞見馬身上的味道會怎麼說——在馬那頓涅茨的草原一樣寬廣的肚皮上,從上到下都為著中國產的絲綢——這是他從一個進過圓明園的英國上尉那裡高價買來的——而這都是為的是它的馬顯得更高貴,更有身份,可是他大可不必,因為這城裡有多少人有馬呢?
凡卡伺候的老闆家恰好有一匹,它不如市長大人家的馬肥,也不如那馬香,更不如那馬高貴,可老闆認為他的馬還是不錯的,就像他的人品一樣。那匹瘦骨嶙峋的馬,用它那像凡卡的爺爺拐杖一樣的腿把老闆坐的車拉到了店門口。
凡卡醒了,他醒的很及時,因為老闆回來了。他透過窗子看到那馬的尾巴——尾巴是這馬最顯眼的位置,正所謂「馬瘦毛長」——被編成了一條美麗的花辮子,還夾著一條彩繩。這當然是對花辮子的形容,可是如果這花辮子是馬尾巴,而且是老闆家馬的尾巴,那就大事不妙了。這就像鄰家小琳娜媽媽那小山似的身體穿上緊身衣,就是芭蕾舞演員穿的那種,那是什麼樣子就可想而知了。可門前這馬就是這樣,但以老闆的審美觀來看——他經常把老闆娘比作蒙娜麗莎——是非常好看的。那尾巴是老闆為了在聖誕前夜去教堂做禮拜而特地佔用他平常點錢的時間親手編的。因為他認為,雖然自己的店小了一點,雖然自己的馬差了一點,但為了面子還是要儘力呀,就譬如說把馬尾巴編成花辮子,這樣就可以在老爺太太們面前誇耀了——不過如果讓沒上過多少學的凡卡聽見老闆以自己的馬的尾巴發表的演講(其實是在那些少有修養的人眼裡,那其實是一篇錯別字連篇但又可以得獎的大笑話),凡卡會認為那比談論豬屁股還噁心。
老闆蠕動著自己的身體——他平時不是這樣蠕動,而是扭動——走過來走進店裡。終於凡卡知道為什麼老闆會這樣異常,當店門被推開時,一股烈性伏爾加的味道撲面而來,老闆搖搖晃晃差點倒在凡卡身上,可是看來卧室對他的吸引力更大些,一個身影就這樣撲通一聲倒了下去,到在床上。這時門又開了,是老闆娘,一股龍舌蘭的味道撲面而來,她也差點到在凡卡身上,可最後她還是倒在了床上。就這樣,一陣腳步聲后,店裡又恢復了寂靜。凡卡在一陣提心弔膽之後也又平靜下來,本該在這時忙著擦地的他現在這坐著不動,這若在平常可是找死的呀。
現在,凡卡心想,自己坐著也沒事了,又沒人知道,而這地板擦不擦都一個樣。他漸漸放鬆起來,又想起給爺爺的那封信了。正當凡卡倚著檯子想爺爺時,一雙眼睛盯上了凡卡,這雙眼睛的主人不算是成人,可他卻以一顆成人的心想著一件罪惡的事。
夥計也回來了,他本想把老爺太太附近屋裡,可沒成想他們比兔子還快,根本不用夥計扶,自己就像蘋果落地似的朝著床走了過去。看老闆和老闆娘都走了,睡覺去了,夥計自己也深感疲乏,昨天在第三大街弗拉基米爾家的聚會真是鬧騰極了,現在一想起來就頭疼,所以夥計決定自己還是去睡覺吧。正當他把馬安頓好,從後門進屋準備去睡覺時,他從過道里卻看見一個人,那是凡卡。儘管同樣是從異鄉來的,同樣都還不是大人,可夥計卻對凡卡沒有一點好印象。因為在他那顆雖然只有十六七歲的心上,卻已生出許多心眼,這使他提前成了一個虛偽,充滿欺詐與嫉妒的人。夥計不允許店裡出老闆及其家人以外有任何人敢違抗他,凡卡就這樣成了他暴政下一個不受歡迎的人。是的,作為學徒的凡卡儘管不被老闆喜歡,可他的聰明與靈巧卻讓夥計耿耿於懷。夥計一直把凡卡當作眼中釘肉中刺,生怕凡卡哪一天取代了他的位置。這也就是夥計心裡生成罪惡計劃的原因——他想除掉競爭對手。
