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一切法功德莊嚴王經

標籤: 暫無標籤

23

更新時間: 2013-08-30

廣告

《佛說一切法功德莊嚴王經》,密教經典,一卷,唐·義凈譯(神龍元年,705)。收在《大正藏》第二十一冊。又稱《一切法功德莊嚴王經》,略稱《功德莊嚴王經》。內容主要敘述佛應諸菩薩之請,為眾生說勝妙陀羅尼咒。謂此咒能除一切罪障,使無饑饉、疾疫、災難、病苦之事;又能豐饒倉廩,增益壽命,故為諸佛母。 時執金剛菩薩聞此言畢,發起勇猛之心,亦為信受此經者說一陀羅尼咒。而後佛及諸菩薩分別說受持此經及護持受持者之種種功德。

佛說一切法功德莊嚴王經 -一、關鍵詞釋義

  【阿蘭若】佛教用語,梵文 araṇya的音譯,也名「阿練若」,原意是森林、樹林,也指曠野、荒涼之地。廣義指供古印度的修道人禪修的寂靜處。

  【苾芻】『苾芻』即比丘。有二類:(一)世俗苾芻,即凡夫比丘。(二)勝義苾芻,即聖者比丘。[俱舍論記卷十五(普光)]

佛說一切法功德莊嚴王經 -二、見聞此經所得利益

  1、此妙經典難可值遇!薄福眾生於其國內,雖有此經不能得見,亦復不能書寫讀誦聽聞受持。

  2、爾時,觀自在菩薩白佛言:「世尊,我不見有聞此經人墮惡趣者。受持此經的人臨命終時能夠得見不動佛,十方凈土極樂世界隨意受生!受持此經的人,消滅五逆極重罪障,九萬劫中常受富貴,於八萬劫作轉輪聖王。

  3、觀自在菩薩復白佛言:「世尊,若有眾生信心書寫、受持讀誦、供養此經者,此人命終當生何處?得幾所福?」佛言:「善男子,汝能問此殊勝福事。此人命終,永離惡趣常生凈土。假使有人行菩薩行,舍頭目手足及以妻子,亦復不如持此經典。此經在處其地方所,則為是塔皆應供養。

  4、佛言:「善男子,此勝妙陀羅尼咒,能除一切罪障,能摧伏他軍,永無饑饉疾疫災難病苦之事,常能豐饒倉廩盈溢增益壽命。此陀羅尼咒是諸佛母!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信心頂禮、恭敬供養、書寫讀誦、受持此經,亦復供養持經法師,此人業障皆得消滅不遭橫死,於現身中常受歡樂,父母妻子、朋友眷屬悉皆安隱,所有願求無不遂意。」

佛說一切法功德莊嚴王經 -三、《佛說一切法功德莊嚴王經》原文

  佛說一切法功德莊嚴王經

  唐三藏法師義凈譯

  如是我聞:一時,薄伽梵在王舍城羯闌鐸迦池竹林園中,與大苾芻眾五百人俱。菩薩摩訶薩千二百人,皆得陀羅尼辯才無滯,獲無染智游無礙境,善權方便攝引眾生,觀察世間心行平等,饒益慈悲意樂純凈,於諸佛所甚深妙法悉能咨問。其名曰:慈氏菩薩摩訶薩、常勤勇菩薩摩訶薩、平等住菩薩摩訶薩、大慧菩薩摩訶薩、無邊辯菩薩摩訶薩、勇慧菩薩摩訶薩、觀自在菩薩摩訶薩、除疑菩薩摩訶薩,如是等諸大菩薩摩訶薩而為上首。並諸釋、梵、護世四天王、龍神八部,及諸外道數有六千,各將眷屬悉皆雲集。此等大眾咸至佛所,禮佛足已右繞三匝,雨妙天華奏天音樂,燒眾名香而為供養。爾時,大眾咸作是語:「善哉!善哉!如來教法具大威德,有歸信者能斷煩惱。」作是語已各坐一面。

