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丹 怒風

標籤: 暫無標籤

70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廣告

1 伊利丹 怒風 -人物簡介

  WAR3里的一個英雄:惡魔獵手惡魔獵手有很多位,惡魔獵手中最著名的就是IllidanStormrage,

  正確的翻譯是伊利丹·怒風,魔獸3當中的尤迪安是錯誤的翻譯,負責翻譯的NGACN站長Ediart已經坦率表示當時

他眼花,沒看清字母,所以翻譯錯了,現在已經在同樣由他負責翻譯的魔獸世界中糾正過來。

  不過尤迪安這個名字到現在應用的還是很多。下面是對他的一些介紹:

  伊利丹,年齡15036,未婚,深愛著哥哥瑪法里奧·怒風的女友泰蘭德·語風

  網路上將他的名字戲稱為一粒蛋或蛋蛋,一個取名字的諧音,另外是指他變身時(玩過魔獸爭霸和魔獸世界的人應該都知道)會先變成一團黑,頗有創意。

  種族:暗夜精靈

  最早職業:精靈法師

廣告

  轉職時間:不明

  武器

  惡魔獵手使用的武器叫做戰爭渦輪[Warglaive]。伊利丹的武器是在第一次燃燒軍團入侵時從一個叫做埃辛諾斯[Azzinoth]的惡魔手中獲得的。故名為:埃辛諾斯戰刃[AzzinothWarglaive]

  成為一名惡魔獵人,就職的部份之一包含了一點歷險。希冀成為惡魔獵人的新手必須找到一位現職的惡魔獵人來引導他或她經歷一系列複雜的魔法儀式。儀式的一部份包括:搜尋到一種特定的惡魔,把它作為祭品。這樣可以把它靈魂的一部份束縛於新手惡魔獵人的體內。然後,為了容納惡魔的靈魂,即將成為惡魔獵人的人必須用一把灼熱的魔法之刃燒毀自己的眼睛。然而值得慶幸的是,由於在成為惡魔獵人過程中被給與的力量的緣故,毀損眼睛並不會使他們成為真正的盲人,他們仍能感知到周圍的世界。同普通的視力相比,儘管會有少許的限制,但也會帶來額外的好處。

廣告

  當成為一名惡魔獵人後,你的外貌會受到影響。具體是,當某人初次成為惡魔獵人時,他們的皮膚會變得蒼白,失去色澤。然而後來,惡魔獵人的皮膚會獲得淡藍的色調,隨著時間的推移,皮膚會開始變得堅韌,從而給予他們自然的護甲。最終,惡魔獵人的皮膚會顯示深紫色。同時,惡魔獵手將失去一般人的視力,而能觀看到魔法和能量波動。

  同樣惡魔獵手也是WAR3中最受關注的英雄之一

  

2 伊利丹 怒風 -詳細故事介紹

  兄弟

  伊利丹是瑪法里奧·怒風的孿生兄弟,和他的哥哥一樣,與泰蘭德·語風在大災變前幾萬年就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與瑪法里奧不同的是,伊利丹對於德魯伊教義毫無耐心,儘管他們的老師是半神塞納留斯,他也被證實是個差生。

  雖然伊利丹在當時暗夜精靈主流的奧術魔法方面有很好的天賦。他的魔法技能並沒有顯示出來,儘管他有著暗夜精靈在分裂以前都很少見的琥珀色的眸子。琥珀色的眼睛通常被認為是一個將來可能成為偉大人物的標誌,但是伊利丹沒有表現出任何優於常人之處。伊利丹所不知道的是他的眼睛實際上表示他在德魯伊方面有著很優秀的天賦。

廣告

  伊利丹沉迷於奧術魔法中並逐漸學會了更深層的法術。但令他失望的是,月亮守衛並沒有因為他學會了高等級的魔法而接納他。不過,伊利丹仍然決定成為族人們期望的那種英雄。

  不久伊利丹找到了成為偉大人物更好的理由。在一個節日里,他看到了在人群中翩翩起舞的泰蘭德,他意識到自己愛她。在接下來的幾年裡,他深深的愛上了她的善良,她的歡笑,她的美麗和她的信仰。

  伊利丹的歡樂由於瑪法里奧愛上泰蘭德這一事實而變得暗淡了,雖然瑪法里奧在伊利丹之後才發現自己愛泰蘭德。伊利丹意識到泰蘭德必須在瑪法里奧和自己之間挑選一個作為她的丈夫。事情很簡單,雙胞胎們必須向她證明誰更有價值。

  伊利丹加倍努力掌握奧術魔法,當他敏捷的思維讓他拯救了庫爾塔洛斯·鴉冠時他感到非常興奮。感激的領主冊封伊利丹為自己的私人法師並對他的勇氣和魔法十分讚賞。

廣告

  不幸的是,這隻幾乎殺掉鴉冠的惡魔僅僅是出現在古艾澤拉斯大陸上大量惡魔中的一隻——燃燒軍團第一次入侵開始了。

  上古之戰

  鴉冠組織了暗夜精靈軍隊來對抗入侵的惡魔。當月亮守衛的最高領導人拉圖修斯在戰鬥中犧牲后,伊利丹便獲得了機會。他掌管了倖存的法師並將他們的力量集中起來發揮作用,一舉殺掉了很多燃燒軍團的惡魔。雖然如此,隨著更多的惡魔從扭曲虛空增援過來,戰爭向著絕望的方向逐漸傾斜。

  在戰爭的關鍵時刻,瑪法里奧違背了鴉冠的指示離開了暗夜精靈軍隊。他踏上了一條十分危險的道路:尋找巨龍並尋求他們的援助。衝動的伊利丹向泰蘭德求愛。他說瑪法里奧毫無疑問迷失在他的德魯伊教義里了。

  擔心著瑪法里奧的泰蘭德拒絕了伊利丹,而他也明白是自己表白太遲了。她已經選擇了伊利丹之外的人作為她的丈夫。瑪法里奧又一次輕鬆實現了伊利丹未能實現的目標。這次瑪法里奧的勝利給了伊利丹沉重的打擊,因為瑪法里奧已經意識到他愛泰蘭德了。

廣告

  未能得到回應的痛苦折磨著他伊利丹自己,他發現自己陷入瘋狂之中。他沒有意識到的是他受到了哈維斯--散播腐化薩特的影響。最終伊利丹也離開了暗夜精靈軍隊,但是他踏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他去尋找薩格拉斯,燃燒軍團的創始人。

  因為這次明顯背離的行為,伊利丹隨後被稱為背叛者。雖然在某些方面他幫助了燃燒軍團,他最終站在了瑪法里奧和其他暗夜精靈方面。他和瑪法里奧關閉了由榮譽宮殿里的上層精靈在永恆之井打開的傳送門,阻止了薩格拉斯的本體來到艾澤拉斯世界。如果薩格拉斯到來,會給世界帶來毀滅。傳送門關閉不久后,達斯雷瑪率領一部分上層精靈背叛燃燒軍團加入了暗夜精靈軍隊。

