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耳謎

標籤: 暫無標籤

700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伊路米是集英社漫畫家富堅義博作品《全職獵人》中的角色。奇犽的大哥,揍敵客家族長子,是《全職獵人》中搶眼的角色。

  
伊耳謎

出自全職獵人(HUNTERXHUNTER)


  姓 名:伊耳謎.揍敵客


  日 文 名:イルミ ゾルディック


  羅馬拼音:YELLMI.ZAOLDYECK


  出 生 地:巴托奇亞共和國


  身 高:185cm 


  體 重:68Kg


  血 型:A型


  年 齡:24歲


  擅長易容,多用釘作攻擊武器。


  揍敵客家族最小輩中的長子,奇牙的大哥。


  在獵人測試中,以集塔喇苦為假名偽裝出場,實力極強的殺手。


  伊耳謎是集英社漫畫家富堅義博作品《HUNTERXHUNTER》中的角色。奇犽的大哥,揍敵客家族長子,也算是《HUNTERXHUNTER》中搶眼的角色。聲優是高乃麗。生日不明,很神秘。在TV版獵人考試部分和OVA1中都有出場。擅長用念力整容,若用釘子固定則可以堅持更長時間。可以通過發射釘子來控制別人,手可以變形,三下兩下就能挖出一個將近2米深的地洞。表情很少變化,很難揣摩出他心裡在想什麼。是個非常優秀的職業殺手,做事很有原則。目前在《獵人》的所有角色中,除了他的家人外,他好像只和西索有一定的交情。網上有許多關於他的同人小說和畫。


  【日文官網簡介】


  イルミ=ゾルディック(irumi=zorudikku)


  キルアの兄。キルアに対して歪んだ愛情を持ち、暗殺稼業のイロハを刻み込んだ張本人。念の系統は操作系。脳と肉體を操る鋲を使い、他人を洗脳したり、自分の顏を変形させることができる。仕事の都合でハンターライセンスも取った。


  [小伊人設]


  ハンター試験ではギタラクルという偽名で変裝していたが、正體はゾルディック家の長兄。暗殺者としての実力は高い。


  誕生日 不明


  出身 パドキア共和國


  念タイプ不明


  身長 185cm


  體重 68kg


  血液型 A型


  聲優資料


  姓名:高乃麗(TAKANO URARA)


  所屬公司:RE-MAX


  生年月日:1961/8/16


  出身地:千葉県


  血型:B


  身高:158cm


  興趣:潛水、鋼琴、旅行、散步、收集鞋子


  特長:英語


  學歷:hawker College 澳大利亞霍克學院


  配音:海外電影配音、動畫、遊戲、Drama CD、旁白、節目


  個人主頁:http://uraralove.com/


  公司主頁:http://www.re-maxweb.com/


  
個性分析


  一,伊耳謎的幽默感


  真正的伊耳謎其實不象很多同人文里寫得那樣憂鬱寡歡。心事重重的。從他的很多行為看來,小伊其實根本是個單純的小淘氣呢!


  在獵人測試時,伊耳謎變裝成集塔拉古,插了滿頭滿臉的釘子,還嫌不夠嚇人,經常弄出一些小動作嚇人玩。比如,集塔拉古明明可以說話,他卻總是發出答答答答的奇怪聲音;在軍艦島的客房裡,對著那隻小猴子把頭來個360度大轉圈,嚇得小猴魂飛魄散;他還時常從一些奇怪的地方出現,尋寶的亞莫斯三兄弟,從海底一堆破銅爛鐵里挖出了他,把大家嚇得集體掉進海里;還有在戒備爾島上,集塔拉古從瀑布下的水裡冒出,令他的目標---那位雇傭兵戰士著實嚇了一跳!


