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拉德·杜格爾

標籤: 暫無標籤

50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傑拉德·杜格爾元帥(AdmiralGerardDuGalle)是電腦遊戲星際爭霸的虛擬世界中的人物。他是地球聯合理事會遠征軍的最高指揮官。

傑拉德·杜格爾元帥傑拉德·杜格爾元帥

杜格爾元帥是一位受到高度尊敬的理事會元帥,可能是理事會最偉大的軍事指揮家。他在保衛地球的戰鬥中擊敗過無數的敵人。副元帥斯杜科夫是他最親近的戰友。理事會遠征軍在ChauSara和MarSara的戰鬥之後被派往克魯普星區,以達到恢復理事會控制的目的。由於他卓著的戰功,杜格爾被理事會董事會毫無疑義地選擇為遠征軍最高指揮官。旗艦是亞歷山大號戰列艦。斯杜科夫形容杜格爾很古板,難以接觸。

傑拉德·杜格爾 -元帥

杜格爾被賦予平定克魯普星區任務,包括三個主要目標。
1:征服叛亂的Terran殖民地,抓捕Terran帝國皇帝阿克圖爾斯·曼斯克;
2:通過使用強有力的藥物馴服新生的Zerg主宰來接管整個Zerg種族;
3:利用接管的Zerg種族來征服Protoss

廣告

杜格爾的艦隊在原先的主宰死去不久後來到克魯普星區,在這個時候,曼斯克控制了主要的Terran殖民地,原Terran聯邦的部隊正在被曼斯克收編或消滅。

杜格爾的第一步行動是演示Zerg的毀滅性能力。他將Zerg投放到一個殖民地來觀察其在戰鬥中的行為。斯杜科夫起初不願意,然而杜格爾堅持活生生的戰鬥將比成百上千的解剖錄像帶更能反應事實。
  

聯合理事會的遠征軍不久之後到達了位於Terran帝國邊境的布拉西斯行星。他們在軌道上封鎖了行星並且在其表面登陸。然而Protoss還是成功地穿過封鎖線取走了Uraj水晶。遠征軍的這次突擊奠定了之後對Terran帝國一系列勝利的基石。在神秘的隱秘行動專家薩米爾·杜蘭的協助下,杜格爾獲得了有關帝國的重要情報,並且從布拉西斯行星上取得了維斯彭氣體。遠征軍最終接管行星首都波那尼斯。通過這一場勝利,理事會艦隊接管了Terran帝國必需的情報來源,對接下來的進攻起到了重要作用。
  

廣告

理事會隨後又取得了一系列的勝利。艦隊在蒂拉瑞安船塢捕獲了整整一個中隊的巡洋艦,在坦桑尼斯行星上發現了一個能量干擾器。杜蘭勸說杜格爾摧毀這個干擾器。從此時開始,一系列戰略錯誤埋下了禍根。斯杜科夫被迫暗地裡干涉這件事。暫時後果還沒有顯現,不過當理事會軍隊攻佔克哈行星首都奧古斯杜格勒,帝國崩潰,曼斯克被迫逃跑的時候,理事會軍隊未能夠抓獲曼斯克。相反的是,理事會部隊被吉姆·瑞納伏擊,一小股Protoss部隊也前來協助曼斯克。措手不及的杜格爾轉而追蹤已經撤退到艾爾行星的瑞納。
  

在艾爾行星上的戰鬥簡直是一場災難。當理事會軍隊擊敗行星表面的Zerg和Protoss的時候,大量Zerg突然出現,將遠征軍打了個措手不及。他們是從薩米爾·杜蘭負責的防區發起進攻的,然而杜蘭已經調走了他的部隊。杜蘭故意忽略了斯杜科夫對於Zerg來犯的警告,使得吉米·瑞納和曼斯克通過行星上的一座傳送門逃脫,傳送門隨後自毀。
  

廣告

此時,在無人知曉原因的情況下,斯杜科夫帶領一支部隊離開行星表面來到布拉西斯行星。這讓杜格爾認為斯杜科夫在艾爾行星上的戰鬥中擅離職守。杜格爾在接下來的調查中發現,能量干擾器被斯杜科夫重新組裝起來並且已經啟動。
  

杜蘭使杜格爾認為斯杜科夫已經叛變,重建能量干擾器是為了破壞遠征軍在克魯普星區的戰鬥。杜格爾不願意同意這個觀點,然而他認為證據是無可辯駁的。於是他橫下心來,命令杜蘭尋找干擾器,並且處置斯杜科夫。
  

意識到杜格爾會追捕他,斯杜科夫命令他的部下保衛干擾器,甚至派出了格利亞戰鬥機器人。不過最終這些措施都被破解了。杜蘭在干擾器附近的一個指揮所找到了斯杜科夫,以叛變處死了他。儘管受到了致命傷,斯杜科夫掙扎著告訴杜格爾杜蘭才是真正的叛徒,而且杜蘭已經被Zerg感染。隨即杜蘭啟動隱身裝置消失,啟動干擾器進入自毀模式。被激怒的杜格爾最終奪回了干擾器,向Zerg發起了復仇的進攻,最終捕獲了新的主宰。
  

