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羅內爾海戰

標籤: 暫無標籤

14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廣告

  
克羅內爾海戰海戰示意圖
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新興的德意志帝國依仗位列歐洲第一的國力傲視歐羅巴群雄。但如同300年來曾經崛起的歐陸強國--西班牙、荷蘭、法國、俄羅斯一樣,國家興衰的賭注還要壓在與英國皇家海軍過招的成敗上,後者自特拉法爾加海戰之後已作了100多年的海上霸主,始建於1867年的德國海軍還從未打過幾場象樣的海戰,然而轟轟烈烈的工業和教育革命已使她巨艦林立,名將雲集。這支年輕的力量如同它的國家一樣,只有成為海洋上的新主人才能繼續生存。

1 克羅內爾海戰 -斯佩的游擊隊

  大戰之初,德國海軍用保存實力來威脅英國本土,將主力艦隊龜縮在德國西北部的威廉港和基爾港基地,偶爾出擊一下北海以起到騷擾的作用。而在世界各大洋。僅有8艘德國軍艦在活動。即由斯佩海軍中將率領的東亞分艦隊,由4艘戰艦組成:「沙恩霍斯特」號和「格奈森諾」號裝甲巡洋艦、「埃姆登」號和「紐倫堡」號輕巡洋艦。另外。「德雷斯頓」號和「卡爾斯魯厄」號輕巡洋艦在加勒比海遊獵,「菜比錫」號和「柯尼斯堡」號輕巡洋艦分別在墨西哥西海岸和東非沿海活動。

  馬克西米利安·格拉夫·馮·斯佩中將,時年53歲,曾作為海軍陸戰隊上校參加了八國聯軍的侵華作戰,在海軍中以勇敢多謀著稱。他的艦隊本來以中國青島和大洋州的加羅林群島為基地,由於8月23日日本加入協約國,斯佩在東亞和西太平洋沒了立腳點,只好一路打家劫舍向南美西海岸進發。途中地派「埃姆登」號到印度洋打游擊。1O月12日,「萊比錫」號和被英法海軍一路從大西洋驅趕到太平洋的「德雷斯頓」號在復活節島與斯佩會台。

  此時斯佩的實力已可以與任何一支皇家海軍分艦隊交戰。英國皇家海軍為了保護本土並監視德國的公海艦隊,將大部分兵力部署在北海-多佛爾一直布羅陀一線。在大洋上只留下了幾隻巡洋艦分隊以對付德國海上襲擊艦。其中,前印度艦隊在海軍少將克里斯托弗·克拉多克爵士率領下搜索「德雷斯頓」號和「卡爾斯魯厄」號。

  他從加勒比海一路追蹤南下,當得知「德雷斯頓」號已竄入太平洋時,克拉多克意識到他有可能將與斯佩一戰。但英國海軍部對此勢態反應遲鈍,原來許諾增援給克拉多克的是「防禦」號裝甲巡洋艦,結果派來的卻是老朽的前無錫級戰到艦「卡諾帕斯」號。而且當這隻英國艦隊駐泊福克蘭群島斯坦利港時,「卡諾帕斯」號的發動機出了教障,無法滿功率運轉。最高航速由17節降至12節。讓克拉多克尤為失望的是,這艘老爺艦上的後備役官兵素質低下,炮手們竟然從未施放過艦上的大炮。由於克拉多克擔心德艦騷擾智利沿海的英國海上貿易線,所以儘管他知道自已實力不濟,仍於1O月21日離開福克蘭,撇下力不從心的「卡諾帕斯」號,率領「好望角」號(旗艦)、「蒙默斯」號裝甲巡洋艦、「格拉斯哥」號輕巡洋艦、「奧特朗托」號輔助巡洋艦,穿過麥哲倫海峽,然後沿智利沿海搜索北上。

