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更新時間: 2013-08-28

廣告

漢語詞語
詳細解釋
義項一:副詞。照往常,和以前一樣,依舊。
唐·曹唐《劉阮再到天台不復見仙子》詩:「桃花流水依然在,不見當時勸酒人。」明 趙震元《為袁石寓(袁可立子)復開封太府》:「某謬承簡命,叱御故鄉,雖父老依然孰風俗於一二。」
艾青《魚化石》詩:「在岩層里發現你,依然栩栩如生。」
造句:
①被老師批評了,他依然是我行我素,不思悔改。
②二十年不見了,你依然還是那麼的美。
義項二:形容思念、依戀的情態。
南朝·梁·江淹《別賦》:「惟世間兮重別,謝主人兮依然。」
唐·高適《遇沖和先生》詩:「拊背念離別,依然出戶庭。」
宋·歐陽修《和對雪憶梅花》詩:「惟有寒梅舊所識,異鄉每見心依然。」
《晉書·華廙傳》:「帝后又登陵雲台,望見廙苜蓿園,阡陌甚整,依然感舊。」
同名音樂專輯
徐小鳳——《依然》
專輯信息:
歌手:徐小鳳
發行時間:2008-05-14
流派:流行
所屬公司:環球唱片

徐小鳳專輯 - 依然

  徐小鳳專輯 - 依然

專輯目錄
01 圓缺
02 重逢是個夢
03 藍
04 依然
05 流下眼淚前
06 幾番歸鳥
07 橫直線
08 春天的小雨
09 演唱花絮
10 風中感覺
11 明日有運程
同名歌曲
林憶蓮——《依然》
基本信息
歌曲:依然
這是一首非常流行的歌曲, 翻唱自瑪利亞凱利的《i still believe》。
作詞:林振強
作曲:Amato、Cantarelli
演唱:林憶蓮
歌曲歌詞
風吹我的衣襟,
然後載浪花飛奔沾你身,
這晚你偶然來,
一起與我望海,
你對我說好嗎?
一切好嗎?尋找到真愛吧?
其實你可知道誰依然等。
知否你的聲音,
仍令這靜止的心翻滾,
我倆有過凌晨,
一起看過夜深,
與你有過許多、
跨過許多、甜酸苦的腳步,
潮和浪縱洗足印,
情依然真。
依然相信,
將來再必可,
一起繼續昨天烈火;
依然相信;
將來你終可;
清楚我在在等什麼。
假使你的心窩,
仍盛載著,一些點的愛火,
我也會以全神抓緊,
縱費盡心,
縱要費上一生所有光陰,
仍一點過問,
仍期待你可知道,
誰依然真。
假使你也是依然,
感到我所感,
容許你我讓當天復燃吧!
假使你也是依然,
需要我所需,
容許你我在彼此內留下!
依然相信,
將來你終可清楚眼內在講什麼!
依然相信,
將來再必可一起繼續昨天濃火!
依然相信,
將來再必可一起繼續昨天烈火!
依然相信,
將來你終可清楚在等什麼.
依然相信,
將來再必可一起繼續昨天濃火
歌手簡介
林憶蓮,香港著名女歌手。1982年於香港商業二台擔任兼職唱片騎師、VJ、主持以及播音。自1980年代至1990年代中於香港發展,1990年代中至2000年代中於台灣發展,2000年代中返港至今。她是香港及台灣少數能歌善舞、動靜皆宜、具備卓越語言天賦及過人舞台能力的頂尖女歌手。
她在1985年推出個人首張專輯大獲成功,迅速成為香港新生代藝人中竄紅最快、最受矚目的一位。為了打開知名度,林憶蓮積极參加各種宣傳和社會公益活動,樹立良好的公眾形象。1992年開始,林憶蓮的歌曲由都市觸覺中快、慢相結合轉型為以抒情歌為主,激情而曲高人寡的演驛。代表作如,《傷痕》、《當愛已成往事》、《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等歌曲紅遍兩岸三地,又憑藉一首《至少還有你》唱紅了整個華人世界。
歌手簡介
徐小鳳原名徐鄖書,香港殿堂級歌手,人稱「小鳳姐」,籍貫湖北武昌,以女中音唱腔聞名。自1966年出道以來,用她那獨特魅力的嗓音,征服了整個華語樂壇。她的歌聲不高亢不激越,於平緩中放射著絕對的穿透力;不暗啞不滯重,於渾厚中透著絕對的感染力且又古意盎然,真醇古雅,劍蘊著深沉的古典氣質。溫馨鬆緩的旋律、啟迪性的歌詞、優雅的氣質、淡雅而甜美的微笑、韻味獨特的歌喉,把自己的情感溶入到音樂里,用心用情去唱,是徐小鳳的真本色。40年的歌壇生涯,徐小鳳的歌聲慢慢的成了一種經典,是我們心揮之不去,永遠珍藏的一份醇厚真情。
人物履歷:
2005年在若雨中文網開始接觸並寫作古體詩詞。
  2006年初進入煙雨紅塵文學網與榕樹下,2006年4月加入紅袖添香。
  2007年初在第一屆中國網路文學節上作為唯一的古體詩詞作者入選並進入決賽。
  2007年6月擔任煙雨紅塵文學網古體詩詞主編,同期擔任紅袖添香古體詩詞編輯。
  2007年8月擔任榕樹下編輯。
  2009年出版個人第一本實體書詩詞集《霜絲舞影》。
  2011年年初開始在《詩刊》等國家核心期刊上發表作品。
  2011年年5月獲中華詩詞(BVI)青年峰會屈原獎片語十強。(網名松鼠吃松鼠魚)
  2011年9月考入中國人民大學藝術學院設計系文化藝術策劃專業。
  2013年4月任詩聯盟(原BVI)詩詞網站主版版主。
代表作品:《臨江仙·Minas Tirith之夜》、《沁園春·雨夜》、《暗香·黃昏》、《念奴嬌·水晶蘭》、《沁園春·水螢》、《天泣石》、《傾世環之心魔紀》等
部分作品
淡黃柳
  冷煙過雨,洇染眸清碧。懵懂情懷再難覓。似有微香漸濕,似向流年聽風笛。
  擦肩側,無言似過客。到相別,始相惜。想溫存散盡成空白。回首時分,在黃昏里,遺失眼神顏色。
  
