侗族蘆笙節

標籤: 暫無標籤

10

更新時間: 2013-08-30

廣告

蘆笙節是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苗族人民的傳統節日,約在農曆9月27日舉行。相傳,蘆笙管是諸葛亮教苗族人民做的,所以他們又把蘆笙管叫做孔明管。據文獻記載,早在唐代西南地區就廣泛流行吹蘆笙了,蘆笙節具有悠久的歷史。

簡介

  蘆笙節是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苗族人民的傳統節日,約在農曆9月27日舉行。相傳,蘆笙管是諸葛亮教苗族人民做的,所以他們又把蘆笙管叫做孔明管。據文獻記載,早在唐代西南地區就廣泛流行吹蘆笙了,蘆笙節具有悠久的歷史。

  節日期間,男子穿對襟或右大襟短衣和長褲、頭纏青布巾,腰束大帶,手持蘆笙、鎖吶、銅鼓,湧向會場;姑娘們穿著綉有各色花紋、圖案的衣裙,頭纏青帕,腰束繡花彩帶,佩帶銀飾,邊說邊笑跟隨而來,人們伴隨著蘆笙的樂曲翩翩起舞。

  蘆笙節不但是慶豐年祝福的節日,也是男女青年擇偶的節日,到了二十一日,公眾的狂歡便一轉而成為男女青年「遊方」的活動,雙雙對對的情侶用對歌來傳情說愛,纏纏綿綿地給蘆笙會留下來年再會的盟約。

活動時間及地點

  谷隴蘆笙節是在農曆九月二十七至二十九這三天舉行,節日的活動與舟溪的相差不遠,那千把蘆笙齊奏的場面非常壯觀。

  是苗族地區最普遍的節日。苗族自古喜愛吹蘆笙,善跳蘆笙舞。黔東南許多地方如凱里、從江、榕江、黃平的蘆笙節非常隆重。其中又以凱里市郊的舟溪鄉和黃平縣的谷隴大寨兩地的蘆笙節最為盛大。凱里、麻江、雷山、丹寨等四縣交界地區舟溪蘆笙節於每年陰曆正月十六至二十一日舉行,蘆笙堂設在河沙壩。十六日開始「起堂」,十七日集會,十八日、十九日、二十日跳蘆笙,十九日增加賽馬活動,二十日還舉行鬥牛,二十一日,蘆笙會結束時,苗族男女青年進行「遊方」活動。蘆笙會時,附近市縣方圓幾十公里的人都來赴會,一時間人山人海,笙聲如潮。人們圍成一個個圓圈跳蘆笙,小夥子在圈內捧著長長短短的蘆笙邊吹邊跳,姑娘們踏著笙歌的節奏翩翩起舞。黃平縣谷隴蘆笙會,每年陰曆九月二十七日至二十九日舉行,蘆笙場設在一塊平緩寬闊的山坡上。屆時人們從四面八方湧來,人數最多時可達數萬人。節日的活動與舟溪的相差不遠,那千把蘆笙齊奏的場面非常壯觀。

相關傳說

  舟溪蘆笙節的來歷還有著一段動人的傳說, 在很古很古的時候,舟溪南寨上有一個苗族姑娘,她的名字叫阿旺。阿旺聰明能幹,心靈手巧,美麗動人。她繡的花,五彩繽紛,顏色鮮艷,陣陣清香,招引一群群蝴蝶蜜蜂來探花采蜜,阿旺喂的豬,長得又快又好,又肥又壯,一年四季殺肥豬。阿旺的歌喉,更是金嗓子。她的歌聲,象春風,賽銀鈴,唱得娃娃拍手笑,唱得老人喜孜孜,唱得小夥子和姑娘們手舞足蹈。阿旺尊老愛小,樂於助人。阿旺的父親把她看做掌上明珠,寨子上的鄉親們也為有這樣的好姑娘而引以自豪。

  可是,貪婪殘忍的野雞精,對阿旺垂涎已久,妄圖把她佔為己有。提起舟南後山上的野雞精,沒有人不切齒痛恨。它颳起一陣妖風,便把人們一辛辛苦苦種好的莊稼,幾十畝幾百畝一掠而空。它經常變成猛虎,咬死耕牛;它變成惡狼,叼走小孩。

  如今,它又把魔爪伸向了阿旺。開始,它變成遠方的大財主,登門來相親。儘管它送財送寶,花言巧言,還是被阿旺的父親拒絕了。接著,它又變成一個俊俏的後生向阿旺來求愛。儘管它裝模作樣,聰明的阿旺一眼就看穿了它的虛情假意,堅決不答應。野雞精惱羞成怒,騙不了就搶。一天傍晚,又颳起一陣妖風,搞得天昏地暗,趁人們忙亂之際,它張開魔爪搶走了阿旺姑娘。

