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言不美

標籤: 暫無標籤

64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詞語信言不美的註解。

信言不美 -簡介

  成語:信言不美
  發音:xìnyánbùměi
信言不美 -釋義

  信:真實。美:美妙,漂亮。真實的話未經加工,所以不美妙動聽。
  出處:《老子》第八十一章:「信言不美,美言不信。」
  常接於"美言不信".
信言不美 -心解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辯,辯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聖人不積,既以為人,己愈有;既以與人,己愈多。天之道,利而不害。聖人之道,為而不爭。」這是老子「道德經」的收尾之章(有的版本把它放在了第六十八章)。
信言不美 -歷史

  老子的「道德經」洋洋五千餘言,今天看來通篇是哲學,處處辯證法,語言似詩歌,用字修辭至精至妙,既有深奧的邏輯,也有淺顯的比喻,既有大量直白的格言,也有許多令人回味無窮的妙語。我在細讀這章文字前就認為,老子絕不會用泛泛之言、平平之句來為「道德經」結尾的。所以我對這一章先有了十分的重視。靜下心來,細細地讀,反覆地品味,就有了一點點心知心解。
信言不美 -詳細信息

廣告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辯,辯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這三句從人類認識事物的角度,提出了信與美、善與辯、知與博的矛盾的對立關係,是善者、聖人(具有最完善人格的人)立言、立學、求知的準則。「信言」是誠實可信的言說。「美言」是表面華美、刻意修飾的言說。這一句是對「上善若水」一章中「言善信」一句的進一步詮釋,是說誠實可信的言說表面是不華美的,誠實可信的言說不需要追求表面的華美。上善之人的言說表現出的是樸實無華,追求的是誠實可信。「善者」(有的版本為「善言」)即可以理解為上善之人,也可以理解為善於言說的人。「辯」是辯解或狡辯的意思。善者的言說因為是誠實可信的,所以不需要辯解,而言說狡辯的人就不是善者,或是還不善於言說的人。「知者」可以理解為有真知灼見的人,也可以理解為有精深知識、有技能絕活的人。「博」是廣博的意思。這一句就是說有真知灼見的人不是知識廣博的人,而僅有知識廣博的人是不會有真知灼見的。
  「聖人不積,既以為人己愈有,既以與人己愈多。」「積」是積聚、積藏的意思。「為」和「與」是幫助和給與的意思,理解了這三個字也就理解了這句話。聖人不積聚不積藏,他盡自己的所能幫助別人,而自己會覺得更加充實,他盡自己的所有給與別人,而自己反而更加富足。「天之道,利而不害。人之道,為而不爭。」「天之道」是自然的規律,「人之道」是人間的法則。「利而不害」是有利而無害,「為而不爭」是付與而不爭奪。
信言不美 -解釋

  這一章前三句可以說是人類在認識事物方面的行為準則,老子用辯證的方法論述了人類在言說和學問領域立言、立學、求知的規範。第一句「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在2500年後的今天來看也是無可爭辯的真理。它告誡人們在日常生活中,無論是口頭語言還是書面文字,都不要追求浮華美麗的言辭,要用樸實無華、自然流暢、能夠充分表達自己原本意思的言辭。而對於表面浮華美麗的言辭和文字,要認清言者的本意和目的,不要被美言所誤導。「善者不辯,辯者不善」是上一句的延伸。上善之人立言樸實無華,言必真實,就沒有辯解的必要。而那些善辯之人,因為要掩蓋不真實的本意,故要用華美矯飾的言說來辯解,他們的本意是欺瞞,是不善的。當今一些誇大其實的廣告,要掩蓋其不實的功用和服務,用漂亮的言辭,精美的畫面,來掩蓋虛假的真相,他們都是欺騙,都存有不善,是美言不信和辯者不善的現實寫照。「知者不博,博者不知」是知與博的對立關係,應用於今天仍然是真知的格言。隨著社會的進步和科學的發展,社會的分工越來越細,學科的分支越來越多,學問的前沿越來越細化深化,只求博學即可發明創新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必須有更加專深的學問才能適應社會、科技和文化的發展,才能叫真正掌握對社會有用的學問專長。這就是「知者不博,博者不知」的現實意義。但任何事物間的對立都不是絕對的,都不能把它們絕對化。要充分認識老子提出的信與美、善與辯、知與博的對立性,但千萬不能把它們完全的對立起來,因為沒有絕對的對立。在這一句上,就有很大的片面性,我們還要從知與博的統一性方面來認識。要認識到博在一定的程度上是知的基礎,真正的真知灼見除了必須有精深的學問研究以外,博學也是做精深學問人的賴以進行精深研究的基礎,由博入精,先博后精的學問家是普遍存在的。對教育而言,基礎的教育就是要求博不求精,而專業的教育就是要舍博求精。
  「聖人不積,既以為人己愈有,既以與人己愈多。」這是貫穿道德經全篇的上善之人的價值觀的具體體現,是一種偉大博愛的表現。再與紅樓夢中「好了歌」唱出的「世人都曉神仙好,唯有金銀忘不了,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結合起來思考,就應該能真正理解和樹立上善之人的偉大價值觀了。要理解文中的「既」字的含義,是盡和全部的意思,就是說這種「為」和「與」是盡其所能和儘其所有的。
  最後一句「天之道,利而不害。人之道,為而不爭。」這是以天道喻人道,也是貫穿道德經全篇的上善之人「利」與「不爭」的行為準則。我在「上善若水新解」一文中已經詳細地談了體會,故不再多述了。老子在道德經全篇的結束之句重提「利」與「不爭」的命題,是再一次強調上善之人時刻不要忘記的這一人生諍言。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
信言不美 -相關

  「信言」就是信實可靠的引人入道之言,必以真為本。有道者言語質樸簡約。其文風既不像表現情感的詩詞歌賦,更不像獵取功名的八股文章。虛華美言,也能傳世以揚名,邀寵以獲利,但不能啟人本性,救人真命。老子的文風質樸無華,絕無「美言」媚世之病。
  「善者不辯,辯者不善」。
  此處的「善」,不指狹義的「仁善」,而是有道之上善。有道者的「理論」風格是徹底的實事求是,必合於「大道至簡至易」,其宗旨是知行合一,方有效驗。因此不會搞繁瑣哲學,更不會玩弄詭辯的概念遊戲以惑人 取勝。
  「知者不博,博者不知」。
  這裡的「知」指覺悟了的宇宙-生命真相,可稱真知。
  「博」則是博學,指書本學問的廣泛,也包括修鍊理法
  的博雜。修道是化繁為簡、萬法歸一的實修實證,而非
  求博學,因此最忌理障雜陳,使心不專。而有道明師的
  啟示形式,也是一理貫串,方可通達人心,不會顯示博
  學,喧賓奪主 、橫生枝節。老子的「學說」形式之實質,就是始終不離於「道」性的無為大法、最上乘法、頓悟漸修之法、全方位高層次養生大法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