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尼弟子列傳

標籤: 暫無標籤

2344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這是仲尼弟子的一篇多人合傳。在這篇列傳中,有的人記述較詳,洋洋洒洒一大篇;有的人記述簡略,只有兩個字的人名。本傳主要記述了仲尼及其弟子的言語和行事。仲尼是中國古代偉大的思想家、教育家,雖然他「述而不作」,但他總結了前人的文化遺產並傳授給學生,打破了貴族壟斷教育的局面,首創私人講學的風氣,得以弟子三千,育有大賢七十。本傳在記述之中,仍然保留了孔子與弟子的問答形式。

仲尼弟子列傳 -內容提要

 

仲尼弟子列傳仲尼

《仲尼弟子列傳》主要取材於《論語》,並參以《春秋左氏傳》等古籍。而《論語》是仲尼弟子和再傳弟子輯錄而成,有的一篇包括若干章,有的一章只記一件事或幾句話,多是三言兩語,點滴事件,沒有繁複的文辭,很少有嚴整的結構;編纂語錄並無倫次,更不著眼於人物、人物描寫和性格特徵。而《春秋左氏傳》乃是編年之史,依時記事,人物事迹也必散漫於各處,支離破碎,難以集中。太史公囊括史料,分別為傳,使其人物的精神面貌、性格特徵赫然鮮明,人物事迹的來龍去脈亦清晰集中了。譬如,子路的愛好、志氣、性格、穿戴、為人,及其事迹,都集於一篇,使讀者對該人的形象,從逞勇、凌人轉變為懂禮、守義,從學習到出任地方長官,有一個完整的認識。特別是子路聽到蕢聵與孔悝作亂,「聞之而馳往」。為平息暴亂,結纓而死的前後,突現了子路「食其食者,不避其難」的性格。

廣告

仲尼弟子列傳 -寫作特點

 

仲尼弟子列傳子貢

子貢的傳記是一篇大文章。不僅事迹集中,而且形象刻劃得鮮明生動,更富於文學色彩。田常作亂,子貢出遊,指陳利害,道理奇特而切中要害。然後往返吳越之間,出謀劃策,之晉,返魯。所謂「子貢出,存魯,亂齊,破吳,強晉而霸越。子貢一使,使勢相破,十年之中,五國各有變」,充分展現了子貢口齒伶利,巧於辭令,胸中韜略和遊說的才能。子貢此傳,儘管被人指責為「與夫儀、秦、軫、代無以異也」、「遷之言、華而少實哉」,「跡近戰國策士之風」,正說明了子貢出遊的作用與價值。所謂的「華」,和「近戰國策之風」,正說明本傳的文彩,體現了太史公駕馭語言的功底。田常作亂,為轉移視線,欲移兵伐魯,孔子曰:「魯,墳墓所處,父母之國,國危如此,二三子何為莫出?」三言兩語,就突出孔子為保衛祖國,號召、激勵弟子為國排憂解難的動人形象。而子貢的說辭,大起大落,縱橫捭闔,語意貫通,間或排句、對偶、比喻、成語,如同長江大河,一瀉千里,使子貢的形象鮮明生動。

廣告

仲尼弟子列傳 -現代漢語版

孔子說:「跟著我學習而精通六藝的弟子有七十七人」,他們都是具有奇異才能的人。德行方面突出的:顏淵,閔子騫,冉伯牛,仲弓。擅長處理政事的:冉有,季路。語言方面的:宰我,子貢。文章博學方面的:子游,子夏。顓孫師偏激,曾參遲鈍,高柴愚笨,仲由粗魯,顏回經常貧窮無所有。端木賜不接受命運的擺布而去經營商業,不過他推測的行情經常是準確的。
孔子所禮敬的人:在周朝是老子;在衛國是蘧伯玉;在齊國是晏仲平;在楚國是老萊子;在鄭國是子產;在魯國是孟公綽。他也經常稱頌臧文仲、柳下惠、銅鞮伯華、介山子然,孔子出生的時間比他們都晚,不是同一時代的人。

仲尼弟子列傳顏回

顏回,是魯國人,字子淵。比孔子小三十歲。
顏淵問什麼是仁,孔子說:「約束自己,使你的言行符合於禮,天下的人就會稱許你是有仁德的人了。」
孔子說:「顏回!多麼德的人啊!吃的是一小竹筐飯,喝的是一瓢水,住在簡陋的衚衕里,一般人忍受不了這種困苦,顏回卻也不改變自己的樂趣。聽我授業時,顏回象個蠢笨的人,下課後考察他私下的言談,也能夠刻意發揮,顏回實在不笨。」「任用你的時候,就匡時救世,不被任用的時候,就藏道在身,只有我和你才有這樣的處世態度吧!」
顏回才二十九歲,頭髮就全白了,過早的死去。孔子哭得特別傷心,說:「自從我有了顏回,學生們越來越和我親近。」魯哀公問:「學生中誰是最好學習的?」孔子回答說:「有個叫顏回的人最好學習,從不把怒火轉移到別人身上,不再犯同樣的過失。不幸的是壽命很短,死了,現在就沒有這樣的人了。」

閔損,字子騫,比孔子小十五歲。
孔子說:「閔子騫太孝順啦!他侍奉父母,順從兄弟,別人對他的父母兄弟誇讚他都沒有非議的閑話。」他不做大夫的家臣,不要昏君的俸祿。
所以他說:「如果有人再來召我,我一定逃到汶水以北了。」

冉耕,字伯牛。孔子認為他有德行。
伯牛得了難治的病,孔子前去問候他,從窗戶里握手住他的手,說:「這是命啊!這樣好的人卻得了這樣的病,這是命啊!」

冉雍,字仲弓。
仲弓問如何處理政事,孔子說:「出門做事如同接待貴賓一樣謙恭有禮,使用百姓如同承辦隆重的祭典一樣虔誠謹慎。這樣,在諸侯的封國里任職,就沒人怨恨你,在卿大夫的家邑里任職也不會有人怨恨你。」
孔子認為仲弓在德行方面有成就,說:「冉雍啊,可以讓他作個卿大夫一樣的大官。」
仲弓的父親,是個地位卑微的人。孔子打比方說:「雜色牛生出紅色的小牛,兩角長得周正,即便你不想用它作祭品,山川的神靈難道會捨棄它嗎?」

冉求,字子有,比孔子小二十九歲。作李氏家臣之長。
季康了問孔子說:「冉求有仁德嗎?」孔子回答說:「有千戶人家的城邑,有百輛兵車的采邑,冉求能夠把那裡的軍政事物管理好。至於他仁德不仁德,我就不知道了。」季康子又問:「子路有仁德嗎?」孔子回答說:「象冉求一樣。」
冉求問孔子說:「聽到應做的事情就立刻行動嗎?」孔子回答說:「立刻行動。」子路問孔子說:「聽到應做的事就應該立刻行動嗎?」孔子回答說:「有父親兄長在,怎麼聽到就能立刻行動呢?」子華感到這件事很奇怪,不解地說:「我大膽地問問,為什麼問同樣的問題而回答卻不一樣呢?」孔子回答說:「冉求做事畏縮多慮,所以我激勵他。仲由做事有兩個人的膽量,所以我要抑制他。」

廣告

仲尼弟子列傳子路

仲由,字子路,卞地人。比孔子小九歲。
子路性情粗朴,喜歡逞勇鬥力,志氣剛強,性格直爽,頭戴雄雞式的帽子,佩戴著公豬皮裝飾的寶劍,曾經欺凌孔子。孔子用禮樂慢慢地誘導他,後來,子路穿著儒服,帶著拜師的禮物,通過孔子學生的引薦,請求作孔子的學生。
子路問如何處理政事,孔子說:「自己先給百姓作出榜樣,然後才能使百姓辛勤地勞作。」子路請求進一步講講。孔子說:「持久不懈。」
子路問:「君子崇尚勇敢嗎?」孔子說:「君子最崇尚的是義。君子只好勇而不崇尚義,就會叛逆作亂。小人只好勇而不崇尚義,就會做強盜。」
子路要聽到什麼道理,沒有馬上行動,只怕又聽到別的道理。
孔子說:「只聽單方面言辭就可以決斷案子的,恐怕只有仲由吧!」「仲由崇尚勇敢超過我之所用,就不適用了。」象仲由這種性情,不會得到善終。」「穿著用亂麻絮做的破舊袍子和穿著裘皮大衣的人站在一起而不認為羞愧的,恐怕只有仲由吧!」「仲由的學問好象登上了正廳,可是還沒能進入內室呢。」
季康子問道:「仲由有仁德嗎?」孔子答說:「擁有一千輛兵車的國家,可以讓他管理軍政事務,至於他有沒有仁德,我就不知道了。」
子路喜歡跟隨孔子出遊,曾遇到過長沮、桀溺、扛著農具的老人等隱士。
子路出任季氏的家臣,季孫問孔子說:「子路可以說是人臣了嗎?」孔子回答說:「可以說是備位充數的臣子了。」
子路出任蒲邑的大夫,向孔子辭行。孔子說:「蒲邑勇武之士很多,又難治理。可是,我告訴你:恭謹謙敬,就可以駕馭勇武的人;寬厚清正,就可以使大家親近;恭謹清正而社會安靜,就可以用來報效上司了。」
當初,衛靈公有位寵姬叫作南子。靈公的太子蕢聵曾得罪過她,害怕被謀殺就逃往國外。等到靈公去世,夫人南子想讓公子郢繼承王位。公子郢不肯接受,說:「太子雖然逃亡了,太子的兒輒還在。」於是衛國立了輒為國君,這就是衛出公。出公繼位十二年,他的父親蕢聵一直留在國外,不能夠回來。這時子路擔任衛國大夫孔悝采邑的長官。蕢聵就和孔悝一同作亂,想辦法帶人潛入孔悝家,就和他的黨徒去襲擊衛出公。出公逃往魯國,蕢聵進宮繼位,這就衛庄公。當孔悝作亂時,子路還有事在外,聽到這個消息就立刻趕回來。子羔從衛國城門出來,正好相遇,對子路說:「衛出公逃走了,城門已經關閉,您可以回去了,不要為他遭受禍殃。」子路說:「吃著人家的糧食就不能迴避人家的災難。」子羔終於離去了。正趕上有使者要進城,城門開了,子路就跟了進去。找到蕢聵,蕢聵和孔悝都在台上。子路說:「大王為什麼要任用孔悝呢?請讓我捉住他殺了。」蕢聵不聽從他的勸說。於是子路要放火燒台,蕢聵害怕了,於是叫石乞、壺黶到台下去攻打子路,斬斷了子路的帽帶。子路說:「君子可以死,帽子不能掉下來。」說完系好帽子就死了。
孔子聽到衛國發生暴亂的消息,說:「唉呀,仲由死了!」不久,果真傳來了他的死訊。所以孔子說:「自從我有了仲由,惡言惡語的話再也聽不到了。」這時,子貢正為魯國出使到了齊國。

