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更新時間: 2018-06-22

廣告

何澤慧

何澤慧(1914年3月5日—2011年6月20日),女,祖籍山西靈石兩渡,中國物理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1936年畢業於清華大學物理系,1946年起在法國巴黎法蘭西學院核化學實驗室從事研究工作。1948年回國,先後在北平研究院原子學研究所、中國科學院原子能研究所、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工作。在高能天體物理、宇宙線物理和超高能核物理等領域,取得了具有中國特色的科研成果。丈夫是中國著名原子核物理學家錢三強。2011年6月20日因病於當天7時39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7歲。

中文名:何澤慧籍貫:中國山西靈石兩渡
出生地:江蘇蘇州民族:漢族
國籍:何澤慧中國去世日期:2011年6月20日
職業:科學 中國實驗物理學家中國物理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畢業院校:清華大學,德國柏林高等工業大學

廣告

1 人物生平/何澤慧 編輯

何澤慧何澤慧
1914年3月5日生於江蘇蘇州,祖籍山西靈石兩渡。1932年,何澤慧從外祖母創辦的蘇州振華女校高中畢業,隨同學前往上海考大學,考入清華大學物理系。1936年大學畢業后,到德國柏林高等工業大學技術物理系攻讀博士學位,出於抗日愛國熱忱,她毅然選擇實驗彈道學的專業方向。1940年以「一種新的精確簡便測量子彈飛行速度的方法」論文獲得工程博士學位。

由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她不得已在德國滯留下來。為了更多地掌握對國家有用的先進科學技術,她於1940年進柏林西門子工廠弱電流實驗室參加磁性材料的研究工作。1943年,她到海德堡威廉皇家學院核物理研究所,在玻特教授指導下從事當時已初露應用前景的原子核物理研究,曾首先觀測到正負電子碰撞現象,被英國《自然》稱之為「科學珍聞」。

1946年春天,何澤慧從德國到法國巴黎,和大學時期的同學錢三強結婚,開始共同的科學生涯。他們一起在約里奧·居里夫婦領導的法蘭西學院原子核化學實驗室和居里實驗室工作,合作發現了鈾核裂變的新方式——三分裂和四分裂現象(她首先捕捉到世界上第一例四分裂徑跡),在國際科學界引起很大反響。因為鈾核「三分裂」現象是何澤慧首先發現,所以其被西方媒體稱為「中國的居里夫人」。[1]

1948年夏,何澤慧同錢三強一起滿懷愛國熱忱歷盡艱辛回到祖國,參加北平研究院原子學研究所的組建。新中國成立后,她全身心地投入中科院近代物理研究所(1953年改稱物理研究所)的創建工作。由她具體領導的研究小組,在十分簡陋條件下開展工作,經過幾年努力,於1956年研製成功性能達到國際先進水平的原子核乳膠。

廣告

1955年初,何澤慧積極領導開展中子物理與裂變物理的實驗準備工作。1958年,中國第一台反應堆及回旋加速器建成后,她擔任中子物理研究室主任,在相當長時間裡領導當時的中子物理研究工作,為開拓中國中子物理與裂變物理實驗領域做出重要貢獻。她還看準快中子譜學的國際發展趨勢,不失時機安排力量開展研究,使中國快中子實驗工作很快達到當時的國際水平。

何澤慧1964年起擔任原子能研究所副所長。1965年赴河南安陽參加社會主義教育運動。「文革」中被作為「反動學術權威」受到錯誤的審查和批判;1969年冬,下放到二機部在陝西合陽的「五七」幹校參加農業勞動。

1973年,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成立后,何澤慧擔任副所長,積極推動宇宙線超高能物理和高能天體物理研究的開展。她倡導和全力支持開展交叉學科的研究,推動了中國宇宙線超高能物理及高能天體物理研究的起步和發展。在她的倡導與扶持下,高能物理研究所原宇宙線研究室通過國內、國際合作,在西藏甘巴拉山建成世界上海拔最高的(5500米)高山乳膠室使中國成為當時少數幾個能生產核乳膠的國家之一,推動了中國高能天體物理的研究工作。還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地發展了高空科學氣球,並相應發展了空間硬x射線探測技術及其他配套技術。

廣告

1980年,何澤慧當選為中科院數學物理學學部委員(院士)。耄耋之年,她仍然堅持全天上班,關心中國高能物理和核物理事業的發展。直到2000年,每周還要堅持幾次到高能所上班。

從2005年起,溫家寶總理先後6次去看望何澤慧老人,給予她高度評價。

2011年06月20日因病於7時39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7歲。

2 人物家庭/何澤慧 編輯

何澤慧何澤慧

外祖母:王謝長達,近代女教育家,振華女子學校創始人。
父親:何澄,近代實業家,同盟會成員。
母親:王季山,物理學翻譯家、曲學家王季烈妹妹。
丈夫:錢三強,著名科學家。
大姐:何怡貞,著名金屬物理學家。
大哥:何澤明,原北京鋼鐵學院院長。
弟弟:何澤涌,山西醫科大學著名教授。
妹妹:何澤瑛,南京植物院資深研究員
弟弟:何澤源、何澤誠、何澤慶均為高級工程師、資深教授。
女兒:錢民協,北京大學化學與分子工程學院教授。
兒子:錢思進,北京大學物理學院教授。