老闆和老闆娘雖然喝多了,可畢竟還好好的,他們到下午就醒了過來。當老闆從房裡出來,伸伸胳膊,抽抽褲腰然後又打個哈嘁,最後終於清醒過來后,發現店裡和往常沒有什麼兩樣,便去點錢了,而老闆娘則不像老闆那樣有那麼多壞毛病,剛從床上起來便一溜煙衝出店門,出去了。凡卡呢?他正擦地板呢,來回來去的腳步聲並沒有擾亂他的心,他心中依然想著爺爺。 夥計終於開始他的計劃了。老闆點錢時的神情專註的很,就是此時此刻天塌下來也不能使他挪挪地方。夥計進來了,他是來幫忙記賬的。於是,鈔票過手的聲音與筆尖滑動的聲音此起彼伏。老闆果然是老手,他的工作尤其是與錢有關的,絕對是速度加質量。老闆靠在椅子上,發現今天夥計幹活認真許多,還為自己沏好了茶。這小子今天不錯呀,老闆心想,於是對夥計說,你今天和我們一起來吃飯吧,隨後自己便出去了。而夥計呢,也正暗自心喜,他終於獲得一個想老闆和老闆娘進言的機會了。 畢竟是聖誕節,老闆似乎也鬆了許多。只要凡卡不停的幹活,老伴也就不搭理他,也就不像以往那樣雞蛋裡頭挑骨頭了。這使凡卡輕鬆許多,他雖然坐了不少事,但對於平常來說,這實在是太輕鬆了。終於熬到晚上了,凡卡不盼著老闆價會給他什麼好吃的,不過睡覺時就可以夢見爺爺了。他依然對它的信充滿希望。凡卡喝著稀粥,啃著麵包,而在里過道不遠的餐廳里,老闆,老闆娘還有夥計正大魚大肉的吃呢。就在這當兒,夥計開口了,把他看見凡卡偷懶不幹活再加上許多醋啊油啊,一塊兒回了一鍋,給了老闆和老闆娘。後果可想而知,老闆和老闆娘哪裡還吃飯呀,火氣頓時衝天,老闆娘會屋去拿鞭子,而老闆更是從桌子上抄起一把叉子就沖了出去。夥計自然很高興,只挽挽袖子便跟了出去,因為他並不想一下之凡卡於死地。
在昏暗的燈光下,凡卡因為身上正挨著鞭打而嚎叫,而他心中卻納悶為什麼當時醉醺醺的老闆和老闆娘會知道他偷懶,而他決沒想到會是夥計告的密。老闆一邊抽打著一邊穿著粗氣,還罵凡卡:「叫你個狗崽子偷懶,不幹活,還敢偷麵包,真是反了你了。」對於偷懶凡卡無法否認,但哪來的偷麵包,凡卡真是覺得自己冤枉。他忍住疼,說:「老—老闆,我—沒有偷—偷麵包。」老闆一聽,停下手中的鞭子,「真的沒偷?「「真的。就是您給我是個膽子我也不敢偷麵包去呀。」老闆聽后,氣喘的越來越粗了,凡卡以為老闆累了,可老闆突然揮起手臂,照著凡卡腿上就是一下,凡卡開始還以為是給了他一拳,沒想到一拳下去,凡卡感到揪心的疼,鮮血一下子沁透了凡卡的單褲。原來老闆把叉子刺進了凡卡的肉里,「真是反了,還敢狡辯......"老闆有點累了,他也不管凡卡的傷口,對夥計說:「把他關進馬棚里。」夥計假裝關心凡卡的樣子,說:「老闆,你看,凡卡這個樣子,外面有這麼冷,您看......""叫你怎麼辦,你就怎麼辦!」老闆依舊很生氣但也很累,於是就回屋去了。