  爾時,世尊入能斷惑離垢三摩地。入此定時,大地即便六種震動,雨天細末微妙栴檀,及妙天華在處彌布,放大光明周遍世界,若諸有情墮惡趣者蒙光得脫,亦至一切天龍葯叉八部之眾,所居宮殿無不明照,聞天音樂及天妙香。彼諸天神見不思議希有事已,皆生是念:「誰作如是殊勝神力,令地大動雨天香華,放大光明照耀宮室?」作是念已互相告曰:「此是如來現大威德,非余天等能有斯瑞。我等今者應往竹園,詣世尊所禮拜供養聽聞妙法。」彼各持大嗢缽羅華、拘物頭華、分陀利華、蘇健提華、曼陀羅華、摩訶曼陀羅華,至世尊所頂禮雙足,而為供養雨眾天華,彌滿大地積至於膝,瞻仰尊顏合掌恭敬。復有他方無量菩薩,及執金剛菩薩、莊嚴王菩薩,並萬億諸天持咒神王,見大光明各以威力,作妙莊嚴香華音樂,來至佛所,並諸眷屬皆繞三匝,虔誠合掌,禮佛雙足,為供養已,皆具威儀退坐一面。

  爾時,慈氏等諸大菩薩,見諸大眾皆雲集已,作如是念:「我觀大眾咸至佛所,必當演說不可思議殊妙之法。」咸皆寂慮佇聽微言。

  是時,世尊知諸菩薩一切大眾心之所念,即從定起告莊嚴王菩薩言:「善男子,汝今宜去觀此大地,何所見耶?」

  時莊嚴王菩薩承佛教已,從座而起即觀大地;既遍觀已還至佛所,禮佛雙足在一面立,白佛言:「世尊,我奉佛教觀此大地。所有人天一切大眾普皆雲集,唯願慈悲為諸眾生作饒益事。」

  爾時,佛告莊嚴王菩薩言:「汝當一心聽我所說,我今當與六十四億有緣眾生,授無上菩提記。」

  爾時,執金剛菩薩即從座起。合掌向佛白言:「世尊,今有無量億數天、龍、葯叉及諸羅剎、乾闥婆、阿蘇羅、揭嚕荼、緊那羅、莫呼洛伽、人及非人並諸外道,悉皆來集。世尊,今正是時,唯願為說《一切法功德莊嚴王經》,能銷一切業障,能滅一切罪苦,能斷一切魔業,未信有情令生敬信,除去饑饉常得豐樂,銷諸疾病遠離枉死,亦令有情永除追悔,悉得安隱常受快樂。世尊,我往昔時曾於電光佛所聽受此經,才得聞已一切妙法皆得現前,一切惡道悉皆關閉,所有業障鹹得銷除。唯願慈悲為眾演說!」作是語已,世尊默然。

  爾時,執金剛菩薩亦復如是,再三殷勤勸請為說。佛告執金剛菩薩言:「善男子,汝勿請我說《一切法功德莊嚴王經》。何以故?我若說者,於後惡世當有眾生,不能信受作如是語:『此經非是如來所說!』亦非贊毀此經能招善惡二種之業,然彼眾生為慳貪故,不能恭敬供養是經,於說法師亦不親近,謗毀是經廣興不信,於現世中造眾惡業,未來之世墮地獄中受燒然苦。善男子,如此經王,深可尊重猶如父母,復能滅除諸惡業障。然於五濁惡世,非是說時亦非聽時。何以故?勿當令彼一切外道及諸有情,墮於地獄、餓鬼、傍生長受諸苦。然此眾生信心缺少,樂著諸欲、勤營俗務、販賣諍訟,於此經典必起謗心。此等眾生命終之後,墮八大地獄當受極苦。」

  爾時,眾中有八萬人,俱從座起,頂禮佛足,白佛言:「世尊,我等深心信是經典,尊重供養、書寫讀誦、廣為他說。若有愚人不信此法,由慢法故亦當毀罵輕陵於我,我於爾時悉皆忍受,報此經恩終無恨忿。唯願為說殊勝經典。所以者何?此妙經王,於當來世利益眾生如佛無異。」作是語已退坐一面。

