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農民戰爭

標籤: 暫無標籤

34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俄國農民領袖普加喬夫領導的農民戰爭,是俄國歷史上四次農民戰爭中規模最大和最後的一次。它震撼了沙俄的封建農奴制統治,對沙俄政治、經濟、社會等各方面均產生了深遠的影響,軍事上也有許多寶貴的經驗教訓。這次農民戰爭的偉大歷史意義,還在於它發展了俄國先進的社會政治思想和革命的世界觀,哺育俄國革命的先行者亞·尼·拉吉舍夫和貴族革命家:十二月黨人,客觀上對俄國的社會發展起了進步作用,推動了俄國歷史的前進。

俄國農民戰爭 -背景
俄國農民戰爭伏爾加河上的縴夫

普加喬夫領導的農民戰爭是由於俄國的階級矛盾激化而引起的。18世紀後半期,俄國已從昔日的「彼得盛世」巔峰開始衰敗。當時,隨著商品貨幣經濟的發展,全俄市場的擴大,俄國的封建農奴制關係行將崩潰,資本主義關係日趨形成。貴族和專制國家不斷加強農奴制壓迫,激起了人民群眾的強烈抗議。行將崩潰的、專橫的封建農奴制不斷加強對農奴的壓迫,地主階級加劇了對農民的剝削統治,連綿不斷的戰爭加重了勞動人民的負擔,這一切進一步激化了階級矛盾,激起了廣大勞苦大眾的強烈不滿,俄國農民起義此起彼伏。

俄國農民戰爭俄國農民戰爭

在戰爭爆發前不久的1771年, 莫斯科爆發了市民下層群眾的起義(「鼠疫之亂」)。1772年,雅伊克哥薩克奮起反抗哥薩克上層分子,同年,伏爾加河和頓河哥薩克鎮里也發生了騷動。僅1762-1772年,起義就達160次以上。此外,非俄羅斯各族人民的災難更加深重。他們的土地、草場、林場統統被地主、工廠主、修道院霸佔,而且要繳納各種貢稅,服各種勞役,如同奴隸一般。壓迫越重,反抗越強烈。非俄羅斯各族人民的起義具有更廣泛的性質。整個沙俄帝國堆滿了乾草,隨時都有可能燃起熊熊的起義烈火。這次農民戰爭的主要動力是農民。此外,哥薩克勞動階層和礦業工人也參加了這一運動。聞風起義的還有巴什基爾人、韃靼人、加爾梅克人及伏爾加河中下游左岸地區的其他非俄羅斯民族。葉卡特琳娜二世政府倚仗軍事力量,勉強地駕馭著龐大帝國內蒙受壓迫的各族人民。1768年至1774年的俄土戰爭使國內社會矛盾更加尖銳,日益沉重的負擔加深了勞苦大眾的不滿。

廣告

俄國農民戰爭 -經過
一、「彼得三世」重降人間

俄國農民戰爭普加喬夫畫像
1773年至1775年俄國農民戰爭的領導人是頓河哥薩克葉美連·伊凡諾維奇·普加喬夫。他生於頓河畔的齊莫維伊斯鎮。這裡是17世紀後半期農民起義領袖斯傑潘·拉辛和18世紀初農民起義領袖康德拉季·布拉文的出生地。拉辛和布拉文領導的農民戰爭失敗以後,沙皇政府加強了對頓河哥薩克的統治,限制了他們的自治權利。所以,頓河沒有成為18世紀後半期農民起義的發源地。但是,頓河哥薩克卻為這次起義培養了傑出的起義領袖。

普加喬夫年幼時在家跟隨父親勞動,14歲喪父,靠自己勞動為生。17歲開始服哥薩克兵役。次年結婚,生有一兒一女。他曾參加七年戰爭,到過波蘭。在1768-1774年的俄土戰爭中,他因為立過功,被晉陞為少尉,後來因病回到家鄉。回家后,他同頓河哥薩克上層發生了衝突,被迫浪跡天涯,在頓河、伏爾加河、雅伊克河和捷列克河一帶漂泊。這使他深切了解了勞動人民的痛苦和願望。他曾數次被捕,坐過幾次牢。

1772年秋,普加喬夫在雅伊克鎮逗留,住在一個哥薩克家,不久被捕。1773年5月29日,他從獄中逃跑。這年夏,他回到雅伊克。當時民間流傳「好沙皇」彼得三世還活著並要為人民改善生活的傳聞。農民以擁護「好沙皇」彼得三世來表明他們對當朝女皇葉卡特琳娜二世的仇恨,因為她在1762年發動宮廷改變,謀殺了親夫彼得三世。當時冒充彼得三世的竟有30人之多。普加喬夫決定以彼得三世自稱,同哥薩克人馬克西姆·施加耶夫、伊凡·查魯賓、鮑里斯·卡提瓦耶夫、伊凡·波奇塔林等聚眾起義。

