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勞迪奧·保羅·卡尼吉亞

標籤: 暫無標籤

41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克勞迪奧·保羅·卡尼吉亞(Claudio Paul Caniggia ,1967年1月9日-),阿根廷足球運動員,綽號「風之子」,司職前鋒,已退役。代表阿根廷國家足球隊,出場50次,打進16球,獲得1991年在智利舉行的美洲杯冠軍。卡尼吉亞身材不高,但速度極快,百米速度達到10秒23,1990年世界盃1/8比賽決殺巴西是他留給球迷最美好的回憶。

克勞迪奧·保羅·卡尼吉亞 -職業生涯

河床生涯

  1967年1月9日,克勞迪奧·保羅·卡尼吉亞(Claudio Caniggia)出生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1985年18歲時在河床隊開始足球生涯,在河床的第一個賽季他僅僅代表俱樂部出場一次。但到了第二年,年輕的卡尼就獲得了24次出場機會,並且有三球入賬,此後他在右路的狂飆和無人匹敵的速度讓他一舉成為了河床隊最閃亮的一顆明星。在那裡拿到阿根廷聯賽冠軍,1989年卡尼吉亞獲得了唯一的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榮譽--阿根廷足球先生。

輾轉義大利和阿根廷

  1988年登陸意甲效力維羅納隊,1989年轉投亞特蘭大,在亞特蘭大隊,卡尼吉亞成為了毫無疑問的第一攻擊手,全隊的進攻全部落在兩條邊路,而卡尼吉亞則以其超大範圍的活動能力主宰了兩條邊路的進攻和銜接,就算是在最嚴謹的鋼筋混凝土防守下,卡尼吉亞的驚人速度和嫻熟的控球技術依然能夠讓他繼續在義大利上演拿手的長途奔襲,甚至經常回到中圈弧拿球以後再轉身突破。

廣告

克勞迪奧·保羅·卡尼吉亞博卡青年時期的卡尼吉亞
驍勇的阿根廷人讓人幾乎看不到亞特蘭大還有中場組織能力,他們的進攻就是由卡尼吉亞的邊路突破和中路包抄構成,在這個賽季中,卡尼吉亞一共出場31次攻入了10粒進球。 在89-90賽季,卡尼吉亞出場31次,打進10球,第二年23場進8球,后被羅馬隊相中召入隊內。

  克勞迪奧·保羅·卡尼吉亞在羅馬的經歷是失意的,在這裡他只出場過15次,打進4球。1993年,他因吸食可卡因遭禁賽15個月。後轉投葡萄牙本菲卡,曾遭球迷襲擊被划傷臉部。1995年,在回到阿根廷博卡青年效力后,與馬拉多納同為隊友。之後,卡尼吉亞短暫重返亞特蘭大效力,后闖蕩蘇格蘭,先後效力於鄧迪聯隊和格拉斯哥流浪者,並連續2個賽季奪取蘇超冠軍。2003年,卡尼吉亞前往卡達聯賽淘金,並與2005年2月退役。

  
國家隊生涯

  1990年,23歲的克勞迪奧·保羅·卡尼吉亞首次在世界盃亮相,首戰阿根廷負於喀麥隆,卡尼吉亞在第46分鐘替換魯傑里出場,他的突破讓人眼前一亮。在這屆世界盃上,卡尼吉亞參賽6場,打進2球,這2球甚至被認為是阿根廷在這屆大賽中最重要的2球。6月24日在都靈的阿爾卑球場,馬拉多納的世紀妙傳擊潰了整條巴西防線,卡尼吉亞晃過塔法雷爾攻入致勝球,7月3日在那不勒斯聖保羅球場,卡尼吉亞用後腦勺將球頂入了義大利的大門,這是東道主開賽以來的首粒失球,曾經不失球記錄就此終結。遺憾的是,由於在半決賽中吃到黃牌,卡尼吉亞被禁賽,無緣同西德的最後決戰,阿根廷失去了唯一犀利的鋒線箭頭,0比1負於對手。可以說,除了奮力支撐的馬拉多納和神奇的戈耶切亞,卡尼吉亞是90世界盃阿根廷隊又一位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球員。

  

廣告

克勞迪奧·保羅·卡尼吉亞卡尼吉亞
1994年,
克勞迪奧·保羅·卡尼吉亞1994年參加美洲杯
卡尼吉亞的世界盃又以失意告終。這屆大賽中,他共踢了「2場半」,在次戰奈及利亞的比賽中獨中兩元,但第三場對保加利亞,僅開場26分鐘他就被踢傷下場,就此退出了世界盃。1998年,卡尼吉亞沒有入選阿根廷的世界盃陣容,2002年,他雖入選但未獲出場機會,同瑞典一戰中,坐在替補席上的卡尼吉亞被裁判認為有不敬之語,吃到紅牌離場。
克勞迪奧·保羅·卡尼吉亞 -個人軼聞

  1:卡尼吉亞的百米速度:10"23 (1994年的卡尼在停賽13個月的情況下跑出的)記錄巔峰速度:10"07 (1985年南美20歲青年田徑錦標賽)賽前卡尼吉亞踢一個香蕉當做熱身,並跑出10"07 的成績,也是因為這次的成績,被河床球探看中,從此踏上了足球的道路

