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正神明論

標籤: 暫無標籤

14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廣告

1 八正神明論 -出處

  文章出自《黃帝內經》的《素問》部分的第四十二篇。

2 八正神明論 -本篇要點

  一:闡明四時八正對人體氣血盛衰、針刺補瀉的關係。
  二:「上工救其萌芽」,「下工救其已成」,說明了早期診斷、早期治療的重要意義;同時指出了三部九侯的診斷價值,不但要注意外在的形征,更重要的要分析它的本質。
  三:闡明針刺補瀉,必須掌握「方」,「圓」的關鍵;並指出更要注意病人形體的肥瘦和營衛氣血的盛衰,給以適當的治療。
  四:指出診斷疾病,要把望、聞、問、切、四診結合陰陽四時虛實來加以分析,並要掌握到「形」、「神」的病變癥狀。

3 八正神明論 -原文與譯文

  黃帝問曰:用針之服,必有法則焉,今何法何則?
  黃帝問道:用針的技術,必然有他一定的方法準則,究竟有什麽方法,什麽準則呢?
  岐伯對曰:法天則地,合以天光。
  岐伯回答說:要在一切自然現象的演變中去體會。
  帝曰:願卒聞之。
  黃帝道:願詳盡的了解一下。
  岐伯曰:凡刺之法,必候日月星辰,四時八正之氣,氣定乃刺之。
  岐伯說:凡針刺之法,必須觀察日月星辰盈虧消長及四時八正之氣候變化,方可運用針刺方法。
  是故天溫日月,則人血淖液而衛氣浮,故血易瀉,氣易行;天寒日陰,則人血凝泣而衛氣沉。月始生則血氣始精,衛氣始行;月郭滿則血氣實,肌肉堅,月郭空,則肌肉減,經絡虛,衛氣去,形獨居,是以因天時而調血氣也。
  所以氣候溫和,日色晴朗時,則人的血液流行滑潤,而衛氣浮於表,血容易瀉,氣容易行;氣候寒冷,天氣陰霾,則人的血行也滯澀不暢,而衛氣沉於里。月亮初生的時候,血氣開始流利,衛氣開始暢行;月正圓的時候,則人體血氣充實,肌肉堅實;月黑無光的時候,肌肉減弱,經絡空虛,衛氣衰減,形體獨居。所以要順著天時而調血氣。
  是以天寒無刺,天溫無疑;月生無瀉,月滿無補;月郭空無治。是謂得時而調之。因天之序,盛虛之時,移光定位,正立而待之。
  因此天氣寒冷,不要針刺;天氣溫和,不要遲緩;月亮初生的時候,不可用瀉法;月亮正圓的時候,不可用補法;月黑無光的時候,不要針刺。這就是所謂順著天時而調治氣血的法則。因天體運行有一定順序,故月亮有盈虧盛虛,觀察日影的長短,可以定四時八正之氣。
  故日月生而瀉,是謂臟虛;月滿而補,血氣揚溢;絡有留血,命曰重實;月郭空而治,是謂亂經。陰陽相錯,真邪不別,沉以留止,外虛內亂,淫邪乃起。
  所以說:月牙初生時而瀉,就會使內臟虛弱;月正圓時而補,使血氣充溢於表,以致絡脈中血液留滯,這叫做重實;月黑無光的時候用針刺,就會擾亂經氣,叫做亂經。這樣的治法必然引起陰陽相錯,真氣與邪氣不分,使病變反而深入,致衛外的陽氣虛竭,內守的陰氣紊亂,淫邪就要發生了。
  帝曰:星辰八正何候?
  黃帝道:星辰八正觀察些什麽?
  岐伯曰:星辰者,所以制日月之行也。八正者,所以八風之虛邪以時至者也。四時者所以春秋冬夏之氣所在,以時調之也。八正之虛邪而避之勿犯也。以身之虛而逢天之虛,兩虛相感,其氣至骨,入則傷五臟,工候救之,弗能傷也。故曰:天忌不可不知也。
  岐伯說:觀察星辰的方位,可以定出日月循行的度數。觀察八節常氣的交替,可以測出異常八方之風,是什麽時候來的,是怎樣為害於人的。觀察四時,可以分別春夏秋冬正常氣候之所在,以便隨時序來調養,可以避免八方不正之氣候,不受其侵犯。假如虛弱的體質,再遭受自然界虛邪賊風的侵襲,兩虛相感,邪氣就可以侵犯筋骨,再深入一步,就可以傷害五臟。懂得氣候變化治病的醫生,就能及時挽救病人,不至於受到嚴重的傷害。所以說天時的宜忌,不可不知。
  帝曰:善。其法星辰者,余聞之矣,願聞法往古者。
  黃帝道:講得好!關於取法於星辰的道理,我已經知道了,希望你講講怎樣效法於前人?
  岐伯曰:法往古者,先知針經也,驗於來今者,先知日之寒溫,月之虛盛,以候氣之浮沉,而調之於身,觀其立有驗也。觀其冥冥者,言形氣榮衛之不形於外,而工獨知之。以日之寒溫,月之虛盛,四時氣之浮沉,參伍相合而調之,工常先見之。然而不形於外,故曰觀於冥冥焉!通於無窮者,可以傳於後世也。是故工之所以異也。然而不形見於外,故俱不能見也。視之無形,嘗之無味,故謂冥冥,若神髣佛。