宰予,字子我。他口齒伶俐,擅長辭辯。拜在孔子門下以後,問道:「一個人的父母死了,守孝三年,時間不是太長了嗎?君子三年不習禮,禮義必定會毀壞;三年不演奏音樂,音樂一定會敗環。一年間,陳舊的穀子吃完了,新的穀子又成熟了,鑽木取火的木材換遍了,守喪一年也就可以了。」孔子說:「只守喪一年,你內心安不安呢?」宰我回答說:「心安。」孔子說:「你既然感到心安理得,你就這樣做吧。君子守孝期間,即使吃美味的食品,也感覺不到甜美,聽到動聽的音樂也感覺不到高興,所以君子才不這樣做呀。」宰我退了出去,孔子說:「宰予不是個仁人君子啊!孩子生下來三年,才能脫離母親的懷抱。為父母守孝三年,是天下共同遵行的禮儀啊。」
宰予白天睡大覺。孔子說:「腐朽了的木頭是不能雕刻器物的,腐穢的牆壁是不能夠粉刷的。」
宰我詢問五帝的德行,孔子回答說:「你不是問這種問題的人。」
宰我做齊國臨菑的大夫,和田常一起同謀作亂,因此被滅族,孔子為他感到羞恥。
端木賜,是衛國人,字子貢。比孔子小三十一歲。

廣告

仲尼弟子列傳子貢

子貢口齒伶俐,巧於辭令,孔子常常駁斥他的言辭。孔子問子貢說:「你和顏回比,誰更加出色?」子貢回答說:「我怎麼敢指望跟顏回相比呢?顏回聽知一個道理,能夠推知十個道理,我聽說一個道理,也不過推導出兩個道理。」
子貢拜在孔子門下求學以後,問道:「我是什麼樣的人?」孔子說:「你象個有用器物。」子貢說:「什麼樣的器物呀?」孔子說:「宗廟裡的瑚璉呀。」
陳子禽問子貢說:「仲尼在哪裡得來這麼廣博的學問啊?」子貢說:「文王、武王的治國思想並沒有完全丟掉,還在人間流傳,賢能人記住它重要的部分,不賢的人只記住了它細枝末節,無處不有文王、武王的思想存在著。先生在哪裡不能學習,又何必要有固定的老師!」陳子禽又問道:「孔子每到一個國家,一定了解到這個國家的政事。這是請求人家告訴他的呢,還是人家主動告訴他的呢?」子貢說:「先生憑藉著溫和、善良、恭謹、儉樸、謙讓的美德得來的。先生這種求得的方式,或許與別人求得的方式不同吧。」
子貢問孔子說:「富有而不驕縱,貧窮而不諂媚,這樣的人怎麼樣?」孔子說:「可以了;不過,不如即使貧窮樂於恪守聖賢之道,雖然富有卻能處事謙恭守禮。」
田常想要在齊國叛亂,卻害怕高昭子,國惠子,鮑牧,晏圉的勢力,所以想轉移他們的軍隊去攻打魯國。孔子聽說這件事,對門下弟子們說:「魯國,是祖宗墳墓所在的地方,是我們出生的國家,我們的祖國危險到這種地步,諸位為什麼不挺身而出呢?」子路請求前去,孔子制止了他。子張、子石請求前去救魯,孔子也不答應。子貢請求前去救魯,孔子答應他。
子貢就出發了,來到齊國,遊說田常說:「您攻打魯國是錯誤的。魯國,是難攻打的國家,它的城牆單薄而矮小,它的護城河狹窄而水淺,它的國君愚昧而不仁慈,大臣們虛偽而中用,它的士兵百姓又厭惡打仗的事,這樣的國家不可以和它交戰。您不如去攻打吳國。吳國,它的城牆高大而厚實,護城河寬闊而水深,鎧甲堅固而嶄新,士卒經過挑選而精神飽滿,可貴的人才、精銳的部隊都在那裡,又派英明的大臣守衛著它,這樣的國家是容易攻打的。」田常頓時忿怒了,臉色一變說:「你認為難,人家認為容易;你認為容易的,人家認為是難的。用這些話來指教我,是什麼用心?」子貢說:「我聽說,憂患在國內的,要去攻打強大的國家;憂患在國外的,要去攻打弱小的國家。如今,您的憂患在國內。我聽說您多次被授予封號而多次未能封成,是因為朝中大臣的有反對你的呀。現在,你要攻佔魯國來擴充齊國的疆域,若是打勝了,你的國君就更驕縱,佔領了魯國土地,你國的大臣就會更尊貴,而您的攻勞都不在其中,這樣,您和國君的關係會一天天地疏遠。這是您對上使國君產生驕縱的心理,對下使大臣們放縱無羈,想要因此成就大業,太困難啦。國君驕縱就要無所顧忌,大臣驕縱就要爭權奪利,這樣,對上您與國君感情上產生裂痕,對下您和大臣們相互爭奪。象這樣,那您在齊國的處境就危險了。所以說不如攻打吳國。假如攻打吳國不能取得勝利,百姓死在國外,大臣率兵作戰朝廷勢力空虛,這樣,在上沒有強臣對抗,在下沒有百姓的非難,孤立國君專制齊國的只有您了。」田常說:「好。雖然如此,可是我的軍隊已經開赴魯國了,現在從魯國撤軍轉而進兵吳國。大臣們懷疑我,怎麼辦?」子貢說:「您按兵不動,不要進攻,請讓我為您出使去見吳王,讓他出兵援助魯國而攻打齊國,您就趁機出兵迎擊它。」田常採納了子貢的意見,就派他南下去見吳王。
子貢遊說吳王說:「我聽說,施行王道的不能讓諸侯屬國滅絕,施行霸道的不能讓另外的強敵出現,在千鈞重的物體上,再加上一銖一兩的分量也可能產生移位。如今,擁有萬輛戰車的齊國再獨自佔有千輛戰車的魯國,和吳國來爭高低,我私下替大王感到危險。況且去援救魯國,是顯揚名聲的事情;攻打齊國,是能獲大利的事情。安撫泗水以北的各國諸侯,討伐強暴的齊國,用來鎮服強大的晉國,沒有比這樣做獲利更大的了。名上保存危亡的魯國,實際上阻阨了強齊的擴張,這道理,聰明人是不會疑的。」吳王說:「好。雖然如此,可是我曾經和越國作戰,越王退守在會稽山上棲身,越王自我刻苦,優待士兵,有報復我的決心。您等我攻打越國后再按您的話做罷。」子貢說:「越國的力量超不過魯國,吳國的強大超不過齊國,大王把齊國擱置在一邊,去攻打越國,那麼,齊國早已平定魯國了,況且大王正借著」使滅亡之國復存,使斷絕之嗣得續「的名義,卻攻打弱小的越國而害怕強大的齊國,這不是勇敢的表現。勇敢的人不迴避艱難,仁慈的人不讓別人陷入困境。聰明的人失掉時機,施行王道的人不會讓一個國家滅絕,憑藉這些來樹立你們的道義。現在,保存越國向各國諸侯顯示您的仁德,援助魯國攻打齊國,施加晉國以威力,各國諸侯一定會競相來吳國朝見,稱霸天下的大業就成功了。大王果真畏忌越國,我請求東去會見越王,讓他派出軍隊追隨您,這實際上使越國空虛,名義上追隨諸侯討伐齊國。」吳王特別高興,於是派子貢到越國去。

廣告

仲尼弟子列傳子貢

越王清掃道路,到郊外迎接子貢,親自駕馭著車子到子貢下榻的館舍致問說:「這是個偏遠落後的國家,大夫怎麼屈辱自己莊重的身份光臨到這裡來了!」子貢回答說:「現在我已勸說吳王援救魯國攻打齊國,他心裡想要這麼做卻害怕越國,說:『等我攻下越國才可以』。像這樣,攻破越國是必然的了。況且要沒有報復人的心志而使人懷疑他,太拙劣了;要有報復人的心志又讓人知道他,就不安全了;事情還沒有發動先叫人知道,就太危險了。這三種情況是辦事的最大禍患。」勾踐聽罷叩頭到地再拜說:「我曾不自量力,才和吳國交戰,被圍困在會稽,恨入骨髓,日夜唇焦舌燥,只打算和吳王一塊兒拚死,這就是我的願望。」於是問子貢怎麼辦。子貢說:「吳王為人兇猛殘暴,大臣們難以忍受;國家多次打仗,弄得疲憊衰敗,士兵不能忍耐;百姓怨恨國君,大臣內部發生變亂;伍子胥因諫諍被殺死,太宰嚭執政當權,順應著國君的過失,用來保全自己的私利:這是殘害國家的政治表現啊。現在大王果真能出兵輔佐吳王,以投合他的心志,用重金寶物來獲取他的歡心,用謙卑的言辭尊他,以表示對他的禮敬,他一定會攻打齊國。如果那場戰爭不能取勝,就是大王您的福氣了。如果打勝了,他一定會帶兵逼近晉國,請讓我北上會見晉國國君,讓他共同攻打它,一定會削弱吳國的勢力。等他們的精銳部隊全部消耗在齊國,重兵又被晉國牽制住,而大王趁它疲憊不堪的時候攻打它,這樣一定能滅掉吳國。」越王非常高興,答應照計行動。送給子貢黃金百鎰,寶劍一把,良矛二支。子貢沒有接受,就走了。
子貢回報吳王說:「我鄭重地把大王的話告訴了越王,越王非常惶恐,說:『我很不走運,從小就失去了父親,又不自量力,觸犯吳國而獲罪,軍隊被打敗,自身受屈辱,棲居在會稽山上,國家成了荒涼的廢墟,仰賴大王的恩賜,使我能夠捧著祭品而祭祀祖宗,我至死也不敢忘懷,怎麼另有其他的打算!』」過了五天,越國派大夫文種以頭叩地對吳王說:「東海役使之臣勾踐謹派使者文種,來修好您的屬下近臣,托他們向大王問候。如今我私下聽說大王將要發動正義之師,討伐強暴,扶持弱小,困扼殘暴的齊國而安撫周朝王室,請求出動越國境內全部軍隊三千人,勾踐請求親自披掛鎧甲、拿著銳利的武器,甘願在前面去冒箭石的危險。因此派越國卑賤的臣子文種進獻祖先珍藏的寶器,鎧甲十二件,斧頭、屈盧矛、步光劍、用來作貴軍吏的賀禮。」吳王聽了非常高興,把文種的話告訴子貢說:「越王想親自跟隨我攻打齊國,可以嗎?」子貢回答說:「不可以。使人家國內空虛,調動人家所有的人馬,還要人家的國君跟著出征,這是不道義的。你可接受他的禮物,允許他派出軍隊,辭卻他的國君隨行。」吳王同意了,就辭謝越王。於是吳王就是調動了九個郡的兵力去攻打齊國。
子貢因而離開吳國前往晉國,對晉國國君說:「我聽說,不事先謀划好計策,就不能應付突然來的變化,不事先治理好軍隊,就不能戰勝敵人。現在齊國和吳國即將開戰,如果那場戰爭吳國不能取得勝利,越國必定會趁機擾亂它;和齊國一戰取得了勝利,吳王一定會帶他的軍隊逼近晉國。」晉非常恐慌,說:「那該怎麼辦呢?」子貢說:「整治好武器,休養士卒,等著吳軍的到來。」晉君依照他的話做了。
子貢離開晉國前往魯國。吳王果然和齊國人在艾陵打了一仗,把齊軍打得大敗,俘虜了七個將軍的士兵而不肯班師回國,果然帶兵逼近晉國,和晉國人在黃池相遇。吳晉兩國爭雄,晉國人攻擊吳國,大敗吳軍。越王聽到吳軍慘敗的消息,就渡過江去襲擊吳國,直打到離吳國都城七里的路程才安營紮寨。吳王聽到這個消息,離開晉國返回吳國,和越國軍隊在五湖一帶作戰。多次戰鬥都失敗了,連城門都守不住了,於是越軍包圍了王宮,殺死了吳王夫差和他的國相。滅掉吳國三年後,越國稱霸東。
所以,子貢這一出行,保全了魯國,擾亂了齊國,滅掉了吳國,使晉國強大而使越國稱霸。子貢一次出使,使各國形勢發生了相應變化,十年當中,齊、魯、吳、晉、越五國的形勢各自有了變化。
子貢擅長囤積居奇,賤買貴賣,隨著供需情況轉手謀取利潤。他喜歡宣揚別人的長處,也不隱瞞別人的過失。曾出任過魯國和衛國的國相,家產積累千金,最終死在齊國。

