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更新時間: 2013-08-28

廣告

民間傳說,彼拉斯齊人是古希臘最初的居民。他們的國王乃是伊那科斯。他有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兒,名叫伊娥。

彼拉斯齊人是古希臘最初的居民。他們的國王乃是伊那科斯。他有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兒,名叫伊娥。有一次,伊娥在勒那草地上為他的父親牧羊,奧林匹斯聖山的主宰一眼看見了她,頓時產生了愛意。宙斯心中的愛情之火越來越熾熱,於是他扮作男人,來到人間,用甜美的語言引誘挑逗伊娥:「哦,年輕的姑娘,能夠擁有你的人是多麼幸福啊!可是世界上任何凡人都配不上你,你只適宜做萬神之王的妻子。告訴你吧,我就是宙斯,你不用害怕!中午時分酷熱難擋,快跟我到左邊的樹蔭下去休息,你為什麼在中午的烈日下折磨自己呢?你走進陰暗的樹林,不用害怕,我願意保護你。我是執著天國權杖的神,可以把閃電直接送到地面。」
姑娘非常害怕,為了逃避他的誘惑,飛快地奔跑起來。如果不是這恢魃袷┱顧娜?力,使整個地區陷入一片黑暗,她一定可以逃脫的。現在,她被包裹在雲霧之中。她因擔心撞在岩石上或者失足落水而放慢了腳步。因此,落入宙斯的手中。諸神之母赫拉是宙斯的妻子,她早已熟知丈夫的不忠實。他背棄了妻子,卻對凡人或半神的女兒濫施愛情。赫拉的猜疑與日俱增,她密切監視著丈夫在人間的一切尋歡作樂的行為。這時,她突然驚奇地發現地上有一塊地方在晴天也雲霧迷濛。那不是自然形成的。赫拉頓時起了疑心,尋找她那不忠實的丈夫。她尋遍了奧林匹斯聖山,就是找不到宙斯。「如果我沒有弄錯的話,」她惱怒地自言自語,「丈夫一定在做傷害我感情的事!」於是,她駕雲降到地上,命令包裹著引誘者和他的獵物的濃霧趕快散開。宙斯預料妻子來了,為了讓心愛的姑娘逃脫妻子的報復,他把伊那科斯的可愛的女兒變為一頭雪白的小母牛。即使成了這副模樣,俊秀的伊娥仍然很美麗。赫拉立即識破了丈夫的詭計,假意稱讚這頭美麗的動物,並詢問這是誰家的小母牛,是什麼品種。宙斯在窘困中,不得不撒謊說這頭母牛隻不過是地上的生物,是純種。赫拉假裝很滿意他的回答,但要求丈夫把這頭美麗的動物作為禮物送給自己。現在受到欺騙的欺騙者該怎麼辦呢?他左右為難:假如答應她的請求,他就失去了可愛的姑娘;假如拒絕她的要求,勢必引起她的猜疑和嫉妒,結果這位不幸的姑娘會遭到惡毒的報復。想來想去,他決定暫時放棄姑娘,把這光艷照人的小母牛贈給妻子。赫拉裝作心滿意足的樣子,用一條帶子系在小母牛的脖子上,然後得意洋洋地牽著這位遭劫的姑娘走了。可是,女神雖說騙得了母牛,心裡卻仍然不放心。她知道要是找不到一塊安置她的情敵的可靠地方,她的心裡總是不得安寧的。於是,她找到阿利斯多的兒子阿耳戈斯。這個怪物好像特別適合於看守的差使,他有一百隻眼睛,在睡眠時只閉上一雙眼睛,其餘的都睜著,如同星星一樣發著光,明亮有神。赫拉雇了阿耳戈斯看守可憐的伊娥,使得宙斯無法劫走他的落難的情人。伊娥在阿耳戈斯一百隻眼睛的嚴密看守下,整天在長滿豐盛青草的草如上吃草。阿耳戈斯始終站在她的附近,瞪著一百隻眼睛,盯住她不放,忠實地履行看守的職務。有時候,他轉過身去,背對著姑娘,可是他還是能夠看到姑娘,因為他的額前腦後都有眼睛。太陽下山時,他用鎖鏈鎖住她的脖子。她吃著苦草和樹葉,睡在堅硬冰涼的地上,飲著污濁的池水,因為她是一頭小母牛。