廣告

生活中的「風之子」生活中的「風之子」
2:91年美洲杯告捷以後,卡尼吉亞終於得到了一家豪門俱樂部的邀請,義大利羅馬隊欲引進這名年輕的速度之魔以取代江河日下的鋒線靈魂賈尼尼。轉會是成功的,卡尼吉亞的魅力不可抵擋,他迅速佔領了挑剔的羅馬球迷的心,以他出類拔萃的技術和速度在羅馬掀起了一陣紅色狂飆。羅馬的南方曲線樂隊專門寫歌吟唱他驚鴻般的身姿:"卡尼吉亞,你帶我們在風中,你的心拍雲而去。"悄悄地,一個名字在羅馬球迷乃至整個義大利叫響--"風之子",這就是卡尼吉亞冠絕天下的綽號"風之子"的由來!
克勞迪奧·保羅·卡尼吉亞 -球迷的美文

風之子

  1990年世界盃揭幕戰,一個金髮飄舞的阿根廷球員突破、再突破,在一路踉蹌中,最後倒在了喀麥隆球員的接連「砍伐」之下。他就是卡尼吉亞,這是風之子在世界盃上給人留下的最初印象。

廣告

克勞迪奧·保羅·卡尼吉亞卡尼吉亞
風之子卡尼吉亞

  我認識你,永遠記得你。那時候你還年輕,人人都說你美。現在我是特地來告訴你,和你那時的面貌相比,我更愛你現在倍受摧殘的容顏。 --題記

  當人們談起阿根廷,首先會想起的一定是那個混合魔鬼與天使性格於一身的馬拉多納。但是,在這個不可一世球王的光環里,一直有一個身影被籠罩其中。他無疑是阿根廷最優秀的球員之一,但比起其他人來,他獲得的如此有限。以至於卡尼對我來說,只是一些碎片零星拼湊起來的虛像,那麼不真實,那麼遙遠。所以當我動筆寫下這篇關於卡尼的長文時,心裡總是懷有忐忑,生怕我並不能理解卡尼,無法把最好的卡尼呈現出來,但轉念想,人人都叫他「風之子」,如此靈動飄然的男人怕是誰都無法把握的。那麼我就斗膽,把這些年來瑣碎的片斷拼接起來,向卡尼致敬!

  

廣告

克勞迪奧·保羅·卡尼吉亞卡尼吉亞
風之起舞

  卡尼吉亞的足球生涯在1985年起步於阿根廷國內兩大豪門之一的河床,在河床的第一個賽季他僅僅代表俱樂部出場一次。但到了第二年,年輕的卡尼就獲得了24次出場機會,並且有三球入賬,此後他在右路的狂飆和無人匹敵的速度讓他一舉成為了河床隊最閃亮的一顆明星。正是憑藉在河床的絕倫表現,1989年卡尼吉亞獲得了唯一的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榮譽--阿根廷足球先生。

  博卡青年時期照(20張)

  初出茅廬的卡尼吉亞幾乎具備了出色攻擊手的所有特點--速度、意識、靈巧以及節奏極快的急停變向。這讓年輕的風之子在高速盤帶突破的技巧上得天獨厚,他往往以自己的方式在最短的時間內掠過對方的中場,長驅直入直插禁區為隊友製造機會,除了戰術性犯規之外,很少有後衛能夠在正面直接阻擋卡尼吉亞狂飆疾進一般的犀利突破,更不用試圖從他的身後將球斷走。具有這樣能力的前鋒在任何地方都是珍貴的鑽石,義大利維羅納隊身處意甲群雄中游卻深悟防守反擊之道,卡尼吉亞正是他們所需要的球員。於是,1988年,卡尼吉亞延續著眾多前輩的道路,登陸亞平寧淘金,並於第二年轉會至亞特蘭大隊,開始了自己職業生涯中極其重要的一個賽季。

  在亞特蘭大隊,卡尼吉亞成為了毫無疑問的第一攻擊手,全隊的進攻全部落在兩條邊路,而卡尼吉亞則以其超大範圍的活動能力主宰了兩條邊路的進攻和銜接,就算是在最嚴謹的鋼筋混凝土防守下,卡尼吉亞的驚人速度和嫻熟的控球技術依然能夠讓他繼續在義大利上演拿手的長途奔襲,甚至經常回到中圈弧拿球以後再轉身突破。驍勇的阿根廷人讓人幾乎看不到亞特蘭大還有中場組織能力,他們的進攻就是由卡尼吉亞的邊路突破和中路包抄構成,在這個賽季中,卡尼吉亞一共出場31次攻入了10粒進球。

  90年義大利世界盃結束以後,卡尼吉亞依然留在了亞特蘭大,其穩定的發揮讓他在世界盃結束以後的一個賽季里依然取得了優異的成績,23場比賽8球入賬,這對於一個並非純粹射手的邊鋒來說已經難能可貴,更重要的是他可以在各個位置不斷地為隊友創造出機會。

  91年美洲杯告捷以後,卡尼吉亞終於得到了一家豪門俱樂部的邀請--義大利羅馬隊欲引進這名年輕的速度之魔以取代江河日下的鋒線靈魂賈尼尼。轉會是成功的,卡尼吉亞的魅力不可抵擋,他迅速佔領了挑剔的羅馬球迷的心,以他出類拔萃的技術和速度在羅馬掀起了一陣紅色狂飆。羅馬的南方曲線樂隊專門寫歌吟唱他驚鴻般的身姿:"卡尼吉亞,你帶我們在風中,你的心拍雲而去。"悄悄地,一個名字在羅馬球迷乃至整個義大利叫響--"風之子",這就是卡尼吉亞冠絕天下的綽號"風之子"的由來。

