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解放黨

標籤: 暫無標籤

12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被中亞各國和俄羅斯宣布為在其境內活動的極端組織之一,認為它的極端和暴力傾向,並對其進行嚴密打擊。其秘密總部可能在約旦,「基本上是一個泛伊斯蘭秘密社團。自身認為是一個準政黨組織,主要成員是貧困群眾,主張通過「和平的聖戰」而非暴力在中亞建立哈里發伊斯蘭國家。但其主張過於苛刻和具有事實上的極端性。

 

伊斯蘭解放黨 -極端組織

最近,吉爾吉斯斯坦宣布在其境內活動的「伊斯蘭解放黨」(簡稱「伊解」)為極端組織,並且禁止其在吉境內活動,吉還指控該組織應對最近在比什凱克和奧什發生的兩起爆炸事件負責,認為這個極端恐怖組織對吉國家穩定和領土完整構成了現實威脅。吉是中亞國家最後一個宣布「伊解」為極端組織的國家。

伊斯蘭解放黨 -自我辯白

二十多歲的阿列克塞(化名)是「伊斯蘭解放黨」的骨幹成員。他大學畢業后沒有找到工作,便「憤然」加入了這個組織,並由於受過良好教育而成為骨幹。他11月25日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稱,吉爾吉斯斯坦政府將該組織宣布為非法組織是錯誤的,是對伊斯蘭運動的鎮壓。他還比較詳細地透露了該組織的政治主張和行動綱領。
    阿列克塞說,伊斯蘭解放黨不是恐怖組織,同「基地」組織、塔利班和中亞地區的烏茲別克伊斯蘭運動武裝集團沒有聯繫,它更像一個「不採取具體行動的政黨」,像一個龐大的說教機器。該組織領導人基本上是「隱形人」,只通過大量書籍、小冊子和傳單,還有海報和晚上塞在居民門下的「夜信」宣揚主張,動員民眾。現在中亞地區有10萬名成員,大部分是貧困的群眾。
    在政治方面,該組織主張嚴格按照伊斯蘭教來建立一個獨立的國家。阿列克塞稱,「伊解」認為民主及資本主義都是「腐朽的西方觀念」,必須拋棄;美國、英國和以色列都是「邪惡的化身」,應該把他們趕出中亞;電影、音樂、現代藝術、錄影、速食和網際網路聊天室只能招來罪惡,絕對應該予以禁止;婦女出門必須將自己遮掩起來;基督徒和猶太人只有在他們自己的社區才可以喝酒;將阿拉伯語作為未來的國語;諸如佛教和印度教等「異教」以及伊斯蘭中除遜尼派以外的其他派別如什葉派都應被禁止,非穆斯林有兩個選擇:要麼加入哈里發國家,要麼付稅,否則就會遭到哈里發的軍事打擊。「這就是未來的伊斯蘭世界」。

伊斯蘭解放黨 -今後道路

    今後如何行動?阿列克塞稱,該組織主張通過「和平的聖戰」而非暴力在中亞建立哈里發伊斯蘭國家,現在「所有中亞人民反抗的政治時機已經成熟」,該組織主張分兩個階段建國,第一階段,中亞國家、阿富汗等地區將聯合成為一個哈里發國家;第二階段,將世界其他伊斯蘭國家和地區統一到這個哈里發國家裡。由伊斯蘭委員會推舉的哈里發將像歷史上的成吉思汗那樣控制整個政治體系、軍隊、經濟和外交;對拒不服從的異教徒進行「聖戰」。
俄與中亞國家嚴厲打擊
    但是,俄羅斯和中亞國家卻堅定地認為,「伊解」是徹頭徹尾的極端宗教和恐怖組織。這些國家近來繳獲了許多該組織印發的小冊子,從中可以明顯看出它的極端和暴力傾向。「伊解」的宣傳材料聲稱,伊斯蘭世界及全球都面臨著威脅,只有哈里發才能拯救世界,而只有開展「聖戰」才能建立哈里發。
    「伊解」的秘密總部可能在約旦。「伊解」基本上是一個泛伊斯蘭秘密社團,由流亡的巴勒斯坦人納布哈尼1953年建立。納布哈尼曾就讀於著名的開羅阿茲哈大學,其作品仍極具影響力:對「伊解」來說,他的話就是金科玉律。他憎恨西方將「腐朽的民主制度」強加於穆斯林國家,主張通過武力發動「聖戰」。同時還顯示,「伊解」不是鬆散而是紀律嚴明的組織,這個組織的戰略戰術就是表面上宣揚非暴力,而且行動謹慎,但卻堅持認為使用暴力是正當的,當羽毛豐滿以後,這個組織最終會拿起武器,像烏茲別克伊斯蘭運動那樣,禍害整個地區的穩定。
    因此,中亞國家和俄羅斯對這個組織始終保持著高度警惕。中亞各國紛紛取締國內的「伊解」組織,嚴禁其開展活動,俄羅斯總統普京則稱「伊解」為「土匪」,俄外長稱該組織是「最為激進和秘密的極端組織,得到了國外的資助,目標是把俄羅斯及其鄰國伊斯蘭化」。甚至美國總統布希也斥其為「惡棍」,歐洲一些國家如德國因它宣揚反猶太主義而宣布它是非法組織,不允許它活動。
    哈薩克國家安全委員主席納爾泰·杜特巴耶夫最近表示,「伊斯蘭解放黨」在哈薩克的秘密活動日益頻繁,對哈薩克的安全構成了真正的威脅,哈政府將給予嚴厲打擊。今年以來哈抓捕了數十名「伊解」的成員,其中部分成員同「他們在阿富汗、伊朗、吉爾吉斯斯坦和烏茲別克的同夥保持聯繫」。
    今年初,俄羅斯正式將該組織列入恐怖組織名單之中。俄一方面與中亞國家的安全機構合作在中亞打擊這個組織,另一方面也在本國國內開展了一輪又一輪的清洗活動。這個組織在俄羅斯還專門設立了支部。今年6月,俄羅斯僅在莫斯科的一次緊急搜捕行動中,就拘捕了121名「伊斯蘭解放黨」的成員,其中55人是該組織的積極分子,包括該組織在俄支部的負責人,同時收繳了爆炸物、手榴彈和雷管及該黨的傳單和宣傳冊。
形勢不容樂觀
    「伊解」在中亞地區的活動主要集中在費爾干納盆地區,這裡是烏茲別克、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的交叉處,是一塊長不足300公里的大綠洲,人口超過一千萬,是中亞的絲綢生產中心。但是,這裡的經濟形勢卻異常嚴峻,衛生和教育服務體系正在解體,失業率居高不下,據聯合國估計,70%至80%的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這種狀況為「伊斯蘭解放黨」招募人員創造了條件。
    巴基斯坦記者哈邁德·拉希德是研究中亞問題的專家。20年來,他行遍了中亞地區,撰寫的《中亞,戰場》一書為人們敲響了警鐘。他在書中寫道,「伊解」一直帶有神秘色彩,它很少發表聲明,也很少接受記者採訪,從不讓人拍攝他們領導人的照片,他們紮根於當地的社會土壤,擁有廣泛的社會基礎,只要國際社會沒有意識到中亞的將來會影響到世界上其他地區的前途,這一地區的局勢就不會有什麼改善。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