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奧特

標籤: 暫無標籤

8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伊利奧特Charlotte Elliott(1789—1871)是一位英國詩人。她在教會中是一個非常特殊的詩歌作者,終其一生大半時間都被困於嚴重疾病中,深受痛苦和折磨。按人看,她的環境和性情,實在不能為主作什麼。但神恩典的奇迹仍把她製作成一個貴重的器皿,而被主重用。在神兒女中光芒四射,使多少聖徒都因她而得著幫助。

伊利奧特CharlotteElliott(1789—1871)

 

伊利奧特 -〖詩人小傳〗

  伊利奧特在教會中是一個非常特殊的詩歌作者。終其一生大半時間都被困於嚴重疾病中,深受痛苦和折磨。按人看,她的環境和性情,實在不能為主作什麼。但神恩典的奇迹仍把她製作成一個貴重的器皿,而被主重用。在神兒女中光芒四射,使多少聖徒都因她而得著幫助。

  她出生於一七八九年三月十八日,於一八七一年九月二十二日去世。她是CharlesElliott的第三個女兒。她父母在Clapham和Brighton的教會中非常有影響力。她母親是Rev.HenryVeen的一個最大女兒。這HenryVeen也是當代宗教醒覺運動中的一個帶領者。她的哥哥Rev.H.U.Elliott和E.B.Elliott都在他們的工作和行為上被人所稱頌。

廣告

  當她年輕的時候,常被一些特別愛她、欣賞她那超然想象力的朋友們請到遠方去遊玩。她那堅強的意志和優越的素質,以及敏銳的感覺,可從她的詩歌中流露出來。這一切的特點,再加上她不平常、充滿智慧的談論,使她成為一個在社交生活中的特別人物。因此她常有機會碰到一些當時著名的文人和作者。這些多采多姿的生活是十分令人羨慕而充滿誘惑的,但另一面對她屬靈生命,卻構成相當的傷害和高度的危險。

  但神早已為他使女選擇並預定了更好的道路,是為了把她從這樣危險而充滿誘惑的生活中,帶回到神的面前。因此在一八二一年,伊利奧特就開始因病躺卧床上。由於這個疾病對她健康的打擊,使她那五彩繽紛的人生瞬息間如過眼雲煙般的幻滅了,並使她的前途充滿了黑雲而暗淡無光,由於她那些屬靈生命的幫助者,對主的恩典也認識不夠,使她屬靈的觀念與感覺更加陷入混淆不清的光景。在這種情形之下,使她更傾向並專註在她心中的那一份邪惡天才的發展,加上她對神在耶穌基督里恩典的豐滿與自由完全無知,使她內心更加充滿了痛苦,並對於救恩更是一無把握。

