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州暴動

標籤: 暫無標籤

55

更新時間: 2013-08-30

廣告

政治,事件,歷史,亞洲,韓國

又名光州民主化運動(광주 민주화 운동)或五·一八光州事件,發生於1980年5月18日至27日期間。事件發生在韓國光州。是一次由當地市民自發的要求民主運動。當時掌握軍權的全斗煥將軍下令武力鎮壓這次運動,造成大量平民和學生死亡和受傷。光州事件敲響了韓國軍人獨裁統治的喪鐘,加速了民主政治的到來。

事件經過
      
1979年10月26日朴正熙被部下情報部長金載圭刺殺,由崔圭夏任代總統,韓國出現了一個短暫的「漢城之春」。但好景不長,實權還是掌握在軍人手中。11月24日,140名民主運動人士因要求民主而被逮捕及拷問。12月12日,又一位軍界強人全斗煥發動了「肅軍政變」,繼續實行獨裁統治。不久,金大中等民主人士發表了《促進民主化國民宣言》,要求全斗煥下台。1980年4月中旬,全國爆發了工人及學生示威浪潮,要求民主。5月初全斗煥政府公布了戒嚴令,宣布在漢城取消一切政治活動,禁止集會遊行。但民眾示威浪潮隨之更擴大,要求撤銷戒嚴令和全斗煥下台。5月15日,約10萬名大學生在漢城集會,向軍政府示威。   5月16日光州也有3萬名學生與市民示威。5月17日,全斗煥宣布《緊急戒嚴令》,進一步擴大戒嚴範圍至全國,禁止一切政治活動,關閉大學校園,禁止召開國會,禁止批評國家元首,還拘捕了金大中、金泳三等民主運動領袖和學生。組成戒嚴軍分六路包圍了韓國全羅南道(相當於中國的省)首府光州市,甚至動用飛    
機空運軍隊。當日上午10點,在光州民主運動大本營全羅南道國立大學,戒嚴軍與學生發生了第一次衝突,軍隊打死學生數人、逮捕多人。激動的光州學生和市民奮起抗爭,聚集於全羅南道道廳(相當於我們國家的省政府)前廣場,拉開了「光州518抗爭」序幕。一句「到道廳去」成了當年最激蕩光州市民的口號。學生與市民以道廳為中心,到光州火車站、高速巴士總站等地阻攔戒嚴軍進城。軍隊向人群開火。5月20日晚,20萬人在道廳集會、示威。市民組織了200多輛計程車、公共巴士突破戒嚴軍封鎖線到道廳助威。戒嚴軍切斷了光州與外界的聯繫,擔心失控,21日凌晨向示威人群開火,造成54人死亡。21日,多達30萬的老百姓來到道廳,廣場及周圍的錦南街、忠壯路都擠得水泄不通。一個青年站在戒嚴軍的坦克上,揮舞著國旗,高呼「光州萬歲」,市民圍在一起高唱國歌,軍隊射殺了這位熱血青年。憤怒的市民成立了「民眾抗爭本部」,進行長達一周的有組織有系統的對抗活動:       
組織市民軍,與戒嚴軍武裝對抗。他們從警察局和軍隊那裡搶奪了部分武器,與軍隊開展了街壘戰,佔領了道廳。市民軍迫使戒嚴軍一度撤回到郊外。整個抗爭期間,還訓練市民使用槍械。由於有武裝衝突,所以後來也有歷史學家稱作「518暴動」或「518起義」。   成立市民收拾對策委員會。與政府當局談判:讓死難者家屬認領抗爭者屍體、戒嚴軍釋放被捕的民眾並撤出道廳及市中心、市民軍交出武器。   組織救援、發動募捐、提供後勤保障。為抗爭人士提供食物及日常補給。醫生、護士全力搶救受傷者,連娼妓都為傷者獻血。       
