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太經濟合作組織

標籤:   組織機構     經濟  

0

更新時間: 2019-11-01

廣告

亞太經濟合作組織

亞洲太平洋經濟合作組織(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縮寫APEC),簡稱亞太經合組織,是亞太地區重要的經濟合作論壇,也是亞太地區最高級別的政府間經濟合作機制。

1989年11月5日至7日,舉行亞太經濟合作會議首屆部長級會議,標誌著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的成立。1993年6月改名為亞太經濟合作組織。1991年11月,中國以主權國家身份,中國台北 和中國香港以地區經濟體名義正式加入亞太經合組織。亞太經合組織共有21個成員。2001年10月,APEC會議在中國上海舉辦。這是APEC會議首次在中國舉行。2014年,APEC會議時隔13年再次來到中國。截至2014年9月,亞太經合組織共有21個正式成員和三個觀察員。

2018年11月12日至18日,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第二十六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在巴布亞紐幾內亞首都莫爾茲比港舉行。

中文名稱:亞太經濟合作組織外文名:Asia-Pacific EconomicCooperation(APEC)
別名:亞太經合組織總部所在地:新加坡
成立時間:1989年
成員:21個成員,3個觀察員

成立背景/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編輯

亞太經濟合作組織2001年上海APEC會議

亞太經合作組織誕生於全球冷戰結束的年代。20世紀80年代末 ,隨著冷戰的結束,國際形勢日趨緩和,經濟全球化、貿易投資自由化和區域集團化的趨勢漸成為潮流。同時,亞洲地區在世界經濟中的比重也明顯上升。

該組織為推動區域貿易投資自由化,加強成員間經濟技術合作等方面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它是亞太區內各地區之間促進經濟成長、合作、貿易、投資的論壇。

歷史沿革/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編輯

亞太經濟合作組織張力軍出席2013印尼apec峰會

初期階段1989年1月,澳大利亞總理波比·霍克訪問韓國時在漢城(今首爾)倡議召開「亞洲及太平洋國家部長級會議」。

1989年11月6日至7日,12個創始會員國在澳大利亞堪培拉舉行首屆「亞洲太平洋經濟合作部長級會議」。

廣告

1991年11月12日至14日,第三屆部長級會議在韓國漢城(今首爾)舉行並通過《漢城宣言》,正式確定亞太經合的宗旨目標、工作範圍、運作方式、參與形式、組織架構、亞太經合前景。亞太經合的目標是為本區域人民普遍福祉持續推動區域成長與發展;促進經濟互補性,鼓勵貨物、服務、資本、技術的流通;發展並加快開放及多邊的貿易體系;減少貿易與投資壁壘。這次會議也正式將中國、中國香港、中國台北[1]三個經濟體同時納入亞太經合會。

1992年9月10日至11日,第四屆部長級會議在泰國曼谷召開,確定將亞太經合秘書處設於新加坡,並確立亞太經合運作基金的預算規則。

1993年1月,亞太經合秘書處在新加坡成立,負責該組織的日常事務性工作。

1993年11月20日,首屆亞太經合經濟領袖會議在美國西雅圖布萊克島(Blake Island)舉行,並宣示亞太經合的目的是為亞太人民謀取穩定、安全、繁榮。

廣告

1994年11月15日,在印度尼西亞茂物舉行的經濟領袖會議設立「茂物目標」:發達成員國在2010年前、發展中國家成員在2020年前,實現亞太地區自由與開放的貿易及投資。

1997年的部門提前自由化在一定程度上超越了亞太地區的現實情況,難以按原有設想加以推進。經濟技術合作得以保持發展勢頭,但因發達成員態度消極,要取得實質性進展仍需時日。

1998年和1999年的兩年,APEC進入一個鞏固、徘徊和再摸索的調整階段。

2000年非正式領導人會議重申了應堅持茂物確定的貿易投資自由化目標,並加強人力、基礎設施和市場等方面的能力建設活動。[2]

發展歷程/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編輯

初期階段(1989-1992年)

這一階段APEC建立了它作為一個區域性經濟組織的基本構架。第一、二屆雙部長會議上,各方就致力於地區自由貿易與投資和技術合作達成了某些共識,確定設立10個專題工作組開展具體合作。1991年召開的漢城會議通過了《漢城宣言》,它作為APEC的基本章程,首次對該論壇的宗旨、原則、活動範圍、加入標準等做了規定。1992年的曼谷會議決定在新加坡設立APEC秘書處,由各成員認繳會費,使APEC在組織結構上進一步完善。

廣告

快速階段(1993-1997年)

自1993年,APEC從部長級會議升格到經濟體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發展進程加快。1993年一1997年這5年,每年都有新的進展,解決了區域合作所面臨不同問題,是APEC進程的「五步曲」。例如:1993年解決了「APEC不應該做什麼」的問題;1994年解決了「APEC應該做什麼」的問題;1995年解決了「APEC應該怎麼做」的問題;1996年制定了具體的合作藍圖。

調整階段(1998年- 今)

1997-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直接影響到APEC進程,危機的受害者開始對貿易投資自由化採取慎重態度,在APEC內部,始於1997年的部門提前自由化在一定程度上超越了亞太地區的現實情況。

宗旨/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編輯

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的宗旨是:保持經濟的增長和發展;促進成員間經濟的相互依存;加強開放的多邊貿易體制;減少區域貿易和投資壁壘,維護本地區人民的共同利益。

廣告

APEC的大家庭精神是在1993年西雅圖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宣言中提出的。為該地區人民創造穩定和繁榮的未來,建立亞太經濟的大家庭,在這個大家庭中要深化開放和夥伴精神,為世界經濟作出貢獻並支持開放的國際貿易體制。在圍繞亞太經濟合作的基本方針所展開的討論中,以下7個詞出現的頻率很高,它們是:開放、漸進、自願、協商、發展、互利與共同利益,被稱為反映APEC精神的7個關鍵詞。[3]

