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述古城

標籤: 暫無標籤

268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亞述古城位於美索不達米亞北部底格里斯河的特殊地帶上,位於雨水灌溉農業和人工灌溉農業的交界處,其歷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000年。公元前14世紀到公元前9世紀,亞述古城是亞述帝國的第一個都城,是重要的國際文化和貿易交流的平台。古城同時也是帝國的宗教都城,同阿舒爾神緊密相連。亞述古城最後被巴比倫人攻佔,但是在公元1世紀和2世紀帕提亞時代經歷了短暫的復興。

廣告

亞述古城亞述古城
亞述古城位於美索不達米亞北部底格里斯河的特殊地帶上,位於雨水灌溉農業和人工灌溉農業的交界處,其歷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000年。公元前14世紀到公元前9世紀,亞述古城是亞述帝國的第一個都城,是重要的國際文化和貿易交流的平台。古城同時也是帝國的宗教都城,同阿舒爾神緊密相連。亞述古城最後被巴比倫人攻佔,但是在公元1世紀和2世紀帕提亞時代經歷了短暫的復興。

1 亞述古城 -基本資料

亞述古城古城浮雕
中文名稱:亞述古城

英文名稱:Ashur(Qal'atSherqat)

國家:伊拉克

所屬洲:亞洲

批準時間:2003

批准標準:2003年被列入《瀕危世界遺產名錄》

遴選理由:標準(iii):亞述古城始建於公元前3,000多年,但是其最重要的歷史階段是公元前14世紀到公元前9世紀,當時亞述古城是亞述帝國的第一都城。亞述古城也是亞述帝國的宗教中心,是國王加冕和舉行葬禮的地方;標準(iv):已挖掘出的亞述古城的公共設施和民宅記述了亞述帝國從蘇美爾時期到阿卡德時期的建築繁榮史,遺迹中還包括帕提亞時代亞述古城短暫復興時期的建築。

廣告

2 亞述古城 -地理概述

亞述古城亞述古城地理
亞述古城位於美索不達米亞北部底格里斯河的特殊地帶上,位於雨水灌溉農業和人工灌溉農業的交界處,其歷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000年。公元前14世紀到公元前9世紀,亞述古城是亞述帝國的第一個都城,是重要的國際文化和貿易交流的平台。古城同時也是帝國的宗教都城,同阿舒爾神緊密相連。亞述古城最後被巴比倫人攻佔,但是在公元1世紀和2世紀帕提亞時代經歷了短暫的復興

亞述(Ashur)是伊拉克北部古城遺址,現名謝爾卡特堡。位於底格里斯河西岸,在摩蘇爾之南150公里。它為古亞述王國的第一個都城,也是古亞述人的主神阿舒爾的神宮所在。由於這個原因,亞述古城雖然在地理位置上及居民數目上,比不上其它城市,但它仍然能長時間成為亞述帝國的都城,甚至連帝國的名稱都用這個古城的名稱為名.就算在帝國遷都后,仍然有極多居民住在這裡。至公元前614年,此城遭巴比倫人破滅。此後淪為荒廢。

廣告

亞述城的城市布局呈三角形,西面和北面有城牆。城牆長約4公里,分內外兩層,已確定8座城門。內牆厚7米,城門飾有彩色琉璃磚;外牆外有寬約20米的護城河,其兩端通底格里斯河,東面和北面有磚石砌的堤牆以防洪水。城內建築多位於北部。

二十世紀初期,德國考古隊來此發掘,發現其內城有圓牆圍護,周長4公里。城東濱底格里斯河,阿達德尼拉里一世(公元前1307-前1275年在位)曾在此建立大型碼頭。城北有底格里斯河河灣及懸岩為屏障,森納謝里卜(公元前705-前681年在位)在此建立一系列有凸出扶壁的城牆和名為穆什拉魯的凸出的港口要塞,後者是粗石砌成的半圓形塔樓,這種建築式樣被認為是森納謝里卜所首創。最古老的宮殿為沙姆希亞達德一世(公元前1813-前1781年在位)所居,後來成為墓地。居民區多在城西北隅。此外,塔廟及其它遺址亦有出土。亞述城破時雖慘遭劫殺,但延至公元前140年帕提亞(安息)王國興起時,尚有部分居民,再后始日趨荒蕪,湮沒無聞。