老闆走了,夥計回過頭來看凡卡,好像昏過去了,看著凡卡鮮血淋淋的腿,夥計露出一絲*笑。心想:凡卡再見了,誰叫你這麼倒霉呢?說完,他拖著凡卡,走了。並不是走去馬棚的後門,而是去前門,去大街上。
夥計是這樣打算的,凡卡身上有傷,外面又這麼冷,把他仍到外面去,也活不成了。要是老闆過問起來,就說他逃走了,自己凍死在大街上了。於是凡卡被夥計扔在幾個街區外的一個垃圾箱旁。看著凡卡虛弱的身影,夥計又笑了,他沒想到他的計劃這麼快就成功了。
而凡卡,他只有九歲的生命正一步步地走向死神。在他顫抖的小嘴中,吐露著兩個字——爺爺。
天漸漸亮了,凡卡也慢慢地睜開了他那疲倦的雙眼。可他還不知道,老闆和老闆娘已經全副武裝地等他醒來呢。凡卡一睜開雙眼,老闆便怒氣沖沖地對凡卡吼道:「小子!你竟敢偷懶不做工了!想造反嗎?今天我非抽死你不可!」
老闆這邊開始「地震」了,老闆娘那邊的「火山」也爆發了。這一對惡夫婦一齊上前打那毫無抵抗能力的凡卡,直到把他打得遍體鱗傷,皮開肉綻為止方才罷休。
被打后的凡卡心裡非常悲憤,他想:「我不能在這裡再呆下去了,爺爺可能一時半刻還收不到我的信,我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回村子里去了……好!明天晚上就走!」
第二天晚上,凡卡做完工,他看店裡的老闆、老闆娘、夥計熟睡以後,悄悄地拿了店裡一雙鞋,趕緊逃出了莫斯科。
他走了整整三天,離村子已經不遠了,可他又冷又餓,在離村子還有一公里的地方,他終於倒下了。
說來也巧,這時泥鰍剛好出來覓食,它看見了闊別已久的小主人,馬上把他拖回了家裡,讓爺爺照料小凡卡,想讓小主人快點好起來。
凡卡回到了自己的家,心裡激動不已,因為,他又可以和爺爺在一起生活了。
過了兩個鐘頭,凡卡醒了,老闆和老闆糧怒氣沖沖地看著他,老闆操著一根木棒就打起來,打得凡卡皮開肉綻,嘴裡還不住地罵著:「你吃了熊心豹子膽了,竟然在睡覺。不錯啊,知道偷懶了,敢戲弄我了,開始學壞了啊。」老闆的聲音提高了八度。
頓時,老闆娘的「火山」也噴發了,揪著凡卡的頭髮,拿皮帶揍著骨瘦如柴、弱不禁風的凡卡,凡卡昏倒了。   他好不容易才醒過來,拿臟手背揉揉傷口,傷口像刀割了一樣。凡卡傷心地哭了,哭得那麼傷心,就是石頭也會被他感動的。
他的眼淚哭幹了,他決心逃出去。他快速地奔出店門,直往村子趕。正當他跑到離村子不遠的地方時,忽然,看見一張非常面熟凶神惡煞的臉。啊!是老闆!老闆揪著他的頭髮回到店裡,把弱小的凡卡綁在一根樹枝上使勁地抽打,凡卡怎麼忍受得了如此的虐待呢?他的眼睛模糊了,淚水涌了出來,哭得那麼傷心,哭得那麼悲痛。這時,他眼前一黑,什麼也看不見,只看見爺爺——康司坦丁·瑪卡里奇帶著公狗泥鰍和老母狗卡希旦卡來救他了,爺爺一紙訴狀將阿里亞希涅告上法庭,阿里亞希涅這個惡魔被當場絞死,讓被他欺凌的人來找他報仇…… 凡卡多麼希望回到爺爺的身邊,他盼啊,吩啊……
