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宗派

標籤: 暫無標籤

37

更新時間: 2013-08-30

廣告

初學佛的人,看見佛法內,有所謂大乘、小乘;有所謂法相宗、三論宗、天台宗、華嚴宗、禪宗、凈土宗、真言宗、律宗,乃至所謂俱舍成實等宗;已覺得歧路多歧,不知何從措足。再加想求得一位善知識,能原原本本不黨不偏的,將各宗各派的概要,開示一下,真不易得。便是想求得這樣解說各宗宗旨的一本書,也不易尋求。初學者的這種困難,實在不小。

佛教宗派 -簡介

初學佛的人,看見佛法內,有所謂大乘、小乘;有所謂法相宗、三論宗、天台宗、華嚴宗、禪宗、凈土宗、真言宗、律宗,乃至所謂俱舍成實等宗;已覺得歧路多歧,不知何從措足。再加想求得一位善知識,能原原本本不黨不偏的,將各宗各派的概要,開示一下,真不易得。便是想求得這樣解說各宗宗旨的一本書,也不易尋求。初學者的這種困難,實在不小。

佛教宗派 -歷史

  

原來佛法的目的是求「覺悟」;可是在求達到「覺悟」底目的地以前,必定有許多途徑,也可說是求達目的底方法和歷程。在佛教底目的上,原是一樣;在途徑上,自不妨有法相三論天台華嚴禪凈真言戒律俱舍成實等宗的不同。所以法相宗的求覺悟,有法相宗的方法和歷程;三論宗求覺悟,有三論宗的方法和歷程;其他各宗,亦莫不皆然。佛法既有了這許多的途徑,於是佛法的上面,就有了這許多的宗派。
  佛法在印度,小乘雖有部執之分,大乘雖有空有之辯,卻並未立許多門戶;到中國後,才宗派繁興。隋唐以來,各宗的著述和流傳的法門,大都各具有本宗的特質;及至今日,宗派划然,各宗有各宗的內容,各派有各派的藩籬。尤其是各宗派傳來的源流,若不加以考察,決不能得根本的明白:如姚秦鳩摩羅什法師,翻譯了中論百論十二門論,後來研究三論的,就成為三論宗;羅什法師又翻譯了成實論,後來研究成實論的,就成為成實宗;慧遠法師在廬山念佛,後來這一流,就成為凈土宗;梁代菩提達磨祖師,所傳的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就謂之禪宗;隋代智者大師,依著法華智度等經論,成立天台宗;唐代玄奘三藏,翻譯解深密經瑜伽唯識諸論,成立法相宗;又翻譯俱舍論,成俱舍宗;南山道宣律師,成立四分律宗;賢首國師,立華嚴宗;善無畏金剛智,傳出了真言宗;還有曇無讖所傳的涅盤宗,菩提流支所傳的地論宗,真諦三藏所傳的攝論宗等等。最多時有十六宗派之多,其中也有不久絕響的,也有融入他宗的;到現在普通常說的:所謂教下,就是指天台宗;所謂宗下,就是指禪宗;所謂律下,就是指律宗;這三宗以外,多已授受無聞,經籍不完。若要研究各宗的概要,應先明了各宗承傳的源流,盛衰的背景;然後再辨別他們的內容。
  既然各宗隨時興起,各宗要發揚本身的精妙,少不得就有判教一法。現在通常所說的:俱舍成實二宗是小乘。四分律原也是小乘,而自從南山律師義宗唯識,就變成通大小乘了。法相是大乘有教,三論是大乘空教,這二宗爭論最多。天台華嚴自標位置,在法相三論兩大乘之上;天台就謂之一乘圓教,華嚴更謂為別教一乘;禪宗是頓教,凈土是他力教,真言宗是秘密教;這三宗又別有境界,不同恆蹊。這還是粗講大略,再詳細說各宗本身內部:天台還有山內山外之爭;南山還有會正資持之異;三論法相,皆有新古;五家七派,皆是禪宗。若講「宗宗皆是求覺悟的途徑」的話,我們究竟走那一條途徑求覺悟呢?