23、24、25日連續三天晚上數萬市民在道廳廣場召開「守護民主市民大會」,決心與軍政府對抗到最後一刻。   突破軍政府新聞封鎖,向全國說明光州事件真相。政府控制的光州各媒體不僅不客觀報道事件的進展,還歪曲事實。市民縱火焚燒幾家電台和報社,並自己編髮了《民主市民會報》,向全國發布光州抗爭消息,如實地揭露戒嚴軍的暴行。
編輯本段美國態度改變
      
市民佔領道廳開展全方位抗爭以來,僵局持續了不到一周,美國的態度使局勢出現了劇變。向來以支持民主自由運動祖師爺自居的山姆大叔,可沒有支持韓國大學生的民主運動。據韓國學者說,全斗煥調軍隊到光州就得到了美國的默許。因為,根據50年代簽訂的韓美同盟,韓國軍隊的指揮權在駐韓美軍司令部手中。27日,美國國務院發表了「不能坐視南韓的無秩序和混亂」聲明,正式容許全斗煥軍政府軍事鎮壓抗爭者。數千名軍人開著坦克進入市區,儘管有市民卧路阻擋,但坦克仍然肆無忌憚地壓過他們入城。戒嚴軍佔領了道廳,槍殺了最後一批不肯撤出道廳主樓的20多名學生和市民。光州「518」運動以被殘酷鎮壓而告終。這使本來反美情緒就很重的韓國民眾更增加了對美國的仇恨。
編輯本段韓國教會在「518」運動中的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韓國教會在整個「518」運動中起了積極的作用。正是5月18日這一天,學生們在天主教會大樓前舉行了首次靜坐示威。整個抗爭期間,天主教會設立了廣播站,向全國揭露了戒嚴軍濫殺無辜的暴行,頌揚了市民們的正義行動。光州事件被鎮壓后,持續報道「光州五月事件」。教會醫院還組織了對受傷者最及時的救助。   據官方報道,光州事件造成了207人死亡,122名重傷,730名輕傷(又一數據:2392人受傷,987人失蹤)。直接經濟損失為2200萬美元。但間接損失無法統計,導致了韓國戰爭結束后,政府實施經濟增長計劃以來的第一個負增長年。
編輯本段全斗煥政府鎮壓民主運動
  光州518事件平息后,全斗煥政府在全國瘋狂地鎮壓民主運動,白色恐怖籠罩著韓國。5月28日逮捕了幾千名參與民主運動的市民,並以「光州事件的幕後操縱者」的罪名判處金大中死刑。1980——1983年,有700多名新聞工作者因要求新聞自由而被政府勒令退休。1980-1986年,每年都有相當多的大學生因政治訴求被開除。
編輯本段「518」運動被鎮壓后
  「518」運動被鎮壓后,攝於政府高壓,韓國新聞媒體只得選擇沉默。政府在提到這個事件時,只輕描淡寫說是「光州事件」或「光州暴亂」。韓國爭得1988年漢城奧運會舉辦權,大大推進了民主化進程,為「518」正名迎來了曙光。這時,反對黨的改憲運動如火如荼,特別是1987年6月,百萬人走上漢城街頭要求改憲。軍隊已經無法再壓制民主運動。韓國軍政府在內外壓力下,也為了改變世人對自己的政治形象,被迫接受憲改方案,採用總統直接選舉制,獨裁統治在韓國終結。全斗煥下台後,緊接著,1988年,光州「518」事件很快就被國會重提。1993年第一位非軍人總統,金泳三上台,承諾為518運動死難者建立國家公墓。1997年,他簽署「518」運動特殊法令,正式為「518」運動正名,為死難者家屬支付賠償金。對鎮壓「518」事件的元兇——兩位前總統全斗煥、盧泰愚以內亂罪課以重刑。不過後來又對他們實行了赦免。   可以說,是光州「518」運動敲響了韓國軍人獨裁統治的喪鐘,加速了民主政治的到來。