  執金剛菩薩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薩摩訶薩求善知識?」

  佛言:「善男子,求善知識應當如是成就四法:一者、數往請問,二者、起精勤心,三者、意樂清凈,四者、尊重愛法。」

  執金剛菩薩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薩住阿蘭若?」

  佛言:「善男子,成就四法住阿蘭若:一者、舍離俗家,二者、遠惡知識,三者、盡舍財物,四者、常攝自心。」

  爾時,觀自在菩薩白佛言:「世尊,我不見有聞此經人墮惡趣者。世尊,此經有大威德難可思量。世尊,若有暫聞此經,禮拜讚歎、供養恭敬獲無量福,何況書寫讀誦受持,種種香華而為供養,及說法師以衣食等而為供養!如是之人,一切諸佛共所護念為其授記,當得往生安樂世界。如是法師與佛無異!」

  佛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我亦供養如是法師,亦為授記,當得生於安樂世界速趣菩提。若復有人於諸佛所及此經典,尊重恭敬已,妙香華、塗香、末香、衣服、瓔珞、種種音樂、幢蓋繒旛而供養者,此人終無非時橫死,無有怨賊兵戰之怖,亦無父母妻子、眷屬朋友知識憂戚之苦,有所希求無不遂意。善男子,諸佛出世,其事甚難,得聞是經更難於彼!若斯經典所在之處,城邑聚落、蘭若林中及余住處,當知此地即是諸佛世尊之所攝受。」

  爾時,執金剛菩薩白佛言:「世尊,觀自在菩薩者,以何因緣名觀自在?」

  世尊告曰:「常以凈眼觀察世間所有眾生,慰喻成熟慈悲利益便得安隱,若稱名者有所願求咸令滿足,以是因緣名觀自在。」

  復白佛言:「若有眾生但稱觀自在菩薩名者,尚得滿足所求之事,何況有人供養如來及此經典,書寫讀誦,廣為他說,衣服香華而為供養!此人得福無量無邊。」

  觀自在菩薩白佛言:「世尊,此經大有威德能作佛事。唯願世尊更為哀愍諸眾生故,為說陀羅尼咒。」

  佛言:「善男子,有陀羅尼,名曰勝妙。我昔為菩薩時,於勝妙世界妙音佛所,與諸大眾共聞此陀羅尼咒,既受得已證十地法,無量眾生悉皆獲得無生法忍。」

  爾時,會中諸菩薩眾皆從座起,白佛言:「世尊,唯願慈哀憐愍我等,說此陀羅尼咒。」

  爾時,世尊以梵音聲,即說咒曰:

  「怛侄他 逝也逝也 逝耶縛訶(上聲)佉縛訶 逝也縛訶 忽魯忽魯缽頭摩(引聲)薜阿婆么梵謎薩啰薩唎泥(去聲)地哩地哩地啰地哩提婆[多+頁]缽利波唎泥(去聲)瑜陀嗢多喇你缽啰斫羯啰你婆喇 你脯喇也 婆伽梵 我名某甲由佛加護,一切所求咸願圓滿,一切罪業皆悉銷除 莎訶。」

  佛言:「善男子,此勝妙陀羅尼咒,能除一切罪障,能摧伏他軍,永無饑饉疾疫災難病苦之事,常能豐饒倉廩盈溢增益壽命。此陀羅尼咒是諸佛母!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信心頂禮、恭敬供養、書寫讀誦、受持此經,亦復供養持經法師,此人業障皆得消滅不遭橫死,於現身中常受歡樂,父母妻子、朋友眷屬悉皆安隱,所有願求無不遂意。」

  執金剛菩薩復白佛言:「世尊,我亦敬心持是經典。若復有人以妙香華並諸飲食,供養此經及法師者,我亦隨喜用心供養此經。在其國土王及諸人我皆擁護,令離衰惱所求遂願。世尊,我今發起勇猛之心,為彼國王及信受者,亦為宣說陀羅尼咒而為擁護。」

  佛言:「善男子,汝能為諸眾生利益安樂說陀羅尼,我當隨喜。」

  爾時,執金剛菩薩以佛神力所加持故,說此陀羅尼咒:

  「南么薩婆勃陀 怛他揭多喃(引)南么阿彌多婆也 怛他揭多也 南么薩婆菩提薩埵喃 南么薩婆莫[口+歇]地雞弊(毘也切)怛侄他虎呼謎虎呼謎末底 莫訶末底 跋折啰末底 侄栗茶跋折啰末底 怛他揭多 阿奴缽哩婆利帝 薩啰薩啰 阿瑜目企 苾哩俱[打-丁+致] 毗俱多目企 訖栗閉 訖栗波鹿計 薩帝(丁也切)阿奴颯末啰 薄伽梵跛折啰波儞你 薩婆波跛羯么賚也 我某甲(自稱己名)所有願求皆得遂意,當與我願,以佛陀實語、達摩實語、菩薩實語、聲聞實語 莎訶。