1773年9月17日,普加喬夫率領一支80人的哥薩克隊伍,從托爾卡切夫村出發去攻打雅伊克鎮,揭開了這次農民戰爭的序幕。在起義的第一天,即1773年9月17日,普加喬夫在宣讀了由伊凡·波奇塔林起草的「彼得三世」的第一個詔書,答應給予雅伊克哥薩克人以自由,許諾他們將會得到「從河源到河口的這一整條河流、土地、草地、賞金、豬、狗和糧食」。次日,起義者從80人增加到200人。起義軍佔領了雅伊克鎮南端的布達林斯克哨所。雅伊克鎮保安司令西蒙諾夫派一支步兵來討伐起義者。以哥薩克人安德烈·維托什諾夫為首的200人倒戈轉到起義者一邊。雅伊克鎮衛戍部隊超過起義者兩倍多,並擁有大炮,而起義者沒有大飽。所以,普加喬夫不急於攻佔雅伊克鎮,而是溯雅伊克河而上去奪取奧倫堡。

二、血戰奧倫堡

俄國農民戰爭彼得堡冬宮
9月21日,起義軍佔領了伊列茨克鎮。此鎮位於奧倫堡和雅伊克的交通線上。伊列茨克鎮的居民和東正教神父以麵包和鹽來歡迎「好沙皇」彼得三世的到來。接著,奧倫堡西部的拉瑟普堡、下奧捷爾堡和塔提舍夫堡等要塞的士兵紛紛起義,使這些堡寨落入起義軍手中。普加喬夫用詔書向哥薩克人、巴什基里亞人、韃靼人、加爾梅克人發出呼籲,賜給他們「所希望的土地、湖泊、森林、住宅、河流、魚、糧食」,賜給他們的子孫以自由,准其永遠享受。10月4日,起義軍佔領了離奧倫堡五俄里的別爾達村,開始了對奧倫堡長達半年的包圍。

奧倫堡省的省會奧倫堡是沙皇制度在俄國東南部的支柱,是一座強大的堡壘,內有守軍3000人,其中有步兵、騎兵和炮兵,擁有70門大炮。哥薩克人和巴什基里亞人、哈薩克人、韃靼人、加爾梅克人,把對沙皇制度的仇恨都集中在奧倫堡,把它看作是一切災難的根源。長達半年的圍攻,使起義軍喪失了北上攻取喀山、莫斯科和聖彼得堡的時機,而給葉卡特琳娜二世以調動兵力、鎮壓起義的機會。

俄國農民戰爭葉卡特琳娜二世
在開始圍攻奧倫堡的時候,起義軍已擴大到2500人,擁有20門大炮。起義軍迅速壯大,到1774年初已有3萬人;3月,發展到5萬人,擁有86門大炮。參加起義隊伍的有薩拉瓦特·尤拉耶夫率領的一支2000名的巴什基里亞人隊伍和索科洛夫率領的數千名烏拉爾工廠農民。10月6日到7日,普加喬夫命令攻城。起義士兵爬向城牆,進行準確的火力射擊。奧倫堡省長伊·列英斯多爾普命令部隊進行頑強抵抗,城內槍炮齊發。起義軍久攻不下,形成對峙局面。普加喬夫採取了封鎖城市的措施企圖使敵人彈盡糧絕而被迫投降。10月22日,起義軍再次用大炮攻城,不斷縮小包圍圈。

11月2日,起義軍發動了決定性攻擊。普加喬夫身先士卒,突入城牆,開始了白刃戰。被圍士兵手持刺刀從城牆上發動衝鋒。起義軍被迫撤退,戰火暫時沉寂下來。這時已是寒冬臘月。普加喬夫帶領主力部隊休整,只留少數部隊監視敵人的動態。11月29日,葉卡特琳娜二世派亞·伊·比比科夫上將率3000政府軍,配備16門大炮,前來鎮壓起義。被派往鎮壓起義的還有弗萊曼的1700人的部隊、德科龍格的西伯利亞兵團和格列科夫的500人的頓河哥薩克軍。

政府軍憑藉兵力優勢,連續取勝。1774年1月17日佔領扎英斯克。起義軍被趕出斯塔夫羅漢爾。在東部,政府軍於, 1月26日在庫爾干打敗由薩拉瓦特·尤拉耶夫指揮的起義軍。2月政府軍逐漸向奧倫堡推進。葉卡特琳娜二世為了發泄對普加喬夫的仇恨,下令逮捕他的妻子和兒子、女兒,把他們投入喀山監獄。

