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166年

標籤: 暫無標籤

10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公元前166年,屬漢文帝統治時期。這一年匈奴入侵,飛將軍李廣從軍,戰績不俗。

廣告

1 公元前166年 -西漢紀事

  1.公元前166年,出於,經濟和外交上的需要,西漢王朝決意謀求,和羅馬的直接建交,在中國出土的羅馬碧琉璃杯(器皿),是漢朝和西方文化交流的歷史見證。
  2.公元前166年,匈奴大舉入侵邊關,李廣少年從軍,抗擊匈奴。他作戰英勇,殺敵頗眾,使漢文帝大為讚賞。九年後,漢景帝即位,李廣升為騎郎將,成為景帝身邊的禁偉騎兵將軍。
  3.漢文帝劉恆對「秘祝」官職十分痛惡,他在公元前166年下詔,廢除了「秘祝」之官職,並且對眾大臣聲明:「即便是百官的錯誤和罪過,也要由皇帝來負責。由此,開啟了漢王朝「文景之治」的宏偉篇章。「秘祝」的後裔以其官職之稱為姓氏,以念先族威赫,世代相傳,稱秘氏。

2 公元前166年 -西方紀事

廣告

  1.公元前166年,猶太人在耶路撒冷以南燃起武裝起義的烈火。經過三年激戰,起義者解放了耶路撒冷,贏得了信仰自由,建立了哈斯蒙尼王朝統治的猶太國家。公元前164年,聖殿再次重建。為紀念馬加比起義,猶太人舉行了為期8天的修殿節(哈努卡節,又稱燈節)。
  2.公元前166年以後在羅馬統治時期為自由港。公元一世紀后海上貿易路線改變,商業衰落,祭祀亦廢,漸成無人居住的荒島。從1873年起考古發掘,成為世界考古學研究的中心之一。已發掘的古迹有:巨大的阿波羅神像殘骸、9尊大理石獅、月神廟、酒神廟、愛神廟、阿波羅宗教城、圓形劇場、古體育場等。
  3.得洛斯島是古希臘愛琴海上的宗教、政治與商業中心。公元前166年,作為地中海的貿易中轉中心,得洛斯之繁榮鼎盛一時無兩。聞名於世的阿波羅神廟是得洛斯島的著名遺迹,建於公元前3世紀,屬典型多利亞式神高建築。
  4.公元前166年馬卡比起義,猶太起義者後來建立了哈斯蒙尼王朝。

3 公元前166年 -生卒紀事

  瑪他提亞
  瑪他提亞於公元前166年卒,猶大·馬加比繼承父志並奪回耶路撒冷的第二聖殿。

4 公元前166年 -通鑒記載

  太宗孝文皇帝下十四年(乙亥,公元前一六六年)
  冬,匈奴老上單于十四萬騎入朝那、蕭關,殺北地都尉卬,虜人民畜產甚多;遂至彭陽,使奇兵入燒回中宮,候騎至雍甘泉。帝以中尉周舍、郎中令張武為將軍,發車千乘、騎卒十萬軍長安旁,以備胡寇;而拜昌侯盧卿為上郡將軍,甯侯魏?為北地將軍,隆慮侯周灶為隴西將軍,屯三郡。上親勞軍,勒兵,申教令,賜吏卒,自欲征匈奴。群臣諫,不聽;皇太后固要,上乃止。於是以東陽侯張相如為大將軍,成侯董赤、內史欒布皆為將軍,擊匈奴。單于留塞內月餘,乃去。漢逐出塞即還,不能有所殺。
  上輦過郎署,問郎署長馮唐曰:「父家安在?」對曰:「臣大父趙人,父徙代。」上曰:「吾居代時,吾尚食監高祛數為我言趙將李齊之賢,戰於巨鹿下。今吾每飯意未嘗不在巨鹿也。父知之乎?」唐對曰:「尚不如廉頗、李牧之為將也。」上搏髀曰:「嗟乎!吾獨不得廉頗、李牧為將!吾豈憂匈奴哉!」唐曰:「陛下雖得廉頗、李牧,弗能用也。」上怒,起,入禁中,良久,召唐,讓曰:「公奈何眾辱我,獨無間處乎!」唐謝曰:「鄙人不知忌諱。」上方以胡寇為意,乃卒復問唐曰:「公何以知吾不能用廉頗、李牧也?」唐對曰:「臣聞上古王者之遣將也,跪而推轂,曰:『閫以內者,寡人制之;閫以外者,將軍制之。』軍功爵賞皆決於外,歸而奏之,此非虛言也。臣大父言:李牧為趙將,居邊,軍市之租,皆自用饗士;賞賜決於外,不從中覆也。委任而責成功,故李牧乃得盡其智能;選車千三百乘,彀騎萬三千,百金之士十萬,是以北逐單于,破東胡,滅澹林,西抑強秦,南支韓、魏。當是之時,趙幾霸。其後會趙王遷立,用郭開讒,卒誅李牧,令顏聚代之;是以兵破士北,為秦所禽滅。今臣竊聞魏尚為雲中守,其軍市租盡以饗士卒,私養錢五日一椎牛,自饗賓客、軍吏、舍人,是以匈奴遠避,不近雲中之塞。虜曾一入,尚率車騎擊之,所殺甚眾。夫士卒盡家人子,起田中從軍,安知尺籍、伍符!終日力戰,斬首捕虜,上功幕府,一言不相應,文吏以法繩之,其賞不行,而吏奉法必用。臣愚以為陛下賞太輕,罰太重。且雲中守魏尚坐上功首虜差六級,陛下下之吏,削其爵,罰作之。由此言之,陛下雖得廉頗、李牧,弗能用也!」上說。是日,令唐持節赦魏尚,復以為雲中守,而拜唐為車騎都尉。春,詔廣增諸祀壇場、珪幣,且曰:「吾聞祠官祝釐,皆歸福於朕躬,不為百姓,朕甚愧之。夫以朕之不德,而專饗獨美其福,百姓不與焉,是重吾不德也。其令祠官致敬,無有所祈!」
  是歲,河間文王辟強薨。
  初,丞相張蒼以為漢得水德,魯人公孫臣以為漢當土德,其應,黃龍見;蒼以為非是,罷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