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勞德·洛蘭

標籤: 暫無標籤

53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克勞德·洛蘭,1604年出身於法國東北部農村的克勞德·洛蘭,羅馬畫家。

  出身於法國東北部農村的克勞德·洛蘭,曾做過食品工人,但天賦的藝術才華促使他選擇了通往藝術天舊的路——前往羅馬並長期旅居此地成為畫家。 17世紀初,風景畫在意人利已作為一種獨立的繪畫類型存住。羅馬的藝術氛圍為克勞德·洛蘭的繪畫提供了極為優越的發展空間,到了30年代,他已頗具知名度,作品深受上流社會的喜愛。克勞德·洛蘭的風景畫創作由初期的講究傳統迅即轉入極富活力的北歐風格。由於他久居羅馬沒有為法國的學院畫風浸染,使他的風景畫能與普桑的作品一脈栩承。他革新古典風景畫,把自然景觀與人文思恕相結合,開創了以表現大自然的詩情畫意為主的新風格。他的作品充分顯示了畫家對光線的高度敏感,加之注入人物細膩的描繪,使中年時期的畫風到達澄凈與和諧的境界;晚年則更有個性,物體造型刻意拉長,色彩帶有銀色光芒,流露出神秘且嚴肅的氣氛。

  克勞德·洛蘭去世后,墓忠銘的記述形容他是:「小色描繪日出日落的傑出風景畫家。」19 世紀英國。畫家康斯太勃爾感嘆道:「迄今洛蘭仍被認為是目前最完美的風景畫家,我想他當之無愧!」

  1604 出生於法國東北部洛蘭公國的小村莊夏瑪紐。

  1617 前往羅馬。被畫家阿戈史提諾·達西僱用為僕人,之後成為他的弟子及助手。

  1625 回到洛蘭,擔任洛蘭宮廷御用畫師克勞德·督留耶的助手。

  1627 再度前往羅馬,並定居下來。製作第一幅標有年代的油畫作品《河畔風景》。

  1633 加入羅馬的藝術家職業團體「聖路加美術協會」,僱用助手強·多梅尼柯·帖奇鐵立。

  1634 法國畫家塞巴斯提安·布爾東製作克勞德偽作。

  1635 開始製作《真實之書》。受西班牙國王菲利普四世委託,繪製黎蒂羅宮的裝飾作品。

  1637 受羅馬教皇烏爾巴努斯八世委託製作。確立一流風景畫家的地位。

  1639 受菲利普四世第二次委託,繪製黎蒂羅宮的裝飾作品。

  1644 痛風或關節炎發作,影響作畫。私生女阿涅潔出生。

  1654 被選為聖路加美術協會理事但辭退。

  1658 助手帖奇鐵立離開。

  1659 開始與阿涅潔一起生活。

  1622 外甥強搬來同住。

  1663 罹患重病,病因不詳。

  1679 另一名外甥約瑟夫搬入

  1682 11月23日逝世於羅馬。葬於當地法國所有的聖特里尼塔迪蒙特教堂。

  以克勞德·洛蘭(「洛蘭」地區人氏之意,通稱「洛蘭」或稱他為克勞德)之稱聞名的克勞德·吉雷(約1604-1682年),大約在1604活1605年出生於法國東北部的夏瑪紐村。曾今有幾個世紀,大家都以為他出生於1600年,因為墓碑上(現已不存在)刻著克勞德在1682年下半年以八十二歲之齡去世。但是近年所發現的資料顯示,到1602年為止似乎都還沒有他出生的記錄,因此他可能是在那之後二到三年出生的(一般公認1635年時克勞德應當是三十歲)。

  克勞德出生時,當時的洛蘭公國在政治上雖然獨立,但在1766年與法國永久統一之前,就一直隸屬於法蘭西文化圈,因此克勞德經常被歸為法國畫家。

  克勞德的雙親,尚與安娜這一對吉雷氏夫妻,雖然是農民,但也過著非常豐饒的生活。兩人共有七個孩子,克勞德排行老三。

  目前所知道關於克勞德的青年時代,大部分都是根據兩本他在世時、以及死後不久所寫的傳記而來。其中一本是德國畫家兼撰述者的悠阿金·范·珊德拉特(1606—1688年)所著。珊德拉特在1628到1635年之間住在羅馬,當時是克勞德的鄰居兼友人。另一本是義大利人菲利普·巴爾底努奇(1624—1696年)所寫。巴爾底努奇不但是實業家,同時也會雕刻與繪畫,是有名的美術收藏家、藝術史家。他似乎曾拜訪過晚年的克勞德,也可以確定他曾經訪問過照顧克勞德的外甥。但因珊德拉特曾與克勞德過從甚密,因此也加強了他的版本的可信度。比較起來巴爾底努奇的版本記錄雖較詳細,但也比較學術性。