廣告

  終於一個大的轉機日子來到。在神的安排下,於一八二二年五月九日,在她父親日內瓦的家中,她認識了該撒馬侖醫生,這一次的相遇使她從他那裡清楚了神的救恩。以後他們繼續通信達四十年之久,這件事成為她一生最大的祝福。在他們相晤后的第四天,她收到他寫來的第一封信,裡面說:「親愛的朋友:主耶穌的愛是充滿並彰顯在他自己的一切工作裡面,他的同情與慈愛比穹蒼還要高,他是完全信實的一位。除非我們被神的恩典改變與更新而轉向主自己,這些都是我們很難相信而接受的,並且是超乎我們想象的。親愛的朋友,只有真誠、不斷而安靜的注視耶穌基督的十字架,這是比一切其他的事更重要而有幫助的。只有這樣才能使我們摸著『永遠』,認識這一個神聖的生命,並一直提醒我們,主是如何的愛我們,他是我們的喜樂,他看顧引導保護我們。並且我們也確確實實相信,無論任何時刻,主耶穌都一直是我們的良友。他的恩典四周圍繞著我們,他的聲音不斷的吩咐我們要在他裡面喜樂並且成聖。就像一個小孩居住在他充滿喜樂的大愛當中,一直重複不斷的對自己說:『噢!我的魂啊!噢!我的魂啊!你一定要住在神聖的平安當中,並要時時稱頌你的神,而且一直保守在這種情況當中。』這對我們方叫做生命,否則我們就不是活在屬靈的生命當中。不管我們活在人的世界或天上的世界里,屬靈的生命並不是藉著我們自己的意志所能做成的。只有直接靠著神的大憐憫和他白白賜下的權能有以致之。只有人接受主的呼召,並且渴慕來認識他。他就有這個權柄來要求以上所說一切神的祝福。及當我們對真理還是懵懂無知時,我們常會落在一種愚笨的錯誤里。我們常會誇讚我們自己,覺得在我們這樣的生活當中有許多的滿足、喜樂以及平安。在一生的路途當中,我們常常榮耀自己,但殊不知一切從人而來的榮耀和稱讚都不過像浮沙一般地虛無飄渺。即使那些令我們欽羨的知識也不過是一些海市蜃樓或空中樓閣罷了。撒但經常利用這必朽壞的世界來贏得我們不朽壞的靈魂,使我們受欺騙被捆綁,跌入更深的毀滅當中,這樣的靈魂只是一個活在痛苦中、失去安息、長久軟弱、充滿眼淚、不斷嘆息而又後悔莫及的靈魂。可是儘管如此,我們因那不能滿足的慾望使我們仍舊不能不去追求這個短暫的世界。但主自己是永遠超過以上所說的人們的一切無知及幽暗。他的名又稱為救主。他不因著我們的卑賤而責備毀滅我們的靈魂,反而赦免我們,把一切罪過帶到他自己面前,並使我們的生命在他自己裡面得以保全並恢復。

廣告

  我親愛的朋友,主會藉著他自己的話語照亮你的靈魂,今天起你可以滿有把握的說:『我已經找到了彌賽亞。』並且也能夠因主的榮面而喜樂。同時主的話也已明確地告訴我們,他已成為我們榮耀的產業。尤其在這幾天內要因著你把自己奉獻給主而有大喜樂,且要被喜樂所充滿。哦!我要奉你那救贖主你的君王的名為你祈禱,叫你離開馬大卑賤的職分,讓你能安靜坐在救主腳前聆聽他的聖言。

  親愛的伊利奧特,請你立時把那捆鎖砍斷,否則你要費太長的時間來釋放自己。要一刀兩斷,這是一個很小的損失,你的面前是無窮的海洋,就是神的靈和永遠。」

  馬侖先生是一位在屬靈生命里很深很熟練的醫生,他很小心的診治她的傷處,並把她所有的憂慮都帶到那真實的治療上——簡單的相信主自己的話,並叫她注意到一節聖經:「凡饑渴的都要白白取生命的水喝……」「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在他的教導里滿有膏油,使她靈里疲乏和一切重擔都忽然卸下。從這以後,她的信心再沒有被搖動過。有時她可能會因著身體上的痛苦或對最終死亡時的那種不能想象的畏懼而感到害怕。但在她絕大部分的時間裡,她都是充滿亮光和喜樂。無怪乎她經常見證道:「我深知我所信的是誰,並知道他能保守我所信託他的,直到那日。」

廣告

  在未遇見馬侖醫生以前,她所著的書既多而又雜亂。馬侖醫生立刻感覺到這一方面對她屬靈生命的危險性,勸她把她所喜愛的著作放在一邊,而把自己關閉在從未經歷過的讀經禱告生活上。

  聖經上的真理,開始不斷地印在她的心版上。她發現聖經遠比一切人類知識所發出的所謂高度智慧更能滿足她的心,並且能訓練她的思想,見到裡面的精意是如此的真確豐富。尤有過之,她發現到聖經裡面的話是那樣充滿能力,對她裡面的靈說話,是那麼準確地刺透她那方寸間的思想意念。神在她身上所給予的對付是那麼的明顯。靠著那白白的賜恩者,從那一次開始,她的興趣轉移到聖經上,而使神的話成為她一生最喜悅的伴侶,也成了她最基本的學習。每一天每一夜都不斷不斷的默想神的話,甚至到一個地步,她能說:「神的話都比金子更可羨慕,且比極多的精金可羨慕;比蜜甘甜,比蜂房下滴的蜜甘甜。」此後她把她所有的努力完全奉獻給主。她如今寫作只有一個目的——榮神益人。

