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靜波

標籤: 暫無標籤

8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女,肥西縣程店鄉人,著名烈士。

廣告

  

1 侯靜波 -個人簡介

                                             
    侯靜波,1921年出生於肥西縣程店鄉,8歲開始讀私塾。她父親是鄉間紳士,當時是共產黨的統戰對象,經常與共產黨人來往。所以,少年時期的侯靜波就接觸了共產黨人,懂得了一些革命道理。
    抗日戰爭爆發后,這個大戶人家唯一的千金小姐,懷著一腔報國熱情,在學校地下黨組織的教育影響下,不顧反動勢力的監視和威脅,冒著生命危險,在街頭宣傳抗日,演唱抗日歌曲。合肥淪陷后,她毅然輟學,離開了條件優越的家庭,投身革命。1938年她參加了當地共產黨員領導的抗日游擊隊,同年5月,隨游擊隊從肥西縣到廬江縣的柯家潭,被編入新四軍第四支隊第八團,時年僅17歲。

2 侯靜波 -個人生平

   1939年5月,蘇皖省委員、津浦路東臨時前委書記方毅,率領以朱紹清為營長的新四軍第四支隊第八團二營和以汪道涵為團長的新四軍第四支隊戰地服務團到淮南津浦路東地區,建立黨組織,發動群眾,廣泛開展抗日宣傳。侯靜波也隨部隊來到了來安縣屯倉石固集一帶,開展民運工作。
石固集一帶山多草深,人煙稀少,偏僻閉塞,漢奸、土匪和惡霸勢力十分猖獗,他們相互勾結,經常對我新四軍所在地進行騷擾和破壞。民運工作難度大,工作隊的處境也十分危險。儘管環境險惡,侯靜波和其他隊員們的革命鬥志絲毫沒有減弱。
侯靜波高高的個子,愛說、愛唱、愛笑,進村沒多久,便和當地群眾打成一片。她不分晝夜,挨家挨戶地宣傳我黨我軍的抗日主張。在田頭,她一邊幫助群眾收割莊稼,一邊動員群眾參加減租減息。在農民家裡,她一邊幫助做家務,一邊向群眾講述「不是我們靠地主吃飯,而是地主靠我們吃飯」等革命道理。每次村裡開會之前,她總是先教大家唱歌,像「二月里來菜花香,家家戶戶種田忙」等抗日歌曲開始在山區里傳唱。侯靜波天資聰穎,活潑大方,善解人意,她把少女全部的純潔和熱情都投入到所從事的抗日活動中。老百姓無不誇獎「靜波是個好姑娘!」
    通過一番艱苦細緻的工作,群眾漸漸靠近了靜波,靠近了民運工作隊,使民運工作在群眾中紮下了根。農抗會、婦抗會、民兵組織,像雨後春筍般地建立起來了。在不到半年時間,入會人數達80%以上,為基層政權的建立奠定了堅實的基礎。靜波也在工作中不斷得到鍛煉,很快成長起來,成為一名光榮的共產黨員,並擔當起山頭鄉指導員的重任。
    隨著民運工作的順利開展,農、青、婦等抗敵組織的日益壯大,國民黨頑固派、反動地主、惡霸勢力非常恐慌,他們視靜波為眼中釘,時刻盤算著要除掉她。
    1940年11月20日夜晚,侯靜波和民兵中隊長黃德太帶領10多名民兵結束一天工作后,到童崗庄一農民家投宿。半夜,暗地裡已叛變投敵的黃德太與敵人相勾結,以手電筒光為暗號,並偷偷打開大門,讓事先埋伏在房屋周圍的敵人蜂湧而入,捉拿侯靜波等人。驚醒后的民兵除個別趁亂脫險外,其餘均被捕。當侯靜波被押出大門時,她趁天黑敵人不備之際,拔腿就跑,敵人發現后,發瘋似地到處開槍射擊,當她跑到門口的塘埂上時,右腿被子彈擊中。她就勢滾到塘埂下的稻田裡,鮮血順著腿往下流,她一步一個血印摸到村邊一個竹園裡躲了起來。敵人極不甘心,提著幾盞燈在莊子四周搜查,在竹園裡再次抓走了侯靜波。當天夜裡,20餘名敵人將侯靜波押送到龍頭港。