  這兩本傳記的內容雖偶有出入,日期的記載也有不確實之處,但兩人的記述大多相差無幾,應該可以相信。

  克勞德在學校的成績並不是很好,據說拼字與算術最另他頭痛,但爾後他成為當時最有名望的畫家之一,與其地位崇高且學識豐富的贊助者相處圓融,從這一點看來,克勞德應該也是非常聰明的人物。根據珊德拉特的記載,克勞德完成學業之後,原本曾學做糕點。因為當時糕點公認是洛蘭人最搶手的工作,因此這也不無可能。

  1617年到1621年之間的某一時期,克勞德離開故鄉前往羅馬,很有可能是根這到羅馬辦事的親戚一起。克勞德到羅馬後就受到畫家阿戈史提諾·達西雇傭,起初是做家中的僕人(應該是看上他的製作糕點的技術),最後成為學畫的弟子,之後又充當達西作畫的助手。據說克勞德也曾跟隨德國風景畫家哥弗列德·瓦魯斯學畫,在拿坡里住了兩年。但關於他這時期的經歷仍有許多疑點,到底克勞德從達西學畫,是在瓦魯斯之前還是之後,我們無法得知。

  關於克勞德在羅馬活動的確實記載,最早是1632年。兩年後她回到洛蘭,1625年10月開始,擔任洛蘭宮廷畫師克勞德·督留耶的助手。兩人在洛蘭公國首都南錫,一起為喀爾文教派的教堂天井製作濕壁畫,克勞德負責畫背景,督留耶則畫人物。但可惜的是這間教堂在法國大革命時已遭破壞。1627年初,二十一二歲的克勞德返回羅馬並定居下來,在許多外國藝術家聚集的西班牙廣場附近落腳。

  克勞德在定居羅馬前的早期作品,完全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最早的記年作品是1629年的油畫與1630年的蝕刻銅版畫,但沒有記年的作品中,有的推斷是比這更早一二年所製作。20年代末到30年代初,克勞德在羅馬也曾著手進行幾處富家宅邸的濕壁畫裝飾(這是他的老師阿戈提諾·達西的拿手絕活),這些裝飾畫現今除了七小幅風景畫系列之外,已全部散失,但也有研究者認為,這七幅是否真出於克勞德之手仍有待查考。克勞德在這之後就不曾從事濕壁畫製作了。

  即使克勞德在17世紀20年代末才開始獨立工作,但他在30年代中期已經名聲大噪,且風靡了許多重要的藝術贊助者。1633年克勞德加入羅馬最高格調的藝術團體「聖路加美術協會」,成為了該協會的會員,收入也開始提升,同年便僱用了助手強·多梅尼柯·帖奇鐵立。當時十三歲的帖奇鐵立,一直待在克勞德身邊直到1658年。

  在克勞德的繪畫經歷中,給予最大支持的贊助者當屬樞機卿古義多·班提波柳。他學識豐富且深具內涵,安東尼·凡·代克(1599-1641年)為他畫的傑出肖像畫已賦予了他永恆的生命,這幅畫現藏於佛羅倫薩碧提美術館。根據巴爾底努奇記載,班提波柳委託克勞德繪製的「兩幅風景畫,不但班提波柳本人很滿意,連看到剛完成作品的羅馬教皇烏爾巴努斯八世也給予極高評價。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其他的樞機卿們,以及聖俗的所有名流仕紳都成了克勞德工作室的常客」。克勞德為班提波柳所繪製的風景畫,到底是哪兩幅已不可考,但之後(1637-1639年)他為烏爾巴努斯八世所畫的四件作品則全數保存至今。

