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拉·哈絲姬兒

標籤: 暫無標籤

80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克拉拉·哈絲姬兒(CLARAHASKIL 1895--1960)羅馬尼亞鋼琴家克拉拉·哈絲姬兒的藝術生涯充滿傳奇色彩。她被舉世公認為「音樂家中的音樂家」和「鋼琴家中的鋼琴家」。事實上,她的確名副其實,而且所達到的藝術水準更高,在生命的最後10年裡,哈絲姬兒大師的演奏到了美輪美奐的境界。沒有一個大眾化的演奏家如此寡言少語,並且在風格上如此樸實無華。1960年在比利時布魯塞爾逝世。自從1960年她65歲辭世后,10年間,她的名氣一路飆升,成為年輕一代音樂愛好者的最愛。

克拉拉·哈絲姬兒 -大事記
克拉拉·哈絲姬兒克拉拉·哈絲姬兒音樂作品
1895年出生於羅馬尼亞布加勒斯特,
1901年開始學習鋼琴,九歲首次登台演出,
1902年在維也納跟隨理查德·羅伯特學習小提琴,
1905年首次在巴黎公開演出並與佛瑞會面,
1910年正式以職業鋼琴家的身分在法國、羅馬尼亞、義大利與瑞士巡迴演出,後來因身體欠佳被迫停止演出四年。
1914年後,哈絲姬兒在獨奏之外也和易沙意、安奈斯可、卡薩爾斯塔搭檔演出室內樂。
1934年開始灌錄唱片,
1941年在德國入侵前逃離法國,
1942年因腦瘤開刀治療,
1949年成為瑞士公民。哈絲姬兒在二次世界大戰後開始揚名世界樂壇,並與葛羅米歐合作錄製室內樂曲,
1960年因意外逝世。
克拉拉·哈絲姬兒 -個人簡介

羅馬尼亞女鋼琴家,7歲登台,先在維也納跟羅伯特學習,后考入巴黎音樂學院,是科爾托的學生。1910年獲巴黎音樂學院鋼琴比賽第一名,從此開始巡迴演出,40年代定居瑞士。哈斯姬兒在當學生期間,就被小提琴演奏家伊

廣告

克拉拉·哈絲姬兒克拉拉·哈絲姬兒音樂作品
薩伊選中,合作演奏二重奏;畢業后,還經常與埃乃斯庫、卡薩爾斯合作舉行演奏會。

二次大戰結束后,她參加卡薩爾斯主持的第一屆普拉德音樂節,結識格呂米奧,開始合作二重奏。哈斯姬兒體弱多病,其演奏以追求細微的強弱音色變化而著稱,在法國曾被稱為"莫扎特再世",她是莫扎特最好的演奏家之一,可惜大部分錄音都是單聲。Philips公司有她與馬克維奇指揮拉穆勒樂團演奏莫扎特的第二十、二十四號協奏曲的最後錄音。可充分展示她的魁力,而她與格呂米奧合作的貝多芬和莫扎特奏鳴曲,雖是單聲,也都魁力十足。

1895年出生於羅馬尼亞布加勒斯特,1960年在比利時布魯塞爾逝世。哈絲姬兒1901年開始學習鋼琴,九歲首次登台演出,1902年在維也納跟隨理查德.羅伯特學習小提琴。1905年,哈絲姬兒首次在巴黎公開演出並和佛瑞會面,1910年正式以職業鋼琴家的身分在法國、羅馬尼亞、義大利與瑞士巡迴演出,後來因身體欠佳被迫停止演出四年。四年後,哈絲姬兒在獨奏之外也和易沙意、安奈斯可、卡薩爾斯塔搭檔演出室內樂。哈絲姬兒從1934年開始灌錄唱片,1941年在德國入侵前逃離法國,次年因腦瘤開刀治療,1949年成為瑞士公民。哈絲姬兒在二次世界大戰後開始揚名世界樂壇,並與葛羅米歐合作錄製室內樂曲,1960年因意外逝世。哈絲姬兒被認為是當時演奏莫扎特最好的鋼琴家之一,音色精巧雅緻而又有透明感,內涵細膩易感。