廣告

3 亞述古城 -文化特色

亞述古城亞述古城
亞述文化博採西亞各國(主要是巴比倫)之長,且具有自己的特點。亞述時期有大量宏偉的宮殿、神廟和其它建築。建築物飾有大量浮雕,有很高的藝術水平。亞述巴尼拔所建尼尼微王家圖書館,藏有大量泥版文書,包括宗教神話、藝術作品、天文、醫學等,是研究亞述歷史的重要資料。從亞述城出土的遺物有石雕、圓筒印章、各種石板及首飾、武器、金屬碗等。出土的記有亞述王名和最高官名的銘文表,載有亞述曆法,是研究亞述王朝更替和判定年代的重要史料。

浮雕「垂死的牝獅」(公元前668~前627年),描寫一頭牝獅已身中數箭,是一種生命垂危之際的可悲形象。它的後腿無力把後半截身子抬起,而強壯的前爪仍然極其有力,掙扎著想讓全身都站起來。它昂首怒吼,發出悲鳴,形象動人,給人以一種悲壯感。在亞述的其它雕刻都顯得十分僵硬的情況下,這一塊浮雕的完美性就顯得特別突出。作為一種宮殿裝飾性浮雕,它已超越了裝飾本身的含義,成為古代亞述美術中最值得珍視的現實主義傑作之一。「薩爾貢二世宮殿的守護神獸」(公元前742~前706年),在王宮兩側雕鑿的神獸,亞述人稱舍都,人首、獅身、牛蹄;頭頂高冠,胸前掛著一綹經過編梳的長鬍須,一對富有威懾力的大眼睛,身上還長著展開著的一對翅膀,顯得氣宇軒昂,令人敬畏。這種形象的石雕簇立在宮門口,是一種王權不可侵犯的象徵。在薩爾恭二世宮門前的這兩隻鎮門獸形象,一直影響到其它民族,古波斯和西亞地區也都十分盛行,它逐漸成為一種吉祥動物,並具有神秘的力量。

廣告

亞述古城在歷史長河裡,沉澱積累了極多宗教性的重要建築和宮殿(公元前七世紀留下來的文件告訴我們,亞述古城應該有三十四所神廟、三所宮殿),到目前為止,考古發掘只掘了極少部份,所以,以後一定會有更多古代的光輝綻放出來。

4 亞述古城 -亞述古廟塔

亞述古城屋頂花園

早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在古代幼發拉底河下游地區(即現在的伊拉克)的古代蘇美爾人最古老的名城之——烏爾城,曾建造了雄偉的亞述古廟塔或稱「大廟塔」,此塔被後人稱為屋頂花園的發源地。

20世紀20年代初期,在發掘這個建築物遺址時,英國著名的考古學家倫德·伍利爵士(Sir Leonard Woolley),發現該塔3層檯面上有種植過大樹的痕迹。這些金字塔式的人工山是古代兩河流域美索不達米亞城市的典型特徵。亞述古廟塔主要是一個大型的宗教建築,其次才是用於美化的「花園」,它包括層層疊進並種有植物的花台、台階和頂部的一些廟宇。然而後來這些古代文明的遺產被蒙古騎兵徹底摧毀了。

廣告

花園式的亞述古廟塔並不是真正的屋頂花園,因為塔身上僅有的一些植物並不是栽植在「頂」上。而被人們稱為真正屋頂花園的是繼亞述古廟塔1500餘年以後在新巴比倫出現的「空中花園」。

5 亞述古城 -亞述法典

亞述法典 約公元前1115-1077年

1903年到1914年間,德國考古學家在西亞古城阿述爾發現大量泥板文書,這些就是制定於中期亞述的《亞述法典》。

歷史:「中亞述法典」(Middle Assyrian Code)是中亞述王國時期(Middle Assyrian Kingdom)的帝王提革拉特.丕肋色爾(Tiglath-Pileser 1115-1077 BCE)所編纂。他致力法制改革,在法律條文上訂明罪類與責任,並關注社會問題和政府的管治。