言偃,是吳國人,字子游。比孔子小四十五歲。
子游受業以後,出任武城的長官。孔子路過武城,聽到彈琴唱歌的聲音。孔子微微地笑了,說:「殺雞何必用宰牛刀呢?」子遊說:「從前我聽先生說過:『有才德的人學了禮樂,就會涵養仁心,愛護人民;普通人學了禮樂,就會謹守法規,容易使喚。』」孔子對隨行的學生們說:「諸位,言偃的話是對的。我剛才說的那句話不過是開玩笑罷了。」孔子認為子游熟習文章博學。

卜商,字子夏。比孔子小四十四歲。
子夏問道:「『姣美的笑容嫵媚動人啊,明沏的眼珠流動生輝啊,信佛潔白的生綃染上了絢爛的文彩』,這三句詩是什麼意思?」孔子回答說:「繪畫要先有潔白的底子,然後再彩飾圖畫。」子夏說:「是不是禮樂的產生在仁義之後呢?」孔子說:「卜商啊,現在可以和你討論《詩經》了。」
子貢問道:「顓孫師和卜商那一位更強些?」孔子說:「師么,有些過分,商么,有些趕不上。」子貢說:「那麼顓孫師好一些嗎?」孔子說:「過分和趕不上同樣是不完美的。」
孔子對子夏說:「你要立志作個有才德的讀書人,不要作淺薄不正派的讀書人。
孔子逝世后,子夏定居河西教授學生,成了魏文侯的教師。子夏的兒子死了,把眼睛都哭瞎了。

顓孫師,是陳國人,字子張。比孔子小四十八歲。
子張向孔子學習求取官職俸祿的方法。孔子說:「多聽人家說,對疑難未解的,不要妄加評論,其餘有把屋的要謹慎地說出,能少犯錯誤;多看人家行事,對疑難未解的,不要妄加行動,其餘有把握的要謹慎地行動,能減少懊悔。說話的錯誤少、行動的懊悔少,你要求取的官職俸祿就在裡面了。」
有一天子張跟隨孔子在陳國和蔡國之間的被圍困,子張問怎樣才能處處行得通。孔子說:「說話要忠誠信實,行為要真誠恭敬,即使在南蠻北狄也行得通;說話不忠誠信實,行為不真誠恭敬,即使是在本鄉本土,能行得通嗎?站著的時候,就象『忠信篤敬』幾個字呈現在眼前;坐在車上,就象『忠信篤敬』幾個字掛在車前的橫木上,做到這種地步之後,就到處行得通了。」子張就把這些話寫在束腰的大帶子上。
子張問:「讀書人怎樣做才可以叫通達了呢?」孔子說:「你所說的通達,是指的什麼呢?」子張回答說:「在諸侯的邦國中一定要有聲望,在卿大夫家裡也一定要有聲譽。」孔子說:「這是聲望,不是通達。所謂通達,應當是立身正直而好義,審度別人的言論,觀察別人的表情,時常想著謙恭退讓,這樣,在諸侯的邦國和卿大夫的封地一定能夠通達。所說的聲望,外表上好象追求仁德的樣子,而實際行動上卻違背仁德,自己要安然處之,毫不懷疑,這樣的人在諸侯的邦國和卿大夫的封地一定能取得名望。」

廣告

仲尼弟子列傳曾參

曾參,是南武城人,字了輿,比孔子小四十六歲。
孔子認為他能通達孝道,所以傳授他學業。他撰寫了一部《孝經》。他死在魯國。

澹臺滅明,是武城人,字子羽。比孔子小三十九歲。
他的體態相貌很醜陋。想要事奉孔子,孔子認為他資質低下。從師學習以後,回去就致力於修身實踐,處事光明正大,不走邪路,不是為了公事,從來不去會見公卿大夫。
他往南遊歷到長江,追隨他的學生有三百人,他獲取、給予離棄、趨就都完美無缺,他的聲譽傳遍了四方諸侯。孔子聽到這些事,說:「我只憑言辭判斷人,對宰予的判斷就錯了;單從相貌上判斷人,對子羽的判斷就錯了。」
宓不齊,字子賤。比孔子小三十歲。
孔子談論宓子賤,說:「子賤真是個君子啊!假如魯國沒有君子,這個人又從哪兒學到這種好品德呢?」
子賤出任單父地方長官,回來向孔子報告,說:「這個地方有五個人比我賢能,他們教給我施政治民的方法。」孔子說:「可惜呀!不齊治理的地方太小了,要是治理的地方大就差不多了。」

原憲,字子思。
子思問什麼是恥辱。孔子說:「國家政治清明,可以做官領取俸祿,卻不能有所見樹。國家政治黑暗,做官領取俸祿,卻不能獨善其身,就是恥辱。
子思說:「好勝、自我誇耀、怨恨、貪慾都沒有顯現出來,可以算是做到了仁了嗎?」孔子說:「可以說是難能可貴了,是否算是做到仁,那我就不知道了。」
孔子逝世以後,原憲就跑到低洼積水、野草叢生的地方隱居起來。子貢做了衛國的國相,出門車馬接連不斷,排開叢生的野草,來到偏遠簡陋破敗的小屋,前去看望原憲。原憲整理好破舊的衣帽,會見子貢。子貢見狀替他感到羞恥,說:「難道你很困窘嗎?」原憲回答說:「我聽說,沒有財產的叫做貧窮,學習了道理而不能施行的叫做困窘。像我,貧窮,不是困窘啊。」子貢感到很慚愧,不高興地離去了,一輩子都為這次說錯了話感到羞恥。

公冶長,是齊國人,字子長。
孔子說:「公冶長,可以把女兒嫁給他,即使他在囚禁之中,並不是他的罪過。」就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了他。

南宮括,字子容。
南宮括問孔子說:「羿擅長射箭,奡擅長蕩舟,他們都不能夠善終;禹、稷親自耕種而為什麼能得到天下呢?」孔子不回答。南子容退出后,孔子說:「這個人真是個君子啊!這個人崇尚道德啊!」孔子評論他說:「國家政治清明,他會被任用;國家政治黑暗,他也不會遭受刑罰」。他把「白珪之玷」的幾句詩再三吟誦,孔子就把自己的侄女嫁給了他。

公皙哀,字季次。
孔子說:「天下的讀書人沒有善行,大多數作了卿大夫們的家臣,在都邑作官,只有季次不曾出來作官。」

曾蒧,字皙。
他陪著孔子,孔子說:「談談你的志趣。」曾蒧說:「穿著剛做好的春裝,和五六個成年人,六七個小孩子,在沂水裡洗個澡,在祈雨台上吹吹風,唱著歌回來。」孔子聽了,長長地嘆息說:「我贊成曾蒧的志趣啊!」

顏無繇,字路。顏路,是顏回的父親,父子倆曾先後在孔子門下求學。
顏回死了,顏路貧窮,請求孔子把車子賣掉安葬顏回。孔子說:「孔鯉不論是有才華或沒有才華,但對我們來說都是自己的兒子。孔鯉死了,只有內棺,沒有外槨,我不能賣掉車子徒步走路給他買槨,因為我曾經位居大夫行列,那是不可以徒步行走的。」

商瞿,是魯國人。字子木,比孔子小二十九。
孔子把《易經》傳授給商瞿,商瞿傳給楚國人臂子弘,子弘傳給江東人矯子庸疵,庸疵傳給燕國人周子家豎,周豎傳給淳于人光子乘羽,光羽傳給齊國人田子庄何,田何傳給東武人王子中同,中同傳給菑川人楊何。楊何在漢武元朔年間,因為研究《易經》出任子當朝的中大夫。
高柴,字子羔。比孔子小三十歲。
子羔的身長不足五尺,在孔子門下學習,孔子認為他很愚笨。
子路派子羔擔任費邑的長官。孔子說:「這是殘害人家的子弟!」子路說:「那裡有人民百姓。有祭祀土神和穀神的廟宇,為什麼一定要讀書才叫做學問呢?」孔子說:「所以我厭惡用花言巧語諂媚的人」。

漆雕開,字子開。
孔子叫子開去做官,子開回答說:「我對作官還沒有信心。」孔子聽了很高興。

公伯繚,字子周。
子周在季孫面前說子路的壞話,子服景伯把這件事告訴了孔子並且說:「季孫本來就有了疑心,可是我還有力量殺死公伯繚,把他的屍體陳放在街頭示眾。」孔子說:「正道能夠行得通,那是天意,正道廢棄不能施得,也是天意,公伯繚對天意又能怎麼樣呢?」

司馬耕,字子牛。
子牛話多而性情急躁。他向孔子問仁德,孔子說:「有仁德的人,說話很謹慎。」子牛又問:「說話很謹慎,這就可以算是仁德嗎?」孔子說:「做起來很困難,說起來能不謹慎嗎!」
子牛問怎樣才算是君子,孔子說:「一個君子既不憂愁,也不畏懼。」他接著問:「不憂愁,不畏懼,這就可以算是君子嗎?」孔子說:「自我反省,內心無愧,有什麼憂愁,有什麼畏懼的呢!」

樊須,字子遲。比孔子小三十六歲。
樊須向孔子請求學種莊稼,孔子說:「我不如老農民。」又請求學種疏菜,孔子說:「我不如老菜農。」樊遲退出后,孔子說:「樊須,是個志向淺薄的小人啊!統治者提倡禮義,百姓就沒有人敢不敬;統治者誠懇信實,百姓就沒有人敢不說真情實話。如果能這樣,那麼四方的百姓就會背負著包裹著的孩子前來投奔,哪裡用得著自己種莊稼。
樊遲問什麼是仁德,孔子說:「愛所有的人!」又問什麼智慧,孔子說:「了解人。」