廣告

克拉拉·哈絲姬兒 -職業生涯

嬌弱的身軀與憂鬱的微笑,羅馬尼亞鋼琴家克拉拉·哈絲姬兒一生始終為健康不佳所苦。雖然身體從小欠佳,但是外表文靜端莊的她卻能克服虛弱體質的困擾,讓音樂充滿源源不絕的神秘活力。哈絲姬兒的一生都不順利,健康一次又一次的受到損害,事業也是在不斷受誤解后才被肯定。甚至到了五十歲,哈絲姬兒才擁有屬於自己的鋼琴。

不過,這樣的命運卻讓哈絲姬兒在詮釋莫扎特鋼琴協奏曲時,更能表現作品里精練純凈的精神。一位無時無刻都活在死亡威脅的陰影下,徘徊在生死邊緣的音樂家,比別人更能體會莫扎特創作這些作品時的心境。莫扎特譜寫的是他內心真誠的聲音,不是膚淺無知的外表皮毛。二十、二十四號這兩首協奏曲是以小調寫成,悲劇性暗藏在音樂深處,旋律就像「含著眼淚,帶著微笑」般美麗,有時候又像天籟美聲與或是可怖的無底深淵,就像哈絲姬兒一生多變的寫照。她以絕佳的細膩音色變化來表現樂曲里的悲嘆與哀傷〈不是哀嚎與發牢騷〉,以她敏捷的雙手彈齣戲劇性,甚至高雅宏大、一點兒也不矯飾雕逐的樂句。雖然身體情況愈來愈糟,哈絲姬兒的音樂卻愈見力度。

廣告

克拉拉·哈絲姬兒羅馬尼亞鋼琴家哈絲姬兒與比利時小提琴家葛羅米歐
哈絲姬兒的名字將永遠與莫扎特連在一起。不過,如果說哈絲姬兒從二十世紀上半葉就有「莫扎特專家」的地位是不妥當的。直到1960年代,莫扎特的作品對愛樂者與音樂家而言,都還不全然是鋼琴的標準曲目。在早期的錄音的曲目里,莫扎特二十多首鋼琴協奏曲以第二十、二十四號這兩首最受青睞,而奏鳴曲、變奏曲與鋼琴小品的錄音只有一點點〈如:八與十一號鋼琴奏鳴曲、D小調幻想曲與動聽的C大調變奏曲〉。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后,薩爾茲堡音樂節的聽眾才有機會聆聽幾乎和「首演」沒什麼兩樣的莫扎特鋼琴協奏曲,而這一切都感謝生意人的頭腦以及音樂學者、教師與薩爾茲堡音樂院合奏團創辦人,也就是著名的指揮貝爾納德,包加特納。包加特納發掘了莫扎特早期交響曲、嬉遊曲、組曲、小夜曲與舞曲里的活力與才氣,並在薩爾茲堡的音樂會裡演奏。也是經由包加特納一曲又一曲的推廣,群眾才會注意到莫扎特這些鋼琴協奏曲,這些作品也才不至於被演奏者遺忘。

在與包加特納合作的莫扎特協奏曲錄音里,可以聽到哈絲姬兒是個有洞察力、全心奉獻給音樂的音樂家。她每天的職責、她的才能智慧與技巧都是為了發掘這個還不為人知的莫扎特。在音樂生涯最後的十或十二年裡,哈絲姬兒的身體已經沒有辦法讓她完成協奏曲全集與兩首輪旋曲〈K.382和K.386〉的錄音。以現在的角度來看,可能有人會懷疑這是因為哈絲姬兒對錄製全集不感興趣的緣故。在她與保羅?沙卻、包加特納、弗利克賽克與馬克維契合作的莫扎特鋼琴協奏曲中,即使健康狀況對音樂不無影響,但是卻全然的呈現音樂內在精神。哈絲姬兒的詮釋不以奇巧取勝,能在不知不覺里忠於作品並探觸到作品的深處,以聲音、和聲、作品結構及作曲家的意念來傳遞迷人的美感。當哈絲姬兒的琴聲在樂團導奏后出現時,她的音樂語言就像說話般的自然,直入她對莫扎特音樂的理解與詮釋方法核心,隨著音樂的情感波動,讓人覺得似乎再也不可能有第二種詮釋方法。