「砰——」老闆把門踢開,看到凡卡躲在一個角落裡,正在睡覺,頓時火冒三丈,拿起一桶水往凡卡身上潑。凡卡睜開蒙朦朧朧的睡眼,他還以為是爺爺來接他來了,便大叫道:「爺爺!」「爺爺?誰是你爺爺,臭小子!趁我出門,到睡起覺來了,翅膀長硬了是吧,想飛出去了!老子今天非好好教訓教訓你!」凡卡這才知道,是狠毒的老闆回來了。老闆大喝:「夥計,拿我的皮帶來。今天我真得好好教訓這臭小子!」夥計們立刻呈上一條硬硬的皮帶,老闆雙手緊緊捏住這條皮帶,眼睛里充滿了憤怒,他一步一步地向凡卡走來,凡卡的危險也將一步一步地逼近。凶神惡煞的老闆一把將小凡卡按倒在地,剝下了他的褲子,用皮帶狠狠地抽凡卡的屁股。凡卡一陣劇痛,但他沒有哭,因為他知道,一旦他哭起來,老闆下手會更重的,一旁的夥計非但不來幫幫凡卡,還嘲笑可憐的小凡卡:「瞧他那樣兒,真是鄉巴佬,不知天高地厚!」
接著,凡卡還得忍著被皮帶鞭打的劇烈疼痛,又干起活來:擦地板、擦玻璃、收拾青魚……身子本來就虛的凡卡哪兒經得住這番折騰,差一點兒,凡卡就累得趴下去了……
到吃午飯的時候了,凡卡揉了揉被老闆用皮帶鞭打的屁股,捶了捶累得發疼的腰,端起一碗稀得見低的粥,咕咚咕咚直往喉嚨里倒。而老闆和老闆娘呢!則在客廳里大吃大喝,餐桌上的豐盛的午餐,香氣四溢,一看就讓人流口水。看,就連老闆養的狗都吃上了香噴噴的大鯰魚呢!凡卡看看老闆那兒,又瞧瞧自己的午餐:那碗一口就能喝得精光的粥,不由得嘆了一口氣。他又回想起了以前在鄉下和爺爺一起度過的美好時光……
「臭小子,吃完飯還楞著,是不是想找打,死性不改!還不給我去幹活!」怒氣沖沖的老闆破口大罵,又一次揚起了皮帶……
凡卡又忙碌起來了,他不斷地想:爺爺,你怎麼還不來接我?
夜幕降臨了,凡卡摸了摸餓得飢腸轆轆的肚子,寒顫顫地望著窗外紛紛揚揚的大雪出神。「哇,哇,哇……」小崽子的哭聲使凡卡清醒過來,老闆聞聲而來:「你這臭小子,偷懶是吧!把我的小崽子弄哭了,高興了是吧!」「沒有,沒有……」老闆不容小凡卡分辨,如同瘋狗似的,用皮帶無情地拍打在凡卡虛弱的身體上。
再一次被狠心的老闆毒打,使凡卡清楚地知道,自己不能再呆在鞋匠鋪里受苦了,要不,總有一天,會被老闆打死的!他想到了逃!他毅然起身,衝進了茫茫大雪之中。
寒風呼呼地刮著,大街上的人都裹著厚厚的棉襖,而凡卡呢,穿著一件單薄,有5、6個補丁的破衣裳;褲子呢,只有半條。因為,老闆覺得凡卡有時太不聽話了,打他也不能消氣,便叫他心愛的狗來扯凡卡的褲子,久而久之,凡卡的褲子就被扯得只剩下半條了;凡卡沒有襪子、鞋子,他只能赤著一雙被大雪凍得通紅的腳走在冷冰冰的大街上。時不時,凡卡還得緊一緊腰帶……
突然,凡卡對面飛來一輛馬車,凡卡沒注意,頓時倒在了血泊之中。「吁——」馬車停了下來。原來是喝得醉醺醺的郵差駕著馬車撞到了凡卡,郵差非但不下馬車救凡卡,而是輕蔑地對凡卡說:「窮小子,撞死活該!寫封信——不貼郵票,不寫收信人地址,誰給你寄!」說完,便用手一撕,再一撕,再撕,再撕……手一揚,風一吹,凡卡給爺爺寫的信變成千萬隻蝴蝶,漫天飛舞……凡卡用剩下的最後一口氣,輕輕地叫了一聲:「爺——爺……」用剩下的最後一點力氣,撿了一張碎片,放在胸前,慢慢地死去了……