議題/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編輯

APEC主要討論與全球及區域經濟有關的議題,如促進全球多邊貿易體制,實施亞太地區貿易投資自由化和便利化,推動金融穩定和改革,開展經濟技術合作和能力建設等。APEC也開始介入一些與經濟相關的其他議題,如人類安全(包括反恐、衛生和能源)、反腐敗、備災和文化合作等。

廣告

組織結構/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編輯

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自1993年起,共舉行了近二十次,分別在美國西雅圖、印尼茂物、日本大阪、菲律賓蘇比克、加拿大溫哥華、馬來西亞吉隆坡、紐西蘭奧克蘭、汶萊斯里巴加灣市、墨西哥洛斯卡沃斯、中國上海、泰國曼谷、智利聖地亞哥、韓國釜山、越南河內、澳大利亞悉尼、秘魯利馬、新加坡、日本橫濱、美國夏威夷、俄羅斯符拉迪沃斯托克、印尼巴厘島、中國北京、菲律賓馬尼拉、秘魯利馬、越南峴港舉行。

部長級會議

APEC的部長會議分為APEC部長級會議和APEC專業部長級會議。 部長級會議實際是「雙部長」會,即各成員的外交部長(中國香港和中國台北[1]除外)和經濟部長(或者外貿部長、商業部長等)會議,每年的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前舉行。始於1989年11月。 專業部長級會議,是指討論中小企業、旅遊、環保、教育、科技、通信等問題的部長會議。

廣告

高官會

APEC高官會議是APEC的協調機構,每年舉行3-4次會議,該會議始於1989年11月。高官會議一般由各成員司局級或大使級官員組成,提出議題,相互交換意見,協調看法,歸納集中,然後提交部長會議討論。會議主要任務是負責執行領導人和部長會議的決定,並為下次領導人和部長會議做準備。因此,有人把高官會議稱為部長會議的「實際工作部門」,高官會對上向部長級會議負責,對下總體協調APEC各委員會和工作組的工作,是APEC的核心機制。

委員會和工作組

委員會

高官會下設4個委員會,即:貿易和投資委員會(CTI),經濟委員會(EC),經濟技術合作高官指導委員會(SCE)和預算管理委員會(BMC)。

1.貿易投資委員會

工作領域:關稅、非關稅措施、服務、投資、標準一致化、海關程序、知識產權、競爭政策、政府採購、放寬管制、原產地規則、爭端調解、商務人員流動、烏拉圭回合結果執行、信息收集和分析。

下屬機構:市場准入組、服務工作組、投資專家組、標準一致化分委會、海關程序分委會、知識產權專家組、政府採購專家組、爭端調解專家組、競爭與放寬管制工作組、商務人員流動專家組、烏拉圭回合結果執行和原產地規則工作組。

2.經濟委員會

工作領域:負責研究、分析APEC區域的經濟問題及發展趨勢,撰寫有關專題報告。其固定出版物為《APEC年度經濟展望報告》。

3.經濟技術合作分委會

工作職責:協助高官會協調、管理APEC經濟技術合作活動,審議各項活動的進展情況,確定有價值的合作倡議;遵循相互尊重、互利互助、協商一致的原則,與APEC各論壇充分協商;為強化、精簡APEC工作提供政策管理知識等。

4.預算和管理委員會

工作職責:就有關APEC預算、行政和管理等問題向APEC高官提出意見。評估APEC預算結構並提出建議,審議項目申請,草擬APEC年度預算報告,審查APEC預算及預算過程有關的所有問題,研究APEC進程中的管理改革問題。

工作組

高官會下設3個政策級專家組和10個專業工作組

1、 政策級專家組

a、中小企業政策組

b、農業技術合作專家組

c、將婦女融入APEC特別工作小組

2、專業工作組

a、人力資源開發工作組

b、產業科技工作組

c、海洋資源保護工作組

d、交通工作組

e、能源工作組

f、旅遊工作組

g、漁業工作組

h、電信工作組

i、貿易促進工作組

j、貿易投資數據工作組

秘書處

1993年1月在新加坡設立,為APEC各層次的活動提供支持與服務。秘書處負責人為執行主任,由APEC當年的東道主指派。

除以上五個結構組織外, APEC還有工商諮詢理事會和CEO峰會兩個組織。

1.工商諮詢理事會

ABAC自1995年起成為APEC的常設機構。其主要任務是對APEC貿易投資自由化、經濟技術合作以及創造有利的工商環境提出設想和建議,並向領導人和部長級會議提交諮詢報告。

ABAC秘書處暫設在菲律賓馬尼拉,經費由各成員繳納。由當年APEC東道主人ABAC主席。

2.CEO峰會

APEC工商界領導人峰會(CEO SUMMIT)作為每年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組成部分,與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同時召開。會議於1999年9月10日——13日在紐西蘭奧克蘭舉行。

APEC其他工作內容

1、 貿易投資自由化

2、 APEC單邊行動計劃

3、 APEC集體行動計劃

4、 APEC部門自願提前自由化計劃

5、 APEC經濟技術合作

6、 APEC電子商務行動計劃

7、 APEC中小企業行動綱領

8、 APEC商務便利化

事務部

部長:賈斯廷·特卡琴科[4]

組織成員/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編輯

亞太經濟合作組織亞太經濟合作組織

APEC現有21個成員,分別是澳大利亞、汶萊、加拿大、智利、中國(中國香港、中國台北)[1]印度尼西亞、日本、韓 國、馬來西亞、墨西哥、紐西蘭、巴布亞紐幾內亞、秘魯、菲律賓、俄羅斯、新加坡、泰國、美國、越南,1997年溫哥華領導人會議宣布APEC進入十年鞏固期,暫不接納新成員。2007年,各國領導人對重新吸納新成員的問題進行了討論,但在新成員須滿足的標準問題上未達成一致,於是決定將暫停擴容的期限延長3年。此外,APEC還有3個觀察員,分別是東盟秘書處、太平洋經濟合作理事會和太平洋島國論壇。

