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亞露,日本動漫作品中的虛擬人物。

亞露 -關於亞露兩人

  ○ 亞羅尼洛·艾魯魯耶利

  アーロニーロ·アルルエリ Aaroniero Arleri

  聲優:關俊彥

亞露

男性。是十刃中唯一一個下級大虛「基力安」,在十刃中排名第9,因為擁有無限進化的能力,所以破例地進入到十刃。可以吞食其它死去的虛的靈力,從而獲得所吞食的虛的力量並變身為其形態。在陽光下不能使用變身能力。目前已經吞噬並取得了33650隻虛的力量。

  因為吞噬了融合併殺害十三番隊副隊長志波海燕的虛——梅塔史塔西亞,而擁有了它的融合進化能力,同時獲得了志波海燕的靈體和記憶,也擁有了海燕的戰鬥能力。

  真實態為大型試管狀玻璃罩內液體中生存的兩隻骨質頭顱形狀小破面。號碼位置在小破面臉部。平時帶著有小孔的長型面具。

  基本資料(沿襲志波海燕的靈體和記憶)

  身份:破面「十刃」之No.9

  身長 :183cm

  體重 :68kg

  喜歡的東西:牡丹餅(日文おはぎ,一種用紅豆沙包住蒸熟的糯米而做成的甜糕團)、午睡

  在與露琪亞的戰鬥中變化成志波海燕的樣子並展現露琪亞所熟悉的能力、記憶,令為海燕之死一直無法完全解開心結的露琪亞陷入苦戰。

  後來被露琪亞使用「三舞·白刀」刺中頭部而敗。

  有特殊能力「同步認知」,是其特有的能力和任務,能夠瞬間將與之戰鬥的對方的情報以及自己戰敗的消息向全部同胞報告。

  在十刃No.7佐馬利·路魯的出場台詞中,得知其應為第一代十刃唯一倖存者,即本代十刃中現存最早的。

  戰鬥術:

  第一重解放:沿襲志波海燕的始解

  解放語:將水天逆卷吧,捩花

  水天逆巻け、捩花

  すいてんさかまけ,ねじばな

  解放后斬魄刀成為三叉戟型的長槍,末端為螺旋形錐狀。遊戲中為水藍色纓,動畫及漫畫彩圖中為深藍。

  有旋、刺、挑等槍術,伴隨著周圍產生波濤般的靈子水花,看起來像是劈波斬浪的招式一般。

  攻擊時「使用獨特的高架勢,以單手腕為軸心,用迴轉作為主要攻擊,是舞蹈般的槍術,然後利用伴隨著槍擊一同捲起的波濤,將敵人壓碎並兩斷。(露琪亞語)」

  最高解放:飛翔水車突(NGC遊戲《BLEACH·面向黃昏的死神》中公布)

  第二重解放:自體歸刃

  解放語:吞噬殆盡吧,噬虛

  喰い盡くせ,喰虛

  くいつくせ,グロトネリア

  「喰虛(グロトネリア)」為西班牙語單詞Glotonería,即英語中gluttony,為「饕餮」之意。

  解放後下半部變成巨大的觸鬚姿態,手持「捩花」形態的戟。

  ○ 朽木露琪亞

  
朽木ルキア Kuchiki Rukia

  聲優:折笠富美子

  在音樂劇中扮演此角色的演員是佐藤美貴。

  是日本漫畫《BLEACH》(又譯《死神》、《漂靈》)中的女主角。

  身材嬌小、洋溢高雅氣質(阿散井戀次言)的美少女,有著獨特的髮型。小時候居於屍魂界的流魂街第七十八區「戌吊」,護廷十三隊六隊副隊長阿散井戀次是和她一同長大的夥伴。和戀次一起長途跋涉至瀞靈廷,入讀死神真央靈術學院,未曾畢業便被第一貴族大家朽木氏收養,和戀次分開,接受精英教育、直接加入護廷十三隊。