廣告

在利用能量干擾器成功捕獲主宰之後,遠征軍上下普遍認為勝利在望。然而他們都低估了凱麗安的決心。凱麗安先是誘使吉姆·瑞納和芬尼克斯摧毀了能量干擾器,又以黑暗聖殿武士的領導者Raszagal為人質逼迫Zeratul殺死了新生的主宰。然後她替曼斯克奪回了克哈行星。在克哈行星陷落當晚,凱麗安向瑞納和芬尼克斯的部隊發起突然襲擊,芬尼克斯和埃德蒙·杜克將軍在戰鬥中陣亡。這樣一來,無論是曼斯克的部隊還是Protoss艦隊實力都大為削弱,不能對凱麗安接下來的計劃構成威脅。杜格爾在這種情況下,被迫和曼斯克的帝國部隊以及Protoss艦隊結成同盟。杜格爾率領理事會遠征軍,阿坦尼斯率領Protoss艦隊,曼斯克帶領帝國殘餘部隊,共同向凱麗安在查爾行星軌道上的防線發起進攻。然而凱麗安指揮部隊將他們一一擊潰。杜格爾承認戰敗,請求投降,凱麗安拒絕接受戰俘。
  

廣告

理事會遠征軍的殘餘部隊開始有組織地從查爾行星撤退,然而杜格爾意識到他們不可能從克魯普星區逃脫。與此同時,他對杜蘭的陰謀所導致的斯杜科夫的死感到無比自責。在他的艙室里,杜格爾給妻子海倫娜(以及他的幾個孩子)寫下最後的遺書,將失敗歸咎於自己的自傲和自大。他同時承認斯杜科夫並不像理事會所宣傳的那樣在戰鬥中陣亡,而是被杜格爾自己的"驕傲"所害。杜格爾最後用一把魯格手槍自殺。不久,凱麗安的部隊追上了撤退的理事會艦隊。沒有人逃脫Zerg的追殺回到地球。
  

在遊戲中杜格爾穿著一件黑色外套,戴著黑色將軍帽。隨身佩帶一把消聲銀色魯格手槍。

傑拉德·杜格爾 -失誤

儘管精於戰術,很顯然杜格爾不擅長於制定長期的戰略。他對戰鬥目標不計後果的追求,並且對自己實力的過高估計使得他犯下了幾個錯誤:
  

廣告

最初錯誤地在沒有搜尋氣體供給的情況下選擇在布拉西斯行星紮營,這給擁有當地唯一氣體礦產的薩米爾·杜蘭打入遠征軍創造了機會。
  

杜格爾對整個區域內的一切力量,除了杜蘭的小隊,都採取高壓政策,這使得凱麗安利用對理事會的共同憂慮組成了對抗遠征軍的同盟。
  

低估了能量干擾器的重要性,被已經了解干擾器在控制Zerg方面作用的杜蘭所愚弄。在曼斯克從艾爾行星上逃脫之後沒有繼續追捕,使得凱麗安可以結成針對理事會的同盟。
 

在凱麗安摧毀干擾器之後他犯下了最後的錯誤:他的艦隊同時企圖佔據克哈行星、查爾行星、布拉西斯行星。杜格爾留下了一支地面部隊保護干擾器,然而顯然他的準備在Zerg部隊面前顯得過於單薄。杜格爾沒有意識到曼斯克的能量發射器可以馴服那些布拉西斯上的Zerg種群,這使得凱麗安的部隊得以補充兵員,最後摧毀干擾器。更糟糕的是,在能量干擾器附近的聚變核電站沒有足夠的保護,使得能量干擾器缺乏動力運作。
  

由於失去了能量干擾器,凱麗安在克哈和查爾兩個行星都擊敗了遠征軍,並且在最後決戰中摧毀了杜格爾的整個艦隊。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在到達克魯普星區的時候,杜格爾向整個艦隊演說稱,如果任務失敗,將沒有一個人能哦逃回地球。他不知道這將殘酷地變成現實。

傑拉德·杜格爾 -細節

可以注意到杜格爾的指揮艦名為亞歷山大號,可能是暗指亞歷山大大帝。亞歷山大大帝的帝國在其死後崩潰,因為餘下來的人中沒有人能夠企及他的指揮和戰爭藝術。
  

杜格爾這個名字的來源可能是查理·戴高樂將軍

傑拉德·杜格爾 -相關詞條

阿列克謝·斯圖科夫

吉姆·雷諾

埃德蒙·杜克

芬尼克斯

塔薩達

傑拉德·杜格爾 -參考資料

1.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傑拉德·杜格爾&variant=zh-cn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