  黑暗之路

  艾澤拉斯得救了,但是魔法之井被過度濫用。永恆之井發生大爆炸,將上古卡利姆多分裂成幾塊陸地。一個新的海洋生成,暗夜精靈在海浪面前落荒而逃。一直到海加爾山附近,暗夜精靈才最終逃離開海洋的威脅。

廣告

  就在永恆之井爆炸前不久,伊利丹用幾個瓶子裝滿了蘊含巨大能量的井水。他認為儘管暗夜精靈勝利了,但是燃燒軍團總有一天會再度入侵。儘管殘酷的戰爭剛剛結束,他相信奧術魔法將在下一次燃燒軍團的侵略中挽救暗夜精靈。因而他尋找了位於海加爾山頂上一個隱蔽的湖泊將三瓶井水傾入,將這個湖泊永遠的變為第二個永恆之井。

  伊利丹認為他的人民將會視他為英雄,但是他錯了。

  一小隊暗夜精靈,包括幾個改過自新的上層精靈,發現了伊利丹的所作所為,表現的極為恐懼。伊利丹懷疑上層精靈想要篡奪永恆之井的力量,就像他們對待第一個永恆之井一樣。他攻擊了這個小隊。瑪法里奧於不久後到達並協助逮捕了他的雙胞胎弟弟。

  作為上次戰爭中令人尊敬的英雄和伊利丹的哥哥,瑪法里奧被任命來決定他兄弟的命運。懼怕於伊利丹的力量,瑪法里奧認為讓放任伊利丹自由活動是十分危險的。儘管如此,瑪法里奧並沒有判處他的弟弟死刑。他判處伊利丹有罪:使伊利丹在他剩餘的永恆生命里終身監禁。由於瑪法里奧的,伊利丹在接下來的一萬年裡在很深的地底牢獄里獨自生活,並由瑪維·影歌看守。

  失去靈魂:第三次戰爭

  伊利丹的擔心是正確的,燃燒軍團在第三次戰爭期間入侵了艾澤拉斯世界。暗夜精靈的領袖泰蘭德,將瑪法里奧從翡翠夢境中喚醒。他們一起冒險進入了地底來喚醒了其他的德魯伊。其間,泰蘭德巧合的發現了關押伊利丹牢獄的入口,她認為伊利丹將是個強大的同盟。儘管瑪法里奧阻止過她,她還是帶領著她的哨兵進入了監獄。

  看守者不會不輕易放人,泰蘭德和她的戰士殺掉了阻擋在他們的守衛。她告訴伊利丹他的人民需要他的力量,再次抵抗燃燒軍團。

  伊利丹同意加入抵抗燃燒軍團的戰鬥中。但是,長時間的牢獄生活使他備受折磨。他告訴泰蘭德他同意戰鬥並不是為了他的人民,而是為了她一個人。

  獲得自由后,他隨著泰蘭德來到了被腐化的費伍德森林。泰蘭德和她的戰士分散開尋找喚醒最後一批德魯伊的瑪法里奧。她確信一旦瑪法里奧看到伊利丹自由這個事實,他會給予他的雙胞胎弟弟另一次機會。

  當她離開了伊利丹后,孤身一人的伊利丹遇到了死亡騎士阿爾薩斯·米奈希爾。阿爾薩斯告訴他惡魔們正利用古爾丹之顱這個神器來腐化費伍德森林。阿爾薩斯解釋說道,如果伊利丹從惡魔手中偷取了這個神器巫妖王將會感到非常的高興。實際上,阿爾薩斯勸說伊利丹吸收了神器的力量並據為己有。

  伊利丹仍舊饑渴於魔法,他確信擁有了神器的力量,他會戰勝燃燒軍團在費伍德森林的軍隊。儘管他很懷疑阿爾薩斯的動機,伊利丹還是偷取了這個神器並吸收了它,將它的力量舉為己有。曾經在上古戰爭中被薩格拉斯所標記,當伊利丹吸收了古爾丹之顱的力量后瞬間轉變成了惡魔。

  使用他新獲得的力量,伊利丹擊敗了腐化費伍德森林的惡魔的首領提克迪奧斯。在伊利丹獲勝后不久,瑪法里奧和泰蘭德回到了森林中並遇到了伊利丹。起先沒有任何一個暗夜精靈認出了這個強大的惡魔就是伊利丹。當他們了解事實之後,瑪法里奧變得非常憤怒。完全無視了伊利丹的貢獻,直接宣判了他。伊利丹的命運不濟,瑪法里奧將他驅逐出了暗夜精靈。

  懲罰使伊利丹感到非常驚訝。瑪法里奧一直對除他和泰蘭德之外的強大力量感到不滿。讓伊利丹那自以為是的雙胞胎哥哥將自己局限在所謂「安全的」魔法中吧。當艾澤拉斯的時間緩緩流逝時,讓瑪法里奧在他那寶貴的翡翠夢境中漫步吧。伊利丹不會滿足於這樣的活死人狀態。

  即使伊利丹不被允許擁有其它東西,他還會有力量。

  與納迦結盟

  燃燒軍團在海加爾聖山的戰爭中被擊敗后,欺詐者基爾加丹找到了伊利丹。他要求伊利丹毀滅背叛了軍團並將阿爾薩斯變為自己頭號大將和天災首領的巫妖王。作為毀滅巫妖王的獎勵,基爾加丹許諾會給伊利丹他想要的任何東西。

  見識了基爾加丹無敵的力量后,伊利丹別無選擇只能答應。他於是從深海里召喚了納迦,包括法斯琪女士。一度曾經是上層精靈的納迦,認出了伊利丹並且認同了他。他們同意作為伊利丹的盟友。

  與此同時,典獄官瑪維·影歌發現伊利丹的逃離,她發誓要將他抓捕回來。她和她的看守者追蹤伊利丹進入灰谷森林,跟蹤他到達海中一個破碎的小島上,在那裡伊利丹和他的納迦盟友進入了薩格拉斯之墓。

  正當伊利丹找到薩格拉斯之眼時,瑪維找到了他。為了對抗昔日的看守者,伊利丹使用了這個強大的惡魔神器。他逃脫了,但是看守者們被很快充滿的海水埋葬在了墳墓中。看守者們抓捕伊利丹時都儘力將他生擒,但伊利丹的回報可沒那麼好心。

  拋棄了陷在墳墓里的看守者,瑪維獨自逃脫,避免了被溺死的命運。伊利丹的納迦盟友不斷的進攻精疲力竭的瑪維和她的部隊,瑪維派遣了一個信使找到了瑪法里奧並向他請求援助。瑪法里奧和泰蘭德及時趕到挽救了典獄官,但是伊利丹又一次躲避了追捕。

