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石秀九

標籤: 暫無標籤

5

更新時間: 2013-12-10

廣告

仙石秀九(1551~1641),戰國時代、江戶時期的武將。

仙石秀九 -概述
仙石秀九仙石秀九

仙石秀九(せんごくひでひさ),1551年3月3日(天文20年1月26日)-1614年6月13日(慶長19年5月6日),戰國時代、江戶時期的武將。以「千石」作為表記。俗稱權兵衛。治兵衛久盛的四男,孩子是仙石秀范,仙石忠政。

美濃出身,自稱是清和源氏土岐家的支流,不過實際卻不一定。從很早以前就開始服侍羽柴秀吉,在秀吉被任命為中國征伐軍之後隨軍作戰,獲得戰功,被任命為淡路國的國主。在信長死後,在秀吉掌握天下霸權的過程中,與當時統治四國的長宗我部對陣,根據這個功績,在四國征伐戰之後,給予了讃岐・聖通寺的十萬石領地。

但是到了1586年(天正14年),秀吉任命他與長宗我部元親和十河存保一起擔任九州征伐軍,渡海作戰的時候,仙石秀九為了搶功制定了有勇無謀的的作戰計劃。依據這個計劃作戰的豐臣軍在戶次川之戰被島津家久所率領的島津軍徹底擊敗,包括元親的嫡子信親,十河存保等有多有名的武將因此戰死,更顯出秀久自己拋棄諸將的軍隊一路逃回四國的醜態。被這樣的行為所震怒的秀吉,沒收了秀久所領,把秀久放逐到高野山。

廣告

在那之後經過德川家康的說項,在1590年(天正18年)小田原征伐之時,以借將的的形式參加了秀吉的軍隊,他穿著掛著鈴鐺光亮燦爛的鎧甲,建立了出眾的武功,在箱根有仙石原這樣的地名,就是他當時奮勇作戰的地方。根據他當時的功績,秀久從信濃、小諸各得到五萬石的領地,重新擔任大名。因為這項緣故,在秀吉死後成為德川家的家臣,1600年(慶長5年)隨家康軍參加關原之戰,跟德川秀忠一起被真田昌幸所固守的上田城所阻,參加關原之戰遲到,秀久努力地為秀忠的遲到向震怒的家康謝罪。秀忠擔任將軍之後,因此特別重用仙石秀九。從此,仙石家的名聲一直到明治維新時代還一直延續著。


仙石秀九所用之鞍
另外,雖然在戶次川制訂了魯莽的作戰計劃,秀久並非最大的責任者,不過,最先從敵前逃亡的人就是秀久,後來的史料大多以「天下第一的膽小鬼」①來責罵仙石秀九。同時,有秀久是在伏見城抓到石川五右衛門的人這樣的傳說。(公家的說法捕獲者是京都所司代前田玄以)
注1:日文原文為『三國一の臆病者』,天下第一膽小鬼為翻譯后的中文,日文原文顧名思義為三國第一的臆病者,三國當時指得是中日朝,也就是當時的天下了,臆病者為膽小鬼的意思,因此採用了「天下第一膽小鬼」這種譯法。

仙石秀九 -生平


無之字紋旗印
仙石秀九,天文20年(1551年)1月26日出生於美濃國加茂郡黒岩(現歧阜縣加茂郡坂祝町),通稱權兵衛,父親為仙石治兵衛久盛。據說仙石久盛出仕於美濃的守護大名土歧氏。並有仙石氏為土歧氏支流一說,可是這種說法根據不足。『改選仙石家譜』中有句描繪當時仙石家情況,「美濃の本地八百四十五貫六百文」,也就是說當時的仙石氏只是土歧氏屬下的一個小土豪而已。
永祿7年(1564)14歲的秀久被推進美濃攻略的織田信長發現,並將之分配於木下秀吉麾下。這也意味著秀久的戎馬生涯的開始。在隨後的日子裡,秀久跟隨秀吉南征北戰,參與了姉川合戰等重要戰爭,並有著不錯的表現。天正2年(1574)被賜封近江國野州郡1千石,天正6年(1578)增加至4千石。天正8年(1580)受封淡路洲本城5萬石。受封為洲本城城主的秀久,馬上開始了洲本城的修築以及水軍的強化,為秀吉的四國攻略準備著。
天正10年(1582)6月2日,織田信長卒於本能寺,天下大變。而在四國方面,勵精圖治后興盛起來的長宗我部家正一步步的將十河家推向滅亡的邊緣。