  「世尊,若復有人慾入菩薩地願見諸如來樂生凈土,及希富貴、財寶豐盈、無病延壽者,應當持此微妙經典及以法師書寫讀誦,香華、伎樂、衣服、飲食、繒蓋幢幡而為供養。如是之人,我當擁護所求願滿,當起愛念猶如一子。世尊,若復有人稟性痴鈍欲求聰明,及護國土令與無疾疫者,當於白月八日起首,一日斷食念誦此咒,至十五日乃至月盡。於中唯食三種白食,謂白餅、乳、酪,清凈澡浴,誦此神咒滿十萬遍。若有力者,滿三十萬遍,常可隨力供養三寶。次令畫師受八戒齋,身衣凈潔而畫其像。於其鋪中安釋迦佛像,處師子座作說法儀。右邊安觀自在菩薩,以諸嚴具而庄飾之,於蓮華上立身有四臂,右邊上手執梵本經,下手執數珠,左邊上手執白蓮華,下手把君持。左邊安執金剛神,右手執金剛杵,左手遙承杵頭,顏貌和悅,瓔珞嚴身。於其四邊安護世四天王。此等尊像皆以繒帶,盛佛舍利挾在身中。次於像前可作一壇隨時大小,四面開門,以牛糞塗拭,種種香華散布其上。香爐五具別然五香,所謂沉檀、蘇合、安息、熏陸。於壇四門各安兩瓶,或盛清水,或復盛乳。燈盞十六隨處安置。懸繒旛蓋及眾音樂,香水灑地,香華飲食而為供養。於壇四角令人讀誦此經,各各澡浴著鮮凈衣,食三白食。其所為人置華手中,令彼合掌說所求事,起慈念心隨情發願以華散佛,有所願者皆得從心。於七日中我當為現殊勝相狀,令見好夢共其言語,滿彼求心除不信者。」

  佛言:「善哉!善哉!汝能愍諸有情說此咒法。」

  爾時,觀自在菩薩告執金剛菩薩言:「此妙經典難可值遇!薄福眾生於其國內,雖有此經不能得見,亦復不能書寫讀誦聽聞受持。何以故?由有惡魔為障礙故。複次,善男子,若有眾生書寫讀誦此經典時,有四惡魔而為惱亂。云何為四?一者、情生懈怠,二者、起不信心,三者、於法師處不生尊重,四者、心不能定,此人即應知是魔事。復有四種惡魔之業。云何為四?一者、遠離善知識;二者、不如理作意;三者、不解文字;四者、唯見現在言無未來,造諸惡業心無怖懼說無因果,我說者是余皆非法,樂營俗務貪染所纏。如是眾生當墮地獄,經無數劫受大苦惱。複次,有四種魔。云何為四?一者、貪著財物,二者、觀近惡友,三者、障礙法師,四者、於法師說陳其罪過。是等眾生由此業故當受貧窮,不見善友遠離尊師,作邪見想說無因果,墮於地獄受諸劇苦。」

  佛告大眾:「我今再三實言告汝,勿為放逸輕此經典,一心信受莫生誹謗。」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頌言:

  「我曾宣說眾經王, 令諸眾生得正覺,

  今更說斯真妙典, 汝聞恭敬善修行。

  勿受當來極苦痛, 墮在地獄經多劫,

  能於此經生信心, 世世常為我真子。

  又復供養此經者, 當得生於凈土中,

  現無羅剎鬼神欺, 亦無眾惡來侵擾。

  若此經王所住處, 無諸災厄能害人,

  所有求願悉隨心, 安樂能至菩提岸。」

  爾時,四天王聞此頌已,悲泣流淚舉身戰掉,禮佛雙足白言:「世尊,我等四天王若見守持此經法師,我當供養。彼說法時及諸聽眾,皆當覆護。若有國王於此經典,書寫讀誦、受持供養者,我當擁衛及彼國人由如一子,亦以衣服瓔珞而供給之,令彼國界豐饒財寶無所缺乏,若戰陣時常令得勝。念報佛恩,我無懈怠。世尊,若復有人聞此經典,不生信心供養法師者,我於是人無有方便能為救脫,但生憂惱。」