廣告

哈絲姬兒不是技巧挂帥、一成不變的音樂家。她了解人類的天性並用音樂把它表達出來;她那非凡的演奏技巧是為旋律與樂句找到最好的詮釋,聽眾只聽到渾然天成的音樂流動,而非匠氣的力度與技巧。她演奏顫音並不是只在短時間內重複的幾個音符,而是細微如心臟博動般的脈動。這些特色表面被寧靜與憂鬱的氣質覆蓋,在哈絲姬兒錄製的極少數史卡拉第奏鳴曲(在飛利浦有三首,Westminster則有十一首)里都可以感受到。之所以提到史卡拉第,是因為在技巧與樂曲結構上,莫扎特協奏曲隱約受到史卡拉第影響,雖然兩者創作手法並沒直接相似之處,因此比較兩者間聯通點,重點在體會哈絲姬兒如何處理史上第這樣小規模的鋼琴曲,然後以相同內涵處理規模較大的莫扎特協奏曲。

克拉拉·哈絲姬兒 -作品評價

第一首莫扎特C大調鋼琴獨奏曲以簡單、純真的曲風展開,緊接是一個帶有舞曲性質的2/4拍節奏以及全音和聲,這段簡樸的八小節樂段正是這首變奏曲的主題。一般人或許認定這只是一首童謠,因為在英國系國家,《小星星》就是根據這首德國童謠《媽媽聽我說》填詞而成〈但是作曲者的姓名已經無從得知〉。莫扎特以這段簡單的旋律為基礎,創作出這首綱琴十二段主題變奏做為教材〈時間約在1781年到82年間,地點是維也維〉。這裡收錄的是哈絲姬兒在1960年5月的錄音,她的演奏無疑彈出這首作品的價值,低音聲部清澈透明的聲音似乎也成為簡單主題的一部份。在接下來的變奏里,主題仍然一再出現,但是是以各種不同色彩的聲音來表現。哈絲姬兒努力的讓鍵盤唱歌以彌補鋼琴天性的不足,重視手指圓滑彈奏的程度更甚於依賴踏板。

廣告

克拉拉·哈絲姬兒羅馬尼亞鋼琴家哈絲姬兒與比利時小提琴家葛羅米歐
九段主題與變奏是旲札特1789年4月29日在波茨坦完成的作品,主題選自迪波爾為大提琴所寫的六首大提琴奏鳴曲中D大調小步舞曲。它對演奏者的要求比起《小星星變奏曲》更嚴苛。雖然每一段變奏都有不同的個性,哈絲姬兒卻適切的表達出這首樂曲的精髓,主題一直呈現優雅的美感。負責低音聲部的左手〈例如:第二段變奏的十六分音符、第三段變奏的琶音與第四段變奏的斷奏〉為主題的發展奠定基礎,主題在小調的變奏樂段呈現出憂鬱的色彩,抒情的慢板則有樸實率直的平靜。最後一段變奏是以歡樂的2/4拍寫成,哈絲姬兒的詮釋恰如其份,忠實的呈現出樂曲的歡樂氣氛,從中完全嗅不到她日常生活的悲哀。

