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帝劉奭婕妤傅氏

標籤: 暫無標籤

13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元帝劉奭婕妤傅氏-人物 傅氏 人物介紹 得寵於元帝劉奭,「子以母貴」,其子定陶王劉康也得到元帝的喜愛,甚至使元帝產生易儲之念,但遭王皇后及諸臣的反對。

 

元帝劉奭婕妤傅氏 -人物

傅氏

 

元帝劉奭婕妤傅氏 -人物介紹

得寵於元帝劉奭,「子以母貴」,其子定陶王劉康也得到元帝的喜愛,甚至使元帝產生易儲之念,但遭王皇后及諸臣的反對。誰知二十六年後,劉康之子、傅氏之孫——劉欣又做了皇帝,傅氏被尊為「恭皇太后」。

傅氏是河內溫人,傅氏父親去世得早,母親便帶她改嫁,母親嫁給魏郡鄭翁為妻,並且為鄭翁生了一個兒子,取名鄭惲。傅氏隨母到鄭家后感受不到父愛,況且母親又生了弟弟,所以,傅氏得不到家庭的溫暖。年幼的傅氏從小便學會了自立,甚至幫助母親照顧弟弟,十分懂事。

恰逢後宮廣召美女入宮,聰明、漂亮的傅氏被選入宮中,剛入皇帝,傅氏被分為上官太后的侍女,聰明的傅氏每天殷勤地侍奉上官太后,因其聰明賢,很快就得到上官太后的歡心。

元帝劉奭做太子的時候,姬妾成群,可太子劉奭對眾姬妾毫無興趣。原來,太子的寵妃司馬良娣,與太子情深意厚,突然病逝,臨死前,司馬良娣拉著太子奭的手說:「妾死並非天命,而是那些姬妾位詛咒的。」說完,便合上了眼睛。太子劉奭悲痛萬分,並為此而大病一場,整日悶悶不樂,認為是姬妾害死了她的愛妃,所以,從此不再臨幸任何姬妾。宣帝聽說后,十分不悅,恐怕從此斷了劉家的子嗣,於是與皇后,決定為太子先妃,以充太子宮。傅氏民被如入太子宮,侍奉太子。

當時,據卜者相「富貴之命,妙不可言」的王政君也被充入太子宮,而且宣帝與皇后對王政君有所偏愛,因他是太子隨手所指的,所以,王政君馬上就得到太子的臨幸,誰知就此一「幸」,王政君便懷上皇嗣。生下一子,取名劉驁。太子十分喜歡皇子,但並不喜歡他的母親王政君。

黃龍元年(前49),宣帝逝世,終年42歲,太子劉奭即位,是為元帝,元帝即位后,立劉驁為皇太子,「母以子貴」其母王政君被立為皇后,其實元帝並不喜歡她,只是因她生下皇嗣,並且亡父宣帝也疼愛劉驁,所以只好立王政君為後。但是,元帝劉奭寵愛傅氏,繼位后,立傅氏為婕妤。

傅氏不但深得元帝寵愛,還得到後宮其他嬪妃的讚譽。傅氏受寵,卻不遭其他嬪妃妒忌,實在不易,這完全是因為傅氏的品行好。傅氏生來就善良,從小練就了忍辱負重的性格。無論是對皇上還是對嬪妃,甚至宮人,她都謙遜善待。所以,從上到下的口碑都很好,元帝對她更是寵愛,傅氏為元帝生下一男一女,女兒為平都公主,兒子取名為劉康。

劉康從小受傅氏影響,多才多藝,而且為人和藹,元帝十分喜歡劉康,永光三看三月立皇子劉康為濟陽王,后又改立傅氏為昭儀,其位僅次於皇后,並賜以印綬。

元帝到了晚年,身體不知,不親政事,想讓太子臨朝,但元帝不喜歡皇后,對皇太子劉驁也不像從前那樣喜歡。因為皇太子劉驁隨年齡的增長,貪戀桃色,耽於燕樂,元帝感到他越來越沒出版,而濟陽王劉康卻聰明好學,為人謙遜,所以,元帝產生易儲的想法。竟寧元年(前33年),元帝病重,讓傅昭儀及劉康侍奉左右,而不願讓皇后王政君及太子侍奉,元帝多次向尚書詢問景帝廢栗太子而立膠東王劉徹的舊例,想效仿先帝易儲。皇后王政君與太子劉驁得知后,為些憂愁終日,不知如何是好,此時史丹既輔佐太子,又是元帝的密臣,所以,他的話元帝還是聽得進去的。於是太子劉驁請史丹出面,為其說好話。