廣告

佛教宗派 -個人參悟

 我原也是初學尋不著門路的人:見著人學法相,也跟著去學法相;聽人說念佛容易,也曾跟著念佛;忽然又出了幾位密教大阿梨,一般人都驚嘆著神異,我也曾跟著學誦真言,學結手印;連那些無宗無派隨便談說的比丘大德,在家菩薩,我多也曾跟著眾人膜拜隨喜;不是我見異思遷,老實說,我本來也並不明白這些宗派是怎樣的一回事;我學了許多時,依然不了解我到底要怎樣學是好。我看看同學們也有感於同樣的困難,漸漸退了初心的;也有起初很勇猛,後來雖還持續著,卻勉強得有些不見興味。所以我深深的覺得:初學佛的人,真有先當明了各宗大概之必要。縱然你從上入手,丟開各宗,直接研究經論;然而一看註疏,各宗有各宗的見解。從好的方面說,各有發揮獨到之處;你若不明各宗大要,就不易領會。從壞的方面說,各有門戶偏執之談;你若不明各宗大要,也就難免誤會。  所以我就展開大藏,想尋一本說明各宗大要的書,卻尋不著。後來得著一本日本凝然著的八宗綱要,研究了些時。但是楊仁老,還是說這本書,初學不易懂得;日本的境野黃洋,講解這本書多年,他又說這是凝然大德早年之作;在現在人,自覺不甚滿足,且無甚興味。因此我又向日本大肆尋求,日本佛學校內多有這一門功課,這一類談佛教概略的書,可就多了;他們又時常鬧些什麽佛教統一論哪,原始佛教說哪,也時引起不少的諍論。我自信是個鈍根,一點兒新異的議論,都不敢接受;遇著事實,就要查查史傳;凡有疑義,就要對對經論;隨時抄記的不少。現在整理一下,自己看看,很像明白我將來應當怎樣修學才對。這原算不得目的地,也算不得道途車乘,只好算是旅行指南;就名為入佛指南罷!藉此看看各種道途的遠近,和各式車乘的快慢,公之於世;不知初學的人們看了,也能解除點迷悶,尋著個求覺悟的道路與否?同時我有尊重聲明的:我還是個未登途徑的人,我決彀不上說專弘某宗,偏黨某派;並且這個題目雖似不大,卻有遍攪十二部教海,二千餘年歷史的意味;我一個初學的人,錯亂必多,還望諸同學者指正!
  我們想要在各種學佛的途徑內,找一條自己修行的道路,那我們就當先明了各種途徑的大概。換句話說,就是我們必須先明了各宗的大概;然後才好打定主義,從那一宗修行的法門去修學。
  要明了各宗的大概,須知各宗有各宗的歷史,各宗有各宗所依的經論;各宗有各宗的判教,各宗有各宗的教義,各宗有各宗的行證,各宗有各宗的果位。我這一篇入佛指南,就是拿這些綱領做題目,共分大乘小乘戒律三章。大乘的裡面,包括法相三論天台華嚴禪凈律七宗;小乘的裡面,包括俱舍成實二宗;戒律便是律宗。每章並將各宗的歷史依經判教等等,一一分別,加以敘述。
  為什麽先述大乘後述小乘呢?一則執筆者經驗,往往向人談佛,自五比丘十大弟子四諦十六行相二部二十部等等順序談來;聽者不俟談到馬鳴龍樹法性法相,便早覺索然興盡,昏然欲睡了。若先從大乘談起,到後來他反格外注重原始的教義了。一則現前中土,流行著的是大乘;譬如指示途徑的人,就當從行者現前的腳下講起;所以就先從大乘講起了。
  再說大乘和小乘的分別:自來有小乘三法印,大乘一法印之說,這必須先細領會。因為明了三法印與一法印,不獨大小乘的分別可以明了,全部的佛教,也可略窺概要。在經論中說三法印的,如成實論說:
