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重寶函

標籤: 暫無標籤

17

更新時間: 2013-09-14

廣告

八重寶函是唐懿宗賜贈的,函內盛放著一枚供奉舍利,最外層是一個檀香木函,裡面套裝著三個銀寶函、兩個金寶函、一個玉石寶函和一座單檐四門純金塔,但因最外層為檀香木銀棱(錄皿)頂寶函出土時已殘朽,故只見七重。層層相套的寶函其質地分別為金、銀、玉、木,每層寶函外均用銀鎖鎖上,並以絲帶或絹袱包裹,金塔基的銀柱就是套放供奉舍利的地方。寶函和金塔,做工精細、造型優美,精雕細琢,美不勝收,世所罕見,其價值不僅在平雕刀法、寶鈿珍珠裝及盝頂這些古代工藝,還在於刻鑿在四周壁面上的文殊、如來造型,正是佛教密宗內蘊的深刻表現,是密宗文化藝術史的一幅剪影。一九八七年農曆四月初八佛誕日的凌晨一時佛指舍利被發現。現藏於:法門寺博物館。

廣告

1 八重寶函 -簡介

 是唐懿宗賜贈的,函內盛放著一枚供奉舍利,最外層是一個檀香木函,裡面套裝著三個銀寶函、兩個金寶函、一個玉石寶函和一座單檐四門純金塔,但因最外層為檀香木銀棱(錄皿)頂寶函出土時已殘朽,故只見七重。 層層相套的寶函其質地分別為金、銀、玉、木,每層寶函外均用銀鎖鎖上,並以絲帶或絹袱包裹,金塔基的銀柱就是套放供奉舍利的地方。寶函和金塔,做工精細、造型優美,精雕細琢,美不勝收,世所罕見,其價值不僅在平雕刀法、寶鈿珍珠裝及盝頂這些古代工藝,還在於刻鑿在四周壁面上的文殊、如來造型,正是佛教密宗內蘊的深刻表現,是密宗文化藝術史的一幅剪影。一九八七年農曆四月初八佛誕日的凌晨一時佛指舍利被發現。現藏於:法門寺博物館。

2 八重寶函 -發現

一九八七年五月五日,考古人員走進法門寺地宮的后室,進行中國佛教史上最重要的探古工作。皇天不負有心人,一套八件以不同質料鑄造、流金溢彩的古盒,層層相套地擺放在室的正中央,盒蓋為一尊鎏金菩薩像,兩側各立一名石雕護法天王,另有四個銀瓶分立后室四角,各類朝廷供奉器物以佛教密宗的格局圍繞著古盒而布放,古盒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果然,裡面載著的就是佛教世界千百年來奉為傳世稀寶的釋迦牟尼指骨舍利。 

廣告

雖然後來考古人員在後室的秘龕內找到真身的佛指舍利(靈骨),證實八重寶函內的是影骨,但八重寶函的珍貴性毋庸置疑。 

這枚佛指舍利被發現時,正是農曆四月初八佛誕日的凌晨一時,如斯巧合,不禁令人嘖嘖稱奇。 

據古籍記載,中國有史以來第一次迎奉佛骨盛典,是在唐高宗顯慶四年,唐高宗為使佛教更符中國的傳統習俗及臻於中國化,為舍利鑄造金棺銀槨(即寶函),並按中國儒家的最高禮儀埋葬於黃土之下(即地宮)。李氏皇朝迎奉佛骨,隊儀莊嚴浩大,沿途頂禮膜拜者由長安延至鳳翔三百餘里,成為一時盛況。佛指舍利及八重寶函在湮沒千年後出土,重新喚起人們對史籍上這段佛教韻事的記憶,勾起人們對大唐盛世的追思。

