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更新時間: 2013-09-19

廣告

倉公(約前205—?),西漢初齊臨淄(今山東淄博東北人),姓淳于,名意。淳于意曾任齊太倉令,故又稱倉公。精醫道,辨證審脈,治病多驗。曾從公孫光學醫,並從公乘陽慶學黃帝、扁鵲脈書。后因故獲罪當刑,其女緹縈上書文帝,願以身代,得免。《史記》記載了他的二十五例醫案,稱為「診籍」,是中國現存最早的病史記錄。

倉公 -簡介

倉公謙虛好學,活學善用。淳于意家境貧寒,少時就喜讀醫書,可為人治病,卻沒有療效。於是拜淄川的名醫公孫光為師,公孫光非常喜歡淳于意的謙虛好學,很器重他,就把自己的精方、妙方全部傳授給他。不久,公孫光發現他已沒什麼可教淳于意的了,並預言淳于意將來一定是國醫。為了能讓他繼續深造,又推薦他去拜自己的胞兄公孫陽慶為師。70餘歲的公孫陽慶也非常欣賞淳于意的質樸上進,便將自己所藏的所有秘籍、古方一講解他。出師后的第二年,淳于意開始掛牌行醫,三年後,成為著名的醫生。 淳于意苦讀經典醫書,可以隨意背誦,但診病時,則視病人的實際情況,不盲目地死搬硬套,斷章取義。齊王身邊一名叫遂的保健醫生,得病後服用自煉的五石散,病情加重了,於是請來淳于意。意仔細審察他的脈象,說:「你得的是內熱,藥石是葯中剛猛之品,服後會導致小便不通而加重病情,千萬不要再服。」遂不以為然,並舉例反駁說:「扁鵲曾言,『陰石以治陽病,陽石以治陰病。』」淳于意菀爾一笑:「你說的話,不無道理,扁鵲雖這樣說過,但治病必須詳細診察病情,醫理醫法,參考患者的質、嗜好病情用藥,才能藥到病除。」並預言,照此下去,不久就會發癰。果然,百餘天後,遂乳上發癰,不治而死。這充分現了淳于意讀書要活讀,臨證要變通的作風。
 
齊文王(公元前178~前167年在位)患肥胖病,氣喘、頭痛、目不明、懶於行動。淳于意聽說后,認為文王形氣俱實,應當調節飲食,運動筋骨肌肉,開闊情懷,疏通血脈,以瀉有餘。可是有一庸醫施以灸法,使文王病情加重致死。於是王公貴族誣滔倉公「不為人治病,病家多怨之者。」加之同時趙王、膠西王、濟南王請倉公為其治病而未至。官府聽信誣告,把淳于意傳到長安受刑。淳于意生有五女,當皇帝詔書進京問罪時,他感傷無男隨行。於是小女兒堅持隨父進京、並上書朝廷,申述父親無罪,並願意為奴以換取父親的自由。經漢文帝詔問,遂使淳于意被赦免而回故里。淳于意在應詔回答漢文帝詢問時敘述了自己學醫、行醫的經過,業務專長、師承、診療效果、病例等,史稱:「診籍」(即診病的簿記)共計25個病案。他所答詔的病案格式一般均涉及病人的姓名、年齡、性別、職業、籍里、病狀、病名,診斷、病因、治療、療效、預后等,從中反映了淳于意的醫療學術思想與醫案記錄上的創造性貢獻。

廣告

倉公 -診籍始祖
倉公倉公
診籍,即醫案,現在叫病歷。記病歷在今天的醫療中是為平常的事,是對一個合格醫生的起碼要求,但診籍的初創卻非易事。齊王詔問淳于意:「你給人治病,療效很好。你的病人都是哪裡人?得的什麼病?施藥之後。病情如何?」淳于意遵旨一回答。他記下了已愈患者的籍貫、姓名、職業、病名、病因、病性、診斷、治療和預后,形成了最初的醫案,為我們留下了研究漢代醫學的寶貴史料。淳于意的醫案中既有王公貴族,也有平民百姓。