伊娥常常忘記她現在不再是人類了。她想伸出可憐的雙手,乞求阿耳戈斯的憐憫和同情,可是她突然想起她已沒有手臂了。她想以感人的語言向他哀求,但她一張口,只能發出哞哞的吼叫,連她自己聽了都嚇了一跳。阿耳戈斯不是總在一個固定的牧場看守她,因為赫拉吩咐他不斷地變換伊娥的居處,使宙斯難以找到她。這樣,伊娥的看守牽著她在各地放牧。一天,伊娥發現來到了自己的故鄉,來到一條她孩提時常常嬉耍的河岸上。這時,伊娥第一次從清澈的河水中看到了自己的面容。在水中出現一個有角的獸頭時,她驚嚇得不由自主地往後退了幾步,不敢再看下去。懷著對姐妹們和父親伊那科斯的依戀之情,她來到他們身邊,可是他們都不認識她。伊那科斯撫摸著她美麗的身體,從小樹上捋了一把樹葉喂她。伊娥感激地舐著他的手,用淚水和親吻愛撫著他的手時,老人卻一無所知,他不知道自己撫摸的是誰,也不知道剛才誰在向他感恩。終於伊娥想出了一個拯救自己的主意。雖然她變成了一頭小母牛,可是她的思想卻沒有受損,這時她開始用腳在地上劃出一行字,這個舉動引起了父親的注意。伊那科斯很快從地面上的文字中知道站在面前的原來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天哪,我是一個不幸的人!」老人驚叫一聲,伸出雙臂,緊緊地抱住落難女兒的脖頸,「我走遍全國到處找你,想不到你成了這個樣子!唉,見到了你比不見你更悲哀!你為什麼不說話呢?可憐啊,你不能給我說一句安慰的話,只能用一聲牛叫回答我!我以前真傻啊,一心想給你挑選一個般配的夫婿,想著給你置辦新娘的火把,趕辦未來的婚事。現在,你卻變成了一頭牛……」伊那科斯的話還沒有講完,阿耳戈斯這個殘暴的看守,就從伊那科斯的手裡搶走了伊娥,牽著她走開了。然後,自己爬上一座高山,用他的一百隻眼睛警惕地注視著四周。宙斯不能忍受姑娘長期橫遭折磨。他把兒子赫耳墨斯召到跟前,命令他運用機謀,誘使伊那科斯閉上所有的眼睛。赫爾墨斯帶上一根催人昏睡的荊木棍,離開了父親的宮殿,降落到人間。他丟下帽子和翅膀,只提著木棍,看上去像個牧人。赫耳墨斯呼喚一群羊跟著他,來到草地上。這兒是伊娥啃著嫩草、阿耳戈斯看守她的地方。赫耳墨斯抽出一枝牧笛。牧笛古色古香,優雅別緻,他吹起了樂曲,比人間牧人吹奏的更美妙,阿耳戈斯很喜歡這迷人的笛音。他從高處坐著的石頭上站起來,向下呼喊:「吹笛子的朋友,不管你是誰,我都熱烈地歡迎你。來吧,坐到我身旁的岩石上,休息一會兒!別的地方的青草都沒有這裡的更茂盛更鮮嫩。瞧,這兒的樹蔭下多舒服!」
赫耳墨斯說了聲謝謝,便爬上山坡,坐在他身邊。兩個人攀談起來。他們越說越投機,不知不覺白天快過去了。阿耳戈斯打了幾個哈欠,一百隻眼睛睡意朦朧。赫耳墨斯又吹起牧笛,想把阿耳戈斯催入夢鄉。可是阿耳戈斯怕他的女主人動怒,不敢鬆懈自己的職責。儘管他的一百隻眼皮都快支撐不住了,他還是拚命同瞌睡作鬥爭,讓一部分眼睛先睡,而讓另一部分眼睛睜著,緊緊盯住小母牛,提防它乘機逃走。阿耳戈斯雖說有一百隻眼睛,但從來沒有見過那種牧笛。他感到好奇,打聽這枝牧笛的來歷。「我很願意告訴你,」赫耳墨斯說,「如果你不嫌天色已晚,並且還有耐心聽的話,我很樂意告訴你。從前,在阿耳卡狄亞的雪山上住著一個著名的山林女神,她名叫哈瑪得律阿得斯,又名緒任克斯。那時,森林神和農神薩圖恩都迷戀她的美貌,熱烈追求她,但她總是巧妙地擺脫了他們的追逐,因為她害怕結婚。如同束著腰帶的狩獵女神阿耳忒彌斯一樣,她要始終保持獨身,過處女生活,但最後當強大的山神潘在森林裡漫遊時,他看到了這個女 神,便走近她,憑著自己顯赫的地位急切地向她求愛。