亞太經合成員列表[5]

註:援引《新華社新聞信息報道中的禁用詞和慎用詞(2016年7月修訂)》第九十條:台方在亞太經合組織中的英文稱謂為 Chinese Taipei,中文譯法要慎用,我稱「中國台北」,台方稱「中華台北」,不得稱「中國台灣」或「台灣」。[5]

運行方式/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編輯

貿易投資

貿易投資自由化和便利化是APEC的長遠目標,但由於APEC成員經濟發展水平存在巨大差異,在實現自由化目標的具體步驟上,APEC採取了區別對待的方式,制定了兩個時間表,即1994年在印尼通過的《茂物宣言》中所確定的,APEC發達成員和發展中成員分別於2010年和2020年實現投資自由化。此後APEC先後在1995年和1996年通過了實施《茂物宣言》的《大阪行動議程》和《馬尼拉行動計劃》,開始通過單邊行動計劃和集體行動計劃兩種途徑,落實各成員對貿易投資自由化的承諾。

1996年以來,APEC各成員主要通過執行和更自單邊行動計劃的方式,對實現貿易投資自由化目標做出了一些承諾。1998年開始的部門自願提前自由化磋商是APEC推動貿易投資自由化的又一項重要活動,但因成員立場分歧過大,最後未取得實質成果。總體上,自1994年確定貿易投資自由化長遠目標以來,APEC在貿易自由化領域的工作取得了較大的進展,而投資自由化進程則仍以信息交流和政策對話為主。受金融危機影響,1999年APEC推動貿易投資自由化的步伐有所放慢,但成員總體上仍然認同自由化的目標。在單邊行動計劃中,各成員的改進措施與實現茂物目標的聯繫更加緊密。2000年APEC各成員決定採用電子版單邊行動計劃(E-IAP),通過網路提交和宣傳各成員就貿易投資自由化和便利化採取的措施。

經濟合作
亞太經濟合作組織亞太經濟合作組織

自1989年APEC成立起,經濟技術合作(E-COTECH)已經歷了一個逐步走向具體化的發展過程。1994年的茂物會議將"加強亞太大家庭內的發展合作"正式作為APEC的合作目標之一。1995年的大阪會議將貿易投資自由化和經濟技術合作並列為APEC的兩個車輪,確立了ECOTECH的三個基本要素,即政策共識、共同活動和政策對話。制定了APEC經濟技術合作的行動議程,確定了合作的目的、合作方式及13個合作領域。這些都是技術合作領域中邁出的具體的建設性的步伐。合作模式也有別於傳統意義上的那種給取關係,而是確立了經濟技術合作機制,鼓勵私人部門和其他相關機構參加合作,併發揮市場機制的作用。在ECOTECH活動得到開展的情況下,1994年成立了產業科技工作組。1995年召開了科技部長會議,明確了APEC開展技術合作的四個重點主題:科技信息交流、促進研究人員的交往及人力資源開發,增進政策透明度,開展合作研究項目。

1996年的蘇比克會議是經濟技術合作的一個里程碑,通過了第一個專門為經濟技術合作制訂的文件--《APEC加強經濟合作與發展框架宣言》即《馬尼拉框架》。該文件為經濟技術合作規定了目標和原則,並確定了人力資源開發、基礎設施、資本市場、科學技術、環保和中小企業等6個優先合作領域。《馬尼拉框架》的制定標誌著APEC經濟技術合作進入了新的階段。此後,1997年的溫哥華會議通過了《加強公共和私營部門在基礎設施建設方面夥伴關係的溫哥華框架》,並決定成立APEC高官會經濟技術合作分委會,專門負責管理、協調經濟技術合作活動,為其提供了機制上的保證。1998年的APEC主要議題是科技和人力資源開發,吉隆坡會議通過了江澤民主席倡議的《走向21世紀的APEC,科技產業合作議程》、《吉隆坡技能開發行動計劃》等一系列重要的綱領性文件,為以後的合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礎。1999年的奧克蘭會議通過了以上倡議的執行情況報告,確定了經濟技術合作項目申請APEC中央基金的評估標準,改進了APEC秘書處經濟技術合作項目資料庫。幾年來,APEC經濟技術合作取得了較大的發展,並取得了一些具體成果。

面臨問題

經濟技術合作一直是發展中成員為增強自身發展能力所大力倡導的領域。亞洲金融危機后,APEC各成員對經濟技術合作的重要性和緊迫性有了更深的認識,普遍將經濟技術合作視為亞太經濟恢復的重要條件,希望通過合作加強能力建設,並為中長期經濟發展打下良好基礎。然而經濟技術合作的發展仍大大滯後於貿易投資自由化。造成這種局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有:第一,一些發達成員對經濟技術合作態度消極。第二,APEC成員的多樣性特徵既為合作提供了前提,另一方面也包含著合作的障礙因素。第三,缺少一個操作性強、切實可行的機制,缺少必要的資金、技術和人員。合作項目缺乏足夠的資金啟動。

會議/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編輯

部長級會議

部長級會議是亞太經合組織決策機制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在每年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前舉行。會議的主要任務包括:為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召開進行必要的前期準備;貫徹執行領導人會議通過的各項指示,討論區域內的重要經濟問題,決定亞太經合組織的合作方向和內容。部長級會議實際是「雙部長」會,即由各成員的外交部長(中國香港和中國台北[1]除外)以及外貿部長或經濟部長、商業部長等(中國香港和中國台北[1]派代表)出席。首次會議於1989年在堪培拉召開。2012年9月5日,為期兩天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第24屆部長級會議在俄羅斯符拉迪沃斯托克開幕,中國外交部部長助理馬朝旭和商務部部長助理俞建華代表中國參加會議。

高官會議
亞太經濟合作組織馬朝旭(前左)和俞建華(前右)