《史記倉公傳》記載了25例病例。治癒15例,不治10例,涉及現代醫學的消化、泌尿、呼吸、心血管、內分泌、腦血管、傳染病、外科、中毒以及婦產科、兒科。病案中曾記載:齊國的黃長卿大宴賓客,淳于意也在座。他望見王后的弟弟宋健,急忙告訴他說:「你已病了四五天了,腰部疼痛不能俯仰,小便亦難。應趁其末傳人五臟,抓緊治療。這叫做『腎』。」宋健說:「實這樣。」他服用淳于意給他調製的「柔湯」,18天後病就痊癒了。此病類似現代的急性腰組織損傷。另有一例:齊王請淳于意為侍女們診病。輪到一個叫豎的,豎說沒有病。淳于意悄悄地告訴隊長說:「豎的毛髮色澤、脈象都無衰減,但病已傷及脾胃,不要讓她過度勞累。到了春天,她會吐血而亡。」及至春天,果真豎摔倒在廁所里,吐血而死。這大概相當於現代血液病。淳于意的診籍既反映了他醫技的高超全面,又給我們留下了各科早期病例,有著重要的研究意義。

淳于意針對病人的病情,不僅僅採用藥物治療,還廣泛運用各物理療法及針灸術。淄川王病了,淳于意前去診脈。原來是因為洗頭髮未乾,即入睡受風而引起的頭痛、身熱、肢痛、煩悶,相當於今天的風寒感冒。淳于意立即用冰水敷淄川王的額頭,幫助降溫,並針刺足陽明經的厲兌、陷谷、豐隆三穴,以散肌表之熱。病立刻就好了。物理降溫,用冰袋或冷毛巾敷額或用酒精擦浴,是現代高熱病人常用的降溫方法,但在二千年前的漢朝,不啻是一發明創造。

淳于意更注重日常的養生,主張生命在於運動,要多活動以保持血脈、筋骨、肌肉的協調。當文帝詢問為什麼齊文王得病不起時,淳于意回答:「我沒有見到文王,不好下結論。聽說文王得的是喘、頭痛、視物不清病。分析這些癥狀,文王雖不滿20歲,可是身肥胖,骨軟筋乏,精力不支,不喜運動,所以出現稍活動則喘,稍用腦則頭痛、視物不清。這不是真的什麼病。對這樣病人的治療,應使其保持心情舒暢,節制飲食,少食肥甘厚味,多活動,單用藥物針灸治療是沒有效的。他的醫生忽視了這一點,以致病情危重,終至不救。」這觀點在今天依然有用,病人在得病之初即應配合適當的養生活動及康復手段,調節功能,以幫助健康的恢復。淳于意象秦越人一樣,並沒有把醫學經驗的傳授限定在神秘而狹小的範圍內,而是廣泛傳授醫術,他因才施教,培養宋邑、高期、王禹、馮信、杜信、唐安以及齊丞相府的宦者平等人,是秦漢時期文獻記載中帶徒最多的一位醫家。
倉公 -傾囊而授 因材施教

淳于意學藝之時,他的老師公孫光曾告誡他:「我所知道的妙方,都教給你了,不要告訴別人。」等到拜公乘陽慶為師時,其師又警告說:「千萬不要讓我的後代知道你得到的醫方。」淳于意也信誓旦旦:「死也不敢隨便傳授!」等到淳于意成為國醫,許多諸侯派侍醫跟隨他學習。淳于意絲毫不吝惜自己所學,悉心指導學生。他曾先後教授臨淄宋邑,濟北王太醫高期、王禹,淄川王太倉馬長馮信,以及高水侯家丞權信,臨淄召里唐安。公孫光、公乘陽慶教淳于意一人,淳于意卻傳授了六人。中醫方術歷來密而不宣,父子相傳,為己有,視為謀生的良法,所以秘方特別多,這風至今不衰,而淳于意卻公開他的知識,把方葯告知天下百姓。天下的優秀醫生越多,得益於醫生的人數就會越多,那麼人民的病 痛就越少。這大公無私的精神值得我們借鑒。