  臨江仙·夜精靈
  一
  澄澈琉璃千里夜,多情如此人間。雪絨花里聽無眠。風鈴輕著響,傳語問平安。
  過往行人誰識我,長街之尾歌闌。獨看煙火祭深寒。繁華凋謝后,有夢到潸然。
  二
  那夜瑩藍輕漾里,水風吹散涼螢。是誰隻影佇深青。花開冰灼色,許願莫名聽。
  曾許年華成永諾,終究如水如萍。情懷相失不能銘。時光歸去也,遺落夢之輕。
  
  臨江仙·Minas Tirith之夜
  午夜鐘聲漸遠,遙天星子依稀。銀湖雲影正低垂。精靈呵冷霧,剎那化寒梅。
  水映危城渺渺,風吹幽草離離。回身恍已百年期。墨青天色里,白月靜如瓷。
  
  洞仙歌·油畫小鎮
  麥田小鎮,木屋梧桐畔。單色陽光滲微暖。牧羊人、仰望安靜藍天;山坡上、爬過羊群緩緩。
  想童年夢裡,如此天堂,午後時間若停轉。有斷續聲音,滑入塵埃,輕墮下、昏黃一片。十字架、於城市深秋,背負舊庄園,漸行漸遠。
  
  蝶戀花·迷路,城市幻覺
  永夜月光傾冷水。沉睡天空,亘古無生死。回首身周成末世,長街空蕩行如止。
  我與浮生無所寄。失路人悲,我亦無悲喜。拂面風吹聲若紙,白衣飄過荒寒里。
  
  木蘭花·夢中有人墜樓以記
  涼衣漫對蒼茫倚,城市幻如油浸水。車聲曠響似沉哀,一抹白歸空境矣。
  失神剎那光陰死,旋轉塵埃風漸起。無依身影緩模糊,沒入繁燈千鏡里。
  
  浣溪沙
  雨後夜歸
  十面人潮各自歸。空街點綴墨青瓷。單車緩過散金漪。
  時有疏涼隨念想,漸聽風語到幽微。沐風燈火待人偎。
  麥考利
  舒翼清寒悄著衣。靈魂蝴蝶欲輕飛。眸光漸散水漣微。
  一瀑柳絲如墜發,遙天晚色緩勻眉。湖風向遠默然吹。
  英國一對年輕男女的殉情故事
  麥考利:事件的女主角目睹男友跌死,傷心欲絕,隨後上吊自殺殉情。
  