廣告

  在這以後三、四年中,每一個冬天,疾病對她來說都是一個最大的痛苦和試煉。夏天一到則稍感舒適些。每年她都趁著這一段較少痛苦的時間,安排了許多旅行,訪問聖徒。到了一八二九年,疾病更加沉重。甚至可能無法離開她的卧房。翌年夏天,人們以為藉著旅行、新鮮的空氣、美麗的戶外風景及醫藥的治療,可給她很大的幫助。因此就安排讓她離家一段時間。當時她身體軟弱得甚至連下樓都要人扶著,也必須有人扶她上車。在此情景中,她說了下面這段話:「前幾個月,我稍微相信我有一點點進步,我那位天上的醫生給我的『藥方』對我最有幫助。我為這病,不知流了多少眼淚,經過了多少次無用的掙扎,甚至幾乎使我從天父的面光中退去,並毀掉與神之間所立的約。但如今這種掙扎已過去了。惟有他知道我身體的軟弱,和我所能忍受的痛苦。他使我能克服這一切,並不使我有絲毫怠惰和放縱的機會。每天早晨他就用他的話來複興我、激勵我:『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我也相信他使我有這樣一顆心志,並且使我所忍受的一切痛苦和試煉成為祝福。使我被拯救脫離心中的愛好,並使我越過越渴慕於生命中的改變和靈、魂、體的成聖。這幾個月內我和幾個最要好的朋友隔離,而活在那幽靜孤獨的生活里,但在我靈深處卻充滿了神的平安。這平安有如江河一樣漸漸充滿而漲溢——使我感到他因著愛而赦免我一切的罪,因著磨鍊潔凈而產生那榮耀的盼望。這一次的開啟使我更感到這是我一生中最喜樂的寶貴的時刻。以往那充滿了動蕩,騷擾和情緒起伏的日子都已成為歷史陳跡,心中深深體驗到我如同一個已經死了的人——一個在家中最不重要,最孤寂的人——這感覺領我更加親近主,成為我如今最大也是惟一的滿足。」

廣告

  在一八三五年,她的健康大有進展。因此她邀請了幾位最要好的蘇格蘭朋友跟她一起去德格門斯旅行。她曾這樣記下:「當我們路過推德時,就入城遊覽,那在我心中渴慕已久的願望已從主那裡得滿足。這屬地的一切於我又有何關?沿途這喜樂的感覺與對主的感激混合在一起,他在我這短短的旅程中,不斷地賞賜給我極為豐富的享受和甜美的交通。這一切久藏在我內心的感覺,使我從每一件事物里蒙受那無比的祝福,叫我不住地因主的愛而流淚,這樣就更加把我帶到主面前。對神在我身上奇妙精巧的工作現在不是埋怨而是欣賞。他是我們的創造者,也是我們的救贖主。是我們所敬拜的,也是我們的安慰者。每當我觀賞山水及一切原野動物時,這一切都能使我享受並安息在神聖的平安中,心中便不由自主的會想到『讚美禰的大工,禰的聖民都要敬拜禰,因禰的榮耀、國度、權柄與大德都已向人類彰顯出來。』每當這一感動來到時,心中便因主的大祝福而充滿喜樂。我實在看到主祝福的異象和看到他是我的救主。並且他常對我發出慈愛的聲音:『我與你同在,並使你得安息。』這一異象給我一個甜美的確據,確信他就在此時此地在我的靈里作了仁慈而偉大的潔凈工作。每當我因身體的痛苦或因我的景況發愁時,我便對自己見證說這一切都不能攔阻我奔走天家的路程。這條路是何等的安穩,相反的這一切的痛苦乃是被神計劃叫我的路程縮短,我是何等的渴望早日離開這充滿了失敗與攔阻的世界而到那更美好的天家去。這天上的家鄉是我現在存活日子惟一憑信心而有的喜樂。」