廣告

風之暫止

  但是,在羅馬的快樂是短暫的,卡尼吉亞很奇怪地被教練安排在中鋒位置,距離對方球門二十米,而且不允許回撤中場拿球突破,這讓以長途奔襲為殺招的卡尼吉亞在場上非常難過。身材單薄的卡尼吉亞需要更長的跑道來將速度發揮至極至,並且在高速前進的過程中巧妙地溶入技術。羅馬的戰術嚴重地抑制住了卡尼吉亞的技術風格,他一度陷入鬱悶,在一個賽季的二十場比賽中他僅僅四球入賬,這和以往的成績是相去甚遠的。許多時候他在場上用自己單薄的身體牽制和吸引對方防線卻讓隊友從他創造的空隙中獲得突破射門的機會,這並不符合風之子的性格。

  慢慢的,卡尼吉亞失去了先發位置,他開始放縱自己,沉迷於花花世界,羅馬俱樂部在這個時候卻沒有試圖幫助這名失意的球星,相反,他們秘密策劃著引進烏拉圭球星豐塞卡和阿根廷重型坦克巴爾博來重塑鋒線。93年,卡尼吉亞被義大利足協宣布查出吸食可卡因禁賽13個月,在這期間,卡尼吉亞沒有在任何場合為自己辯護,卻依然堅持進行著私人訓練以及專門進行的田徑訓練以球保持狀態和素質。禁賽期結束以後,卡尼吉亞被俱樂部通知將租借他前往葡萄牙勁旅本菲卡隊,心力交瘁的卡尼吉亞毫不反對地接受了俱樂部的安排。這一切俱樂部都沒有和他進行過磋商,他只想儘快離開義大利,到葡萄牙重新開始自己的職業生涯。

  在本菲卡俱樂部,卡尼吉亞披上了代表首席前鋒的9號球衣。在媒體的詢問下,卡尼吉亞時隔一年後才對羅馬俱樂部發表了自己的言論,他認為這是義大利人對他的報復,他在義大利世界盃上刺傷了義大利人,而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馬拉多納身上,這本就是個永遠解不開的謎。

  遭遇了毒品和禁賽的連續打擊后,卡尼在葡萄牙也沒有找到屬於他的快樂--1995年4月29日在葡萄牙聯賽本菲卡隊與里斯本競技隊比

  賽結束之後,卡尼驅車回家途中經過一段狹窄的街道時,一群流氓認出了卡尼吉亞並襲擊了他。一個流氓用石塊砸破了他的頭,另一個流氓則卑劣地用碎酒瓶劃破了他的臉!直到

卡尼吉亞和馬拉多納的「世紀之吻」卡尼吉亞和馬拉多納的「世紀之吻」
凌晨他才被送進醫院搶救,妻子看著卡尼毀容后縫針的臉,被迫剃掉的左眉,還有可能失明的左眼,悲愴地流淚說:"讓我們儘快離開這不祥之地,回到自己的家鄉吧。"

  此後,歷經磨難的卡尼回到了阿根廷,加盟了博卡青年隊,和馬拉多納組成了或許是世界上最令人興奮的攻擊組合。 96-97賽季的阿根廷聯賽上,風之子卡尼吉亞聯袂上賽季聯賽最佳射手馬丁內斯在馬拉多納的指揮下魅力四射。但最引起軒然大波的是到現在為止還被稱為足球場上的"世紀之吻"--馬拉多納在助攻卡尼吉亞進球后與後者長時間接吻慶祝。

  當時的阿根廷國家隊正處於帕薩雷拉時期,奧特加向帕薩雷拉推薦了洛佩斯,自此,阿根廷左邊鋒人選正式易主,風之子時代結束。而又正逢正好馬拉多納東窗事發,卡尼吉亞的妻子精神崩潰上街裸奔,剛剛才因為表現優異正式轉會博卡的卡尼吉亞被來自朋友和妻子兩方面的打擊擊倒了,開始沉迷於酒精,連續失蹤於博卡隊的集訓,競技狀態和身體情況日趨低落,博卡對外界宣布開除卡尼吉亞並且停發工資的處罰辦法(世界盃前卡尼吉亞對博卡贏得的那場官司就是此事件的結果),同時馬丁內斯回到祖國烏拉圭踢球,馬拉多納和卡尼吉亞聯袂的絕唱博卡時代落下帷幕,帕勒莫、福埃特斯、謝洛托構成了博卡隊新的框架,還有之後脫穎而出的里克爾梅。
風之復活

  97年,曾經風聞法國昔日的勁旅馬賽隊欲重振山河,俱樂部將第一引援目標對準了卡尼吉亞,但當時卡尼吉亞身在美國,博卡以租借的方式將卡尼吉亞發配於歐洲各中小型俱樂部中,而馬賽在經歷冠軍杯假球的處罰以後資產情況已今非昔比,無法滿足博卡提出的價格,所以卡尼吉亞沒有去成法國,依然留在了博卡。但此時主教練比安齊已經正式通知他,僅僅可以隨隊訓練,但不能進入一線隊伍,這是卡尼吉亞最糟糕的一段時間。

