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凡·伊凡諾維奇·希施金

標籤: 暫無標籤

94

更新時間: 2013-12-07

廣告

伊凡·伊凡諾維奇·希施金(Ivan I. Shishkin),1832年生,是19世紀俄國巡迴展覽畫派最具代表性的風景畫家,也是19世紀後期現實主義風景畫的奠基人之一。

伊凡·伊凡諾維奇·希施金 -人物簡介
伊凡·伊凡諾維奇·希施金伊凡·伊凡諾維奇·希施金

伊凡諾維奇·希施金(Ivan I. Shishkin)(1832—1898),1832年1月13日,希施金出生於維亞特卡省葉拉布加市的一個商人家庭。童年在維亞特省度過,對當地的自然景色和森林留下深刻的印象。畢業於 Kazan Gymnasium,就讀莫斯科繪畫雕刻建築學院(Moscow School of Painting, Sculpture and Architecture)四年,又因獲得帝國獎學金(Imperial scholarship)前往歐洲學習,五年後成為帝國學院(Imperial Academy)的成員,與列維坦、艾瓦佐夫斯基和庫因哲等人成為當代最著名的風景畫家。 是19世紀俄國巡迴展覽畫派最具代表性的風景畫家,也是19世紀後期現實主義風景畫的奠基人之一,被克拉姆斯闊依稱為「俄國風景畫發展的里程碑」。

廣告

伊凡·伊凡諾維奇·希施金 -主要經歷

1852年,20歲的他來到莫斯科,考入繪畫雕刻和建築專科學校,入莫克里茨基工作室學習。4年後,即1856年畢業升入彼得堡美術學院,入畫家伏羅比約夫畫室學習五年,前後九年的藝術學習,使他繪畫基礎非常紮實。尤其他的前後兩位導師,都一致支持他對俄羅斯大自然的創作興趣,贊成他在藝術上專以描繪森林、樹木為己任的獨立發展道路的選擇。

1860年,他28歲以優異成績獲得金獎,走出校門,開始出國旅行曾到過瑞士、波西米亞、慕尼黑、蘇黎世、杜塞爾多夫等地訪問、考察和學習,直至1865年6月才返回俄羅斯。

由於經常與當時進步的現實主義畫家共同活動,希施金的思想有了很大的轉變,能聯繫俄羅斯民眾的現實,關注民主主義的社會思想,遂成為一位具有新的民主主義美學思想的風景畫家。

廣告

33歲時(1895年)又獲彼得堡美術學院院士稱號。1869年特列恰科夫畫廊獲得了希施金的第一件作品《莫斯科近郊的中午》。1873年因《森林密處》被授予教授稱號。這一年,他的妻子病逝。到1880年,他和女畫家奧爾加 拉格達結婚,但婚後第二年生下女兒后拉格達病逝。此後希施金遂潛心研究繪畫創作。

1894年,聖彼得堡美術學院進行改革,他參加了教學工作,和當時著名的畫家庫因芝一起分立了兩個風景畫工作室。但因為兩人風格不同,希施金注重基礎訓練,而庫因芝則善於裝飾,更吸引學生,希施金最終離開了美術學院。

第二年(1895年),希施金參加了俄羅斯美術家協會。1867年在和他的學生費多爾·瓦西里耶夫的姐姐葉甫蓋尼亞交往中,彼此產生愛情,並於1868年結婚。回國后,希施金成為以克拉姆斯科依為首的聖彼得堡美術家組合「星期四」的經常參與者。

廣告

伊凡·伊凡諾維奇·希施金 -作品風格

希施金的風景畫多以巨大的、充滿生命力的樹林為描繪對象,那些搖曳多姿的林木昂然挺立,充滿生機。繁木菁林,疏密有致,大森林的美與神秘,被渲染得淋漓盡致,可謂美不勝收。希施金所描繪的林木,無論是獨株,還是叢林都帶有史詩般的性質。林木的形象雄偉豪放,獨具個性,顯示出俄羅斯民族的性格。他一生為萬樹傳神寫照,描繪俄羅斯北方大自然的宏偉壯麗,探索森林的奧秘,被人們譽為「森林的歌手」。克拉姆斯柯依(伊萬·尼古拉耶維奇·克拉姆斯柯依)稱他為「俄國風景畫發展的里程碑」,並說「他一個人就是一個畫派」。