廣告

2 克羅內爾海戰 -克拉多克的決心

  10月29日,英艦中速度較快的「格拉斯哥」號奉命前出至智利港口克羅內爾以南搜索。31日,「格拉斯哥」號截獲了一艘德國軍艦與補給船之間的電報,克拉多克認為這艘軍艦正是從大西洋逃出來的德艦「德雷斯頓」號並斷定它正在單獨活動,他立即命令「格拉斯哥」號與艦隊會自然後一起向北開進。11用1日,四艘英艦正以30千米的間隙呈扇形向北搜索前進,下午4時2O分,較突前的「格拉斯哥」號在右舷前方發現一縷煙技。艦長約翰·盧斯判斷這就是「德雷斯頓」號(實際是「萊比錫」號)並立即向旗艦報告,克拉多克大喜過望,對付一艘輕巡洋艦。他很有把握。但20分鐘后,盧斯傳來令人震驚的消息:至少有兩艘裝甲巡洋艦與輕巡洋艦在一起。克拉多克在心中把雙方的實力進行了一番對比:斯佩的「沙恩霍斯特」號和「格奈森諾」號都是1907年建造的新式巡洋艦,裝8門210毫米和6門150毫米火炮,優良的製造技術使這些火炮在風浪中能快速準確地射擊,斯佩手下的水兵又以炮術精湛著稱;而英艦「好望角」烏建於1902年,裝有4門234毫米火炮和16門152毫米火炮,火炮口徑雖大但射程、射速和瞄準性能均遠遜於德艦。「蒙默斯」號建於1903年,僅有14門152毫米火炮。更糟的是兩艦上的艦員大多是技術生疏、缺乏經驗的義務兵和士官生。「奧特朗托」號則是一艘由定期班輪改裝的戰艦,戰鬥力根本比不上1911年服役的新式輕巡洋艦,速度較快,但僅有2門152毫米火炮且無裝甲保護,用於對忖德國輕巡洋艦尚可,卻無法與其主力艦抗衡。由於英艦航速並不比德艦低且距離較遠,克拉多克滿可以向南撤退,待與「卡諾帕斯」號會台後再與斯佩一搏(「卡」號有4門305毫米巨炮,此時正以12節的速度在300千米以外蹣跚而行),但克拉多克不願等上臨陣脫逃的罪名而辱沒皇家海軍的聲譽,更擔心一旦丟失目標再難找斯佩。因為皇家海軍能進行全球快速部署,所以只要能將敵艦的戰鬥力大大削弱,即使犧牲自己,後續趕到的主力艦隊也能輕易地找到並殲滅這些無所依託的敵人。這種戰法在皇家海軍中屢試不爽,二現大戰中霍蘭中將面對「俾斯麥」號、哈伍德中將面對「格拉夫·斯佩」號,都是抱著這種信念向強大的敵人挑戰的。所以克拉多克決心一戰。

  

廣告

克羅內爾海戰德國遠東艦隊的軍艦
英艦先向東行駛以靠近德艦,在5時左右收攏扇形編隊,一齊向旗艦「好望角」號集中,5時47分集結成縱隊,由「好望角」號領軍,「奧特朗托」號殿後,「蒙默斯」號和「格拉斯哥」號居中,然後英艦向南轉向與德艦航線近平平行。

  巧合的是,德方正是「萊比錫」號率先發現了「格拉斯哥」號。斯佩對在此時此地遇上一隻英國艦隊也吃驚不小,但他的位置較為有利,而且已列好戰鬥縱隊,由前向後分別是「沙恩霍斯特」號「格奈森諾」號「萊比錫」號和「德雷斯頓」號,「紐倫堡」號則位於50多千米外的北方,正從它的補給站瓦爾帕萊索匆匆歸隊。4時40分,斯佩命令向西南方向行駛。6時4分將航向向南調整與英艦并行。

3 克羅內爾海戰 -一邊倒的戰鬥

  6時18分,克拉多克將航速提至17節,並向遙遠的「卡諾帕斯」號發電:「我將攻擊敵艦。」此時太陽仍在海平面上,陽光將德國炮手刺得眼花繚亂,光線對英艦有利,可惜雙方相距15000米,都在對方射程之外。6時55分,情況逆轉,太陽落人海面,餘輝將英艦的身影清晰地映在地平線上,而德艦卻隱沒在漸濃的夜幕中。克拉多克一不做二不休。於7時整帶隊向東南方向疾駛以期迅速縮短雙方距離並用近戰與斯佩一搏。7時30分。雙方相距11300米,斯佩命令用210毫米主炮向英艦開炮,「沙恩霍斯特」號與「格奈森諾」號分別對付「好望角」號和「蒙默斯」號,5分鐘后英艦還擊。斯佩事後在一份簡報中寫道:「風浪從艦艏襲來……觀察與測距都嚴重受阻。因為海浪直撲艦橋,中部甲板上的150毫米地幾乎無法瞄準目標。」德艦尚且如此,克拉多克這邊的情況就更糟了,他只有4門234毫米火炮能夠得著德艦。英軍的火炮向東瞄準,而強勁的東南風使海浪在撲炮口,炮手被飛濺的浪花遮住了視線,東方夜色中的德艦的方位只能從炮口閃光來判斷,測距就更不用提了。英軍從一開戰就陷人了毫無還手之力的境地。