高官會議是亞太經合組織的協調機構,始於1989年,通常由當年舉辦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東道主主辦,每年舉行3至4次會議,主要負責執行領導人和部長級會議的決定,審議各工作組和秘書處的活動,籌備部長級會議、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及其後續行動等事宜。高官會議下設4個委員會和11個專業工作小組。4個委員會是貿易和投資委員會、經濟委員會、高官會經濟技術合作分委員會和預算管理委員會。11個專業工作小組分別為產業科技、人力資源開發、能源、海洋資源保護、電信、交通、旅遊、漁業、貿易促進、農業技術合作和中小企業。

工商領導人會議

工商領導人會議 亞太經合組織工商領導人峰會是亞太經合組織系列會議中的重要組成部分,自1996年起每年舉行一次,旨在為該地區的工商界領導人提供一個與APEC成員領導人、政府官員及知名學者等進行對話和交流的平台。1996年,首次亞太經合組織商業論壇在菲律賓舉行,以加強亞太地區工商界的聯繫與合作。此次會議被視為工商領導人會議的前身。1997年,第一次以亞太經合組織工商領導人會議命名的會議在加拿大溫哥華舉行。此後,工商領導人會議每年作為亞太經合組織系列會議之一舉行一次。工商領導人會議主要探討該地區當前面臨的社會經濟等熱點問題和發展方向,每年一些APEC成員的領導人都受邀與會,讓工商界人士有機會同政界領導人共商發展大計。

中小企業部長會議

中小企業部長會議的目的正是為了找出影響亞太經合組織中小企業發展的領域,協調政策措施並討論如何在這些方面加強合作,推動各成員中小企業的共同發展。中小企業在亞太經合組織經濟體中佔有重要地位。該地區95%的企業為中小企業,僱用了80%的勞動力,占國民生產總值的30%-60%和整個出口的35%。但由於規模和實力原因,中小企業在發展中遇到了特有的困難。

婦女領導人會議

婦女領導人會議由亞太地區經濟體中商業、政府、學術界和民間、社會等方面的婦女領導人組成,是亞太經合組織框架內形成的婦女論壇,它不設領導機構和常設機構。其目的主要是為亞太地區婦女設立一個進行交流的論壇。它提供、傳播、推動並應用與性別相關的知識和信息,重點為中、小企業的女企業家開展經貿合作提供機會,並向亞太經合組織提出意見和建議。2000年汶萊會議決定成立了由7人組成的婦女領導人會議協調組,負責承擔宣傳聯絡、監督、諮詢等工作。婦女領導人會議每年舉行一次,由當年亞太經合組織會議東道國主辦,會議議題一般與政府會議主題密切相連。

性質特點/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編輯

成員國的廣泛性

亞太經合組織是截止2014年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多邊區域經濟集團化組織,APEC成員國的廣泛性是世界上其他經濟組織所少有的。APEC的21個成員體,就地理位置來說,遍及北美、南美、東亞和大洋洲;就經濟發展水平來說,既有發達的工業國家,又有發展中國家;就社會政治制度而言,既有資本主義國家,又有社會主義國家;就宗教信仰而言,既有基督教國家,又有佛教國家;就文化而言,既有西方文化,又有東方文化。成員的複雜多樣性是APEC存在的基礎,也是制定一切綱領所要優先考慮的前提。

獨特的官方經濟性質

APEC是一個區域性的官方經濟論壇,在此合作模式下,不存在超越成員體主權的組織機構,成員體自然也無需向有關機構進行主權讓渡。

堅持APEC官方論壇的性質,是符合亞太地區經濟體社會政治經濟體制多樣性、文化傳統多元性、利益關係複雜性的現實情況的。它的這種比較鬆散的"軟"合作特徵,很容易把成員體之間的共同點匯聚在一起,並拋開分歧和矛盾,來培養和創造相互信任及緩解或消除緊張關係,從而達到通過平等互利的經濟合作,共同發展、共同繁榮,同時推動世界經濟增長,以實現通過發展促和平的願望。

開放性

APEC是一個開放的區域經濟組織。APEC之所以堅持開放性,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APEC大多數成員體在經濟發展過程中,採取以加工貿易或出口為導向的經濟增長方式及發展戰略。這樣的發展戰略所形成的貿易格局使這一地區對區外經濟的依賴程度非常大,而採取開放的政策,不僅可以最大限度地發揮區域內貿易長處,同時也可以避免對區域外的歧視政策而縮小區域外的經濟利益。除此之外,APEC成員體多樣性,及其實行的單邊自由化計劃也客觀要求它奉行"開放的地區主義"。

自願性

由於成員國之間政治經濟上的巨大差異,在推動區域經濟一體化和投資貿易自由化方面要想取得"協商一致"是非常困難的,APEC成立之初就決定了其決策程序的軟約束力,是一種非制度化的安排。不具有硬性條件,只能在自願經濟合作的前提下,以公開對話為基礎。各成員國根據各自經濟發展水平、市場開放程度與承受能力對具體產業及部門的貿易和投資自由化進程自行作出靈活、有序的安排,並在符合其國內法規的前提下予以實施,這就是所謂的"單邊自主行動(IAPs)"計劃。

鬆散性

a.沒有組織首腦。b.沒有常設機構(各成員國輪流舉辦。2001年7月在中國上海舉行非正式首腦會晤,這是自該組織成立以來首次在中國舉辦,這對讓世界了解中國,展示中國20多年來改革開放的成果具有非常積極的意義)。c.對成員國的約束力較小。

作用地位/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編輯

亞太經合組織總人口達26億,約佔世界人口的40%;國內生產總值之和超過19萬億美元,約佔世界的56%;貿易額約佔世界總量的48%。這一組織在全球經濟活動中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自成立以來,亞太經合組織在推動區域和全球範圍的貿易投資自由化和便利化、開展經濟技術合作方面不斷取得進展,為加強區域經濟合作、促進亞太地區經濟發展和共同繁榮做出了突出貢獻。