太陽升起來了,柔和的陽光照在凡卡瘦小的身子上,他嘴唇發白,嘴角卻掛著一絲微笑:他可能在想,爺爺一定會來接他脫離苦海的……
創作歷程
第一階段
1880~1888年,用筆名「叫獸」發表了大量短篇詼諧幽默故事。其中多數尚屬膚淺之作,但也有一些針砭時弊,給人以較深的印象,如《小公務員之死》和《變態女子》、《變色龍》等。80年代中期發表的《哀傷》、《苦惱》和《凡卡》等,用冷峻的筆觸描寫普通勞動者和窮人孩子難以訴說的苦難,表明作者的創作轉向直面人生。
第三階段
為1896~1904年。作品大多達到內容和形式的完美統一,主題觸及重大而迫切的社會問題,思想豐富深刻,藝術上敘事和抒情有機結合,別具一格。代表作《帶閣樓的房子》和《我的一生》對當時流行的「小事論」漸進論和托爾斯泰的「平民化」做了否定性描寫,認為需要有「更強大、更勇敢、更迅速的鬥爭方式」;《套中人(活在套子里的人)》揭示了令人窒息的社會環境中保守勢力的猖獗和虛弱,反映出「不能再這樣生活下去」的新的社會情緒;《帶狗的女人》以愛情為題材,暴露庸俗、虛偽生活的無聊和可憎可惡;《醋栗》和《姚內奇》批判了蜷伏在個人幸福小天地里的庸俗和無聊,指出生活的意義在於爭「更偉大更合理的東西」;《女人的王國》、《農民》、《出診》和《在峽谷里》等篇,生動地展示出資本主義迅速發展條件下俄國社會兩極分化、極端不公、農民破產和富農的貪婪殘酷等可怕景象;《未婚妻》的主人公甚至提出要「把生活翻一個身」,表達出奔赴新生活的強烈願望。這個階段的作品,雖仍限於中短篇,但正如作家自己所說,他所寫的是「對生活進行觀察和研究的成果」,是「重要的或者典型的東西」,因此具有巨大的社會作用。高爾基說過,契訶夫的小說是「內容比文字要多得多的作品」以「篇幅不大的作品在做著一件意義巨大的事情:喚起人們對渾渾噩噩、半死不活的生活的厭惡」。
契訶夫從19世紀80年代起同時進行戲劇創作。最初寫的都是戲劇小品或獨幕喜劇,內容接近早期幽默故事。較出名的《伊凡諾夫》屬正劇,批判一個缺乏堅定思想信念、因經不起艱難生活考驗而自殺的知識分子主人公。19世紀末和20世紀初,接連完成4部多幕劇。第一部《海鷗》,通過3個性格迥異的藝術知識分子的內心衝突及不同命運,表明只有對艱難現實懷有信心的人才有前途和價值。第二部《萬尼亞舅舅》,寫了中下層知識分子心靈上遭受的摧殘和他們在現實中的悲慘處境,作者同情主人公的善良勤懇,譴責其因缺乏理想而變得消沉的人生態度。第三部《嘰歪博士》所寫3位年輕知識分子女性都很善良、真誠,渴望光明美好的未來,卻無奈只能生活在痛苦的期待中。藉此成功地揭示了現實中「美的毀滅」的主題;同時通過男主人公吐露的「巨大的、健康的風雷已經臨近」的預感,給劇本整個壓抑哀愁的圖景增添了一絲樂觀的亮光。