  伊利奧特另一特點就是她是個堅強的代禱戰士,不但為她自己親戚朋友禱告,同時她更為一些與她隔離很遠而在痛苦煎熬的人們禱告。

  在一八三六年的年底,她病得相當嚴重,結果她就計劃出去易地休養一段時間。以後當她回憶這一段日子時真是她最享受主的時日。她寫著說:「我一個人坐在一個很舒適的客廳里,我經歷主的愛如同強烈的火焰充滿我的心。他的靈正像一陣狂風暴雨之後帶來了豐盛的雨水,傾倒在我的四周。神的聲音如雷電閃光一樣,神的同在如同蔚藍的天空。雨後的平靜與翠綠的樹葉相映,正如同神的平安是那樣有力的充滿我的心。整個自然界是那樣的肅穆平靜,似乎對他充滿了敬畏,因為他的聲音震動了整個世界。

  「每當我能夠單獨服事主時,對我而言是多麼的快樂,即使我經常有那些不能克服不能忍受的痛苦。自從我進入這個階段,我就有充分的時間來享受主,並且不斷地從掙扎和痛苦中向前。我不時被一種思想所充滿,就是我們在世的路程是那樣的短暫,並且充滿了疲乏和痛苦,但是每一個痛苦與挫折都是要把我們更帶近天家。主是應當被稱頌的,沒有一個能不因著他的同在雀躍歡呼的,也沒有一個能不被他領入他豐盛的恩典中,這一切的一切都叫我們的靈喜樂。即使外面的痛苦限制了我們的身體,但裡面的靈仍是充滿了喜樂。我自己也因我心靈上所得的奇妙安慰而感到驚訝,儘管有身體上的軟弱和難處,但主裡面甜美的享受卻是所有問題的解答,也成了我所確信的憑據。並且我能說每一件事物也一定是美好的,一切的痛苦即將過去,那永遠的榮耀正在被帶進來。這亮光將我喜樂地帶過那段日子,我深信主一定會答應我虔誠的禱告,所有平安的果子,將會使我得稱為義,在我未離世之前,主的榮耀能在我身上不斷地彰顯出來,他的靈已成為我的靈。我不僅願接受這些痛苦與試煉,而且更因著這些而感謝他,因我相信這一切都與『使我成聖』有關係的。」

  在一八四一年,伊利奧特的嫂嫂去世。接著她的母親也因重病離世了。在一八四三年以後的一年內,兩個姊妹也相繼逝世,這些給她帶來了不少的打擊,這時她的信心開始動搖,常對人說她的病不能好了。同年她寫了一封信給她哥哥姐姐,但這一封信一直藏著而未寄出,直到一八七一年當她被神接回天家時才被發現的。「當你們讀到這一封信時,我們在地上的甜美關係已暫告一段落,不過即使我那多經痛苦的身體靜卧在墳墓中,也不過是使我的靈魂脫離這軀體的捆綁,飛入與神永遠相連的榮耀中。我迫切的希望與在喜樂中深信,因著這些痛苦經歷的潔凈,到那時能使我在主的寶座前聖潔無瑕疵。我悲悼的日子已經完了,所以我親愛的哥哥姐姐,不要為我流淚了。要想到我所得著的是那永遠的救恩,永遠的赦免,永遠的聖潔和喜樂,再加上那永遠的愛。藉著這愛、血以及恩典使我折服,並且敢說沒有一件事物能使我與他分開。再也沒有任何事能叫我感到難以忍受的了,我已被釋放而進入他那奇妙安穩的避難所。」

  在她生活末了的一段日子,她常有一個習慣,就是在睡前和醒來之時,不斷而重複地讀一段固定的經節,這樣作最能適合她當時的需要。她稱為——早晨和晚間的天梯——雅各的梯子一樣。

