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

更新時間: 2013-09-01

廣告

音樂聲部或音域中的最低部分。在聲樂中,其音域大致為中央C下面第二個E至中央C。莊嚴男低音(basso profundo)強調一種較低沉的音域,而抒情男低音(basso cantante)的聲音高一點。在俄羅斯以外的低音獨奏通常帶有某些標準的歌劇特點。大多數樂器家族的最低音樂器通常稱作低音樂器(如低音單簧管或低音提琴等)。在西方的調性音樂中,低音部分的重要性通常僅次於旋律,是決定和諧樂章的主要因素,這一趨勢於1600年左右出現持續低音后更加顯著。

專業術語
抒情男低音
抒情男低音聲音流暢、低沉,時而亦顯輕快、抒情,富於歌唱性。音域通常為 D-d1-e1。
法國歌劇開始重視這一聲部。如作曲家德利布的《拉克美》中用了偏高的抒情男低音扮演拉克美之父尼拉康塔,《迷娘》(1866)中的老樂師洛塔里奧。
戲劇男低音
這類男低音,其音域與一般男低音相仿,區別是可適當向上下移動,富於戲劇激情。另外還有專演丑角的滑稽男低音,聲音輕巧靈活、節奏自由,與專演正派角色的莊重深沉的男低音形成鮮明的對照。
深沉男低音
這是人聲最低的聲部,音域一般為C-d1。音色重濁寬厚,表情莊重沉穩,往往被指派飾演地位顯赫的角色:神靈、國王(《湯豪舍》、《羅恩格林》),祭司或神父(《命運的力量》、《唐·卡洛》),具有威望的父親(《紐倫堡名歌手》、《迷娘》)等。
男低音雖然與女低音同樣身處音域的最低層,但他們的命運卻要比她們好得多。在喜劇中他們可以擔任逗人發笑的角色,例如好色老頭以及昏庸僕人等,唐尼采蒂的《唐帕斯誇勒》便是典型。除此之外他們還能在正歌劇中扮演某些沉鬱的角色,例如威爾第的歌劇里經常邀請他們來扮演國王與主教,和莫扎特《魔笛》(1791)里的大祭司薩拉斯托的演唱即是典型的深沉男低音嗓音。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俄國男低音,這種以胸腔發聲的特殊音色,低沉渾厚得像是來自大地的黑暗之聲,最著名的角色便是穆索爾斯基所創作的沙皇《里斯·戈都諾夫》
女低音:Alto
由女低音演唱的角色在歌劇中不為多見,通常不是主要角色。其聲音較女中音更為寬厚、堅實、濃重、深沉。常用音域為f-e2直至g2。16、17世紀由男聲演唱女低音,稱為高男高音。而當時只有在喜劇性表演時才被安排使用。18世紀的歌劇中往往用以表現具有戲劇性的角色,例如亨德爾《凱撒》中的柯涅利亞,她是一個比克莉奧佩屈拉還要成熟的女性,這是非常罕見的例子。女低音除了扮演老婦之外,還扮演男性英雄,亨德爾、斯卡拉蒂的作品中可見這類情況。
18世紀末—19世紀的前半期是女低音的黃金時代。韋伯《奧伯龍》中的國王侍從、羅西尼《湖上美人》中的馬爾科姆等,均出色發揮了這一聲部的聲音特色。
女低音還可以演書童或少年,如唐尼采蒂《夏摩尼的琳達》中的彼羅托,《路克萊莎·波其亞》中的奧西尼等。除了羅西尼的《灰姑娘》中的辛德瑞拉《賽米拉密德》中的阿薩斯等角色之外,女低音的形象又常與蕩婦、懶婆娘、老年婦女等聯繫在一起。例如彭奇埃利《歡樂的歌女》中肓眼母親拉傑卡、瓦格納《羅恩格林》中的女巫敖德路特等。
還有格林卡的《伊凡·蘇薩寧》(1836)中蘇薩寧的養子瓦尼亞由女低音演員扮演。他為挽救新立沙皇羅曼諾夫的生命,連夜趕路報訊,竟使坐騎急奔斃命。這裡,瓦尼亞的女低音演唱頗為動人,給聽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歌詞大意:可憐的馬,被累死了,我只好徒步跑,已經來到城郊,趕快告訴米寧,波蘭人已逼近我們的大門了。教堂里很寂靜,所有的人都在熟睡,怎樣叫醒他們?快開門!
為何我不是勇士?為何我不是巨人?上天啊!賜給我力量打破牢固的鐵門,才能叫醒人們,叫醒疲倦的駐軍,我要呼喊,善良的人們哪,快起來!我的聲音像巨鍾在嗚響,把熟睡的人們都叫醒。起來,快開門,快快開門!沒有人理睬,多麼的冷,半夜快過去,不能再等。黎明來臨,敵人進攻,我們將被俘,不!不可能。
啊,不幸,我這不幸的孩子,啊,為何我這可憐的人沒有力量,力量在哪裡,使我能救出我的父親,使我能救出我的祖國!?誰能在這裡幫助我這可憐的孩子,難道需要幫的人得不到幫助? 人民能救出祖國,我親愛的父親,請原諒我,再見了,萬歲俄羅斯!
後來由於沒有好的女低音的角色,許多女低音歌手的演出原先是為女中音寫的聲部,如《假面舞會》的尤麗卡,《桑松與達麗拉》的達麗拉等。又因為好的女低音歌手很少,所以把原先《塞爾維亞理髮師》中羅西娜角色由女低音改為女中音了。
詞語信息
【詞目】低音
【拼音】dīyīn
【英文】bass
【基本解釋】(1)頻率在聲頻範圍的低端約250赫以下的聲音
(2)深沉或低沉的音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