伊凡·伊凡諾維奇·希施金 -作品介紹
伊凡·伊凡諾維奇·希施金《松樹林之晨》

《松樹林之晨》

早晨的大森林,朝霧瀰漫,陽光剛從樹梢射進密林,人們呼吸到了潮濕的空氣,嗅到了青苔的芳香,頓時感到清新涼爽,心曠神怡。在這寧靜的大自然中,動物世界也充滿人性和人情意味,腐朽的老樹上,幾隻小熊和母熊團聚一起,母熊看著小熊嬉戲頑耍(據說熊是薩維茨基畫的),它揭示了宇宙萬物生生不息的規律。畫家完全沉浸在這大自然的詩情之中。

廣告

伊凡·伊凡諾維奇·希施金《松樹林》

《松樹林》

希施金最愛畫密密松樹林邊繁茂的小灌木和野花小草。在這幅畫中前景是給森林帶來生命的小溪,岸邊是倒斃的枯樹,而遠處是一派參天林木。天上有飛鳥,林間有小黑熊,這使寧靜的自然充滿生命的活力。 

伊凡·伊凡諾維奇·希施金 -作品評價

這位俄羅斯傑出的風景畫大師,一生中畫過千林萬樹,人們把他的繪畫譽為「大自然的肖像」,油畫《松林的早晨》是希施金的代表作之一。它揭示了森林中神秘和幽深的意境,使人身臨其境,心曠神怡。這幅油畫,把我們帶入一種非常優美的詩意般的境界中:早晨,金色的陽光透過朝霧射向林間,清新潮潤的空氣浸潤著密林,巍然挺拔的松樹枝葉繁茂,生機勃勃,表現了大自然無限的生機。在這大自然的懷抱中,你彷彿可以盡情地呼吸這甘美新鮮的空氣,你幾乎能興奮得叫出聲來,聆聽自己那激蕩於林間的回聲。在這安謐寂靜的環境中,幾隻活潑可愛的小熊在母熊的帶領下,來到林中嬉戲玩耍,它們攀援在一根折斷的樹榦上,相互引逗,似乎在練習獨立生活的本領。這一生動細節的描繪,使整個畫面產生了動靜結合的藝術效果,同時,也增強了觀者身臨其境的真實感。

廣告

在藝術表現上,這幅油畫獨具匠心,令人讚嘆不已。大片松林雖然布滿整個畫面,但是,由於安排得錯落有致,主次分明,虛實相間,使畫面顯得多而不亂,密而不塞,給人以疏朗、開闊、深遠的感覺。特別是畫家那種對大自然敏銳的觀察力和精湛的寫實功力,無論對粗獷的樹榦、舒展的枝葉,還是對盤曲的根部、附著的青苔的描繪,都使人感到格外的自然和親切,毫無雕琢的痕迹。光,在這幅風景畫里起了舉足輕重的作用,陽光給畫面帶來生命的顫動,它透過枝葉,在樹身上留下花邊狀的淡影,與地面的濃影形成對比。從密林深處升起的霧氣,畫得恰到好處,使畫面明朗,並賦予松林以神秘莫測的意味。畫面用色清新、明快、含蓄而豐富,充滿了朝氣,傾注著畫家對祖國,對大自然深厚的赤子之情。

伊凡·伊凡諾維奇·希施金 -藝術分析

希施金早年在莫斯科雕塑建築學校學習,後轉入彼得堡皇家美術學院,並以優異的成績獲得金質獎章畢業;畢業后潛心研究法國巴比松畫派的風景畫,並在表現大自然的空氣、陽光、色彩等方面取得了較大的進步。他一生熱愛自然並長期居住於林區之中,他這種對森林的熟悉熱愛並發現森林秘密之美的人始終懷著誠摯的情感去作畫,被人們稱為「森林的歌手」。因為在他筆下的森林已經不是簡單的寫生,而是融入了他對自己祖國壯麗山河的熱愛和對俄羅斯民族雄實深沉豪放性格的讚美。在他創作鼎盛之時的作品大多數是雄健挺拔的松樹和婆娑多姿的橡樹,他從樹的共性中找尋出不同的個性來表現,從而體現出畫面上不同的風采。

廣告

《麥田》是希施金早期的優秀作品,畫面中晴朗的天空下是一望無際的金色麥田,在麥田中間是一條通向遠方的小路,而麥田中聳立著健美挺拔、姿態各異而又富有韻律感的松樹,這樣的松樹表現出了生活的豐富和質樸的美,同時也讓觀眾倍感親切。在這幅作品中構圖平淡而富有節奏,這與俄羅斯民歌中的抑揚情調也是較為一致的。