接下來是兩首鋼琴奏鳴曲。第二號鋼琴奏鳴曲K.280是莫扎特十九歲的作品,第十號鋼琴奏鳴曲K.330約在1783年創作於薩爾茲堡。兩首奏鳴曲中間的慢板樂章結構都比前後兩個樂章緊密與精細。第二號鋼琴奏鳴曲第一樂章甚快板是根據低音主題進行轉位發展,以3/8拍寫成的終樂章滑稽且快速;在第十號鋼琴奏鳴曲稍快板樂章里,哈絲姬兒恰當而果斷的彈奏出音樂里的活力。兩首奏鳴曲的中樂章就像歌劇里的詠嘆調場景。第二號鋼琴奏鳴曲慢板樂章是以F小調寫成,風格正好與第十號鋼琴奏鳴曲的行板樂章形成對比,但是哈絲姬兒都浪漫的「唱」出這兩個樂章,並且強調這兩個樂章沈思的風格。這兩首奏鳴曲都以三段體或兩段體寫成,哈絲姬兒的演出不失其透明度,是非常有說服力的莫扎特詮釋版本。

廣告

哈絲姬兒詮釋的莫扎特終於在晚年得到肯定。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后,哈絲姬兒應卡薩爾斯的邀請在普拉達音樂節中演出。她與葛羅米歐在音樂會合作莫扎特小提琴奏鳴曲並錄製唱片。1951年,哈絲姬兒終於在巴黎這個她曾經在此求學的城市受到受定。據說哈絲姬兒與葛羅米歐曾經私下開玩笑的交換樂器:哈絲姬兒演奏小提琴,葛羅米歐彈鋼琴。事實上,哈絲姬兒確實同時會演奏小提琴與鋼琴。在維也納跟隨傳奇鋼琴家羅伯特〈RichardRobert〉學習后,哈絲姬兒在巴黎念書時是同時修習小提琴與鋼琴。或許哈絲姬兒彈奏鋼琴時的發音與旋律感是由於她對小提琴-所有樂器中最早能演奏旋律的樂器-的認識。

任何聽過哈絲姬兒五0年代演出的人都會聯想起一位多病而且過早衰老的女士,她彎著腰、躊躇的走近鋼琴,臉上幾乎沒有笑容,彷佛就快被召喚到另一個世界。哈絲姬兒的一生是個悲傷的故事,音樂生涯一再因為疾病而被打斷。她出生於羅馬尼亞的猶太家庭,五歲開始正式演出。父親逝世后,年幼的哈絲姬兒被帶到維也維的叔伯那兒,接著又從維也納前往巴黎,在那裡跟隨萊維與柯爾托學習鋼琴。當時哈絲姬兒是同時以小提琴與鋼琴家的身份公開演出,並得到佛瑞與布梭尼、帕德雷夫斯基的賞識。哈絲姬兒二十歲因脊椎側彎必須穿戴鐵架,離開馬賽后又罹患腦瘤;1942年為了躲避納粹的迫害避居瑞士。哈絲姬兒第一次錄音是在1934年,但是這次完全是為私人錄音,因此並沒有得到重視,直到1947年才有唱片公司注意到她。當多病的哈絲姬兒舞台生涯已經發展到後期時,她的生活與音樂才有較完整的檔案記錄。大器晚成的哈絲姬兒在全歐洲像受難者般的被崇拜,她以莫扎特贏得聽眾的心,以布拉姆斯鋼琴協奏曲、甚至二十世紀音樂帶給聽眾驚奇。1960年12月8日,哈絲姬兒在布魯塞爾火車站意外跌倒,隨後因傷重不治逝世。

在晚年的鋼琴獨奏會裡,哈絲姬兒最喜歡排上貝多芬第十七、十八號鋼琴奏鳴曲。這是貝多芬創作中期〈1802年〉的精彩佳作。對於一位前幾年把演奏焦點放在貝多芬晚期奏鳴曲的鋼琴家來說,哈絲姬兒的選擇十分令人訝異。兩首奏鳴曲都是哈絲姬兒逝世那一年,也就是1960年9月的錄音,音樂中充滿了精湛的技巧以及敏銳的觸鍵。在《暴風雨》奏鳴曲一開始的幾小節中,哈絲姬兒表現第一樂章主題的方式相當不可思議,這個樂章的結構清晰,沒有過份的感傷或是冷淡。宣敘調性質在這首奏鳴曲中佔有極重要的份量,而哈絲姬兒的詮釋就像讓琴鍵不斷訴說著自己的語言。由四個音符所組成的快速主題極具魅力,但是哈絲姬兒的演出不只是有快速的節奏而已。終樂章活潑大膽的速度是典型的哈絲姬兒晚期風格,這也證明她的技巧從早年到生命結束一直沒有衰退過。

