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更新時間: 2013-08-30

廣告

兔罝,《詩經·周南》篇目,朱熹《詩集傳》以為詩的主旨是講「后妃之化」、「(周)文王德化之盛」。

兔罝 -兔罝


肅肅兔罝,椓之丁� t耵裎浞潁罡沙恰�
興也。肅肅,整飭貌。罝,罟也。丁丁,椓杙聲也。赳赳,武貌。干,盾也。干城,皆所以扞外而衛內者。化行俗美,賢才眾多,雖罝兔之野人,而其才之可用猶如此。故詩人因其所事以起興而美之,而文王德化之盛,因可見矣。

肅肅兔罝,施於中逵。赳赳武夫,公侯好仇

興也。逵,九達之道。仇,與逑同。公侯善匹,猶曰聖人之耦,則非特干城而已。

肅肅免罝,施於中林。赳赳武夫,公侯腹心

興也。中林,林中。腹心,同心同德之謂。則又非特好仇而已也。

兔罝 -朱熹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