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爾加河船夫曲

標籤: 暫無標籤

24

更新時間: 2013-09-14

廣告

  伏爾加河船夫曲悠悠響起,沉鬱而飽含感情與力量的男低音由遠及近地從我們的耳朵漸漸的、輕輕地撫摸著我們的心靈,彷彿在一個炎熱的夏日,伏爾加河的河水在緩慢的流淌著,在炙熱的沙地上,一群牽拉著纖繩的縴夫們在「嘿嗬、嘿嗬」地叫喊著,那是一種壓抑鬱心頭的喊聲、沉重地壓抑在心頭中的無奈,他們邁著蹣跚的腳步,沉重踏在了那炙熱的大地上。


  但那渺遠的聲音很快由低緩轉到了高昂,伏爾加河的河水很快變的洶湧起來,縴夫們那種喊聲在心頭中勒出了血,並噴湧出一種爆發的力量,那蹣跚的步伐很快變得剛勁而沉穩,那種喘息聲隨著「哎嗒嗒,哎嗒嗒」的高音而變成了豪邁強壯的抗爭之聲,他們穿過了白樺林,對著金色的太陽唱出了壓抑已久的戰歌,和著奔流不息的河水,唱出了廣大勞動人民、俄國被壓迫的民族那種怒吼、那種衝破羈絆的戰鬥之聲!


  很快,高音轉入了最高潮,大河勢如破竹地撞擊著資本罪惡的巨船,縴夫們那種震驚寰宇的戰鬥聲不可阻擋的隨著伏爾加河澎湃的浪濤捲入了那偉大的抗爭中,那飽滿的男聲如角號、如戰鼓、如雷鳴、如急邃的浪濤重重的碰擊著我們的心靈,沒有角號的昂揚、戰鼓的粗狂渾厚,也沒有恢宏的交響樂器,全憑那副優美、但叫出最有力的抗戰聲音的男低音,那反覆地高潮迭起的「踏開世界的不平路,哎嗒嗒,哎嗒嗒」的歌詞,代替了一切多餘的話語,以及蒼白而金玉其外的文字!


  大船終於靠岸了,那鼓舞的高音忽而回到了開始時的渺遠低沉的「哎嗬,哎嗬」,但在我們耳邊,那是不會消逝的強音,船夫的怒吼卻沉重地壓了下去,給予了我們回味、思考的餘地,我們心靈像那奔流不息的伏爾加河,積蓄著爆發與陣痛排解的力量。一陣渺遠的鼓聲,將我們的思緒帶回了輕淌的伏爾加河,樂聲戛然而止......


  俄語原唱: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ZgTAWuKnbMw/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