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遺教經

標籤: 暫無標籤

130

更新時間: 2013-08-29

廣告

《佛遺教經》,簡稱《遺教經》,又名《佛垂涅槃略說教誡經》,一卷,姚秦·鳩摩羅什譯,是佛陀釋迦牟尼一生弘法言教內容的概括總結,是佛將入涅槃前對眾弟子語重心長的諄諄教誨,也是佛留給後代所有想離苦得樂者的得度因緣。

教經創作
《佛遺教經》倍受歷代僧俗大眾乃至帝王的推崇,唐太宗頒行敕令以護持佛法、弘闡聖教;宋真宗揮毫作序為雕版流通、宣揚法奧。世親菩薩著作《遺教經論》,從七方面闡釋教誡深遠意義,在佛教界具有廣泛深刻影響。漢地作注之古大德代不乏人,明·藕益智旭大師之《佛遺教經解》最值得捧讀。書聖王羲之、唐代著名書法家孫過庭、南宋大書法家張即之所書《佛遺教經》字帖,冠絕古今,各領風騷,受歷代知識分子推崇、珍愛,被無數書法愛好者觀賞、臨摹。
王羲之書《佛遺教經》

  王羲之書《佛遺教經》

若想修道成功,若欲超脫輪迴,就要以戒為師,就要修身口意,就要誦習本經。此經言簡意賅,深入淺出,字字珠璣,韻味無窮,譯文經羅什大師推敲錘鍊,故而詞達意順,古樸典雅,朗朗上口,耐人吟詠。為出家在家佛教徒之行動指南,亦為各行各業求知者之閑暇珍玩。
唐太宗施行《遺教經》敕
法者,如來滅后,以末代澆浮,付囑國王大臣,護持佛法。然僧尼出家,戒行須備。若縱情淫逸,觸塗煩惱,關涉人間,動違經律,既失如來玄妙之旨,又虧國王受付之義。《遺教經》,是佛臨涅槃所說,誡敕弟子,甚為詳要。末俗緇素,並不崇奉,大道將隱,微言且絕,永懷聖教,用思弘闡。宜令所司,差書手十人,多寫經本,務盡施行。所須紙筆墨等,有司准給。其官宦五品以上,及諸州刺史,各付一卷。若見僧尼行業,與經文不同,宜公私勸勉,必使遵行。(大藏新纂卍字續藏經三十七冊·六百三十一頁)
宋真宗《遺教經》序
夫道非遠人,教本無類,雖蠢動之形各異,而常樂之性斯同。由愛欲之紛綸,致輪迴之增長。是以迦維之聖,出世而流慈,舍衛之區,隨機而演法。既含靈而悉度,將順俗以歸真,猶於雙樹之間,普告大乘之眾,示五根之可戒,問四諦之所疑,期法奧之宣揚,俾眾心而堅固。大悲之念,斯謂至乎!朕祈嗣慶基,顧慚涼德,常遵先訓,庶導秘詮。因覽斯經,每懷欽奉,冀流通而有益,仍俾鏤於方板,所期貽厥庶邦,凡在群倫,勉同歸向云爾。(大藏新纂卍字續藏經三十七冊·六百三十一頁)
世親菩薩《遺教經論》偈頌
真諦三藏譯
頂禮三世尊 無上功德海
哀憫度眾生 是故我歸命
清凈深法藏 增長修行者
世及出世間 我等皆禮敬
我所建立論 解釋佛經義
為彼諸菩薩 令知方便道
以知彼道故 佛法得久住
滅除凡聖過 成就自他利
藕益智旭大師《佛遺教經解》跋
旭未出家時,讀此遺教,便知字字血淚;既獲剃染,靡敢或忘。所恨慧淺障深,悠悠虛度,二十餘年,空無克獲。既非道人,又非白衣。方撫心自愧,對鏡生慚。而虛名所誤,謬膺恭敬。承甫敦沈居士,固請解釋此經。嗟夫!予不能臻修世出世間功德,徒以語言文字而作法施,何異諸天說法鳥耶?然一隙之明,弗忍自吝,藉此功德,迴向西方。仍作迦陵頻伽,代彌陀廣宣法要可矣!甲申(1644年)九月二十日記。
原文
善法
「汝等比丘,晝則勤心修習善法,無令失時。初夜后夜,亦勿有廢。中夜誦經,以自消息,無以睡眠因緣,令一生空過,無所得也。當念無常之火,燒諸世間,早求自度,勿睡眠也。諸煩惱賊,常伺殺人,甚於怨家。安可睡眠,不自警悟!煩惱毒蛇,睡在汝心,譬如黑蚖,在汝室睡。當以持戒之鉤,早摒除之。睡蛇既出,乃可安眠。不出而眠,是無慚人。慚恥之服,於諸莊嚴,最為第一。慚如鐵鉤,能制人非法,是故常當慚恥,勿得暫替。若離慚恥,則失諸功德。有愧之人,則有善法; 若無愧者,與諸禽獸,無相異也。
張即之書《佛遺教經》