編輯本段對韓國社會的影響
  「518」運動對韓國社會的深遠影響   我一直對韓國學生運動在推進韓國政治民主化過程中的作用有著濃厚的興趣,弄清「518」運動的來龍去脈一直是我的願望。我於2003年至2004年來到光州這座韓國人引以自豪的「民主之城」的朝鮮大學講學一年,在這期間,得以尋訪「518」事件發生地,多次上「518」國家公墓憑弔死難烈士,與當年518運動的參加者、現在我的同事、朝鮮大學的教授們座談「518」運動的意義。感覺到,「518」猶如一個咒語,在光州乃至整個韓國國民心中留下了深重的創傷,至今還難說完全平復。   光州城有許多地方以「518」命名:如「518」民主廣場(就是全羅南道道廳門前的廣場)、「518」紀念公園、「518」自由公園、「518」陵園、「518」公墓等。「518」公墓是1997年落成的,那時才得以將分葬在幾處的烈士遺體歸葬一處。每年的「518」這天,韓國總統都要來這裡發表講演,緬懷長眠此地的烈士們對韓國政治民主化的貢獻。2004年5月18日下午,兩個學生駕車陪我到達墓地,公墓坐落在光州的東南角,佔地數百畝。最引人注目的是其主體建築,位於墓地中央的是「518」民眾抗爭追思塔。下面數百座墳墓的碑文上寫著死難者的姓名、生卒年月。大多數是1960年前後出生的大學生,死時僅20歲上下。公墓內還有一座「遺影奉安所」,供奉著「518」事件中死難者的遺像靈位。更使人震撼的是公墓內還有一個資料館,周而復始不停地播放著「518真相」的錄像片,長達一個多小時。幾乎是原汁原味地再現了那段血淋淋、慘不忍睹的歷史。那天的公墓現場,被數不清的花圈、輓聯覆蓋著。前來悼念的人絡繹不絕。那天上午,盧武鉉總統來發表了重要的講演。我目睹了許多死難者親屬跪在墳頭悲痛欲絕的慘景。聽一個韓國朋友說,從市中心通往墓地的一條主路被稱作「眼淚之路」,每年來此掃墓的市民們沒有不痛哭流淚的。   每年的「518」前一周,整個韓國都在紀念「518」運動:電視有專門報道,報紙有專欄。大學校園內滿是五一八主題的各種報告會。光州市中心的道廳門前廣場(現在叫「518」民主廣場)連續幾天有紀念「518」運動的大型晚會。整個錦南大街(正對道廳,是光州最繁華的大街)都布置成當年「518」的場景。馬路的兩邊掛滿了當年的照片,大街上扔滿了被踐踏的小幅美國星條旗,市民以示抗議在「518」事件中,美國充當獨裁軍政府幫凶,鎮壓了這次學生民主運動。   當年「518」運動的參加者很多今天已經是韓國政壇的核心人物。近幾年,韓國政壇有個「386世代」的說法。「3」指的是他們的歲數,這個群體大都三四十歲年齡,「8」指的是20世紀80年代,正是這個群體的人上大學時期韓國獨裁統治轉向民主政治的動蕩年代。「6」指的是20世紀60年代,他們是這個時期出生的。「386」人士大多積极參加了當年的「518」運動。他們思想左傾、主張社會正義,代表社會進步的力量,而與親美的保守勢力針鋒相對。盧武鉉說「386一代人是改革的核心力量」。在2003年盧武鉉上台時,總統的參謀班子(指青瓦台的秘書們)大多數是「386」世代人。而盧武鉉總統、李海瓚總理及政府很多部長在「518」運動時期多是激進民主運動的律師、勞工運動專家、民主運動領袖人物。他們當年正是為被捕入獄的學生(後來的「386」世代人)辯護而名聲大噪,或與「386」世代人有師生之情。