  最具說服力的還有一幕經典鏡頭呢!小伊被西索要求在幻影旅團當替身時,「沒問題!不過要收費。」說完竟然吐了下舌頭!當時的小伊大概心說:我很差勁吧,幫朋友忙還要收費!呵呵`(吐舌)由此也看出,小伊之對西索收費和瑪其對西索收費有本質的不同!小伊其實是玩笑性的,就算他真收了。他哪裡差那幾個錢。


  由此可見,伊耳謎被人忽視的頑皮個性,其實是隨處可見的。0_0


  二,伊耳謎的表演天賦


  換個角度觀察一下,大家有沒發現獵人最終試驗時,伊耳謎和奇牙的那場,全是小伊自編自導並自任主演的一場戲!周圍人除了西索,全不知不覺當了他戲里演員,包括裁判,雷歐立,連會長都有戲里台詞呢。首先說,那場戲也是他臨機應變想出來的。因為本來最終試驗的題目是保密的,他也是進場了才知道,所以他跟奇牙的對戰,之間的變數是很多的,不一定兄弟倆能碰得上。不過萬一碰上啊,哈哈,就有戲唱了。雖然伊耳謎毫無表情的面容實在不能說是個好演員,但他的肢體動作和語言台詞卻大大地彌補了這個不足(?不足?)


  大家有沒發現這一齣戲里的小伊的動作很多很誇張!一會兒用手撫著下巴做沉思狀:「是嗎?那就不妙了。」聽到雷歐力說小傑已經當奇牙是朋友時;一會兒用右手摸著後腦:「這可麻煩了!如果我殺了小傑,我就會被取消資格,而奇牙就不費吹灰之力通過了獵人測試。那可不行!」右手輕握砸在左手掌上。「對了」右手拇指和食指伸出(這個手式他做了兩次以上)「如果我先通過了考試,然後再把這裡所有人都殺光,委員會也不會取消我的獵人資格吧?」(他怎麼可能去殺這些人,又沒錢賺又麻煩的)伊耳謎導演示意會長接台詞...其實這時的伊耳謎並沒真的想殺小傑,他所在意的不是門口擋著的那批人,而是那個一直冷眼旁觀的魔術師!最後伊耳謎向奇牙承認其實他並不真的想殺小傑時,很快地瞥了一旁的西索一樣,顯然這句是說給西索聽的。他拍著小奇牙的肩膀,不時的揉弄著奇牙的頭髮,還彎下身來臉對臉的柔聲細語,窮追猛打奇牙已經失守的心防。這些動作,外表看來他還真是個親切的好大哥,不過,那是在別的時候。這時的伊耳謎只有一個目的:我親愛的乖弟弟,快回家吧。


  這齣戲演得實在是很成功!伊耳謎輕而易舉地過了關,也達成了讓弟弟回家的目的!揍敵克家的長子果然厲害!根本就不是個只會殺人的機器!心理戰術照樣玩得得心應手!0_0


  三,伊耳謎的同情心


  在戒備爾島上有這麼一段;伊耳謎在和他的目標對峙時,追逐他的狙擊手的子彈把伊耳謎的目標打成重傷,伊耳謎用了不到一秒就飛身到那個狙擊手面前,收拾掉了對手。(好恐怖啊!大家都知道狙擊手是專門遠程射擊的吧!)...然後又發生了什麼事呢?不知過了幾個小時,到夕陽西下時,那位瀕死的雇傭兵出現在西索麵前,並提出和西索決鬥。可惜西索對快死的人半點興趣也無。無奈,跟在附近的伊耳謎只好出面,結果了雇傭兵。對快要死的人,不要讓他們再多受痛苦了。奇牙不是也這樣對待過瀕死的小熊嗎?


  事後,還和西索解釋,是一時大意讓對手跑掉。西索馬上揭穿了他。伊耳謎承認自己是可憐這位戰士而放他走的。而且!伊耳謎甚至都沒主動要過那戰士的號碼牌!是西索指著已死的戰士提醒他拿號碼牌的!當然不是說伊耳謎大意到忘了號碼牌的事。我想,事情的真相是這樣的:雇傭兵中彈后,伊耳謎飛身解決了狙擊手。其實對伊耳謎來講,如果不是想要他的命,他是不會隨便殺人的。伊耳謎自己也說了,那個人想殺我,我生氣了,所以殺了他(她?)其實這次伊耳謎也就是想拿到他目標的號碼牌,不會殺掉對手的。等他飛身回到目標面前時,重傷的戰士向他提出一個要求:臨死前找西索決鬥。伊耳謎答應了他。而且都沒提號碼牌的事。雖然號碼牌已是囊中之物,但本可以拿了牌子一走了之的小伊,卻楞是沒提出這個要求,只是默默跟蹤在戰士身後幾個小時...