  這三個暗夜精靈追蹤伊利丹來到了洛丹倫,在那裡伊利丹和幾個納迦法師試圖通過薩格拉斯之眼來引導強大的法術。瑪法里奧和瑪維及時趕到阻止了法術的完成。憤怒的伊利丹說他只是在試圖毀滅冰封王座和巫妖王。很自然的,伊利丹隱瞞了他與基爾加丹的約定,因為這是瑪法里奧不會理解的。無論如何,由於瑪法里奧的行動,導致了伊利丹的失敗,約定失去了意義。

  不久瑪法里奧和伊利丹聽說泰蘭德和她的一小部分哨兵掉入了阿里瓦斯河並遭受了天災襲擊的消息。伊利丹仍舊愛著泰蘭德,所以他請求幫忙。為了泰蘭德的安全,瑪法里奧接受了伊利丹的幫助。瑪法里奧來建立一個暗夜精靈基地,同時伊利丹和他的納迦軍隊去重新找回泰蘭德和她的戰士。

  作為伊利丹救回泰蘭德的報答,瑪法里奧寬恕了伊利丹危險法術。儘管如此,他警告伊利丹永遠不要再威脅到暗夜精靈。對他曾經背叛的種族十分不感興趣,伊利丹同意了瑪法里奧的條件。之後他開啟了通往外域的傳送門,他希望在那裡能夠躲避基爾加丹的怒火。燃燒軍團不容忍失敗的行為。

  外域之主

  被複仇之火吞噬,瑪維不停的追捕伊利丹。她和一小部分追隨者追蹤伊利丹越過了傳送門。伊利丹寡不敵眾,最終又一次被抓獲。

  幸運的是,伊利丹孤身一人的原因是他派遣法斯琪女士和她的納迦去募集新的盟軍:凱爾薩斯·逐日者和他的血精靈。這些血精靈不久跟隨著納迦來到外域並拯救了伊利丹,伊利丹許諾教給他們滿足他們對魔法的依賴性的方法。卡爾薩斯向伊利丹宣誓效忠,並幫助他的新主人關閉了通向外域的所有傳送門。通過這些努力,伊利丹希望能夠切斷惡魔的從扭曲虛空的增援並阻止基爾加丹找到他。

  伊利丹的下一個目標是那個時候外域的統治者--名叫瑪瑟里頓的深淵領主。伊利丹率領由血精靈和納迦組成的強大軍隊擊敗了瑪瑟里頓,佔領了他的堡壘--黑色神殿。

  但是伊利丹的勝利沒能持續很久。伴隨著怒火和魔法風暴,基爾加丹降臨在外域,無視了伊利丹關閉了通往這個星球的所有傳送門這個事實。伊利丹嚴重低估了欺詐者的力量。

  快速思考之後,伊利丹告訴基爾加丹他來到外域僅僅是為了整頓他的軍隊,最終對冰封王座進行一次襲擊。基爾加丹勉強平息了怒火,他決定給伊利丹最後一次機會。他警告伊利丹失敗的下場就是死。

  別無選擇,伊利丹率領血精靈和納迦重返艾澤拉斯。天災軍團在諾森德的海岸邊拖延住了伊利丹的軍隊,直到阿爾薩斯和地穴領主阿努巴拉克抵達。阿爾薩斯和伊利丹進行了一對一的決戰,最後阿爾薩斯獲勝。他警告伊利丹離開艾澤拉斯永遠不要再回來。同時,阿爾薩斯穿上了耐奧祖的盔甲,成為了新的巫妖王。

  從那開始,伊利丹返回了黑色神殿。當他的盟軍為了保持外域大量的傳送門保持封印而戰鬥的同時,伊利丹正緊張的作著準備,以應對有天基爾加丹因為他未能毀滅巫妖王而發起的怒火。

  惡魔伊利丹

  儘管變成了惡魔,伊利丹從不認為他是燃燒軍團的下屬。實際上,伊利丹曾經是燃燒軍團的敵人,也做過燃燒軍團的盟友。作為惡魔中一個特殊的存在,在轉變為惡魔的過程中他保存了過去的性格。像惡魔一樣,伊利丹本質上是邪惡和兇殘的,但是至今他還保存著一絲人性的高貴。他的野心和他對力量的饑渴之間的衝突使他成為一個不可預知的危險的對手。

  因為伊利丹情況的唯一性,沒有任何預測他已於一般惡魔的行為能夠持續到什麼時候。

  在冰封王座的巔峰之戰

  與阿爾薩斯爭奪巫妖王,伊利丹在即將摧毀冰封王座之時被前來救援的阿爾薩斯擊敗,之後逃走,在外域養傷.。

  英雄隕落

  伊利丹在外域做起了霸主的地位。漸漸的,伊利丹的其中一個手下,作為他左右手存在的凱爾薩斯·逐日者認為伊利丹不能為他解決血精靈對魔法的饑渴,帶領血精靈拋棄了他。不知為何伊利丹又將納迦調離自己身邊(不過不是背叛)。阿卡瑪苦苦等待著伊利丹眾叛親離的一天終於來臨了,聯合瑪維和沙塔斯聯軍共同在黑暗神殿推翻了伊利丹的統治。伊利丹最終與他的伊利達雷議會一起被永遠埋葬在了外域。

3 伊利丹 怒風 -伊利丹悲劇的一生

  作為阿爾薩斯一生的對手,伊利丹·怒風也有著多舛的命運。不僅如此,他也同樣背負著「叛逆者」的罪名。這位曾經的暗夜精靈、惡魔獵手,原本也有機會成為族中的英雄。但命運地捉弄與自身地抉擇,令他的人生充滿了曲折與離奇。

  早期的伊利丹曾一度作為上層精靈的一員,學習並研究「永恆之井」中蘊藏的魔法與能量。然而,在發現上層精靈因為過度沉迷於魔法的研究,以至於逐漸走向墮落後,他毅然決然地離開了上層精靈的群體,回到了他的哥哥——暗夜精靈大德魯伊瑪法里奧·怒風的身邊。但他對強大魔法已經其帶來的巨大能量地追求卻從未停止。

  瑪法里奧雖然很了解自己的弟弟對魔法有著執著地追求,但他還是相信了伊利丹。而且,在當時的情況下,急需要助手以應對已經墮落的上層精靈的他,已經沒有太多的選擇。所以,一個三個精靈組成的「反政府」核心領導小組出現了:大德魯伊瑪法里奧、惡魔獵手伊利丹以及瑪法里奧的戀人月亮女祭祀泰蘭德。弟弟加上愛人,看上去,瑪法里奧的這個團隊是那樣的堅不可摧。可是,外面堅若磐石的組合,內部卻隱藏著巨大的暗痕——伊利丹對自己哥哥的戀人也同樣深深愛戀。