編輯本段死難者家屬口述
口述一
  我的兒子,願你變成一隻鴿子,在天空自由地展翅飛翔……   ──Kim Hyung-kwan的母親,Kim 死時22歲,是一名工人   我到醫院的停屍間時,完全認不出他,只看見一張被壓碎的臉。我只能從他身上熟悉的衣飾,肩上的鴿子紋身,才確定他是我的兒子。我倒在他被壓碎的臉上,哭得暈倒了。幾個月後,他的爸爸因為激憤病逝。當我覺得很冤枉及孤單而望向天空時,我看見我的兒子變成一隻鴿子,拖著他爸爸的手,在展翅飛翔……   8年前的那天,我好幾次叫他:「不要出去,不要出去。」他還是說著:「我要找回被(獨裁政權)奪去的國家。」他跑出去了,我完全阻止不了他,只能滿心焦慮地等待,那種心情,是沒有經驗過的人不能了解的。   後來,我和丈夫出去找他。我們想,只要看見他活著就高興。但我們在街上看到的只是工人正在「道廳」前面清洗地上的鮮血,不論男女,被捕學生被脫掉衣服拉走,情景很悲慘……我們仍找不到兒子。   回家后,小兒子哭著說:「剛才有人打電話來,說哥哥死了。」我和丈夫立即到每間醫院的停屍間尋找,最後在其中一間醫院中找到他。可是……   在一年內,我失去了兒子及丈夫,財產也散盡了,生活很困苦。8 年過去了,我也想不到我能夠堅持到今天。我對那些開槍者依然充滿怨恨,我要親眼看到那些兇手受懲罰。   我的兒子Hyung-kwan是一個很可靠及開朗的人,他有很多朋友,雖然我們家境貧困,但他每天都會帶朋友回家吃飯。他是一個很好的人,為什麼他要離開我?他做錯了什麼?我要努力爭取查明真相,這樣才能令乖兒子死得瞑目。
口述二
  怎麼我的兒子會是「暴徒」呢?   ──Paek Dae-hwan 的母親,Paek死時20歲,大專一年級學生   當我見到他的屍體時,他的衣服被脫光,鼻子被切斷了,眼珠凸了出來,實在太慘了……究竟是誰這麼殘酷地殺了我的獨生子?他是一個溫馴的人,對長者很有禮,鄰里亦常常稱讚他,他怎會是「暴徒」?   他從小就很老實,對待所有朋友都一樣。   8 年前的5 月20日晚上,他打電話回家說:「我今晚在朋友家中睡。」第二天晚上他又打電話來說:「我和前輩及朋友在一起,不用擔心,明天早上我會回來。」豈料這竟是他的最後說話……   23日開始沒有他的消息,我和丈夫立即四處打聽他的下落。一個月後,員警局內一位員警給我們看其中一隻沾血的運動鞋,我們認得是兒子的。他便告訴我們兒子臨時埋葬的地方。我們到那裡時,情景慘不忍睹,兒子的胸部有槍傷,屍體已經腐爛得很厲害。我們找了一個月,才找到兒子,並且是已經腐爛而被扔掉的屍體。我想報仇……   1992年,市政府發給我們米糧,作為對我兒子死亡的賠償。我壓不住心頭的憤怒,扔掉了那些米。那年,前總統全斗煥來了光州,我被軟禁在家中。後來我偷偷走出去,看見全斗煥帶著很多隨行人員,與他的妻子坐著車,堂而皇之地駛進來,我很憤怒,便跑到他們的車隊前面,在地上打滾。   已經8年了,我的兒子還被稱為暴徒。我實在太難過?我一定要為兒子爭取平反,我要爭取到底,查明真相,判斷究竟誰才是真正的暴徒,這樣我心上的疙瘩才能去掉。關於這件事,就讓我這個失去了兒子和丈夫的人來帶頭爭取吧!