   「佛法中有三法印:一切無我,諸法無常,寂靜涅盤。此三法印,一切論者,所不能壞,以真實故。」
   說一法印的,如妙法蓮華經說:
   「我以相嚴身,光明照世間,無量眾所尊,為說實相印。」
   分別說小乘三法印大乘一法印的,如大智度論說:
   「諸小乘經,若有無常無我涅盤三印;即是佛說,修之得道。無三法印,即是魔說。大乘經但有一法印,謂諸法實相,名了義經。若無實相印,即是魔說。」  由此看來,小乘的教義,是不出無常無我涅盤三種法印的。大乘的教義,是不出一實相的法印的。我今依照小乘經論的教旨,試作三法印的幾種解說:
  第一,萬法為實有,諸有情等,起惑作業,感受著老病生死的苦惱,於生滅流轉的現象上;而說此無常之道,令使覺悟,趣得解脫;此種教法,就契合了無常法印。
  第二,既然勘破了一切萬法,生滅無常;那麽七情六慾,我見我愛,皆不應有;說此無我教法,令使覺悟,趣得解脫的;此便契合了無我法印。
  第三,令使明白了無常之理,斷除了我執等惑,脫離那生死輪迴的苦惱,而令得到寂靜涅盤之果的;此便契合了寂靜的法印。
  第四,以上契合了三種法印的小乘教法,較諸一切其他的外道,實在是高出億萬不可稱量;但是在佛法的裡面,論教義的澈底,和化他的妙用上,這三種法印,較諸大乘的一實相印,似乎尚有些不及之處。此其所以稱為小乘的法印。
  我再依照大乘經論的教旨,試作一實相印的解說:
  「實相」這兩個字,本是表示佛法圓滿的理體;所謂真實之相、無相之相。以萬法為假有,以說生滅,復以萬法為非無,說不生滅。說一切為虛空,以求出世的真諦;又說一切為不空,以揚世間的教化。所謂「真如」「中道」「菩提」「般若」「圓覺」「如是」「法界」「阿字」「法性」「一法句」「涅盤妙心」等等的名詞,都是實相的異稱。法華經說:「觀諸法如實相」。又說:「唯佛與佛,乃能究盡諸法實相」。所以實相的境界,本是不可說不可思議,所謂「言語道斷」的便是。以不可說而強以言說,自有許多不合之處,此則唯證能知,應請諸同學者加以鑒諒!
  但是我們對於大乘的一實相印,和小乘三法印的異點,卻很可以辨認:第一就是小乘說諸行為無常,大乘於說萬法為不常之外,卻還認他是不曾斷滅。小乘說諸法無我,大乘於真諦說無我之外,卻還於俗諦說化他。小乘唯以我空而說涅盤寂靜,大乘卻以我法二空而說涅盤無住。大乘之所以異於小乘,都是因為契著這一實相印的妙用。所以為辨證大乘的教法,而有一實相印。
  從各宗的裡面,根據這「三」、「一」兩種法印,來印證他孰為大乘孰為小乘的教法。那麽,俱舍宗說法有我空入無餘涅盤的;成實宗雖說人法二空,但只斷見思惑而未斷所知障,尚以一滅諦為歸趣的;這就謂之小乘。法相宗所說的真如菩提,三論宗所申的般若,天台宗所明的如是,華嚴宗所說的法界,真言宗所說的阿字,禪宗所證的涅盤妙心,凈土宗所入的一法句;這都是實相的理體,就謂之大乘。還有戒律一宗,原以業感為緣起;從南山律師開宗以來,卻以心識為戒體;所以就通於大小二乘。
  如此三法印與一法印,不獨大乘小乘所由分別;便是整個的佛教,也可藉此認清。所以我特地在此先行說明,下面便好詳述屬於大乘的七宗,屬於小乘的二宗,及通於大小乘的戒律宗了。

