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感覺

標籤: 暫無標籤

1831

更新時間: 2013-09-21

廣告

共感覺,英文原名為「Synesthesia」乃心理學名詞「共感覺」之意,是一種感覺混合的罕見心理癥狀。它會從一種型態的感官刺激,如聽覺,引發另一種型態的感覺,例如視覺或味覺等。好比有人聽到尖銳的高音,會看到紅光,或是吃雞肉時手感覺的形狀是圓錐形。

廣告

 

 

1 共感覺 -簡介

 

共感覺點擊查看大圖
    共感覺,英文原名為「synesthesia」乃心理學名詞「共感覺」之意,是一種感覺混合的罕見心理癥狀。它會從一種型態的感官刺激,如聽覺,引發另一種型態的感覺,例如視覺或味覺等好比有人聽到尖銳的高音,會看到紅光,或是吃雞肉時手感覺的形狀是圓錐形。一般而言,芸芸眾生中,兩萬五千人里才會有一人,別人對他們感知的現象無法理解,所以共感覺者常感到極深的孤獨與疏離感。
    亞里士多德在《論感覺》一篇中,將感覺定義為辨別的官能。感覺分為5類,即觸覺、味覺、嗅覺、聽覺和視覺。其中以觸覺作為最基本的一種,他並已認識到觸覺是一種複合的感覺。他又指出,有些客體的屬性,如形狀、大小、運動等,不只是一種感覺的對象,要把不同渠道得來的印象結合起來,就須依靠共同感覺(common sense )。共同感覺這個概念接近於意識的概念。
     有個人在聽到某種聲音時,有聞到某種氣味或看到紅色的感覺。這表明感覺並不是獨立的。比如在邊緣系統的海馬上有腫塊病症的人,一旦讓他聽到聲音,他就說看到了如星狀、螺旋狀、四角形狀的物體,但動手術除去腫塊后,他的這種共感覺就立刻消失了。

廣告

 

 

2 共感覺 -主要形式

 

 

1。字形——>顏色共感覺(附加圖片為共感覺者可能看到的字形)
在最常見的共感覺:字型——>顏色共感覺中,字母和數字(統稱字形)被顏色「覆蓋」了。但是通常不同共感覺者會看見不同顏色的字母和數字。研究表明對某些字母,共感覺者可能看到相同的顏色。(比如,A通常是紅色的)
一位字形——>顏色共感覺者說:「我經常會把字母、數字和顏色聯繫在一起。在我腦海中,每個數字和字母都有一種顏色。當字形被顯眼地寫在紙上時,如果我沒有集中注意力看它們,它們就會變成那些顏色。比如:S是紅色的,H是橙色的,J是黃綠色的,G是綠色的,E是藍色的,X是紫色的,I是淺黃色的,2是茶色的,1是白色的。當我寫下SHCJGEX時,對我而言,它看上去就像是一道彩虹。
另一位字形——>顏色共感覺者有相似的經歷。「當人們問我這種感覺時,他們可能會問『所以當你閱讀一頁文字時,它是彩虹一般的?』其實並不完全是這樣。當我讀到一個字形時,它周圍的五個字形是有顏色的。我記得小學的時候,因為記得proprity這個詞的顏色比其他詞要深,所以我能拼出它。因為e是黃顏色的,所以不在這個詞中。」
另外一位告訴我們一個略有不同的體驗。「當我正在閱讀時,那些字母本身並沒有顏色,但是在我腦海中,有不同的顏色各自跟著它們,而且一直是這樣。」
2。音樂——>顏色共感覺
音樂——>顏色共感覺者對音調或者其他音樂特質(如音質)有不同的反應。和字形——>顏色共感覺相似,很少有不同的人對同一段音調感覺到相同的顏色。但是,我們可以了解大致的趨勢,例如:高音多被認為是明亮的顏色。鋼琴家斯卡拉賓就有這種共感覺。
3。數字形式共感覺
4。人格化共感覺
人格化共感覺是序數語言人格化(Ordinal-linguistic personification)的縮寫。它是一種共感覺形式,將序數、日子、月份和字母與人類性格聯繫了起來。雖然這種形式的共感覺早在19世紀90年代就已被記錄,但是現代學者對它賦予了極少的關注。
「T」通常是乖戾的、胸襟狹窄的生物。U是有幾份無情的。4是程式的,但是...3是我不能信任的..9是黑暗的,像是個高而幽雅的紳士,但在他的溫柔下面藏著心計。——1893年Calkins的共感覺主題報告,第454頁
I有時是一個容易發愁的人,雖然他很隨和;J是詼諧而有原則的男性;K是安靜負責的女性……——2002年Cytowic的共感覺MT報告,第298頁
5。辭彙——>味覺共感覺
在這種罕見的共感覺形式中,口語中的單個單詞和音位能夠喚起嘴中的味覺。
「不論我聽見什麼、讀什麼,我的舌頭會感到一陣短而自然的味覺體驗。這種體驗從來沒有變過。」——James Wannerton