  沁園春·櫻落柳離
  曾有精靈,於夜闌時,散落蒼穹。是星矢冰藍,凝為螢水;夕輝灼紫,幻化流瓊。月色初萌,微寒輕墮,聽澈人間風露聲。繽紛里,有千千絲縷,婉轉相縈。
  此身海意天情。系命里溫柔到永恆。想胭紅燈火,恍如遙見;茶青雨幕,淡漠誰聆。剪去流年,描空冬夏,散卻餘生換往生。晶瑩里,化一江春水,漾出空靈。
  
  沁園春·某雨夜
  一種溫存,倦似輕塵,淡若浮灰。是青油傘下,紅衣如魘;繁花彼岸,蘺芷為湄。潦草江湖,風鈴故事,向遠幽懷不可隨。眸光后,散微濛水色,分付雙眉。
  花箋落筆阿誰。是換去流年喚不回。幻水晶情諾,謝於煙火;深窗月色,老卻空杯。梧未萌兮,桐之謝也,始共生涯成久違。黃昏里,但薔薇開著,五月之涯。
  
  暗香·黃昏
  水天青黑,似古崖壁跡,無聲剝析。血色溟濛,映過紛繁與空白。浸淡人間冷暖,看咫尺、驀成遙隔。眸光里、誰向滄波,吹起夜之笛。
  野陌。人默默。有背影幽微,曾似相識。淺灰影里,相看前塵竟無憶。望斷黃昏彼岸,琉璃下、一場潮汐。潮落處、你與我,恍如遺失。   
  
  沁園春·死神
  灰色長空,黑白山河,無限寂寥。看墳塋瘋長,綿延大地,蒼鷹垂死,沉入雲霄。白骨城牆,亡靈序曲,更有幽魂泣若梟。天風起,看漂浮血色,萬物悲嚎。
  一番火刃風刀。盪滾滾煙塵似海潮。待君臨冥殿,捧心勸酒,橫持劫火,畫地成牢。寂滅黃昏,哀鳴號角,只此人間走一遭。回首處,正蒼穹頻死,大幕燃燒。
  
  念奴嬌·水晶蘭
  魔靈蘇醒,在黃昏吹起,幽幽風笛。淡淡羅浮春色里,恍聽微香翻濕。水墨年華,青萌故事,遠別天之國。此生如魘,月光鮮血沉默。
  冰魄永墮冥淵,無邊黑夜,終古唯孤寂。枯骨浮骸湮滅后,一路風煙向北。碧草天涯,危樓空闕,凋謝成蒼白。眼神深處,時光遺失顏色。
  
  水晶蘭,又名腐生花。與彼岸花一樣,原是天堂之花。受到魔鬼詛咒,而墮向幽冥地界,生長在北方遙遠的上古戰場。唯以屍體為土壤,吸鮮血而存活。其絢麗亦如鮮血,美的奪人魂魄。但美麗終有代價,它永世生於黑暗,不見陽光。
  
  沁園春·水螢
  紅雨聲中,碧血凝成,水骨霜衣。化蛟藍鱗雪,棲於白夜,暮光流羽,睡在薔薇。魅影靈魂,花精涼翼,舒展瓷藍月出時。荒寒杳,共沉煙溟漠,海語幽微。
  水光折落天杯,亦知我繁華至此歸。漸海波澄鏡,旋凝蜃氣,春潮湧浪,緩聚鱗輝。靜待餘生,燃成墨紫,淀作玄靈劫后灰。風雷下,看紫穹天火,千界琉璃。
  
  有碧血千年不腐,遇紅雨升華而成螢。夏如流水,冬如凝霜。其光如魅,灼灼之華。其邃如海,漠漠之聲。以為衣著,永世不老。唯遇天雷劫火,乃至形散。故雨夜既為其生,又為其劫。
  