  佛言:「善哉!善哉!汝護正法,能生如是殷重之心。」

  爾時,持國天王、乾闥婆主,從座而起頂禮佛足,合掌恭敬白佛言:「世尊,當來之世有諸眾生,常行不善不信如來,於此經典不能供養書寫讀誦,亦不行施不信布施有現世樂報。世尊大慈,為如是等不信人故,說此經典令彼受行。」

  佛言:「善男子,有二種事,令諸眾生墮大地獄生死輪迴:一者、淫慾,二者、嗔恚。復有四法令諸眾生生人天中。云何為四?一者、於諸眾生心行平等,二者、於三寶所起殷重心,三者、所有資生皆悉能施,四者、堅持梵行無所有缺。」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頌言:

  「布施能有大威神, 於三惡趣拔眾苦!

  眾生慳貪痴所惑, 種種染欲惱其情,

  聞此經典不敬受, 於佛法中無信施,

  捨身當墮於惡趣, 當受無邊大劇苦。

  饒益國主及人民, 我說斯經具威德,

  令離惡病眾邪惱, 不被葯叉等所害,

  若有信經書寫人, 供養能生無量福,

  一切眾生智如佛, 多劫說福不能盡!

  若有經於多劫數, 供養一切諸菩薩,

  不如於此妙經王, 暫時信心書一字!

  持前功德比此福, 此為億分不及一,

  是故智人於此經, 一心奉行無懈怠。」

  爾時,觀自在菩薩白佛言:「世尊,當來之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於此經典深生敬信,以妙香華及諸飲食衣服卧具,咸悉供養說法之師,及寫此經讀誦之者,此人現世必當獲得無量福利,饒益其身離諸病苦,眼等六根清凈無患,不遭水火饑饉厄難,亦無惡毒之所中傷,一切有情見者歡喜。命終之時,見不動佛來相慰諭,告言:『善男子,汝修善根其福無量!』十方凈土極樂世界隨意受生。」

  爾時,觀自在菩薩白佛言:「世尊,善哉!善哉!世尊,為欲哀愍贍部洲中諸眾生故說此經典,當來之世廣作佛事利益眾生。此大明咒能除一切極重業障!」

  佛言:「善男子,惡業眾生其罪深重,不聞此經,不能書寫受持讀誦。若有眾生聞此經典,書寫受持尊重供養,當知皆是佛之威神力故。若復有人於此經典,能為他人說一字者,供養此人與佛無異。何以故?善男子,此經乃是過去七千諸佛之所宣說,一切菩薩悉皆隨喜,諸天擁護,是菩薩母。」

  爾時,執金剛菩薩白佛言:「世尊,此之經典於未來世,當於何處具足流通?」

  佛言:「善男子,此經當於海龍王宮及三十三天皆具足有。贍部洲中,但有少分隨處流通。」

  佛言:「善男子,我今以此經典付囑於汝,應當受持供養擁護與佛無異,在處流通勿令斷絕,利益眾生廣為佛事。」

  執金剛菩薩白佛言:「世尊,我今受佛教敕流布此經,亦復護彼持經法師。」

  佛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此實是汝所作之事。」

  複次,觀自在菩薩白佛言:「世尊,我今至誠敬禮如是微妙經典,於說法者及書寫人悉皆供養。世尊,若有薄福之國無道君王,設有此經,不能供養及以法師。此經隱沒,彼國當有災難惡事禍變現前。如是當知正法欲滅,智者見已殷心供養。」

  佛言:「善哉!善哉!善男子,如汝所說。假使有人滿足千歲,以種種樂具供養諸大菩薩及聲聞眾數若恆河沙,復以七寶同此沙數而為布施后舍自身。善男子,如是之福,比於供養持經之福,乃至一句一字百千萬分彼不及一,何況盡能書寫讀誦!何以故?此經及咒有大威力。若受持者,了身無堅,如幻如夢知法無我,蒙佛授記得大菩提。」