  98年世界盃結束以後,亞特蘭大隊找到鬱悶中的卡尼吉亞,希望曾經的英雄能夠回歸幫助他們從乙級殺入甲級別,因此,卡尼吉亞再

  次回到義大利。兩年後,亞特蘭大沖甲成功,卡尼吉亞提出自己身為世界級球星必須享受和世界級球星相同的待遇,亞特蘭大俱樂部對此則另有打算,既拒絕工資要求也不能保證主力身份。在談判破裂以後,蘇格蘭鄧迪俱樂部邀請卡尼吉亞加盟,為了能重新進入國家隊,卡尼吉亞接受了鄧迪低額的工資待遇,其工資收入僅為在亞特蘭大時期的六分之一。2000年10月,卡尼吉亞正式亮相蘇格蘭鄧迪小鎮,並且在短短的五場半比賽內就攻入五球,不僅迅速征服了當地球迷的心,還讓他的同胞競爭者薩拉完全失去了競爭上崗的機會。在接下來的比賽中,卡尼吉亞幾乎以一人之力帶動了整個鄧迪隊的進攻。美中不足的是鄧迪的球員幾乎無一人能夠跟得上卡尼吉亞敏捷的思維節奏,那種完全屬於天賦的足球思維,只有在和馬拉多納的聯袂中才能發揮至極至。在鄧迪的時期也許是在卡尼吉亞近年來的職業生涯中最快樂的時期,他的兩個孩子以及妻子都跟隨他來到蘇格蘭。

  由於在鄧迪的良好表現,卡尼吉亞終於在賽季結束以後接到了來自勁旅格拉斯哥流浪者的邀請,博內蒂沒有阻攔卡尼吉亞,120萬美元的轉會費讓卡尼吉亞再次效力於一支強隊。但他在鄧迪時期留給當地球迷以莫大的幸福,毫不過分地說,

  是風之子卡尼吉亞讓全世界認識了鄧迪俱樂部。在流浪者,卡尼一共參加了78場比賽,攻進21個進球,並且在2002年重新入選阿根廷國家隊。雖然結局苦澀,但這是對卡尼在蘇格蘭出色表現的最好獎賞。02-03賽季結束后,流浪者隊宣布不再為卡尼吉亞提供新合同,36歲的卡尼帶著一絲遺憾,離開了風笛聲聲的國度,加入了沙漠"淘金"的行列,卡達SC隊成了卡尼的或許是最後的俱樂部。2004年6月4日,俱樂部發言人表示:下個賽季卡尼將離隊,而杜加里是最適合的頂替卡尼的人選。

  後來卡尼就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中,一如風吹過沙漠,揚起碎沙萬千,須臾又歸於寧靜,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風過草原

  和卡尼吉亞的俱樂部生涯相比,他的國家隊之路一樣充滿了崎嶇和艱辛。

  卡尼吉亞首次代表阿根廷參賽是在1987年6月10日的羅馬,義大利和阿根廷的友誼賽中,當時義大利隊3-1戰勝了阿根廷。而不到一個月後的同年7月2日,卡尼就在和厄瓜多的美洲杯比賽中下半場替補上場,第五分鐘攻入阿根廷隊第1球,最後本場比賽阿根廷3球完勝對手。

  1990年,卡尼吉亞以鋒芒畢露的銳氣在最後關頭讓比拉爾多捨棄英雄遲暮的老將巴爾達諾,卡尼吉亞成為了最後一名入選義大利世界盃的阿根廷國家隊球員。比拉爾多在世界盃的首戰上沒有讓卡尼吉亞首發,而是把他最為一名奇兵在下半場用卡尼吉亞換下了疲憊不堪的魯傑里,局勢開始扭轉。喀麥隆隊根本無法看住卡尼,只能用粗暴的犯規對待他,在卡尼吉亞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中兩名喀麥隆人馬辛和比耶克因為對他一個人的惡劣犯規而被罰出場。雖然最終阿根廷1比0負於喀麥隆,但阿根廷同時也找到了真正屬於自己的陣容,卡尼吉亞在全世界的舞台上展示了速度技術的華麗巔峰,比拉爾多毫不猶豫地用卡尼吉亞取代了巴爾博的先發位置。小組出線后,阿根廷遇到了宿敵巴西,這也是所有阿根廷球迷眾所周知的卡尼吉亞成名戰--五秒靈感。下半場35分鐘,馬拉多納親手策劃的策略在電光火石間和卡尼吉亞的靈感相交,智者和殺手同時出手。巴西的桑巴跳入了深淵,卡尼吉亞在比賽結束以後第一個站在退場的通道上為失敗的巴西人送行。在此後的比賽中,卡尼用一個頭槌將東道主義大利逼上點球決戰的懸崖。結果自然是屢戰屢敗的義大利人倒在了血泊之中,但也正是這個進球,讓卡尼日後在義大利的職業生涯一片血色。最終阿根廷殺入決賽,卡尼卻由於累計黃牌無緣上場,阿根廷因為聖西尼的一次犯規被處以極刑,布雷默一蹴而就。阿根廷失去了大力神杯。賽后的馬拉多納淚如雨下:"如果我們的卡尼吉亞能夠參加這場比賽,結果也許不會是這樣。"

  一年後,美洲杯開戰。卡尼吉亞成為了當仁不讓的鋒線王牌,他身邊的搭檔則是當時初出茅廬的巴蒂斯圖塔。巴西萊執教的阿根廷一

  路過關斬將,在半決賽中又和巴西狹路相逢。彷彿命運一般,這場"南美德比"完全成了90世界盃的復仇之戰,卡尼吉亞則在第31分鐘與巴西隊的馬津霍發生惡性衝突被裁判雙雙逐出。比賽結束時比分鎖定3比2。停賽一場以後,卡尼吉亞終於沒有再次錯過決賽,他的速度攪得哥倫比亞的防線天翻地覆,西蒙尼和巴蒂斯圖塔的進球讓阿根廷完勝此役,巴西萊上任以後率隊奪得了第一個冠軍獎盃,鋒線尖刀卡尼吉亞功不可沒。

