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勃卡

標籤: 暫無標籤

28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依勃卡是一種生長於赤道叢林的夾竹桃科小灌木,主要分佈在加彭,赤道幾內亞,剛果共和國(布),剛果民主共和國(金)和喀麥隆。依勃卡根部所含的一種生物鹼,其外皮已被發現可以戒斷對可卡因,海洛因以及對其它含鴉片的毒品的心理和生理的依賴。

依勃卡 -依勃卡

是一種生長於赤道叢林的夾竹桃科小灌木,主要分佈在加彭,赤道幾內亞,剛果共和國(布),剛果民主共和國(金)和喀麥隆。

依勃卡的根在加彭被當地的布維提德米索格教用在該教成員的成年儀式上。方族人延續了布維提德米索格教儀式的一部分,創建了一種諸說混合的宗教,命名為布維提方,並將依勃卡的根用在該教的入教儀式上。而在剛果(金),依勃卡則在一種叫做「澤波拉」的儀式上被用於精神和身體問題的治療。

依勃卡 -依勃卡因

依勃卡因是依勃卡根部所含的一種生物鹼,其外皮已被發現可以戒斷對可卡因,海洛因以及對其它含鴉片的毒品的心理和生理的依賴。事實上,其效用已經或多或少地擴大到對—切物品的依賴,比如:藥物,酒精,煙草等等。
被譽為「依勃卡因之父」的霍華德先生,從20世紀60年代第一次對依勃卡因的效用進行試驗以來,一直在為依勃卡因據理力爭,希望這種植物能夠得到官方的認可,成為正式用藥,以發揮其解除毒癮的效用。

