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廣告

山士奇陸輝史定吳成仲良雲宗武伍肅竺敬卻說山士奇原是沁州富戶子弟,膂力過人,好使棒;因殺人懼罪,遂投田虎部下,拒敵有功,偽受兵馬都監之職。

1 仲良 -歷史簡介


話說宋江在蓋州分定兩隊兵馬人數,寫成鬮子,與盧俊義焚香禱告。宋江拈起一個鬮子看時,卻是東路。盧俊義拈得西路,是不必說,只等雪凈起程。留下花榮,董平,施恩,杜興,撥兵二萬,鎮守蓋州。到初六日吉期,宋江,盧俊義準備起兵。忽報蓋州屬縣陽城,沁水兩處軍民,累被田虎殘害,不得已投順。今知天兵到來,軍民擒縛陽城守將寇孚,沁水守將陳凱,解赴軍前。兩縣耆老,率領百姓,牽羊擔酒,獻納城池。宋先鋒大喜,大加賞勞兩處軍民,給榜撫慰,復為良民。宋先鋒以寇孚,陳凱知天兵到此,不速來歸順,著即斬首祭旗,以賊人。

廣告

惟北面受敵,倘有賊兵,當設奇擊之,以喪賊膽,則賊人不敢南窺矣。」花榮等唯唯受命。宋江又執對盧俊義道:「今日出兵,卻得陽城,沁水獻俘之喜。二處既平,賢弟可以長驅直抵晉寧,早建大功,生擒賊首田虎,報效朝廷,同享富貴。」盧俊義道:「賴兄弟之威,兩處不戰而服。既奉嚴令,敢不盡心殫力!」宋江又取前日教蕭讓照依許貫忠圖畫,另寫成一軸,付與盧俊義收置備用。當下正先鋒宋江傳令撥兵三隊:林銶,索超,徐寧,張清,領兵一萬為前隊;孫立,朱仝,燕順,馬麟,單廷,魏定國,湯隆,李雲,領兵一萬為後隊;宋江與吳用統領其餘將佐,領兵三萬為中軍。三隊共軍兵五萬,望東北進發。副先鋒盧俊義辭了宋江,花榮等,管領四十員將佐,軍兵五萬,望西北進征。

花榮,董平,施恩,杜興,餞別宋江,盧俊義入城。花榮傳令,於城北五裡外,扎兩個營寨,施恩,杜興各領兵五千,設強弓硬弩,並諸般火器屯紮,以當敵鋒;又於東西兩路,設奇兵埋伏不題。其高平自有史進,穆弘,陵川自有李應,柴進,衡州自有公孫勝,張清,關勝,呼延灼,各各守御。看官記話頭。

廣告

且說宋先鋒三隊人馬,離蓋州行三十餘里。宋江在馬上,遙見前面有座山嶺。多樣時,漸近山下,卻在馬首之右。宋江觀看那山形勢,比他山又是不同,但見:

萬疊流嵐鱗次密,數峰連峙雁成行。嶺顛崖石如城郭,插天雲水蒼蒼。

宋江正在觀看山景,忽見李逵上前用手指道:「哥哥,此山光景,與前日夢中無異。」宋江即喚降將耿恭問道:「你在此久,必知此山來歷。若依許貫忠圖上,房山在州城東,當叫做天池嶺。」李逵道:「夢中那秀士,正是說天池嶺,我卻忘了。」耿恭道:「此山果是天池嶺,其顛石崖如城郭一般,昔人避兵之處。近來土人說此嶺有靈異,夜間石崖中,往往有紅光照曜。又有樵者到崖畔,有異香撲鼻。」宋江聽罷,便道:「如此卻符合李逵的夢。」是日兵行六十里安營,於路無話。不則一日,來到壺關之南,離關五里下寨。

廣告

卻說壺關原在山之東麓,山形似壺,漢時始置關於此,因此叫做壺關。山東有抱犢山,與壺關山麓相連。壺關正在兩山之中,離昭德城南八十裡外,乃昭德之險隘。上有田虎手下猛將八員,精兵三萬鎮守。那八員猛將是誰:

  山士奇 陸輝 史定 吳成

  仲良 雲宗武 伍肅 竺敬

卻說山士奇原是沁州富戶子弟,膂力過人,好使棒;因殺人懼罪,遂投田虎部下,拒敵有功,偽受兵馬都監之職。慣使一條四十斤重渾鐵棍,武藝精熟。田虎聞朝廷差宋江等兵馬前來,特差他到昭德,挑選精兵一萬,協同陸輝等鎮守壺關。彼處一應調遣,俱得便宜行事,不必奏聞。

山士奇到壺關,知蓋州失守,料宋兵必來取關,日月厲兵秣馬,準備迎敵。忽報宋兵已到關南五裡外紮營,士奇整點馬軍一萬,同史定,竺敬,仲良,各各披掛上馬,領兵出關迎敵,與宋兵對陣。兩邊列成陣勢,用強弓硬弩,射住陣腳。兩陣里花腔□鼓擂,雜彩綉旗搖。北陣門旗開處,一將立馬當先。看他怎生結束:

