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曲牌

標籤: 暫無標籤

185

更新時間: 2013-08-29

廣告

京劇曲牌是京劇音樂藝術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是伴隨著京劇的發生、發展而逐漸形成的。京劇曲牌各有固定的名稱、句數、句格(包括長短不等的字數、字音的平仄等),以及曲調方面的板式、板數、調高等,格律相當嚴謹。

京劇曲牌 -簡要介紹

京劇曲牌「夜深沉」京劇曲牌「夜深沉」
  京劇曲牌就是曲調的名稱,俗稱牌子,是京劇藝術中的一個相當重要的組成部分。京劇曲牌是伴隨著京劇的發生、發展而逐漸形成的。經過前人(包括作曲者、樂師、演員、劇作者)長期的舞台實踐,在不斷吸收與借鑒、精心創作和改革中逐步與京劇形成了統一的風格,成為京劇音樂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曲牌各有固定的名稱、句數、句格(包括長短不等的字數、字音的平仄等),以及曲調方面的板式、板數、調高等,格律相當嚴謹。不過有些曲牌沒有唱詞,只用它的曲調作為器樂演奏的吹打曲牌(亦名工尺牌子),如「水龍吟」、「柳搖金」之類,可以自由反覆,也可以中途停止,以及只念不唱的干牌子,則屬例外。
京劇曲牌 -主要類型

  京劇曲牌按其形式和使用上的不同,大體分為「混牌子」和「清牌子」兩大類。

  「混牌子」主要來源於崑曲,這是由於崑曲的歷史早於京劇,在清朝末期常見於兩個劇種同台演出,從而形成了藝術上的相互滲透與融合。而京劇的樂師們便把崑曲中的曲牌、唱腔等移植到京劇舞台。所謂的「京昆不分家」便由此而來。「混曲牌」一般都帶有原來的唱詞,並配有特定的鑼鼓經,格律相當嚴謹的,曲牌都具有固定的句數、句格和板式、調門等,比如京劇中常用的「混曲牌」有風兒松、六兒令、三槍、點絳唇、泣顏回、江兒水、拜場、尾聲等。經常用於傳統劇目《雁盪山》、《兩狼關》、《挑滑車》、《漢津口》、《小山河》等。

  「清牌子」一般沒有唱詞,很少配鑼鼓經,基本上是單純的器樂曲調,並可以自由反覆演奏,絕大部分來源於民間器樂曲。在以上兩類曲牌中,按演奏樂器不同又分為大嗩吶曲牌、膜笛曲牌、海笛曲牌、胡琴曲牌四個部分,由於每個部分的主奏樂器的音色和表現力各有特點,所以在演奏出來以後,韻味和風格各有不同。「清曲牌」的大嗩吶曲牌有水龍吟、柳青娘、朝天子、將軍令等,膜笛曲牌有小開門、哭黃天、漢東山、朝天子、萬年歡等,海笛曲牌有步步高、行街令、一枝花,胡琴曲牌有西皮曲牌、反西皮曲牌、二黃曲牌、反二黃曲牌,常用有小開門、柳青娘、洞房贊、萬年歡、哭黃天、朝天子、節節高、雁兒落等,經常用於傳統劇目《群借華》、《擋馬》、《雁盪山》、《海瑞背纖》、《康熙大帝》、《后金春秋》、《美狐》等。

  京劇曲牌有幾百種之多,後來常用的不過幾十種,這些曲牌除能配合動作、輔助唱念、表演和表現戲劇情節外,還可使京劇藝術更富有感染力,起到渲染舞台氣氛,吸引觀眾的作用,同時在一定程度上為不少劇目的演唱增添了舞台的藝術效果和音樂上的特有的色彩。

  京劇曲牌在京劇演出中起著極其重要的作用,它是京劇音樂這個綜合藝術中一個相當重要的組成部分。

廣告

京劇曲牌 -常用曲牌

  1.西皮小開門:京劇胡琴曲牌,多用於配合帝王、后妃升殿時的儀仗、先導,以及他們本身念引、入座和大臣們參拜等動作,如《宇宙鋒》中秦二世的升殿等,有時也可以配合一般動作,切不限於人物身份,如《空城計》中的老軍掃街,《群英會》中魯肅放置假信等,均奏西皮小開門。

  2.胡琴曲牌:京劇的胡琴曲牌基本上和笛子曲牌一樣,也是用於打掃,更衣,梳妝,設宴,行禮,慶賀,祭奠,行路過場以及舞蹈等處,還有在配合啞劇式的表演動作時也經常使用。由於胡琴等弦樂器操作靈便自如,適應力強,所以胡琴曲牌在舞台上的運用比笛子曲牌更為靈巧。胡琴曲牌大部分是從崑曲用的笛子或嗩吶曲牌移用過來,如「小開門」、「萬年歡」、「柳搖金」、「山坡羊」、「川撥棹」、「傍妝台」等。也有來自民間絲竹樂曲的,如「花梆子』、「東方贊」、「小磨房」、「海青歌」等。這些曲牌改用胡琴演奏之後,由於胡琴各種定弦的特色和演奏時的弓法、指法的運用以及和二胡、月琴、弦子等的配合,往往會出現更為新鮮的效果。

  胡琴曲牌又名絲弦曲牌,一般不用鑼鼓伴奏,有時只用單皮鼓或大小堂鼓擊奏花點。絲弦曲牌也有隻用彈撥樂器演奏而不要用弓弦樂器的,這是為了表現某種特定的情調,如《空城計》中諸葛亮在城樓撫琴所用的「琴歌」等。