《橡樹林》作於1887年,這是一幅表現在陽光照耀下的橡樹林,充滿了活力的橡樹在陽光下伸展著茂密的枝葉。它的枝幹高大,樹身上長滿了青苔,濃密的綠葉愈見深廣和雄偉,而地面上的花草、平靜的水池更加顯出橡樹林的深遠和厚密。這一切都十分準確地表現了俄羅斯大自然的風貌。希施金於1898年去世,《造船木森林》也是他生前最後一幅巨作。這幅作品氣勢雄偉,畫面布局豐滿、生動自然,一棵棵粗壯勻稱的大樹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格外精神,而林邊的小溪清澈見底,這一切把人們帶入了一個生機勃勃的世界。該作品在他晚年的作品中達到了很高的藝術成就,在世界表現風景的題材中,這也是一幅成功之作,我們可以這樣評價希施金的油畫藝術:它是一首大自然的讚美詩,同時也是畫家理想的境界。希施金筆下的森林是具有明朗清新的空氣環境,這也成為他抒發情感的重要手段,因為他筆下的自然景象是真實的,畫面中變化的光線繚繞在綠茵間的森林薄霧之中,這都使森林變得朦朧與柔和,從而使畫面顯得輕盈透明,也顯示出希施金對大自然的感受深刻而細膩。他對森林的落葉、樹枝、小溪和朝霧的細節,表現得生動而全面,並都具有節奏感和韻律感。在作品構圖中,畫家通過森林間樹木的間隔和樹枝的傾斜而形成了整體氛圍的烘托,並總是洋溢著對大自然的無限熱愛。他筆下所描繪的森林樹木總是鬱鬱蔥蔥、生機盎然,顯示出了無限的生命力,這是畫家的真實感受,也是人與自然最美妙的溝通,它使得人與自然變得更加聖潔和美好。 

伊凡·伊凡諾維奇·希施金 -油畫啟示

希施金一生追求對大的真實再現,但畫家把對景物寫生的目的只是為了準確地描繪下來的話,那麼也不會有我們現在所看到的生動而充滿力量的作品。畫家對藝術內涵的理解是根據藝術美的需要而作出的表現方式,這裡就包含著我們常常提到的構圖問題、色彩冷暖關係變幻問題、光對物象產生的影響變化等等。首先,構圖是根據我們畫面的主題思想來安排的。因為每個人都有著各自的審美需求,這就決定了我們在把握風景時有取有舍,從而學會藝術化地加工和表現,把自己感受最深刻、最典型的物象搬到畫面上去。相反如果我們把所見到的一切都畫進去,反而對畫面的整體效果和藝術性並不會起到什麼好的作用,這就是我們常說的去偽存真、去粗取精,適當地主觀安排畫面。在繽紛複雜的大自然中,希施金以他特有的感受對畫面進行細緻的斟酌,從而達到畫面關係的整體與和諧,這說明了對構圖的理解與把握是何等的重要。其次,色彩的豐富變化和冷暖關係在大自然中是很複雜的。我們要想表現大自然豐富多彩的物象就必須對色彩的基本原理內涵有深刻的理解和熟練的把握。因為在作畫時色彩間的關係並不是絕對而言的,它是通過相對比較而作出的判斷,如果我們單純孤立地去描繪和思考就不會真正地把握好色彩關係,當然也不會有好的效果。光對於我們來說都很熟悉,正因為它對大自然有著強烈的影響才使色彩產生了不同的微妙變化,如果我們忽視光對色彩的作用,那麼畫面便會失去應有的魅力。在希施金的油畫作品中,他把光對森林的影響表現得是那樣的微妙與豐富,我們都為之而驚嘆!