  沁園春·手繪美女配詞
  合是蒼天,許有情人,三世為期。在水晶球里,證尋前世;海螺側畔,聽取天機。碧玉春風,琉璃暮雨,生作烏雲十萬絲。波光里,正絕塵標緻,佇水之涯。
  憐她照影紅衣。在水岸雲橋看亦奇。記溪山策馬,幾縱襟抱;荷堤擎傘,頻惹眉漪。把盞情深,畫沙傍晚,分映清眸一脈痴。人影畔,許眸光漸遠,好似相隨。
  
  高陽台·望海崖
  滄海沉暝,千山凝紫,鉛雲塊壘沉沉。光幕斜垂,洞開天地空門。輕鷗三五翩翩去,似虛埃、融入微溫。斷崖邊,光影徘徊,照我如塵。
  臨風佇立蒼茫里,問誰曾憐取,亂世溫存。折翼生涯,風煙葬卻青春。悲歡種種隨潮水,默然間,消散無痕。記同君,曲膝傾談,對飲黃昏。
五古四個
  一
  高樓有燈火,明滅復明滅。森森萬千眼,眨眨黑色睫。高樓浮於天,眼睫偶重疊。高樓睡於風,孕育萬千月。有月生雙翅,有月碎如雪。有月始奔逃,漸被霓虹沒。曠宇何其遠,有月忽停歇。溫柔夜下蓮,棲落白蝴蝶。
  二
  夕陽似頹懶,躲入流霞下。仰首望流霞,恍見一奔馬。奔馬亦仰首,獨行於曠野。赫然生雙翅,望如十字架。飄渺之流霞,微醺之盛夏。流霞接草原,嵌於一圖畫。凝望此圖畫,情緒忽喑啞。高喊自由人,死於獨立夜。
  三
  誰倚紫藤蘿,漫看天堂雪。有風緩緩來,飄渺浮靈靨。風中有飛鳥,棲於橙色月。月若上古時,照人無冷熱。月下流微光,似天河清澈。似曠宇深杳,繁星皆沉沒。微光透雙眸,身形如盤涅。復聆紫衣裳,滑落玫瑰血。
  四
  天地空老去,凋零一嫩芽。天使正路過,澆灌七色霞。霞裹鵝卵內,混沌以為家。衍生千萬象,旋於夢之紗。夢魘如沉繭,光陰如流沙。過往半沉睡,透明雨微斜。長街傘飄緩,有人向天涯。恍見微雨里,開出無色花。
七律·而去
  向遠相思無可尋,望中人杳那年春。笛吹遠水黃昏冷,夢落空樽歲月深。
  數過時光依剪影,待成筆墨只浮痕。握溫指隙煙花夜,曾有紅塵到掌紋。
雨夜,友人過京。因熟睡未接其電話。次日欲尋一聚終不能,唯有槐花滿地。回憶夢境,似有相關暗示
有雲如巨筆,揮動百川寒。漸聞夜來風雨析,窗前諸景覆滄瀾。時光相交疊,星芒隕夕玦。其間曾過某行人,回首一似驚鴻瞥。水影沉沉浮老屋,相看明滅如斯速。恍我曾經過此間,對影抬手不能觸。時光偶相失,城市如浮石。其象不可名,其外皆空白。無端行跡如搖槳,星空深里天光響。漂浮望月起孤城,天邊遙見一海巷。風渺渺,浪悠悠。浮漚城市若危樓。危樓如在蒼穹上,玻璃窗外人三兩。欲向來人問姓名,言語窸窸不能聽。不聞風笛浮遠水,唯見春深絮滿城。望里時空復相疊,流雲憔悴紛紛謝。只今無覓遠行人,相思一夜吹成雪。
暗世紀