有若,比孔子小四十三歲。有若說:「禮的應用,以恰到好處為可貴。過去聖明的君王治理國家的辦法,最高明的地方就在這裡;小事大事都按照這一條原則去理,有時就行不通;但是只知道和的重要而一味地追求和,而不用禮去節制它,也是不可行的。」有若又說:「所守的信約要符合於義,這約言就能經得起實踐的檢驗。恭敬要符合禮,就能避免恥辱;依傍那些不失為親近的人,也就可靠了。」
孔子逝世以後,學生們都很懷念他。有若長得很象孔子,學生們共同擁戴他當教師,就象當年侍奉孔子一樣對待他。有一天,學生進來問他說:「從前先生正要出行,就叫同學們帶好雨具,不久果真下起雨來。同學們請教說:『先生怎麼知道要下雨呢?』先生回答說:『《詩經》里不是說了嗎:月亮依附於畢星的位子上,接著就會下大雨。昨天夜裡月亮不是宿在畢星的位子上嗎?』有一天,月亮又宿在畢星的位了上,卻沒有下雨。商瞿年紀大了還沒有兒子,他的母親要替他另外娶妻。孔子派他到齊國去,商瞿的母親請求不要派他。孔子說:『不要擔憂,商瞿四十歲以後會有五個男孩子。』過後,果真是這樣的。請問先生當年怎麼能夠預先知道是這樣的呢?」有若沉默無以回答。學生們站起來說:「有先生,你躲開這兒吧,這個位子不是您能坐的啊!」
公西赤,字子華。比孔子小四十二歲。
子華出使去齊國,冉有為他的母親向孔子請求糧食。孔子說:「給他一釜。」冉有請求增加,孔子說:「那就給他一庾。」,冉有給了她五秉糧食。孔子說:「公西赤到齊國去,坐的是肥馬拉的車子,穿的是又輕又暖的裘皮衣裳。我聽說,君子救濟緊急需要的窮人而不是為他增加財富。

巫馬施,字子旗,比孔子小三十歲。
陳司敗問孔子說:「魯昭公懂禮嗎?」孔子說:「懂禮。」孔子出去后,陳司敗向巫馬旗作了個揖說:「我聽說君子是不偏私袒護的,莫非君子也會偏私袒護?魯昭公娶來吳女作夫人,給她起名叫她孟子。孟子本姓姬,避忌稱呼同姓,所以叫她吳孟子。魯君要是懂得禮儀,那還有誰不懂得禮節呢?」巫馬施把這些話轉告給孔子,孔子說:「我真幸運,如果有了過失,人家一定會知道。作臣子的不能說國君的過錯的,替他避忌的人,就是懂禮啊。」
梁鱣,字叔魚,比孔子小二十九歲。
顏幸,字子柳,比孔子小四十六歲。
冉儒,字子魯,比孔子小五十歲。
曹,字子循,比孔子小五十歲。
伯虔,字子析,比孔子小五十歲。
公孫龍,字子石,比孔子小五十三歲。
從子石以上三十五人,他們的年齡、姓名和受業經過、事迹都能明顯地見么文字記載。其餘的四十二人,沒有年齡可考,也沒有文字記載的記在下面:
冉季,字子產。
公祖名茲,字子之。
秦祖,字子南。
漆雕哆,字子斂。
顏高,這字驕。
漆雕徒父。
壤駟赤,字子徒。
商澤。
石作蜀,字子明。
任不齊,字選。
公良儒,字子正。
后處,字子里。
秦冉,字開。
公夏首,字乘。
奚容箴,字子皙。
公肩定,字子中。
顏祖,字襄。
鄡單,字子家。
句井疆。
罕父黑,字子索。
秦商,字子丕。
申黨,字周。
顏之仆,字叔。
榮旗,字子祈。
縣成,字子祺。
左人郢,字行。
燕伋,字思。
鄭國,字子徒。
秦非,字子之。
施之常,字子恆。
顏噲,字子聲。
步叔乘,字子車。
原亢,字籍。
樂欬,字子聲。
廉絜,字庸。
叔仲會,字子期。
顏何,字冉。
狄黑,字皙。
邦巽,字子斂。
孔忠。
公西輿如,字子上。
公西葳,字子上。

太史公說:「後世學者們都稱述孔子門下七十位門徒,讚譽他們的人,有的超過了他們的實際,詆毀他們的人,有的損害了他們的真實形象。」總之,誰都沒有看到他們的真實相貌,而議論品評。孔門弟子的生平事迹還是孔氏古文接近真相,關於孔子門下弟子們的名字、姓氏、言行等情況,我全部取自《論語》的弟子問答,編次成篇,有疑問的地方就空缺著。

仲尼弟子列傳 -文言註釋版

 

仲尼弟子列傳孔子

孔子曰:「受業身通者七十有七人」①,皆異能之士也。德行:顏淵、閔子騫、冉伯牛、仲弓。政事:冉有、季路。言語:宰我、子貢。文學②:子游、子夏。師也辟③,參也魯④,柴也愚⑤,由也喭⑥,回也屢空⑦。賜不受命而貨殖焉⑧,億則屢中⑨。
①受業身通者:接受教育身通六藝(禮、樂、射、御、書、數)的人。受業,從師學習。七十有七人:即七十七人。有,用在整數與零數之間,相當於「又」。②文學:指文獻,是孔門四科之一。③辟:偏激。④魯:遲鈍。⑤愚:愚笨,憨直。⑥喭(yàn,雁):粗魯,鹵莽。⑦屢空:經常空匱,貧窮得一無所有。⑧不受命:不相信什麼天命。貨殖:經商。⑨億:同「臆」。推測,揣度。中(zhòng,仲):符合,適合。按從「德行」到段末,見於《論語•先進》,唯句序略有不同。

孔子之所嚴事①:於周則老子;於衛,蘧伯玉;於齊,晏平仲;於楚,老萊子;於鄭,子產;於魯,孟公綽。數稱臧文仲②、柳下惠、銅鞮伯華、介山子然,孔子皆后之,不並世③。
①所嚴事:所禮敬的人。嚴,禮敬。事,奉事。②數:屢次。稱:稱頌,讚許。③不並世:不在同一時代。

仲尼弟子列傳顏回

顏回者,魯人也,字子淵。少孔子三十歲①。
顏淵問仁②,孔子曰:「克已復禮③,天下歸仁焉④。」
①少:年紀輕。這裡是「小於」的意思。②仁:古代儒家一種含義廣泛的道德範疇。孔子言「仁」,包括恭、寬、信、敏、惠、智、勇、忠、恕、孝、悌等內容,其核心是指人與人的關係問題;要親善,要愛人。這是孔子的最高道德標準。③克已復禮:約束自己,使言行符合於禮。復,返。④歸仁:稱之為仁。歸,稱讚,稱許。仁,仁德,仁人。按「顏淵問仁」見於《論語•顏淵》。

孔子曰:「賢哉問也!一簞食①,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②,回也不改其樂。」「回也如愚③;退而省其私④,亦足以發⑤,回也不愚。」「用之則行,舍之則藏,唯我與爾有是夫!」
①簞(dān,丹):古代盛飯的圓形竹器。②堪:忍受,經得起。按「賢哉回也」云云見於《論語•雍也》。③回也如愚:顏回聽孔子授業,沉默而思考,象個愚笨的人。④省:察看,考察,猶今語之「反思」。⑤發揮,闡發。按「回也如愚」云云見於《論語•為政》。與原文微有不同。

回年二十九,發盡白,蚤死①。孔子哭之慟②,曰:「自吾有回,門人益親。」魯哀公問:「弟子孰為好學?」孔子對曰:「有顏回者好學,不遷怒,不貳過③。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則亡④。」
①蚤:通「早」。②慟:極度悲哀。《論語•先進》篇云:「顏淵死,子哭之慟。」③貳過:再犯同一過失。貳,再,重複。④亡:通「無」。按「魯哀公問」云云見於《論語•雍也》,唯「今也則亡」后省「聞好學者也」句。又《先進》篇有季康子問「弟子孰為好學」事,孔子回答倒與此同。

閔損字子騫。少孔子十五歲。
孔子曰:「孝哉閔子騫!人不間於其父母昆弟之言①。」不仕大夫,不食污君之祿②。「如有復我者,必在汶上矣。」③
①間:離間。這裡是挑剔、非議的意思。昆弟:同母所生的兄弟。這句話的意思是說,別人對於他父母兄弟誇讚他的話都無可非議。這說明閔子騫確實是孝,所以孔子才稱許他「孝哉」。這兩句話見於《論語•雍也》。②仕:做官。祿:俸祿,即古代官吏薪金。③「如有復我者」兩句也見於《論語•雍也》。原文說季氏想讓閔子騫出任他的采邑費(bì,必)地的長官,於是閔子騫對來者說:「善為我辭焉!如有復我者,則吾必在汶上矣。」意思是說,你好好地替我辭掉吧!要是再來找我的話,那我一定要逃到汶水之北(即齊地)去了。太史公把這件事作為閔騫「不仕大夫,不食污君之祿」的佐語。復我,即再來召我,亦即再來強我所難的意思。

冉耕字伯牛。孔子以為有德行。
伯牛有惡疾,孔子往問之,自牖執其手①,曰:「命也夫!斯人也而有斯疾②,命也夫!」
①自牖(yǒu,有)執其手:伯牛因有惡疾,不得見,孔子從窗戶伸進手去握住他的手。牖,窗戶。②斯:這。按「伯牛有疾,子問之」事見於《論語•雍也》。但原文未及「惡」字,蓋太史公以意度之,故增此字。

冉雍字仲弓。
仲弓問政,孔子曰:「出門如大賓,使民如承大祭。在邦無怨①,在家無怨②。」
孔子以仲弓為有德行,曰:「雍也可使南面③。」
仲弓父,賤人④。孔子曰:「犁牛之子騂且角⑤,雖欲勿用,山川其舍諸⑥?」
①邦:諸侯的封國。怨:結怨。②家:卿大夫的領地。按此段見於《論語•雍也》。原文作「仲弓問仁」,「在邦無怨」句前尚有「已所不欲,勿施於人」句。③可使南面:古代以坐北朝南為尊。天子、諸侯、卿大無坐堂聽政都是面向南。此句意思是說可以做卿大夫一類的官。南面,面向南。按此句見於《論語•雍也》。④賤人:地位卑微的人。⑤犁牛:雜色生。犁,雜紋。騂:赤色牲畜,用於祭祀。角:指牛角長的周正。這是設比,意思是說,父親雖然地位卑微,並不影響兒子前途。⑥舍:同「捨」。放棄,不要。按「犁牛」云云見於《論語•雍也》。

冉求字子有,少孔子二十九歲。為季氏宰①。
季康子問孔子曰:「冉求仁乎?」曰:「千室之邑②,百乘之家③,求也可使治其賦④。仁則吾不知也。」復問:「子路仁乎?」孔子對曰:「如求。」
求問曰:「聞斯行諸⑤?」子曰:「行之。」子路問:「聞斯行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聞斯行之!」子華怪之⑥,「敢問問同而答異?」孔子曰:「求也退⑦,故進之⑧。由也兼人⑨,故退之⑩。」
①宰:作為一種職分,有時指邑宰,即一邑的長官,猶後世的縣長、縣令;有時指卿大夫的家臣,猶近世之家庭總管。這裡就是后一種意思,「季氏宰」即季氏家的總管。②邑:古代卿大夫由國家封以一定的地方,由受封者派人治理並收享該地的租稅,這種地方便叫做采邑地,有時也泛稱封吧,常略稱吧。③乘:古代一車四馬叫「乘」,常用作計量兵車的單位,而擁有兵車的多少又往往成為統治地位的一種標誌,按禮法規定,天子萬乘,諸侯千乘,有封國的卿大夫百乘。家:在奴隸制時代,凡諸侯統治的地方稱國,而由卿大夫統治的地方則稱家。這裡與上句的「邑」相互為文,也上泛指卿大夫的封邑的。④賦:兵賦,即交納的兵甲車馬等。這裡泛指軍政事物。按這段記述購於《論語•公治長》,原文是孟武伯問孔子,而且是先問「子路仁乎」,后問「求也何如」,孔子的答語與此段所記略異。⑤斯:就,則。⑥怪之:對問同答異感到廳怪。⑦退:畏縮多慮。⑧進:促進,激勵。⑨兼人:猶超人,勇為好勝。⑩退:抑制。按這段記述見於《論語•先進》,原文是子路先問,冉有后問,公西華援疑問的話也與此處所記有異。