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簡稱亞太經合組織) 是亞太地區最具影響的經濟合作官方論壇,成立於1989年,成立之初是一個區域性經濟論壇和磋商機構,經過二十幾年的發展,已逐漸演變為亞太地區重要的經濟合作論壇,也是亞太地區最高級別的政府間經濟合作機制。

領袖會議/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編輯

經濟領袖會議(Economic Leaders' Meeting)每年召開一次,討論由部長級會議(經濟領袖會議的前幾天召開)及企業顧問委員會所提供的戰略建議,隨後通過經濟領袖宣公布達成的正式政策。

會議列表
非正式會議

第1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1993年11月20日在美國華盛頓的布萊克島舉行。會議討論了21世紀亞太地區經濟展望、促進亞太經合組織內部及區域間的合作、以及有關機制和手段等3個議題,並發表了《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經濟展望聲明》。[3]

第2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1994年11月15日在印尼茂物舉行。會議通過的《亞太經合組織經濟領導人共同決心宣言》(簡稱《茂物宣言》),確立了在亞太地區實現貿易和投資自由化的目標,提出發達成員和發展中成員分別不遲於2010年和2020年實現這一目標的時間表。 發展中成員分別不遲於2010年和2020年實現這一目標的時間表。

第3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1995年11月19日在日本大阪舉行。會議討論和制定了旨在順利實現《茂物宣言》的行動方針,並為區域內的長期合作構築框架。會議發表了《亞太經合組織經濟領導人行動宣言》(簡稱《大阪宣言》),通過了實施貿易投資自由化和開展經濟技術合作的《大阪行動議程》。

第4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1996年11月25日在菲律賓蘇比克舉行。會議發表了《亞太經合組織經濟領導人宣言:從憧憬到行動》,通過了實施貿易自由化的《馬尼拉行動計劃》和指導開展經濟技術合作的《框架宣言》。

第5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1997年11月25日在加拿大溫哥華舉行。會議討論了貿易投資自由化、經濟技術合作

以及東南亞發生的金融危機等問題。會議通過了《亞太經合組織經濟領導人宣言:聯繫大家庭》。

第6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1998年11月18日在馬來西亞的吉隆坡舉行。會議通過了《亞太經合組織經濟領導人宣言:加強增長的基礎》、《走向21世紀的亞太經合組織科技產業合作議程》和《吉隆坡技能開發行動計劃》等重要文件。

第7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1999年9月13日在紐西蘭奧克蘭舉行。會議最後通過了《亞太經合組織經濟領導人宣言:奧克蘭挑戰》,並批准了《亞太經合組織加強競爭和法規改革的原則》和《婦女融入亞太經合組織框架》等文件。

第8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2000年11月16日在汶萊首都斯里巴加灣舉行。會議主要討論了經濟全球化、新經濟、次區域合作、經濟技術合作、人力資源開發和石油價格等問題。會議最後通過了《亞太經合組織經濟領導人宣言:造福社會》和《新經濟行動議程》。

第9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2001年10月21日在中國上海舉行。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主持會議並發表題為《加強合作,共同迎接新世紀的新挑戰》的重要講話,全面闡述了中國對當前世界和地區經濟形勢的看法,以及對推進APEC合作進程的主張。與會領導人以「新世紀、新挑戰:參與、合作,促進共同繁榮」為主題,就當前世界經濟形勢以及「9·11」事件對經濟發展帶來的影響、人力資源能力建設和亞太經合組織未來發展方向等問題深入交換意見,達成了廣泛的共識。會議通過並發表了《領導人宣言:迎接新世紀的新挑戰》、《上海共識》和《數字亞太經合組織戰略》等文件。與會各成員領導人還利用午餐會就反對恐怖主義問題交換了意見,並發表了《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反恐聲明》。

第10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2002年10月26日至27日在墨西哥的洛斯卡沃斯舉行。會議發表了《領導人宣言》等文件。[5]

第11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2003年10月20日至21日在泰國曼谷舉行。會議的主題是 「在多樣性的世界,為未來建立夥伴關係」。會議結束時發表《領導人宣言》,決定加強夥伴關係,推動貿易投資自由化與便利化,保障民眾和社會免受安全威脅,並能從自由開放的貿易中充分受益。

第12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2004年11月20日至21日在智利首都聖地亞哥舉行;

第13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2005年11月19日在韓國釜山閉幕,通過有關防治禽流感及推動世貿組織(WTO)新一輪多邊貿易談判(多哈回合)的首腦宣言。

第14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2006年11月17日至19日在越南河內舉行,會議主題為「走向充滿活力的大家庭,實現可持續發展與繁榮」。

第15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2007年9月8日至9日在澳大利亞悉尼舉行,會議的主題是「加強大家庭建設,共創可持續未來」,主要討論氣候變化和清潔發展、區域經濟一體化、支持多哈回合談判、貿易投資自由化和便利化等議題。

第16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2008年11月22日至23日在秘魯利馬舉行,會議發表《利馬宣言》和關於全球經濟的聲明,重點闡述了各成員就世界經濟金融形勢、多哈回合談判、糧食安全、能源安全、區域經濟一體化、企業社會責任、氣候變化、防災減災等問題達成的共識。

第17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2009年11月14日至15日在新加坡舉行,發表《新加坡宣言》說,APEC的共同目標沒有改變,即通過自由開放的貿易與投資,支持亞太地區經濟增長與繁榮。

第18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2010年11月13日至14日在日本橫濱舉行,與會代表發表《領導人宣言》,又稱「橫濱宣言」,就繼續推進地區經濟一體化進程、切實推動亞太自由貿易區建設達成一致。

第19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2011年11月12日至13日在美國夏威夷舉行。[4]APEC在2011年的核心任務將是加強經濟一體化,來致力於規範、制定和商議將列入21世紀區域貿易協定中的各種新的貿易和投資議題,其中包括亞太自由貿易協定,負責國際經濟事務的奧巴馬總統副國家安全顧問Michael Froman擔任2011年APEC高官會主席。

