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脫冷

標籤: 暫無標籤

22

更新時間: 2013-09-03

廣告

  伏脫冷(又譯作沃特漢)的真名叫約格・高楞,外號「鬼上當」,他是《人間喜劇》中重要的資產階級野心家形象。在《高老頭》里,他是潛逃的苦役犯,高等竊財集團辦事班的心腹和參謀,經營著大宗贓物,是一個尚未得勢的兇狠的掠奪者形象。伏脫冷很能幹,手下有一班爪牙。他的閱歷廣,對上層社會很熟悉,看透了當時社會的政治、經濟、法律的真相。他對拉斯蒂涅一針見血地指出:「強盜和統治者的差別只在於見血與不見血而已。」大資產階級不過是受法律保護的大盜,這個社會有財便是德。他只要有四百萬法郎就是「四百萬」先生,合眾國的公民,誰也不會來盤問他過去的歷史了。他要發展,要以惡對惡,要以不道德對不道德,既像炮彈般轟進去,又像瘟疫般鑽進去,謀財害命,引誘青年,不擇手段地去攫取財富。他熟悉法典,會鑽法律的空子,從不在落網的時候被判死刑。他很注重江湖義氣,從來沒有出賣過人。他對拉說:「說他是惡棍、壞蛋、無賴、強盜都行,只是別叫我騙子,也別叫我姦細。」連抓他的暗探也說他是條好漢。他的目的就是再搞20萬法郎,然後到美洲去買200個黑奴,辦大種植場。這個形象有很大的冒險性。伏脫冷反抗社會,是因為他受社會很大的排擠,野心不能得逞。他研究社會,揭露社會,是為了順應這一套向上爬,只要他向上爬的野心一旦得逞,他便會變成維護現行制度的鷹犬。這個形象在許多作品中出現。《高老頭》寫他1819年被捕,以後他再次逃走,到西班牙過後又化妝回到法國。在《幻滅》里,他以西班牙神父的面目出現,在《交際花盛衰記》里,他當上了巴黎秘密警察廳廳長,在《貝姨》里他當上公安處處長,爬上統治階層。據說,巴爾扎克寫這個形象是以巴黎一個秘密警察頭子的經歷作為原形的。伏脫冷這一形象很複雜,他是資本主義社會的揭發者,也是罪惡的製造者。巴爾扎克對他的態度也是矛盾的,既把他寫成社會罪惡的代表,加以批判,又欣賞他的洒脫、意氣、能力,通過他的冷嘲熱諷,來表達自己對社會的批判。小說中伏脫冷被捕的場面很有英雄氣概,當時在場的畫家說:「把他畫下來倒是挺美的呢!」伏爾蓋公寓的人都同情他,對出賣他的米雪諾小姐都很氣憤,大家對她喊:「滾出去,姦細!」都反對和她住在一個公寓里。像這樣精明強悍的強盜,也敗在金錢手下!

  伏脫冷是巴爾扎克在《高老頭》中刻畫得極其成功的典型環境下的典型人物。他是作品中不可缺少的重要人物,少了他,就像桌子少了一條腿,就像人少了一雙能看透世界的明亮的眼睛,可以說他是一面清晰的反映社會的鏡子。

  有人認為他是邪惡的代表,是個反面人物,但是我認為這個觀念是片面的,是對伏脫冷的不公正的評價。借用艾岷的話說,「他是人間的撒旦,既邪惡又合理。」他是深受那個社會毒害的代表,但是他沒有想那個不公平的社會妥協,而是千方百計在社會上謀取自己的一份利益,即使手段卑鄙與猥瑣。在那個狼和羊的社會,如果你不像成為人人宰割的羔羊,就要使自己變成兇惡的狼,去和對手撕咬。我認為他並不代表正義,但是也不完全代表邪惡,只是他把社會看得比任何人都透徹。如果把那個社會比做一頭瘋牛,那麼伏脫冷便是法國的「庖丁」。

  在《高老頭》這部作品中伏脫冷的語言並不多,但是他說的每句話都有很重的分量,是那麼經典,那麼簡練,尤其是他在評論那個時代的時候,對社會的剖析是一針見血,字字千斤。他給年輕的拉斯蒂涅的前途做分析時他毫無遮掩地揭示這個社會的本質,「人人生就是這樣,跟廚房一樣腥臭。要想撈油水就不能怕弄髒手,只要事後洗乾淨就行,我們這個時代的全部道德僅此而已」。與鮑賽昂夫人文文雅雅地講出的那番道理相比他的赤裸裸的語言更透徹的紕漏了社會的真相。

  在拉斯蒂涅的成長過程中,在他對社會的認識中伏脫冷,鮑賽昂夫人和高老頭對他的影響都很大,他們都是一本幫助他透徹地看清那個社會的教科書。但是我認為伏脫冷對拉斯蒂涅的催化作用最大,鮑賽昂夫人是委婉文雅的提示他,高老頭是現身說法,只有伏脫冷對他的人生指導最直接,在最段的時間內給他的靈魂以衝擊,並能在實踐中一一應證。在年輕人面臨競爭與可能選擇的前途時伏脫冷給他下的結論是:「你知道這裡人怎麼闖前程的么?不是靠天才的光芒,便是靠腐蝕的手腕,不像炮彈一樣轟進這個人群,就像瘟疫般鑽進去。誠實正派毫無用處。」

  以上就是伏脫冷在《高老頭》中的形象,我為什麼要寫他呢,因為讀完作品后他給我的印象最深刻,他的語言他的形象使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下來,我認為,在那個社會他是一個強者,是一隻狡猾的狼,最終是勝利者。

  伏脫冷的故事使我更清晰的理解到當時社會的黑暗與腐敗,使我認識到了那個時代所遵循的生存法則,那是個不公平的遊戲圈,善良占不了絲毫便宜,邪惡統治和佔有了一切,這所有的都能通過伏脫冷這個人物反映出來,所以我認為伏脫冷是個刻畫得非常成功的人物。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