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468年

標籤: 暫無標籤

13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公元前418年是一個閏年,以下是發生在本年的大事。
公元前468年 -大事記
公元前468年,晉國的苟瑤率兵攻打鄭國,齊國為防止晉國坐大,就派大夫陳成子帶兵援鄭。有個名叫苟寅的部將報
公元前468年戰國七雄
告陳成子說:「有一個從晉軍來的人告訴我說,晉軍打算出動一千輛戰車來襲擊我軍的營門,要把齊軍全部消滅。」陳成子聽了,罵他說:「出發前國君命令我說:『不要追趕零星的士卒,不要害怕大批的人馬。』晉軍即使出動超過一千輛的戰車,我也不能避而不戰。你竟然講出壯敵人威風滅自己志氣的話!」苟寅自知失言,於是感慨說:「君子之謀也,始中終皆舉之,而後人焉。今我三不知而入之,不亦難乎?」此話意思是說:聰明人謀劃一件事情,對事情的開始、發展、結果這三方面都要考慮到,然後才向上報告。現在我對這三方面都不知道就向上報告,難怪拍馬屁拍到蹄子上。

公元前468年,魯國公卿孟孫、叔孫、季孫都是魯桓公的後代,稱為「三桓」。魯文公死後,三桓勢力日益強盛。至魯襄公時,三桓作三軍,各擁一軍,魯國公室實際上被瓜分,魯昭公甚至一度被三桓逐出魯國。昭公之子魯哀公為鞏固自己的統治地位,力圖與諸侯加強聯繫。當時,越王勾踐滅吳稱霸,國勢強盛,魯哀公竭盡全力與之修好。周貞定王元年(前468),勾踐派舌庸聘魯,魯哀公率三桓與之盟於平陽(今山東鄒城),並屈從於越國的要求。此年四月,季康子死,哀公弔喪之禮有減,露出輕視三桓之意。魯哀公欲借越之力除掉三桓,直接威脅到三桓的存亡,三桓遂決意與魯哀公一爭高下。此年八月,魯哀公往赴公孫有陘氏之家,三桓以武力進攻哀公,獲勝。魯哀公從魯出亡,先逃到衛國,又從衛國逃鄒,再從鄒避難於越。周貞定王二年(前467),魯哀公被魯人迎回,不久即死去。其子寧繼位,是為魯悼公。悼公之時,三桓勢力更加強大,魯君如小侯,地位低於三桓之家。
公元前468年 -出生
墨子(約公元前468~前376)中國春秋戰國時期哲學家、政治家,墨家的創始人。名翟,魯國人。約生於周定王六
公元前468年墨子
年,卒於周安王二十六年。出身微賤,曾學儒術,因不滿其煩瑣的禮樂制度和學說,自創墨家學派以抗衡。他力主「兼愛」、「非攻」,即主張天下人都要相親相愛,並反對強凌弱的戰爭。他提出了「尚賢」、「尚同」的政治主張。 在心身關係上, 墨子主張"生,刑與知處也。"( 《經上》 )即人活著時,形體與感知、精神是緊密結合在一起的。在認識過程上,他肯定了認識來源於人的感官所能感知的客觀世界。如說:「天下之所以察知有與無之道者,必以眾之耳目之實知有與亡為儀者也。」( 《明鬼下》 )還指出,一個正確的認識,不在於聽口頭的表述,而在於實際行動的檢驗。如說:「瞽不知白黑者,非以其名也,以其取也。」(《貴義》)並進而提出「三表」,即「有本之者,有原之者,有用之者」(《非命上》),作為檢驗是非真假的標準。在具體的認識過程上,又提出:「知, 接也。」(《經上》)「知:知也者, 以其知過物而能貌之。若見。」(《經說上》)「惟以五路智」(《經說下》)「,明也。」(《經上》)「:也者,以其知論物,而其知之也著。若明。」(《經說上》)即感知覺是通過人的5 種感官對客觀事物的直接反映;思維(「」)則是對接觸過的事物加以推論而得到更顯著、更一般的知識。還指出:「言,出舉也。」「言,口之利也。」「信,言合於意也。」「執所言而意得見,心之辯也。」(《經上》)這就是說,思維是通過言語表達的,而言語又是在思維的調節下逐步完善起來的。
公元前468年 -參考資料
[1] 中國人文 http://www.humancn.com/html/17/0/770/1.htm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