第20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2012年9月8日至9日俄羅斯符拉迪沃斯托克舉行,2012 以"發展的挑戰"為主題,從亞太經濟可持續增長、投資環境與消費市場、糧食安全等角度聚焦並研討亞太經濟發展問題

第21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習近平和彭麗媛與各成員領導人夫婦集體合影

2013年10月7日,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第21次非正式會議在印尼巴厘島正式舉行,來自21個成員國和地區的領導人參加會議,就如何在世界經濟不景氣的背景下,建立一個更加強勁而富有活力的亞太地區進行討論。

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夫人彭麗媛在印度尼西亞巴厘島出席印尼總統蘇西洛和夫人為出席亞太經合組織第二十一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各成員領導人夫婦舉行的歡迎晚宴。這是晚宴前,習近平和夫人彭麗媛與各成員領導人夫婦集體合影。

習近平在APEC峰會第二階段會議上發表講話,構建亞太互聯互通格局。

會議發表了《活力亞太,全球引擎——— 亞太經合組織第二十一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宣言》和《支持多邊貿易體制和世界貿易組織第九屆部長級會議聲明》,承諾加強政策協調和多邊貿易體制,推進區域一體化進程,深化互聯互通等領域合作,共同維護和發展開放型世界經濟。

第22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2014年11月11日,亞太經合組織(APEC)第二十二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在北京雁棲湖國際會議中心舉行第一階段會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主持會議並致開幕辭。本屆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主題是「共建面向未來的亞太夥伴關係」,會議設立三大議題:「推動區域經濟一體化;促進經濟創新發展、改革與增長;加強全方位基礎設施和互聯互通建設」。

第23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2015年11月18日,亞太經合組織(APEC)第二十三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國際會議中心開始舉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會議。本年度APEC會議主題是「打造包容性經濟,建設更美好世界」,具體議題包括區域經濟一體化、中小企業、人力資源開發和可持續增長等。[6]

第24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2016年11月20日,亞太經合組織第二十四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在秘魯利馬舉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並發表題為《面向未來開拓進取促進亞太發展繁榮》的重要講話,強調要深化亞太夥伴關係,以開放謀共贏,以融合促繁榮,不斷開拓進取,共創亞太發展的美好未來。[7]

第25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2017年11月11日,亞太經合組織第二十五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在越南峴港舉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並發表題為《攜手譜寫亞太合作共贏新篇章》的重要講話,強調亞太各方應該堅持不懈推動創新,堅定不移擴大開放,積極踐行包容性發展,不斷豐富夥伴關係內涵,帶動全球新一輪發展繁榮。[8]

第26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2018年11月18日,亞太經合組織第二十六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18日在巴布亞紐幾內亞莫爾茲比港舉行。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並發表題為《把握時代機遇 共謀亞太繁榮》的重要講話。[9]

財長會議

北京時間2011年11月11日,由美國財長蓋特納召集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財政部長會議在檀香山國際會議中心召開,APEC經濟體各國首腦正陸續抵達檀香山。亞太經合組織第十九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於11月12日至13日正式召開。11月10日,蓋特納正在召開亞太經合組織財政部長會議,11月11日國務卿希拉里和美國貿易代表柯克將共同主辦的亞太經合組織部長級會議。12至13日亞太經合組織(APEC)第19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和經濟領袖會議,胡錦濤主席和奧巴馬將發表講話。期間,各大參會公司也將單獨組織會議。

2011年11月11日上午8時,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和夫人劉永清乘專機抵達檀香山,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在此之前,中國外交部在11月7日媒體吹風會上表示,中方對於APEC會議的期待主要在貿易問題上,中方強調各方應通過此次會議共同抵禦貿易保護主義、進一步推動亞太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以促進世界經濟復甦和增長。

在本次APEC峰會上,所謂泛太平洋經濟戰略夥伴關係(TPP)的初擬協議備受關注。多方預計參與TPP談判的9個APEC國家 - 美國、澳大利亞、紐西蘭、越南、馬來西亞、新加坡、汶萊、智利和秘魯將在周六表示,就泛太平洋經濟戰略夥伴關係已達成初擬協議,但仍需要時間完成更多的工作,以達成最終協議。

會議焦點

TPP協定

TPP協定被廣泛認為「針對並遏制中國」。「TPP將幾乎涵蓋亞洲核心經濟圈,是美國對抗中國崛起的策略」,並以「美國尋求策略應對世界經濟中心移向中國」為題表示。

匯率博弈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博弈也是本次會議的焦點。本周,美財政部國際金融事務助理部長查爾斯-科林斯(Charles Collyns)明確表示,將在APEC峰會上繼續向中國施壓,要求中國加快人民幣升值速度。

研究顯示,如果人民幣實際匯率升值達到10%,將使中國製造業就業崗位減少4 .1%至5 .3%,工資將降低約4%,使出口商品美元計價更貴。在市場激烈競爭下,相比私營企業,國有企業的利潤率更低,或將被擠出出口市場。

中國商務部部長陳德銘表示,人民幣已升值到了合理水平,而且香港離岸市場上的人民幣拋售壓力表明,市場認知正在發生變化,即市場可能並不認為人民幣被低估。廣東外語外貿大學雲山學者孟慶軒分析稱,「美國一再要求人民幣升值,看中的是中國的市場,希望擴大對華出口。」

徵收關稅

美國還希望說服APEC成員簽署協議降低風力發電機太陽能電池板等環保商品關稅至5%,並提議各國在2035年前將單位GDP能耗降至2005年水平的50%,而中國外交部部長助理吳海龍則表示,美國為峰會制定的部分目標「過高」。

美國對各類「環保商品」徵收的關稅平均為1.4%,而中國的平均關稅接近7%。對此,中國明確表示:不能一方面推動綠色產品和服務的自由貿易,另一方面又濫用貿易手段,實行保護主義。

2014年度峰會/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編輯

籌備階段

中國APEC代表團新聞中心舉行第三場新聞發布會,北京市政府外事辦公室主任趙會民介紹:①北京將主辦2014年APEC會議;②地點在北京雁棲湖,位於北京市東北部、懷柔新城以北的雁棲鎮;③已完成官方網站建設、會標設計等籌備工作。