廣告

倉公 -脈學

1、 齊侍御史成自言病頭痛,臣意診其脈,告曰:「君之病惡,不可言也。」即出,獨告成弟昌曰:「此病疽也,內發於腸胃之閑,后五日當肁腫,后八日嘔膿死。」 成之病得之飲酒且內。成即如期死。
所以知成之病者,臣意切其脈,得肝氣。肝氣濁而靜,此內關之病也。脈法曰「脈長而弦,不得代四時者,其病主在於肝。和即經主病也,代則絡脈有過」。經主病和者,其病得之筋髓里。其代絕而脈賁者,病得之酒且內。所以知其後五日而肁腫,八日嘔膿死者,切其脈時,少陽初代。代者經病,病去過人,人則去。絡脈主病,當其時,少陽初關一分,故中熱而膿未發也,及五分,則至少陽之界,及八日,則嘔膿死,故上二分而膿發,至界而肁腫,盡泄而死。熱上則熏陽明,爛流絡,流絡動則脈結髮,脈結髮則爛解,故絡交。熱氣已上行,至頭而動,故頭痛。

廣告

倉公脈學書籍

2 、齊郎中令循病,觽醫皆以為帇入中,而刺之。臣意診之,曰:「涌疝也,令人不得前後溲。」循曰:「不得前後溲三日矣。」臣意飲以火齊湯,一飲得前*[后]*溲,再飲大溲,三飲而疾愈。病得之內。所以知循病者,切其脈時,右口氣急,脈無五藏氣,右口脈大而數。數者中下熱而涌,左為下,右為上,皆無五藏應,故曰涌疝。中熱,故溺赤也。
3 、齊中御府長信病,臣意入診其脈,告曰:「熱病氣也。然暑汗,脈少衰,不死。」曰:「此病得之當浴流水而寒甚,已則熱。」信曰:「唯,然!往冬時,為王使於楚,至莒縣陽周水,而莒橋樑頗壞,信則閴車轅未欲渡也,馬驚,即墮,信身入水中,幾死,吏即來救信,出之水中,衣盡濡,有閑而身寒,已熱如火,至今不可以見寒。」臣意即為之液湯火齊逐熱,一飲汗盡,再飲熱去,三飲病已。即使服藥,出入二十日,身無病者。
所以知信之病者,切其脈時,並陰。脈法曰「熱病陰陽交者死」。切之不交,並陰。並陰者,脈順清而愈,其熱雖未盡,猶活也。腎氣有時閑濁,在太陰脈口而希,是水氣也。腎固主水,故以此知之。失治一時,即轉為寒熱。
4 、齊北宮司空命婦出於病,觽醫皆以為風入中,病主在肺,刺其足少陽脈。臣意診其脈,曰:「病氣疝,客於膀胱,難於前後溲,而溺赤。病見寒氣則遺溺,使人腹腫。」出於病得之欲溺不得,因以接內。所以知出於病者,切其脈大而實,其來難,是蹶陰之動也。脈來難者,疝氣之客於膀胱也。
腹之所以腫者,言蹶陰之絡結小腹也。蹶陰有過則脈結動,動則腹腫。臣意即灸其足蹶陰之脈,左右各一所,即不遺溺而溲清,小腹痛止。即更為火齊湯以飲之,三日而疝氣散,即愈。
5 、齊丞相舍人奴從朝入宮,臣意見之食閨門外,望其色有病氣。臣意即告宦者平。 平好為脈,學臣意所,臣意即示之舍人奴病,告之曰:「此傷脾氣也,當至春鬲塞不通,不能食飲,法至夏泄血死。」宦者平即往告相曰:「君之舍人奴有病,病重,死期有日。」相君曰:「卿何以知之?」曰:「君朝時入宮,君之舍人奴盡食閨門外,平與倉公立,即示平曰,病如是者死。」相即召舍人而謂之曰:「公奴有病不?」 舍人曰:「奴無病,身無痛者。」至春果病,至四月,泄血死。
倉公倉公

所以知奴病者,脾氣周乘五藏,傷部而交,故傷脾之色也,望之殺然黃,察之如死青之茲。觽醫不知,以為大蟲, 不知傷脾。所以至春死病者,胃氣黃,黃者土氣也,土不勝木,故至春死。所以至夏死者,脈法曰「病重而脈順清者曰內關」,內關之病,人不知其所痛,心急然無苦。若加以一病,死中春;一愈順,及一時。其所以四月死者,診其人時愈順。愈順者,人尚肥也。奴之病得之流汗數出,灸於火而以出見大風也。