三、塔提舍夫堡會戰

俄國農民戰爭俄國農民2
在政府軍大舉進攻的情況下,起義軍在1773年底和1774年初,佔領了雅伊克鎮、古里耶夫鎮和伊列茨克堡。普加喬夫在雅伊克哥薩克的壓力下,娶哥薩克姑娘烏斯琴尼亞·彼得羅芙娜·庫茲涅佐娃為「皇后」。

在此期間,普加喬夫命令用挖坑道和爆炸的方法攻克奧倫堡,但均未奏效。包圍日復一日地拖下去,城內的糧草越來越少,飢餓威脅著整個城市。普加喬夫決定在戰略要地塔提舍夫堡附近同敵人舉行會戰。他在這裡集中了9000人的精銳部隊,但是大部分軍隊和大炮仍留在奧倫堡城下,這樣分散了兵力,未能集中優勢兵力打擊敵人。1774年3月22日,戰鬥打響。由戈利岑指揮的6500人的先頭部隊,用大炮轟擊塔提舍夫堡。普加喬夫採取出擊行動,他親臨第一線戰鬥。但是起義軍無法阻止政府軍的強大進攻。起義軍被打敗,死亡2000人,受傷和被俘4000人,損失36門大炮。324日,查魯賓和尤拉耶夫在切斯諾科夫卡被打敗,查魯賓被俘。4月1日,起義軍又在薩克馬臘鎮戰敗。

塔提舍夫會戰失敗后,普加喬夫帶著一支500人隊伍退往烏拉爾工廠區。4月上半月,普加喬夫先後來到沃茲涅先斯克工廠、阿夫茲雅諾———彼得羅夫斯克工廠,有400多工人加入起義隊伍。在南烏拉爾各工廠,普加喬夫展開了緊張的宣傳和組織工作,恢復了國家軍事委員會。他任命哥薩克人伊凡·舜傑耶夫和農奴工人格里戈里·圖曼諾夫為該委員會的秘書。由於普加喬夫的到來,巴什基里亞人紛紛參加起義軍。5月初,起義軍的主力軍很快增加到5000人。5月2日,普加喬夫從別洛列茨克工廠前往馬格尼特納。在10天內,相繼佔領了卡拉蓋斯克堡、波得羅巴夫洛夫斯克堡、斯提普納堡和特羅依茨卡堡。

俄國農民戰爭俄國農民3
沙皇政府和政府軍在取得塔提舍夫會戰勝利以後彈冠相慶。在比比科夫於1774年4月9日病亡后,政府任命弗·弗·謝爾巴托夫為新的政府軍總指揮。在獲悉普加喬夫又在烏拉爾集結力量后,謝爾巴托夫命令各部追剿起義軍。5月21日,德科隆格率部在特羅伊茨卡堡擊敗了普加喬夫8000人的主力部隊。普加喬夫損失了4000人和全部大炮與輜重,舜傑耶夫和圖曼諾夫被俘。普加喬夫任命阿列克塞·杜布羅夫斯基為國家軍事委員會的新秘書。起義軍裝備簡陋,許多士兵只有冷兵器,缺少槍炮,敵不過政府軍的進攻。為了擺脫敵人的追擊,普加喬夫命令軍隊向北急行軍,使政府軍大部分部隊不知其下落。

過了幾天,薩拉瓦特·尤拉耶夫帶領一支3000人的巴什基里亞人隊伍同普加喬夫會師。普加喬夫和尤拉耶夫於6月17日佔領了克拉斯諾烏菲姆斯克。21日,普加喬夫開始攻打奧薩。奧薩城防司令斯克里皮半少校打開城門向普加喬夫投降,被普加喬夫任命為「首席統領」。通往喀山的通路被打開了。普加喬夫率主力軍向西挺進,在巴什基里亞人的幫助下渡過卡馬河,相繼攻克薩拉普爾、扎英斯克、耶拉布加、阿格雷茲和馬馬邊什等城鎮,逐步逼近喀山。這時普加喬夫的主力軍已增加到8000人,沿途又有7000人投奔起義軍。