  此後3年,卡尼一直被種種負面新聞包圍,但是禁賽、吸毒、被流氓攻擊都沒阻礙卡尼對足球的信仰。94年的世界盃決賽前夕,巴西萊帶領國家隊在預選賽上的成績並不理想,在被哥倫比亞5比1擊敗以後,阿根廷隊蒙上了巨大的恥辱,於是在漫山遍野的呼喚聲中,馬拉多納以34歲的年齡再次入選國家隊。在和澳大利亞爭奪最後一個名額的比賽中,馬拉多納妙傳巴蒂斯圖塔讓阿根廷獲得了世界盃的一個出線名額。在這屆世界盃的準備過程中,馬拉多納為卡尼吉亞擔保請戰,"球王"甚至告訴巴西萊:"如果不讓卡尼吉亞參加世界盃,我就立刻退出國家隊。"巴西萊權衡利益,終於在馬拉多納的要求下將已經一年多沒有進行過正式比賽的風之子召入國家隊。但是,國家隊教練組依然對卡尼吉亞的身體狀況不放心,針對他進行了一系列的體能和技術測試,在這個測試中,他們在27歲的卡尼吉亞身上得到了一個可怕的數據:百米速度10秒23,這是一個幾乎逼近世界記錄並且已破洲際記錄的成績。

  世界盃首戰上阿根廷再次祭出強大的攻擊力度,4比0從戰術和精神上完全擊潰希臘隊,馬拉多納的進球堪稱絕作,卡尼吉亞、查莫特、馬拉多納、雷東多四人之間行雲流水一般的一腳出球配合,讓希臘球員目瞪口呆。而在隨後的比賽中,卡尼吉亞再次給巴西萊證明了自己,兩次間接自由球分別由巴蒂斯圖塔和馬拉多納主罰,前者雷霆萬鈞的重炮讓門將脫手,卡尼吉亞輕輕飄來挑破門閘,後者意動球出,卡尼吉亞神會而至,右腳旋出一記質量極高的搓射掛球門左上方死角。在這場比賽中,尼日尼亞人依然對卡尼吉亞進行了兇狠的鏟搶,在一次邊路突破中卡尼吉亞面對對方來勢將球從其身下一趟,自己則利用超強的彈跳能力從對手身上直接飛過,絕塵而去,全場喝彩。這次世界盃阿根廷擁有強大的陣容,卻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被淘汰出局。在馬拉多納被驅逐出世界盃的消息傳來的時候,卡尼吉亞痛哭失聲:"失去了迭戈的阿根廷隊就如同一個失去了母親的孩子一樣無助。"

風之停息

  帕薩雷拉上任初期,依然持續巴西萊以巴蒂斯圖塔、巴爾博、奧特加、卡尼吉亞為進攻核心的組成部分,隨後突然公布打擊長發的命令,羅德里格斯、卡尼吉亞和雷東多個性使然,拂袖而去。但是帕薩雷拉手下的年輕小將則在世界盃預選賽這樣的國際性大賽上吃夠了經驗不足的虧,傷兵滿營的阿根廷隊在無將可用的情況下終於招回了依然長發飄飄的卡尼吉亞,但僅在一場比賽以後帕薩雷拉又迅速將卡尼吉亞棄用。同時在奧特加的推薦下洛佩斯成為了阿根廷左邊鋒人選,隨後即使卡尼表態願意剪去長發,固執己見的帕薩雷拉也拒絕再徵召他入隊。此後卡尼在俱樂部經歷了最糟糕的一段時間,帕薩雷拉不招卡尼吉亞,從國家隊的角度出發,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當人們都以為將從此告別身穿藍白間條衫的"風之子"時,憑藉在蘇超聯賽中的奮鬥,貝爾薩在2002年2月親自致電卡尼,在闊別國家隊8年之後,他終於如願以償地再次成為國家隊中的一員,並且將再次披掛上7號戰袍,那件代表著速度技術顛峰的7號戰袍,也只有阿根廷的7號戰袍才獨有的特殊意義。

  2002年的世界盃註定是一屆詭異的比賽,法國、葡萄牙、西班牙的鮮血把東方的半島染的一片觸目驚心的紅色。在這其中,也包括一張出示給坐在替補席上卡尼的紅牌。具體的細節已經不用再說,只是到今天又有誰能夠想到,風之子的國家隊生涯是以那樣一種方式終結?

  當卡尼含笑的面孔從鏡頭中消失,慢慢走進更衣室后,這個當年的球場精靈的身影逐漸遠離我們的視野,如今更是音訊全無,但即便時間滄桑,容顏老去,也消不去卡尼曾經的意氣風發。祝福卡尼,作為一個球員,他理應得到更多的榮譽;作為一個男人,他應該被更加尊重。

風的嘆息

  收拾房間時,無意中在書櫃下層的某格里發現了98年世界盃期間所有的《足球報》和〈體育周刊〉,經歷了八年光陰,被我小心翼翼裝在袋子里的報紙依然安好完整一如剛擺上報攤時那樣嶄新——啊,錯了,有幾張是破的——歪著頭透視了一下記憶槽,我從記憶水層下打撈出八年前的一段記憶:

  八年前的法國世界盃,墨西哥隊是匹光彩奪目的黑馬,而隊中頭號射手赫爾南德斯憑藉著一頭金色長發和球場上的出色表現廣受注目,報紙上關於他的報道將他稱為「風之子二世「,有幾則報道的標題更是直接把「風之子」的稱號套在他身上,連二世的字眼都省略了,我只是掃了眼標題,便怒不可遏有生以來第一次發飆,立馬動手撕報。現在想起來,我不由苦笑,真想不到愛惜書報如我者此生也有如此經歷,唯一的一次……

  為何我會如此氣憤?