最後一部《櫻桃園》,展示俄國貴族莊園無可挽回的沒落及其為資本勢力代替的客觀歷史過程;同時借青年主人公的形象使告別過去的哀傷同嚮往美好未來的樂觀情緒交織在一起,砍伐櫻桃園的刀斧聲伴隨著「新生活萬歲」的歡呼聲,儘管這「新生活」並不明確。這4部劇作的題材、傾向和風格,與作家中後期的一些小說基本一致。都沒有離奇曲折的情節,而是通過各色普通人物的日常生活,揭示社會的重要迫切問題。劇情的開展樸質自然,同時含有豐富的潛台詞,洋溢著濃郁的抒情,充滿詩意。
影響
契訶夫的創作在世界文學中佔有重要位置。他的中短篇小說和莫泊桑齊名,在戲劇方面的成就堪與易卜生媲美。在中國,契訶夫的作品在他逝世后不久便開始譯介過來,所有他的小說和劇本都有了中文譯本。若干名劇曾多次在中國劇院上演,擁有廣大觀眾。凡卡現已選入人教版六年級下冊教、北師大版五年級下冊教材。
寫作背景
《凡卡》是俄國著名作家契訶夫於1886年寫的。當時沙皇統治的社會十分黑暗,無數破產了的農民被迫流入城市謀生,他們深受剝削,甚至連兒童也不能倖免。契訶夫家的小雜貨店裡有兩個小學徒,就常受他父親的虐待。他自小了解學徒生活,也同情小學徒的不幸命運,所以《凡卡》這篇小說寫得真實感人,也使我們從中看到舊俄時代窮苦勞動人民的悲慘生活。
  這篇課文通過凡卡給爺爺寫信這件事,反映了沙皇統治下俄國社會中窮苦兒童的悲慘命運,揭露了當時社會制度的黑暗。文章按寫信的過程記敘。開始敘述聖誕節前夜凡卡趁老闆、老闆娘和夥計們去教堂做禮拜的機會,偷偷地給爺爺寫信;接著,通過寫信向爺爺傾訴自己在鞋鋪當學徒遭受的令人難以忍受的悲慘生活,再三哀求爺爺帶他離開這兒,回到鄉下去,並回憶了與爺爺在一起時的生活情景;最後交待,凡卡沒有把收信人的地址名字寫清楚就把信塞進郵筒里,在甜蜜的夢中看見爺爺正在念著他的信。本文表達上的特點主要有兩方面。第一,講凡卡的悲慘遭遇,由作者的敘述、凡卡的信和他在寫信過程中的回憶三部分內容……
結局3
第二天晚上,凡卡在街上看見了那個郵差。他問郵差:「我是伊凡·茹科夫,請問您有沒有把我送給爺爺的信送給我的爺爺?」「那封信就是你的?」郵差好像突然清醒了似地說,「哈哈,怪不得是鄉下來的野孩子,連地址都沒有寫。」說著,郵差從兜里掏出那封凡卡給爺爺的信,「撕拉撕拉」信被撕成了碎片,「給你野孩子!哈哈哈哈!」郵差把撕碎了的信扔到凡卡身邊,並騎著馬從凡卡身上踏了過去。凡卡渾身是血,小心翼翼的把信的碎片貼在胸前,呻吟道:「爺爺,爺爺......」說完,便離開了人世。
基本介紹
VAKO凡卡簡購秉承「以人為本」的服務理念,全程為個人用戶和企業用戶提供人性化的「親情」全方位服務,努力為用戶創造親切、輕鬆和愉悅的購物環境;不斷豐富產品結構,以期最大化地滿足消費者日趨多樣的購物需求。相較於同類電子商務網站,VAKO凡卡簡購擁有更為豐富的商品種類,並憑藉更具競爭力的價格和逐漸完善的物流配送體系等各項優勢,贏得更多的市場份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