口述三
  用被子做示威橫額,寫上「還我兒子!」   ──Wan-bong的媽媽是單親人士,Wan-bong是獨生子,死時18歲,是一名中學生。   我兒子常常說想擁有一部腳踏車,每次我都對他說:「如果你考試成績好,我買給你吧!」1980年4 月,他帶來了成績單,很高興地說:「媽,我考到第12名。」我很開心地說:「下個月我一定買腳踏車給你,你只要等一個月就會有腳踏車。」可是我還沒有履行這個承諾,他便死了……可憐的兒子,他連自己的爸爸也沒有見過,我一直很疼愛他,他是一個很懂得照顧家庭的人……   1980年5月20日,他很早就從學校回來,整個人看上去十分無精打采。當時我不太知道外面的情況,他只說:「媽,我好像消化不良,吃不下飯。」當我晚上外出時,看到一些人流著血,被背到醫院去,我感到很恐懼。   5月21日是佛誕日,我要去寺廟,便吩咐兒子:「你哪裡也不要去,我馬上就回來。」我出去時,有一個人給了我一些錢,請我幫忙買一些麵包、香煙、牙膏等物品給示威隊伍。買完這些東西后,附近的娼妓幫我一起拿到隊伍中。示威隊伍中有一人說:「阿姨,我們已經吃飽了,但那些政府軍人可能肚子餓,麻煩你拿這些東西給他們。」我拿了一些雞蛋給那些軍人後便立即回家。但回家后,發現兒子已不知所終。我立刻四處去找,那時外面已經亂成一團。   5月21日,我到了兩間醫院找尋,醫院到處是血漬,但我找不到兒子。22日,我跟鄰居一起到其他醫院的停屍間找尋,但是到了醫院后,我卻不敢進去,便叫鄰居代我找找看。半天後,他來叫我進去看看。我想:我的兒子不會死的,幹嗎他要我進去?我不想進去,但是他繼續叫我。我無奈地進去,當看到兒子的褲子時,我當場暈倒了。晚上接到電話,那人說:「這裡的屍體全部都以國旗蓋著,只有你兒子沒有國旗蓋,你快點帶來吧!」我沒有氣力走動,只能爬著去。我一邊哭,一邊說:「給我一面國旗吧!我的兒子死了,沒有國旗蓋。」再到那停屍間,我第一次看清楚兒子的臉,在他右耳後有槍孔,但已沒有前額,只剩前額皮,棺木一半染滿鮮血。29日出殯時,他的屍體已經腐爛腫脹,棺木也碎了,只能把屍體埋葬。   1983年,我聽說總統全斗煥到光州來,便與一些遺屬舉著示威牌去抗議。因為我沒有布匹,只用被子做示威橫額,寫上「還我兒子!」全斗煥的座駕經過時,我大聲說:「你這個殺人兇手,竟敢揮著手到這裡來!還我兒子!」之後,我被拉走了。   1987年,我在遊行示威中被打傷進了醫院。我後來發現這所醫院就是我找到兒子屍體那家,我不知哭了多久……   現在,我很想知道為何無辜的人要死掉?是誰下令開槍?我想知道,我要知道。
編輯本段光州民主化運動
  摘自韓國光州廣域市網站:1980年5月,韓國現代史上最悲哀、醜惡的事件在光州發生了。新軍部為了篡奪政權,發動了12·12軍事政變,光州學生和市民走上街頭遊行反對這種醜陋行徑,並佔領了道廳。在戒嚴軍的強行鎮壓下,無數光州市民在鬥爭中犧牲了,從表面上來看,光州民主化運動也由此告一段落。這是一些政治軍人趁朴正熙總統被槍殺后之機,利用當時的權力真空狀態,對光州市民展開的沒有人性的軍事行動(行動命令:衷情行動)。以此為契機,他們成功掌握了國家的政權。 '第5共和國'就這樣成立了,但是'第5共和國'的指導部成員不是永遠的贏家,光州市民也不是永遠的輸家。   據統計,當時戒嚴軍的武力鎮壓造成了4,362名(截至2005.4.為止)的人身傷亡,154名死亡(包括12具沒有關係人的屍體),70名下落不明,4,138名變成殘疾或者被逮捕、拘禁。這只是政府所發表的統計資料,其實搜查期間中被非法逮捕的市民多達3千名,多少的無辜市民被戒嚴軍逮捕已經無從考察。 1980年代以後,光州民主化運動已經被證明是歷史的勝利,而不是失敗。當時在光州犧牲的無數無辜生命也是歷史的英雄,而不是毫無意義的犧牲品。光州民主化抗爭雖然失敗了,但是,其失敗的經驗卻使得80年代抵抗獨裁政權的民主意識大大增強,民主化運動勢頭也因此高漲。 