  這是一場一邊倒的戰鬥,德艦的第一次齊射就擊中了英艦,「沙恩霍斯特」號的第三次齊射就將「好望角」號的前炮塔敲掉。到7時45分,多處中彈的「被望角」號從艏到艉燃起灼天大火。按斯佩的計算,「沙恩霍斯特」號共擊中它大約35次。但在交戰的15分鐘內。克拉多克在毫無希望的情況下,仍努力向德艦接近,也許他希望能發揮一下152毫米火炮和魚雷的威力。在被打得不能動彈以前,他已將距離縮短至5200米。迫使已猜到他意圖的斯佩命令拉開雙方的距離。7時50分,「好望角」號舯部發生大爆炸,火焰竄至600米高。7分鐘后。這艘不走運的旗艦帶著海軍少將與900多名官兵沉人海底。無人倖免。另一邊,「格奈森諾」號的第三次齊射將「蒙默斯」號前炮塔的頂部消去並引發大火。跟在後面的「格拉斯哥」號艦長盧斯看見它艦艏低伏,同時向右舷傾斜,全部火炮均被打啞。20時15分,「蒙默斯」號調轉180º向偏北方向緩緩駛去。它大概搞錯了方向,因為北面是三艘德國輕巡洋艦。20時30分,「格拉斯哥」要向「蒙默斯」號發報:「敵人在追擊我們。」但沒有迴音,誰也不知道它發生了什麼事。斯佩命令輕巡洋艦搜索殘敵,20時58分,最北面一直還未參戰的「紐倫堡」號發現了垂死的「蒙默斯」號,它的主桅上還飄著皇家海軍的白色海軍旗。馮·施榮伯格艦長立即驅前攻擊,一通狂轟之後,「蒙默斯」號於21時18分沉沒。全艦近700名官兵無一倖免。海戰開始時,「格拉斯哥」號與「萊比錫」號一對一地決鬥,而「德雷斯頓」號正在痛擊「奧特郎托」號,後者顯然不是對手,克拉多克命令它迅速脫離編隊向西南布向撤退。「格拉斯哥」號被迫與兩艘德國輕巡洋艦激戰,漸漸不支,不久便被接連擊中,在目睹了旗艦的覆滅和「蒙默斯」號被打殘后,識時務的盧斯命令「格拉斯哥」號全速向西北逃跑直到脫離戰場,然後向300千米外的「卡諾帕斯」號靠攏並向其發出了報喪電:旗艦被擊沉,我編隊已分散。格蘭特艦長知道自己的航速慢,火炮射程也不如德艦,便在收容了「奧特朗托」和「格拉斯哥」號之後撤回了福克蘭群島。斯佩因畏於「卡諾帕斯」號的305毫米巨炮,而且對眼前的戰果也頗為滿意,故只派速度較快的「萊比錫」號和「德雷斯頓」號向合恩角方面搜索,自己則率其餘的三艘戰艦喜氣洋洋地返回中立的智利港國瓦爾帕萊索加煤和其它補給。戰鬥中「沙恩霍斯特」號被擊中兩次,無人傷亡,「格奈森諾」號被擊中四次,三人負傷,其餘艦隻毫髮無損。

  

德國遠東艦隊「德雷斯頓」號巡洋艦德國遠東艦隊「德雷斯頓」號巡洋艦

4 克羅內爾海戰 -勇敢與鹵莽之間的距離

  大洋上唯—一隻德國艦隊挑戰皇家海軍海上霸主地位取得了初步的成功。這是英國人遭受了9月22日U一9潛艇擊沉三艘裝甲巡洋艦后的又一次重大損失。而這一次由於是在水面艦艇正面交戰中失利使英國海軍部大為震動(當時有些皇家海軍軍官還認為用潛艇擊沉對方水面艦艇是不恥之舉)。由於克拉多克的攻擊行動導致他本人和1600多名部下喪生,很難用勇敢還是鹵莽來形容他的舉動。英國海軍大臣阿瑟·鮑爾弗對此評論說:「如果海軍少將克拉多克認為只要能摧毀這支敵方艦隊,他自己和他的部下犧牲也是值得的,那麼無論誰都會說:他表現出最大的膽量。但我們永遠也不會知道他的想法,因為他顯然未能成功,他和他勇敢的同伴葬身於遙遠的他鄉。但他們也得到報償,他們的埋葬地是海軍英雄建立了偉大業績的永生之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