廣告

考古:一九叄○年,德國考古學者在亞叔爾(Asshur)古都發現的。

形式:以楔形文字寫成,載於十五塊烘硬的黏土板上,但全文可能原有四千多行。

相應的舊約經書:「約書」(出21-23)、「聖潔法典」(肋17-26)和「申命紀法典」(Deuteronomic Code 申12-26)內。

第八條

假若一婦人與人打架時,扯破對方一個 丸,則她應被判處砍除一指;但假若那人就醫後,其餘 丸也破裂,則她應被判處弄瞎雙眼(申25:11-12)。

第二十條

假若有人與另一男人發生性行為,則他應循合法程序被判處閹割(肋20:13)。

第四十七條

假若有男或女調製巫術飲料或物品,並被發現身藏這樣的東西,則應循合法程序被判處死刑(出22:17; 肋20:27; 撒上28:3, 9)。

6 亞述古城 -開發歷史

亞述古城亞述古城城牆
亞述古城(亞述語A??ur)是古代亞述帝國的首都,位於伊拉克北部底格里斯河西岸,在與其支流小札卜河匯合處以北。亞述古城的名稱來源於亞述帝國的最高神,也是帝國的保護神「亞述」,被聯合國確定為世界遺產,但由於當地局勢混亂,也被聯合國認為屬於危險的遺產。

從1898年亞述古城已經被德國考古學家發掘,從1903年至1913年工法軍出約16,000片楔形文字泥版,其中大部分被保存在德國柏林的佩加蒙博物館。考古學家發現,從公元前3世紀蘇美爾人時期,當地就已經形成一個城市,後來被阿卡德統治,在烏爾第三王朝時期,由一位蘇美爾人總督治理。

公元前2004年,烏爾第三王朝被埃蘭人消滅,亞述古城成為一個商業中心,大批亞述人來此經商,主要做錫和木材生意,並在當地建造亞述神廟。在前18世紀-前17世紀期間,亞述古城成為亞述帝國的首都,開始建造王宮。在前15世紀-前14世紀時建造了月亮和太陽神神廟。在前912年-前612年的新亞述時期,帝國遷都,但亞述古城仍然是帝國的宗教中心,在這裡祭祀亞述神,許多國王死後仍然埋偶爾來到這裡。

大約在公元前2500年即已有氏族聚居於此。后亞述勃興,當其時,阿舒爾論其規模及形勝,雖不及尼尼微和尼姆魯德,但因其為阿舒爾神之聖址所在,不斷得到增建修整。至公元前614年,此城遭巴比倫人破滅。此後淪為荒廢。二十世紀初期,德國考古隊來此發掘,發現其內城有圓牆圍護,周長4公里。城東濱底格里斯河,阿達德尼拉里一世(公元前1307-前1275年在位)曾在此建立大型碼頭。城北有底格里斯河河灣及懸岩為屏障,森納謝里卜(公元前705-前681年在位)在此建立一系列有凸出扶壁的城牆和名為穆什拉魯的凸出的港口要塞,後者是粗石砌成的半圓形塔樓,這種建築式樣被認為是森納謝里卜所首創。城西和城南則有一系列堅固的防禦工事。森訥謝里卜統治期間,此城有神廟34座,今發現者不到其1/3。已發現宮殿遺址3座,最老的宮殿為沙姆希亞達德一世(公元前1813-前1781年在位)所居,後來成為墓地。居民區多在城西北隅。此外,塔廟及其他遺址亦有出土。亞述城破時雖慘遭劫殺,但延至公元前140年帕提亞(安息)王國興起時,尚有部分居民,再后始日趨荒蕪,湮沒無聞。

一度為從埃及延伸到波斯灣的強盛帝國中心的亞述古城,目前正遭受到洪水淹沒的威脅;一旦伊拉克總統薩達姆下令在巴格達北方的底格里斯河谷修築馬侯爾水壩,可能導致現代最大的考古災難。這座大壩將造出20英里長的蓄水庫,將一座公元前2000年建立的城市大部遺址淹沒。這座古城曾是亞述帝國首都,歷時1300餘年。另有至少100處歷史古迹可能就此消失,包括公元前13世紀建城的卡爾土庫提-尼努塔。薩達姆政權證實已通過築壩案,壩址預定在距離北方摩蘇爾市80英里處,伊拉克異議人士說當局已經開始在打地基。