他在1886年的油畫作品《陽光下的松樹》中,整個畫面表現得生動而自然,在這裡並沒有修飾的痕迹,它把俄羅斯北國溫暖和煦的陽光表現得十分準確,瀟洒靈活的筆意使得畫面躍然生輝、氣韻盎然。這些都是對光很好的理解與運用。在希施金的油畫作品中形體關係與色彩的結合堪稱典範,這也是他的藝術作品美妙之處。設想如果畫面沒有色彩,那是多麼的蒼白無力,同樣,缺少形體關係也是沒有意義和空洞的。我們在寫生實踐中最突出的問題便是往往把自己所要描繪的物象照搬於畫面之上,並依據物象的局部去觀察形體和色彩,最後把局部進行拼湊而組成畫面,表面上看去很細膩、很準確,待到整體欣賞作品時形體和色彩的矛盾便顯現出來,這都是形體與色彩關係不和諧造成的。當我們研讀希施金的油畫作品時,在這方面是很有收益的。如油畫作品《松林中的早晨》作於1889年,這幅作品不單純是一幅風景畫,它是帶有一定戲劇性和情趣性的,這就更增加了色彩與形體結合的難度。但作者把風景與情節相結合表現的自然生動,同樣能夠陶冶人們的情操並深受廣大人民的喜愛。大自然是我們最好的老師,希施金的油畫藝術實踐了這句話的內涵,他在面對大自然物象時,總是能夠飽含一種激情與熱愛,並用自己心靈深處的情感精神去面對生活、面對大自然。他的藝術作品是率真的、強烈的。我們似乎能夠感覺到希施金在作畫時主要是憑藉自身的感受,但他更多的則是用主觀意識來客觀反映現實生活中的美,從而更好地傳達出自己的表現力和抒情性。縱觀希施金的每一幅油畫作品都是依靠自己的真誠情感和創造精神而獲得的,他能夠始終尊重自身的感受並形成自己的藝術特色。在現實生活中任何藝術的形成、存在、都有著自身的發展,在這裡希施金的油畫藝術也不例外,只要我們勤于思考、勇於實踐,便會從他的藝術作品中領悟到其中的奧秘與樂趣。 

伊凡·伊凡諾維奇·希施金 -藝術感悟

希施金的油畫作品是依據自己審美視角的一種思維感受方式來進行藝術創作的,其實每位藝術家創作的初始階段都應該有自己的藝術語言、藝術個性和較為獨特的生活感受,正如希施金熱愛大自然,熱愛大森林一樣;但隨著藝術創作的延伸和發展,藝術中的各種因素也在不斷地升騰與提高,直到最後有較為完整和諧的藝術作品產生。希施金的油畫作品能夠把握自己獨有的感受與表現方式,在現實平凡的素材中找到自己的藝術視角,從而揭開了藝術創作新的一頁。在他的油畫作品中有著豐富的畫面視覺效果並營造出了眾多的別具特色的森林意景,表達了人類複雜的精神活動,使一些無法用語言表達的思想成為現實。因此,他的藝術作品是把人們從一般的視角感性方面轉化並開拓,常人沒有感受到的而他卻富有創造性地提煉表現出來,從而把人們帶入到藝術的審美享受之中。希施金的藝術創作與他的生活感受和生活閱歷密切相關,他能夠站在一定的高度歌唱讚美自己的祖國和人民,是因為他有著時代的民族精神和傳統文化的感染與熏陶。他不是隨心所欲的,更不是個人主義的泛濫,他是在吸收和繼承傳統的基礎上隨著深厚紮實的基本功而顯示其光輝的。這使我們明白,藝術在創作中要不斷地發現和提高新的藝術視角,增強自身的生活感受和創造開拓性思維,使藝術作品不斷地獲得突破與創新。 

伊凡·伊凡諾維奇·希施金 -代表作品

《歇斯特羅列思科的橡樹》 1857   
《拉姆島上的松樹》 1858   
《拉瓦姆島風景》 1859 69*87cm   
《森林採伐》 1867   
《莫斯科近郊的中午》 1869 111.2*80.4cm   
《傘菌(習作)》 19世紀70年代 12.8*19.6cm   
《松樹林》 1872   
《杉樹林》 1873 144*98.5cm   
《森林密處》 1873   
《橡樹林中的刈草場》 1874   
《松林中的泉水》 1875   
《林中四月》   
《砍倒的松樹》 1875 50*80cm   
《麥田》 1878 107*187cm   
《林間小路》 1880 59*48cm   
《在平靜的原野上》 1883 136.5*203.5cm   
《森林遠景》 1884 112.8*164cm   
《陽光下的松樹》(習作)1886 102*70.2cm   
《橡樹》 1887 147*108cm   
《橡樹林》 1887 125*193cm   
《森林中的早晨》 1889 139*213cm   
《枯樹上的樹皮》(習作) 1889—1890 16.1*17.9cm   
《林中朝霧》 19世紀90年代   
《冬天的樹林》 1890   
《橡樹林里的雨天》 1891 124*203cm   
《挺立在北方曠野中的松樹》 1891 161*118cm   
《在伯爵夫人莫爾德韋諾瓦的森林裡》 1891   
《森林墓地》 1893   
《船材林》   
《森林王國》(逝世前夕)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