  有人在解析西伊關係時提到這段,說是小伊故意把對手追到西索麵前,好製造他和西索見面的機會!哈`小伊什麼時候變成做事這麼謹小慎微,拐彎抹角的人了?!見西索還需要找借口?本來兩個在眾人眼裡的異類,喜歡離群索居,剛好又認識,只要不妨礙對方,沒事時閑在一起發獃,也正是兩人間的默契!


  所以說,伊耳謎對那個雇傭兵的行事態度,只是單純地顯示了他的同情心。(還順手給了西索一個人情,多餘的一張號碼牌)其實,小伊心腸蠻好的說!


  再一個重要證據就是,軍艦島上那場風暴中,史上著名默契配合經典鏡頭之西索救小傑,伊耳謎代替酷拉皮卡掌舵。兩個在眾人眼中的危險異類,竟然都在關鍵時刻伸出手來,幫了關鍵的一把!(而且都是做的無名英雄,除了兩人之外,無人知曉,倆人也不張揚。活雷鋒啊?!)我要說的是,酷拉皮卡頭上的傷,仔細推敲研究之後,斷定:是伊耳謎為之包紮!聽說很多人不用細想就知道是小伊做的。不過我一開始對小伊的性格,感覺他是那種很淡然的人,不喜歡多管閑事。(就算是多管也是西索的閑事,也就是熟人的事)所以當我家另一個獵人迷和我說起酷拉的傷應該是伊耳謎包紮的時候,我還使勁反對了一陣。因為我覺得小伊最多是會去幫著掌舵吧,畢竟掌舵關係全船,而且他自己也在船上啊。小酷的傷看上去不是很嚴重,早晚處理關係應該不大。我實在想象不出小伊幫酷拉處理傷處時的情景啊...我本以為是半臧做的呢,不過看上去半臧一直堅守崗位直到風暴結束才和小酷見面的。


  所以說,伊耳謎不是沒感情沒情緒,和殺手世界外的人事物沒感覺沒溝通。他都有!都懂!只不過他每樣都很淡,淡薄到和正常人比,以為他沒有。0_0


  四,伊耳謎的朋友道


  還是延續上面那段的最後一句話:伊耳謎不是沒感情沒情緒,和殺手世界外的人事物沒感覺沒溝通。他都有!都懂!只不過他每樣都很淡,淡薄到和正常人比,以為他沒有。不象很多同人文里所寫,當有人問到他朋友問題時,「朋友是什麼?」天哪!咱們的小伊哪有那麼白痴啊!那不也說明揍敵克家的教育太失敗了嗎?


  伊耳謎很明白朋友的定義,就象他在洗腦式對奇牙說教的時候:殺手不需要朋友。


  其實,這段話是在那個場合專對奇牙說的,在場的大家不必太過理會。在伊耳謎的觀念里,朋友一詞沒那麼嚴重。


  一般來講朋友的定義大體有兩個含義:一是那種喜歡整天拈在一起,互相了解,傾吐兼傾聽對方的心裡話,互為對方感情支柱...這種類型的朋友就似小傑和奇牙,發展到極至就是生死之交,桃園結義(?nani?)另一種呢,也是大家每人都有的朋友類型,比如,平時也不怎麼見面,遇到事情會互相幫個忙之類的。(呵呵`通訊錄里好多這樣的朋友吧)