  可以說,伊利丹從來沒有喜歡過自己的哥哥。瑪法里奧是暗夜精靈中德魯伊階層及保守派的代表。他只崇尚古老的德魯伊教以及她的能量,拒絕接納新的、陌生的力量。所以,對「永恆之井」中蘊藏的能量,瑪法里奧始終是持懷疑態度的。對提倡開發「永恆之井」能量的上層精靈們,瑪法里奧更是充滿了厭惡。而伊利丹卻選擇加入了上層精靈,從「永恆之井」中獲取能量,這也可以說明一點:兄弟二人之間在觀念上存在著巨大的差異。

  那麼伊利丹為什麼要背離哥哥的意志呢?其實只要仔細一想,就可以找出其中的端倪。作為大德魯伊的弟弟,伊利丹長期生活在哥哥的陰影之中。天性好強的他,一直希望能有個機會,趕上甚至超越自己的哥哥,證明自己的價值。但是,如果選擇德魯伊的道路,無論從個人實力上還是從社會地位上,伊利丹很難達到他哥哥的境界,可能一輩子都無法實現的抱負。所以,他不顧瑪法里奧的反對,選擇了更為危險,但機會更大的魔法修行作為自己的發展方向。但這一決定,也造成了兄弟二人之間出現了難以彌補的裂痕。

  後來,伊利丹選擇從上層精靈中退出,一方面是因為他對上層精靈群體墮落於腐朽的不滿,更重要的,可能是因為泰蘭德的關係。或許此時伊利丹的想法就是如此的單純——能有更多的機會,和自己愛的人在一起,哪怕只是默默地看著她。有過類型經歷的朋友一定會深有同感。

  回到哥哥身邊后,伊利丹得到了來自泰蘭德的關懷與呵護。雖然,他的身體已經對魔法十分地倚賴,但在泰蘭德的鼓勵下,伊利丹得到了精神支柱,並有力量遏制自己對魔法那強烈的慾望。這應當是伊利丹一生中為數不多的美好時光。但殘酷的現實卻使這美好時光如此的短暫。

  泰蘭德固然知道伊利丹對她的感情。但她還是拒絕了惡魔獵手的愛,而選擇了瑪法里奧。作出這一決定的原因我們無從而知。或許,泰蘭德從來就沒有愛過伊利丹,關懷他僅僅是因為他是瑪法里奧的弟弟;或許,泰蘭德感覺到伊利丹內心中對魔法的強烈渴望,使她感覺到恐懼;或許,泰蘭德認為伊利丹對她的愛,是伊利丹與瑪法里奧競爭的另一種表現形式……

  引用泰蘭德自己的原話那就是:「空有強大的力量並不能證明你自己,這就是我選擇你哥哥,而沒有選擇你的原因」。總之,泰蘭德向伊利丹攤了牌,也徹底擊碎了伊利丹內心中最後一點理智。這一事件,也使伊利丹原本對其哥哥妒忌、抵觸的心理,轉變為可怕的仇恨。他下定決定,要進行報復,並等待著機會的出現。

  很快,伊利丹就等到了這個機會:瑪法里奧得知上層精靈們已經徹底墮落,竟然準備利用「永恆之井」的能量,為魔王薩格拉斯打開通往艾澤拉斯的時空之門后深為震怒與恐慌。他很清楚,一旦時空之門被打開,燃燒軍團的惡魔們將象潮水般湧入艾澤拉斯世界,並將這裡完全毀滅。所以,他決定不顧一切代價,阻止上層精靈們實施他們的計劃,並徹底摧毀「永恆之井」。

  對「永恆之井」十分倚賴的伊利丹,此時已經失去了控制自己慾望的能力。仇恨與失落已經蒙蔽了他的眼睛。所以,他決心破壞瑪法里奧的行動,一方面是對他哥哥的復仇,另一方面則是保護「永恆之井」。隨後,他將瑪法里奧的意圖透露給上層精靈。這也標誌著伊利丹正式背離自己的哥哥,走上自己的道路。

  由於伊利丹的告發,瑪法里奧以及他追隨者組織的顛覆行動幾乎失敗。等瑪法里奧帶領著德魯伊們殺到「永恆之井」時,上層精靈早已經設下埋伏、嚴陣以待。整個秘密行動最終演變成一場屠殺,雖然德魯伊們最終還是僥倖地摧毀了「永恆之井」,阻止了薩格拉斯的入侵,但巨大的傷亡使瑪法里奧悲痛不已。伊利丹的突然失蹤,使他意識到背叛者就是他的弟弟,這更令他痛心。他發誓,一定要讓自己的弟弟,付出沉重的代價。

  「永恆之井」被摧毀了,但其巨大的威力卻是德魯伊始料未及的——卡里姆多大陸在爆炸中分崩離析,大片的土地就這樣沉入了海底。雖然付出了慘重的代價,瑪法里奧還是成功地阻止了薩格拉斯的入侵。更令瑪法里奧高興的是:眾多的上層精靈們都被爆炸產生的巨型漩渦捲入海底,原本暗夜精靈的統治階級土崩瓦解了。而民族的救星瑪法里奧也順理成章地走上了前台,成為了暗夜精靈的新領袖。德魯伊政權被重新建立,而德魯伊在社會中的地位,也到達了歷史上的最高峰。

  不過,瑪法里奧似乎疏忽了伊利丹的存在。他的弟弟早在上層精靈與德魯伊混戰時,就偷偷盜取了一瓶「永恆之井」中聖水,並將聖水倒入了海加爾聖山附近的一個湖泊里。聖水瞬間就讓這個湖泊充滿了魔法的力量,這樣,一個新的「永恆之井」就在伊利丹的手中誕生了。

  當暗夜精靈們來到海加爾聖山後,驚訝地發現了新「永恆之井」的存在。瑪法里奧看到眼前的一切后,立刻意識到他的弟弟仍舊存在於世界上。他異常的憤怒,並動員全體精靈共同搜捕伊利丹,並將其捉住。瑪法里奧慷慨地賜予了伊利丹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但固執要強的伊利丹怎麼會就此向哥哥表示屈服。瑪法里奧自然是能殺了自己的親生弟弟的,所以,伊利丹被囚禁在地下囚牢中,不見天日。不難想象,這樣的囚徒生活,唯一能加劇的,就是伊利丹心中無盡的仇恨。

  時間,就這樣過去了一萬年……一萬年間,原先被捲入海底的上層精靈們,因為爆炸的影響和長期的海底生活,身體發生突變,成為了新的納迦族。在如此漫長的蟄伏期過後,他們又選中了伊利丹。

  就在燃燒軍團對灰谷展開入侵期間,伊利丹終於結束了他在地牢中近萬年的囚犯生涯。放出他的不是別人,正是泰蘭德。也許在這一萬年的囚禁生涯中,伊利丹的偽裝迷惑了他的同伴,令泰蘭德一廂情願的認為這長達一萬年的懲罰已經足夠。