  她的身份是朽木家族當家朽木白哉之妻朽木緋真的妹妹,幼年時因為其姐貧病交困而將她遺棄在流魂街。緋真病亡前囑託白哉要他將她的妹妹找回作為親妹撫養。

  童年時候巳開始喜歡爬到高處,喜愛兔子系列的物品,不習慣穿合身的衣服,愛吃黃瓜和白湯圓。

  基本資料

  身份:死神護廷十三番隊隊員

  身長 :144cm

  體重 :33kg

  生日:1月14日

  喜歡的東西:兔子、湯圓、黃瓜、高的地方

  出身:南流魂街78區「戌吊」

  屬屍魂界護廷十三隊的十三番隊、被分派往空座町執行任務的死神,在追捕惡靈「虛」期間遇上少年黑崎一護,被虛所傷,於是將大半力量傳給了一護,後來在浦原喜助幫助下取得「義骸」(死神在人間生活使用的臨時人型化軀體),在空座町繼續生活了近兩個月,和一護四處面對虛、解放遊魂,直至被護廷十三隊通緝逮捕、帶回屍魂界。此事起因正是露琪亞將死神的力量非法傳給了人類,露琪亞被屍魂界最高司法組織——中央四十六室判處以死刑,一護通過修鍊后和好友們到屍魂界相救並最終弄清了整個陰謀,並救出了露琪亞。

  事件告一段落後,屍魂界嚴陣以待,準備與叛逃虛圈的藍染惣右介等原死神展開戰爭,由於戰事勢必禍及人類,露琪亞和一隊年輕死神代表屍魂界,再次來到現世、幫助一護抵抗來襲的「破面」亦即死神化的虛。期間,一行人的夥伴、井上織姬被破面No.4烏爾奇奧拉帶走。戰爭展開在即,護廷十三隊總隊長將小隊強制召回。露琪亞和阿散井戀次在朽木白哉的默許下偷偷出走,到達虛圈,和黑崎一護等人會合,加入拯救井上織姬的任務,並在虛夜宮與第9十刃亞羅尼洛相遇。

  亞羅尼洛將露琪亞引入自己的行宮,並取下了自己的面具。海燕的相貌令露琪亞震驚和迷惑。

  戰鬥術:

  刀名:袖白雪

  解放語:凌舞吧,袖白雪

  凌舞ろ,袖白雪

  冰雪系。被譽為現今尸魂界最美麗的刀,解放后不論刀刃、刀柄和舞帶都是純白色的。在袖白雪所劃出的範圍內,從大地到天空,全都是它的凍結領域。

  初舞·月白

  一如招式名字,是運用月光的術,使出時地上顯出一個圓形,月光由天際穿過大氣直逹此圓,形成圓筒狀,完全佔有了由天至地的空間。敵人一旦被困其中,月光便會瞬間硬化成冰柱。

  次舞·白漣

  此招可立即將敵人凍結成冰柱,射程極廣,可穿越空間達半里。

  叄舞·白刀

  當刀身被對手斬斷,分成兩段而不能攻擊,此招式能以冰為刃,使劍刃再生,回復原狀。曾在被亞羅尼洛以戟刺穿身體時,以此招還擊,並成功擊敗對方。

  破道·赤火炮

  破道の三十一

  使用方式:由掌心向前上方發動暴破

  破道·蒼火墜

  破道の三十三

  使用方式:由掌心向前下方發動暴破

  咒文:

  君臨者よ!血肉の仮面·萬象·羽ばたき·ヒトの名を冠する者よ!真理と節制、罪知らぬ夢の壁に僅かに爪を立てよ!

  (君臨者!血肉的面具、萬象、振翅高飛、冠上人類之名的東西!真理與節制、不知罪夢之壁、僅立其上!)

  破道の六十六:雙連蒼火墜

  使用方式:蒼火墜的雙重加倍力量使用

  縛道の六十一:六杖光牢

  使用方式:指尖發光的同時以三條光帶構成六邊形,封住對手行動
亞露 -亞露與志波海燕的淵源

  ○ 海燕生平

  屍魂界護廷十三隊的十三番隊副隊長。

  (即露琪亞所在的番隊。隊長為身體病弱但善良溫和的浮竹十四郎。)

  屍魂界的名門貴族志波家的長子。有一妹妹志波空鶴,弟弟志波岩鷲。妻子是十三番隊第三席志波都。

  外貌類似黑髮版的一護,爽朗熱情,身手利落。在露琪亞加入十三番隊后,教導她各種戰鬥術式,帶領她在鯉伏山修行,並對其十分關懷,有著朋友般的熱忱和大哥般的照顧,令露琪亞十分憧憬和仰慕。