但她拒絕了他,奪路而逃,不一會就消失在茫茫的草原上,她一直逃到拉同河邊。河水緩緩地流著,可是河面很寬,她無法蹚過去。姑娘很焦急,只得哀求她的守護女神阿耳忒彌斯同情她,在山神還沒追來之前,幫她改變模樣。這時,山神潘奔到她面前。他張開雙臂,一把抱住站在河岸邊的姑娘。但使他吃驚的是,他發現抱住的不是姑娘,而是一根蘆葦。山神憂鬱地悲嘆一聲,聲音經過蘆葦管時變得又粗又響。這奇妙的聲音總算使失望的神衹得到了安慰。「好吧,變形的情人啊,」他在痛苦中又突然高興地喊叫起來,「即使如此,我們也要結合在一起!」說完,他把蘆葦切成長短不同的小桿,用蠟把蘆葦桿接起來,並以姑娘哈瑪得律阿得斯的名字命名他的蘆笛。從此以後,我們就叫這種牧笛為緒任克斯。」
赫耳墨斯一面講故事,一面目不轉睛地看著阿耳戈斯。故事還沒有講完,阿耳戈斯的眼睛一隻只地依次閉上。最後,他的一百隻眼睛全閉上了,他沉沉昏睡過去。現在赫耳墨斯停止吹奏牧笛,他用他的神杖輕觸阿耳戈斯的一百隻神眼,使它們睡得更深沉。阿耳戈斯終於抑制不住地呼呼大睡,赫耳墨斯迅速抽出藏在上衣口袋裡的一把利劍,齊脖子砍下他的頭顱。伊娥獲得了自由。她仍然保持著小母牛的模樣,只是已除掉了頸上的繩索。她高興地在草地上來回奔跑,無拘無束。當然,下界發生的這一切事都逃不了赫拉的目光。她又想出了一種新的折磨方法來對付自己的情敵。碰巧她抓到一隻牛虻。她讓牛忙叮咬可愛的小母牛,咬得小母牛忍受不住,幾乎發狂。她驚恐萬分,被牛虻追來逐去,逃遍了世界各地。它逃到高加索,逃到斯庫提亞,逃到亞馬孫部落,逃到博斯普魯斯海峽,逃到阿瑟夫海。她穿過海洋到了亞洲。最後,經過長途跋涉,它絕望地來到了埃及。在尼羅河河岸上,伊娥疲憊萬分,她前腳跪下,昂起頭,仰望著奧林匹斯聖山,眼睛里流露出哀求的目光。宙斯看到了她,深深感動了,頓生憐憫之情,他即刻來到赫拉那裡。他擁抱她,請她對可憐的姑娘大發慈悲。姑娘雖然迷途在外,他說,她沒有誘惑他,她是清白無辜的。他指著神衹立誓的斯提克斯河,即陰陽交界的冥河,向妻子發誓,以後他將放棄對姑娘的愛情,不再追求她了。就在這時,赫拉也聽到小母牛朝著奧林匹斯聖山發出求教的哀鳴聲。這位神衹之母終於心軟了,允許宙斯恢復伊娥的原形。宙斯急忙來到尼羅河邊,伸手撫摸著小母牛的背。奇迹立刻出現了:小母牛身上蓬亂的牛毛消失了,牛角也縮了進去,牛眼變小,牛嘴變成小巧的人的雙唇,肩膀和兩隻手出現了,牛蹄突然消失,小母牛身上,除了美麗的白色以外,全都消失了。伊娥從地上慢慢地站起來。她重新恢復了楚楚動人的美麗形象,格外令人憐愛。就在尼羅河的河岸上,伊娥為宙斯生下了一個兒子厄帕福斯,他後來當了埃及國王。當地人民十分愛戴這位神奇地得救了的女人,把她尊為女神。伊娥作為女君主統治那地方很長時間。不過,她始終沒有得到赫拉的徹底寬恕。赫拉唆使野蠻的庫埃特人搶走了她那年輕的兒子厄帕福斯。伊娥不得不再次到處漂泊,尋找她的兒子。後來,宙斯用閃電劈死了庫埃特人,她才在衣索比亞的邊境找到了兒子。
 她帶著兒子一起回到埃及,讓兒子輔佐她治理國家。厄帕福斯長大后娶門菲斯為妻,生下女兒利彼亞。利比亞地方就以她而得名,因為厄帕福斯的女兒曾經有過這個名字。厄帕福斯和他的母親在埃及受到人們的尊敬和愛戴。在他們死後,為紀念他們,埃及人為他們建立廟宇,把他們當作神來崇拜,她是伊西斯神,他是阿庇斯神。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