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德報怨

標籤: 暫無標籤

1387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以德報怨是出自《論語•憲問》中的一個成語,意思是不記別人的仇,反而給他好處。

以德報怨 -相關資料
以德報怨以德報怨

用 法 偏正式;作謂語、賓語、定語;含褒義 

易錯點以德報怨,「報」易寫作「抱」—「以德抱怨」 

怨:應該讀 「yuàn」  不能讀作「yuān」

以德報怨 -出處
以德報怨以德報怨

「為無為,事無事,味無味。大小多少,報怨以德。」這句話見於老子《道德經》第六十三章,故很多人認為是老子提出的,理解為老子或道家的主張。現代有學者經研究證明《道德經》中存在錯簡,此說並非老子原意。

「以德報怨」也見於儒家經典。《論語?憲問》:「或曰:『以德報怨』何如?子曰:『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德」,恩惠的意思。「以德報怨」的原義即是以恩惠回報怨恨。孔子反問:「何以報德?」實質上是對「以德報怨」的否定。《論語註疏》:「此章論酬恩報怨之法也。『或曰:以德報怨,何如』者, 或人之意,欲人犯而不校,故問。孔子曰:『以恩德報仇怨,何如?』『子曰:何以報德』者,孔子答言,若報怨既用德,若受人恩惠之德,不知何以報之也,『以直報怨,以德報德』者,既不許或人以德報怨,故陳其正法,言當以直道報仇怨,以恩德報德也。」

廣告

自此以後,古代學者大多同意孔子的見解,不贊成「以德報怨」。如《論語集注》:「或人所稱今見老子書。德,謂恩惠也。言於其所怨既以德報之矣,則人之有德於我者又將何以報之乎?於其所怨者,愛憎取捨,一以至公而無私,所謂直也。於其所德者,則必以德報之,不可忘也。」

「或人之言可謂厚矣,然以聖人之言觀之,則見其出於有意之私,而怨德之報皆不得其平也,必如夫子之言,然後二者之報各得其所。然怨有不讎,而德無不報,則又未嘗不厚也。二章之言,明白簡約,而其指意曲折反覆,如造化之簡易易知而微妙無窮,學者所宜詳玩也。」(朱熹:《論語集注》) 

以德報怨 -見解

根據上文可見,傳統儒家學者是反對「以德報怨」的,其原因概括如下:

第一,認為這種做法不「誠」。缺乏原則性,具有目的性,並非發自內心。「寬身之仁」,鄭玄注:「寬猶愛也,愛身以息怒,非禮之正也。」孔穎達:「寬身之仁者,若以直抱怨,是禮之常也。今以德報怨,但是寬愛己身之民。欲苟息禍患,非禮之正也。」都認為「以德報怨」缺乏原則性,是一種濫施感情的行為。為了苟息怨禍的「德」具有極強的工具性,不可謂真正之「德」;也不符合孔子所提倡的「仁」的原則,「惡不仁者,其為仁矣」。

廣告

第二,認為是「取怨之道」,對社會形成不良影響。對待怨恨、仇怨時應以率直、坦誠、理性的精神予以回報,或以這樣的精神要求自己。皇侃說:「所以不『以德報怨』者,若行怨而德報者,則天下皆行怨以要德報之,如此者,是取怨之道也。」他認為「以德報怨」是種對社會的不良導向,表示反對。

第三,認為「以德報怨」的背後實質上是私慾在作祟,朱熹曾舉例說:「如呂晦叔為賈昌朝無禮,捕其家人坐獄。后呂為相,適值朝廷治賈事,呂乃乞寬賈之罪,『恐渠以為臣與有私怨』。后賈竟以此得減其罪。此『以德報怨』也。」朱熹明確的說,「以德報怨,亦是私」。

第四,認為「以德報怨」陳義過高,事實上難以實行。朱熹的弟子亞夫問學於朱熹,問到《論語》中「以德報怨」之處,朱熹的回答是:「『以德報怨』,不是不好,但上面更無一件可以報德。譬如人以千金與我,我以千金酬之,便是當然。或有人盜我千金,而吾亦以千金與之,卻是何理?視與千金更無輕重,斷然是行不得也!」

廣告

由此可見,古代學者對「何以報怨」的問題多承襲孔子的觀點,對「以德報怨」是持反對意見的。

以德報怨 -故事

魏國邊境靠近楚國的地方有一個小縣,一個叫宋就的大夫被派往這個小縣去做縣令。

兩國交界的地方住著兩國的村民,村民們都喜歡種瓜。這一年春天,兩國的邊民又都種下了瓜種。

不巧這年春天,天氣比較乾旱,由於缺水,瓜苗長得很慢。魏國的一些村民擔心這樣旱下去會影響收成,就組織一些人,每天晚上到地里挑水澆瓜。

連續澆了幾天,魏國村民的瓜地里,瓜苗長勢明顯好起來,比楚國村民種的瓜苗要高不少。

楚國的村民一看到魏國村民種的瓜長得又快又好,非常嫉妒,有些人晚間便偷偷潛到魏國村民的瓜地里去踩瓜秧。

宋縣令忙請村民們消消氣,讓他們都坐下,然後對他們說: 

廣告

「我看,你們最好不要去踩他們的瓜地。」

村民們氣憤已極,哪裡聽得進去,紛紛嚷道:

「難道我們怕他們不成,為什麼讓他們如此欺負我們?」

就搖搖頭,耐心地說:

「如果你們一定要去報復,最多解解心頭之恨,可是,以後呢?他們也不會善罷甘休,如此下去,雙方互相破壞,誰都不會得到的一個瓜的收穫。」

村民們皺緊眉頭問:

那我們該怎麼辦呢?」

宋就說:

「你們每天晚上去幫他們澆地,結果怎樣,你們自己就會看到。」

村民們只好按宋縣令的意思去做,楚國的村民發現魏國村民不但不記恨,反倒天天幫他們澆瓜,慚愧得無地自容。

這件事後來被楚國邊境的縣令知道了,便將此事上報楚王。楚王原本對魏國虎視眈眈,聽了此事,深受觸動,甚覺不安,於是,主動與魏國和好,並送去很多禮物,對魏國有如此好的官員和國民表示讚賞。

魏王見宋就為兩國的友好往來立了功,也下令重重地賞賜宋就和他的百姓。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