 

 

3 共感覺 -產生原因

 


  關於這種共感覺,美國馬里蘭州波得斯達的神經科醫生理查得·希德茲博士有如下的假說:
    在高等動物中,當得到了某種感覺后,有立刻將信息送到大腦皮質細皮質)的功能。比如:當看到海時,就會將這個信息傳送到後頭葉的視覺區。在其中的聯合區辨別出其整體影像(顏色、形狀、大小等)后,再將這個信息傳遞至記憶入口的側頭葉上,再搜尋這個信息是何種稱呼,比如得到的回答是"海"。所以人就會由此知道是"海"。此時這個信息也同時傳遞到邊緣系統,新皮質可以抑制邊緣系統的活動,這樣可使感覺不至於出錯。對於有共感覺的人來說,希德茲博士是這樣解釋的,主要是由於邊緣系統的作用不活躍,所以在此區域混合了幾種感覺,並不是真的一聽到聲音就會看到某種顏色。
     因此,若是女性比男性的邊緣系統活躍的話,對於某種感覺,特別是觸覺會產生另外的感覺,比如有放心、舒服,或有充滿愛意的感覺等是可以理解的。就女性最熟悉的口紅來說,其產生的共感覺就是異常豐富的。自然空間是一種令人神往的境界,除唇的點、線、面之外,口紅的選擇是心理空間的表現。口紅給唇除了色感外,另一種更深入的境界是質感,也是心理空間的表現。每一種口紅用肉眼和觸感都很難了解其油質成分比重。唇的質感可依表現的不同分為wet(濕的感覺)、glossy(油的感覺)、matt(乾的感覺),不同的唇造形需要不同的油質比重,在這些之外,口紅可以造成一種顏色、香味、滑膩等等聯想,它甚至從某個風情的場合穿過,混合了一股難以忘懷的香煙味道。因此,每當你拿起口紅,這些有關的、無直接關係的慾望逐一啟動,產生出種種奇妙的反應。
    共感覺在作家、藝術家看來,就是"通感"的表達方式,是詩學里的核心動詞。我們看看波德萊爾的一首詩《應和》就清楚了--
          自然是座廟宇,那裡活的柱石,         
  不時說出模模糊糊的語音。
  人們穿過象徵的森林,
  森林投以親切的目光注視著行人。

  遠方傳來的悠久的回聲匯合
  為一個混沌而深邃的統一體,
  像茫茫黑夜連著無際的光明,
  芳香、色彩、聲音在互相應和。

  有的清爽芳香如兒童的肌膚,
  柔聲如雙簧管,翠綠如草場,
  --還有的腐敗、濃郁、涵養了萬物,
  像無極限的東西飄散著飛揚,
  如琥珀、麝香、安息香和乳香,
  在歌唱精神與感覺的歡狂。
      
   經由共感覺或通感的途徑,人可以獲得神秘體驗,體驗到有關宇宙的本質,有關人與宇宙的關係,體驗到一切問題的答案--這也正是發散的聯想吸引我們的秘密。
    德國學者漢娜·阿倫特指出,正如孤立可以(但並不一定)成為孤獨的先決條件一樣,它同時與人類的基本要求相反,也與每一個人生活的根本經驗之一相反。即使是物質與感官的世界的經驗,也取決於我同其他人的接觸,取決於我們的共同感覺,共同感覺規範並控制其他一切感覺,若無共同感覺,我們每一個人都會被封閉在自己特殊的感覺資料中,而這種感覺資料自身是不可靠的。正因為我們有共同感覺,正因為不是一個人,而是許多人生活在地球上,我們才能相信自己的直接感覺經驗。然而,我們必須提醒自己,終有一天,我們將不得不離開這個共同世界,而它卻一如既往地存在,為了實現孤獨狀態這種被一切事物和每一個人拋棄的經驗,相對於其同世界的繼續存在而言,我們都是多餘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