史丹乘元帝獨寢之時,跪在元帝面前哭奏:「皇太子以嫡長子被立為太子十多年了,現定陶王(這時劉康被改封為定陶王),受寵於皇上,紛傳聖上想易儲,立定陶王為太子。若真如此,公卿以下的朝臣必以死相爭,拒不奉詔。願聖上先賜臣死,以示群臣。」原本仁柔的元帝見愛臣如此傷心,便嘆息說:「朕的身體愈加衰弱,太子和兩王年幼,朕十分牽挂,並沒有易儲的打算。你盡心輔佐太子吧。」從此,元帝打消了易儲之念。

竟寧元年(前33),43歲的元帝死於宮,太子劉驁即位,是為成帝。元帝死後,傅昭儀隨兒子定陶王劉康回封地定陶國。傅氏被尊稱為「定陶太后」。十年後,定陶王劉康逝世。其子劉欣繼承王位。劉欣的母親被稱為丁姬、兒子早逝,「定陶太后」傅氏撫養三歲的劉欣長大成人,劉欣十分聽祖母傅氏的話,從小受到良好的教育,熟讀《詩經》、《尚書》,有非常豐富的知識。

時光荏苒,轉眼劉欣已長成一個相貌英俊的藩王。成帝雖然有很多寵妃,但卻一直沒有子嗣。元延四年(前9年),成帝決議以藩王為太子。傅氏聽說后,用一些奇珍異寶賄賂受成帝寵愛的趙昭儀及成帝的舅舅剽騎大將軍王根,讓他們為劉欣說話,舉薦劉欣為太子。這年,劉欣與其少弟中山王一同入朝,成帝對二人考核,成帝讓劉欣背《詩》,他滾瓜爛熟,讓中山王背《尚書》,中山王卻背不出。之後,成帝賜宴,中山王很貪吃,又無吃相。甚至撐得解開褲帶,這樣一來,成帝對劉欣的印象很好,再加上趙昭儀和王根經常說劉欣的好處,因為,第二年下詔立定陶王劉欣為皇太子。

劉欣被立為太子后,謙遜,成帝十分讚賞,一個月之後,封楚孝王孫劉景為定陶王,奉恭王祀,以肯定太子劉欣,成帝下詔:讓傅氏與太子的生母丁姬依然定居定陶國。有司議皇太子劉欣與傅氏及生母不得相見,成帝的母親王太后卻讓傅氏及丁姬十天來一次太子家。由此可見王政君的寬宏大度,不記傅氏與其為子爭寵之怨。成帝說:「太子應管理國家大事,不記念念不忘親情。」王政君說:「太子小的時候,是傅氏將其撫養大的。今到太子家,又有何妨。」於是,傅氏依然可以見到太子劉欣,以解思念之情。

綏和二年(前7)三月,成帝忽然駕崩,太子劉欣即位,是為哀帝。哀帝即位后,太皇太后王政君令傅氏十天可來未央宮一次。哀帝劉欣說:「《春秋》母以子貴」,尊傅氏為恭皇太后,生母丁姬為恭皇后。而且追尊傅氏的父親為崇祖侯。

之後,哀帝下詔:漢家之制,推親親以顯尊尊,定陶恭皇的稱號不宜再稱。故尊恭皇太後為帝太太后。後來又更傅氏帝太太後為皇太太后。又稱傅氏處所為「永信宮」、丁姬的處所為「中安宮」,王政君被稱為太皇太后,住所為「長信宮」,趙昭儀為「皇太后」,總稱為「四太后」。並且將傅氏的父親同胞弟弟子孟的兒子傅喜封汝昌候,又將傅氏的父親改封為汝昌哀侯。傅氏同母異父的弟弟鄭惲已死,封其子鄭業為陽個侯,追尊鄭惲為陽信節侯。

傅氏家庭的人封侯者六人,大司馬二人,可謂盛極一時。傅氏也因此變得驕橫起來,與王政君及馮太后發生爭執,並以巫祝之罪陷害馮太后,令其自殺。

元壽元年,傅氏一命嗚呼,與元帝合葬「渭陵」。被稱為「孝元傅皇后」等等。

傅氏以其常人家女子入宮為妃,經三朝皇帝,並得寵於元帝,尊於哀帝。可以說,傅氏是一位十分幸運地嬪妃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