  或許是出於憐憫和情勢判斷,令泰蘭德認為燃燒軍團大敵當前,讓伊利丹重獲自由也許可以讓這個世界增加一分制衡的力量。

  ——真正的原因我們也許永遠也無法猜透。

  儘管在不見天日的地底被囚禁了一萬多年,但是伊利丹對泰蘭德的愛戀卻沒有絲毫退色,在聽到泰蘭德的聲音時,伊利丹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儘管在這不見天日的地底囚禁了一萬年,但是你的聲音仍然像潔白的月光一樣,照亮了我的心靈「,獨自一人被囚禁一萬年,再次看到自己深愛的,已經成為哥哥戀人的泰蘭德,還能說出這麼動情的話,伊利丹對愛情的堅貞真的很令我們唏噓不已。

  這一萬年中,伊利丹一直在反省自己的前半生。他發現,導致今天這般地步的原因,還是因為自己不夠強大。所以,他更加堅定了追求力量的決心。特別是在他得到「古爾丹之顱」,並得到了部分古爾丹的記憶后,兩個極端渴望力量的靈魂融合在一起。從此,他的生命只剩下一個意義——無止盡地追求力量。

  而此時,恰逢燃燒軍團第二次入侵艾澤拉斯再次失利。他們不僅沒能實現作戰意圖,連作戰指揮,燃燒軍團三號人物阿克蒙德也在世界之樹下被炸得灰飛煙滅。燃燒軍團元氣大傷的同時,內部也出現了許多問題。薩格拉斯的得力助手,欺詐者·基爾加丹發現,由耐奧祖統領的天災軍團正逐漸脫離他的控制,走在背叛的邊緣。這使基爾加丹十分憂慮,他決心找到一個有利用價值的人,去除掉耐奧祖。而這個人,便是伊利丹。

  基爾加丹投其所好,為伊利丹開出了難以拒絕的優厚條件——賜予他強大的力量。所以,伊利丹帶領著那加族,投奔了燃燒軍團,徹底走向墮落。之後,他一邊躲避監獄看守瑪維(《WAR3:寒冰王座》中的英雄守望者)的追捕,一邊尋找著耐奧祖匿藏的地點。最終,他在寒冰王座前遇上了一生中最為強大的對手——阿爾薩斯。這個耐奧祖最忠實的戰士與伊利丹展開了顛峰對決,並依靠微弱的優勢與智慧,僥倖擊敗了伊利丹。被「霜之哀傷」砍中的伊利丹是死是活,也成了一個眾人關注的謎。

  伊利丹的一生,與阿爾薩斯有著諸多的共同之處:兩人都出生於名門望族;都具備很高的天賦,並成為極為強悍的人物;都為了追求力量與魔鬼簽下了協議;都與一個強大的靈魂完成了合體;都背叛了自己的國家或民族……但兩人的遭遇與結局卻也有許多的不同。比起阿爾薩斯,伊利丹的一生更為坎坷。雖然出生在怒風家族,但伊利丹始終沒有擺脫其哥哥的影子。雖然他作出了巨大的努力,但無論在事業或是愛情上,他始終是個失敗者。這樣巨大的反差,自然會讓伊利丹的人格發生扭曲。過分渴望趕超哥哥的他,也因為內心的慾望而逐漸迷失、墮落。回顧其被關押前的表現,我們很難判斷這個人是正是邪:脫離上層精靈可以說明他本身是個是非分明的人,而阻止瑪法里奧毀滅「永恆之井」也只是暗夜精靈中大兩派系權力鬥爭的一個小插曲,並不能就此宣判其為罪惡的。而其將靈魂出賣給基爾加丹的確是其墮落的標誌。但反觀社會,又有多少人和伊利丹一樣,為了追求成功而放棄自己的原則呢?對於一個被親哥哥囚禁萬年,一心想獲得力量,證明自己的人來說,所有的決定也都可以理解了。

  勝者為王,敗這為寇。伊利丹所有努力的根本目的,只不過是想摘掉自己「失敗者」的帽子,向世人證明世界上還有另一個「怒風」。遺憾的是,伊利丹付出了一生的努力,也沒能換回他希望的回報,這不能不說是一種悲哀。

  到這裡,我們也只能為他感慨:時不利我,造化弄人。

  伊利丹的失敗原因

  「他有一雙琥珀色的眼睛,不同於他同族們銀色的眼睛,有這樣眼睛的人註定將來是要干一番大事的」----很早就有人通過這句話說伊利丹將是個悲劇的英雄.如果從薩爾身上我們看到的是大將風度,從格羅姆地獄咆哮看到的是血性男兒,從阿爾薩斯身上看到的是冷酷和權威,那我們只能稱伊利丹為孩子.是的,一個有一點任性,還很自負(當然他有資格),最重要的是每每在自己心愛的人泰蘭德面前,伊利丹所表現出來的微微羞澀,一絲慌亂,幾分衝動,讓我們更有理由相信他還只是個孩子.然而,一切都已經過去,在暗無天日的地牢里關了1萬年,再年幼的孩子也該長大了.

  也許從一生下來,伊利丹就只能是個悲劇.世界上有兩個怒風,然而,人們只認識其中一個,那就是瑪法里奧.怒風,伊利丹最親的哥哥,我們偉大的(BS)大德魯伊.雖然,對於一直生活在哥哥影子下伊利丹也有過不甘,但又能怎麼樣呢,畢竟他是自己哥哥.如果不是泰蘭德的出現,我們也許會看到伊利丹的人生將沿著瑪法的軌跡走下去,雖然很光明,卻也永遠無法超越自己的哥哥.

  然而,PP的泰MM出現了,怒風兄弟兩都迷上了這位女祭司.可泰MM選擇了成熟穩重的哥哥,在她眼裡伊利丹也只是個年少輕狂的孩子吧.眼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成為哥哥的戀人,伊利丹再也忍不住了,「有時命運必須靠自己的雙手來掌握」。伊利丹對自己說.於是他放棄了進展緩慢的DLY魔法,全身心的投入到對永恆之井的魔法研究中,他加入了上層精靈的隊伍.後來,伊利丹選擇從上層精靈中退出,一方面是因為他對上層精靈群體墮落於腐朽的不滿,更重要的,可能是因為泰蘭德的關係。或許此時伊利丹的想法就是如此的單純——能有更多的機會,和自己愛的人在一起,哪怕只是默默地看著她.