亞述古城1847年以來即由英國考古學家開始挖掘,不過大部遺址仍原封未動。34座寺廟中,已挖掘的不及1/3,而考古學家相信,出自公元前13世紀皇家工坊的偉大藝術作品仍然埋在地下,水壩泄洪會將之毀滅。大英博物館首席權威寇蒂斯說,亞述古城「可以說是近東最重要的考古遺址,一旦被淹,造成的損失可能超過1970年阿斯旺水壩造成的損失。」反薩達姆的流亡組織「伊拉克民族議會」領袖查拉比說,薩達姆正在用馬侯爾水壩計劃進行文化勒索,因為受到威脅的古物不單是伊拉克人民的遺產,也共屬於全人類。

7 亞述古城 -亞述民族

亞述古城亞述騎兵
亞述對外擴張中之所以取得一系列勝利,主要在於其有一套較為完備的軍事組織和先進的技術。如其使用的撞城車,車頭上裝有巨大金屬撞角,車體設有保護層,車內配操縱人員。亞述的軍事技術和傳統,對後來的強國(包括波斯和羅馬)有著深遠的影響。古亞述在人類漫長的歷史長河中只不過是一個曇花一現的軍事強國,但其軍事在中東的影響是相當長遠的、強烈的。

一是黷武精神得到了廣泛的傳播,深深地烙在了中東人的意識之中。亞述及後來的中東廣大地區都信仰宗教,當時的亞述把發動戰爭稱是戰神的旨意,視戰神為最高神--亞述神。並把戰爭與宗教緊密結合在一起,人們視戰爭為最神聖的事業、最光榮的職責;而如果淡漠戰事,無異於是對神的褻瀆。這樣,無論是正義還是非正義戰爭,都披上了神的外衣,都被認為是天經地義的事。二是凡具有流傳性的藝術、文學作品都以反映戰爭為主要內容,並以此來影響後代。如歷代國王都在宮牆、碑柱上記載自己統治時期的事迹,構成完整的年代記,其內容多是誇耀殺人略地的功績。在王宮、寺廟等大型建築內外都有浮雕裝飾,這些浮雕大都描繪戰爭、俘虜、狩獵等景象。三是亞述的戰爭所帶來的巨大利益,深深地刺激了後來的國家(包括波斯和羅馬等),其征服行為為後來者效仿。早期的亞述只有在底格里斯河上游亞述高原上一小塊地盤,而後來通過擴張,版圖幾乎包括了當時的整個文明世界、敘利亞、腓尼基、以色列王國和埃及相繼成為亞述軍事威力的犧牲品,這不能不對後來國家產生重大影響。四是不斷強化戰爭機器,成為後來許多國家謀求強大的基本國政。研製先進的武器裝備和組織與之相適應的軍隊是亞述奪取一系列戰爭勝利、獲取霸權的主要原因。這對中東國家乃至世界的影響是極為深遠的。

從亞述人採用的一種新的軍事組織體制中,我們可以了解到這個戰爭機器的具體情況。公元前700年左右,亞述國王提格拉·帕拉薩三世廢棄了當時的民兵組織,在全國各地建立了一支常備正規軍。當然,國家必須給士兵發放軍餉,而這支軍隊又最容易靠對外擴張來得到維持。因此,這個國家的首要事務變成了從事戰爭。它依靠戰利品和人類歷史上最早的一個真正的軍事體制來保持它的財源和興旺繁榮。他們不遺餘力地設法保持軍隊的高效能。依靠這支軍隊,提格拉·帕拉薩擴展了窮兵黷武的亞述先王已經建立的帝國疆界。

有跡象表明,世界上最先充分認識鐵的性能比銅優良的是亞述人。他們的軍隊全部配備了鐵制兵器、戰車和鎧甲。由於他們不斷地、系統地改良兵器,並嚴格訓練土兵,使他們熟練地掌握兵器的使用方法,因此,亞述軍隊長期保持著軍事技術上的優勢。亞述軍隊的主力由大量的梭鏢兵組成。他們行動緩慢而且相當笨重,但是,與當時別國的同類步兵相比,技術尚算較好,機動性也比較強。在亞述人的典型作戰方案中,高潮階段便是以不可抗拒之勢向敵人發起突擊。

