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普提

標籤: 暫無標籤

46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克里普提 -1 簡介

  克里普提是希臘文Krypteia的音譯,意思是秘密行動。斯巴達人用「克里普提」表示針對希洛人的暗殺。

克里普提 -2 希洛人的由來

  希洛人(helot) 古斯巴達農奴,其身為國有。其人種的淵源已不可考,但他們可能是拉科尼亞(Laconia,斯巴達首府的周圍區域)的原始居民。當他們的土地被數目少於他們的多里安人佔領后,淪落為奴。西元前8世紀,斯巴達人征服麥西尼亞(Messenia)后,麥西尼亞人亦被貶為希洛人。希洛人在某種意義上是屬於城邦的奴隸,固定在土地上,被分發給個別的斯巴達人替他們耕作田地;主人既不能釋放也不能販賣他們。希洛人在向主人繳交一定比例的耕作收成后,可以有限地累積私產。由於斯巴達人在數量上居於劣勢,經常懼怕希洛人暴動。每年斯巴達的掌政官(行政長官)在就職時,都會對希洛人宣戰,如此便可殺害希洛人,而不觸犯任何宗教上的禁忌。斯巴達秘密警察Krypteia的責任是巡邏拉科尼亞鄉間,並將任何可能具有危險性的希洛人處死。斯巴達保守的外交政策,經常被歸因於對希洛人叛亂的恐懼。在戰爭期間,希洛人伴隨主人參加戰鬥,擔任輕裝部隊,有時亦充任艦隊中的划手。約在西元前370年時,伊巴密濃達(Epaminondas)光復了麥西尼亞,斯巴達遂喪失了麥西尼亞的希洛人。但希洛人制度在拉科尼亞仍繼續實施,迄西元前2世紀時為止。

廣告

克里普提 -3 斯巴達人好戰傳統的形成

3.1 斯巴達人的社會

  為了維持對希洛人的壓迫與剝削,鎮壓希洛人的反抗,斯巴達人需要一隻強壯的軍隊。斯巴達人形成了一種獨特的政治制度,整個社會過著軍事化的生活,孩子們從小受到的教育就是軍事訓練。為了防止斯巴達人內部貧富分化,斯巴達人不許從事工商業,不用金銀做貨幣,而用價值低廉的鐵幣。斯巴達人除了軍事外,不得從事其它生計。斯巴達人崇尚武力精神,整個斯巴達社會等於是個管理嚴格的大軍營。

3.2 斯巴達人的國王

  斯巴達人實行「二王制」。兩個國王只有在打仗時才擁有無限的權力,一個國王充任統帥,一個國王留守國內。平時,一切重大問題都由30個人組成的「長老會議」決定。有5個執政官協助國王處理政務。一切有關城邦的重大事務,均由長老會議作出決定。然而,名義上還要由公民大會通過,方可有效。

3.3 普通的斯巴達人

  斯巴達的嬰兒呱呱落地時,就抱到長老那裡接受檢查,如果長老認為他不健康,他就被拋到荒山野

克里普提古斯巴達人
外的棄嬰場去;母親用烈酒給嬰兒洗澡,如果他抽風或失去知覺,這就證明他體質不堅強,任他死去,因為他不可能成長為良好的戰士。男孩子7歲前,由雙親撫養。父母從小就注意培養他們不愛哭、不挑食、不吵鬧、不怕黑暗、不怕孤獨的習慣。7歲后的男孩,被編入團隊過集體的軍事生活。他們要求對首領絕對服從,要求增強勇氣、體力和殘忍性,他們練習跑步、擲鐵餅、拳擊、擊劍和毆鬥等。為了訓練孩子的服從性和忍耐性,他們每年在節日敬神時都要被皮鞭鞭打一次。他們跪在神殿前,火辣辣的皮鞭如雨點般落下,但不許求饒,不許喊叫。

  在軍事訓練同時,斯巴達人還向兒童灌輸斯巴達人高貴、希洛人低賤的觀點。教官常在兒童面前任意侮辱和鞭打希洛人,甚至帶他們參加「克里普提」活動,直接屠殺希洛人。男孩到12歲,編入少年隊。他們的生活更嚴酷了,光頭赤腳,無論冬夏只穿一件外衣,平時食物很少,但鼓勵他們到外面偷食物吃。如果被人發現,回來要挨重打,因為他偷竊的本領不高明。傳說有一個少年,偷一隻狐狸藏在胸前,狐狸在衣服內咬他,為了不被人發現,他不動聲,直至被狐狸咬死。

  滿20歲后,斯巴達男青年正式成為軍人。30歲成親,但每天還要參加軍事訓練。60歲時退伍,但仍是預備軍人。斯巴達女孩7歲仍留在家裡,但她們不是整天織布做家務,而是從事體育鍛煉,學習跑步、競走、擲鐵餅、搏鬥等。斯巴達人認為只有身體強健的母親,才能生下剛強的戰士。斯巴達婦女很勇敢和堅強,她們不怕看到兒子在戰場上負傷或死亡。一個斯巴達母親送兒子上戰場時,不是祝他平安歸來,而是給他一個盾牌,說:「要麼拿著,要麼躺在上面。」意思是說,要麼拿著盾牌光榮勝利歸來,要麼光榮戰死被別人用盾牌抬回來。

  斯巴達人輕視文化教育。青少年只要求會寫命令和便條就可以了。斯巴達人要求他們的子弟語言簡明,直截了當,從小養成沉默寡言的習慣。他們說話就像軍事口令一樣。有一次,一個國王威脅斯巴達國王,要斯巴達聽從他的命令,否則把斯巴達夷為平地,斯巴達國王的回答是:「請!」這種簡潔的回答後來被稱做斯巴達式的回答。同樣,斯巴達人輕視文學藝術、自然科學。斯巴達城裡,幾乎看不到一座宏偉的建築物,斯巴達人也沒有製作出一件精緻的藝術品傳到後世。
克里普提 -4 針對希洛人的克里普提

  斯巴達人經常對外發動戰爭,因此希洛人的軍役負擔十分沉重。希波戰爭期間,斯巴達人一次就徵發了3.5萬希洛人隨軍出征。他們被迫去打頭陣,用自己的生命去探明敵方的虛實,消耗敵方的兵力。

  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希洛人忍受不了斯巴達人的殘酷剝削和野蠻暴行,經常舉行武裝起義。再加上希洛人在數量上比斯巴達人多得多,斯巴達人就用一種叫「克里普提」的方法來迫害和消滅希洛人。克里普提是秘密行動的意思,史詩中記載:「長官們時常派遣大批最謹慎的青年戰士下鄉,他們只帶著短劍和一些必需的給養品。在白天,他們分散隱蔽在偏僻的地方,殺死他們所能捉到的每一個希洛人。有時,他們也來到希洛人正在勞動的田地里,殺死其中最強壯最優秀者」。在斯巴達和雅典的一次戰爭中,2000希洛人立下戰功,斯巴達人答應給他們自由,把他們帶到大廟中給神謝恩。但他們被埋伏在大廟中的奴隸主屠殺了。希洛人作為所有斯巴達人的公共財產,個別斯巴達人無權買賣希洛人,但可以任意傷害希洛人。在節日里,斯巴達人常用劣酒灌醉希洛人,把他們拖到公共場所肆意侮辱。希洛人即使沒有過錯,每年也要被鞭笞一次,目的是要希洛人記住自己的奴隸身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