仲尼弟子列傳子路

仲由字子路,卞人也。少孔子九歲。
子路性鄙①,好勇力,志伉直②,冠雄雞③,佩豭豚④,陵暴孔子⑤。孔子設禮稍誘子路⑥,子路后儒服委質⑦,因門人請為弟子⑧。
子路問政,孔子曰:「先之⑨,勞之⑩。」請益(11)。曰:「無倦。」
子路問:「君子尚勇乎(12)?」孔子曰:「義之為上(13)。君子好勇而無義則亂,小人好勇而無義則盜。」
子路有聞,未之能行(14),唯恐有聞。
孔子曰:「片言可以折獄者(15),其由也與!」「由也好勇過我,無所取材(16)。」「若由也,不得其死然(17)。」「衣敝縕袍與衣狐貉者立而不恥者(18),其由也與!」「由也升堂矣,未入於室也(19)。」
季康子問(20):「仲由仁乎?」孔子曰:「千乘之國可使治其賦,不知其仁。」
子路喜從游,遇長沮、桀溺、荷丈人(21)。
子路為季氏宰,季孫問曰:「子路可謂大臣與?」孔子曰:「可謂具臣矣(22)。」
子路為蒲大夫,辭孔子。孔子曰:「蒲多壯士,又難治。然吾語汝:恭以敬,可以執勇(23);寬以正,可以比眾(24);恭正以靜,可以報上。」
①鄙:粗朴。②伉直:剛強直爽。③冠:戴……帽子。④豭(jiā,加)豚:豬。豭,公豬。豚,小豬。指以豭豚皮裝飾的劍。⑤陵暴:欺凌,施暴。⑥稍:慢慢地,漸漸地。⑦委質:學生初次拜見教師,致送禮物。委,交付,託付。質,通「贄」,禮物。⑧因:經由,通過。⑨先之:凡是要百姓做的,做在百姓前面,也就是給百姓帶個頭。⑩勞之:使百姓勤勞地工作。(11)益:進一步,增加。按這段話見於《論語•子路》。(12)尚:崇尚。按子路此問見於《論語•陽貨》。(13)上:通「尚」。(14)未之能行:即未能行之。按這行文字見於《論語•公冶長》。(15)片言:原告或被告一面之辭,古人也稱之為「單辭」。折獄:決斷訴訟案件。折,斷,決斷。按處理訴訟案件,原告、被告的話都要聽一聽,才能做出判決。而子路只根據一方面的言辭就能判決案件,是因為他為人誠實正直,無論原告還是被告,都能如實反映情況、交待問題,不肯欺騙他。按此話見於《論語•顏淵》。(16)材:通「哉」。按這兩句話也見於《論語•公冶長》。(17)不得其死:不得以壽終,即得不到好死。按此話見於《論語•先進》。(18)衣:穿。縕袍:用舊絮亂綿絮的袍子。縕,舊絮亂綿。按此話見於《論語•子罕》。(19)這二句的意思是比喻子路學習雖有成就,但還需要更進一步。堂,正廳。室,內室。先升堂而後才能入室。按此話見於《論語•先進》。(20)《論語》是孟武伯問而非季康子。已見前注。(21)荷:扛,提。:古代竹制除草農具。丈人:古時對老年人尊稱。按此行提到的這三個人,《論語•微子》曾及之,《史記》卷四十八《孔子世家》亦及之,可參見。(22)具臣:備位充數、不稱職守之臣。按這段話見於《論語•先進》。原文作「季子然問」,且兼及仲由、冉求二人。他們是季氏的家臣,可是對季氏的許多僭越行為及其他孔子認為不合禮義的言行,都不加以勸止,所以孔子說了種語帶雙敲的話,既批評了他的學生,也流露了對季氏的不滿。《先進》篇載:「季氏富於周公,而求也為之聚斂而附益之。子曰:『非吾徒也。小子鳴鼓而攻之,可也。』」《季氏》篇載,季氏將伐顓臾,他們跑到老師那裡通風報信,孔子嚴厲地批評了他們:「求!無乃爾是過與?」冉有還狡辯說:「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也。」孔子很氣憤地指責他們說:「求!周任有言曰:『陳力就列,不能者止。』危而不持,顛而扶,則將焉用彼相矣?」又說:「今由與求也,相夫子,遠人不服,而不能來也;邦分崩離析,而不能守也;而謀動干戈於邦內!」如果聯繫原文「今由與求也,可謂具臣矣」句的上文「所謂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則止」,那麼,這種批評和不滿的意味就更清楚了。(23)執:控制,駕馭。(24)比:使親近。

初,衛靈公有寵姬曰南子。靈公太子蕢聵得過南子①,懼誅出奔。及靈公卒而夫人慾立公子郢。郢不肯,曰:「亡人太子之子輒在。」於是衛立輒為君,是為出公。出公立十二年,其父蕢聵居外,不得入。子路為衛大夫孔悝之邑宰。蕢聵乃與孔悝作亂,謀入孔悝家,遂與其徒襲攻出公。出公奔魯,而蕢聵入立,是為庄公。方孔悝作亂,子路在外,聞之而馳往。遇子羔衛城門,謂子路曰:「出公去矣,而門已閉,子可還矣,毋空受其禍②。」子路曰:「食其者不避其難③。」子羔卒去。有使者入城,城門開,子路隨而入。造蕢聵④,蕢聵與孔悝登台。子路曰:「君焉用孔悝?請得而殺之。」蕢聵弗聽。於是子路欲燔台⑤,蕢聵懼,乃下石乞、壺黶攻子路,擊斷子路之纓⑥。子路曰:「君子死而冠不免。」遂結纓而死。
孔子聞衛亂,曰:「嗟乎,由死矣!」已而果死。故孔子曰:「自吾得由,惡言不聞於耳⑦。」是時子貢為魯使於齊⑧。
①得過:得罪。其事詳見卷三十七《衛康叔世家》。②空:白白地。③食:吃。食:糧食、食物。④造:往,到……去。⑤燔:焚燒。⑥纓:系在頷下的冠帶。以情事參見卷三十七《衛康叔世家》、《左傳•哀公十五年》。系年當以《左傳》為是。⑦「惡言」句:因為子路勇猛,就沒有人敢對孔子出惡言了。⑧子貢為魯使齊,卷十四《十二諸侯年表》繫於魯哀公十五年。

宰予字子我。利口辯辭。既受業,問:「三年之喪不已久乎①?君子三年不為禮,禮必壞,三年為樂,樂必崩。舊谷既沒,新谷既升②,鑽燧改火③,期可已矣④。」子曰:「於汝安乎?」曰:「安。」「汝安則為之。君子居喪,食旨不甘⑤,聞樂不樂,故弗為也。」宰我出,子曰:「予之仁也!子生三年然後免於父母之懷⑥。夫三年喪,天下之通義也。」
宰予晝寢。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圬也⑦。」
宰我問五帝之德⑧,子曰:「予非其人也。」
宰我為臨菑大夫,與田常作亂,以夷其族⑨,孔子恥之。
①三年之喪:臣為君、子為父、妻為夫要謝絕人事,為官者要解除官職,在家居喪三年。已:太。②升:成熟。③鑽燧改火:最古的鑽木取火法。因四季不同,而改用不同的木材,稱為改火。春取榆柳之火,夏取棗杏之火,季夏取桑柘之火,秋取柞楢之火,冬取槐檀之火。燧,取火之具。分陽燧、木燧,木燧用以鑽木取火。④期(jī,及):一整年。已:止。⑤旨:味美食物。⑥免:脫離,離開。按宰予問三年之喪見於《論語•陽貨》。文字略異。⑦這一句的意思是說,腐穢的土做成的牆壁沒法而進行粉刷。這是比喻宰予難以造就。糞土,腐土,穢土。圬,泥瓦工人用的抹子。引申為抹灰等泥瓦工作。按宰予晝寢見於《論語•公冶長》。⑧五帝:相傳古代的五位帝王,其說不一。一般認為黃帝、顓頊、帝嚳(kù,酷)、唐堯、虞舜。⑨夷:誅殺。按《索隱》:「《左氏傳》無宰我與田常作亂之文,然有闞止字子我,而因爭寵,遂為陳恆所殺。恐字與宰予相涉,因誤云然。」《索隱》之疑,是。

端木賜,衛人,字子貢。少孔子三十一歲。

仲尼弟子列傳子貢

子貢利口巧辭,孔子常黜其辯①。問曰:「汝與回也孰愈②?」對曰:「賜也何敢望回!回也聞一以知十,賜也聞一以知二。」
子貢既已受業,問曰:「賜何人也?」孔子曰:「汝器也。」曰:「何器也?」曰:「瑚璉也③。」
陳子禽問子貢曰④:「仲尼焉學?」文武之道未墜於地⑤,在人,賢者識其大者⑥,不賢者識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夫子焉不學,而亦何常師之有!」又問曰:「孔子適是國必聞其政。求之與?抑與之與⑦?」子貢曰:「夫子溫良恭儉讓以得之⑧。夫子之求之也,其諸異乎人之求之也⑨。」
子貢問曰:「富而無驕,貧而無諂,何如?」孔子曰:「可也;不如貧而樂道,富而好禮。」⑩
①黜:廢止,反駁。②愈:更加,勝過。按孔子此問與下文子貢所答見於《論語•公冶長》。③瑚璉:瑚、璉都是古代祭祀時盛糧食的器皿,因其貴重,常用來比喻堪當大任的、有才能的人。按此問答見於《論語•公冶長》。④陳子禽在《論語》中出現兩次,向子貢提出兩個關於孔子的問題,但並未問及「仲尼焉學」。問及這個問題的是衛國人公孫朝,見於《子張》篇。太史公誤。⑤文武道:周文王、周武王的治國的思想。⑥識:記住。大:根本、重要。⑦抑:還是。⑧溫:溫和。良:善良。恭:恭敬。儉:儉樸,不放縱。讓:謙讓。⑨其者:或許。按此問此答見於《論語•學而》。⑩此問此答亦見於《論語•學而》。