天地不曾仁,冷眼空萬物。縱有傾國色,皮下皆枯骨。其骸不可覓,其形亦無跡。靈魂皆墮矣,永夜千重黑。似有微細不可言,諸形並攝入幽鏡。人世浮生一日書,玄冥一幀萬象影。想我亦為孤獨者,偶然踏足星空下。靜觀荒野懸石城,身周萬象皆如假。沙海鉤月吞煞血,血色復凝雙墨蝶。墨蝶翻飛石城暗,風動星芒起流霰。流霰聲微不能聽,墨蝶形迷不能名。偶有平生失意人,行過流霰亦成塵。塵中浮析流年事,破裂紛紛若蒼紙。蒼紙碎屑如滲血,城雕泣下石頭淚。石頭淚墮竟無聲,石城天幕映慘紅。一瞬回眸如末世,憑空混沌起天風。石城隱沒翻雲里,沙海霎那現時空。凝望依稀盈尺間,光陰相去或千年。天風吹碎世塵身,回首霎那人影絕。但有凄然一葉楓,無端棲在人間月。
魚鳥之戀
君披水青風翎羽,黃昏棲落天堂樹。我著銀色夜明綃,黎明匿在彩虹橋。有黃昏里琉璃舞,人間飄墜金莎雨。有午夜中水玉簫,流光緩緩月隨潮。是聽海風鳴天弦,夜光深里漾泠瀾。泠瀾如著風靈翼,月明側畔為雙鳶。是見海月泣明珠,藍虹浮動精靈湖。望中倒影若前世,明珠霎那化雙魚。海風弦語夜夜鳴,時光遠去若風清。為君一諾無常里,說與三生亦為輕。海月珠淚為誰潸,相思一夢到瑩然。水樣生涯如此幻,風鈴歲月不曾湮。藍月出生夜轉深,風起遙聽萬籟喑。君為天上多情雨,我是風中寂寞塵。海風吹墜月光淚,流光緩緩隨潮水。人間此夜不曾歸,唯記回眸如夢魅。
天泣石
有花朵合生而開,亦相抱而死。死後誓不分離。逆天而遭天劫。魂魄墮入冥淵為玄氣所噬。殘骸竟不隨時光消減,浮於世間。唯夜深月出,著水而泣。故外人不可見其淚。淚水於藍月之輝照射千萬年,吸收其靈氣化為玉石。表面有寒氣攝人,而細聽似有悲泣之聲。
望月之山有奇石,夜深瀋水生青碧。藍月出兮起微涼,四野清風如蟬翼。秋草吹燃磷火跡,微燈冷白照孤壁。壁上微細不可言,恍聽靈語如悲泣。悲聲其微無可覓,一似流沙緩過隙。誰記風息子夜臨,時光老去蒼然析。崖壁之花相抱死,浮骸破碎著暗水。幽磷曾照一殘瓣,其上相嚙深深齒。其魂墜落冥淵底,徹骨悲風吹未止。凄向人間深一祭,永年開作寂滅蕊。十年寒雨夜燃犀,子時偶聽山鬼啼。百年壁記始剝屑,深秋冷火明復滅。千年崖壁風聲寂,花蔓殘如古綺蝕。萬年斷崖無人憶,月水隨潮鳴寒石。
天火
傳說每到幽冥始,紅月即出金月死。無色冥矢穿紅夜,四天紛揚琉璃屑。琉璃散匿黑淵底,其悲宛若夜風泣。悲風吹里如湮塵,冥歌唱響浮生熄。是星空里流霞謝,中天燃落千千蝶。有人痴佇說相思,低吟一曲鳳凰劫。是天堂里光明燭,握取溫涼如水玉。天使華裳過此間,午夜輕奏安魂曲。是精靈湖起微汐,水波淺漾冰灼色。傳奇深映在清眸,花開聲里沉香落。是寒雨夜百合淚,泠然滴落忘情水。願托蝶語話冰心,隨君直到春風死。春風死,君其歸,飛翎觸夢溫柔極。回首剎那洪荒老,君知此刻誰相憶。但見硃砂滴作血,凄然相赴滄溟劫。一瞬光陰似前夢,長天飄墜螢如雪。
月球形成初期,地月距離為22500公里左右。比現在小15倍。在38億年前,月球剛剛形成還處於融化狀態。故從地球上看,當時的月球要比現在大15倍,表面如煉獄般呈火紅色與黑紅色。地球上這個階段稱為冥古宙。