倉公 -緹縈救父

凡是有點本領的人,多半都有點梁騖不馴的怪脾氣,淳于意也屬於這一類人。他替人看病是屬於業餘性質,全憑興趣之所至,不顧病人的要求,一般人自然無可奈何,但有頭臉的人則懷恨在心,一心想報復。 有一次無意間淳于意得罪了齊王府的丞相,於是禍從天降,被安上貪污瀆職的罪名,予以逮捕,立即解往長安接受審判。

漢文帝提倡節儉,貪污讀職的罪名非同小可,不是被黥面(在臉上刺字)就是被砍斷手腳,甚至死刑,淳于意自然是驚悸不已,而全家大小也嚇得面無人色,哭成一團。所謂全家大小,盡皆女流之輩,淳于意沒有兒子,一連生了五個女兒,長女、次女業己出嫁,只剩下三個女兒在家。淳于意萬分傷感地對夫人說:「你為我生了五個女兒,緊要關頭卻沒有男丁可以派上用場,奈何!」幼女緹縈年方十五歲,挺身而出,願意隨父起解西入長安,一路上照顧老父的行程,更要上書皇帝,願入官為奴,以贖父罪。

廣告

倉公緹縈救父

全家人抱著渺茫的希望,收拾簡單衣物,父女倆在解差的催促下踏上了未可知的命運之途,這是漢文帝十三年秋天的事。 淳于意雖然知道漢文帝是個非常賢明的天子,然而他住在深宮中,年僅15歲的、未見過世面的女兒能夠見到皇帝嗎?皇帝會相信她的話嗎?幾乎沒有什麼希望,淳于意帶著絕望的心情走到長安,走進大牢。

還在路途中,淳于意就反覆檢討自己的言行,發覺都是自己的古怪脾氣惹出的禍端,因此利用投驛站的休息機會,著實為慕名求醫的人,診治了不少疑難雜症;而緹縈也反覆思索,寫好了上書皇帝的狀紙。 然而這個只有十五歲的鄉間女孩到長安市后,在繁華的大都市面前立即覺得的手足無措,投訴無門,急得象熱鍋上的螞蟻,東鑽西碰,始終不得要領。終於有好心的官差告訴她,最近皇帝會外出打獵。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但很明顯、困難重重。試想皇帝出獵,必定是車騎絡繹,旌旗蔽空,隨從如雲,行動如風馳電掣,一個弱女子要想犯顏攔駕上書救父,簡直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

另外,犯顏一定會驚擾聖駕,攔駕更是絆阻皇帝的車騎前進,兩者都是大不敬的舉動,惟一的後果就是殺頭抄家,倘若犯顏當時被認為是刺客,立即格殺,什麼上書救父,都成了泡影、然而緹縈抱定一死的決心,認真地準備上書行動,她選定灞橋作為她犯顏上書的地方。這是一個秋意蕭瑟的清晨,形單影隻,衣衫單薄,滿面愁容的緹縈跪在路的中心,雙手高舉預先準備好的書狀,靜等皇帝車騎的到來,這場面很有些悲壯的成分。
遠處塵土飛揚,漸行漸近,皇帝的車騎終於出現在眼前,左右武士象拎小雞一樣,把瘦小的緹縈押到皇帝跟前,漢文帝看到的是一個淚流滿面的弱女子,內心深處立即湧起一股憐惜的心念,立即吩咐左右接過她的書狀,並不許為難她。 狀紙上寫道:「妾父為吏齊中,皆稱其廉平。今坐法當刑,妾傷夫死者不可復生,刑者不可復屬,雖后欲改過自新,其道無由也。妾願沒人為官家奴婢,願贖父刑罪,使得自新。」 漢高祖總計有八個兒子,呂后砍砍殺殺,薄姬帶著當時年僅八歲的兒子劉恆(漢文帝),北上酷寒荒涼的代郡就國,十多年在邊地飽嘗艱苦。憂患中成長的歲月,深知骨肉親情的可貴,更親身體驗過民間疾苦的情狀,如今貴為天子,仍然時時以臨深履薄的心情,戒慎恐懼的態度,小心翼翼地使用君權治理國家。