  伊利奧特常說她之所以能得著這奇妙生命的改變,實在是她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我們可以注意到她常以柔和順服的態度來接受這一切嚴厲的管教。在主面前這是何等美麗的光景。在那種病痛纏身的日子裡,她仍然能以一首著名的詩歌〈主旨得成〉來表達她對神旨意的順服。

  她最後一次起床離家旅行是在一八六七年。她的身體漸漸衰弱下去,家人都覺得需要儘力的照顧她方行。從此她沒有再離開過家,連上下樓梯都要人把她放在椅子上抬著走。一八六九年的秋天,她全身突然浮腫得很厲害,痛苦的攻擊叫她很快的把全身的餘力都消耗殆盡。醫生對她的病情宣告絕望。在這兩三天當中,所有在她床邊看見她的人見她沉睡不醒,是如此的衰弱,沒有人敢說這是否就是永眠。感謝主!在這段時間中,她居然又寫了一首感人的詩:

  我所親愛,請別哭泣,
  我將與你暫分離
  如此暫別,請勿淚滴,
  因我與你仍心繫

  夕陽幾度,西山斜移,
  瞬即再聚永不離
  地上歡聚,相悅相愉
  愛中交往何甘怡

  天家等待,我們前去
  更深聯合樂何如
  無人無物,能夠分開
  如此愛索永相系

  溫柔感覺,甜美細嫩
  多年扶持微弱身
  愛與安慰,醫治宏恩
  仍助生命微火焚

  最終時刻,現已降臨
  「銀鏈」將斷復何驚
  吾心所愛!請勿流淚
  匆使哀傷纏且悲

  黑雲密布,幽暗之內
  堅固我信使勿墜
  使我盼望,勇敢抬頭
  中流砥柱永不退

  我正息他,溫柔膀臂
  遠勝一切強有力
  今將重擔,悉數放棄

  天光指引克崎嶇
  讓我平安,卧主懷裡
  惟此方有永安息

  從這開始,她是完全的被限制在床上活動。她惟一簡單的盼望就是讓主的榮耀在她裡面彰顯出來。無論或生或死,順利苦難,都是出於他聖潔的旨意。她惟一的態度是單純而堅強地倚靠他的話和他的工作。

  在以後的幾年內,她生活的座右銘,可簡單的在下面這幾句字行中表明:

  噢!主耶穌,願我屬禰
  真實全能,光明實際

  信心異象,同在四溢
  遠勝外界,肉眼所見

  我愛!更親更近更密
  遠超今世,最美聯繫

  有一段時候,她因身體軟弱而不能再去她所喜愛的教堂聚會,她常說:「主的話是我的殿,它是永遠向我打開,更有一位大祭司,是我永遠的居所,他是永遠在等候來接受我,我可向他認罪,向他獻上感恩,向他獻上讚美的詩歌。在那裡有主的應許,和聖徒的總會。這世上的一切都沒有價值,只是在主那裡我才能找到我所要的一切。」

  在她八十一歲時,她寫給她姊姊的一封私人信件中說:「我覺得像我這麼大的年齡,只需要三件事——偉大的信心,偉大的忍耐,和偉大的平安。此時我們要面對現實,接受任何來臨的事,我堅決的相信良善和憐憫如兩個引導我一生道路的天使一樣,每時每刻,無論在任何環境下都隨著我們,藉著兩位天使的引領,可使我們應付一切的困難,且不斷的給我們安慰,它們常在我耳旁微聲的說:『不要懼怕,因我與你同在——不要驚慌,因我是你的神。』我們可能會分開一段時期,但是他已應許永不離開我們,也永不放棄我們。」

  當她在離世前的兩星期時,她曾說:「我們下一次見面是在那羔羊婚筵上。」

  當人們給她重複讀一句經節說:「你(們)心裡不要憂愁」(約14:1)。她會很快的回答說:「但我的心並不憂愁。」又說:「我的心充滿了神的聖言。」這些主的話在她經過死蔭的幽谷時,給她極大的支持和幫助。