  伊耳謎對這兩種朋友定義都很明了。他不讓奇牙交的就是第一種類型的朋友。因為那樣會影響到奇牙的殺手生涯!只有這一句關鍵!所以也可以說,伊耳謎自己要不要交朋友,交什麼樣的朋友,都無所謂的。他自己會判斷!這點包括席巴都對伊耳謎有這樣的認同。因為,伊耳謎已經是個製造完成的「成品」了,而且是個完美的「成品」!就象輸入好的程序。遇到任何問題,程序會自動判斷:只要會影響到殺手生涯的問題---自動排除。伊耳謎的血液中已經有這種機制了。而奇牙不行!他還是個未完成品。揍敵克家一直是按照培養伊耳謎的方式在培養奇牙的,基本用的環境洗腦式。說到這裡我還真佩服席巴啊!這個揍敵克家的家長不是擺設的。看看他的作為和他家幾個兒子。他很會隨機應變,因材施教啊!老二的天賦沒被扼殺,喜歡玩機械電腦沒什麼不好,只要對殺手生涯沒妨礙就行,更何況還有幫助...發現三兒子的個性和老大不同,立刻改變教育方式,放手讓他去闖出一條適合自己的殺手之路!「奇牙他會回來的。因為他是我的兒子!」(好象小傑和奇牙的老爸都對自己家兒子超有信心的嘛。小傑的老爸也說過這句話)


  話好象有點遠了...我的意思是,不要誤會揍敵克家把朋友看得象洪水猛獸。奇牙的爸爸還叫奇牙發誓要永遠不背叛朋友呢。大家沒想想為什麼?只是單純的拉攏感情嗎?不!是因為,以前那些關於朋友觀念的灌輸,不過是培養過程中的手段。和結果沒有直接關係。只要達到要到達的結果,過程是不重要的。就象修行中的戒律一樣,等修成了之後才會發現,那些戒律是無足輕重的,關鍵是它們背後的含義!


  最後結論就是:伊耳謎和西索是朋友。西索這麼說過,小伊也是同樣想法。小伊之所以朋友不多。不是因為他不敢交朋友,一是他的工作使然,二是他的個性造成。無波無讕,淡然處之。想想你身邊如果有這種個性的人,他會有很多朋友嗎?(可能只有花痴一堆吧,呵呵)0_0


  五,伊耳謎的涵養


  其實涵養這個詞,也不準確啦。只是我一時不知怎麼來形容小伊這方面的個性表現。


  獵人最終試驗時,在他對奇牙發動洗腦攻勢時,雷歐力上場,打斷伊耳謎的話,並指著伊耳謎說:他是個混蛋王八蛋,加三級!(活活活~這樣罵我們的小伊呀)可伊耳謎什麼反應呢?我家另一個FANS就在這個鏡頭被小伊俘虜的。據他說:這個人太COOL啦!人家指著他鼻子當面挑釁耶!而且他是個殺手呀。居然面無表情,好象是在罵別人似的,禮貌安靜的認真聽完發言。還自動過濾掉罵人部分,把有用的話聽進去了!哇`好定力耶!是啊!看上去真的好有修養啊!其實呢,伊耳謎系統在完美地運轉,無關的信息當噪音自動過濾,有用的拿來當資料分析。「小傑也把你當朋友了啊,那可就不妙了。」(『剛才有人罵你耶,老大。』『 啊?有嗎?』)


  其實西索在這方面也和小伊相似呢。有人曾說,只有瑪其和小伊可以和西索頂嘴和收錢。我覺得不是呀!GI里一場,小傑四人用同行飛到西索那裡(西索正在洗澡...怎麼不找個水深點的河呢?如果只有這麼淺的,那晚上出來洗也行啊...西索老大你還真是不拘小節啊)其中第一次見到西索的那個穿黑衣的男人(忘了他叫什麼了)就曾當面罵過西索:「這個變態想幹什麼。」西索和小伊一樣的反應,根本當沒聽見。真是很有風度!他們倆個都不是那種稍被挑釁就惱羞成怒,跳出來證明自己是惹不起的那種小心眼。不過,西索和小伊還是不同。西索這種表現基本是隨他心情而變的。當他不想惹事時,對這種挑釁最多也就哼哼怪笑幾聲了事,也許根本不予理睬。要是碰到他沒事還找事時,不小心碰了他沒道歉的人,都被削了手臂。