廣告

3 主要成就/何澤慧 編輯

4 優秀品質/何澤慧 編輯

何澤慧何澤慧

何澤慧在開明進步的家庭和學校環境中,自小培養了自尊自強的進取精神。青年時期,正逢國難當頭,為了國家富強,立下了獻身科學的志願。留學國外期間,和當代一些優秀科學家進行個人接觸,深受他們在學術和品德方面的教育和熏陶;而各種艱苦條件,更進一步磨鍊了她性格中的剛強一面。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她把愛國深情全部傾注在對新中國科學事業的自覺奉獻之中。她聽從黨和國家的召喚,為原子能事業在中國生根而努力奮鬥,忘我工作。在完成國家重要任務中,她發揚了主動服務,甘當配角的精神,從不計較個人得失,更置名利於度外。

在科學研究中,她堅持嚴謹求實的學風,同時表現出思想上的活躍和開放,不為書本或前人的框框所束縛。她尊重客觀事實,善於從實驗現象中捕捉問題,有所發現和創新。無論在研究正負電子彈性碰撞現象或是發現三分裂和四分裂現象的過程中,都充分地反映出她所具備的敏銳而細緻的觀察能力,在科學實驗中不放過任何一點異常跡象的探究精神以及對新現象作出正確分析和判斷的本領。她曾經用「立足常規,著眼新奇」八個字精闢地總結了自己數十年科學研究實踐的主要體會。

她一貫倡導盡量利用簡單的實驗條件做出有意義的研究結果。對此,她始終身體力行,形成自己科研工作的一個突出風格。她先後開拓和推動的核乳膠及固體核徑跡探測技術領域,中子物理、裂變物理,宇宙線以及高能天體物理等研究方向,無一不貫徹了從我國實際情況出發、充分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條件、少花錢多辦事的原則精神。她所堅持的不僅是一般意義上的儉樸美德,而且充分體現了物盡其用的積極思想。她反對那種大手大腳任意揮霍國家資金的大少爺作風,也不能容忍有著現成條件而不會善加利用、包括取了大量數據而不去認真分析那樣的浪費行為。

她滿腔熱情地培養扶植後學,甘當人梯。50年代以來,在她指導下在核物理方面完成了許多科研成果,而經她用心推敲改定的論文上卻從沒有署過自己的名字。對於年輕人,她一方面充分發揮他們的主動性,十分愛護他們的首創精神,放手讓他們到實踐當中去闖;另一方面又密切關注他們的發展和成長,熱情鼓勵他們從點滴進步中增強信心,耐心啟發他們從自身教訓中學習提高。在她的帶領和影響下,不止一代年輕人迅速成長起來,成為我國原子核科學事業各個方面的骨幹力量和帶頭人。

何澤慧個人生活極其簡樸。她在任何場合都把自己放在普通人的地位上。平易謙虛,沒有一點架子。她摒棄虛榮和風頭,在榮譽面前始終保持著冷靜清醒的頭腦。她堅持實事求是,絕不苟且附和,其質樸直率的性格鮮亮可見。

作為一位傑出的女科學家,何澤慧在日常的科研活動之外,還十分關心和積极參与婦女工作,重視婦女權益和強調婦女本身的自強自立精神,成為我國知識婦女界的一面旗幟。

5 感情生活/何澤慧 編輯

6 總理看望/何澤慧 編輯

何澤慧就任總理以來,溫家寶已是連續第
5年登門看望何澤慧

據新華網報道:2009年8月6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乘車來到北京北四環外一個普通居民小區。對於中國科技事業來說,這裡並不普通:小區內的3棟青磚灰樓,是新中國成立之初為招賢納士所建的「特樓」,曾經居住著包括錢三強、何澤慧夫婦在內的新中國科技事業的一批開拓者們。

當溫家寶走進何澤慧陳設簡樸的家時,2009年已經95歲的何澤慧老人滿頭銀髮,精神很好。溫家寶十分感慨:20世紀90年代初,他曾到這裡拜訪過錢三強夫婦。就任總理以來,溫家寶已是連續第5年登門看望何澤慧。何澤慧剛剛得了一場病,不太說話,只是一直微微笑著。總理親切地向坐在一旁的何澤慧女兒錢民協詢問老人的近況:「能看電視讀報嗎」「還看物理書嗎?」。錢民協告訴總理,母親經常看書報,有時候也寫寫字。

對面鋼琴上擺放的錢三強、何澤慧夫婦的一幅照片引起了總理的注意。看著照片上衣著樸素的何澤慧,溫家寶深有感觸地說,「您一直那麼樸素,穿的衣服像工作服,就像是在實驗室一樣。這是您作為一個科學家的本色:樸素、真實、勤奮、誠實,講真話。」 溫家寶接著對何澤慧說:「我一定不失約,每年都來看您,就是希望您身體健康!」何澤慧說:「謝謝。」

臨別時,溫家寶用手扶著何老站起來,溫總理走到院子里時,回首向站在二樓自家窗口的何澤慧揮手道別,大聲說道:「多保重」。

2010年8月7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登門看望了為我國科技發展和現代化建設事業作出重要貢獻的何澤慧先生,向她獻上寓意吉祥和祝福的鮮花,致以深情的問候和良好的祝願。

溫家寶總理多次強調,要尊重知識,尊重人才,要和科學家交朋友。每年登門看望德高望重、貢獻卓越的老一代科學家,已經成為他就任總理以來的慣例。[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