3 八重寶函 -彰顯密宗文化

 八重寶函即佛指舍利所藏立之所——寶珠頂單檐四門純金塔。金塔高105毫米,塔頂為金質蓮花朵捧托金珠頂,四面檐角翹起,閣額及檐下均飾菱紋,塔身四壁刻滿紋飾,並有四扇小金門,門周布魚子紋,門下部有象徵性飛梯至塔座,小巧玲瓏,金碧輝煌,盤為細頸鼓腰狀,喇叭口徑處雕12朵如意雲頭,鼓腰上二平行線連為四組三鈷紋桿狀十字團花,襯以珍珠紋,腰底為蓮瓣形,銀柱托底也呈八瓣蓮花狀。間以三鈷紋,柱底還有一墨書小字——「南」,塔座為純金方台,中立一小銀柱,用以套置佛指舍利,僅11毫米高。

廣告

第二重:金筐寶鈿珍珠裝武夫石寶函

以珍珠裝武夫石磨製而成,周身以雕花金帶為邊,鑲嵌珠寶花鳥,通體以珍珠、寶石嵌飾,並雕上花瓣圖案,極其華麗精美。

 第三重:金筐寶鈿珍珠裝純金寶函

八重寶函八重寶函

純金雕鑄,函身鑲滿紅寶鈿、綠寶鈿、翡翠、瑪瑙、綠松石等各色寶石,並鑲嵌寶石花朵,函蓋頂面和側面紅、綠二色寶石鑲嵌成大大小小的蓮花,通體以珍珠、寶石嵌飾,並雕上花瓣圖案,極其華麗精美。

第四重:六臂觀音純金盝頂寶函

重1512克。函蓋雕有雙鳳及蓮蓬,蓋側有瑞鳥四隻繞著中心追逐,正面為六臂如意輪觀音圖,左側為藥師如來圖,右側為阿彌陀佛圖,背面為大日如來圖,外壁鑿有如來及觀音畫像,或飾以雙鳳翔,配以蔓草紋,或刻上金剛沙彌合什禮佛的圖景,造型逼真而細膩。第五重:鎏金如來說法盝頂銀寶函

八重寶函八重寶函

鈑金成形,紋飾鎏金。函件正面有如來,四周有兩菩薩,四弟子,二金剛力士,二供奉童子,外壁鑿有如來及觀音畫像,或飾以雙鳳翔,配以蔓草紋,或刻上金剛沙彌合什禮佛的圖景,造型逼真而細膩,場景豐富生動,人物眾多,工藝精湛。
第六重:素麵盝頂銀寶函

通體光素無紋,素凈,不加絲毫雕刻繪描而渾然生輝,出土時有絳黃色綾帶封系。蓋與函體在背後以鉸鏈相接,是八個寶函中最特別的一個。
第七重:鎏金四天王盝頂銀寶函

函體以平雕刀法刻畫「護世四大天王」像,正面有一金鎖扣和金匙,「盝頂」是中國傳統建築形式之一,呈四面坡,中為四條平脊相圍的平頂。以銀鑄成,四壁以平雕刀法刻有「護世四大天王」像,頂面有行龍兩條,為流雲所圍。四天王形相栩栩如生,持弓執箭,各有神將、夜叉多人侍立,極其威嚴,使人肅然而敬。凝目而視,彷佛誘人追隨函壁的畫像馳騁三界,遨遊九重天。 用一條約50毫米寬的絳黃色的綢帶十字交叉緊緊捆紮。頂面鏨兩條行龍,首尾相對,四周襯以流雲紋;每側斜面均鏨雙龍戲珠,底飾卷草。
第八重:銀棱盝頂檀香木寶函 

八重寶函八重寶函
 銀棱檀香木函內是一個略小的鎏金盝頂四天王寶函,用一條約50毫米寬的絳黃色的綢帶十字交叉緊緊捆紮。頂面鏨兩條行龍,首尾相對,四周襯以流雲紋;每側斜面均鏨雙龍戲珠,底飾卷草;四側立沿各鏨兩隻迦陵頻伽鳥,身側飾以海石榴花和蔓草。函的四側面分別刻著四大天王圖像。正面是北方大聖毗沙門天王,左面是東方提頭賴吒天王,右面是西方毗盧勒叉天王,後邊是南方毗婁博叉天王。最外層是一個長、寬、高各30厘米的銀棱盝頂黑漆寶函。所謂盝頂,就是函蓋上棱成斜面的函。它是用極珍貴的檀香木製成,用雕花銀條棱邊。發掘時,此函已嚴重朽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