    侯靜波被關押在一間牛棚里,偽自衛隊長張道榮酒足飯飽之後開始對侯靜波進行審問:「侯靜波,你不要委屈自己,飯還是要吃的,你是聰明人,年紀輕輕,誰不想過快活日子?何苦跟新四軍抗日?現在只要你答應我兩件事,一切都好說。一是洗手不當共產黨員,和我們合作;二是給我做老婆,我給你治傷,還可以讓你享清福。」「你休想!」侯靜波輕蔑地說:「共產黨人是有骨氣的,你們這些叛徒、賣國賊不會有好下場的,老百姓饒不了你們。」「你這黃毛丫頭,中了新四軍的毒了,不要不聽勸,我會給你好日子過的。」張道榮說著就嘻皮笑臉地向侯靜波撲來,侯靜波拚命掙扎,狠狠地咬了張道榮一口。張道榮惱羞成怒:「你死到臨頭嘴還硬,看我給你厲害嘗嘗。」話音剛落,敵人的槍托和木棒就像雨點般地落在侯靜波身上、頭上,她忍著疼痛,咬緊牙關,一言不發。「你答不答應?」張道榮吼道。「要我答應,辦不到。」侯靜波斬釘截鐵地答道。
    遍體鱗傷的侯靜波深知自己的命運。她用手指蘸著傷口的鮮血在日記本上寫道:「抗戰必勝!」「革命到底!」「共產黨萬歲!」等,又拖著傷腿爬到牆邊,將日記本藏到戴家后屋檐下。
    天亮以後,敵人把侯靜波押到梨園港。這時,中共屯倉區委得知侯靜波被捕的消息后,立即組織武裝人員追捕敵人,營救侯靜波。敵人見勢不好,無法再走,只有躲在梨園港山頭的草叢中。此刻張道榮仍賊心不死,再三誘騙,遭到侯靜波的一頓怒斥。叛徒黃德太也厚著臉皮說:「如果你答應給我做老婆,我負責把你收起來,以後讓你過好日子。你要是執迷不悟,我們就要你的命。」「呸!無恥叛徒,要我與狗並活,我寧死刀下。」面對這幫匪徒的凌辱和威脅,侯靜波大義凜然,寧死不屈。黃德太用槍頂著侯靜波的頭部,氣急敗壞地嚷著:「不識抬舉,我斃了你。」侯靜波從容地回答:「共產黨人是殺不盡的。你們這幫畜牲,不事抗日,充當漢奸,決沒有好下場!」
    侯靜波被捕后的兩天兩夜,沒喝一口水,未進一粒米,敵人見從她身上榨不出什麼「油水」,加上新四軍四處搜山營救的風聲又緊,偽自衛隊長張道榮便於第3天傍晚將侯靜波帶到附近的窪地里,對準她的胸口連開幾槍,侯靜波倒在了血泊中。可她那雙眼睛仍怒視著敵人,彷彿在向人們訴說著敵人的罪惡,激勵著人們為抗日救國繼續革命到底。
年僅19歲的侯靜波犧牲了,當地群眾和她的戰友無不掩面哭泣,人們追懷她的音容笑貌,回味她那悅耳動聽的歌聲。農民倪如扣、倪有勝兩人冒著生命危險,偷偷在侯靜波的遺體周圍用石頭壘起一座直徑達兩丈的大墳墓,以此表達對這位將生命留給這異鄉熱土的女英雄的哀悼和崇敬之情。
    新中國成立后,當地政府為紀念侯靜波,把英雄犧牲的地方——童崗農業合作社命名為「靜波農業社」。以後,這裡的小學校、生產隊和村也都冠以「靜波」的名字,以示對這位劉胡蘭式的女英雄永遠的懷念。1962年7月,來安縣政府將侯靜波烈士的遺骨移葬於半塔烈士陵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