  3.吹打曲牌:凡嗩吶曲牌中的清曲牌,笛子曲牌,均稱吹打曲牌。

  4.干牌子:干牌子又名干念牌子,原是可以唱的曲牌,後來改唱為念,去其曲調,僅留下鑼鼓伴奏的部分,以鑼鼓的音響節奏來襯托干念台詞的節奏,如「水底魚」、「撲燈蛾」、「四邊靜」、「金錢花」等都屬此類。這種干牌子有時也去其念白,僅以鑼鼓節奏來配合舞台上特定的身段動作。

  5.大字牌子:京劇曲牌依其配器形式的不同,形成不同的類別,凡帶有唱詞,以群眾齊唱形式出現,並有嗩吶加鑼鼓伴奏的曲牌,就稱為大字牌子。所謂大字就是曲詞,過去的工尺譜,是把曲詞用大的字體寫在中間,而曲譜是附在大字旁邊的,故名。又稱混牌子,混曲牌,鑼鼓曲牌。

  6.混牌子:凡把大字牌子去掉歌詞,僅由嗩吶吹奏曲調,並加鑼鼓伴奏的,名為混牌子。

  7.清牌:凡把混牌子減去鑼鼓,僅由嗩吶吹奏的曲調,名為清牌子。

  8.八板:京劇胡琴曲牌,「八板」又名「老八板」,是中國民間流行很廣的器樂曲。京劇多用於活潑輕鬆的舞蹈場面,如《紅娘》中的撲蝶(用西皮),《桑園寄子》中的綁子(用二黃),及《打花鼓》的舞蹈等,均奏「八板」。

  9.八岔:京劇胡琴曲牌,「八岔」是從八個曲牌里選出八個樂句,經糅合聯成一個完整的曲牌,因而得名。「八岔」的曲調順暢,旋律優美,音調與四平調相近,故多用於四平調或二黃原板的前面。如《梅龍鎮》、《問樵鬧府》等劇,均用「八岔」伴奏。

  10.二黃小開門:京劇胡琴曲牌,用法與「西皮小開門」相同,只是用於二黃戲中。如《賀后罵殿》中的趙光義和《大保國》中的李艷妃上場,以及《問樵鬧府》中范仲禹酒醉被送往書房,《清官冊》中寇準更換服裝等處,均奏「二黃小開門」。

  11.反二黃小開門:京劇胡琴曲牌,不一定用於唱反二黃的劇中,而是與正二黃的小開門變換使用。如《貴妃醉酒》中高、裴二力士及宮娥們向楊玉環進酒時,即奏「反二黃小開門」。

京劇曲牌 -重要作用

  京劇曲牌在京劇音樂中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它的主要作用是描寫環境,烘托舞台氣氛,配合演員的表演,其襯托作用。京劇曲牌和打擊樂的各種鑼鼓點子構成的場景音樂,具有很強的表演力。演奏一支曲子可以是舞台上的氣氛,發生為劇情所需要的變化,為演奏增光添彩。

  有些曲牌在特等的場合是用。如「萬年歡」配合喜慶、宴請等場面,「小開門」用於行路、寫信、拜賀、打掃、更衣等場面,「大開門」用於升帳、升堂場面,「傍妝台」用於氣派較大的擺宴場面,「哭皇天」用於弔唁、祭奠、場面等等。有些曲牌是專用的。如嗩吶曲牌中的「哭批」用於劇中人自盡或走投無路時,久別重逢、悲喜交集時用「哭相思」,劇終時用「尾聲」等。

  有些曲牌是一曲多用的。如嗩吶曲牌「風入松」用於發兵、回操、回山、行軍等,「江兒水」用於對話、奏本、飲酒暢敘的場面,「公尺上」用於一般迎送賓客、借旨及參拜等場面,「急三搶」用於行路、寫信、看信、飲酒、哭泣。

  京劇曲牌還用於配合演員的表演。在《貴妃醉酒》中,自始至終由胡琴演奏的曲牌伴奏配合楊玉環的表演,是用了「小開門」、「萬年歡」、「傍妝台」、「柳搖金」等多支曲牌,構成一篇連綿不斷的樂章;《拾玉鐲》中孫玉嬌餵雞做針線活、拾鐲的表演用了「柳青娘」、「海青歌」、「洞房贊」等幾支曲牌。

  京劇曲牌具有很大的靈活性。有的曲牌經常變化,可以表現不同的意境。例如「柳青娘」用嗩吶主奏,可配合《戰馬超》的張飛,馬超夜戰;改以絲弦演奏,則用於《花田錯》的針黹場面,配合劉玉燕和春蘭主僕趕製繡鞋的表演。「萬年歡」在《貴妃醉酒》中作為舞樂曲牌,用來配合楊貴妃舞蹈動作,在《生死恨》中,則用於表現韓玉娘夜夢程鵬舉。「柳搖金」在《貴妃醉酒》中改調換弦達五次之多用於楊玉環的醉態。京劇曲牌的演奏有相當大的自由度,配合演員表演,根據需要,演奏時間可長可短;可以反覆演奏或變換演奏;可以隨時終止演奏或轉入演唱,而不像歌劇那樣,演員表演要受所創作樂曲的曲式結構和時間的制約,必須在樂曲終止或規定的地方才能結束或轉入歌唱。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