  回到哥哥身邊后,伊利丹得到了來自泰蘭德的關懷與呵護。雖然,他的身體已經對魔法十分地倚賴,但在泰蘭德的鼓勵下,伊利丹得到了精神支柱,並有力量遏制自己對魔法那強烈的慾望。這應當是伊利丹一生中為數不多的美好時光。但殘酷的現實卻使這美好時光如此的短暫。

  「空有強大的力量並不能證明你自己,這就是我選擇你哥哥,而沒有選擇你的原因」。泰MM的一句話擊碎了伊利丹的最後一點幻想,在得知哥哥要毀滅永恆之井后,伊利丹終於失去了理智,你已經奪走了我的最愛,不能再帶走我力量的源泉,於是伊利丹選擇了背叛."背叛嗎?我才是真正被背叛的人."----伊利丹的經典台詞.(冰封開場動畫)

  背叛者的後果是顯然易見的,他被自己的哥哥和愛人關在了永不見天日的地下一萬年,如果不是燃燒軍團的入侵,我不知道伊利丹會被關多久.但我們知道這一萬年裡伊利丹變了,為了更好的追捕惡魔,他放棄了自己的雙眼,背負著惡魔獵手的稱號,卻到處被自己的親人追捕惡魔一樣追捕,也許伊利丹也常常拿這個來自嘲吧.

  面對強大的燃燒軍團,泰蘭德把伊利丹放了出來,可伊利丹也感到了有心無力,他再一次認識到自己的不夠強大.終於他得到了上古神器"古爾丹之顱"在吸收了其力量之後,兩個對力量都極度渴望的靈魂融合在一起,於是他變得強大了,燃燒軍團的第二次入侵也以失敗而告終.這時新的敵人出現了,巫妖王和他的傀儡王子阿爾薩斯將死亡的氣息帶到了整個世界.與此同時,燃燒軍團也對巫妖王的背叛極度氣憤,不過剛遭到失敗的燃燒軍團也沒有足夠的力量來對付巫妖王,於是基爾加丹找到了惡魔獵手,希望他去對付巫妖王.雖然明明知道對方是在利用自己,他還是答應了.

  後來的故事我們都知道,雖然伊利丹破壞了寒冰王座,可阿爾薩斯確成為新的巫妖王,甚至比原來的耐奧祖更加強大,燃燒軍團對於伊利丹的失敗非常憤怒四處的追殺伊利丹,另一方面精靈族也以為伊利丹投靠了燃燒軍團而追捕他.面隊兩方面的追捕,伊利丹仍拖著疲憊的身體向寒冰王座前進著,因為他一生的敵人阿爾薩斯在那裡.

  在泰蘭德被燃燒軍團圍攻落水,守望者瑪維因為仇恨向瑪法里奧謊報軍情的時候,伊利丹對他的哥哥說:"讓我們放下仇恨吧!",萬年的屈辱,高傲的頭顱低下.不是伊利丹不自信,只是因為不願意讓心愛的女人冒生命之險,他只好放棄一切驕傲,第一次求助於他的哥哥.

  終於要去寒冰王座了,當泰蘭德再次出現於伊利丹的面前,英雄對她的最後一句話是:"無論以後怎麼樣,我都是在乎你

  的."便走上了自己的道路.寒冰王座永恆的冰川前,阿爾薩斯和伊利丹,兩個悲情的男人相互凝望著,不同的是一個心無牽挂,另一個的眼前卻不斷地閃現著一張俏麗的面孔---雖然已沒了雙眼.很自然,伊利丹一開始就敗了,帶著一顆流血的心的伊利丹敗在了阿爾薩斯手中的霜之哀傷下.

  伊利丹的死活我無從得知,有人說他逃到了外域(WOW中已經出現),但不管死活,我們伊利丹GG的悲劇一生暫時的落幕了.

  "也許我已墮入了黑暗,也許我的雙眼再也見不到光明.但我卻能穿過無限的空間默默的看著你...."

  PP的泰MM你是否知道遙遠的地方有一雙熱切的眼睛在注視著你. 

4 伊利丹 怒風 -伊利丹對泰蘭德的幾句話

  一:伊利丹被解禁的時候,說的第一句話:「Tydrande?Itisyourvoice,Afterallthisagesspentindarkness,yourvoiceislikethepurelightofmoonuponmymind.」(「泰蘭德?真的是你的聲音,在黑暗中度過一萬年的漫長歲月後,你的聲音還是如同皎潔的月光一般照進我的心中。」)本來玩家在這個時候還對這位英雄一無所知,但這簡單的一句話,就讓我們一下子對這個人物背後的故事有了個模糊的概念。一萬年的禁錮,一萬年的思念,可惜的是即使是這種刻骨銘心的思念,最後換來的卻是無奈。(BLIZZARD的高明之處和製作生化危機系列的CAPCOM一樣,對於劇情的稱述不會採取平鋪直敘的方式,而是一點一點地放出線索,讓玩家展開合理的想象,通過線索的逐漸增加而讓劇情自動浮出水面。)正是這樣的遭遇才讓伊利丹這個人物顯得如此悲情。登場台詞就設計得那麼唯美,看的出製作組對這個人物還是很偏心的。

  二:「BecauseIoncecareforyou,Tyrande.I'llhuntdownthedemons.ButI'llneverownourpeopleanything!」(「因為我曾經在乎你,所以我會為你剷除那些惡魔,泰蘭德,但我絕不欠我的人民任何東西!」)第二句話讓我們進一步地了解他。從這句話中,我們了解到了他的強大,我們也了解到他之所以會被禁錮在地牢的原因。這就是伊利丹,只要是泰蘭德要求的,他都會義無返顧地去做,即使對手是惡魔;這就是伊利丹,高傲的自尊心使他不會為自己犯下的罪行感到一絲愧疚,即使與整個世界為敵。

  三:「Sobeit,Brother.」(「那就這樣吧,我的兄弟。」)當法里奧下令將他永遠驅逐出精靈族的時候,伊利丹沒有一句辯解的話,身頭也不回地就離開了。為什麼伊利丹什麼也不解釋?反過來想,難道他應該找出一堆理由為自己的行為開脫,然後懇求這個奪走了泰蘭德的哥哥收留自己嗎?那不是一個英雄該有的行為。即使與全天下為敵,也不會放下自己的自尊和傲氣,這才是伊利丹!看著伊利丹遠去的背影,我強烈地意識到,這個人物絕對會在之後的資料片里出現的,而且是作為這段歷史的關鍵人物!