田常欲作亂於齊,憚高、國、鮑、晏①,故移其兵欲以伐魯。孔子聞之,謂門弟子曰:「夫魯,墳墓所處,父母之國,國危如此,二三子何為莫出②?」子路請出,孔子止之。子張、子石請行,孔子弗許。子貢請行,孔子許之③。
遂行,至齊,說田常曰:「君之伐魯過矣。夫魯,難伐之國,其城薄以卑④,其地狹以泄⑤,其君愚而不仁,大臣偽而無用,其士民又惡甲兵之事⑥,此不可與哉。君不如伐吳。夫是,城高以厚,地廣以深⑦,甲堅以新,士選以飽,重器精兵盡在其中⑧,又使明大夫守之,此易伐也。」田常忿然作色曰:「子之所難,人之所易;子之所易,人之所難。而以教常,何也?」子貢曰:「臣聞之,憂在內者攻強,憂在外者攻弱。今君憂在內。吾聞君三封而三不成者⑨,大臣有不聽者也。今君破魯以廣齊,戰勝以驕主,破國以尊臣,而君之功不與焉⑩,則交日疏於主。是君上驕主心,下恣群臣(11),求以成大事,難矣。夫上驕則恣,臣驕則爭,是君上與主有郤(12),下與大臣交爭也。如此,則君之立於齊危矣。故曰不如伐吳。伐吳不勝,民人外死,大臣內空,是君上無強臣之敵,下無民人之過,孤主制齊者唯君也。」田常曰:「善。雖然,吾兵業已加便矣(13),去而之吳,大臣疑我,奈何?」子貢曰:「君按兵無伐,臣請往使吳王,令之救魯而伐齊,君因以兵迎之。」田常許之,使子貢南見吳王。
①憚:害怕,畏懼。高、鮑、晏:齊國握有實權的卿大夫。②二三子:諸位、諸君。多用於年長或位尊者對關係較近的年輕人的稱呼。③以上「田常欲作亂於齊」段。《史記會注考證》在「故移其兵欲以伐魯」句下引蘇轍曰:「齊之伐魯,本於悼公之怒季姬,而非陳恆(按即田常);吳之伐齊,本怒悼公之反覆,而非子貢。吳齊之戰,陳乞(按即陳恆之父)猶在,而恆未任事。所記皆非,蓋戰國說客設為子貢之辭,以自托於孔氏,而太史公信之耳。」按蘇轍語不為無察。但《史記》全書類似這種采自傳聞的材料非止一端。④卑:低。與高相對。⑤其地狹以泄:《史記會注考證》引王念孫曰:《越絕書》、《吳越春秋》並「地」作「池」,「泄」作「淺」,下文「廣以深」正與「狹以淺」相對。按王說是。池,護城河。⑥甲兵:鎧甲和兵器。借指戰爭。⑦地廣以深:參見注⑤,應為「池廣以深」。⑧重器:寶器。比喻可貴的人才。⑨三封:三次受封。⑩不與:不在其中。(11)恣:放縱,無拘束。(12)郤:通「隙」。比喻感情上的裂痕。(13)業已:已經。業,既,已。

說曰①:「臣聞之,王者不絕世②。霸者無強敵③,千鈞之重加銖兩而移④。今以萬乘之齊而私千乘之魯,與吳爭強,竊為王危之。且夫救魯,顯名也;伐齊,大利也。以撫泗上諸侯,誅暴齊以服強晉⑤,利莫大焉。名存亡魯,實困強齊,智者不疑也。」吳王曰:「善。雖然,吾嘗與越戰,棲之會稽⑥。越王苦身養士,有報我心。子待我伐越而聽了。」子貢曰:「越之勁不過魯,吳之強不過齊,王置齊而伐越,則齊已平魯矣。且王方以存亡繼絕為名⑦,夫伐小越而畏強齊,非勇也。夫勇者不避難,仁者不窮約⑧,智者不失時,王者不絕世,以立其義。今存越示諸侯以仁,救魯伐齊,威加晉國,諸侯必相率而朝吳,霸業成矣。且王必惡越,臣請東見越王,令出兵以從,此實空越,名從諸侯以伐也。」吳王大說⑨,乃使子貢之越。
①說:遊說,勸說。②王者:施行王道的人。儒家稱以仁義治天下為王道。③霸者:施行霸道的人。憑藉武力治天下為霸道。④這一句的意思是說,在極沉重的物體上,再加上輕微的分量也可能產生移位。以比喻暗示吳王,一旦齊國佔領了魯國,吳國的優勢可能變為劣勢。千鈞,極言沉重。銖兩,極言輕微。⑤誅:討伐。⑥棲之會稽:前494年,吳王夫差大敗越軍於夫椒,乘勝攻破越都,越王勾踐「乃以甲兵五千人棲於會稽」。見卷三十一《吳太伯世家》、卷四十一《越王勾踐世家》、卷六十六《伍子胥列傳》。⑦存亡繼絕:使滅亡之國復存,使斷絕之嗣得續。⑧窮約:困窘。暗示吳王援救因窘中的魯國。⑨說:同「悅」。喜歡、高興。

越王除道郊迎①,身御至舍而問曰②:「此蠻夷之國③,大夫何以儼然辱而臨之④?」子貢曰:「今者吾說吳王以救魯伐齊,其志欲之而畏越,曰『待我伐越乃可』。如此,破越必矣。且無無報人之志而令人疑之,拙也;有報人之志,使人知之,殆也⑤;事未發而先聞,危也。三者舉事之大患。」勾踐頓首再拜曰⑥:「孤嘗不料力,乃與吳戰,困於會稽,痛入於骨髓⑦,日夜焦唇乾舌,徒欲與吳王接踵而死⑧,孤之願也。」遂問子貢。子貢曰:「吳王為人猛暴,群臣不堪⑨;國家敝以數戰,士卒弗忍;百姓怨上,大臣內變;子胥以諫死⑩,太宰嚭用事(11),順君之過安其私:是殘國之治也(12)。今王誠發士卒佐之以徼其志(13),重寶以說以心,卑辭以尊其禮,其伐齊必也。彼戰不勝,王之福矣。戰勝,必以兵臨晉,臣請北見晉君,令共攻之,弱吳必矣。其銳兵盡於齊,重甲困於晉,而王制其敝,此滅吳必矣。」越王大說,許諾。送子貢金百鎰(14),劍一,良矛二。子貢不受,遂行。
①除道:清掃道路。②身御:親身駕馭車子。③蠻夷:古代泛華夏中原民族以外的少數民族,用此謙稱本國偏遠落後。④儼然:矜持莊重的樣子。辱:屈辱。⑤殆:危險,不安全。⑥頓首:周禮九拜之一。頭叩地而拜。⑦痛:恨。⑧接踵:足踵相接,連續不斷。這裡有一塊兒,一道兒,相繼的意思。踵,腳後跟。⑨堪:經得起,忍受。⑩子胥以諫死:伍子胥多次進諫吳王伐越,停止伐齊,吳王聽信太宰嚭讒言,賜劍子胥自殺。事詳卷六十六《伍子胥列傳》。按《索隱》引王邵曰:「《家語》、《越絕》並無此五字,是時子胥未死。」梁玉繩《史記志疑》亦云:「子胥死於艾陵戰後,是時尚未賜屬鏤。」此二說固當。本傳後文謂「子貢去而之魯。吳王果與齊人戰於艾陵,大破齊師」,這說明子貢這番遊說活動是在艾陵之戰以前,而此戰以前子胥固在焉。卷三十一《吳太伯世家》云:「七年,吳王夫差聞景公死而大臣爭寵,新君弱,乃興師北伐齊。」子胥諫勿務齊,「吳王不聽,遂北伐齊,敗齊師於艾陵」。卷四十一《越王勾踐世家》云:「吳王將伐齊。子胥諫曰:『未可。……願王釋齊先越。』吳王弗聽,遂伐齊,敗之艾陵,虜齊高、國以歸。讓子胥。子胥曰:『王毋喜!』王怒,子胥欲自殺,王聞而止之。」由於太宰嚭一再讒毀子胥,「王乃使子胥於齊」,「役反,使人賜子胥屬鏤劍以自殺」。又卷六十六《伍子胥列傳》對此戰雖未明確地系在何年,但從有明確系年的吳越夫湫之戰往後推,也恰在吳王夫差七年。此傳又謂,艾陵之戰後四年吳王再次「北伐齊,越王勾踐用子貢之謀,乃率其眾以助吳」,子胥也再一次諫吳王勿伐齊,「而吳王不聽,使子胥於齊」,子胥「還報吳」,吳王聽信太宰嚭的讒言,賜死子胥。此吳王夫差十一年(前485)事,卷十四《十二諸侯年表》明確記載,是年吳「與魯伐齊救陳,誅伍員」。綜此,則子貢去吳之越說勾踐時,子胥固未死也。《左傳》雖把艾陵之戰繫於魯哀公十一年(前486),但記吳王賜子胥屬鏤劍以死事,也是在子胥使齊還吳以後。(11)用事:執政,當權。(12)殘國:殘害國家。(13)徼:通「邀」,求取。(14)鎰:古代重量單位。一鎰為二十兩或二十四兩。

報吳王曰:「臣敬以大王之言告越王①,越王大恐,曰:』孤不幸,少失先人,內不自量,抵罪於吳②,軍敗身辱,棲於會稽,國為虛莽③,賴大王之賜,使得奉俎豆而修祭祀④,死不敢忘,何謀之敢慮!』」后五日,越使大夫種頓首言於吳王曰:「東海役臣孤勾踐使者臣種⑤,敢修下吏問於左右⑥,今竊聞大王將興大義,誅強救弱,困暴齊而撫周室,請悉起境內士三千人,孤請自被堅執銳⑦,以先受矢石。因越賤臣種奉先人藏器⑧,甲十二領⑨,屈盧之矛⑩,步光之劍(11),以賀軍吏。」吳王大說,以告子貢曰:「越王欲身從寡人伐齊,可乎?」子貢曰:「不可。夫空人之國,悉人之眾,又從其君,不義。君受其幣(12),許其師,而辭其君。」吳王許諾,乃謝越王。於是吳王乃遂發九郡兵伐齊。
①敬:不怠慢,敬重。②抵:觸犯,衝撞。③虛莽:荒涼的廢墟。虛,同「墟」。莽,草叢④俎豆:古代祭祀用的禮器。俎,置肉的幾。豆,盛干肉之類的器皿。修祭祀,祭神和祭祖。⑤役臣:供人役使的臣子。⑥修:修好,親善。⑦被(pī,披)堅執銳:穿著堅固的鎧甲,拿著銳利的武器。被,同「披」。穿。⑧藏器:珍藏的寶器、重器。⑨領:衣領。引申為件、套。⑩:斧。按此字疑衍。屈盧:古代造矛良匠名,藉以指代良矛。(11)步光:古代劍名。(12)幣:古人用作致送禮物的絲織品,泛指用作禮物的玉、馬、皮、帛等。

子貢因去之晉,謂晉君曰:「臣聞之,慮不先定不可以應卒①,兵不先辨不可以勝敵②。今夫齊與吳將戰,彼戰而不勝,越亂之必矣;與齊戰而勝,必以其兵臨晉。」晉君大恐,曰:「為之奈何?」子貢曰:「修兵休卒以待之。」晉君許諾。
①卒:通「猝」。突然,倉猝。②辨:同「辦」。治理,整頓。