克拉拉·哈絲姬兒克拉拉·哈絲姬兒作品
第十八號鋼琴奏鳴曲「熱情的急板」樂章的詮釋十分貼切樂曲的氣質。這是一首不容易演奏的佳作,全曲沒有慢板樂章,勉強有一個速度較慢的小步舞曲。在詼諧樂章里,哈絲姬兒直率的彈奏山幽默感十足的斷奏,以及貝多芬作品中經常讓人難以理解的音樂幽默。

哈絲姬兒在二0年代晚期到美國演出,1956年再度赴美,美國著名鋼琴樂評人荀白克曾經在《偉大的鋼琴家》一書中粗略提起哈絲姬兒:「哈絲姬兒可說是歐洲音樂家的代表。她彌補安奈斯可、李帕第、提博與她的四手聯彈夥伴安達沒有到美國演出的缺憾。」在《當代偉大鋼琴家》一書中,凱澤評論道:「直到1960年逝世為止,哈絲姬兒在鋼琴家中的形象幾乎被神聖化。她詮釋的莫扎特得到全球的肯定。她演奏的舒曼與布拉姆斯〈比其它鋼琴家〉更具說服力而且優美流暢。哈絲姬兒演奏過幾乎所有古典與浪漫派作品,她依照大自然的規律與法則,以幾乎脫離現實的清純及藝術性來詮釋音樂。在莫扎特C小調鋼琴協奏曲、幾首布拉姆斯間奏曲與舒曼鋼琴協奏曲里,哈絲姬兒的演奏中有難以言喻的瑕,她從來不做作矯飾。她探索作品的深度,她了解這些作品。突然,人們可以了解到,為什麼在名家輩出的十九世紀,由克拉拉·舒曼所詮釋的鋼琴協奏曲仍然會有傳奇性的評價。」

專輯收錄舒曼兩首風格恰成對比的作品:《阿貝格》變奏曲與《兒時情景》。很多鋼琴家都以這兩首作品來表現自己獨特的個性。舒曼把作品題獻給「阿貝格女伯爵」,根據歷史記載,德國曼汗中產階級是有一位梅塔?阿貝格,但是「阿貝格」這五個字母〈ABEGG〉正好也等於音樂中一連串上行音符。這個主題開始是以活潑的上行八度音出現,接下來是一連串的轉位。這四段變奏的節奏穩健且優雅,分別以胡邁爾、菲爾德或幻想曲風寫成:前三段變奏都保持與主題同樣的節拍,第四段則一轉成為炫技風格。《阿貝格》變奏曲要求的是敏銳與靈巧的音色變化,否則聽起來就和以前的作品沒有什麼差別。哈絲姬兒以全新的方式尋找另一條詮釋的道路,透過細膩的和聲,呈現出鋼琴聲音的新概念。哈絲姬兒的詮釋如同是一首純正的舒曼作品,結合了鋼琴的詩意與魅力。

哈絲姬兒的《兒時情景》與莫扎特齊名。她不強調任何多愁善感的情感,十二首小曲就像一幅幅心情圖畫,從大人的眼光來看待他們心目中的童年時光。快速的小曲依然快速行進,慢速小曲如同沈思孤獨的島嶼。或許克拉拉?舒曼演奏的《兒時情景》就是這樣:純粹的詩情。哈絲姬兒在1955年錄製的《兒時情景》有一股難以言喻的吸引力,或許這股魅力來自於速度與音色上的變化。