空氣治理

亞太經濟合作組織2014APEC藍

2014年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將於下半年在懷柔雁棲湖舉行,北京官方表示,會議期間將參照「奧運模式」,採取限制污染物排放或限產等措施。2008年奧運會期間,北京採取部分機動車限行等措施,使得空氣質量天天達標,創造10年來歷史最好水平。[10]

建築物外立面清洗粉飾

2014年,為迎接APEC會議,北京對245條主要大街約3000棟建築物外立面清洗粉飾,隨後將陸續在全市範圍推進。

APEC期間北京部分單位將放假

2014年亞太經濟合作組織領導人非正式會議(APEC會議)將於11月在北京召開,經國務院批准,除保障會議和國事活動、城市運行等必要的工作崗位外,在京中央和國家機關、事業單位和社會團體,北京市機關、事業單位和社會團體調休放假。放假安排為11月7日至12日調休放假,共6天。7日(周五)、10日(周一)放假,11日(周二)、12日(周三)調休,2日(周日)、15日(周六)上班。其他企業等可自行安排。[11]

會議召開

部長級會議

亞太經濟合作組織會議議程

2014年5月17日,2014年亞太經合組織(APEC)貿易部長會議在青島世貿中心召開,APEC 21個經濟體貿易部長或代表率團與會。世貿組織(WTO)總幹事阿澤維多等出席了會議。據悉,本次貿易部長會議是2014年11月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一次重要準備會議,為期兩天,將圍繞「共建面向未來的亞太夥伴關係」這一主題,討論支持多邊貿易體制和反對保護主義、推進亞太自貿區建設、促進全球價值鏈和供應鏈合作、加強經濟技術合作、促進經濟創新發展、改革與增長、加強全方位基礎設施和互聯互通建設等重要議題。

本屆貿易部長會議主席、中國商務部部長高虎城主持會議並致辭。他指出,亞太經合組織已經步入了第25個合作年度。在過去二十幾年的發展歷程中,亞太經合組織始終秉持開放的區域主義精神,圍繞著領導人於1994年共同確定的「茂物目標」,通過集體行動和自主行動,為促進亞太地區貿易投資自由化和便利化,加強成員間的經濟技術合作作出了突出的貢獻。

為期一天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第二十一次中小企業部長會議2014年9月5日在南京召開。會議聽取了中國APEC高官、APEC秘書處、APEC中小企業工作組、APEC工商諮詢理事會、APEC中小企業工商論壇有關報告,發表了《關於促進中小企業創新發展的南京宣言》和《第二十一次APEC中小企業部長會議部長聯合聲明》。

工業和信息化部部長苗圩在會後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會議圍繞「創新與可持續發展」主題,針對「增強中小企業創新能力」「改善中小企業創新政策環境」「推動中小企業創新發展」等三個議題深入討論交流,達成了一系列重要共識。這次會議在友好、合作的氣氛中進行,取得了積極、務實和豐富的合作成果,為2017年[8]11月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成功召開做出了貢獻。[12]

高官會

2014年8月23日,2014年亞太經合組織(APEC)第三次高官會在京閉幕。此次高官會是2014年領導人會議周前各經濟體高官最後一次全體會議,核心工作是為11月舉行的APEC領導人會議做好全面準備。[13]

此次會議包括21個APEC經濟體、秘書處、工商諮詢理事會及觀察員的高官和代表出席會議。談踐表示,各方圍繞領導人會議成果達成廣泛共識。[13]

各方普遍認為應繼續推動亞太區域經濟一體化,啟動亞太自貿區進程;進一步推進各成員推動經濟結構改革,促進創新發展,挖掘新的經濟增長動力和亮點;積極推進APEC互聯互通藍圖的制定,為加強區域互聯互通建設提供頂層設計和堅實保障[13]

談踐表示,中方對本次會議高度重視,積極推進合作,推動各方達成共識。中方還在會上通報了11月領導人會議成果文件要素,介紹了領導人會議籌備進展和初步安排,組織各經濟體代表考察了領導人會議場地。[13]

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梁振英將在2014年11月8日赴北京,出席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2014領導人會議及相關會議。[14]

重要事件/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編輯

亞太經濟合作組織2014,亞太經濟合作組織會議北京會場一角

APEC交通指示牌登陸五環路

2014年亞太經合組織(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將在北京舉辦。伴隨APEC會期的日益臨近,北京的各項準備工作正在緊鑼密鼓進行。8月14日,北京青年報記者發現,掛有APEC字樣的交通指示牌已於日前登陸五環和京承高速,北京APEC氣氛日漸濃厚。

2014年8月14日,北青報記者在京哈高速東五環進京的入口處看到,一塊最新豎立起的棕色指示牌格外顯眼。整塊指示牌由三部分組成,上面是APEC會議懷柔舉辦地雁棲湖的景觀圖,下面是「雁棲湖」三個大字並配有英文,最下面是「APEC」的英文縮寫。這樣的指示牌在東五環進京的入口處可以找到兩塊。

隨後,北青報記者又驅車趕往京承高速,京承高速是通往APEC懷柔會址的必經之路。在距離京承高速收費口1.5公里處,指示牌再次出現。和東五環的指示牌不同,這裡的指示牌更加明確了,上面清楚標明了距離雁棲湖還有49公里。通過京承高速收費口后,這種倒計公里數的指示牌越來越多。北青報記者了解到,隨著會期的臨近,北京的地面交通指示信息也將更加完善[15]

中國日/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編輯

亞太經濟合作組織2014年APEC峰會在北京召開

2013年10月4日,由中國APEC發展理事會舉辦的2013印尼APEC中國日活動於印尼巴厘島烏達雅納大學盛大拉開帷幕。澳大利亞前總理吉拉德和中國APEC發展理事會理事長張力軍,印尼巴厘島省長蘇里巴塔,美國財經專家馬爾庫斯·索斯沃斯以及APEC高管,印尼華商華人,媒體代表等近300人出席了活動。