  當時我認為自己是憤怒於那些記者編輯胡亂把我心愛男子的稱號不負責任的冠在不適合的人頭上——在我看來能完美詮釋「風之子」這足球史上最美的稱呼的球員,只有卡尼一人。風之子,並不僅僅是有快速就能當的,奧維馬斯不可謂不快,但他卻不會讓人聯想到風,風的迅捷風的飄逸風的空靈乃至於風的漂泊不定和無聲無息中消散無蹤,這些風的特質只在卡尼身上淋漓盡致的演繹過——而那個四方臉的赫爾南德斯,他和卡尼唯一相似的地方,只是他仿效了卡尼的髮型罷了,但那頭金髮怎麼也閃爍不出卡尼長發日華般絢麗奪目的光輝。

  現在想想,我的憤慨和怒氣,並不僅僅因為這些,畢竟風之子的稱謂不是記者編輯說給誰就能給誰,現在再提風之子,沒有誰還會認為赫爾南德斯能冠上這個稱呼,甚至沒幾個人能想起他曾被以這個稱號稱呼過。八年後再回首當初,我明白了為何自己會那麼憤怒,我的憤怒下掩飾的是深不見底的悲哀和痛苦,因為報紙上那熟悉的三個字硬生生撕開我心底里尚還滲著血珠的傷口。

  即使帕薩雷拉以長發為借口把卡尼和雷東多一起屏棄於國家隊之外,我依然熱愛著這支不再熟悉的阿根廷隊。畢竟,藍白色已經深埋進我心裡,愛上潘帕斯雄鷹是從愛上卡尼開始,但對卡尼的愛卻不是我熱愛這支球隊的全部理由,我固然惱怒帕薩雷拉的偏執氣憤於他排除異己無所不用其極,但對他的憎恨卻不會延伸到阿根廷國家隊身上,所以我只有心痛,心痛於當打之年的卡尼卻不能踏上法蘭西的土地,心痛於每每在世界盃上光彩照人的風之子卻與這屆杯賽無緣,心痛於自己無法再得見綠茵場上卡尼翩若驚鴻的身影——只要想想他回到南美後有多難得到他的消息有多難看到他賽場英姿,而滿懷著世界盃上就能看到他的希望卻被帕薩雷拉用無聊理由掐滅,悲傷和痛苦堵在胸口壓迫的我幾近窒息。我盡量說服自己忘卻這悲傷全心沉浸於四年一次的足球勝宴,去為戰神巴蒂的大力射門喝彩,去欣賞冰王子的華麗腳法……去看這些值得球迷激動興奮的球星表演,不去想卡尼,不去想那個讓我一想起來就想要流淚的男子。可我全部的努力我用全部理智鑄建的壁壘在看到報紙上那熟悉的「風之子」三個字時,瞬間片片破碎,壓抑許久的悲傷和氣憤在那一刻噴薄而出,轉化成恨意的洪流淹沒了所有的理智……

  恨那些寫下這三個字的記者編輯,連帶的也對那個被記者編輯冠以這三個字的赫爾南德斯生出幾分恨意。或許在局外人看來,我的遷怒不免可笑,不過看球時有幾個球迷可以脫離情感保持理智?很多人喜歡一個球隊的理由、討厭一個球隊的理由在局外人看來也同樣可笑吧!而我,從來就不否認自己是個對比理性感性占絕對優勢的人。如果我不是這樣的人, 或許就無法把對卡尼的愛保持十二年……

  如果

  如果卡尼的命運不是如此多舛,或許在我就不會對他如此難捨——比起喜悅,痛苦留下的痕迹更為深刻,比起歡笑時短暫的快樂,悲傷劃開的傷口久久難以癒合;如果卡尼失去他的堅持他的固執,或許我能夠將他淡忘——命運一次次在他爬上人生高峰時把他推回到低谷,可他沒有一次服輸,縱然早已傷痕纍纍疲憊不堪卻依然頑強的、固執的再次踏上滿是荊棘的攀登之路;如果歲月能夠把卡尼的個性打磨的世故圓滑,或許我對他的愛可以褪色黯淡以至把他成功忘記——即使時光早已把那明凈的容顏變的暗淡,然而他對夢想的狂熱,對愛憎毫不掩飾的分明表露,依然如同當年一樣,乾淨透徹的叫人心動心痛。

  流年——寫給那些飄逝在風中的傳奇

  寫這篇文章時,卡納瓦羅正捧著他的金球獎微笑。他一直在笑,在很職業地笑。把嘴角固定成最適宜的角度,然後露出潔白的牙齒——就這樣。

  攝影師抱怨給他拍相片很困難,因為他笑得一成不變,幾乎找不到生動的瞬間。生動的表情,只有在他家孩子那純粹的喜悅的笑臉中才可以看到。

  所以說卡納瓦羅是一個深思熟慮的人,也是個聰明的人。

  所以在無數鎂光燈的閃爍下,在無數眼睛的注視中,他笑得很職業——職業得理固宜然。

  於是我突然想到以前看到的大眼李承鵬一句很簡練的評價:「義大利太俗」。替大眼說句很抱歉——這句話聽來太不講理。可在把巴喬排除之後,我就想到模特隊令人熟悉得眼都起了繭子的笑,想到他們一舉一動的有款有型,想到他們的西裝革履又想到他們的花花世界,順便想到了他們拍的廣告……就突然覺得評價的那個字,形象又貼切。