舒伯特的奏鳴曲在二十世紀上半葉都還不是音樂會的主要曲目,只有降B大調奏鳴曲D.960有較多演出機會,而它也是哈絲姬兒經常演出的作品之一,五0年代的獨奏會幾乎都以這首奏鳴曲結束。這是舒伯特最長,也是對獨奏者要求最多的曲目之一。從第一到最後一個小節,無論是最弱音還是最強音,音色變換與觸鍵都要完全控制得宜。「小提琴家哈絲姬兒」自始至終都以如歌的旋律線演奏這首奏鳴曲,從樂曲一開始圓滑的樂句到抒情的慢板樂章以至於詼諧曲,沒有一句不是洋溢著優雅的氣息。

為了彈出作品寬廣的旋律線、反覆與色彩變化,演奏者得注意到分句與作品內在的寧靜。在降B大調奏鳴曲幾個值得注意的版本中,哈絲姬兒無疑是最寧靜的一個。無論是莊重或歡樂的樂章,哈絲姬兒都以柔韌的觸鍵來處理。她幾乎沒有使用踏板,就只是單純的用指彈出旋律。舒伯特晚期奏鳴曲就像一首與自己溝通的獨白,為音樂而音樂。

克拉拉·哈絲姬兒 -作品簡介
克拉拉·哈絲姬兒克拉拉·哈絲姬兒作品
莫扎特:第十九及二十七鋼琴協奏曲(CD)
歌手/演奏家:哈絲姬兒
介質:CD
出版商:中國錄音錄像出版總社
發行經銷商:廣東四海一族發行有限公司
基本分類:協奏曲古典主義
唱片介紹:
身為一個鋼琴家,哈絲姬兒(ClaraHaskil)不愧為最偉大的演奏家;作為一首協奏曲,莫扎特的第二十七號鋼琴協奏曲不愧為最偉大的一首協奏曲;兩者完美的結合,綻放出一個無可倫匹的典範。儘管哈比姬兒的一生受到疾病和其他不幸的困擾,她還是以一種獨特的高雅氣質來演繹作曲家的作品,十分難得。她的演奏含蓄、有著古典的剋制,試圖表現個人對音樂的主觀理解。哈絲姬兒的音樂中暗藏著優雅而動人的音符,總是有一絲莫明的東西令人們感動,正如同莫扎特令人們感到的一樣。
克拉拉·哈絲姬兒 -個人評價
克拉拉·哈絲姬兒克拉拉·哈絲姬兒作品
克拉拉·哈絲姬兒(CLARAHASKIL)在女性修養方面,鋼琴總是起著核心的作用。在特彆強調女性成就的地方能夠彈奏鋼琴,使之發出悅耳的聲音,一直被認為是一個「優秀的女性」最為基本的素質,然而成為職業鋼琴家的女性卻少之又少。許多聽眾在第一次聽她的演奏時,或許不會注意她的無私和單純。這些都是與她自覺的苦行生活緊密相連的。她就像莫扎特和肖邦的守護天使一樣來詮釋他們的作品,她演奏法雅的《西班牙花園之夜》,生動逼真、呼之欲出。她與小提琴大師格羅米歐(ARTHURGRUMIAUX)合作演奏的莫扎特和貝多芬成為人類歷史上最為偉大的瑰寶之一。哈絲姬兒被認為是當時演奏莫扎特最好的鋼琴家之一,音色精巧雅緻而又有透明感,內涵細膩易感。
克拉拉·哈絲姬兒 -相關詞條

艾薩克·斯特恩

弗里茨·克萊斯勒

弗特·格羅菲

查理·帕克

安東·德沃夏克

克勞迪奧·阿勞

喬治·博列特

喬治·比才

邁爾斯·戴維斯

平夏斯·祖克曼

邁克爾·拉賓

唐·庫普曼

賈科莫·普契尼

莫里斯·安德烈

吉東·克雷默

拉維·香卡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