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加利亞

標籤: 暫無標籤

16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對得起良心的著作


  埃蒂耶納·卡貝在法國波旁王朝復辟時期,曾經是秘密革命團體燒炭黨的成員,參加過1830年的七月革命;后因為反對七月王朝,被迫流亡英國9年。9年裡,他受歐文影響,長期與當地無產階級運動者為伍,以至於9年後回到法國時,已經成了「一個最有聲望然而也是最膚淺的共產主義的代表人物」(馬克思語)。回到巴黎后,卡貝用3年時間寫成此書,隨即在無產階級陣營聲名鵲起,成為當時無產階級爭相崇拜的人物。我們現在所熟知的「各盡所能,按需分配」、「一人為大家,大家為一人」便是出自此書。馬克思和恩格斯流亡巴黎時曾結識卡貝,並在他們後來的著作中多次引用卡貝的著作,《共產黨宣言》更專門論及此書。儘管後來馬克思和恩格斯對卡貝的思想多有批評,但終究不能否認卡貝對他們的影響。


  《伊加利亞旅行記》以小說形式寫成,但這本書在文學史上毫無地位,反而被視為政治、經濟、哲學、法律的經典。這本書的寫成,卡貝經過了長期的勞動、浩繁的研究和不斷的思考,所以,在寫成之後,卡貝宣稱這本書「僅僅讀一遍是不夠的,需要多次地閱讀,經常反覆地閱讀,並加以仔細的研究」。因為「我在良心上感到安慰的是,這部著作是我對人類最純真最熱烈的愛的產物」。


  上帝所許諾的聖地


  那麼,卡貝的「理想國」到底是什麼樣的呢?卡貝說:「這是一個異常美好和充滿奇迹的國度,上帝所許諾的第二聖地,《聖經》中的伊甸樂園,神話中的仙境,一個新的人間天堂。」


  卡貝的聖地是相對於舊的資本主義社會而言的,他說,在舊的資本主義社會裡,「財富與福利極端不平等,私有權和貨幣造成社會弊病,法律是由貴族或者富人來制定的,軍隊、監獄和警察則是報復與壓迫人民的工具」,凡此種種,所以必須要「根除和消滅不平等制度及其產生的根源,代之以能給人類帶來幸福的平等制度」。這個平等制度下的社會就是「沒有剝削、人人平等和人們自願聯合起來的伊加利亞共和國」。在這個共和國里,「每個人在權利、義務上完全平等;生產資料和消費資料實行社會所有;實行完全的計劃經濟;消費品實行『按需分配』;即主權屬於人民,由人民代表大會代行人民的主權;立法和行政分離並且後者從屬於前者……」


  儘管後輩的共產主義者們對這些空想主義的前輩們頗多批評,但不可否認的是,正是這些先輩們的學說,才奠定了共產主義的基石。


  非暴力的空想主義


  幾乎所有的空想共產主義者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崇拜和宣揚非暴力。卡貝也同樣,在《伊加利亞旅行記》第二部分,卡貝詳細論述了怎樣建立一個共產主義社會,以及一個古老龐大的國家如何改造成共產主義社會,他說:「我由衷地確信,這樣一個轉變絕不可能依靠暴力和強制一蹴而就,而只能通過對公眾輿論、對全國人民進行勸導和說服,逐步地、漸進地加以實現。」


  空想共產主義者崇拜非暴力,這恐怕也是他們被稱為空想主義的一個原因,卡貝想要依靠「勸導和說服」來實現他的理想,但在實現之前,他用一個「過渡政權」來管理國家,而且這個過渡政權「是一個採納了共產原則的民主政權,它致力於培養共產主義社會的第一代人,使窮人富裕起來而又不剝奪富有者」。


  卡貝試圖用非暴力運動來實現他最終的共產主義和共同富裕,不能說不是他的天真。馬克思說:「這種共產主義只不過是人道主義原則的特殊表現,它還沒有擺脫它的對立面即私有制存在的影響。」馬克思說卡貝是「最有聲望然而也是最膚淺的共產主義的代表人物」,恐怕也是這個原因。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