5·18被政府規定為民眾抗爭的整個過程,充滿著曲折和艱辛。   當時,政府稱"5·18事件"為"光州事變"、"暴動"、"受企圖推翻國家政權的不法分子指使而發生的內亂",因此,光州市民不得不小心謹慎,不能說出其所感所想。但是1987年6月民眾抗爭發生之後,1980年5月的真相逐漸為國民所知。1988年第6共和國成立以後,以尋求國民和諧為名,將'5·18事件'命名為'光州民主化運動'。 在13屆國會"朝小野大"的格局下,光州聽證會開始了。1980年5月空運部隊在光州進行的武力鎮壓和新軍事集團的政權推翻陰謀都被揭穿,光州市民所經歷的痛苦的10天也通過電視轉播得以大白於天下。 1993年文民政府出台後,金泳三總統發表5·13談話,表示"1980年5月在光州發生的流血事件為中國民主主義的發展打下了基礎,是為實現民主主義而付出的犧牲",同時,明確規定"目前的政府是繼承光州民主化運動的精神而成立的民主政府",對光州民主化運動的正當性給予了肯定。   5·13談話發表之後,又開始了"糾正錯誤的歷史"的工作,制定了5·18特別法,以"歷史、法律和正義"的名義對1980年5月武力鎮壓光州的新軍事政府作出了歷史的審判,這一工作對撫平全體國民和光州市民的創傷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但是,當時大法院判定5·18事件是內亂,而且此判決仍然有效。所以在通過重審推翻原審判決之前,光州民眾抗爭從司法上來看仍然是內亂,參與抗爭的市民都是暴徒。5·18光州民主化運動的真相至今為止仍然撲朔迷離。1980年5月17日,擴大緊急戒嚴之後,政府為什麼向光州增派空運部隊,當時由誰來指揮空運部隊,誰命令向光州開槍,而美國又發揮了什麼角色,到底有多少光州老百姓死去等,到現在仍然是不解之迷。 雖然新軍部的成員以國民的名義受到了"歷史和法律的嚴厲的審判',但真相仍然是一個謎團,這是我們這一代人應解決的歷史課題。 要弄清光州民主化運動在中國近現代史上的位置,首要之務就是徹底查明真相,明白其歷史意義。
編輯本段光州民主化運動的歷史意義
  對光州民主化運動具有的歷史意義,存在著各種觀點,其主要內容如下。
第一,為繼承發展中國民眾抗爭傳統提供契機
  光州民主化運動為繼承發展中國自古以來的民眾抗爭的傳統提供了一個契機。1961年一些軍人發動5·16軍事政變,否定4·19民主革命,光州民主化運動是為了抵抗這一軍事政權而開始的。而且在此過程中,繼承並進一步發展民眾抗爭的自主和民主的傳統。
第二,證明了民眾就是民族歷史發展的動力
  光州民主化運動中,民眾成為創造歷史的主人,證明了民眾就是民族歷史發展的動力,其意義巨大。19世紀80年代,工人、農民、貧民、學生、宗教人士、文化藝術家、知識分子和在野人士等成為推動歷史發展的主要力量,在所有領域實現了民族民主運動的飛躍發展。也就是說,人們通過對認識、繼承和反省,認識到自己所處的位置和所面臨的任務,最終實現了民族民主運動的大步發展。
第三,用武力抵抗政權的正當性首次得到肯定
  與西方的歷史不同,在歷史上,用武力抵抗政權的(試圖)從來沒有得到認可。但是光州民主化運動中,人類的自然權,即抵抗權的正當性首次得到肯定,進而作為抵抗的手段,武裝鬥爭的合法性也得到承認。從這點來看,其意義非常深遠。光州民主化運動雖然開始被一些掌權者的貶低為"武裝暴徒的騷擾事件",但是現在已經被全體國民公認為是"光州民主化運動"。從東學農民運動和義兵鬥爭等就體現出來的民眾鬥爭的積極性和正當性一直到了光州民主化運動開始才得到了正式的認同。
第四,推動民族民主運動的動力