述軍隊的弓箭兵比敵人組織得更加嚴密,弓的威力更大,並能以極高的命中率發射鐵頭箭。他們的射擊常常使敵人隊伍亂作一團,從而,為戰車和騎兵的密切協同,進行衝鋒創造了條件。亞述軍的主要進攻力量是馬匹牽引的雙輪戰車隊。它的任務是在敵人的步兵隊伍中衝殺出一條前進的道路。跟當時別國軍隊一樣,亞述人利用戰車強大而兇猛的作戰威力組成浩浩蕩蕩的戰車隊,與弓箭兵、梭鏢兵和騎兵緊密配合進行作戰。騎兵在亞述軍隊中所佔比例最小,但技術訓練最嚴,裝備最好。那些貴族將士都是騎馬奔赴戰場的。到了戰場上,一部分人下馬徒步作戰,也有的坐在戰車上進行戰鬥,但是,許多人是騎在馬上跟敵人廝殺的。騎兵比別的兵種紀律更嚴,技術更熟練,而且更加機動靈活。作戰時唯有使用騎兵方能實施機動。

亞述軍隊能夠在各種複雜的地形條件下進行作戰,這清楚地說明,它的組織編製是高明的。亞述軍隊的詳細編製情況人們並不十分清楚。不過,它的野戰部隊有時可能接近五萬人的兵力。一支如此龐大的軍隊要能夠在沙漠和山地作戰,必須有一支龐大的保障軍需供給的輜重隊,同時也要有一套效能極高的作戰參謀機構和後勤供應系統,才能夠充分發揮它的戰鬥威力。

恐怖戰術是亞述軍隊取勝的另一重要手段。當時,多數國家的軍隊都以狠毒兇殘而著稱,亞述人採取的正是這種恐怖政策——這可能算得上是人類歷史上最早的心理戰實例。他們在攻佔一座城池之後,往往杷男女老少斬盡殺絕,或者把所有的人都監禁起來,他們以殺人不眨眼的殘酷手段實施著恐怖政策,實踐證明,這對亞述軍隊的安全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8 亞述古城 -古城戰事

亞述古城亞述古城遺址
在公元前8-前7世紀,亞述對阿拉伯強大帝國,曾發動了一系列擴張性戰爭。亞述人把這種戰爭看作是神的旨意,神聖的事業。亞述戰爭就是這神聖事業的突出表現。古老的亞述,主要在今伊拉克境內的美索不達米亞地區,位於底格里斯河和幼發拉底河流域北部,東北靠扎格羅斯山,東南以小扎布河為界,西臨敘利亞草原。整個亞述是以亞述城(底格里斯河西岸)為中心的,是古代西亞交通貿易中心。

亞述最早的居民是胡里特人,後來有塞姆人移入,與胡里特人逐漸融合,成為亞述人。由於亞述處於特殊的被異族包圍的地理環境,經常受到敵對民族進攻的威脅,加之國土、資源又非常有限,使亞述人養成了好戰的習性。他們對土地貪得無厭,並且,征服越多就越感到征服之必需,相信只有對外不斷地征服,才能保住其已經獲得的一切。每一次征服的成功都刺激著其野心,使黷武主義的鏈條拴得更牢。亞述那西爾帕二世(前883-前859年)曾攻佔敘利亞,擴張領土到卡爾赫米什附近,兵臨腓尼基海岸。其後繼者薩爾瑪那薩爾三世(前859-前824年)

在位35年,發動了32次的遠征,兩河流域北部和敘利亞地區的許多小國大都被征服,公元前8世紀下半期,擴張的規模遠遠超過了以往,終於形成龐大的軍事帝國。公元前8世紀后,鐵器普遍使用,成了亞述統治者對外實行軍事擴張的重要手段。統治者把國家建成了一個龐大的軍事機器,常備軍的規模大大超過了近東任何其他民族。其軍隊包括戰車兵、騎兵、重裝和輕裝步兵、攻城部隊、輜重隊,甚至還包括工兵,是一個具有較高水平的合成軍隊。軍隊裝備精良,士兵都身穿鎧甲,有盾牌和頭盔防護,以弓箭、短劍和長槍為武器,攻城時還使用特製的撞城槌。