  四:「Betrayer.....InTrueth,itwasIwhoswasbetrayed!StillI'amhunted....StillI'amhated!Nowmyblindeyesseewhatotherscannot!Atsometimes,thehandoffatemustbeforced!」(「背叛嗎?事實上我才是被背叛的!如今我仍然被人們所追殺,如今我仍然被人們所憎恨!現在我失明的雙目卻能預見到其他人所不能預見的未來,有些時候,命運之手必須掌握在自己手中。」)在千呼萬喚之下伊利丹終於作為冰封王座的開場人物出現在玩家面前。物是人非,那時的伊利丹已經不再是精靈,背後那象徵著力量的雙翅,額頭上那對巨大的角,踏著火焰的蹄子,都標誌著伊利丹作為一個惡魔的新身份。是的,他是一個惡魔,一個無比強大的惡魔,但是,他和其他惡魔卻是那麼的不同。伊利丹還是以前那個伊利丹,什麼都沒有改變,還是一如既往地追求著強大的力量,還是那麼在乎那個泰蘭德,還是那麼的高傲。唯一不同的是,他已經變的更加強大。從他的語言中,我們感受到了來自一個末路英雄的霸氣與無奈。

  五:「Monster?Isthatwhatyouthinkofme?IWAS.....alwayscareforyou!Tyrand!Ithoughtonlytoprovethiswordinthis.....mypower!」(「怪物?你就是這麼看我的?泰蘭德?我一直在乎你!我只想通過自己的力量來能證明這點。「)在這裡我想糾正下現在一些漢化版本的翻譯,最後那句若翻譯成「我只想證明自己力量」的話則錯誤地扭曲了原句該有的意思。伊利丹的配音演員將這句話的語境表現的很到位,悲傷,無奈,心碎的感覺被表現的淋漓盡致。玩家到這裡才得到了個明確的答案,原來這就是他會對力量如此執著的原因。歸根結底,原因還是因為泰蘭德。而泰蘭德的回答更是一針見血:」蠻力並不代表真正的強大,那就是我為什麼選擇了你的哥哥而沒有選擇你的原因。「本來我對泰蘭德印象不太好,覺得她選擇了寧可在翡翠夢境中沉睡而讓她一個人寂寞地度過了一萬年的瑪法里奧,而不選擇那個可以為她犧牲一切的伊利丹,是個很愚蠢的女人。(很明顯的對比:瑪法里奧為了他的族人而按照德魯伊與伊瑟拉的契約進入了翡翠夢境,留下了泰蘭德一人帶領著哨兵們守護著灰谷。在他看來,他的族人比泰蘭德更重要;而伊利丹卻可以為了泰蘭德不惜出賣自己的人民,與全世界為敵。)不過由她的回答看來,她其實很了解伊利丹,她知道伊利丹對自己的感情,同時她也知道伊利丹的愛一個人的方式是病態的,扭曲的。其實這個女人不是那麼笨,對於感情她還是很聰明的。

  六:「Believeme,brother,despiteallourdifferences,youknowthatI'llneverleadTyrandetoharm.....」(「相信我,我的兄弟,雖然我們有著居多不同,但你知道我是絕對不會傷害泰蘭德的。」)「IswearonmylifeI'llbringherback,mybrothe....」(「我以我的生命發誓我會把泰蘭德帶回來,我的兄弟。」)「Wehavemuchstrifebetweenus,mybrother,I'veownagesofhateforyou,butfrommypart,Iwishtoendfromthisdayforward,lettherebepeacebetweenus....」(「我們之間有過許多爭執,我本該永遠恨你,但是就我而言,我希望從今以後我以後們之間能保持和平。」)為了他愛的人,泰蘭德,伊利丹居然放下了一萬年的仇恨。可見伊利丹有多麼重視泰蘭德。(我要是被自己的哥哥在關在地牢里一萬年,我是不可能會原諒他的....)也許他也累了吧,恨一個人和愛一個人一樣,會讓人不堪重負,尤其是當這種複雜的感情持續了一萬年之後。

  七:「WhateverImaybe,WhateverImaybecommingthisworld.....Iwillalwayslookoutforyou,Tyrande.....」(「無論我做了什麼,無論我變成什麼樣子,我會永遠關心你的,泰蘭德。」)伊利丹在離開艾澤拉斯之前的那一刻對泰蘭德說的這句簡直是他說過的最經典的台詞了。末路英雄的悲壯,此情不渝的永恆,被這句話表現地淋漓盡致!玩到這裡就算是男性玩家都會被伊利丹徹底征服了。(連告別都搞的那麼悲壯,不得部讓玩家懷疑BLIZZARD故意要把伊利丹刻畫成一個偶像派英雄的險惡用心

  能說明伊利丹性格的台詞收錄得差不多了,其實伊利丹在ROC里只出現了兩幕,卻能造成如此之高的人氣,相比死亡騎士阿爾薩斯,伊利丹的人物性格更加豐滿,更加有血有肉,更加複雜而充滿著矛盾。在冰封王座一役中伊利丹敗給了阿爾薩斯,這讓很多玩家覺得很是出乎意料。而阿爾薩斯最後對伊利丹說的那句:「Leavethisworld,andneverreturn.....Ifyoudo,I'llbeaiting....」(離開這個世界,永遠不要再回來。如果你膽敢這麼做,我會等著你....)我覺得有點不可思議,阿爾薩斯居然讓伊利丹離開而不是和他兵刃相接,作為TFT的謝幕台詞(不包括結尾CG),我們有理由相信這是BLIZZARD故意留下的一個伏筆。

5 伊利丹 怒風 -燃燒的遠征的伊利丹

  在燃燒遠征中伊利丹領導這背叛者同盟,在外域擊敗瑪瑟里頓后,成功統治了外域。他有了根據地來逃避,甚至抗拒答應給他無限力量的燃燒軍團的追尋。但他的統治似乎並不穩定。

  首先,他的三大手下之一凱王子(凱子),心很大他不滿足於做背叛者的奴僕,而基爾加丹允諾他會給凱和他臣民更多,更強的能量來滿足血精靈對於魔法的渴求。於是他借沙塔斯的勇士(廣大玩家)的正義而榮耀的討伐下(RAID),成功詐死到太陽井,為他新主子的到來做好準備工作。

  再者,阿卡瑪領導的破碎者,沒有如願獲得自由,反而在結束因燃燒軍團的追捕后,卻陷入了伊利達雷的奴役中。渴求自身解放的他們,與被捕的守望者瑪維,一直蟄伏著最佳的時機來發泄心中怒火。

  最後,是來自沙塔斯納魯的反擊。話說伊利丹派了凱子的手下最強大軍團占星者進攻沙塔斯,就在他們快要取得勝利時,他們卻向納魯投降了。因為他們在王子統治下看不到希望未來看到的只有殺戮和偏執,而眼前的納魯在最危機的時刻,依舊不放棄最後的信仰,仍然為了聖光如此堅定。自此,沙塔爾的實力大大增強了。黑暗之門再度開啟后在部落和聯盟的幫助下,剷除一切邪惡勢力。其中包括為了一己之私而拚命追求力量的伊利達雷。

   伊利丹raid滴語錄

  (戰鬥開局)

Illidan:"Akama...yourduplicityishardlysurprising.Ishouldhaveslaughteredyouandyourmalformedbrethrenlongago."