  小伊就不是了,他的情緒很穩定。只要你不是實質性地惡意地招惹到他,(象那個狙擊手,為了搶號碼牌竟然要殺掉他)小伊實際是很無害的。0_0


  再有個場景基本也是這種狀況。通過了獵人考試的各位,在教室上課。可他們討論的是奇牙該不該被取消資格的事。而當事人之一的伊耳謎呢...那場戲真的讓我覺得好好笑啊...只因為對象是伊耳謎,大家只能做這種旁敲側擊的推測討論。就好象幾個警察聚在一起,討論這個犯人到底怎麼想的呢?用的什麼手法呢?找犯人問問啊!而且那個「犯人」不正堂而皇之地坐在那裡嗎?雖然他可能不承認,撒謊。但撒謊,不承認是他的事,問沒問是你們的事吧。大家在那邊猜測著想找出伊耳謎對奇牙下暗示和催眠的證據,這邊的罪魁禍首卻一付無辜的第三者的樣子「他們在談論什麼呢?哦,是奇牙和集塔拉古啊。和我無關,暫且聽著吧」雖然伊耳謎肯定不是這麼在想,不過他的樣子就給人這種印象。其實我想他還是挺在意討論結果的。因為如果有證據顯示是他下指令讓奇牙殺人的話,被淘汰的就是他了吧。可他不解釋也不爭辯,只在一旁靜觀其變。尤其小傑進場后,倆人一直呆站在當地,還手拉手的樣子,(小傑拉著伊耳謎的手沒放,小伊也沒去掙脫)一起看看前看看后的聽眾人的爭議。當時的伊耳謎應該已經骨折了吧。應該很痛吧。就象奇牙所說:「雖然我能忍受,但我也是人,我也會痛啊。」可他的表情以至肢體,沒一點顯示出,骨折這種事是會痛的...(和西索一樣的怪胎)骨折,催眠暗示的辯論,對他來講都是別人的事吧。他心裡在意的只有一件:這個小傑可能會再次帶走他好不容易「勸」回家的弟弟。


  六,伊耳謎的原則


  有人猜測,伊耳謎應該屬於變化系。我雖然還沒考證出他到底是什麼系,但我覺得他絕不該是變化系。(難道僅僅撒謊和會易容就是變化系嗎?)因為西索說過:變化系的人喜怒不定,本來很重視的東西可能轉眼就看得和垃圾一樣。伊耳謎完全沒有這方面的特點。他的個性也與奇牙和西索不同。不然他老爸就不會因材施教轉換對第三子的教育方式了。伊耳謎屬於心理狀態很穩定的那種人。他認定的原則是永遠不會變的。處理事物的方式可以變,但原則是會不變的!絕對。


  伊耳謎的原則是什麼呢?揍敵克家族!維護揍敵克家族的一切。這就是小伊最在意的東西了!只有家族的事情,會引起他最大的關注;只有家族的事情,能讓他煩惱;只有家族的事,能讓他淡漠到幾乎沒有的七情六慾起些波瀾...


  可以說,揍敵克家的人都是為了其家族利益而存在的。所以,伊耳謎要把奇牙帶回家,一是奉命,二也是他個人意願。


  有人說,伊耳謎是壓抑情緒,臉上才不帶表情的。其實不是。因為人類正常的情緒,早在他小時候就被嚴酷的訓練磨光了。現在的他是真的沒什麼強烈得讓他流露出的情緒。毫無表情的面容,沒有眼神的黑瞳,正是他內心的真實寫照。所以,當他真的有情緒時,他也會流露出來的。不過,這種情況太少了。因為他在意的事情太少了。唯一的一次小伊流露出明顯的表情,是在小傑追著剛要走出教室的伊耳謎,追問奇牙的下落時:半轉身站著的伊耳謎沒有說話,大大的黑眸向下側睨小傑。目光中露出明顯的殺機!因為這個孩子要把他好不容易弄回家的弟弟帶走。