廣告

佛教宗派 -宗派

這是一個無法避免的問題,因為,佛法雖只有一味,由於接受者的程度──根性的高下不一,以及生存時代與生活環境的差異,對於佛法的看法,也就因人而有不同的解釋了。佛經中說:『佛一圓音演說法,眾生隨類各得解』,就是指的這一層意思,站在佛的立場看佛法,法法可通涅槃城,站在佛弟子的立場,那就各有各的專長的法門了,比如最有名的十三位弟子,他們各有一種第一的特殊的性格,也各有他們的伴侶(雜阿含一六.四四七)。這可算是佛教分宗的最初徵兆。
佛陀涅槃后的四五百年間,單是印度境內的小乘佛教,就分有二十個部派之多,他們往往僅是為了一個很小的問題的爭執,動輒就結成一團,分成一派。

小乘佛教分得七零八落,而失去了統一教化的依准力量之際,馬鳴龍樹的般若空的大乘佛教,便在印度境內應運而興。

到了佛陀涅槃后約一千年之間,由於無著世親以至清辨護法的唯識有的思想抬頭,印度的大乘佛教,也就分成了空有二宗;稍後一些,由密宗的興起,又將大乘佛教分為顯密二教,把空有二宗,歸入顯教一類。

這是印度佛教的大致情形。

佛教傳入中國以後,最初沒有宗派的門戶之見,後來由於翻譯事業的逐漸鼎盛,佛典的大量譯成,以及佛教思想家對於佛法的分類判攝,才有宗派的出現。

中國佛教的宗派,最先成立的是由於東晉時代鳩摩羅什譯介的三論或四論宗,這是印度空宗的法脈,到嘉祥大師而集大成。同時依據小乘的成實論而有成實宗;依據小乘有部的俱舍論而有俱舍宗。依據涅槃經而成涅槃宗;依據十地論而成地論宗;依據攝大乘論而成攝論宗;由達摩西來,傳佛心印,而成禪宗;由唐代道宣專弘四分律,而成(南山)律宗;依據法華經的綜合與開發,至智者大師而成天台宗;由玄奘大師西遊歸來,據唯識論而成法相宗;依華嚴經的綜合開發,至賢首大師而成華嚴宗;自慧遠大師倡蓮社專修持名念佛,至善導大師而成凈土宗;最後由於唐代開元年間,西域來了善無畏等三位密教的高僧,譯傳了密部的經法,而成立了密宗。

這樣算下來,中國佛教,共有十三宗之多了,其中除了成實與俱舍兩宗屬於小乘佛教,此外都是大乘佛教。

後來,由於各宗的相攝相抗,十三宗僅剩下了十宗,涅槃宗歸入天台宗,地論宗歸入華嚴宗,攝論宗歸入法相宗。現在且把大小乘各宗與空有的關係如下:

廣告

小乘

成實宗─────────空宗

俱舍宗─────────有宗

大乘

三論宗(涅槃)─────空宗

天台宗(攝論)─────空宗

唯識宗(地論)─────空宗

華嚴宗─────────有宗

南山宗─────────空宗.有宗

凈土宗─────────有宗

禪宗──────────空宗

密宗──────────空宗.有宗

從以上所介紹的宗派看來,可謂洋洋大觀,但自晚唐以下的中國佛教,小乘不受重視,三論、唯識,已無人研究,密宗在中國只是曇花一現,唐武宗會昌五年的法難之後,密宗在中國消失,倒是流去了日本。中國的地理及社會背景,無法嚴格地要求戒律的遵行,所以律宗也是若存若歿地苟延殘喘而已;最盛的是禪宗,以致禪宗的六祖惠能之下,又分出了五家宗派,五家之中以臨濟及曹洞二派發展得最盛最久,今日的中國僧尼,幾乎全部是出於這兩家的法脈而來。至於講說教理方面,僅有天台與華嚴勉強維持而已。到了宋明之際,中國出了幾位主張禪凈雙修的高僧如永明延壽(唐哀帝天佑二年至宋太宗太平興國元年),所以晚近的中國佛教,除了念佛與參禪,參乎就沒有別的事情可做了。(注一一)

  自清末民初以來,由於流落在日本的許多典籍,陸續地請回了中國,三論、唯識、律宗、密宗等,在中國已有了復活的現象,只可惜中國佛教近數百年沒教育,不培植人才,這一復活的機運,能否開發出來,尚待努力之中!

  除了中國,佛教在今日的世界各地,也都有著許多宗派。

  南傳上座部的泰國佛教,分有大宗派及法宗派。

  西藏的密教區,分為黃教、紅教、白教、黑教等。

  日本的佛教,大致上與中國相似,而以凈土真宗及日蓮宗為日本佛教的特色。近人印順法師對日本佛教曾作如此評語:『日本式的佛教,不是佛教化的家庭,是家庭化的佛教。不是在家佛教,而是變了質的出家佛教。』這就是日本佛教的特色。

列表

天台宗  三論宗 法相宗 律宗 凈土宗 禪宗 華嚴宗 密宗 寧瑪派 噶當派 噶舉派 薩迦派 格魯派 奈良佛教系 平安佛教系 鎌倉佛教系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