廣告

鳳翅明盔穩戴,魚鱗鎧甲重披。錦紅袍上織花枝,獅蠻帶瓊瑤密砌,純鋼鐵棍緊挺,青毛馬頻嘶。壺關新到大將軍,山都監士奇便是。

山士奇高叫:「水草寇,敢來侵犯我邊疆?」那邊「豹子頭」林銶驟馬出陣,喝道:「助虐匹夫,天兵到來,兀是抗拒!」捻矛縱馬,直搶士奇。二將搶到垓心,兩軍吶喊,二騎相交,四條臂膊縱橫,八隻馬啼撩亂,礩經五十餘合,不分勝負,林銶暗暗喝采。竺敬見士奇不能取勝,拍馬飛刀助戰,那邊「沒羽箭」張清飛馬接住。四騎馬在陣前兩對兒殺。張清與竺敬礩至二十餘合,張清力怯,拍馬便走。竺敬驟馬趕來,張清帶住花,向錦袋內取一石子,扭過身軀,覷定竺敬面門,一石子飛去,喝聲道:「著!」正中竺敬鼻凹,翻身落馬,鮮血迸流。張清回馬捻槍來刺,北陣里史定,仲良雙出,死救得脫。

關上見打翻一將,恐士奇有失,遂鳴金收兵。宋江亦令鳴金收兵回寨,與吳用商議道:「今日打翻一員賊將,少挫銳氣。我見山勢險峻,關形壯固,用何良策,可破此關。」林銶道:「來日扣關搦戰,一定要殺卻那個賊將,眾兄弟迸力衝殺上去。」吳用道:「將軍不可造次!孫武子云:『不可勝者,守也;也可勝者,攻也。』謂敵未可勝,則我當自守,彼敵可勝,則攻之爾。」宋江道:「軍師之言甚善。」

廣告

次日,林銶,張清來稟宋先鋒,要領兵搦戰。宋江吩咐道:「縱使戰勝,亦不得輕易上關。再令徐寧,索超領兵接應。」當下林銶,張清領五千軍馬,在關下搖旗擂鼓,辱罵搦戰,從辰至午,關上不見動靜。林銶與張清卻待要回寨,猛聽的關內一聲炮響,關門開處,山士奇同伍肅,史定,吳成,仲良,領兵二萬,衝殺下來。

林銶對張清道:「賊人乘我之疲,我等努力向前。」后隊索超,徐寧,領兵一齊上前。兩邊列陣,更不打話,尋對殺。林銶礩伍肅。士奇出馬,張清捻朵花接住。吳成,史定雙出,索超揮斧躍馬,力敵二將。當下兩軍迭聲吶喊,七騎馬在征塵影里,殺氣業中,燈影般捉對兒殺。正礩到酣鬧處,「豹子頭」林銶大喝一聲,只一矛將伍肅戮下馬來。吳成,史定兩個戰索超,兀是力怯,見那邊伍肅落馬,史定急賣個破綻,拍馬望本陣奔去。吳成見史定敗陣,隔開斧要走,被索超揮斧砍為兩段。山士奇見折了二將,撥馬回陣。張清趕上,手起一石子,打著腦後,頭盔鏗然有聲,驚的士奇伏鞍而走。仲良急領兵進關,被林銶等驅兵衝殺過來,北軍大敗。山士奇領兵亂攛入關,閉門不迭。林銶等直殺至關下,被關上矢石打射下來,因此不能得入。林銶左臂早中一矢,收兵回寨。宋江令安道全療治林銶箭瘡,幸的甲厚,不致傷重,不在話下。

廣告

且說山士奇進關,計點軍士,折去二千餘名,又折了二將。對眾商議:一面差人往威勝晉王處說,宋江等兵強將猛,難以抵敵,乞添差良將鎮守,庶保無虞,一面密約抱犢山守將唐斌,文仲容,崔野,領精兵悄地出抱犢之東,抄宋兵之後。約定日期,放炮為號,我這裡領兵出關,衝殺下來,兩路夾攻,必獲全勝。當下計議已定,堅守關隘,只等唐斌處消息不題。

再說宋先鋒見壺關險阻,急切不能破,相拒半月有餘,正在帳中納悶,忽報衛州關將軍差人馳書到來,內有機密事情。宋江與吳用連忙拆開觀看,書中說:

抱犢山寨主唐斌,原是蒲東軍官;為人勇敢剛直,素與關某結義。被勢豪陷害,唐斌忿怒,殺死仇家,官府追捕緊急。那時自蒲東南下,欲投梁山,路經此山被邦。當下唐斌與本山頭目文仲容,崔野爭礩,文崔二人,都不能贏他,因此請唐斌上山,讓他為寨主。舊年因田虎侵奪壺關,要他降順,唐斌本意不肯,后見勢孤,勉強降順。卻只在本山駐紮,為壺關犄角,以備南兵。近聞關某鎮守衛州,新歲元旦,唐斌單騎潛至衛州,訴說向來衷曲。他久慕兄長忠義,本欲歸順天朝,投降兄長麾下,建功贖罪。關某單騎同唐斌到抱犢山,見文仲容,崔野二人爽亮,毫無猥瑣之態。二人亦欲歸順,密約相機獻關,以為進身之資。

2 仲良 -相關詞條

程勝祖衛鶴喬鄆哥喬鄆哥
方天定婁敏中婁敏中於玉麟
王小二魚得源韓伯龍上官義




 

3 仲良 -相關鏈接

1.http://www.millionbook.com/gd/s/shinaian/shz/094.ht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