  到目前為止,克勞德不但在義大利確立了一流風景畫家的地位,在國外也有許多不斷增 加的支持者。其中值得一提的是西班牙的菲利普四世,他在馬德里的黎蒂羅宮殿建於17世紀30年代,並飾以委拉斯貴茲(1599-1660年)等一流畫家作品,克勞德也為這宮殿製作了幾件作品。實際上克勞德當時已非常受歡迎,不但被羅馬其他畫家摹仿,甚至還出現了偽作。1634年法國畫家塞巴斯提安·布爾東(1616-1671年)也曾將自己一件作品以克勞德名義賣出。

  為了防止偽作,1635年左右克勞德開始為每件作品留下翔實記錄他用素描記錄每一件作室出去的作品,再訂成一本簿子,每一張素描背後詳細記載了與委託人有關的事項,萬一對作品作者產生疑問,都有據可查。克勞德的這本簿子以義大利文取名為《Libro dei Verito》(真實之書),現在則以拉丁文之名稱《Liber Veritatis》廣為人知。

  由於有這本《真實之書》(現藏於倫敦的大英博物館),克勞德作品得以留下完整的正確紀錄,我們並可從中了解到他的委託人的國籍與職業:包括歷來三任教皇,還有許多樞機卿、貴族、外交官,加上軍事技術人員、將軍、外科醫生等。法國的美術收藏家們大部分都曾委託製作,除了義大利各地之外,克勞德作品也散見阿姆斯特丹、安特衛普等地。

  在義大利的克勞德崇拜者中,西西里島貴族唐·安東尼歐·盧佛是當時最有名的美術收藏家之一,因委託倫勃朗製作了數件作品而廣為人知。1665年左右,盧佛委任購買克勞德作品的代理人從羅馬寫了這樣的信回來:「想買克勞德的作品一點機會也沒有,因為他一輩子都已經排滿預約了。」實際上盧佛最後還是想辦法得到了克勞德的作品,但這封信也讓我們知道他當時有多受歡迎。作品委託從未間斷過的克勞德,價錢自然也比一般風景畫家要得高,但因他作畫速度緩慢,所以一年只能完成幾件作品。雖然並沒有累積龐大的財富,但也過著非常充裕的生活。

  克勞德即使事業非常成功,他仍過著安靜且樸實的生活,一心一意追求藝術上的成就。根據珊德拉特的描寫,克勞德「心胸寬大且品格高尚,除了自身的工作之外,沒有任何嗜好」;巴爾底努奇也曾提及他的好脾氣及正直的為人。克勞德與其他畫家也保持了溫馨的交往,尤其是和同鄉的法國畫家普桑(1594—1665年),兩人經常在一起喝酒。此外,克勞德雖然拒絕擔任聖路加美術協會的重要職務。但卻接受被分派的各項任務。他一生未曾擔任公職,也不曾參加在羅馬的外國藝術家們所舉辦的各種宴會活動。克勞德在羅馬居住的五十五年間只搬過一次家。根據他死後所做成的財產目錄,克勞德生前把所有剩餘的現金都花在繪畫、版畫及書籍上了。

  克勞德一生都沒有結婚,但1653年出生的非婚生女兒阿涅潔(母親很有可能是克勞德的女僕),從1659年開始便同他住在一起。克勞德有兩個外甥——強與約瑟夫,分別在1662年、1679年搬來與他同住,成為克勞德與故鄉、家人之間聯絡的橋樑。晚年的克勞德健康狀況不佳,由阿涅潔與她兩位表哥共同照顧。克勞德約從四十多歲就罹患了不知是痛風還是關節炎,經常因此延滯了作品的繪製。1663年,克勞德所罹患的不知名的病變得更為嚴重。

  高齡與疾病使得克勞德作品數量減少,根據《真實之書》記載,1669年只繪製了兩件,1671年只有一件。但即使如此,作品還是保持了高度水準。實際上有好幾件傑作是他最後十年的作品,例如克勞德去世那年所畫的《席維亞森林中射鹿的阿思卡紐斯》(1682年)就被評價為是他最偉大的作品之一。

  1682年11月23日,七十七歲左右的克勞德死於羅馬,埋葬在西班牙台階上的法系聖特里尼塔迪蒙特教堂,離他生前所住的地方不遠,俯瞰著西班牙廣場。墓志銘中這樣描寫克勞德:「出色地描繪日升日落的光線之傑出風景畫家」、「其藝術得到了上流社會最高的讚賞。」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