  全斗煥政權繼承了高壓的維新體制,進行了強權統治。在此情況下,光州民主化運動為否定政權的正統性和道德性提供了契機,又為導致其體制的崩潰發揮了決定性的作用。當時全斗煥政權動員各種情報機構進行了高壓統治,但是每逢5月在光州湧現出來的抵抗運動,使該政權搖搖欲墜,最後被推翻。從這點上來看,光州民主化運動是自從1980年以來一直是推動民族民主運動的動力,也是其歷史的證明。不僅如此,這次民主化運動使所有國民就清算第五共和國達成共識,成為民眾推翻不正當政權的首例。 光州民主化運動不應被認為是一個時代的痛苦的歷史記憶,而應成為現代史進程的新的出發點。因為80年以後國民所表露出來的對實現民主的強烈願望和要求,就實實在在的證明了5·18光州民主化運動給中國民族歷史帶來了何種震撼和影響,我們應該將何種歷史意識教給子孫後代。
編輯本段相關影視作品
1. 花瓣 A petal
      
又名: A Petal   導演: 張善宇   演員: 李貞賢 文成根 Yeong-ran Lee   片長:89分鐘(min) 拍攝年份: 1996 類型: 劇情 國家/地區: 韓國
花瓣劇情簡介
  全部顯示 簡潔顯示 補充內容 補充 故事發生在光州的五月天,一名十五歲少女剛剛失去了媽媽,於是傷心得跑到街上,不知如何是好。終於,她不知何故地跟隨了一名建築工人Jang,並將他認作是自己的哥哥。她的沉默和沒有焦點的眼神,再加上彷佛已被摧殘的身體,令Jang感到她像被一些恐怖的東西留下了深刻的烙印。而就在這一刻,他亦希望可以替這個少女離開自己的噩夢。   可是後來,他卻漸漸接受了這個少女苦命的事實。同時間,村內有一個人離奇地死去,村民正在找尋著那個死者的妹妹,可是找了多時亦未見她的蹤影……   故事發生在光州的五月天,一名十五歲少女剛剛失去了媽媽,於是傷心得跑到街上,不知如何是好。終於,她不知何故地跟隨了一名建築工人Jang,並將他認作是自己的哥哥。她的沉默和沒有焦點的眼神,再加上彷佛已被摧殘的身體,令Jang感到她像被一些恐怖的東西留下了深刻的烙印。而就在這一刻,他亦希望可以替這個少女離開自己的噩夢。   可是後來,他卻漸漸接受了這個少女苦命的事實。同時間,村內有一個人離奇地死去,村民正在找尋著那個死者的妹妹,可是找了多時亦未見她的蹤影……
2 華麗的休假 Splendid Holiday
      
又譯:華麗的假期 / 華麗的假日   導演:   金志勛 Ji-hun Kim   主演:   金相慶 Sang-kyung Kim   李瑤媛 Yu-won Lee   安聖基 Ahn Seong-gi ...   李准基 Lee-joon gi    國家/地區:韓國 Korea   對白語言:韓語 Korean
華麗的休假劇情介紹
      
住在光州的民宇(金相慶飾)和振宇(李准基飾)父母早亡,兄弟倆相依為命的生活雖清苦卻也簡單快樂。老實巴交的民宇一心期望正念高三品學兼優的弟弟成為出色的檢查官,平時對弟弟疼愛有加。民宇暗戀著公司老闆的女兒——溫婉的護士朴申愛(李瑤媛飾),同是虔誠教徒的兩人經常能在教堂里遇到。靦腆的民宇珍藏著彼此相處的每一個細節,常常回到家裡偷偷地陶醉。如此平靜安詳的生活,卻被恐怖的槍聲打斷了。就在民宇和申愛第一次約會的這一天,暴力事件突然發生,電影院突然出現揮舞棍棒的軍人們。使得一些無辜的市民被蠻橫的武裝軍隊用刀槍鎮壓,甚至殘殺。「有人被抓了,有人被殺了」——原本平和的光州於瞬間成了阿修羅場。目睹摯友死亡的振宇不顧哥哥的反對,毅然加入示威隊衝到反擊的最前沿,最後不幸犧牲。   善良的申愛秉著仁愛的心,為其他傷者提供無償的醫療服務。民宇失去了唯一的弟弟,接連眼看著一個個朋友和家人成為鎮壓軍刀槍下的冤魂,之前被這些打擊嗆得回不過神來的他意識到不能一直沉溺在悲傷中,他戰鬥的決心終於在憤怒中爆發。他和其他人結成了市民自衛隊,在退役將校朴興洙(安聖基飾)——申愛的父親的帶領下,開始了那十天艱難而壯烈的「華麗的休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