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特魯里亞語

標籤: 暫無標籤

12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伊特魯里亞語,是距今兩三千年前生活在義大利亞平寧半島中北部的伊特魯里亞人所使用的語言。伊特魯里亞文化,是伊特魯里亞人所創造的一種古老文明,其語言和文字至今仍帶有許多神秘的色彩。

  
伊特魯里亞語

伊特魯里亞語 -語言文字的探索發現

  伊特魯里亞語已經消亡在歷史的長河中。遺憾的是,伊特魯里亞語消亡之後,人們不再傳抄他們的文字。考古學家只能從伊特魯里亞人刻在牌匾、界碑、手鏡、花瓶、石棺、錢幣或其他文物上的銘文中找到一些伊特魯里亞文字的記錄,但其中大部分文字記錄只是關於喪葬的隻言片語,如死者的姓名等,真正具有研究價值的文字相當少。

  後來,匈牙利總理公署的的一位官員在埃及旅遊時發現了一具木乃伊,這具木乃伊幾經轉輾,最後被收藏到薩格裡布博物館。博物館的收藏品管理員海因里希·卡爾·布魯格斯徹教授偶然發現,在包裹木乃伊的布上有一些神秘的文字,而且像一是篇文章。由於這具木乃伊來自埃及,所以他一開始認為這是古埃及文字。但後來發現事實並非如此,這些文字不是古埃及文字。1892年,德國學者鑒定出,這些文字是伊特魯里亞文。研究結果表明,這塊裹布是不完整的,它是一大幅布匹的一部分。裹布上的文章好像是一種宗教傳單,共有216行,這就是著名的「木乃伊書」。學者們認為,裹布一定是從伊特魯里亞來的,大概是由伊特魯里亞商人帶到埃及去的。

  「木乃伊書」給研究伊特魯里亞語提供了一定的幫助,但藉助它卻不能完全破解伊特魯里亞語。像大部分銘文一樣,它將死者的名字或頭銜用碑文的形式簡要做了記錄,使用了大量重複性短語和專有名詞,其中300個詞早已被人解釋過了。

  1964年,義大利專家帕洛蒂諾教授在羅馬附近的派爾基(今塞韋拉)的伊特魯里亞神廟裡發現了三面金牌,其中有兩面金牌刻的是伊特魯里亞文,另一面刻的是迦太基文。這使帕洛蒂諾教授欣喜無比,因為迦太基文是一種已知文字,它可能是另兩面金牌上伊特魯里亞文字的譯文。然而,經過幾個月的比較研究后發現,這些迦太基文並不是對伊特魯里亞逐句翻譯,而只是簡單的說明。通過對金牌的研究,人們知道的伊特魯里亞文的內容多了37個詞,但仍然沒有真正破解伊特魯里亞文字之謎。

伊特魯里亞語 -語言文字的特點

  通過比較分析伊特魯里亞和其他民族的文字,學者們推斷出,公元前8世紀時,伊特魯里亞人以希臘字母為基礎創造了自己的字母形式,並從希臘商人那裡學會了文字書寫。但是,希臘語和伊特魯里亞語並沒有實質上的聯繫,它有一些特殊的語音符號對伊特魯里亞人的發音習慣有障礙,於是伊特魯里亞人就用一種全新的語音符號將其取代。

  研究伊特魯里亞字母表的重要資料,是現存於佛羅倫薩考古博物館的來自馬西利納阿爾伯格納的象牙板。它是公元前8世紀末或公元前7世紀初的產物,包括了全部26個字母的伊特魯里亞字母表,按照從右向左的順序書寫。它們按照閃米特字母的順序,增加了在希臘字母表一節中已經提到的額外的4個希臘字母。早期的伊特魯里亞字母表最後有所變化。它廢棄了一些字母,直到變為包含20個字母的標準形式,即4個母音a、 e、 i、 u,和16個輔音,包括在希臘字母中已經不再使用的digamma和san。

  人們在看到這些這些字母的第一眼時,會認為它們象徵著一種地位。在出自富人墳墓的一些文物上,有時會發現新的字母。這說明在當時社會,字母是尊嚴的象徵,大概還是一種有魔力的文字。

  後來,字母幾經演變,漸漸被義大利其他民族所接納,尤其被羅馬人拿來使用。之後,歐洲西部大部分地區又從羅馬人那裡接觸到它,一直將這種字母用到了今天。同時,義大利北部居民還把這些字母帶到了歐洲日耳曼部落,最後這些字母發展成了今天的如尼文字,斯堪的納維亞人一直都使用這種如尼文字。

  對伊特魯里亞語的研究雖然並沒有徹底弄清這種語言的起源,但研究者們指出,伊特魯里亞語不屬於印歐語系,它和希臘語、高盧部落的凱爾特語、拉丁語或其他一些早期義大利語都不相同。另外,也無法找到一種已知的語言文字可以和它類比。也正因為如此,至今人們一直無法完全破譯伊特魯里亞語。這種神秘的語言至今對我們還有如「天書」,等待著後人的繼續探索。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