  因為妻子被有融合能力的虛——梅塔史塔西亞吞噬死去,而為妻報仇,與梅塔史塔西亞戰鬥。被能力特殊的梅塔史塔西亞吞噬,為維護理智和尊嚴,令露琪亞將其刺殺。

  海燕的逝去,給露琪亞留下了無盡的思念、悔恨、遺憾和無法開解的苦痛。

  ○ 海燕與亞羅尼洛

  
志波海燕被有融合能力的梅塔史塔西亞吞噬,梅塔史塔西亞被朽木露琪亞所斬殺之後,死亡的梅塔史塔西亞及被其融合的志波海燕的靈體一起被返送虛圈,並被亞羅尼洛所吞噬。亞羅尼洛因此擁有了梅塔史塔西亞的無限融合進化能力,並獲取了志波海燕的靈體和記憶,可以變身為志波海燕的相貌。

  海燕自身的意識思想已經死去,構成靈體和記憶的靈力被亞羅尼洛的「噬虛」能力所融合,成為其自身的靈力。

  亞羅尼洛只是獲取了海燕的相貌、能力和記憶中的經驗,與真實的志波海燕並無生命和意識上的延續關係,因此不能單純理解為「就是同一人」。

廣告

亞露 -亞露互動的出場

  ○ 亞露的一戰

  漫畫:於262話相遇,269話結束戰鬥。收錄於單行本30卷。

  動畫:於153回後半相遇,154回、155回、159回後半、160回均為兩人的對手戲。

  (戰鬥順序與漫畫原著略為不同,他們的一戰被提前,且製作比漫畫細化不少,許多過渡鏡頭被美化或放大化,並增加了少部分原創細節。)

  ○ 有關海燕的回憶

  
漫畫:134-136話、268話

  動畫:49回、160回

亞露 -亞露的萌點導引

  ○ 如故人般的熟悉

  
亞羅尼洛變化為海燕樣貌令露琪亞勾起對海燕的思念和回憶。因為繼承了海燕的記憶,因此亞羅尼洛對露琪亞甚為了解,對她的招式、往事,都了如指掌。露琪亞對「海燕」也延續著眷戀。並且在原著中,整段交戰過程,亞羅尼洛不斷地進行自我介紹,光是自報姓名就達三、四次之多,對於自身來歷、性質、構成、害怕的東西、作戰的方式甚至吞噬的虛的數量、成為十刃的由來……從硬體到軟體地對露琪亞加以詳盡講述。在介紹自己是十刃中唯一基力安級的時候,甚至對露琪亞加上了一句「你應該知道才對啊」。有理由解釋為他認為自己非常了解露琪亞,露琪亞也應對等地對他有所了解。

  並且,自稱繼承了海燕全部記憶的亞羅尼洛,對屍魂界、十三番隊、浮竹隊長、海燕的妻子等人和事隻字未提,所有反映出的記憶經驗都是和露琪亞有關的。

  ○ 「水天逆卷」般的放水XD

  
亞羅尼洛與露琪亞在交戰中互相放水,是原著中明確寫出的事實。

  在兩人交手期間,有多次亞羅尼洛可以偷襲得手的機會,而均被其放棄;露琪亞被打中跌倒,亞羅尼洛便停止襲擊,扛起長戟開始與她交談;在攻擊之前,還提醒「我要動手了,快做好準備啊」;在露琪亞毫無防備的情況下,亞羅尼洛放棄攻擊她的絕好機會而逃走,雖然是因為室內透進了陽光的緣故,但是在陽光下他是無法繼續變身而不是會消散死亡,如果故意起殺心,那麼陽光並不是嚴重到非有影響不可的東西。畢竟對於亞羅尼洛來說,如果露琪亞被偷襲殺死在先,自己是否變回原形也已經不重要了。

  當亞羅尼洛被露琪亞以「六杖光牢」及「灰繩」困制住,露琪亞使出雙連蒼火墜的時候卻只是打中他身後的牆,放棄攻擊的唯一機會為確認亞羅尼洛究竟是不是海燕。對此亞羅尼洛發出了「真是個傻瓜,如果剛才那一招是直接打中我,起碼還能讓我受點輕傷呢」的感嘆,並表示露琪亞「認為不放水的話就可以贏過我嗎」,露琪亞則回答「我就是那個意思」,這也就代表她承認之前的確是在放水。