閱罷書狀,再看著眼前這個凄苦無助的小女子,不就是當年自己倉惶離京時的化身嗎?又想到如此嬌弱的女子,為了營救父親,竟然冒死上書,這種膽識與孝心著實令人感動,於是當面赦免了她父親的刑罪,第二天就下了一道詔書:「詩曰:『愷悌君子,民之父母。』今人有過,教未施而刑已加焉。夫刑至斷肢體,刻肌肽,終身不息,何其刑之痛而不德也,豈為民父母之意哉?其除肉刑,有以易之。淳于意既蒙赦免罪刑,真是喜出望外,父女雙雙望闕叩謝恩典以後,便歡天喜地相偕返回臨淄,從此痛改矜持作風,專心濟世救人,病人上門,隨到隨看,視病猶親,殷勤周到,贏得口碑載道,而緹縈上書救父的孝行,更是傳遍宇內,留下千古美名。
倉公 -成語故事「改過自新」
倉公倉公
淳于意從小就喜愛醫藥,但因沒有名醫指導,醫術不高明。他給人家治病,開的處方往往不靈驗。到了他三十六歲的那年,才遇到了名醫陽慶,並拜陽慶為師。淳于意向陽慶學習了三年之後,醫術十分高明,替人治病,藥到病除。但他喜歡到處遊歷,當了太倉令后,就很少給人治病了,所以有病的人都怨恨他。

淳于意四十歲那年,有人向朝廷控告淳于意。朝廷命令把他押送到京城長安受刑。淳于意沒有兒子,只有五個女兒。她們得知后,誰也拿不出主意來。起程那天,五個女兒只會跟著淳于意走,邊走邊哭泣。淳于意本來就有氣,這時又聽到她們的哭聲,更加煩惱,於是開口就罵:「只恨我沒有一個兒子,有了事情,只會哭泣,算我白養了你們一場。」幾個女兒任由父親責罵。唯有最小的女兒緹縈聽了十分傷心,她跪在父親的面前說:「我要隨父親到長安去,用我的身子去贖父親的罪過。」
淳于意忙搖搖手說:「從這裡到長安有千里路,你小小年紀,能走得到嗎?」幾個姐姐也勸她說:「小妹,你一個女孩兒家,在路上有許多不便之處。」緹縈說:「我對天發誓:即使受盡千般苦,也要到長安去,除非死在路上!」大家見她態度堅決,勸說無用,只好隨她。

一路上,緹縈忍受了千難萬苦,終於到了長安。一到長安,淳于意便被囚下獄,緹縈拼著性命,要上宮殿去見漢文帝。門吏不准她進,她就寫好一封陳情書,交給門吏,懇求轉呈皇上。門吏被她的舉動感動了,果然將書信傳了上去。這封信說:「我父親淳于意做官,家鄉的百姓都稱讚他廉潔公平。如今他犯了法,要受刑; 我痛恨死去的人不能復生。雖然他們認識到自己的罪過,想改過自新,也不可能了。我自願做官家的奴婢,來代替我父親受刑,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漢文帝看了緹縈的書信,為她的犧性精神所感動,免除了淳于意的刑不說,也沒有讓緹縈去當奴婢。他還下令說:「堯舜的時代刑罰很輕,而沒有人犯法。現在刑罰特別重,但犯罪卻止不了。這是什麼原因﹖很顯然是我們教育不夠。我十分自愧。現在有人犯了法,不教育就用刑罰,使他們想改過也不可能。我希望大家議出新的法來!」
倉公倉公

改:改正。
自新:自已重新做人。
這句成語的意思:是改正錯誤,重新做人。
出自《史記·孝文紀》:「妝傷夫死者不可復生,刑者不可復屬,雖復欲改過自新,其首無由也。」

倉公 -倉公下氣湯

方劑別名: 下氣散、下氣湯
藥物組成: 羌活半兩,赤芍藥半兩,甘草半兩,檳榔半兩,青皮半兩,大腹皮半兩,陳皮半兩,赤茯苓半兩,半夏半兩,桑白皮半兩,桂心半兩,紫蘇莖2兩。
處方來源: 《婦人良方》卷十二。
方劑主治: 妊娠心腹脹滿,兩脅肋悶,不下飲食,四肢無力。
用法用量 :上(口父)咀。每服3錢重,水1盞,加生薑5片,大棗2個,煎至7分,去滓溫服,不拘時候。
附註: 下氣散(《女科萬金方》)、下氣湯(《校注婦人良方》卷十二)。本方方名,《鄭氏家傳女科萬金方》引作「倉公下氣散」。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