  野雞精的暴行,激起了鄉親們的義憤。大家打起火把,將後山團團圍住。青年獵手們組織起「打雞隊」,決心打死野雞精,救出阿旺。激烈搏鬥開始了。野雞精發出聲音怪叫,進行威脅;人們吹起一支支降亮的牛角,敲響一面面銅鑼,淹沒了野雞精的怪叫。野雞精張開巨大的翅膀,撲向人們;獵手們射出一支支利箭,嚇得野雞精慌忙逃回後山。

  可是,野雞精是千年的妖怪,練就了一身功夫,除了咽喉一點之外,全身刀槍不入,獵手們一時也無法把它打死。就這樣,人們與野雞精相持了一個場日。

  這時,從遠方來了一位苗族青年獵手,名叫茂沙。茂沙是個大力士,雙手能舉萬斤;茂沙是神箭手,能百步穿楊。茂沙勇敢正直,專門捉妖擒怪,為民除害。當他聽到野雞精的暴行,立即騎上駿馬,翻山越嶺,急忙趕來參加「打雞隊」。

  再說野雞精被圍在後山,對阿旺又無可奈何,它使出絕招,又颳起一陣妖風,撲向「打雞隊」。這陣妖風直颳得飛沙走石,日月無光。人們睜不開眼,張不開手,野雞精就用利嘴來啄人們的眼睛。正在這時,茂沙恰好趕來了。他怒火衝天,仗起寶劍,急忙迎了上去。茂沙與野雞精展開了殊死的搏鬥。翅來劍往,從後山打到前山,從前山又打到後山。鄉親們齊聲吶喊,幫茂沙助威。野雞精鬥了一個回合又一個回合,使盡全身解數也鬥不過茂沙。野雞精拔地而起,妄想遠走高飛,逃之夭夭。人們射去的箭,一支支都被野雞精抖落了。茂沙眼明手快,插劍入鞘,拿出他的神弓神箭,屏住氣息,嗖的一聲,正中野雞精的咽喉。野雞精發出幾聲慘叫,從天空摔了下來,撞死在後山上。

  人們救出了阿旺,齊來向茂沙致謝。茂沙從野雞精身上拔下三根野雞毛送給阿旺,囑咐她好好保重,便跨上駿馬,告別阿旺,又去過著他的遊獵生活去了。茂沙的英勇頑強,鄉親們齊聲稱讚。茂沙的豪爽正直,深深打動了阿旺的心,愛慕之情,油然而生。阿旺把心事告訴了父親,父親也非常贊成。可是,茂沙遊獵四鄉,漂泊不定,當時他為打野雞精而來,射死了野雞精,連一碗感謝的水酒都沒有喝,就告辭走了。現在又到哪兒去找他呢?

  阿旺思念茂沙,茶不進,飯不想,一天天消瘦下去。老父親很著急,左思右想,終於想出了尋找茂沙的好辦法。當時正是新春佳節,老爹從後山砍來翠竹,做成一支支蘆笙,請鄉親們四處傳遞消息:古歷正月十八到舟溪來跳蘆笙。這個消息傳得很遠很遠,如老爹所想,茂沙也知道了。

  那天,成千上萬的苗族同胞,吹起蘆笙,載歌載舞來舟溪參加蘆笙會。茂沙也趕來赴會。阿旺很快就發現了他,老父親把做得最好的蘆笙送給了他,阿旺親手在蘆笙上插三根野雞精毛,把自己織的花帶系在蘆竺上,大大方方地表達了自己的愛情。茂沙也很愛阿旺,當即褪下銀手鐲,高高興興地送給阿旺,給他戴在手上。這一對情人在鄉親們的歡呼聲中定了親。

  茂沙是勇敢的獵手,也是尊老敬賢的好後生。他恭恭敬敬地請老父親吹笙領舞。老人高興地接受了請求,並且提出了蘆笙會的三條宗旨:一是喜迎新春;二是預祝風調雨順,農業豐收;三是讓苗族青年男女尋找自己稱心如意的終身伴侶。大家一致贊成。 

  就這樣,老父親吹笙領舞,人們盡情地吹,盡情地跳,歡快的蘆笙在舟溪甘香囊場上震響。人們一直跳了三天。第三天,也就是古歷正月二十日傍晚。茂沙提議:春耕大忙要開始了,季節不等人,暫時不再跳蘆笙了,一心一意投人春耕生產。大家認為茂沙說得對,並且推老父親為代表,在蘆笙場中心插草標為號,蘆笙頓時息音。

  就這樣,年復一年,舟溪蘆笙節成為苗族人民固定的傳統節日,並且先由凱里、麻江、丹寨、雷山等縣的各地先舉行小規模的蘆笙會,最後到舟溪舉行總會,集中結束。來舟溪跳蘆笙的小夥子總愛在自己的蘆竺上插上幾根野雞毛,這是正義戰勝邪惡的象徵,也是追求美好愛情的表示。姑娘們則喜愛盛裝打扮,跳蘆笙時把織好的花帶,系在自己心愛的小夥子的蘆笙上。現在凱里縣舟溪蘆笙節還依然保持著由人吹笙舞領,由德高望重的老人插草標來結束蘆笙節的習慣。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