  而露琪亞在被捩花刺中前,也發出了「對不起,我已經無法再對海燕大人的靈體動手了」的動搖。

  尤其是亞羅尼洛對露琪亞的放水之明顯,十刃同胞幾乎都看出來了,第7十刃在戰後評價為「果然太天真了」。

  ○ 兩敗俱傷的含淚一戰

  
與虛圈漫漫長夜、沙漠白月不同,九刃行宮外是藍天白雲的氣候。對此亞羅尼洛介紹為「在陽光下的都是藍染的監視範圍」「不知道是為了監視還是為了什麼」。加上通過第4十刃烏爾奇奧拉的介紹,亞羅尼洛有一個特殊的能力和任務即「同步認知」,要將與之戰鬥的對手情報、畫面向全部同胞報告。而在原著中,亞羅尼洛和露琪亞的邂逅,又已知是市丸銀操縱迴廊故意導致的,所以有懷疑亞羅尼洛對露琪亞的時而無情挑釁時而柔和放水,背後隱藏著某種無法抵抗的力。而原著中強調了露琪亞被戟刺穿的一幕通過「同步認知」被所有十刃甚至在虛圈的井上織姬所接收到,第7十刃稱為「所有人都以為她(露琪亞)死了」,說明其初衷是「讓所有人以為她死了」而非「殺死她」。在原著中露琪亞被戟刺穿后,亞羅尼洛使用的是「不管你怎麼勉強活下來」「即使你努力活下來」之類語言,並未提過一句「必死」字樣,可以懷疑為他並非刻意必要置露琪亞於死地而是預料甚至希望她會活下來。

  因此也有將其解釋為故意做給監視者看所為,此種猜測帶有同人色彩,僅供參考。

  在動畫劇情中,亞羅尼洛被露琪亞刺殺后,增加了歸刃化為水浪,將墜向地面的露琪亞接下后落入水中而避免使之落地的細節,被稱為「最後的保護」,使人感動不已。

  ○ 很有看點的柔情細節

  
以露琪亞對海燕的憧憬為鋪墊,亞羅尼洛與露琪亞相遇后表現出了種種較為有愛的畫面,如撫摸露琪亞的頭等互動,以及在地處不毛之地的虛夜宮拿出了墊子等物與露琪亞坐下同聊等。動畫情節中更是加上了海燕與露琪亞在修鍊場用竹劍切磋以及亞羅尼洛與露琪亞在九刃宮以木刀試練的同調穿插畫面。露琪亞在此處對海燕的回憶也是《BLEACH》全劇的感人經典之一。

  露琪亞在「海燕」面前表現出的少女般憧憬、羞澀、懷念、悔恨和敬慕並存的感情,豐富了她在平時勇敢、堅強、甚至大大咧咧的一面背後細膩敏感的一面,讓她作為女主角的形象更為有血有肉,豐富多姿,令人感動。

  而亞羅尼洛作為「變化為對手最懷念的人」的反派設定,在無情和柔情之間的不斷交織,多一分邪魅的性格加上海燕英俊的臉龐與十刃華美的禮服,同樣令粉絲為之動容,亦是作者塑造得較為成功的看點。

  原著中亞羅尼洛與露琪亞以看似溫馨的「故人重逢」開始,以一死一傷的別離告終,令人唏噓。

亞露 -後記

  作為一部少年漫畫,《BLEACH》不可能有特別明顯的感情描寫和結論,絕大多數同人CP均是以原著情節為基礎的同人發散性聯想,因此存在不同CP是非常正常的,同一個原著情節也會被不同的同好解釋為不同的概念。

  無論正義或反派,都只是作者塑造的劇情一員,《BLEACH》這部作品,作者本身要塑造的,也是正邪界限非常模糊的觀念。

  CP詞條不可避免地會帶上支持者的主觀思想分析和輕微的一廂情願,在寫下文字的時候,已經努力地反覆推敲,盡量避免過於主觀片面。

  因此希望,如果路過的讀者支持並有補充看法的,歡迎公開或單獨交流,一起用自己的努力發揚自己喜愛的故事和人物,用自己的愛,化炮灰為鑽石。如果覺得觀點匪夷所思無法接受不能支持的朋友,也請微微一笑,無視離去,請不要攻擊任何人物或CP,互相尊重諒解即是最美。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