  張即之書《佛遺教經》

「汝等比丘,若有人來,節節支解,當自攝心,無令嗔恨。亦當護口,勿出惡言。若縱恚心,則自妨道,失功德利。忍之為德,持戒苦行所不能及。能行忍者,乃可名為有力大人。若其不能歡喜、忍受惡罵之毒,如飲甘露者,不名入道智慧人也。所以者何?嗔恚之害,則破諸善法,壞好名聞,今世後世,人不喜見。當知嗔心,甚於猛火;常當防護,勿令得入。劫功德賊,無過嗔恚。白衣受欲,非行道人,無法自制,嗔猶可恕。出家行道,無欲之人,而懷嗔恚,甚不可也。譬如清冷雲中,霹靂起火,非所應也。
「汝等比丘,當自摸頭,已舍飾好,著壞色衣,執持應器,以乞自活。自見如是,若起憍慢,當疾滅之。增長憍慢,尚非世俗白衣所宜,何況出家入道之人。為解脫故,自降其身而行乞也。
「汝等比丘,諂曲之心與道相違,是故宜應質直其心。當知諂曲,但為欺誑;入道之人,則無是處。是故汝等,宜當端心,以質直為本。
「汝等比丘,當知多欲之人,多求利故,苦惱亦多。少欲之人,無求無欲,則無此患。直爾少欲,尚宜修習,何況少欲,能生諸功德。少欲之人,則無諂曲以求人意,亦復不為諸根所牽。行少欲者,心則坦然,無所憂畏;觸事有餘,常無不足。有少欲者,則有涅槃,是名少欲。
「汝等比丘,若欲脫諸苦惱,當觀知足。知足之法,即是富樂、安穩之處。知足之人,雖卧地上,猶為安樂;不知足者,雖處天堂,亦不稱意。不知足者,雖富而貧;知足之人,雖貧而富。不知足者,常為五欲所牽,為知足者之所憐憫,是名知足。
「汝等比丘,欲求寂靜、無為安樂,當離憒鬧,獨處閑居。靜處之人,帝釋諸天,所共敬重。是故當舍己眾他眾,空閑獨處,思滅苦本。若樂眾者,則受眾惱,譬如大樹,眾鳥集之,則有枯折之患。世間縛著,沒於眾苦,譬如老象溺泥,不能自出,是名遠離。
「汝等比丘,若勤精進,則事無難者。是故汝等,當勤精進。譬如小水長流,則能穿石。若行者之心,數數懈廢,譬如鑽火,未熱而息;雖欲得火,火難可得。是名精進。
「汝等比丘,求善知識,求善護助,無如不忘念。若有不忘念者,諸煩惱賊,則不能入。是故汝等,常當攝念在心。若失念者,則失諸功德。若念力堅強,雖入五欲賊中,不為所害。譬如著鎧入陣,則無所畏,是名不忘念。
「汝等比丘,若攝心者,心則在定。心在定故,能知世間,生滅法相。是故汝等,常當精勤,修習諸定。若得定者,心則不散,譬如惜水之家,善治堤塘。行者亦爾,為智慧水故,善修禪定,令不漏失,是名為定。
「汝等比丘,若有智慧,則無貪著。常自省察,不令有失,是則於我法中,能得解脫。若不爾者,既非道人,又非白衣,無所名也。實智慧者,則是度老病死海堅牢船也,亦是無明黑暗大明燈也,一切病者之良藥也,伐煩惱樹之利斧也。是故汝等,當以聞思修慧而自增益。若人有智慧之照,雖是肉眼,而是明見人也,是名智慧。
詞語解釋:
「祈嗣慶基,顧慚涼德」:期望後代人丁興旺、繁榮昌盛,具有堅固的社稷、幸福的根基;然而環視自己,道德平庸、功德淺薄,感到非常慚愧。
「貽厥庶邦」:yíjuéshùbāng,遺留給國家的百姓們。即將《佛遺教經》刻板流通,使當時及後代的人民都能夠讀到,接受佛法的甚深教益。
「親厚媟xiè慢,皆不應作」:媟慢也就是一些唱歌、跳舞、飲酒的酒吧,或者是做種種不合法的人,或者男的、女的,亂七八糟的,這不必詳細說出來。親厚就是對他們不知有多好,和他們做朋友,和這些或者做妓女、娼妓這一類的人來往很密切,很有感情的,去親厚這些狎昵傲慢的人。這些事情,真正修道的人都不應該去做。(宣化上人)
踔躑 chuō zhí,踢打戲弄,來回攀援。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