  伊利丹:「阿卡瑪……你的反覆無常令我很不爽……我早該把你們殺光的……」

  Akama:"We'vecometoendyourreign,Illidan.MypeopleandallofOutlandshallbefree!"

  阿卡瑪:「我們是來終結你的統治的,伊利丹!我的人民,和外域的所有住民需要自由!」

  伊利丹:「說得倒是挺冠冕……但是我仍然沒有被你說服。」

  Akama:"Thetimehascome!Themomentisathand!"

  阿卡瑪:「時機已到!」

  伊利丹:「你還沒有準備好!」

  (戰鬥過程中)

  Come,myminions.Dealwiththistraitorashedeserves!

  來吧,我的隨從們,讓這個變節者得到應有的懲罰!

  (對麥維發動攻擊)

  Feelthehatredoftenthousandyears!

  感受一下我積累了一萬年的怒火吧!

  (殺人)

  Whoshallbenexttotastemyblades?!

  哼……誰還敢來嘗嘗艾辛諾斯雙刀的滋味?!

  Thisistooeasy!

  這太容易了……

  (階段2)

  BeholdtheflamesofAzzinoth!

  親身體驗一把這艾辛諾斯烈焰的厲害!

  注視我這個叛徒的眼睛!

  (變身)

  Beholdthepower...ofthedemonwithin!

  見證一下,惡魔的力量!

  (暴怒)

  You'vewastedtoomuchtimemortals,nowyoushallfall!

  你們浪費我太多時間了,凡人,現在你們可以去死了!

  (終盤的開始)

  Illidan:Isthisit,mortals?Isthisallthefuryyoucanmuster?

  伊利丹:「就這些能耐么,凡人?這就是你們的怒火的程度么?」

  麥維:「他們的憤怒與我的相比顯得微不足道,伊利丹·怒風。我們之間還有一些事情沒有解決」

  Illidan:Maiev...Howisitevenpossible?

  伊利丹:「麥維……這怎麼可能!」

  Maiev:Ah,mylonghuntisfinallyover.Today,Justicewillbedone!

  麥維:「啊……我漫長的追獵終於要結束了。就在今天,正義將會得到伸張!」

  (終結)

  Maiev:Itisover.Youarebeaten.

  麥維:「一切都結束了。你·敗·了。」

  Illidan:Youhavewon...Maiev.Butthehuntress...isnothingwithoutthehunt.You...arenothing...withoutme.

  伊利丹:「沒錯,……你是勝利者……麥維。……但……一個獵手……失去了……獵物……就會…………一無所有……。你……沒了我……就……什麼…………都…………不…………是……………………」

  Maiev:He'sright.Ifeelnothing.Iamnothing.Farewell,champions.

  麥維:「他……說得對……。我現在除了空虛,什麼都感受不到。……我的確什麼都不是……。再見了,英勇的戰士們……」

  Akama:TheLightwillfillthesedismalhallsonceagain.Iswearit.

  阿卡瑪:「光明將會再一次降臨這黑暗的神殿。我……發誓。」

  伊利丹倒下之後

  他倒下的時候,從他身邊掉落的那一朵美麗的魔法花朵、那魔法花朵上浮現的魔法文字寫著「紀念泰蘭德」。。。

  愛情與力量

  他有著俊朗的外表,高大的身軀,堅強的隱忍的性格!加上他那在精靈族裡代表著傳奇的琥珀色眼睛,都註定著

他是一個偉大的暗夜精靈!伊利丹·怒風。

  他與青梅竹馬泰蘭德以及他那處處與他做對的哥哥一同長大。他和哥哥對泰蘭德有著同樣的愛憐,一切彷彿都無憂無慮的慢慢過著....

  終於,精靈族對於魔法的狂熱終於使自然不堪重負,邪惡的泰坦「薩格拉斯」和無知的上層精靈利用這個機會打開了連通這個世界與地獄的大門!惡魔們妄想主宰這個世界,讓世界成為邪惡與慾望支配的地獄。

  精靈族們安逸的日子過去了,迎來的是殘酷的戰鬥和自己深深的懺悔。作為精靈族的戰士,泰蘭德,伊利丹以及他的哥哥「瑪法里奧·怒風」一同拿起的武器對抗強大的燃燒軍團……

  瑪法里奧選擇的可以從自然汲取力量的德魯伊法術,而伊利丹卻重複著精靈族世世代代流傳下來的強大魔法,泰蘭德則當上了女神艾露恩的大祭祀。戰爭之殘酷,每個人的心都開始扭曲。

  為了勝利,伊利丹冒著被全族人唾棄的危險背叛(假裝)了精靈族,加入了燃燒軍團,並暗暗學習惡魔的法術,汲取他們力量的精華。的確,他成功了,他憑藉惡魔的力量最終和他的哥哥一同挽救了世界!但是瑪法里奧——這個德魯伊——成為了精靈族的英雄,而他,偉大的法師,卻被眾人當成可恥的叛徒關了起來(他哥哥就是提出這個建議的人)。

  在進入牢房的時候他對泰蘭德說到:「我不是為了精靈族——他們的死活對我沒有意義——我是為了你,泰蘭德,才拿起了武器。就算他們要關我一萬年,我也會記得你,永遠記得你。」事情不可逆轉,伊利丹被關進了牢房。牢門關閉那一瞬間,泰蘭德轉身望了他一眼,但就是這一眼,在伊利丹·怒風的心裡流淌了一萬年……

  時間跨越到一萬年後,瑪法里奧繼承了塞納留斯的位置,泰蘭德也成為了偉大的月亮女祭祀。但是,燃燒軍團再一次入侵,比上一次更加兇猛殘暴,泰蘭德想起了伊利丹——這個為了愛情拋棄一切的英雄——的力量。她拒絕了德魯伊的勸告,進入了黑暗的牢房,將伊利丹放了出來,這個曾經擁有琥珀色眼睛的人說:「我就知道你還記得我,從現在開始,我不為種族而戰,不為自由而戰,我只是為了你,泰蘭德。」

  然後,歷史開始了大轉變,伊利丹又一次打敗了燃燒軍團,他本應該成為英雄,但是他那心胸狹隘的哥哥卻再一次將他驅逐。伊利丹發怒了,他找來變異的上層精靈——Naga以及高級精靈的後裔血精靈們幫助自己。於是,這股新的勢力在艾澤拉斯世界所向披靡,伊利丹的火焰席捲了整個大陸,乃至外域!精靈們也將他們作為新的敵人。

  最後,他因為輕敵而倒在了亡靈天災首領阿爾薩斯的劍下,但是憑藉他那惡魔般恐怖的力量以及他孜孜不倦追求愛情的心,我們相信,伊利丹·怒風——這個偉大的英雄——是最終會回來的!(已經回來了,黑暗神殿啊.......-_-慘!)

  「對於愛情,一眼萬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