四、普加喬夫錯失良機

俄國農民戰爭俄國農民4
喀山在起義軍到達之前,因守軍主力被調到巴什基里亞和烏拉爾,防務空虛,城內陷於一片驚慌之中,貴族紛紛逃散。城防部隊司令帕·格·波特金把1500名守軍分成內中外三部分,實行分兵把守,命令士兵堅守崗位。7月11日,普加喬夫兵臨喀山城下,向城內發出詔書,敦促投降,同時把部隊編成4個方隊,準備從4個方面攻城。他打算奪取喀山後,「宜去莫斯科,在那裡登極,君臨全俄國」。12日,起義軍4路兵馬同時攻城,一開始就拿下了兩個炮壘,突破了路障,進入城內。一部分士兵、韃靼人和楚瓦什人向普加喬夫投誠。起義軍從監獄里救了普加喬夫的妻子和兒女。起義軍縱火燒城,大火從外城燒到內城。正在這時,米赫爾松率政府軍前來解圍。

普加喬夫不得不離開喀山,迎戰米赫爾松。7月15日,起義軍和政府軍發生激戰。起義軍陣亡1000多人,受傷和被俘數千人。別洛波羅多夫被俘。次日,起義軍又死亡2000人,被俘1萬人,大炮和彈藥喪失殆盡。普加喬夫向西逃往伏爾加河上游,伏爾加河農業地區的貴族地主膽戰心驚,勞動人民卻盼望「皇帝」的到來。農民紛紛加入起義軍,農民運動迅速擴展到奔薩、坦波夫、辛比爾斯克、尼日哥羅德等省份。

俄國農民戰爭遊戲插圖
政府以為,普加喬夫正悄悄來到莫斯科。葉卡特琳娜二世甚至準備把宮廷遷到里加。但是,普加喬夫沒有率部北上,而是南下頓河。他認為只有在哥薩克中才能找到起義的力量。當有人建議他去莫斯科時,他拒絕了。他說:「不,孩子們,不行!忍受一下吧!時候一到,不用你們說,我自己就會去的。但是,我現在打算去頓河,———那裡有些人知道我,他們高興接受我。」

從8月22日起,普加喬夫開始攻打察里津。他用6個炮兵連從馬馬耶夫高地向城內開火,戰鬥一直延續到8月25日。這一天,在黑雅爾附近的薩爾尼科夫漁站附近,普加喬夫的1萬名主力軍遭到致命的慘敗,陣亡2000人,被俘6000人,喪失24門大炮。被俘者中有杜布羅夫斯基和阿卡耶夫團長等軍隊領導人以及普加喬夫的女兒。沙皇政府以2.8萬盧布重金懸賞,捉拿普加喬夫。

普加喬夫帶著200個雅伊克哥薩克人泅渡到一個島上,後來又到了伏爾加河左岸荒無人煙的草原。普加喬夫建議前往捷列克河哥薩克人那裡避難,但遭到了他的部屬沃羅果夫等人的拒絕。沃羅果夫等人背叛了普加喬夫。他們把他捆綁起來,在9月14日把普加喬夫解送給了政府軍。15日,他被押解到雅伊克堡。普加喬夫的妻子、兒子和幾名戰友也落入政府軍手中。11月,普加喬夫被押解到莫斯科。1775年1月10日,普加喬夫在莫斯科的波洛特諾伊廣場慘遭殺害,同時被殺害的還有普加喬夫的戰友,其餘被捕的起義者被流放或判苦役。普加喬夫領導的俄國農民戰爭就這樣被撲滅了。

俄國農民戰爭 -評析

普加喬夫領導的這場震撼沙俄統治的農民戰爭,席捲了俄國東南60餘萬平方公里的廣闊地域,其規模之大、參加人數之多、反沙俄統治旗幟之鮮明,是俄國曆次農民戰爭所無法比擬的。這次農民戰爭教育了人民,使人民對沙俄專橫的封建農奴制不可破除的信念產生了動搖,加速了封建農奴制的崩潰。農民戰爭雖然失敗了,但無論在力量、團結、階級劃分、組成成份和覺悟程度方面,還是在社會口號的明確程度和階級鬥爭的激烈程度方面,均超過以前的所有農民戰爭。人民獲得了進行革命鬥爭的經驗,被壓迫的人民群眾表現出的非凡的英勇氣概和果敢精神,普加喬夫傑出的軍事組織才能永載史冊。

俄國農民戰爭 -相關詞條

猶太戰爭胡斯戰爭哥特戰爭
十字軍東征李自成起義義大利戰爭
英法百年戰爭隋末農民戰爭諾曼征服戰爭

參考資料

1.http://www.xiaoshuo.com/readbook/00121580_13804.html
2.http://9link.116.com.cn/taxonomy/term/3018
3.http://myy.cass.cn/ziliao/15rose/06/book/ju11/58/book1.htm
4.http://www.3320.net/blib/c/read/9/4410/1323.htm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