  爾時,大眾一切菩薩,及天、龍、葯叉、阿蘇羅、揭路茶、人非人等,皆共一心同聲贊佛:「善哉!善哉!此是第二轉大法-輪,我等悉皆恭敬供養。此經所在國土城邑,亦當擁護並說法者。若有眾生謗此經者,現身獲得無量重罪,命終之後當墮地獄,我舍是人不為擁護。」

  佛言:「善男子,我今亦以經典付囑於汝,當來之世廣為宣揚勿令斷滅。此經有大利益安樂人天,增長福田離三惡趣,勿生疑惑常勸受持。」

  佛說此經時,六萬四千人皆得無生法忍。

  觀自在菩薩復白佛言:「世尊,若有眾生信心書寫、受持讀誦、供養此經者,此人命終當生何處?得幾所福?」

  佛言:「善男子,汝能問此殊勝福事。此人命終,永離惡趣常生凈土。假使有人行菩薩行,舍頭目手足及以妻子,亦復不如持此經典。此經在處其地方所,則為是塔皆應供養。」

  觀自在菩薩復白佛言:「世尊,當來之世持此經者,我為授記,消滅五逆極重罪障,九萬劫中常受富貴,於八萬劫作轉輪聖王。」

  佛言:「如是,如是,善男子,我憶過去無量劫,時有佛世尊,名無邊功德法智清凈星宿王如來。我於爾時作婆羅門,於彼佛所得聞此經,受持讀誦得法眼凈。其同聽者,從是已來不墮惡趣,漸次當得無上菩提。善男子,我於無量曠大劫中,為此法故舍諸財寶、頭目手足、妻子城邑,修凈梵行無悔惱心。汝等亦當如是修習!」

  是時,大眾聞說過去苦行之事,咸皆泣淚白佛言:「希有世尊!當來之世,有能受持讀誦供養此經典者,得無量福。」

  「若有苾芻、苾芻尼、鄔波索迦、鄔波斯迦等,於此經王不能讀誦,陀羅尼咒不肯受持,亦復不能勤修六度,於苦惱者無憐愍心,如是之人於無量劫,墮生死海受諸苦惱。善男子,譬如婦人身懷重孕乃至十月,時此婦人加諸病苦,支節酸疼猶如刀解不能飲食,欲產之時受大劇苦作如是念:『我若免難,永不淫慾,常修梵行。』才產之後還行惡法,便忘先時苦切之患。善男子,當來之世愚痴眾生亦復如是,不信此經,亦不讀誦、布施、持戒、忍辱、精進、修定、修慧,貪著俗情樂世間事,不行三業清凈之因。此等眾生墮地獄已始生悔心,如懷孕婦人身遭極苦;受苦惱已從地獄出,既得人身耽五欲樂,其地獄苦不能記念還造惡業。

  「善男子,譬如有人多飲藥酒,飲已昏迷不知家處,佛法僧寶、父母妻子,曾不憶念無恭敬心,由昏醉故遂往屍林險難之處,亦無怖畏惶懼之心,作如是念:『豈有天龍葯叉之類能怖於我?』如是醉人雖於此時,委卧荊棘便生樂想,醉醒之後必懷迫悔自知非法,言:『我從今乃至命盡,更不飲酒作眾過失!』后遇惡緣,還復耽飲同前造過。愚痴有情亦復如是,由貪染故多蓄珍財,作諸憍逸不念三寶,棄背尊親亦不修行施戒忍等,不欲希求凈佛國土。此等有情常處生死無涯海中,當墮地獄長受眾苦。設得為人處胎之時,受眾苦惱被苦逼身,便作是念:『我若得免此厄難者,更不作罪受斯極苦,恆修善業願生凈土。』彼得人身由愚痴故,作眾罪業還墮惡道。是故汝等當善修行,勿為放逸,是我要略之所教誡!」

  爾時,具壽阿難陀白佛言:「世尊,此經復有何名?云何受持?」

  佛言:「此經凡有五名:一名《救一切眾生苦厄》,二名《菩薩真實所問》,三名《神通莊嚴王》,四名《能成諸佛正覺》,五名《一切法功德莊嚴王》。」

  佛說是經已,諸大菩薩及聲聞眾,天、龍、葯叉、阿蘇羅、乾闥婆、人非人等,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