  她最後一次有知覺的表情是在她去世的那一早晨。她姐姐在那一天中重複的給她讀一節聖經說:「你的眼必見王的榮美,必見遼闊之地。」(賽33:17)她拍著手,眼睛向天觀看,在她面容上顯出榮耀的光輝,表示她已完全的進入這句話語裡面,並且看到那榮耀的異象。在九月二十二日晚上十點鐘,她便滿有平安地安息在主裡面,臉上毫無絲毫痛苦或掙扎的表情。

 

伊利奧特 -〖詩歌介紹〗

  在伊利奧特所作的諸多詩歌中,我們在此錄下她最有名的三首詩歌作為代表。

  —、〈照我本相〉
  「JustAsIAm」
  (《聖徒詩歌》第628首)

  (一)照我本相,無善足稱,惟禰流血,替我受懲,
     並且召我就禰得生,救主耶穌,我來!我來!

  (二)照我本相,不必等到自己改變比前更好;
     因禰寶血除罪可靠,救主耶穌,我來!我來!

  (三)照我本相,反覆不定,疑信參半,如浪不平;
     內有掛慮,外有惡行,救主耶穌,我來!我來!

  (四)照我本相,貧、瞎、可憐,我真需要禰的恩典,
     除我噁心,開我盲眼;救主耶穌,我來!我來!

  (五)照我本相,禰肯收留,賜我生命,赦我愆尤;
     禰既應許,必定成就,救主耶穌,我來!我來!

  這首詩歌在教會中一直被認為是極少數最能摸著人心的感人詩歌之一。許多教會在崇拜聚會或佈道大會結束前的「決志呼召」時,總是一遍又一遍地唱出這首詩歌。多少痛苦的靈因這首詩歌得救,多少軟弱的人,因這首詩歌而復興。這首詩已唱了近兩百年,神的兒女們還要不斷地唱下去,直到主的再來。

  二、〈醒而禱〉

  (一)聖徒休息時未到,請聽恩主在宣告;
     四圍仇敵正環繞,醒而禱!

  (二)撒但魔鬼仍嘶叫,黑暗之中群肆躍;
     等候進攻瞬間到,醒而禱!

  (三)屬天甲胄披戴好,日以繼夜束腰;
     惡者伏擊幽暗道,醒而禱!

  (四)聽得勝者聲揚高,戰爭道路已明標;
     千萬聖徒同心照,醒而禱!

  (五)聽主聲音發令號,愛主之人同遵照;
     愛主話語如珍寶,醒而禱!

  (六)勝敗敬醒為倚靠,得失禱告神引導;
     萬事關鍵集此鑰,醒而禱!

  三、〈主旨得成〉

  (一)我神我父,當我飄零,
     世途崎嶇,遠離天庭,
     教導我心,深處發聲。
     「主旨得成。」

  (二)主若召我,舍諸福樂,
     我所珍愛,原非屬我,
     今主取回,我豈敢奪。
     「主旨得成。」

  (三)悲傷痛苦,使我喟嘆,
     親朋好友,即將離散,
     順服是我,惟一答案。
     「主旨得成。」

  (四)軟弱心靈,靠禰賜福,
     禰靈甜美,我心常駐,
     其餘諸事,悉憑我主。
     「主旨得成。」

  (五)日復一日,新我意願,
     與主相合,除我阻攔,
     讓我時常,表白不難。
     「主旨得成。」

  (六)縱我幽徑,悲傷充滿
     容我安息,怨言不講,
     神聖禱告,上達穹蒼。
     「主旨得成。」

  這首是她在離世前,身體受了極大苦痛,疾病纏身的那段日子中,因著主的愛和恩典,叫她在經歷這些之後,仍能順服於主在她一生中的帶領。不因自己的苦難問神為什麼,且滿心盼望神的旨意在她身上得以完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