  岐伯說:要取法和運用前人的學術,先要懂得《針經》。要想把古人的經驗驗證於現在,必先要知道日之寒溫,月之盈虧,四時氣候的浮沉,而用以調治於病人,就可以看到這種方法是確實有效的。所謂觀察其冥冥,就是說榮衛氣血的變化雖不賢路於外,而醫生卻能懂得,他從日之寒溫,月之盈虧,四時氣候之浮沉等,進行綜合分析,做出判斷,然後進行調治。因此醫生對於疾病,每有先見之明,然而疾病並未顯露於外,所以說這是觀察於冥冥。能夠運用這種方法,通達各種事理,他的經驗就可以流傳於後世,這是學識經驗豐富的醫生不同於一般人的地方。然而病情是不顯露在表面,所以一般人都不容易發現,看不到形跡,嘗不出味道,所以叫做冥冥,好象神靈一般。
  虛邪者,八正之虛邪氣也;正邪者,身形若用力汗出,腠理開,逢虛風,其中人也微。故莫知其情,莫見其形。
  虛邪,就是四時八節的虛邪賊風。正邪,就是人在勞累時汗出腠理開,偶而遭受虛風。正邪傷人輕微,沒有明顯的感覺,也無明顯病狀表現,所以一般醫生觀察不出病情。
  上工救其萌牙,必先見三部九候之氣,盡調不敗而救之,故曰上工。下工救其已成,救其已敗,救其已成者,言不知三部九候之相失,因病而敗之也,知其所在者,知診三部九候之病脈處而治之,故曰守其門戶焉。莫知其情,而見邪形也。
  技術高明的醫生,在疾病初起,三部九侯之脈氣都調和而未敗壞之時,就給以早期救治,所以稱為「上工」。「下工」臨證,是要等疾病已經形成,甚或至於惡化階段,才進行治療。所以說下工要等到病成階段才能治療,是因為不懂得三部九侯的相得相失,致使疾病發展而惡化了。要明了疾病之所在,必須從三部九侯的脈象中詳細診察,知道疾病的變化,才能進行早期治療。所以說掌握三部九侯,好象看守門戶一樣的重要,雖然外表尚未見到病情,而醫者已經知道疾病的形跡了。
  帝曰:余聞補瀉,未得其意。
  黃帝道;我聽說:針刺有部瀉二法,不懂得它的意義。
  岐伯曰:瀉必用方,方者以氣方盛也。以月方滿也,以日方溫也,以身方定也,以息方吸而內針,乃復候其方吸而轉針,乃復候其方呼而徐引針,故曰瀉必用方,其氣而行焉。
  岐伯說:瀉法必須掌握一個「方」字。所謂「方」,就是正氣方盛,月亮方滿,天氣方溫和,身心方穩定的時候,並且要在病人吸氣的時候進針,再等到他吸氣的時候轉針,還要等他呼氣的時候慢慢的拔出針來。所以說瀉必用方,才能發揮瀉的作用,使邪氣瀉去而正氣運行。
  補必用圓,員者行也。行者,移也。刺必中其榮,復以吸排針也。故員與方,非針也。
  補法必須掌握一個「圓」字。所謂「圓」,就是行氣。行氣就是導移其氣以至病所,刺必要中其#穴,還要在病人吸氣時拔針。所謂「圓」與「方」,並不是指針的形狀。
  故養神者,必知形之肥瘦,榮衛血氣之盛衰。血氣者,人之神,不可不謹養。
  一個技術高超有修養的醫生,必須明了病人形體的肥瘦,營衛血氣的盛衰。因為血氣是人之神的物質基礎,不可不謹慎的保養。
  帝曰:妙乎哉論也,合人形於陰陽四時,虛實之應,冥冥之期,其非夫子孰能通之。然夫子數言形與神,何謂形?何謂神?願卒聞之。
  黃帝道:多麽奧妙的論述啊!把人身變化和陰陽四時虛實聯繫起來,這是非常微妙的結合,要不是先生,誰能夠弄得懂呢!然而先生屢次說道形如神,究竟什麽叫形?什麽叫神?請你詳盡的講一講。
  岐伯曰:請言形,形乎形,目冥冥,問其所病,索之於經,慧然在前,按之不得,不知其情,故曰形。
  岐伯說:請讓我先講形。所謂形,就是反映於外的體征,體表只能察之概況,但只要問明發病的原因,再仔細診察經脈變化,則病情就清楚的擺在面前,要是按尋之仍不可得,那麽便不容易知道他的病情了,因外部有形跡可察,所以叫做形。
  帝曰:何謂神?
  黃帝道:什麽叫神?
  岐伯曰:請言神,神乎神,耳不聞,目明,心開而志先,慧然獨悟,口弗能言,俱視獨見,適若昏,昭然獨明,若風吹雲,故曰神。三部九候為之原,九針之論,不必存也。
  岐伯說:請讓我再講神。所謂神,就是望而知之,耳朵雖然沒有聽到病人的主訴,但通過望診,眼中就明了它的變化,亦已心中有數,先得出這一疾病的概念,這種心領神會的速度獨悟,不能用言語來形容,有如觀察一個東西,大家沒有看到,但他能運用望診,就能夠獨自看到,有如在黑暗之中,大家都很昏黑,但他能運用望診,就能夠昭然獨明,好象風吹雲散,所以叫做神,診病時,若一三不九侯為之本原,就不必拘守九針的理論了。
  ​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