  七,伊耳謎的感情


  伊耳謎的感情,基本全部投放在他的家人身上。(和西索的關係,我想在西瑪西伊關係探討中另做分析)其實,在他家的殺手教程中,並沒有對家人感情的禁斷,而且甚至相反:是鼓勵家人至上,家族利益至上的。看過的朋友其實都應該感覺到,揍敵克家族是很團結的。家人間的感情是很不錯的。除了奇牙。我剛才說了,奇牙才是他們那個世界的異類。而且奇牙很怕的人只有兩個:父親和大哥。因為這兩人是直接訓練他的人。那種殘酷的訓練給他的條件反射,而不關乎能力的差距。奇牙就不怕他的爺爺,按理說,他爺爺可比他大哥厲害吧。從他老爸那次和他的親切談話,也可看出,席巴是想用親情拉住這個兒子的。更重要的表現是從他家僕人身上,感覺到這家人,真的很重感情!


  所以,雖然獵人里,描寫伊耳謎和家人之間感情的事件很少,但不難看出伊耳謎的感情傾向。


  其實,伊耳謎的感情和伊耳謎的原則兩篇是共通的。他所重視的也就是他投放感情的地方。不過小伊的七情六慾實在太淡薄了。和正常人比,簡直就是沒感情。


  結論:


  概括來說,伊耳謎是個單純的人。不同的世界,有不同的世界觀。在他的世界中,他是個正常完美的人。就好比小傑在外面世界是單純正直的人。而奇牙在那個殺手世界里,就是個異類。


  伊耳謎是個被培養到完美的殺人機器。殺手該有的他都出色地擁有,不該有的他全沒有。做為人來講,他很有男性氣概。(努力糾正同人文對小伊的誤解)個性獨立完整,心態穩定,觀察判斷力強,頭腦冷靜,除了武藝高強還擁有各種特殊技能,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小伊:山崩和我有什麼關係?)


  


  

廣告

能力分析


  
伊耳謎到底有哪些能力?目前對他是什麼系的念能力者還不得而知。


  1,他應該具備奇牙會的所有殺手技能。身體變形,奇牙的右手可以變形,我想這門技能不該只有右手可以變吧。而且這門技能他肯定比奇牙要高超得多。戒備爾島上,他用沒有變形的右手,幾下子就挖了個能容下185個頭的人的藏身之處。還有憑空隱身技能,也是殺手基本功。


  這類的技能應該還很多,畢竟小伊是個完成型的高級殺手。


  2,易容應該是他的特殊技能。憑空易容維持時間在四--五小時;用釘子易容可以保持時間長久,而且,據小伊說,還能達到終生效果(汗!他可以讓全世界的整容師失業)。參考獵人最終試驗時,伊耳謎對黑衣裁判所說:不早點拔掉的話,會變不回來哦。


  3,長期潛伏於土中水中,不用呼吸。本來我想說是屏住呼吸的。但一埋好幾天的,怎麼也不好用屏氣來講吧。這讓我想起了印度的瑜伽術。瑜伽術修鍊到高境界時,可以埋在土中或水中很多天。他們用的方法是,降低身體的新陳代謝,連呼吸心跳的頻率都降低。也就是說,他們不是不呼吸,而是一周呼吸一次,五天心跳一下。(伊伊你好厲害呀!心)


  4,普通攻擊是釘子。為什麼大家都說是念釘呢?其實他有實物的釘子啊。尤其是庭院里和小傑對打那場,甚至看到他用左手從右胸前拿下三顆釘子啊,最後一顆準備結果了小傑的釘子,在看到西索時,順手藏在腰后(不知那裡怎麼藏釘子),動作明顯!


  而真正念釘的應該是,靠具現化系的力量,憑空造出的釘子。就象小酷那條鎖鏈一樣,實體的是掩人耳目的,真正的鎖鏈是念力造的。而在小伊所有出場鏡頭中,都沒出現過使用這種念釘的時候,(難道是我看得還不夠仔細?)也就是把念力附著在實體的釘子上丟出去。難道大家說的念釘就是這個?如果小伊真的有念釘。那樣的話,他豈不是具現化系的了?而且這種技能,應該算是必殺技了。因為,如果不是那個系非去煉那個系的話,就太得不償失了。基本就是個失敗的練法了。(西索就因為華石門郎練錯了方向,而覺得他是個無用的人,才把他殺掉了)所以,我到現在也不知道伊耳謎到底有沒有真正的念釘。