代表作品

傾世環之心魔紀
【引】
  上古荒原,戰夢燃世,經緯局伐諸星失。余焉未息,天運窮極。眾神罪,洪荒默。罪世之星以現,穹宮微栗,滄溟啜泣。
  盜火一逝,焚諸雲氣。陽和覆變,歿紀伊始。群山圮,鳳髓溢;灰巒伏,赤海沸。
  帝星靡兮妖鐵降,炬光炙天,河川鼓盪。風雷嘯厲,塵莽沆碭。
  炎山開釜,紫雷槌殛,天河之水以淬,歷諸甲子。罪魄祀,妖怨起。風雷寂滅,流炎千里封冰谷:魔兵出,天妖夜哭。
  【一】
  妖鐵煉寒出玄窟,深山夜走囚龍息。霜精新淬流晶白,環身猗秀古紋赤。瑩夜薄鋒飲墨嵐,並蒂翎華生指隙。落螢脈上幽光憩,珠心隱現青雷跡。是驪珠蘊璧?是天妖夜織?是攬風崖銜天河汐,紉星縴手裁雲翼?天睞煉得妖仙質,能使白骨生顏色。爰有妖涼微灼手,轉撫一曲傾城弒,掌心初負春風力。無關旋舞與弒舞,平生不假慈悲飾。
  蒙君贈,傾世環,一煉情心不記年。靈狐修世亦甲子,始煉青容成絕顏。狐兮狐兮何妖冶,君有狐兮莫流連。感君有諾非淑世,珍重江湖復憮然。
  璇之舞,玦之靨,冷濯紅妝證情骨。一泓淡抹秋水明,九轉雲光危露澈。腕花翾向繁櫻試,深園飄雪滿香屑。輕衣踏徑挑緋燈,無憂瞳子何清冽,與君三誓前塵訣。初誓曰傾城,水天華幕生青蝶;再誓曰避愁,涵雲老蜃欺海闋;三誓曰並世,雪巔孤脊層冰裂。刃曰斷離,贖光踏月。
  【二】
  傾世環,言傾世,荷傘擎春春尚淺。搴衣情味無從避,生世惟憐君眉眼。矜步相執試初雪,黃昏輕盪琉璃盞。一襲紅塵君莫戀,露襟風袂說歸限。莫念,飛絮向晚,情懷百感。
  傾世環,名傾世,古紋秀刃欲妖世。照君額上硃砂痣,美人狐顏靈且魅。荷衣寄得風露意,相思心魔不可避。微懷曾罪浮生囈:我命留塵君不記。他歲,襟山髻水,莫憐生死。
  傾世環,歌傾世,掬我穠愁浣錦憶。眸海萌瀾乍相擁,想君逢著千紅陌。荷傘輾轉桃葉渡,暮風披襟溫柔極。斯年雪落未盈懷,一棹長與流光隔。月白,大夢倏至,前塵兀立。
  傾世環,若傾世,深情莫祈深悲寫。身世網中情一畫,初雨迢然花未嫁。青荷涼欹相思夏,相思溺里原無話。君自紅塵翩然者,許我莫嗟流年暇。休訝,遣君心鎖,生世不赦。
  【三】
  魔都詭向墨天聳,荒雲連山起烽燧。角棧怒傍斷嶺開,枯壁凌虛列十字。末顏猶似初顏立,世局身如黑白子。棘藤肆生攫光罅,城關鎖下決生死。
  傾世環,傾何世,照君額上妖砂痣。一諾江湖無甲子,命漪離散夙塵已。是日許君蝶心引,海雲喑默星無綺。是夜報君傾世舞,衷臆無關憐與弒。並蒂翎旋幻色花,瑩夜刃翾鏡音起。千絮宛然生流火,斬情關走悲凰氣。妖羽滅生光暗翼,一讖刎心情已極。諸境紛式歸無象,深衷聽得慈悲誓:我本君初心,我住君心壘。並世無蘇生,生世同本罪。魘憶無所止,惟待輪迴始。幸得托微生,與君證悲喜。情花有共冢,我自赴生死。非為棄紅塵,獨憐君此世。
  狐修九世得雙生,證心蓮上生並蒂。咫尺相凝終隔世,憐君眉眼初年似。狐兮狐兮何所憶,荷衣盈抱春華里。惟向涼顏深一吻,天風吹盡塵骸矣。
  【四】
  垂光孤抱鏡月城,似我微軀判永生。是夜風徊何所眷,傳說忘川逝落星。
  原無一誓賒生死,初心涼灼終如是。
  

傾世環之心魔紀配圖

傾世環之心魔紀配圖
我夢落雲崖,斯年手植忘憂花。我臨月殤海,獨擷相思燃暮霞。我住永無島,生世無隨塵世老。我赴斷情天,春風不過莫離原。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