廣告


永樂錢紋旗印
天正10年(1582)8月,阿波國勝瑞城的十河存保軍被長宗我部元親軍打敗並逃入讃岐國的虎丸城,此時的十河家情勢不容樂觀,東有長宗我部元親的大軍壓境,西有香川親和的步步緊逼。存保知道單憑自身的能力是無法挽救敗局的,於是他向羽柴秀吉請求救援。而此時的秀吉正在忙於準備與柴田勝家作戰,並無多餘的兵力可派,可是秀吉也不準備對十河存保棄而不顧,於是就派遣淡路洲本的仙石秀九為救援軍前往讃岐國。
天正11年(1583)春天,長宗我部元親率2萬大軍自白地城出發,經美馬郡及大窪峽谷攻入讃岐國,同時迫近虎丸城。長宗我部勢布陣于田面山,並伺機派兵銷毀虎丸城周圍的農作物,開始了對虎丸城的糧食作戰計劃。
另一方面,仙石秀九率領2千士兵從海路攻來,在引田浦登陸,並進入北側的引田城。這個引田城有一個優點就是船可以直接靠岸,行動起來很隱秘。
秀久到達后立刻遣出了偵察兵,並得知香川信景正率5千士兵向引田城攻來。於是,秀久馬上將軍勢分為四部分,秀久本陣以及由仙石勘解由,仙石覺右衛門和森權平各率數百士兵埋伏於引田入口處的山中。不知情的香川隊進入了埋伏區,剎時周圍鐵炮齊射,揭開了引田合戰的序幕,也打亂了香川隊的陣型,並使之退卻不得。仙石勢乘機發動總攻,秀久本陣也從山上沖了下來加入戰場。可是,香川勢弄清狀況后也逐漸重整態勢,並依靠人數上的優勢展開反擊。
本陣的元親起初還不知戰爭已打響了,可是,由於聽到了槍聲,派出桑名太郎左衛門與中島與市兵衛為先遣隊偵察情況,當得知戰鬥已開始,隨即命令先遣隊援助香川隊,並率本陣向戰場進發。這天是4月21日。


仙石秀九之墓
此次戰役兵力上有絕對優勢的長宗我部勢勝出,仙石勢輸到連旗幟都被人搶走的地步。仙石勢的仙石勘解由以及森權平還有長宗我部勢的中島與市兵衛與國吉三郎兵衛在此次戰役中被討死。
順便說下,此次合戰與羽柴秀吉同柴田勝家之間的賤岳合戰發生在同一天。也有一說引田之戰發生在天正12年(1584)7月19日,不過,天正11年4月21日好象比較正確。
秀久向引田城退卻,長宗我部軍乘勢追擊包圍了引田城,並在城北的山上向仙石軍喊話,降低城內士氣。長宗我部軍連夜布陣,第二天早晨發動總攻。仙石軍士兵所剩無多且個個戰意全無。長宗我部軍輕鬆攻陷城池,秀久乘船逃出了城。

廣告

仙石秀九仙石秀九

救援部隊仙石軍敗北后,虎丸城的十河存保立刻陷入了孤立無援的窘境。看到沒有任何獲勝希望的存保,決定開城投降,並與少數親信退至大坂城,十河家滅亡。
是次戰役為秀久第一次以大將的身份統兵作戰,卻以大敗告終。此次戰役的三大主角,秀久、元親和存保,也會因為命運的安排再次聚到一起,發生千絲萬縷的關係。
賤岳合戰獲勝后的秀吉很快蕩平了柴田家的抵抗,開始專註於四國攻略。羽柴秀長被任命為四國攻略總大將,十河存保則隸屬其中再次與長宗我部家作戰。同時仙石秀九也參加了作戰。在羽柴軍不斷進攻下,長宗我部軍漸漸感到不是對手。於是在家臣的建言下,元親選擇了降服。秀久在戰役中表現出色並敘官位從五位下越前守,之後被轉封為高松城主並拜領讃岐10萬石。


仙石秀九馬印
天正14年(1586)4月5日,大友宗麟謁見大坂的羽柴秀吉,向秀吉表示了大友家臣服的意願,請求秀吉派出援軍,挫敗志在并吞九州的島津家。志在統一全國的秀吉,答應了大友宗麟的要求。秀吉讓黑田孝高帶領毛利軍先出發,渡海登陸豐前,另一方以仙石秀九為軍監,帶領十河存保,以及早些時候剛降伏的長宗我部元親及信親父子從四國出發。四國勢的兵力,仙石與十河隊有3千,加上長宗我部隊的3千總共6千人。四國軍勢由伊予灘渡海進入豐后,再從別府灣進入大友宗麟等待的府內城。
擁有2萬大軍的島津勢看到此番動靜,遣島津家久率本陣開始向日向國進軍。隨後準備與在豐後方面的島津義弘軍合流。支援宗麟的秀吉軍同島津軍就象火花一樣散布在豐后國各地。不過,中心的鶴賀城成了兩軍攻防戰的主戰場。11月25日,戰爭開始了。
鶴賀城是大友氏本城府內城的衛星城,是保衛府內城不被入侵的軍事要地。城主利光鑒教(宗魚)已經戰死,不過,士兵仍然繼續抵禦者島津軍的猛攻。
秀久,元親前來救援,並在竹中山的鏡城布陣。戰鬥序列配置如下:

廣告

仙石秀九仙石秀九


小田原之戰後秀吉
賜予秀久的金團扇
12月12日,受命於秀久,四國勢開始了渡河行動。長宗我部信親率領1千士兵從竹中之渡渡河,接著另外五千士兵也成功渡過。考慮到萬一情況,大友義統成為預備隊,在中津留河原留守。
黃昏時刻渡河結束的四國軍,即遭遇到島津2百士兵的襲擊。可是這2百士兵並沒帶來多大威脅,瞬間被四國軍擊潰敗走。四國軍勢乘勝追擊。然而,在這個時候,不知情的四國軍已經陷入島津軍給他們量身訂做的埋伏中了。
事先埋伏好的島津鐵炮隊瞬間齊射,頓時四國軍勢亂了陣腳,場面顯得十分被動。島津方面伊集院隊3千與新納隊3千騎馬隊毅然實行突擊。四國軍陣型徹底被衝散。一場苦戰開始上演了。
另一方面,長宗我部信親隊受到了島津家久率領的本隊8千人的攻擊,退至中津留河原,並展現了其勇猛的戰鬥力。可是,這頑強的抵抗在島津勢的包圍攻擊中並沒有持續多久,最後還是逃不了被討死的命運。
然而,統率預備隊待命的大友義統,居然棄友軍而不顧,向高崎山城方向退卻,直至逃入豐前國宇佐郡的龍王城為止。
其他四國軍勢由於河川擋住退路,被包圍的島津軍徹底消滅。長宗我部元親在家臣的奮死掩護下,好不容易從戰場逃出,帶領殘部一口氣地從沖之浜渡船逃到伊予國日振島。十河存保與信親一起戰死,仙石秀九也乘亂逃到小倉城。救援無望的鶴賀城陷落了。

廣告


戶次川合戰
從12月12日黃昏到13日早上發生的這場野戰,被稱為戶次川合戰。在此次戰役中,島津軍用了他們最擅長的戰術「釣野伏(つりのぶせ)」。少數的士兵假裝敗走引誘敵人進入埋伏區,然後與伏兵一起包圍並痛擊敵人,一種佯動作戰。這種戰術在元龜3年(1572)的木崎原合戰中也被用過。
戶次川合戰乃仙石秀九第二次也是最後一次以「統兵大將」這種身份參加戰爭。這次的結果又是一次慘敗。秀久本人也因為這場合戰而一戰成名,並「名垂千古」。由於秀久對戰局的錯誤判斷,而間接導致十河存保及長宗我部信親的死亡,信親的死亡也對後來長宗我部家的產生了重大影響。當戰局處於劣勢時,秀久居然「一馬當先」,撇下軍勢於不顧,自己逃跑了。這也讓後世的史學家為之不齒,並送給他一個「天下第一膽小鬼」的稱號。
事後,震怒的秀吉,沒收了秀久所領,把秀久放逐到高野山。

廣告


小諸城
天正18年(1590),豐臣秀吉發動了小田原征伐,經過德川家康的說項,秀久以借將的形式重新參加了秀吉軍,他穿著掛著鈴鐺光亮燦爛的鎧甲,建立了出眾的武功,在箱根有仙石原這樣的地名,就是他當時奮勇作戰的地方。根據他當時的功績,秀久重新成為大名,並拜領信濃國佐久郡小諸5萬石,成為小諸城主。

仙石秀九任小諸城城主時,大力推動小諸城的改修工作,並因地制宜,主持修築了小諸城的大手門及三之門,大大完善了小諸城的防禦。

仙石秀九仙石秀九


小田原城攻擊時奮戰的秀久圖由於秀久出色的築城能力,在文祿之役的時候,被派往兵站據點肥前名護屋城擔當築城工作。文祿元年(1592),敘回原官位從五位下越前守。文祿3年(1594)俸祿升至5萬7千石,並參加伏見城的築城工事。據說當時有名的盜賊石川五右衛門就是在這個時候被秀久逮捕的。(正規的說法是前田玄以逮捕的)
在慶長5年(1600)的關原之戰中,秀久從屬於德川秀忠隊,與秀忠一起被真田昌幸所固守的上田城所阻,參加關原之戰遲到,秀久努力地為秀忠的遲到向震怒的家康謝罪。秀忠擔任將軍之後,因此特別重用仙石秀九。


秀久從秀吉處拜領金扇時的場面


慶長19年(1614)5月6日,仙石秀九逝於小諸城,享年63歲。法號寶譽道樹圓覺院。仙石家的名聲一直到明治維新時代還一直延續著。
與眾多戰國名將相比,仙石秀九顯然是比較另類的一位,他因為打敗仗逃跑而名聲大振。縱觀仙石秀九一生中兩場大戰,均已慘敗告終。然而,這兩場戰役的對手,長宗我部元親與島津兄弟,都是戰國時期頂尖的武將,就算是一流名將碰到他們也不一定能打勝戰,在加上兵力相差懸殊,大敗是個正常的結果。因此我們只能說,仙石秀九不是一位傑出的武將,但絕不是一個庸才。秀久這種一次次從逆境中強力反彈,就像鳳凰火中重生,加上他在築城方面的傑出才能,註定了他能將名字長留於歷史長河中。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