  他們不缺少英俊,也不缺少所謂的「酷」,更不缺少人氣,以及冠軍的頭銜——他們所缺少的,正是我最愛的,真實與靈性。上面話寫得不太客氣,但我並沒有絲毫要貶低義大利的意思,而且義大利也曾有過震撼人心的真實可感——哪裡都曾有過。我只是說,從整體風格,或說風骨上,想到這些以後,我就覺得,我更愛我的阿根廷了。

  我想起了那些比陽光更明亮的笑,想起了那些一慟碎河山的淚水,想起了風中那隨劍條衫一起飛揚著、揮灑著的,飄逸的激情。

  那是一種天然去雕飾的美,是一份持久的感動,一方面讓人隨之熱血沸騰,另一方面又讓人嘗到一種沁人心脾的清涼,心靈寧靜下來,恍若遠離了一切喧囂,找到了最永久的依偎……

  後來,我不可避免地想起了卡尼吉亞。絢爛的笑容,清澈的眼神,飄忽的身影,飛揚的長發,一代風華。

  還有,他和迭戈那些個我行我素又轟轟烈烈得一塌糊塗的日子。

  風中那一段段的傳奇,與空曠清遠的藍天白雲的世界,竟是那樣完美那樣和諧地溶在一起,然後留下一幅幅畫面在記憶中徐徐流過,然後定格,直到風化。

  看過那本《我是迭戈》的自傳后,從八卦的角度我曾經很感詫異。說起卡布里尼、馬爾蒂尼、巴喬包括貝克漢姆等等許多人時,迭戈總是說人家長得很迷人很英俊,有時還要再拐過來說長得這麼帥不拍電影而去踢球真是太可惜了……而說起卡尼的時候呢,球王就開始說人家很好、很優秀,說沒有人在速度變化方面像卡尼那樣快,說卡尼在他身邊他很放心,說卡尼對巴西那個進球是個如何破門入網的範例,等等等等。

  ——說得都此人只應天上有了,也唯獨沒說過一句他覺得卡尼好看。

  為此我曾經覺得很不解也很不平。迭戈你當真沒覺得你們卡尼吉亞很好看么?!當87年國家隊集訓初次看到那個眼睛彎彎笑著的少年向你走來;當美洲杯伴著看台上「el Pájaro」的呼喊你見他像風一樣輕靈敏捷的飛翔;當你在大霧天孩子氣地發出「我都看不到卡尼傳來的球了」這樣的抱怨;當世界盃上一次次電光火石靈光一閃的默契配合后,他回眸給你一個狡黠又心領神會的笑;當他回到阿根廷陪伴即將老去的你一起出入在糖果盒、你無意間轉過頭去看著他的眼角眉梢;還有,當對河床那場著名的比賽中,接到你的助攻進球后,他回過身,那樣向你跑來,整個身影中寫滿了喜悅與幸福……那一幕一幕的,你當真未曾發現,卡尼是那樣的……好看?

  寫到上面一句話時我自己也不禁埋怨起自己語言匱乏。那麼多形容面貌的詞,使來使去,說起卡尼,我還總是要說一個最簡單的,「好看」。我竟想不到更恰當的。——只是好看,就是好看,自自然然、舒舒貼貼的好看。

  於是我突然覺得明白前面疑問的答案了。克勞迪奧·卡尼吉亞的確好看,他的好看是與足球溶成一體的,所以永遠不會讓人覺得突兀或是奢侈——你會覺得,就好像他的容顏他的笑便是足球的一部分;就好像綠茵場的陽光下帶你的心在風中飛翔的那個人,本就應該有那樣天使般的面孔,那樣奪目的笑容。

  這也是許多阿根廷人給我的感覺。足球,不是衣冠楚楚者八面玲瓏的做秀,不是正襟危坐者信誓旦旦的諾言;不是什麼手段,甚至也不是什麼目的,而就是一種存在形式,一種融合到了生命里的存在形式——它成了生命純純粹粹的一部分。那些陽光燦爛的日子裡同樣燦爛的卡尼吉亞,讓你看到的,彷彿就是一顆飛翔著的靈魂、一個火烈的生命。

  所以每再看到那些純粹因喜悅而生的笑臉時,我總恍恍惚惚得覺得似曾相識。卡尼的身影就那樣隱約卻又清晰的浮到眼前。就連戴維斯杯上,納班揮起拍子,抬頭笑的時候,我都忽想,是不是所有人徹底地歡笑時,面容中都有些共同的部分呢?或者,所有的阿根廷人?——還是僅僅是我心理上的幻覺呢。我不知道。

  我只看到上方的看台上切切實實存在的,正在拍掌吶喊的、似乎每到重要場合總少不了的,馬拉多納。然後我突然想,不知道這個時候這個人想起了卡尼沒——

  多半是沒有的。

  記得總還是記得的,但許多事都淡忘了吧。原因是,已經太遙遠了。卡尼終究是沒有和迭戈一起走下去——如今唯一這樣張揚依舊的,大約也只有迭戈了。——因為他身後有一整個國家的熱愛甚至是溺愛,因為他有足夠的歷史,可以讓他活在過去歲月的記憶中,揮霍著現實。