  5,收集情報。這可不是一般的收集情報能力。記得在戒備爾島的試驗中,伊耳謎不僅知道自己的目標是誰,還準備提供西索目標的情報。(不過西索沒接受)那次試驗中,除了西索和集塔拉古還囂張地公開戴著自己的號碼牌外,其他人都是在第一時間就把牌子藏起來了。所以說,在那之前,伊耳謎就掌握所有考生的資料了!他和那個新人殺手東巴可不同。東巴收集考生資料是為了對付好欺負的新人,有準備而做的。伊耳謎估計就是殺手的本能了:對周圍環境事物觀察入微,隨時掌握一切動向,以應不時之需。在這點上,同為殺手的奇牙就差太遠了!不光連自己的號碼牌是誰不知道,就連扎了滿頭滿臉釘子的鐵狩獵人是他親大哥,都沒發現!真是有夠遲鈍的了。他不會不知道,自己大哥是個用釘子易容的高手吧。(這點我總覺得是這部獵人的BUG,是作者疏忽了吧?)


  應該還有其他能力沒有機會展現。

伊耳謎 -重要作用

  一:結構上


  《獵人》不同於《幽游》,是經過精心的前期策劃的產物。結構嚴謹而精密。我覺得富堅在獵人里一直在做「平衡」:感情上西伊、西瑪兩條線的對應;關係中西伊本身的對等;光與暗傑和基路亞的對照;庫洛洛的理性與瑪奇的感性的對比……


  暫時忘掉螞蟻篇,來看前半部分:故事由小傑找爸爸引出佐爾迪克家和幻影旅團的三條線索的結構,三條線上分別是主角傑、基路亞、酷拉皮卡(忘掉雷歐里,忘掉),對應著,三條線的另一頭分別出現了西索、伊路米、庫洛洛(基於平衡的關係,佐爾迪克家出現的必然是「長子」而非「家長」,不然年齡不均等)。就這點而言,故事結構上伊路米有著和庫洛洛及西索同等的重要地位。


  二: 身份上


  揍敵客家的長子,基路亞的哥哥,西索的那個,夠了吧?


  三:情節上


  伊路米絕對是吝嗇的,千呼萬喚也難得出來的人物。可是每次的出場,都會讓劇情朝著原本不可能的方向打一個彎,讓人目瞪口呆走上另一條路。獵人考試里基路亞絕對是一個吸引眼球地角色,以絕不合年齡的實力智力一直囂張了前4卷。等到伊路米一出現,僅僅說了幾句話,這個天才兒童就只剩下發抖的份,乖乖打道回家了。


  •友克鑫市佐爾迪克家和庫洛洛的相遇是出乎意料而又必然的,這一場高手相遇似乎必要造成故事中重要角色的死傷,結果被伊路米一個十幾秒的電話給化解掉了。所以說,某些關鍵人物只在關鍵時刻出場。


  四:發展上(純屬猜測)


  伊路米這個名字有「引導者,啟蒙者」的意思。我們也知道實際上他是主角基路亞的直接教育者。


  時隔n年,故事進展到螞蟻篇的時候,基路亞懷疑他和傑的朋友關係是不是因為:「小傑太耀眼了」,而這正是伊路米在獵人考試中反對基路亞交朋友的前段斷言,後半段是什麼?「總有一天,你會想試試自己是不是殺的了他。」這也正應了基路亞轉變的伏筆。如果光與暗中基路亞最終有所轉變的話,「啟蒙者」伊路米很可能會是引線(所以伊路米是個不可以經常出現的人物)。


  •西團的最終較量是萬眾期待的,但是某些原因使我們無法相信作者會殺掉其中一個,而只相信事情會在此出現某種無法預料的轉變。而引發古怪轉變是伊路米的長項,他最後那句:「反正我認識你比庫洛洛久一點」始終讓我點莫名其妙的懷疑。


  無論如何,富堅決定無限期的停載了。剩下的,就只有猜測、猜測…………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