仲尼弟子列傳子貢

子貢去而之魯。吳王果與齊人戰於艾陵①,大破齊師,獲七將軍之兵而不歸②,果以兵臨晉,與晉人相遇黃池之上③。吳晉爭強。晉人擊之,大敗吳師。越王聞之,涉江襲吳,去城七里而軍。吳王聞之,去晉而歸,與越戰於五湖。三戰不勝,城門不守,越遂圍王宮,殺夫差而戮其相④。破吳三年,東向而霸⑤。
故子貢一出,存魯,亂齊,破吳,強晉而霸越。子貢一使,使勢相破⑥,十年之中,五國各有變。
①與齊人戰於艾陵:吳救魯伐齊,在艾陵大敗齊軍。此役卷三十一《吳太伯世家》繫於吳王夫差七年(前489),《左傳》則載於魯哀公十一年(前485)。參見前注。②獲七將軍:《左傳》謂獲齊將國書等五人,非七將。③與晉人相遇黃池之上:艾陵之戰以後,吳王夫差與晉定公爭奪霸主,在黃池大會諸侯,史稱「黃池之會」。這次會盟卷十四《十二諸侯年表》和卷三十一《吳太伯世家》系在吳王夫差十四年(前482)。按吳、晉在黃池並未交戰。④殺夫差而戮其相:吳王夫差二十三年(前472)越王勾踐滅吳,欲遷吳王夫差到甬東島,夫差自縊身亡。相,指太宰嚭。⑤東向而霸:勾踐平吳之後率兵渡過黃河,與齊晉諸侯會於徐州,成為東方霸主。見卷四十一《越王勾踐世家》。⑥使勢相破:讓各國形勢發生相應的變化。

子貢好廢舉①,與時轉貨貲②。喜揚人之美,不能匿人之過③。常相魯、衛④,家累千金,卒終於齊。
①廢舉:或作「廢居」,猶卷一百二十九《貨殖列傳》之「廢著」。廢,指賣出。舉,通「居」;著,通「貯」。居、貯,都是積貯的意思。「好廢舉」,就是好買進賣出的意思,亦即好做買賣、好經商的意思。《貨殖列傳》有子貢傳,言之較詳。②與時:逐時。有抓時機的意思。轉貨:指賤買貴賣,使貨物不斷流通的意思。貲:通「資」。資財、錢財。③匿:隱藏。過:過失,過錯。④常相魯、衛:謂子貢曾經仕於魯、衛。常,通「嘗」。相,輔助。卷一百二十九《貨殖列傳》謂「子贛」(按即子貢)既學於仲尼,退而仕於衛」,有《左傳•哀公二十六年》所記情事可證:衛出公自城使以弓問子贛,且曰:『吾其入乎?』子贛稽首受弓,對曰:『臣不識也。』私於使者曰:『……今君再在孫矣,內不聞獻之親,外不聞成之卿,則賜不識所由入也。……若得其人,四方以為主,而國於何有?』」一個流亡的國君,能不能回國,要問及子貢,則子貢在衛國的地位自然不同一般。這是子貢曾仕於衛的明證。另據《左傳》,定公十五年春,「邾隱公來朝,子貢觀焉」;哀公七年夏,「公會吳於鄫,吳來征百牢,」,「康子使子貢辭」;哀公十二年「公會吳於橐皋。吳子使太宰嚭請尋盟。公不欲,使子貢對」,「乃不尋盟」;哀公十五年冬,「子服景伯如齊,子贛為介。」(上二事,卷三十三《魯周公世家》均及之);哀公十六年,「夏四月己丑,孔丘卒。公誅之」,子贛曰:「……生不能用,死而誅之,非禮也。稱一人,非名也。君兩失之」。這都是子貢仕於魯的明證。

言偃,吳人,字子游。少孔子四十五歲。
子游既已受業,為武城宰。孔子過,聞弦歌之聲①。孔子莞爾而笑曰②:「割雞焉用牛刀③?」子游曰:「昔者偃聞諸夫子曰,君子學道則愛人④,小人學道則易使⑤。」孔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戲之耳。」⑥孔子以為子游習於文學。
①弦歌:彈琴吟詩。是古代一種讀書方法,將詩填譜成曲,用樂器伴奏而歌。②莞爾:微笑。③割雞焉用牛刀:比喻辦小事情,用不著花大力氣。④道:指儒術,儒家政治思想。⑤使:驅使,役使。⑥這段文字見於《論語•陽貨》。

卜商字子夏。少孔子四十四歲。
子夏問:「『巧笑倩兮,美目盼兮①,素以為絢兮②』,何謂也?」子曰:「繪事後素③。」曰:「禮后乎④?」孔子曰:「商始可與言《詩》已矣。」
子貢問:「師與商孰賢?」子曰:「師也過⑤,商也不及⑥,」「然則師愈與⑦?」曰:「過猶不及⑧。」
子謂子夏曰:「汝為君子儒⑨,無為小人儒。」⑩
孔子既沒,子夏居西河教授,為魏文侯師。其子死,哭之失明。
①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語見《詩經•衛風•碩人》。倩,美好。盼,眼睛里黑白分明。②素以為絢兮:這一句是逸詩。素,白色。絢,有文采。③繪事後素:《集解》引鄭玄曰:「繪,畫文也。凡畫繪先布眾色,然後以素分佈其間以成其文,喻美女雖有倩盼美質,亦需禮以成也。」素,喻禮。④禮后:意思是禮產生在仁義之後。⑤過:過分,超過。⑥不及:不足,趕不上。⑦愈:較好,勝過。⑧猶:同樣,如同。孔子主張「中庸」之道,所以認為「過」和「不及」都不妥當。⑨儒:儒生,信奉孔子學說的人。⑩按「子夏問」段見於《論語•八佾》,原文「始可與言詩」句前尚有「起予者商也」句;「子貢問」段見於《論語•先進》;「子謂子夏」段見於《論語•雍也》。

顓孫師,陳人,字子張。少孔子四十八歲。
子張問干祿①,孔子曰:「多聞闕疑②,慎言其餘,則寡尤③;多見闕殆④,慎行其餘,則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祿在其中矣。」
他日從在陳蔡間,困⑤,問行。孔子曰:「言忠信,行篤敬⑥,雖蠻貊之國,行也⑦;言不忠信,行不篤敬,雖州里,行乎哉⑧!立則見其參於前也⑨,在輿則見其倚于衡⑩,夫然後行。」子張書諸紳(11)。
子張問:「士何如斯可謂之達矣(12)?」孔子曰:「何哉,爾所謂達者?」子張對曰:「在國必聞(13),在家必聞。」孔子曰:「是聞也,非達也。夫達者,質直而好義,察言而觀色,慮以下人(14),在國及家必達。夫聞也者,色取仁而行違,居之不疑,在國及家必聞。」(15)
①問:學,求教。干:謀求,求取。②多聞闕疑:多聽一聽,對疑而未解的,要暫且放一放。闕,同「缺」。在這裡有保留、迴避的意思。③尤:過錯。④多見闕殆:多看一看,對有危險的事,要迴避迴避。殆,危險。⑤困:指孔子在陳、蔡之間被圍絕糧事。參見卷四十七《孔子世家》。⑥篤:篤厚,真誠。⑦蠻貊:是對南方和北方少數民族的蔑稱。⑧州里:意思是本鄉本土。⑨參:呈現。⑩衡:通「橫」,車轅頭上的橫木。(11)紳:士大夫腰間系的寬大帶子。(12)達:通達。(13)聞:有聲望,有名譽。(14)下人:謙讓,居於人后。(15)按以上三段,「子張問干祿」段見於《論語•為政》;「他日」段所記孔子與子張的對話見於《論語•衛靈公》;「子張問」段見於《論語•顏淵》。三段行文均與原文略有不同。

仲尼弟子列傳曾參

曾參,南武城人,字子輿。少孔子四十六歲。
孔子以為能通孝道,故授之業。作《孝經》①。死於魯。
①《孝經》:《漢書•藝文志》說:「《孝經》者,孔子為曾子陳孝道者也。夫孝,天之經,地之義,民之行也。舉大者言,故曰《孝經》。」有今文、古文兩本,今文本為鄭玄注,十八章;古文本孔安國注,二十二章。《孝經》作者,說法各異,當以孔後學說為是。

澹臺滅明,武城人,字子羽。少孔子三十九歲。
狀貌甚惡。欲事孔子①,孔子以為材薄②。既已受業,退而修行,行不由徑③,非公事不見卿大夫。
南遊至江,從弟子三百人,設取予去就④,名施乎諸⑤。孔子聞之,曰:「吾以言取人,失之宰予⑥;以貌取人,失之子羽」。⑦
①事:侍奉,奉事。這裡是師事,亦即拜孔子為師的意思。②材:通「才」。才能,資質。③行不由徑:比喻行動光明正大。徑,小路,引申為邪路。④這一句意思是說,子羽在獲取、給予、離異、趨就諸方面都完美無缺。設,完備,完善。⑤施:傳揚。⑥失之宰予:宰予雖利口善辯,因為他懷「三年之喪」,所以孔子說自己錯了,不該看重宰予。⑦以上二句今傳《大戴禮•五帝德》有之。按《孔子家語》謂「子羽有君子之容,而行不勝其貌」,與此正相反。

宓不齊字子賤。少孔子三十歲①。
孔子謂「子賤君子哉!魯無君子,斯焉取斯②?」
子賤為單父宰,反命於孔子③,曰:「此國有賢不齊者五人,教不齊所以治者。」孔子曰:「惜哉不齊所治者小,所治者大則庶幾矣④。」
①少孔子三十歲:《孔子家語》說少孔子四十九歲。②斯:這。句中前「斯」指人,后「斯」指品德。按語見《論語•公冶長》。③反命:回來報告。反,同「返」。返回。④庶幾:差不多。

原憲字子思。
子思問恥。孔子曰:「國有道,谷①。國無道,谷,恥也。」
子思曰:「克伐怨欲不行焉②,可以為仁乎?」孔子曰:「可以為難矣③,仁則吾弗知也。」
孔子卒,原憲遂亡在草澤中④。子貢相衛,而結駟連騎⑤,排藜藿入窮閻⑥,過謝原憲⑦。憲攝敝衣冠見子貢⑧。子貢恥之,曰:「夫子豈病乎⑨?」原憲曰:「吾聞之,無財者謂之貧,學道而不能行者謂之病⑩。若憲,貧也,非病也。」子貢慚,不懌而去(11),終身恥其言之過也。
①谷:領取俸祿。②克:好勝。伐:自我誇耀。怨:怨恨、怨忿。欲:貪心,貪慾。③難:難能可貴。④草澤:低洼積水、野草叢生的地方。此指隱居。⑤結駟連騎:用四匹馬並轡駕一車。⑥藜與藿都是野草。窮閻:指偏遠簡陋的住處。閻,里巷。⑦過謝:前去探望。⑧攝:整理,整頓。⑨病:困苦。⑩病:恥辱。(11)懌:悅。

公冶長,齊人,字子長。
孔子曰:「長可妻也①,雖在纍紲之中②,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③。
①妻:娶妻。②纍紲:捆犯人的繩子。引申為囚禁。累,通「縲」。③子:古代兒子和女兒均可稱子,此指女兒。妻:嫁給。按此段所述見於《論語•公冶長》。