  想再看到卡尼一眼,卻已是極難。以卡尼的性格,是決計不會當教練的罷……所以,說告別了,大抵就真是要永遠告別了。即使再見,即使再見……又怎可續寫風中的傳奇,又哪堪回憶的碎片,伴著那熟悉的容光,一併憔悴。

  更曾幾何時,說起「風之子」,人們在想起風中飛揚的那些故事的同時,也會憶起冰冷的訓練場、多霧的英倫,還有,落寞的眼神——那個我永遠也忘不了的眼神,寫滿了空蕩蕩的寂寞。在這時,即使再看到那些曾經的笑容,也會覺得,原來有種燦爛,能叫人憂傷;原來有種奪目,能煽情得讓人想要流淚。

  則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原來是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

  如煙有篇《在queen的歌聲里告別夏天》,給我的印象極深:

  「我寧願你在槍炮與玫瑰的強勁鼓點中毫無顧忌的伸出中指;我寧願你在上一個頹廢時代里露出標誌性的狂妄笑容;我寧願你和迭戈一吻千從此天長地久海枯石爛永世不會再醒;我寧願你像青春一樣消損像往事一樣軼亡寧願你在最後的夏天最後的陽光下煙滅灰飛——我為你的終於長大成人嚎啕大哭!」

  ——但這些只是夢,只是完美主義者們愛做的,有些一廂情願、又有些自私的……夢。

  又有誰,能是真正的「不羈」呢?誰都有自己的牽絆,誰都有自己的責任——比如家庭,也尤其是家庭。那麼……當我們不再年輕,當壓在我們肩上的遠比我們所能恣意揮灑的多得多時,我們又還有什麼可以用來張狂:有多少東西,最終敵不過時間的滌盪;有多少稜角,總要被歲月磨平?——在人類生活的這個世界上,究竟,又有多少轟轟烈烈,終要歸於平淡,而後靜待著,布滿塵埃……

  於是最終,只是不是悲劇的悲劇,沒有結局的結局。一切似乎還在繼續;一切又都已經結束。像陽光一樣燦爛,就勢必如陽光一樣消散;像泉水一樣清澈,也就註定要親身來驗證一個成語:似水無痕。

  直似是用盡一生的寂寞,來換取那一時酣暢淋漓、刻骨銘心的歡笑……然後所有的一切飄逝在風中。

  不是我們不在乎天長地久,而是許多美麗不可能天長地久——正如輝煌過後註定是暗淡,也正如人的生命也一樣會有盡頭。

  生命最終歸於平淡,於是少卻了精彩的大喜大悲,於是少卻了看客們的興趣與談資,於是人們砸咂舌於是搖頭走開……於是,那些熟悉的給過我們那麼多美好記憶的人,終於淡出了我們的視野。

  只有那些真正愛著他們的人,會小心的收藏起回憶的碎片,收藏起那些幸福和苦痛,那些歡笑與淚水,那些煎熬的歷程流離的宿命與最美好的年月,埋在自己的心底,繼續地、永遠地,愛下去。

  是的。可以天長地久的,是我們的回憶,感動,還有愛。

  就像杜拉斯《情人》開篇那句話:我愛你青春年少的臉,更愛你備受摧殘的面容。

  或許,這真的,就足夠了。

克勞迪奧·保羅·卡尼吉亞卡尼吉亞
克勞迪奧·保羅·卡尼吉亞 -社會評價

  「風之子」卡尼吉亞是阿根廷足球史上的傳奇人物,90年世界盃正是他的「天外兩劍」刺傷了兩位巨人:巴西和義大利,或許他不是最偉大的前鋒,但那一霎的風情卻足以永銘於世。

克勞迪奧·保羅·卡尼吉亞 -主要榮譽

  1次世界盃亞軍:1990年

  1次美洲杯冠軍:1991年

  1次阿根廷聯賽冠軍:1985/1986賽季

  1次蘇格蘭聯賽冠軍:2002/2003賽季

  2次蘇格蘭足總杯賽冠軍:2001/2002賽季、2002/2003賽季

  2次蘇格蘭聯賽杯冠軍:2001/2002賽季、2002/2003賽季

  1次美洲聯合杯冠軍:1987年

  1次阿根廷足球先生:1989年

克勞迪奧·保羅·卡尼吉亞 -數據統計

參加大賽

  

賽事年份代表球隊號碼
世界盃2002阿根廷21
世界盃1994阿根廷7
聯合會杯1992阿根廷7
世界盃1990阿根廷8

進球統計

  

代表球隊出場進球
國家隊5016
歐洲三大杯賽318
歐洲冠軍聯賽73
聯賽33495
總計422122

職業履歷

  

賽季俱樂部號碼出場進球國家聯賽等級排名
2005/06卡達運動





2004/05多哈阿拉伯人





2003/04卡達運動
185


2002/03格拉斯哥流浪者
268蘇格蘭11
2001/02格拉斯哥流浪者
245蘇格蘭12
2000/01鄧迪
217蘇格蘭16
1999/00亞特蘭大
171義大利22
1998/99博卡青年
00


1997/98博卡青年
225


1996/97博卡青年
00


1995/96博卡青年
2912


1994/95本菲卡
238葡萄牙13
1993/94羅馬
00義大利17
1992/93羅馬
154義大利110
1991/92亞特蘭大
318義大利111
1990/91亞特蘭大
2310義大利110
1989/90亞特蘭大
318義大利17
1988/89維羅納
213義大利111
1987/88河床
285阿根廷14
1986/87河床
243阿根廷110
1985/86河床
10阿根廷1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