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永遠烈士

標籤: 暫無標籤

14

更新時間: 2013-09-03

廣告

  付永遠(1972-1993),二級警員。高中文化程度。共青團員。1989年從湖北省十堰市體校畢業,被分配到十堰市公安局當交通民警,先後5次受到市公安局、交警支隊通令嘉獎。1993年11月29日,在執行一起交通肇事現場勘查任務中,不幸以身殉職,年僅21歲。1994年被公安部追授為全國公安戰線二級英雄模範稱號。  1993年11月29日下午,陰雨綿綿。付永遠偵破一起重大交通肇事逃逸案后,風塵僕僕地從鄖縣趕回支隊。一到科里,就聽到有人電話報案:在車城路有1輛「130」汽車與1輛自行車相撞,人員傷亡情況不明,請速派人處理。當時科里有3名民警值班,其中2名民警正在處理另一起交通事故。付永遠見科長接完電話顯得很為難,知道人手不夠,便主動請戰,要求去現場。科長說:「你出差才回來,母親又剛做了大手術,你還是去醫院看看你母親吧,這裡我另想辦法。」他說:「我母親反正已經做了手術,早看晚看都一樣,現在現場上人命關天,正是需要人的時候,我怎麼能在這個時候撒手不管呢?」他一邊說一邊硬是擠上勘查車,和戰友姚保虎一起冒雨趕到了肇事現場。這時天色已晚,現場路段沒有路燈,付永遠、姚保虎藉助東風汽車公司配套處一輛麵包車的燈光照著現場,緊張地進行勘查。晚7時20分,一輛沒有按規定減速、也沒有開燈的中巴車超速駛來,朝著正在聚精會神繪圖、拍照的付永遠和姚保虎衝過來,將他倆撞出20多米遠。姚保虎左眼撞傷、右胯骨及3根右肋骨骨折,付永遠顱骨嚴重撞傷,當即昏迷過去。經醫院搶救,付永遠因顱內嚴重損傷,於次日12時45分光榮犧牲。1989年,付永遠被選招為交通民警。為了更快地掌握指揮交通、正確糾正和處理交通違章等業務,他一邊熟記道路交通管理法規,一邊對著鏡子練指揮手勢。他在六堰崗台值勤,炎熱的夏日,不用指示燈,而是針對車輛流量的規律,站在烈日下堅持用手勢指揮。為了使六堰崗區暢通無阻,他起早貪黑堅守在崗台上,總是把崗亭擦洗得乾乾淨淨。崗亭邊有個商店需要進貨,他怕卸車、裝車阻塞交通,主動去幫助卸貨;崗台附近有個建築工地進料時,容易阻塞交通,他事先疏通好道路,為車輛快卸快走提供方便;兩輛自行車相撞,打碎了幾瓶罐頭,玻璃碎片灑了一地,他處理完糾紛后,又從附近商店借來笤帚,將馬路打掃得乾乾淨淨。每天,他在崗台上不知道要做多少這樣普普通通的好事。因為他的勤學苦練和熱情工作,支隊將他調到省級標準崗台「柳林崗」執勤。在標準崗台上,他更加嚴格要求自己,苦練站功和手勢,將各項工作做得更好。1992年,支隊成立了直屬大隊,付永遠又被挑選到該大隊工作,擔任內勤,經手處理了幾百件大大小小的交通違章。他總結出「違反管理的違章,一般重在教育不做罰款處理;危及安全的違章,罰款與教育並施」的處理原則,收到了明顯的效果,經他處理的違章從未發生過上訪告狀的事。付永遠在路面執勤中嚴肅認真,維持交通秩序一絲不苟;而在大隊舉辦的違章事故駕駛員學習班上,他講課深入淺出,組織討論時循循善誘。許多受過教育的司機都說:「付永遠不僅教育我們遵章守紀,還以自身模範行動教我們做人。」1993年9月,付永遠作為業務骨幹,選調到支隊交管科工作。付永遠的家距支隊僅需10來分鐘的路,但是,為了集中精力,爭取更多的時間投入工作,他搬到隊里來,吃、住在值班室,節假日也不例外。9月6日夜,支隊白浪執勤點民警在車檢中發現一輛車的臨時牌照異常,報告支隊時,小付並不值班。聽到案情后,小付當即與值班民警一道趕赴現場查證,發現這是一起特大偽造車輛牌照案。他們連夜順藤摸瓜,查出了一個偽造車牌的犯罪團伙,併當場繳獲假牌照182張,《東風汽車合格證書》1685份,總價值達200萬元。付永遠站在崗台上,有一種崇高的社會責任感。執行糾章時,有的駕駛員遞上駕駛證的同時,駕駛證底下藏著大額鈔票,面對金錢的誘惑,他總是說:「這一套在十堰行不通。」付永遠曾在筆記本上寫道:「情化風來愛化雨,生當做樹死做路。」他自小就養成了以善心待人的品格,因為他是靠組織和群眾的救濟長大的。當上交警以後,付永遠覺得自己有責任、有義務向國家、向人民、向家庭報答養育之恩。參警4年多,他共加班260多個工作日,主辦和協辦了交通違章事故1000多件。他究竟為群眾不知做了多少好事,難以計數。他的偉大來自於平凡的生活,平凡的工作。他把自己的生命、自己的青春,化作涓涓細雨,灑向十堰的土地。  「情化風來愛化雨,生當做樹死做路。」付永遠在他的筆記本上鄭重地寫下了這兩句話。他要在三尺崗台上,把對人民的感情化作春風輕拂著十堰人民,把對工作的熱愛化作一陣春雨,滋潤著十堰人的心。當一名交警活著要做路邊的一棵樹,為群眾遮風擋雨,死了要做一段路,讓群眾從身上平安走過。他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