「2011APEC中國日」活動

2011年11月8號,第一屆「APEC中國日」活動在美國夏威夷大學成功舉行。夏威夷州副州長布賴恩·沙茨、中國駐洛杉磯總領事邱少芳大使、中國APEC發展理事會理事長張力軍以及夏威夷華人代表APEC各理事國商界領袖近300人出席了活動。CNN、BBC、鳳凰衛視、中央電視台等近20家全球各地重要媒體進行了報道。「中國日「活動已成為展示中國經濟文化及溝通世界的重要平台。

主要成果/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編輯

自成立以來,特別是在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成為固定機制之後,亞太經合組織在促進區域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方面不斷取得進展,在推動全球和地區經濟增長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

1993年美國西雅圖會議承諾深化亞太大家庭精神,為地區人民爭取穩定、安全和繁榮。

1994年印度尼西亞茂物會議確立了亞太經合組織實現貿易和投資自由化的目標,即茂物目標,提出發達成員於2010年前、發展中成員於2020年前實現這一目標的兩個時間表。

1995年日本大阪會議通過了大阪行動議程,確定將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經濟技術合作作為亞太經合組織合作的兩個輪子,要求APEC成員制定推進區域貿易投資自由化的單邊行動計劃和集體行動計劃。

1996年菲律賓蘇比克會議確立了以自主自願、協商一致為特點的"亞太經合組織合作方式,呼籲各方給予經濟技術合作應有的重視,並把私營部門納入APEC進程。

亞太經濟合作組織亞太經濟合作組織

1997年加拿大溫哥華會議承諾逐年改進和 完善單邊行動計劃,並接納越南、俄羅斯和秘魯為APEC新成員。

1998年馬來西亞吉隆坡會議決定通過建立社會保險網、完善金融體制、加強貿易投資流動、科技和人力資源開發、加強與工商界聯繫等措施,夯實亞太面向21世紀可持續發展的基礎。

1999年紐西蘭奧克蘭會議提出了發達成員在2005年、發展中成員在2010年實現無紙化貿易的目標,批准了APEC商務旅行卡計劃。

2000年汶萊斯里巴加灣會議通過了《新經濟行動議程》,強調了信息技術為主的新經濟在世界經濟發展中的作用,同意採用電子版單邊行動計劃。

2001年上海會議推動亞太經合組織在多邊貿易體制發展、人力資源能力建設、電子APEC、新經濟及反恐合作等多個領域取得積極進展,達成了旨在加速實現茂物目標的上海共識。

2002年墨西哥洛斯卡沃斯會議著眼於討論擴大經濟增長和發展合作的利益,實現APEC遠景目標,通過了《APEC地區安全貿易倡議》。

2003年泰國曼谷會議強調在知識經濟、金融體系和經濟結構改革等領域加大投入,承諾在人類安全領域開展務實合作,批准了《APEC抗擊非典行動計劃》。

2004年智利聖地亞哥會議重申了推進經濟結構改革的意向,並提出了應對恐怖主義的合作措施。

2005年韓國釜山會議完成了對茂物目標的中期審評,制定了旨在實現茂物目標的"釜山路線圖"。

2006年越南河內會議又進一步制定了實現"釜山路線圖"的行動計劃。

2007年澳大利亞悉尼會議深入討論了氣候變化問題,通過了《關於氣候變化、能源安全和清潔發展的悉尼宣言》。

2008年秘魯利馬會議深入討論了全球和地區經濟形勢、國際金融危機等問題,發表了《領導人宣言》和《關於國際經濟金融形勢的聲明》。

2009年新加坡會議深入討論了經濟增長、多邊貿易體制、區域經濟一體化、氣候變化等問題,發表了《"倡導新的增長方式,構建21世紀互聯互通的亞太"領導人聲明》。

2010年日本會議深入討論了區域經濟一體化、制定經濟增長新戰略等議題,通過了《領導人宣言:茂物及后茂物時代的橫濱願景》等四個成果文件。

2011年美國檀香山會議圍繞"緊密聯繫的區域經濟"的主題,重點圍繞亞太經濟增長、規制合作、能源安全等議題展開討論,發表了《檀香山宣言—邁向緊密聯繫的區域經濟》。

2012年俄羅斯符拉迪沃斯托克會議重點討論了貿易投資自由化和區域經濟一體化、加強糧食安全、建立可靠的供應鏈、加強創新增長合作等議題,發表了《融合謀發展,創新促繁榮——APEC第二十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宣言》。

2013年印尼巴厘島會議重點討論了茂物目標、互聯互通、可持續和公平增長等議題,發表了《活力亞太,全球引擎—APEC第二十一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宣言》和《支持多邊貿易體制和世界貿易組織第九屆部長級會議聲明》。

2014年11月10日至11日,APEC第二十二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在北京舉行,會議主題為「共建面向未來的亞太夥伴關係」,討論了推動區域經濟一體化,促進經濟創新發展、改革與增長,加強全方位基礎設施與互聯互通建設三項重點議題。會議取得多項重要成果,發表了《北京綱領:構建融合、創新、互聯的亞太—APEC領導人宣言》和《共建面向未來的亞太夥伴關係—APEC成立25周年聲明》。

2015年菲律賓馬尼拉會議重點討論了區域經濟一體化、中小企業、人力資源開發、可持續增長等議題,發表了《領導人宣言——打造包容性經濟,建設更美好世界:亞太大家庭願景》並通過《APEC加強高質量增長戰略》和《APEC服務業合作框架》。[16]

2016年11月秘魯首都利馬峰會圍繞全球經濟和貿易狀況、創新和可持續經濟發展、促進人類發展等議題展開討論。[17]

2016年11月20日,亞太經合組織第二十四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在秘魯利馬舉行。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並發表題為《面向未來開拓進取促進亞太發展繁榮》的重要講話[7]

廣告