南宮括字子容。
問孔子曰:「羿善射①,奡蕩舟②,俱不得其死然③;禹稷躬稼而有天下④?」孔子弗答。容出,孔子曰:「君子哉若人⑤!上德哉若人⑥!」「國有道,不廢⑦;國無道,免於刑戮。」三複「白珪之玷」,以其兄之子妻之⑧。
①相傳后羿善射,為有窮之君,后被臣子寒浞所殺。②相傳奡(ào,傲)為夏朝大力士,能陸地行舟,為夏后少康所殺。③然:語氣詞,表決定,猶「焉」。④躬稼:親身耕種。⑤若人:這個人。⑥上:通「尚」。崇尚,尊重。按以上這段話見於《論語•憲問》。⑦不廢:被任用。廢,廢免,罷官。⑧白珪之玷:《詩經•大雅•抑》「白珪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為也。」意思是說,白珪的污點還可以磨掉,我們的話說錯了,便沒法收回。白珪,潔白晶瑩的珍貴玉器。玷,污點。按以上這段話並見於《論語•公冶長》、《論語•先進》。

公晳哀字季次。
孔子曰:「天下無行①,多為家臣,仕於都②;唯季次未嘗仕。」
①天下:指天下的讀書人。無行:沒有好行為。②都:都邑,城邑。

曾蒧字晳。
侍孔子,孔子曰:「言爾志。」蒧曰:「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①,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②,詠而歸。」孔子喟爾嘆曰③:「吾與蒧也④!」
①冠者:指成年人。古代男子二十歲舉行冠禮。②風:吹風,迎風。舞雩(yú竽):祭天求雨的地方。③喟爾嘆:長長地嘆息。④與:贊同,稱許。按此段節錄自《論語•先進》篇「子路、曾晳、冉有、公西華侍坐」章。

顏無繇字路。路者,顏回父,父子嘗各異時事孔子。
顏回死,顏路貧,請孔子車以葬。孔子曰:「材不材①,亦各言其子也。鯉也死,有棺而無槨②,吾不徒行以為之槨,以吾從大夫之後③,不可以徒行。」
①材:有才華,指顏回,不材:沒有才華,指孔鯉。②槨:棺材外面套的棺材。③從大夫之後:孔子出任過魯國司寇,是大夫之位,因去位多年,所以這樣說。按這段文字見於《倫語•先進》。

商瞿,魯人,字子木,少孔子二十九歲。
孔子傳《易》於瞿①,瞿傳楚人臂子弘,弘傳江東人矯子庸疵,疵傳燕人周子家豎,豎傳淳于人光子乘羽,羽傳齊人田子庄何,何傳東武人王子中同,同傳菑川人楊何。何元朔中以治《易》為漢中大夫。
①《易》:《周易》,又叫《易經》,是儒家重要經典著作之一。

高柴字子羔。少孔子三十歲。
子羔長不盈五尺,受業孔子,孔子以為愚。
子路使子羔為費郈宰①,孔子曰:「賊夫人之子②!」子路曰:「有民人焉③,有社稷焉④,何必讀書然後為學!」孔子曰:「是故惡夫佞者⑤。」
①費(bì,畢)郈宰:即費宰,「郈」是衍字。②賊:殘害。孔子認為不經過學習出仕,是害了他。③民人:人民。④社稷:社,土神。稷,穀神。以古代君王都要祭祀土神和穀神,故以社稷指代國家。⑤佞者:能說會道、強嘴利舌的人。按這段話見於《論語•先進》。

漆雕開字子開。
孔子使開仕,對曰:「吾斯之未能信①。」孔子說②。
①吾斯之未能信:即「吾未能信斯」。意思是說,我對出仕做官還沒有信心。②說:同「悅」。指孔子贊漆雕開志道深。按見《論語•公冶長》。

公伯繚字子周①。
周愬子路於委孫②,子服景伯以告孔子,曰:「夫子固有惑志③,繚也,吾力猶能肆諸市朝④。」孔子曰:「道之將行,命也;道之將廢,命也。公伯繚其如命何!」⑤
①公伯繚:《論語》作「公伯寮」。②愬:訴說,訴苦。引申為進讒言。③惑志:疑心。④肆:古時處死刑后陳屍於市叫「肆」。市朝:集市,市場。⑤按見《論語•憲問》。

司馬耕字子牛。
牛多言而躁。問仁於孔子,孔子曰:「仁者其言也訒①。」曰:「其言也訒,斯可為之仁乎?」子曰:「為之難,言之得無訒乎!」
問君子,子曰:「君子不憂不懼②。」曰:「不憂不懼,斯可謂之君子乎?」子曰:「內省不疚③,夫何憂何懼!」④
①訒:出言難的樣子。引申為謹慎。②君子不憂不懼:子牛之兄恆魋在宋國但任司馬,將作亂。子牛自宋來學,常懷憂懼之心。所以孔子這樣解勸他。③內省:自我檢查、察看。④按以上兩段問答見於《論語•顏淵》。

樊須字子遲。少孔子三十六歲。
樊遲請學稼①,孔子曰:「吾不如老農。」請學圃②,曰:「吾不如老圃。」樊遲出,孔子曰:「小人哉,樊須也!上好禮,則民莫敢不敬;上好義,則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則民莫敢不用情③。夫如是,則四方之民襁負其子而至矣④,焉用稼!」
樊遲問仁,子曰:「愛人。」問智,曰:「知人。」⑤
①稼:播種五穀。②圃:這裡指種蔬菜。③用情:說真情實話。④襁:背小孩子的寬頻子。⑤按「樊遲請學稼」段見於《論語•子路》,「樊遲問仁」段見於《論語•顏淵》。

有若少孔子四十三歲。有若曰:「禮之用,和為貴①,先王之道斯為美。小大由之②,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禮節之③,亦不可行也。」「信近於義④,言可復也⑤;恭近於禮,遠恥辱也⑥;因不失其親⑦,亦可宗也⑧。」
孔子既沒,弟子思慕,有若狀似孔子,弟子相與共立為師,師之如夫子時也。他日,弟子進問曰:「昔夫子當行,使弟子持雨具,已而果雨。弟子問曰:『夫子何以知之?』夫子曰:『《詩》不云乎?「月離於畢,俾滂沱矣⑨」。昨暮月不宿畢乎?』他日,月宿畢,竟不雨。商瞿年長無子,其母為取室⑩。孔子使之齊,瞿母請之。孔子曰:『無憂,瞿年四十后當有五丈夫子(11)。』已而果然。敢問夫子何以知此?」有若默然無以應。弟子起曰:「有子起曰:」有子避之,此非子之座也!「
①和:適合,恰當,恰到好處。②由:按照,由經。③節:約束,節制。④信:信約,約言。⑤復:復言,實踐諾言。⑥遠:使……遠離,避免。⑦因:憑藉,依靠。⑧宗:主,可靠。按這段話見於《論語•學而》。⑨月離於畢,俾滂沱矣:語見《詩經•小雅•漸漸之石》,是關於氣象的諺語。意思是說月亮依附於畢宿,便下大雨。離,通「麗」,依附。畢,星宿名,二十八宿之一。俾,跟。滂沱,下大雨的樣子。⑩取:同「娶」。娶妻。(11)丈夫子:男孩子。

公西赤字子華,少孔子四十二歲。
子華使於齊,冉有為其母請粟。孔子曰:「與之釜①。」請益,曰:「與之庾③。」冉子與之粟五秉④。孔子曰:「赤之適齊也,乘肥馬,衣輕裘。吾聞君子周急不繼富⑤。」
①釜:古代量器,六斗四升為釜。②益:增加。③庾:古代量器,十六斗為一庾。④秉:古代量器,十斗為一斛,十六斛為一秉。⑤周:同「賙」。周濟,救濟。繼:接濟。按這段話見於《論語•雍也》。

巫馬施字子旗。少孔子三十歲。
陳司敗問孔子曰:「魯昭公知禮乎?」孔子曰:「知禮。」退而揖巫馬旗曰①:「吾聞君子不黨②,君子亦黨乎?魯君娶吳女為夫人,命之為孟子。孟子姓姬,諱稱同姓,故謂之孟子③。魯君而知禮,孰不知禮!」施以告孔子,孔子曰:「丘也幸,苟有過,人必知之。臣不可言君親之惡④,為諱者,禮也。」
①退:指孔子離去。揖:指陳司敗向巫馬旗拱手為禮。②黨:偏私,偏袒。這裡有掩蓋包庇的意思。③「孟子姓姬」三句:魯為周公之後,姓姬,吳為太伯之後,也姓姬。魯娶於吳,夫人應稱吳姬。這就違背「同姓不婚」的禮制,因此改稱吳孟子。④君親:國君和父母。此偏指國君。按這段話見於《論語•述而》。

梁鱣字叔魚,少孔子二十九歲。
顏幸字子柳,少孔子四十六歲。
冉孺字子魯,少孔子五十歲。
曹字子循,少孔子五十歲。
伯虔字子析,少孔子五十歲。
公孫龍字子石,少孔子五十三歲。
自子石已右三十五人①,顯有年名及受業聞見於書傳②。其四十有二人,無年及不見書傳者紀於左③:
①已:通「以」。右:古代豎行書寫,自右而左,「已右」即橫寫「以上」的意思。②其實三十五人中,沒記年齡的十二人。③左:古時豎行書寫,「左」即橫寫「以下」的意思。

冉季字子產。
公祖句茲字子之。
秦祖字子南。
漆雕哆字子斂。
顏高字子驕。
漆雕徒父。
壤駟赤字子徒。
商澤。
石作蜀字子明。
任不齊字選。
公良孺字子正。
后處字子里。
秦冉字開。
公夏首字乘。
奚容箴字子晳。
公肩定字子中。
顏祖字襄。
鄡單字子家。
句井疆。
罕父黑字子索。
秦商字子丕。
申黨字周。
顏之仆字叔。
榮旂字子祈。
縣成字子祺。
左人郢字行。
燕伋字思。
鄭國字子徒。
秦非字子之。
施之常字子恆。
顏噲字子聲。
步叔乘字子車。
原亢籍。
樂欬字子聲。
廉絜字庸。
叔仲會字子期。
顏何字冉。
狄黑字晳。
邦巽字子斂。
孔忠。
公西輿如字子上。
公西蒧字子上。

仲尼弟子列傳孔子

太史公曰:學者多稱七十子之徒,譽者或過其實①,毀者或損其真,鈞之未厥容貌②。則論言弟子籍,出孔氏古文近是③。余以弟子名姓文字悉取《論語》弟子問並次為篇④,疑者闕焉。
①或:也許。②鈞:通「均」。厥:其。③孔氏古文:即後來所說的孔壁古文,也稱壁中書或壁書、壁經等。這裡指古文《論語》。據《漢書•藝文志》載,武帝末魯恭王劉餘拆孔子故宅,得古文《尚書》、《禮》、《論語》、《孝經》等數十篇。以在孔氏故宅發現,而這些典籍又都用漢以前的文字書寫,故稱「孔氏古文」。這裡有一個問題必須指出,就是《漢書•藝文志》對孔氏古文發現時間的記述頗不確,當在景帝時。據《史記》卷十五《漢興以來諸侯王年表》、卷五十九《五宗世家》、卷一百二十一《儒林列傳》以及《漢書》卷十四《諸侯王表》、卷五十三《景十三王傳》的有關載述綜考。④並次:編寫在一起。

仲尼弟子列傳 -相關資料

國學經典

司馬遷

史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