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更新時間: 2013-08-30

廣告

作品簡介
《兵征》是古代軍事著作《六韜》里記載的一篇文章,記錄在「龍韜篇」——論軍事組織。本篇首先闡明了「勝敗之徵。精神先見」。接著論述了通過士氣盛衰、陣勢治亂、軍紀嚴弛來判斷敵軍的強弱勝敗。最後論述了通過「望氣」來判斷城邑是否可屠、克、降、拔,以及可攻、不可攻。
《六韜》又稱《太公六韜》、《太公兵法》、《素書》,舊題周初太公望(即呂尚、姜子牙)所著,普遍認為是後人依託,作者已不可考。現在一般認為此書成於戰國時代。全書以太公與文王、武王對話的方式編成。 《六韜》是一部集先秦軍事思想之大成的著作,對後代的軍事思想有很大的影響,被譽為是兵家權謀類的始祖。
作品賞析
原文
武王問太公曰:「吾欲未戰先知敵人之強弱,豫見勝負之徵,為之奈何?」
太公曰:「勝負之徵,精神①先見。明將察之,其敗在人。謹候敵人出入進退,察其動靜,言語妖祥②,士卒所告。凡三軍說懌,士卒畏法,敬其將命,相喜以破敵,相陳以勇猛,相賢以威武,此強征也;三軍數驚,士卒不齊,相恐以敵強,相語以不利,耳目相屬,妖言不止,眾口相惑,不畏法令,不重其將,此弱征也;三軍齊整,陳勢已固,深溝高壘,又有大風甚雨之利,三軍無故③,旌旗前指,金鐸之聲揚以清,鼙鼓之聲宛以鳴,此得神明之助,大勝之徵也;行陳不固,旌旗亂而相繞,逆大風甚雨之利,士卒恐懼,氣絕而不屬④,戎馬驚奔,兵車折軸,金鐸之聲下以濁,鼙鼓之聲濕加沐,此大敗之徵也。
凡攻城圍邑:城之氣色如死灰⑤,城可屠;城之氣出而北,城可克;城之氣出而西,城必降;城之氣出而南,城不可拔;城氣出而東,城不可攻;城之氣出而復人,城主⑥逃北;城之氣出而覆我軍之上,軍必病;城之氣出高而無所止,用兵長久。凡攻城圍邑,過旬不雷不雨,必亟去之,城必有大輔。此所以知可攻而攻,不可攻而止。」
武王曰:「善哉!」
例證
「勝負之徵,精神先見」。通過對敵軍士氣、陣勢、軍紀的了解,可以判斷敵人的強弱勝敗。長勺之戰中,魯國就是以此取得勝利的。
齊國和魯國都是西周初年分封的重要諸侯國,又是近鄰。在諸侯兼并、大國爭霸的形勢下,不免發生矛盾;公元前 686 年冬,齊國宮廷內部發生動亂,流亡在外的公子小白和其兄公子糾都想乘機回國繼承王位,於是雙方展開了一場爭奪君位的鬥爭。結果,小白獲勝,搶佔了君位,他就是齊桓公。在這場齊國內部的鬥爭中,魯國站在公子糾一邊,並曾公開出兵支持公子糾回國爭奪君位。齊桓公對此耿耿於懷,不肯善罷干休。公元前 684 年春,齊桓公自恃實力強大,不顧管仲諫勸,興師伐魯,企圖一舉征服魯國。魯庄公聞訊,動員全國軍隊,決定同齊軍一決勝負,雙方大戰就此展開。
就在魯庄公準備發兵應戰之前,魯國有一名叫曹劌的人,毛遂自薦,要求參與軍事。魯庄公答應了他的請求,讓他同自己一起來到軍中。兩軍在長勺(今山東曲阜北,一說萊蕪東北)相遇,待布陣完畢后,魯庄公準備傳令擂鼓出擊,希望能先發制人,曹判見狀忙加以勸阻,建議庄公堅守陣地,以逸待勞,伺機破敵,被庄公採納,齊軍求勝心切,憑恃強大的兵力優勢,向魯率發起猛烈進攻。但接連三次出擊都在魯軍的嚴密防禦下遭到了挫敗,不僅未能達到預期目的,反而造成自己戰力衰落,士氣沮喪。曹劌見時機已到,建議進行反擊,庄公傳令全線出擊。魯軍於是憑藉高昂的士氣,迅速勇猛地沖向敵軍,衝垮了齊軍的車陣,大敗敵軍。庄公見齊軍敗退,急欲下令發起追擊,又被曹劌所勸阻,曹劌下車仔細察看,發現齊軍的車轍痕迹紊亂;又登車遠望,望到齊軍的旗幟東倒西歪,判明了齊軍確是敗潰,這才建議魯庄公實施追擊。於是庄公下令追擊,進一步重創齊軍,將其趕出了魯國國境,魯軍至此取得了長勺之戰的最終勝利。
戰爭結束后,魯庄公向魯劌詢問取勝的原因,曹劌回答說:「用兵打仗憑恃的是士氣。第一次擊鼓衝鋒時士氣最為旺盛,第二次擊鼓衝鋒時士氣開始消退,等到第三次擊鼓衝鋒時士氣就完全衰竭了。齊軍三通鼓罷,士氣喪失殆盡,而我軍士氣正十分旺盛,這時反擊,自然能一舉打敗齊軍。」接著曹劌又說明未立即發起追擊的原因:齊國實力強大,不可等閑視之,因此要
謹防其佯敗設伏,引我上當。後來看到他們的車轍紊亂,旌旗歪斜,才知他們確實潰敗,這時追擊必可獲勝。曹劌的這些分析,應證了本篇所言:「行陣不周,旌旗亂而相繞」,「士卒恐懼,氣絕而不屬,戎馬驚奔,兵車折軸」,「此大敗之徵也」。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