先進的軍事裝備,為亞述統治者發動對外擴張戰爭提供了有力的工具。公元前744年,亞述王進軍東北,征服了烏拉爾圖的同盟者米底各部落。次年,又西征烏拉爾圖的北敘利亞各同盟國獲勝,俘敵7萬餘人,烏拉爾圖王敗逃。公元前742年,亞述軍再次西征敘利亞,圍攻阿爾帕德城,歷時3年終於取勝。公元前739年,敘利亞、巴勒斯坦、腓尼基及阿拉伯等地區19國聯合反抗亞述。亞述大軍在黎巴嫩山區與之會戰,又獲勝利,各國降服。公元前732年,亞述軍攻下反叛的大馬士革,大肆屠殺,並在此設置亞述行省。公元前714年,薩爾貢二世奔襲烏拉爾圖腹地,最後攻佔其宗教中心穆薩西爾,掠獲大批金銀財寶。至此,烏拉爾圖銳氣盡挫,無力再與亞述抗衡。為了爭奪兩河流域的霸權,亞述的一個重要目標是南鄰巴比倫。公元前688年,亞述軍攻陷並摧毀巴比倫城,俘迦勒底王,從此巴比倫被亞述控制達數十年。

亞述佔據敘利亞后,埃及便喪失了其在這一地區的優勢,因此它極力鼓動和支持敘利亞境內各小國反叛亞述。為征服埃及,約公元前671年,亞述王阿薩哈東率軍越過西奈半島侵入埃及,攻克下埃及舊都孟菲斯,上埃及各地王公亦表臣服。約公元前663年,又揮師南下,一度攻陷底比斯。埃及人為擺脫亞述統治而進行的鬥爭從未間斷,約公元前651年,埃及法老普桑麥提克終於徹底驅逐亞述佔領軍。

埃蘭古國位於今伊朗西南部的胡齊斯坦。公元前7世紀它成為一軍事強國。為了爭奪巴比倫這一戰略要地,亞述與埃蘭戰事迭起。公元前652年起,亞述王率軍苦戰3年,終於擊敗了巴比倫和埃蘭等軍隊。公元前648年,巴比倫城被攻陷,巴比倫王自焚而死。隨後,身披甲胄的亞述騎兵進攻並打垮阿拉伯駱駝兵,降服了阿拉伯。公元前642-前639年,亞述對埃蘭發起強大攻勢,蹂躪埃蘭各地,最後攻入蘇薩,洗劫了全城。此後,埃蘭淪為亞述屬地。

亞述統治者的侵略戰爭是以極度兇殘為特色的。軍事所至,廬舍為墟,居民幾乎全被屠戮。如在亞述那西爾帕二世所征服的土地上,男子被殺或淪為奴隸者約佔三分之一,兒童則幾乎無一孑遺。財富也全被劫走,即使有殘餘居民,亦凍餓而死。亞述的野蠻征服造成了赤地千里、慘絕人寰的景象。從提格拉特帕拉沙爾三世起,屠殺的凶焰稍稍收斂,但被征服居民仍差不多全被劫走,遷移到距亞述較近的地區,迫使墾殖。

亞述軍事帝國的殘暴征服和對社會生產力的破壞,以及它所採取的高壓統治政策,給各地人民帶來沉重的災難,也激起被征服者的不斷反抗。公元前7世紀後期,亞述帝國的經濟力量已被多年的戰爭消耗殆盡,其軍事威力也已成強弩之末。此時,米底人和迦勒底人正結成新的軍事同盟。公元前614年,米底軍隊乘亞述軍隊在外作戰內部空虛之機,攻陷千年古都亞述城。公元前612年,迦勒底和米底聯軍又攻陷帝國首都尼尼微(獅穴),亞述王自焚於宮中,亞述帝國滅亡。亞述國土全被并吞,民眾悉被奴役或消滅,以致後來關於亞述的歷史竟然難尋蹤跡。指望軍事強盛帶來權力和安全,到頭來卻成了笑料。黷武主義曾贏得了輝煌,但最終卻是遺恨千古的悲哀,以戰爭而稱霸,還以戰爭而使自身滅亡。

9 亞述古城 -相關詞條

馬拉若島鴨脷洲沃爾特水庫馬尼圖湖巴勒貝克比布魯斯
休倫湖底比斯古城亞述古城阿布辛拜勒昔蘭尼考古遺址提爾城
孟菲斯哈特拉安傑爾蘇塞古城凱魯萬索維拉城

10 亞述古城 -參考資料

http://www.21page.net/html/2005-8-5/16465.htm
http://www.people.com.cn/GB/guoji/25/95/20020709/771898.html
http://www.traveland.cn/Heritage/Heritageshow.asp?id=7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