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雷格·梅洛

標籤: 暫無標籤

28

更新時間: 2013-09-16

廣告

克雷格·梅洛(CraigC.Mello),2006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獲得者。美國馬薩諸塞州大學醫學院分子醫學教授。2006年因與斯坦福醫學院病理學和遺傳學教授安德魯·法爾發現RNA干擾現象而共同獲得2006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

克雷格·梅洛 -簡介 
克雷格·梅洛克雷格·梅洛
生於1960年的梅洛是被恐龍骨引入科學世界的。

梅洛的父親是一名古生物學家,梅洛童年時經常跟著父親在美國西部尋找化石。從那時起,他就迷上了遠古時代、地球歷史和人類生命的起源等問題。

高中時代,梅洛的興趣逐漸轉移到了基因工程方面。當時科學家克隆了人類胰島素基因,並將其DNA(脫氧核糖核酸)插入到細菌中,這樣就可以人工合成無限多的胰島素。這一成果為全球數百萬糖尿病患者帶來了福音。梅洛回憶說:「科學研究能夠真正地對人類健康產生影響,這個想法激起了我的興趣。」

1998年,梅洛與法爾等人在《自然》雜誌上共同發表了有關發現RNA干擾機制的論文,被同行稱為「近一段時間來分子生物學最激動人心的發現之一」。

廣告

克雷格·梅洛 -理論貢獻
 克雷格·梅洛 克雷格·梅洛

克雷格·梅洛和安德魯·法爾發現了一個有關控制基因信息流程的關鍵機制。

人們的基因組通過從細胞核里的DNA向蛋白質的合成機制發出生產蛋白質的指令運作,這些指令通過mRNA傳送。他們發現一種可以從特定基因降解mRNA的方式,在這種RNA干擾現象中,雙鏈RNAdouble-strandedRNA)以一種非常明確的方式抑制了基因表達。安德魯·法爾這項技術被用於全球的實驗室來確定各種病症中哪種基因起到了重要作用。

植物、動物、人類都存在RNA干擾現象,這對於基因表達的管理、參與對病毒感染的防護、控制活躍基因具有重要意義。RNA干擾是一個生物過程,在這個過程中雙鏈RNA以一種非常明確的方式抑制了基因表達。自1998年發現以來,RNA干擾已經作為一種強大的「基因沉默」技術而出現。RNA干擾作為研究基因運行的一種研究方法已被廣泛應用於基礎科學,它可能在將來產生新的治療方法。科學家認為,RNA干擾技術不僅是研究基因功能的一種強大工具,不久的未來,這種技術也許能用來直接從源頭上讓致病基因「沉默」,以治療癌症甚至艾滋病,在農業上也將大有可為。從這個角度來說,「沉默」真的是金。安德魯·法爾這項技術被用於全球的實驗室來確定各種病症中哪種基因起到了重要作用。

廣告

克雷格·梅洛 -諾貝爾獎
克雷格·梅洛 克雷格·梅洛

所獲獎項簡介

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是根據阿爾弗雷德·諾貝爾逝世前立下的遺囑,諾貝爾生理醫學獎由位於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的卡羅琳醫學院負責頒發。頒獎儀式於每年12月10日,諾貝爾逝世周年紀念日舉行。諾貝爾生理醫學獎是為了表彰前一年中在生理學或者醫學領域有重要的發現或發明的人。

克雷格·梅洛 -獲獎感受
克雷格·梅洛克雷格·梅洛與安德魯·法爾
梅洛:我們還年輕

梅洛是在美國家中接到諾貝爾獎評審委員會電話的,當時是當地時間4時40分左右。梅洛對媒體表示他感到「非常驚訝」,「到現在還沒回過神來」。他說:「我有預感可能得獎,但我才45歲啊,原本以為10年或20年後才會得獎呢。」梅洛說,他的部分獎金將用於慈善事業。

廣告

 與法爾的反應不同,梅洛以另一種方式表達相同的感覺。「我有一種模糊的感覺,獲得諾貝爾獎這件事可能會發生,」梅洛告訴路透社記者。「但我只有45歲,所以,我覺得,即使獲獎,也應該在10年或者20年以後。」梅洛向美聯社記者強調,他與法爾「都還相當年輕」,而他們所發表的獲獎成果只是8年前、即1998年才發表。當然,身為馬薩諸塞大學分子醫學教授,他認為,獲得世界頂尖醫學獎確實「是件令人驚異的好事情。我還沒有來得及真正體會。」兩名研究人員因此將在今年12月10日頒獎典禮上分享1000萬克朗(將近140萬美元)獎金。至於這筆獎金的用途,梅洛告訴記者,他打算把其中一部分捐獻給慈善機構;而法爾在美國東部時間早晨7時接受採訪時似乎對自己能夠獲得現金獎勵不知所措,回答說,「我還沒有任何想法」。   

在《發現》雜誌的採訪中,克雷格·梅洛說:這個項目還很年輕,還未引起政府的重視,但是前景將非常好。諾貝爾基金會之所以如此早地認可這項發現,是因為他們希望這個發現能得到關注。我們需要大量的資金來完成研

克雷格·梅洛克雷格·梅洛與安德魯·法爾
究,我也希望當局能夠抓住這個機會。這項研究為醫學打開了一個新的世界。由於對疾病缺乏了解,人們飽受病痛折磨而死。但是現在,我們即將完全了解疾病,而且這項研究代價有限。談到靈感,他說來自於與學生和同事的交流,「特別是安德魯,有著許多非凡的想法,我們一起交流合作,最終獲獎」。

評委:獎基本原理   

各諾貝爾科學類獎項歷來注重獎勵獲得多年驗證的研究結果,此次把醫學獎授予8年前在英國《自然》雜誌發表相關成果的法爾和梅洛,似有違慣例。對此,瑞典卡羅林斯卡醫學院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評審委員會主席約蘭·漢松解釋說,「我們獎勵發現某項基本原理……而法爾和梅洛發現的那項原理已經為全世界其他科學家所驗證。它已獲得正式確認,現在已是(為它)頒布一項諾貝爾獎的時候。」兩名美國獲獎者的成果,名為核糖核酸(RNA)干擾機制,就此開創了一個研究新領域,有望讓植物、動物和人體的特定基因受到抑制或進入休眠狀態,遏制有害病毒和基因變異的影響。簡言之,就人體運用而言,核糖核酸干擾或許有助於消除有害基因的作用,為艾滋病、癌症以及其他一些病症的治療開闢新途徑。「這一領域如今看似十分令人鼓舞,」漢松介紹說。但是,他提請大家注意,核糖核酸干擾手段是否能對艾滋病病毒有效,「現在作出結論還為時過早」。即便如此,諾貝爾獎評委之一埃爾娜·默勒還是指出,核糖核酸干擾迄今已對製藥業和生物技術工業產生巨大影響。她舉例說,至少有一家美國製藥企業,眼下完全是依據這一原理生產藥品。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