與此同時,依勃卡因也被用於心理和精神疾病的治療。
事實上,人們發現「依勃卡」這種被譽為「神聖」的植物已經有三千多年了。這種植物里含有一種烈性葯——依勃卡因。
現在,在美國和歐洲,人們正在測試依勃卡因對海洛因,可卡因,美沙酮(海洛因的替代品),酒精和尼古丁的戒斷效果。另外,依勃卡在中部非洲地區常被當作保健品使用。在作為布維提教中心的加彭共和國,姆比里醫療公司將依勃卡因用於肺結核和心理疾病的治療。
依勃卡在當地通過非洲唯一的本土宗教的兩個不同派別使用和傳播,他們分別是:傳統派布維提米索格和新教派布維提方。
對依勃卡因的研究始於18世紀下半葉。那時,人們只發現其中含有生物鹼。而法國的一種藥物就以此作為原料製作成品銷售,用於解決神經和心臟病問題。此後,這種葯就好像消失了,直到1930年,法國的藥劑製造業推出了一種以依勃卡因為基礎的新品,並以斯偉澤爾醫生在加彭的診所命名為萊郎巴雷內。
20世紀70年代對依勃卡因的化學鑒定和特殊效用的研究,在化學家羅伯特·古塔爾和藥劑師羅曼德·哈梅、讓·德魯爾蒙·侯戴和達尼安·萬桑領導下繼續進行。
在美國,CIBA醫藥公司的泰洛博士完善了依勃卡因的化學分子式。而對依勃卡因效用的研究則是由CIBA的科學家傑爾格·希內德爾進行的,他後來成為杜邦公司化學部的部長。但當時的科學並不足以了解依勃卡因。這家公司仍在進行其它相關的研究。在列剋星敦,聯邦醫院院長哈瑞斯·依斯貝爾博士在動物身上試驗麻醉療法。康圖克博士以對嗎啡上癮的黑人作為實驗對象,但是後來他所有的實驗結果卻不翼而飛,我們不知道能否在美國國防部或是在中央情報局的檔案里找到這些相關的資料。
精神病醫生克羅迪奧·納蘭喬和心理學家們曾在700多個病人身上用過依勃卡因作治療。他們得出的結論認為,依勃卡因是有史以來用於治療精神疾病最有效的藥物。20世紀60年代是毒品泛濫的時代,當時只有19歲的男孩霍華德和他的夥伴都吸食海洛因或是可卡因成癮。然而在用過依勃卡因之後,這7個小男孩中有5個人都戒斷了毒癮,並且不再有復吸的徵兆。從此,霍華德與海洛因及可卡因的關係徹底改變了:原先吸食海洛因或是可卡因后是能感到一陣舒服,可葯勁一過,整個人就好像要死一般,在用過依勃卡因之後,霍華德戒掉了毒癮並選擇更好地生存下去。
之後,霍華德經過數月的努力再次獲得了一些依勃卡因,他將這些依勃卡因分給了19個人,其中有7人有毒癮。這次試驗使他獲得了一些更有趣的信息:這群人中,從沒有一個曾想過停止吸毒,然而其中有5人卻自然的停止了對毒品的消費,在隨後6個多月的治療期里也沒有再度表現出對毒品的需要。
霍華德,這個首次使用依勃卡因的人,在後來三年半的時間裡,再沒有對此進行深入研究。「在監獄度過了一段不公正的刑期」后,他又重新為了戒掉對海洛因和美沙酮的依賴而接受治療。在毒癮泛濫成災的那個年代,所有人都認為毒癮是無法解除的,而霍華德得益於依勃卡因,成功地從對海洛因和美沙酮的依賴中解脫出來,雖然,解除對後者的依賴較為困難些。但最終,他在這方面為其他人做了一個很好的榜樣。
20世紀80年代初期,考慮到依勃卡因首要的戒毒效用,霍華德決定為此發起一場真正能使依勃卡因用於戒毒治療的運動。他花了一年時間潛心研究依勃卡因,並和(美國)國家濫用毒品研究所(NIDA)取得了聯繫,研究所告訴他,必須要用在動物身上實驗的成果來證明他的假設。而當時在美國無法獲得依勃卡因。霍華德需要等到三年半后,以個人名義拜訪加彭總統奧馬爾·邦戈,請求總統先生將依勃卡當作禮物以人民友好的名義送給他,因為在一般情況下依勃卡是禁止出口的,不過,總統先生還是為霍華德開了綠燈。
法國科學家將依勃卡的小樣提純,德宗勒吉克博士為了證實依勃卡因的效用,用注射了嗎啡的老鼠進行試驗,獲得了有利的結論。在這一結論的強力支持下,斯湯雷格里克博士開始了對依勃卡因成分的研究。報刊雜誌上多次登載了依勃卡因可以降低對嗎啡吸食慾望的消息,同時指出依勃卡因能夠消除嗎啡和可卡因對大腦的部分作用。
不久,紐約大學城的帕提希亞·布羅德瑞克博士和內森生物研究所的亨利·瑟爾生博士又將他們的研究成果匯聚在一起,一個又—個的科學實驗證明了依勃卡因的效用。
後來霍華德的一位密友鮑勃,因為吸食可卡因而瀕臨死亡。在霍華德的影響下,通過依勃卡因一個療程的治療后,鮑勃從每天減少一半的吸食量到最終停止吸食毒品。令鮑勃更為驚奇的是,這之後的治療,不僅使他戒了酒並且還減少了以往每天兩包香煙的吸食量。鮑勃知道了這種被譽為非洲神聖植物的力量,當霍華德正在有條不紊的繼續他的工作時,鮑勃將自己從非洲人手裡弄來的一些依勃卡因帶到了荷蘭。在荷蘭,他成功地用依勃卡因幫助一對吸食海洛因的夫婦戒掉了毒癮。鮑勃接著又用依勃卡因幫助了別的一些人戒除毒癮,他們都——獲得了成功。在與霍華德商量之後,荷蘭精神病醫生巴斯提安教授開始用依勃卡因對他的病人進行治療。
1992年,宣傳防治艾滋病的活躍分子達納比爾發現了艾滋病的傳播和吸食毒品有關,他找到了當時正在用依勃卡因為毒品吸食者戒毒的紐約黑人居住區義工羅曼勒·華盛頓。華盛頓想到可以通過黑人居住區的情況來說服(美國)國家濫用毒品研究所將依勃卡因的公用推廣給大眾。1992年,在紐約黑人居住區的醫院,召開了第一次有關於依勃卡因的會議,相關的醫生和社會工作人員出席了這次會議,最終華盛頓得到了巴斯提安教授的授權,決定召開第一個關於依勃卡因的專題研討會。而在其他人中,邁阿米大學醫學院的馬什博士和桑歇·拉莫博士都震驚於依勃卡因的療效。他們通過大學向美國食物與藥品管理局申請,希望能夠將對依勃卡因的研究列入到美國國家人類課題研究的範圍之內。在經過一番艱苦的努力之後,馬什博士在1993年獲得了州立人類研究項目的立項,開始正式對依勃卡因進行第一次實驗。
1995年3月,什訥兄弟進行了第二次試驗,與此同時關於依勃卡因的會議再次召開。這一次,相關的專家組成了一個黑人戒毒聯盟,該聯盟邀請黑人戒毒專家加入到用依勃卡因進行戒毒治療的行動中。
什訥兄弟,作為關注非洲裔美國人運動協會的代表曾說過:「我見到一些毒品吸食者,他們一聽到依勃卡因的名字就往後縮,我想可能是因為這些人都聽到了一些關於依勃卡因的不好的傳言。還有不少人認為依勃卡因是一種能治百病的神葯。事實上我們認為,一個患者在接受了依勃卡因的治療之後,還必須強制進行心理治療。所有戒掉毒癮的人如果不改變他的生活方式,重新建立他的社會關係網的話,是肯定會再復吸的。」
在美國人對依勃卡因進行實驗的這段時間,華盛頓先生不僅參加在荷蘭開展的一些治療活動,還不時造訪霍華德先生在巴拿馬的診所,在那裡霍華德也在用依勃卡因開展治療。
關注非洲裔美國人運動協會和黑人戒毒聯盟都表示將要聯合起來,在歐盟國家宣傳依勃卡因並同時不間斷地用依勃卡因進行相關的治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